ZKIZ Archives


豪宅大鱷 秦錦釗玩完

2004-4-1  NM




九七年叱 豪宅市場,狂掃山頂帝景園、陽明山莊等豪宅,涉資逾三十二億元,而且有入無出,被地產界封為「豪宅大王」的秦錦釗,正經歷人生最低潮。他那持有豪宅物業的建萊資源有限公司, 已遭債權銀行清盤;而他亦因詐騙案,上週三被裁定罪名成立,即時還押,本月八日判刑。一代豪宅大鱷,就此玩完。然而秦錦釗的財政來源,多年來一直是個謎, 今次這宗案件,就揭開了小秦的底牌。原來新華銀行一直是他背後的大水喉,不斷為其物業進行二按及三按,一手將小秦打造成豪宅大王。至於秦錦釗因經營左軚車 及運輸生意而致富這神秘面紗,亦由廣州來港聽審的老父秦順潮親自揭開。秦父自稱在廣州有「運輸大王」稱號,擁有油庫、碼頭、酒店多瓣業務,他向本刊透露小 秦的發跡故事。契姐與剛果有緣九七年時,秦錦釗好不風光,不單止住上白加道Altadena大宅,寫字樓更由葵涌新都會廣場搬到會展中心。公司還 聘有七、八名年青女秘書,伴着這位經常袋一疊疊金牛出街的「豪宅大王」。而他的高調作風,還引來綁匪垂涎。九七年六月,秦錦釗的太太鄧淑芬,駕駛一部平治 S600,到九龍塘接載兒子放學時,突遭三名持槍賊人綁架,母子二人跳車逃生,而房車則被劫走。除了自誇有用不完的錢外,對於自己的背景,秦錦釗亦故作神 秘有後台。那時他常把契姐溫瑞芬掛在口邊,指她是非洲剛果共和國前國會議長妻子。這位剛果奇女子,原是前解放軍中將溫玉成將軍的女兒。溫玉成是二野出身, 曾跟隨粟裕大將,官至北京軍區司令及解放軍副總參謀長,文革後退休。他這女兒於八、九十年代活躍於澳門,與崩牙駒合作過賭業。小秦自稱與溫契姐在西非象牙 海岸共和國開採石油、天然氣,又搞過鑽石和金礦生意。辦公室就放滿他與契姐及一些黑人的合照,刻意令人聯想他有不少國際人脈網絡。

金管局查 賬九七年尾,金融風暴掩至,樓價大跌。一手蟹貨的小秦卻一反常態,愈戰愈勇。不單沒有沽貨離場,他還繼續戰上山頂,加碼再買入豪宅,如入無人之境。他的大 水喉仍然是香港新華銀行,甚至由九七年初,開始向新華深圳分行做按揭。而九八年初,建萊更把旗下二十七個早已按給新華的物業,再做二按,甚至三按。當時樓 價已大跌四成,㗝豐、東亞等其他銀行連二按也不肯借,新華這特別融資安排着實不尋常。這時候,新華信貸部對建萊財政已作不利評級,而金管局亦關注建萊以豪 宅抵押的龐大信貸額;因為新華對建萊的借貸額,達到該行資本基礎百分之二十五,觸及銀行業條例中規定,銀行放款予同一客戶額度的上限。金管局曾一度介入, 查核新華賬目。由於新華對秦錦釗的信貸要收緊起來,秦錦釗的財政危機曝光。他於是將新買物業踢契,由「豪宅大王」變身「踢契大王」。

新華老 總照住與秦錦釗相熟的,還包括兩位前新華銀行總經理,包括由八六年至九五年間任總經理的馬青華,現已退休告老還鄉返四邑;其後接任的吳駿生,與秦錦釗更 「老友」。在九六年一幀秦錦釗穿上軍服,與內地軍官合照中,站在秦錦釗身旁的,正是吳駿生。據知,銀行監察小組與秦錦釗開會時,吳駿生也有在場。但自從二 千年初,吳駿生被調離新華返回江蘇,便沒有再露面。吳駿生任內,秦錦釗亦同時在豪宅市場大放異彩。他背後的水喉,固然是新華銀行,他當日仍「牙擦擦」對人 認叻說:「我所有單位,都係睇長線兼上身,無向銀行做按揭。我嘅身家,食十世或二十世,娶多幾個老婆都花唔完……」而事後證明,他所有豪宅,均有向銀行做 按揭。九六年中,秦錦釗這位新晉泳,突然現身半山帝景園、曉峰閣、地利根德閣,狂掃二十個豪宅,並揚言自己已是發展商新地以外,帝景園的第二大業主,同時 令帝景園樓價,一年間急升一倍至兩萬元一呎。秦錦釗以為炒「歸邊」,便可令帝景園呎價升至三萬元,於是繼續掃多二十四個帝景園、二十六個陽明山莊及三個地 利根德閣;再加上八個曉峰閣及其他山頂白加道等豪宅,涉資逾三十二億元。

小秦案開審一個多月以來,秦錦釗每次出庭應訊,一如既往牙擦擦,還要在場的記者,叫多些行家到來捧場。他自稱花了三、四千萬,找來著名大狀清洪作辯護律 師,「本來我想搵平啲㗎,但我老豆話:『你咁嘅質素,又有知名度,一定要搵啲高質素嘅律師,唔係俾人笑。』」他說自己在內地看過相,相士說他行運行過三月 底,會吉人天相。但上週三,陪審團裁判前,他沒有以往般囂張,出庭時還滿眼紅筋;其餘四名被告,包括建萊集團前董事曾 小蘭、前新華銀行副總經理周偉財、助理總經理侯沛誼,及青山道分行經理馬健輝,皆顯得容顏憔悴。結果,陪審團經過兩日一夜退庭商議,裁定五名被告詐騙罪 成,即時還押,待四月八日判刑。在犯人欄內的秦錦釗和四名被告,立時一臉茫然。跟秦錦釗打工十七年的曾小蘭,就不斷飲泣;在旁的秦錦釗安慰她說「唔好 喊」,然後微笑和庭上的親友揮手道別。

開假信用狀冚數今年四十六歲的秦錦釗,由一代「豪宅大王」淪為階下囚,始於九八年尾一筆信用狀貸款。 涉案的新華銀行,就是多年來支持他狂掃豪宅的大水喉。秦錦釗自八五年起便與荃灣青山道新華銀行有往來關係,並在九十年代中,成為新華香港分行的大客戶。銀 行為建萊提供的信貸額度達十八億元,佔新華銀行的資本基礎四分一。一直以來,新華銀行有為建萊提供貿易融資,其中一種方法是與秦錦釗簽訂信託收據 TR(Trust Receipt),即秦錦釗把貨物擁有權,先授予銀行,銀行替他把貨物付款,而他須於指定期限內把TR贖回,其間他便可自由調動這筆資金。但自九八年開 始,建萊因水緊未能如期贖回TR,至年底欠下新華的逾期TR高達一億元。當時新華銀行成立監察小組,由副總經理周偉財領導,聯同侯沛誼、馬健輝等人,專責 與秦錦釗開會商討還款事宜。據案情透露,會上馬健輝提議建萊集團,開假信用狀給自己相關公司,再以該筆貸款,償還建萊在新華銀行的逾期TR。周偉財及侯沛誼認為可行,吩咐下屬去馬,而秦錦釗則吩咐下屬曾小蘭,準備所需文件。

小秦案詐騙三部曲

新 華主動舉報新華銀行其後替建萊開出二十五張信用狀,訛稱用以購買一批電解銅和鋁錠,貸款額二億二千萬元,用以償還逾期TR。但二千年初,新華高層發現,這 批信用狀背後,根本無貨物交易存在,於是向廉署舉報,揭發這宗詐騙案。由四年前被廉署邀請協助調查,到去年中被落案,及至今年初案件開審,秦錦釗都一直 「喊冤」。其實他和新華銀行的關係,一直非比尋常。秦錦釗由九一年投資荃灣南豐中心開始,至九七年狂炒半山豪宅,已查證的九十四個物業涉資卅二億,當中七 成是由新華銀行按揭,甚至提供二按、三按,或跨境到新華深圳分行借貸。令雙方關係愈趨密切的,正是案中第三被告周偉財。據悉,周偉財於八一年在港大工商管 理學系畢業,一年後即加入新華銀行放款部任職,並一直在信貸部工作,負責審批貸款。及至他升任為新華銀行助理總經理之時,開始接觸秦錦釗這客戶。

人 事變動斷水喉至○○年初,中銀香港醞釀合併,查核內部賬目;總經理吳駿生被調回京,由申松君接任,小秦頓失依靠。同年新華更向秦錦釗追討十六億元債項。及 至年底,更有新華高層向廉署舉報,揭發這宗詐騙事件,而新華並在○二年申請將建萊資產清盤。在受審期間,秦錦釗的妻子鄧淑芬和父親秦順潮,也有到法庭支 持。不過,一向女友眾多的秦錦釗,「啤」了妻子一眼便冷淡地說:「我唔識佢,唔知佢係邊個!」小秦對老遠從廣州跑來的父親,表現寬容,還介紹「拉」他的廉 署人員給老父認識。秦順潮和對方握過手後,在銀包內掏出一張廣東省「鄉民證」,對着廉署人員說:「你夠膽就拉埋我!你拉我,成隊解放軍即刻操落嚟!」該名 廉署人員也不知如何反應。與兒子同樣牙擦的秦順潮,得悉兒子被判有罪後,語調仍輕鬆說:「好等閒啫!我有四個仔,公司業務有其他三個頂上!」

叔 父靠走私發達秦錦釗家鄉在廣州黃埔南崗鎮,距離廣州市約一小時車程。據他自述,七九年偷渡來港,在流浮山上岸後,日間當裝修學徒,夜晚讀英專及室內設計。 不過老父秦順潮就踢爆兒子講大話:「佢認叻之嘛!做裝修係因為未搞好證件,後來做生意,係靠佢做走私嘅阿叔幫忙㗎!」原來秦順潮的三哥秦順南,是當年番禺 區獨立大隊第一中隊長,在四九年後來港定居。秦順潮憶述:「我三哥喺長洲撈偏門,同香港一位名人運西藥、日常物資返大陸,拍檔還有沙皮狗和報紙蘇,當時要 抗美援朝嘛!」七九年秦錦釗的確偷渡來港,並投靠伯父秦順南。「我大哥對佢好照顧,仲俾筆錢佢做生意。嗰時大陸啱啱開放,大興土木,極需要堆土機、運輸車 等,我於是叫錦釗運上嚟。」秦錦釗在香港找來一百多台二手機車,老父秦順潮及三名兒子,分別為長子漢釗、三子炳釗和幼子國釗,與黃埔區書記官員相熟,要運 返大陸的機械就由他們接應,以贈送回鄉名義輸入。秦順潮還沾沾自喜:「唔使報關,一毫子稅都唔使俾㗎!」

擁有私人碼頭在八十年代初,內地出產的東風牌推土機甚落後,馬力不足。而秦錦釗運來的機車馬力強勁,老父與鄉下的兄弟就成立民聯運輸公司, 專做運輸業。「當時每部機租出去日賺百幾蚊,一百六十部車同時運作,我賺幾多你有數得計啦!」秦順潮說。賺了第一桶金,秦錦釗開始進口的士、貨車等車種。 他先從日本把這些二手左軚車運到香港,在石崗改裝後,再運返大陸。秦順潮牙擦地說:「最高峰時,喺元朗、錦田有三個停車場,可以放三千架車㗎!」至九四 年,秦氏父子擔心只做左軚車風險太大,於是分散業務,成立通濠電子廠。九六年又興建漢京酒店,及收購廣州黃埔銅管材廠,並以建萊集團來管理旗下不同的業 務。而最賺錢的一瓣生意,是與黃埔區國有資產管理局合作,改裝原廣州廟頭碼頭為建翔碼頭,涉足航運事業。據建萊的公司網頁顯示,建翔碼頭是中外合資,註冊資本七千萬元人民幣,總投資額五億元,專營碼頭倉儲、集裝箱貨物、裝卸等。

另 類運輸事業記者到現場視察,發現隸屬黃埔區的建翔碼頭,位置偏僻隔涉,規模亦比附近碼頭細。碼頭總面積二十萬平方米,倉庫約四萬平方米,最搶眼的,是岸邊 五個可儲油十數萬噸的大油桶,還有四處印着的「嚴禁煙火」字樣。秦順潮稱他當時購入六艘過千噸貨輪,自組「民聯」貨車隊,並設有鴻森集團,專門代理進出口 和替人報關,實行運輸業一條龍服務。建翔碼頭剛開業已非常興旺,在附近新港碼頭工作的工人說:「凌晨三、四點都有船到建翔碼頭,而工人裝卸速度亦非常快, 簡直是同行典範。」在建翔碼頭外開設士多的老闆憶述:「聽講啲貨通常由香港運來,空車入,滿車出,仲有好大陣柴油味。碼頭旺到每分鐘都有車駛入來,二十四 小時營業,嘈到不得了!」事實說起小秦的父親秦順潮,黃埔區無人不識,「老虎潮(秦之花名)嘛,成個鎮最有錢係佢,呢度好多地都係佢嘅,好多村民都係幫佢 打工!」黃埔區南崗鎮村民說。及至九九年,前國務院總理朱鎔基銳意打擊沿海走私活動,加上經濟及金融緊縮政策,建萊業務急轉直下,其中建翔碼頭的生意嚴重 萎縮。現時碼頭內一座五層高寫字樓和部分倉庫已荒廢。而附近士多老闆亦說:「幾年前開始,建翔碼頭靜冲好多。而家十點鐘就封關,少冲貨車經過,晚晚有覺好 瞓!」

生意走下坡建萊原建於廣州火車站旁的民族賓館亦告爛尾,而旗下鴻森集團發展的黃埔鴻森大樓,九九年已落成,但宣傳裝修皆欠奉,百多個 單位五年來只賣出廿多個,銷情極慘淡。負責銷售的職員嘆道:「個盤最坃命嘅,係內籠只有水泥地,未做批盪。連馬桶都無,個個客來到都掉頭走。」秦順潮家鄉 的大屋,外牆由花崗石砌成,建築費二百萬元,在落後的村中很是觸目,而內裡傢俬亦全是酸枝、紅木,雖然用料靚,但其實內裡極簡樸。他在家中的牆上掛上「紫 氣東南來」的牌匾,「人哋都係掛『紫氣東來』,我掛『紫氣東南來』,因為我嘅錢係由香港搵返來!」秦順潮說。

內地走私猖獗九十年代初,內地 走私柴油的情況嚴重。載重量達兩、三萬噸的走私油輪,從新加坡或香港水域接駁柴油後,便駛往內地位處偏僻的液化碼頭,並將柴油經暗藏海底的油管,直接泵入 岸邊油庫,最後由貨車運往各地經銷。而規模較大的走私集團,除了自備私家碼頭,還自設運送車隊,實行「供、運、儲、銷」一條龍。走私油如此盛行,皆因內地 柴油供不應求。內地柴油一直由國營企業中石油和中石化專營批發。現時內地柴油每公升三元,比香港及新加坡的一、兩元貴得多;這個差價就是走私集團「油水」 所在。但自從九九年揭發廈門遠華走私案,揪出賴昌星及數百個牽連的貪污關長及高官後,當時的總理朱鎔基下令嚴打走私。走私集團再不敢明目張膽,轉而在公海 交收柴油,再由小艇運返碼頭。但這樣載油量大降,令走私集團收入銳減。


豪宅 大鱷 秦錦 錦釗 釗玩 玩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47

秦錦釗:人跌低 好難翻身

1 : GS(14)@2012-09-05 17:46:42

http://eastweek.my-magazine.me/index.php?aid=21756
東山再起受挫秦錦釗有口難言,皆因他計劃重張旗鼓的平台盈高控股被內地海關調查而停牌,上月更遭倫交所除牌。這對秦錦釗來說肯定是重大打擊,皆因盈高是秦錦釗最重要的棋子,公司市值三千四百多萬英鎊(約四點一億港元),被視為秦錦釗商業王國的現金牛。據悉秦錦釗的如意算盤,是在地產及股票市場雙線發展,藉股市集資,再炒賣地產。雖然他九七年持有的物業早已被銀行「打靶」,但出獄後手上仍持有盈高的控股權,他計劃利用這家上市公司,作為重張旗鼓的平台,透過一連串財技,將公司重生,再而集資套現擴展。盈高在秦錦釗入獄期間,連續四年虧損,○七年秦出獄時,虧損約八千五百萬港元。秦錦釗重新接手後,銳意整頓,除積極擴展物流及航運業務,增購船隻及駁船外,更擴大在廣州黃埔區貨櫃碼頭的吞吐量,又展開有色金屬的交易平台業務。經過一輪重組及擴展,公司開始有起色,○八年業績竟可扭虧為盈,獲利逾八百五十萬港元,○九年的盈利更大幅增加至約七千五百萬元。去年上半年,盈高公布業績,半年已賺近四千萬元。正當業務看似一帆風順,今年二月八日卻突然出事,盈高被內地海關部門立案調查,公司被停牌。當時盈高發表的公告只簡單透露,相信事件涉及有公司客戶可能違反出入口條例,集團執行主席梁淑晶(Angela)更被拘留。
碼頭查封停運作根據黃埔海關的消息,建翔碼頭在今年二月二十四日起已停止運作,海關更指出:「要求配合海關工作,在建翔碼頭停業整頓期間合理安排業務。」本刊直擊盈高持有三成權益的建翔碼頭,發現該個位於廣州黃埔區的碼頭大門半開,上面黏着被海關查封的封條。現場所見,碼頭已停止運作,沒有貨輪停泊,就連一個貨櫃也不見,只得空空如也的吊臂,一片死寂荒涼。記者行至辦公及海關大樓,見有三、四個工人蹲在貨架下乘涼,他們表示不是碼頭的人,只負責看管及檢查機器。「碼頭沒有運作半年了,沒有工人啦,你可試試到辦公大樓看看。」辦公大樓大門緊緊關上,記者未能進入,而碼頭內漆上建翔字樣的貨車,一行行泊在大樓外,有的車牌已掉下,有的車身破落,明顯在空曠的貨櫃場內停泊多時。記者向廣州黃埔新港海關查詢,官員稱碼頭由二月至今仍未解封,但一談到被查封原因,官員就支吾以對:「這個……這個就不好說啦,現在還未可以說。」問及何時解封,他只表示:「碼頭整頓嘛,還沒有具體時間表,短時間內也不會解封。」廣州緝私局接受查詢時則說,碼頭不是該局管的範圍,惟在一般情況下,不會查封整個碼頭,「一個碼頭牽涉很多貨物,封咗就好多人都冇得用。」記者再前往秦錦釗家鄉、在黃埔的南崗鎮,該鎮距離碼頭約十五分鐘車程,秦氏一家在鎮內儼如大地主,村民都認識他們。秦錦釗更在家鄉建有豪華別墅,記者找到秦家大宅,只見外牆由花崗石砌成,外有金色「秦」字,在村屋堆中恍如鶴立雞群。大宅旁的士多老闆和附近村民也表示,大屋內只有秦錦釗媽媽鍾校寧居住,「得個伯爺婆在,有時會去咗種菜。」
秦媽媽不知就裏已八十二歲的秦媽媽鍾校寧聽覺良好,口齒清晰,精神不錯,但她顯然對秦錦釗的一切毫不知情。「家裏得我一個,碼頭的事不清楚,你去酒樓找小秦。」秦媽媽口中的酒樓,是指南崗鎮上的漢京大酒店,由秦錦釗擁有,並已改名為秦朝酒店。記者下午二時到達時,大堂漆黑一片,只有兩名接待員,十分冷清。記者找不到秦錦釗,向職員打聽,他們透露現時管理人是秦之弟弟秦國釗。漢京大酒店原為三星級,因管理差而被降至二星級。職員說入住率不理想,一晚房費兩百蚊人民幣有交易,他帶記者到十樓參觀房間:「秦國釗接手後,由頂層十二樓開始翻新,現在以白色為主,有透明浴室,亦有提供鐘點房。」職員亦指向窗外說:「你看看老闆間屋幾大,周圍的地都係佢嘅,空地遲啲會起樓。」看來他們對大老闆涉走私被查一事一無所知。
富豪海灣撻定收場出獄後多年來,秦錦釗一直低調密謀東山再起,可惜似乎時不我與,除上市業務受阻外,他的地產大計也碰壁。炒樓是秦錦釗的老本行,但近年豪宅價格飛升,買賣動輒過億,以秦錦釗今天的實力,確實有點力有不逮。不過,地產帶給他人生高峰,秦錦釗深信對物業投資仍挺在行,對豪宅市場並未死心。去年十二月,透過盈港投資,他以六千一百五十萬元購入富豪海灣A型六號屋,面積四千二百一十二平方呎,呎價約一萬四千六百元。交易原定今年二月支付尾數,誰料最終未有依期完成,更以撻定告終,買家平白損失六百一十五萬的訂金。據經紀透露,當日代表盈港投資簽約的,竟是一名年僅二十五歲的「八十後」少女秦月明(Jessica)。翻查公司股權資料,盈港投資實際上是建萊控股(秦錦釗九七時的旗艦)的全資附屬公司,董事包括秦月明及梁淑晶,秦月明正是秦錦釗的女兒。經紀估計,物業最終撻定,與買家按揭出問題或許有關:「簽約後,豪宅市況穩定,間屋升值百分之五,除非買家找不到銀行做按揭,否則沒可能不成交。」事實上,物業在撻定後不足兩星期,旋即售出,成交價更上升至六千二百多萬元。市場傳出,秦錦釗九七投資物業失利後,與銀行關係搞得很不愉快,加上他曾經破產及坐牢,要再向銀行借貸並不容易,銀行會好審慎,甚至為免麻煩而少做為妙。缺乏銀行支持,炒賣物業頗為困難,特別牽涉金額隨時過億的豪宅。
曾擁身家五十億本身是廣州人的秦錦釗,一生波折重重,年輕時遭逢文化大革命,父親被打為資本家而入獄,他由母親一手養大。七九年時二十歲,從廣州偷渡來港,起初做裝修學徒,日捱夜捱也賺不了多少錢,把心一橫,將本港二手車轉運往內地銷售,成功賺取第一桶金。八六年秦錦釗成立建萊集團,主力從事物流、運輸及航運事務。八八年,秦錦釗因欠下債務而被法庭頒令破產。豈料幾年後秦錦釗已能東山再起,更在九六年涉足豪宅市場,短短一、兩年間掃入超過一百伙豪宅單位,高峰期持有物業總值超越五十億元,被追捧為「豪宅大王」。對被稱做「豪宅大王」,他向來表現得「津津樂道」,事實在○二年,在雅高(即盈高前身)的新聞稿中,他不單以豪宅大王(The King of Luxurious Properties)自居,更自誇為全港五十大富豪之一(one of the 50 tycoons),當時的地產經紀都視秦錦釗為財神,「差不多每隔一、兩個星期,阿秦就入市買帝景園或陽明山莊。」那時他一度是兩大豪宅第二大業主,持貨量僅次於發展商新地及僑福集團黃建華家族。金融風暴後,秦錦釗周轉出問題,曾向賣家連番踢契,因而被地產界戲謔為「踢契大王」。及後更被查出,他跟新華銀行高層,以虛假交易詐騙銀行信用狀,騙取銀行二億二千萬元,最終罪成入獄,「豪宅大王」一夜被打沉,剩下所有豪宅亦遭銀主收回。
與奇女子反目秦錦釗人生傳奇,與奇女子溫瑞芬密不可分。溫瑞芬自稱是中共解放軍中將溫玉成將軍親人,曾與剛果議會主席結婚。九七剛果政變避走香港。秦錦釗稱溫為契姐,兩人合作食大茶飯,曾在中非投資鑽石採礦業務,又在西非象牙海岸開採石油和天然氣。不過其後兩人關係惡化,二千年溫瑞芬就一宗鑽石交易,向秦錦釗索償七億元,秦反控告溫瑞芬詐騙,向溫反索償四千多萬元,訴訟拖延經年,至○八年溫瑞芬因詐騙新世界集團,在北京被判處無期徒刑。一代豪宅大王秦錦釗的大起大落,其實也代表香港一個瘋狂年代的最佳註腳。
紅顏知己 梁淑晶
盈高涉嫌走私案中,被拘留的公司執行主席梁淑晶,是秦錦釗多年的心腹兼紅顏知己。梁早於秦錦釗成立建萊集團時已任職,在建萊工作近廿年,深得老闆信任。梁淑晶做事勤快,工作不久已被秦視為得力助手,早在十年前,秦錦釗已委任梁淑晶任盈高執行董事。秦入獄期間,將盈高控股主席一職交由父親秦順潮出任,兩年前秦順潮離世,秦即委任梁淑晶擔任主席。秦錦釗對梁淑晶不薄,在其豪宅王國如日中天時,將帝景園近三千方呎頂層複式單位,給予梁淑晶居住,作為梁的員工宿舍。目前梁淑晶手上也持有不少物業,身家近億。過去曾擁有銅鑼灣舖位及九龍站的擎天半島單位,年前更夥同家人,以二千五百萬元購入筲箕灣舖位及鴨脷洲南灣豪宅。
秦錦釗小檔案
1958年 生於廣州黃埔區南崗鎮,父親秦順潮務農維生,文革時期曾入獄。1979年 偷渡來港,任裝修工人。1986年 創立建萊集團,從事物流航運及銅業生意。1996-1997年 大舉進軍豪宅市場,斥資三十億掃入逾百伙帝景園及陽明山莊單位。1998-1999年 金融風暴後樓價暴挫,部分單位撻定及踢契。2001年 旗下經營煤炭及能源貿易的雅高借殼倫敦AIM上市,同年被廉署拘捕。2002年 建萊資源及建萊集團被新華銀行清盤,整個豪宅王國被銀主接管。2004年 涉嫌以虛假信用狀詐騙新華銀行二億多元,最終判監五年半,在赤柱監獄服刑,期間遭銀行申請破產。2007年 透過釋前就業計劃提早放監,暫住朋友筲箕灣居屋。2008年 雅高控股轉虧為盈,並將公司易名盈高控股。2009年 破產令解除,租住赤柱富豪海灣。2011年 購入赤柱富豪海灣洋房,其後撻定。2012年 盈高旗下船隻遭扣查,本月初倫交所將公司除牌。秦入稟高院,禁海關向內地提供證物。
住The Lily 開靚車
秦錦釗雖然出師不利,但現時生活仍屬無憂。一名早於九六年已認識秦錦釗的資深經紀Eric說:「盈高出現問題,富豪海灣買賣又撻定,阿秦當然唔想見記者。」不過,秦錦釗的生活並非拮据,仍然可以住洋房,揸靚車,Eric續稱:「阿秦出獄後甚少聯絡,雖然他沒有九七時有錢,但三年前碰到他,當時他以每月十五萬元,租住富豪海灣洋房,出入有平治代步,聽聞佢早前搬咗去淺水灣The Lily。」Eric又透露:「阿秦成立咗個家族基金,叫做秦朝基金(Chin Dynasty Foundation),女兒秦月明是受益人之一。秦月明兩年前才剛大學畢業,年僅二十三歲,已被委任為盈高的執行董事。這幾年間,阿秦亦逐步將公司業務交給她。」
女兒返工打機
欲了解建萊的業務,記者曾直闖秦錦釗辦公室,身為倫敦上市公司大股東的秦月明親見記者,只見她上班服裝竟是牛記笠記一度。問到盈高何時復牌,秦月明只懂耍手擰頭:「唔係我跟開,所以我不太清楚。」對於富豪海灣撻定一事,她大耍太極指「自己無跟開」。當提及盈高位於廣州黃埔區的碼頭被扣查一事,秦月明提議代記者約秦錦釗。「其實好多工作我都不知,不如你直接問爸爸,我每天返工都只係打吓機。」她坦言秦錦釗現時好少回公司,「佢(秦錦釗)已經半退休,你都知他幾多女朋友!所以都好少在公司出現。」
2 : GS(14)@2012-09-05 17:55:17

http://www.yinggaoholdings.com/Eng/news.htm
網站
3 : greatsoup38(830)@2013-08-28 01:56:57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30827/news/ec_gom1.htm


【明報專訊】曾有「豪宅大王」之稱的秦錦釗涉嫌捲入走私案,他為阻止本港海關把從其名下建萊控股及關連公司帶走的文件轉交內地當局,早前提出司法覆核,要求撤銷16張搜查令,案件昨開審。負責調查案件的海關人員作供時,否認把有關文件轉交內地,而是為了協助內地當局調查秦涉嫌6億元人民幣的逃稅案。

疑文件交內地 申撤搜查令

10名申請人包括建萊控股與關連公司或生意伙伴、秦錦釗與女兒秦月明等,他們認為本港海關申請搜查令,必須是為調查在香港發生的罪案,故不可把檢走的文件轉交內地海關,以調查在內地發生的罪行。

本港海關去年1月持搜查令到申請人的辦公室檢走文件。海關助理監督陳子達昨供稱,把文件轉交內地,只為調查發生在本港的懷疑走私案。據悉,秦涉拖欠6億元人民幣入口稅,已在內地被捕並獲准保釋,但未有被起訴。

【案件編號:HCAL113/12、HCAL82/13】
秦錦 錦釗 人跌 跌低 好難 翻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410

秦錦釗:袁國強咁正直

1 : GS(14)@2016-11-10 07:26:50

【洗黑錢案】【本報訊】前豪宅大王秦錦釗被控串謀妻子及他人走私貨物到內地,並串謀洗黑錢32.8億港元,各被告申中止聆訊,案件今續審。秦錦釗投訴海關按法庭命令歸還非法檢取文件後,隨即以新搜查令將文件檢走,他批評海關詐騙和藐視法庭命令,並指:「估計係在座人士(控方)有份參與,絕對唔係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做,袁國強佢一直咁正直嘅為人,點會做出犯法嘅事呢?」秦錦釗傳召當日監收海關歸還文件的何俊麒律師出庭,何指秦一方要求逐盒物件驗收但海關不同意,他見兩邊爭持不下便中途離開。秦問何是否覺得海關欺騙他們,何笑說:「我唔知佢哋點欺騙啦,總之達成唔到協議。」聆訊今續。案件編號:DCCC919/15■記者勞東來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109/19827572
秦錦 錦釗 國強 正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464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