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豪宅大鱷 秦錦釗玩完

2004-4-1  NM




九七年叱 豪宅市場,狂掃山頂帝景園、陽明山莊等豪宅,涉資逾三十二億元,而且有入無出,被地產界封為「豪宅大王」的秦錦釗,正經歷人生最低潮。他那持有豪宅物業的建萊資源有限公司, 已遭債權銀行清盤;而他亦因詐騙案,上週三被裁定罪名成立,即時還押,本月八日判刑。一代豪宅大鱷,就此玩完。然而秦錦釗的財政來源,多年來一直是個謎, 今次這宗案件,就揭開了小秦的底牌。原來新華銀行一直是他背後的大水喉,不斷為其物業進行二按及三按,一手將小秦打造成豪宅大王。至於秦錦釗因經營左軚車 及運輸生意而致富這神秘面紗,亦由廣州來港聽審的老父秦順潮親自揭開。秦父自稱在廣州有「運輸大王」稱號,擁有油庫、碼頭、酒店多瓣業務,他向本刊透露小 秦的發跡故事。契姐與剛果有緣九七年時,秦錦釗好不風光,不單止住上白加道Altadena大宅,寫字樓更由葵涌新都會廣場搬到會展中心。公司還 聘有七、八名年青女秘書,伴着這位經常袋一疊疊金牛出街的「豪宅大王」。而他的高調作風,還引來綁匪垂涎。九七年六月,秦錦釗的太太鄧淑芬,駕駛一部平治 S600,到九龍塘接載兒子放學時,突遭三名持槍賊人綁架,母子二人跳車逃生,而房車則被劫走。除了自誇有用不完的錢外,對於自己的背景,秦錦釗亦故作神 秘有後台。那時他常把契姐溫瑞芬掛在口邊,指她是非洲剛果共和國前國會議長妻子。這位剛果奇女子,原是前解放軍中將溫玉成將軍的女兒。溫玉成是二野出身, 曾跟隨粟裕大將,官至北京軍區司令及解放軍副總參謀長,文革後退休。他這女兒於八、九十年代活躍於澳門,與崩牙駒合作過賭業。小秦自稱與溫契姐在西非象牙 海岸共和國開採石油、天然氣,又搞過鑽石和金礦生意。辦公室就放滿他與契姐及一些黑人的合照,刻意令人聯想他有不少國際人脈網絡。

金管局查 賬九七年尾,金融風暴掩至,樓價大跌。一手蟹貨的小秦卻一反常態,愈戰愈勇。不單沒有沽貨離場,他還繼續戰上山頂,加碼再買入豪宅,如入無人之境。他的大 水喉仍然是香港新華銀行,甚至由九七年初,開始向新華深圳分行做按揭。而九八年初,建萊更把旗下二十七個早已按給新華的物業,再做二按,甚至三按。當時樓 價已大跌四成,㗝豐、東亞等其他銀行連二按也不肯借,新華這特別融資安排着實不尋常。這時候,新華信貸部對建萊財政已作不利評級,而金管局亦關注建萊以豪 宅抵押的龐大信貸額;因為新華對建萊的借貸額,達到該行資本基礎百分之二十五,觸及銀行業條例中規定,銀行放款予同一客戶額度的上限。金管局曾一度介入, 查核新華賬目。由於新華對秦錦釗的信貸要收緊起來,秦錦釗的財政危機曝光。他於是將新買物業踢契,由「豪宅大王」變身「踢契大王」。

新華老 總照住與秦錦釗相熟的,還包括兩位前新華銀行總經理,包括由八六年至九五年間任總經理的馬青華,現已退休告老還鄉返四邑;其後接任的吳駿生,與秦錦釗更 「老友」。在九六年一幀秦錦釗穿上軍服,與內地軍官合照中,站在秦錦釗身旁的,正是吳駿生。據知,銀行監察小組與秦錦釗開會時,吳駿生也有在場。但自從二 千年初,吳駿生被調離新華返回江蘇,便沒有再露面。吳駿生任內,秦錦釗亦同時在豪宅市場大放異彩。他背後的水喉,固然是新華銀行,他當日仍「牙擦擦」對人 認叻說:「我所有單位,都係睇長線兼上身,無向銀行做按揭。我嘅身家,食十世或二十世,娶多幾個老婆都花唔完……」而事後證明,他所有豪宅,均有向銀行做 按揭。九六年中,秦錦釗這位新晉泳,突然現身半山帝景園、曉峰閣、地利根德閣,狂掃二十個豪宅,並揚言自己已是發展商新地以外,帝景園的第二大業主,同時 令帝景園樓價,一年間急升一倍至兩萬元一呎。秦錦釗以為炒「歸邊」,便可令帝景園呎價升至三萬元,於是繼續掃多二十四個帝景園、二十六個陽明山莊及三個地 利根德閣;再加上八個曉峰閣及其他山頂白加道等豪宅,涉資逾三十二億元。

小秦案開審一個多月以來,秦錦釗每次出庭應訊,一如既往牙擦擦,還要在場的記者,叫多些行家到來捧場。他自稱花了三、四千萬,找來著名大狀清洪作辯護律 師,「本來我想搵平啲㗎,但我老豆話:『你咁嘅質素,又有知名度,一定要搵啲高質素嘅律師,唔係俾人笑。』」他說自己在內地看過相,相士說他行運行過三月 底,會吉人天相。但上週三,陪審團裁判前,他沒有以往般囂張,出庭時還滿眼紅筋;其餘四名被告,包括建萊集團前董事曾 小蘭、前新華銀行副總經理周偉財、助理總經理侯沛誼,及青山道分行經理馬健輝,皆顯得容顏憔悴。結果,陪審團經過兩日一夜退庭商議,裁定五名被告詐騙罪 成,即時還押,待四月八日判刑。在犯人欄內的秦錦釗和四名被告,立時一臉茫然。跟秦錦釗打工十七年的曾小蘭,就不斷飲泣;在旁的秦錦釗安慰她說「唔好 喊」,然後微笑和庭上的親友揮手道別。

開假信用狀冚數今年四十六歲的秦錦釗,由一代「豪宅大王」淪為階下囚,始於九八年尾一筆信用狀貸款。 涉案的新華銀行,就是多年來支持他狂掃豪宅的大水喉。秦錦釗自八五年起便與荃灣青山道新華銀行有往來關係,並在九十年代中,成為新華香港分行的大客戶。銀 行為建萊提供的信貸額度達十八億元,佔新華銀行的資本基礎四分一。一直以來,新華銀行有為建萊提供貿易融資,其中一種方法是與秦錦釗簽訂信託收據 TR(Trust Receipt),即秦錦釗把貨物擁有權,先授予銀行,銀行替他把貨物付款,而他須於指定期限內把TR贖回,其間他便可自由調動這筆資金。但自九八年開 始,建萊因水緊未能如期贖回TR,至年底欠下新華的逾期TR高達一億元。當時新華銀行成立監察小組,由副總經理周偉財領導,聯同侯沛誼、馬健輝等人,專責 與秦錦釗開會商討還款事宜。據案情透露,會上馬健輝提議建萊集團,開假信用狀給自己相關公司,再以該筆貸款,償還建萊在新華銀行的逾期TR。周偉財及侯沛誼認為可行,吩咐下屬去馬,而秦錦釗則吩咐下屬曾小蘭,準備所需文件。

小秦案詐騙三部曲

新 華主動舉報新華銀行其後替建萊開出二十五張信用狀,訛稱用以購買一批電解銅和鋁錠,貸款額二億二千萬元,用以償還逾期TR。但二千年初,新華高層發現,這 批信用狀背後,根本無貨物交易存在,於是向廉署舉報,揭發這宗詐騙案。由四年前被廉署邀請協助調查,到去年中被落案,及至今年初案件開審,秦錦釗都一直 「喊冤」。其實他和新華銀行的關係,一直非比尋常。秦錦釗由九一年投資荃灣南豐中心開始,至九七年狂炒半山豪宅,已查證的九十四個物業涉資卅二億,當中七 成是由新華銀行按揭,甚至提供二按、三按,或跨境到新華深圳分行借貸。令雙方關係愈趨密切的,正是案中第三被告周偉財。據悉,周偉財於八一年在港大工商管 理學系畢業,一年後即加入新華銀行放款部任職,並一直在信貸部工作,負責審批貸款。及至他升任為新華銀行助理總經理之時,開始接觸秦錦釗這客戶。

人 事變動斷水喉至○○年初,中銀香港醞釀合併,查核內部賬目;總經理吳駿生被調回京,由申松君接任,小秦頓失依靠。同年新華更向秦錦釗追討十六億元債項。及 至年底,更有新華高層向廉署舉報,揭發這宗詐騙事件,而新華並在○二年申請將建萊資產清盤。在受審期間,秦錦釗的妻子鄧淑芬和父親秦順潮,也有到法庭支 持。不過,一向女友眾多的秦錦釗,「啤」了妻子一眼便冷淡地說:「我唔識佢,唔知佢係邊個!」小秦對老遠從廣州跑來的父親,表現寬容,還介紹「拉」他的廉 署人員給老父認識。秦順潮和對方握過手後,在銀包內掏出一張廣東省「鄉民證」,對着廉署人員說:「你夠膽就拉埋我!你拉我,成隊解放軍即刻操落嚟!」該名 廉署人員也不知如何反應。與兒子同樣牙擦的秦順潮,得悉兒子被判有罪後,語調仍輕鬆說:「好等閒啫!我有四個仔,公司業務有其他三個頂上!」

叔 父靠走私發達秦錦釗家鄉在廣州黃埔南崗鎮,距離廣州市約一小時車程。據他自述,七九年偷渡來港,在流浮山上岸後,日間當裝修學徒,夜晚讀英專及室內設計。 不過老父秦順潮就踢爆兒子講大話:「佢認叻之嘛!做裝修係因為未搞好證件,後來做生意,係靠佢做走私嘅阿叔幫忙㗎!」原來秦順潮的三哥秦順南,是當年番禺 區獨立大隊第一中隊長,在四九年後來港定居。秦順潮憶述:「我三哥喺長洲撈偏門,同香港一位名人運西藥、日常物資返大陸,拍檔還有沙皮狗和報紙蘇,當時要 抗美援朝嘛!」七九年秦錦釗的確偷渡來港,並投靠伯父秦順南。「我大哥對佢好照顧,仲俾筆錢佢做生意。嗰時大陸啱啱開放,大興土木,極需要堆土機、運輸車 等,我於是叫錦釗運上嚟。」秦錦釗在香港找來一百多台二手機車,老父秦順潮及三名兒子,分別為長子漢釗、三子炳釗和幼子國釗,與黃埔區書記官員相熟,要運 返大陸的機械就由他們接應,以贈送回鄉名義輸入。秦順潮還沾沾自喜:「唔使報關,一毫子稅都唔使俾㗎!」

擁有私人碼頭在八十年代初,內地出產的東風牌推土機甚落後,馬力不足。而秦錦釗運來的機車馬力強勁,老父與鄉下的兄弟就成立民聯運輸公司, 專做運輸業。「當時每部機租出去日賺百幾蚊,一百六十部車同時運作,我賺幾多你有數得計啦!」秦順潮說。賺了第一桶金,秦錦釗開始進口的士、貨車等車種。 他先從日本把這些二手左軚車運到香港,在石崗改裝後,再運返大陸。秦順潮牙擦地說:「最高峰時,喺元朗、錦田有三個停車場,可以放三千架車㗎!」至九四 年,秦氏父子擔心只做左軚車風險太大,於是分散業務,成立通濠電子廠。九六年又興建漢京酒店,及收購廣州黃埔銅管材廠,並以建萊集團來管理旗下不同的業 務。而最賺錢的一瓣生意,是與黃埔區國有資產管理局合作,改裝原廣州廟頭碼頭為建翔碼頭,涉足航運事業。據建萊的公司網頁顯示,建翔碼頭是中外合資,註冊資本七千萬元人民幣,總投資額五億元,專營碼頭倉儲、集裝箱貨物、裝卸等。

另 類運輸事業記者到現場視察,發現隸屬黃埔區的建翔碼頭,位置偏僻隔涉,規模亦比附近碼頭細。碼頭總面積二十萬平方米,倉庫約四萬平方米,最搶眼的,是岸邊 五個可儲油十數萬噸的大油桶,還有四處印着的「嚴禁煙火」字樣。秦順潮稱他當時購入六艘過千噸貨輪,自組「民聯」貨車隊,並設有鴻森集團,專門代理進出口 和替人報關,實行運輸業一條龍服務。建翔碼頭剛開業已非常興旺,在附近新港碼頭工作的工人說:「凌晨三、四點都有船到建翔碼頭,而工人裝卸速度亦非常快, 簡直是同行典範。」在建翔碼頭外開設士多的老闆憶述:「聽講啲貨通常由香港運來,空車入,滿車出,仲有好大陣柴油味。碼頭旺到每分鐘都有車駛入來,二十四 小時營業,嘈到不得了!」事實說起小秦的父親秦順潮,黃埔區無人不識,「老虎潮(秦之花名)嘛,成個鎮最有錢係佢,呢度好多地都係佢嘅,好多村民都係幫佢 打工!」黃埔區南崗鎮村民說。及至九九年,前國務院總理朱鎔基銳意打擊沿海走私活動,加上經濟及金融緊縮政策,建萊業務急轉直下,其中建翔碼頭的生意嚴重 萎縮。現時碼頭內一座五層高寫字樓和部分倉庫已荒廢。而附近士多老闆亦說:「幾年前開始,建翔碼頭靜冲好多。而家十點鐘就封關,少冲貨車經過,晚晚有覺好 瞓!」

生意走下坡建萊原建於廣州火車站旁的民族賓館亦告爛尾,而旗下鴻森集團發展的黃埔鴻森大樓,九九年已落成,但宣傳裝修皆欠奉,百多個 單位五年來只賣出廿多個,銷情極慘淡。負責銷售的職員嘆道:「個盤最坃命嘅,係內籠只有水泥地,未做批盪。連馬桶都無,個個客來到都掉頭走。」秦順潮家鄉 的大屋,外牆由花崗石砌成,建築費二百萬元,在落後的村中很是觸目,而內裡傢俬亦全是酸枝、紅木,雖然用料靚,但其實內裡極簡樸。他在家中的牆上掛上「紫 氣東南來」的牌匾,「人哋都係掛『紫氣東來』,我掛『紫氣東南來』,因為我嘅錢係由香港搵返來!」秦順潮說。

內地走私猖獗九十年代初,內地 走私柴油的情況嚴重。載重量達兩、三萬噸的走私油輪,從新加坡或香港水域接駁柴油後,便駛往內地位處偏僻的液化碼頭,並將柴油經暗藏海底的油管,直接泵入 岸邊油庫,最後由貨車運往各地經銷。而規模較大的走私集團,除了自備私家碼頭,還自設運送車隊,實行「供、運、儲、銷」一條龍。走私油如此盛行,皆因內地 柴油供不應求。內地柴油一直由國營企業中石油和中石化專營批發。現時內地柴油每公升三元,比香港及新加坡的一、兩元貴得多;這個差價就是走私集團「油水」 所在。但自從九九年揭發廈門遠華走私案,揪出賴昌星及數百個牽連的貪污關長及高官後,當時的總理朱鎔基下令嚴打走私。走私集團再不敢明目張膽,轉而在公海 交收柴油,再由小艇運返碼頭。但這樣載油量大降,令走私集團收入銳減。


豪宅 大鱷 秦錦 錦釗 釗玩 玩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4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