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給孩子經驗,比給他錢更重要﹂ 趙少康用﹁蘋果﹂給兒子上一堂理財課

 2011-9-26  TWM

一向辯才無礙的趙少康,在兒子趙大開面前講到投資,也只能乖乖閉嘴。被精於投資的黎智英大讚「很有投資 觸覺」的趙大開,首次和父親連袂出現在媒體上,要告訴你昔日政治金童怎麼教養出未來的投資金童。
撰文•方沛晶 中廣董事長趙少康一向言詞犀利,他在政壇辯才無礙、咄咄逼人的形象深植人心;之後轉往媒體發展,在節目罵人依舊火力十足。然而,不管是趙立委或趙董事長,面對「私人理專」,他也只能乖乖閉嘴,因為依據幾次操作經驗,這位私人理專的功力令趙少康心服口服。

五年前,這位理專就建議趙少康買進蘋果股票,當時趙少康以五十四美元進場,飆漲到一百美元,之後又回跌到 六十美元,趙少康瞞著理專獲利了結,結果看著蘋果股價一路衝到四百美元,只能扼腕。

之後,理專曾建議趙少康買Google股票,他嫌太貴;金融海嘯時又建議買黃金和石油期貨,但他又嫌太麻煩,最 後眼睜睜看著這些投資標的愈漲愈高,錯過賺錢好機會。

這位出手神準的年輕理專,不是別人,正是趙少康今年才二十一歲的兒子趙大開。趙少康、趙大開父子首次連袂 接受媒體專訪,談到過去的投資經驗,趙大開對這位投資慢半拍的老爸直搖頭;被兒子吐槽的趙少康沒有慍色,反 而帶著得意的微笑。
十七歲就當趙少康的理專 趙大開年僅十七歲時,竟然就眼光精準地相中蘋果股票,而趙少康也聽信未成年兒子的建議,大膽買進當時根本不成氣候的蘋果股票,這跟趙大開從小就顯露投資天分,而趙少康也採取開放的教育方式有關。

今年升大四的趙大開,從小就對數字特別敏銳。媽媽梁蕾笑說,「如果真的有遺傳,絕對不是遺傳到我!」因為 趙大開五歲,就會「糾正」媽媽光看包裝、顏色的購物習性,就連去便利商店買洋芋片,趙大開都會仔細計算每一 包內含幾克,換算成一克多少錢?以決定買哪一種最划算。

「不過,他這種愛計算的個性有時候真的很煩!」梁蕾說趙大開念國中,有次在捷運上追著她問,一列捷運有多 少車廂?一天有多少班次?想依此計算捷運公司可以賺多少錢,這對價錢、數字一向大而化之的梁蕾而言是很頭痛 的問題。

好在爸爸趙少康對趙大開的投資天分很欣賞,不管多繁瑣的問題,都會想辦法幫兒子解答。他注意到趙大開對於 企業怎麼賺錢、怎麼成功特別有興趣,從趙大開國中時就開始帶一些財經雜誌和企管書回家,看到有趣的產業訊息
,還會剪報給兒子看。

「很多東西我覺得有趣,不見得會持續關注,但爸爸提供資訊管道,也會和我討論,是讓我深入研究下去的動力。」趙大開上高中以後,累積很多投資理財知識,希望從紙上操作變成實際投資,於是大膽開口向趙少康提出要求,才建議爸爸讓他投資蘋果股票。

當時,趙少康沒有拒絕兒子,反而心想,不如趁機來個理財教育,要求他用從小到大存下來的零用錢投資,讓兒 子知道「投資,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沒想到,反倒是趙少康自己心臟不夠強,沒經過兒子同意就急著獲利了結,讓趙大開嘔到現在。

擅長從生活中觀察投資趨勢的趙大開,投資眼光不僅讓父親趙少康折服,最近還被精於投資的壹傳媒集團主席黎 智英當作範例,大讚他「很有投資觸覺」。

其實,剛升大學,趙大開就跟在黎智英身邊學習,大二暑假則是跟著趙少康的貿易商朋友,到國內前幾大傳產企 業走了一圈;今年暑假,趙大開更通過台灣和香港的層層面試,到巴克萊(Barclays)投資銀行部門實習,每天工 作十四個小時。

年紀輕輕就能跟在大老闆身邊,還能走訪大企業、到外商實習,趙大開擁有比同齡年輕人更豐富的經歷。或許有 人認為,這是「靠爸」光環的特殊禮遇,但趙大開不諱言,「我知道我的家境比很多人好,但不是只有從零開始才 要努力,我的機會比別人多,更應該好好把握,努力多學一點。」聽到兒子的告白,趙少康也坦言,白手致富的時 機已經過了,現在大多數的孩子物質並不缺乏,缺乏的是「經驗」和「觀念」。尤其是現在世界變化太快,金融風 暴兩、三年就來一次,父母應該從小訓練孩子的理財觀。

想知道一向辯才無礙的趙少康,怎麼被兒子吐槽?趙大開又從老爸身上學到什麼?以下是趙少康父子的精采對談十七歲從蘋果開始投資生涯︽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大開的第一筆投資從何時開始?

趙大開答(以下簡稱開):大概高二,那時候我開始用iPod,就覺得iPod的使用方式和一般的MP3很不一樣,又很 有設計感,周遭越來越多人用,覺得這一定會熱賣,就跟我爸講要買一點。那時候我爸說,那個誰誰誰說蘋果股價 太高。當時蘋果股價大概五十四(美元),本益比到二、三十倍了,爸爸就說這樣不好、那樣不好。

趙少康答(以下簡稱康):我有一些朋友在投資圈工作,有的還是基金經理人。我跟他們講,我兒子覺得蘋果不錯,所有人全都反對,他們說已經漲這麼高,買了會變成笑話。可是大開就說他一定要買,我只好說,那用你從小到

大存的零用錢買(大約一萬美元),你出多少、我就出多少。
開:結果我一買,它就開始跌,就很嘔啊!然後我爸就開始嘲笑我,好險後來又漲了,不過就被爸爸賣掉了。 康:因為那時蘋果曾經漲到一百,又跌到四、五十,漲回到六十幾的時候,我就說可以了,沒有經過他同意就賣掉了;之後股價一路飆,換我一直被吐槽。


開:對呀,現在(蘋果)都已經漲到三百多了。 從黎智英身上學視野的重要問:大開好像接受過黎智英的「特別指導」? 康:黎智英很喜歡他。大開剛考上大學的時候,就在Jimmy(黎智英)那邊實習一個月,跟黎智英的兒子一起,他
親自教這兩個人經營理念、怎麼投資之類的。

開:通常早上就帶我們去看公司怎麼運作,下午他(黎智英)如果有時間,就跟我們講一下自己的過往經驗。從他 身上我發現,如果決定要做一件事情,就要相信自己的理念,不應該遇到挫折就放棄;再來就是視野很重要,要去 看未來十年、二十後的趨勢。

康:Jimmy很有意思,他小孩都在接受不同的訓練。像我女兒剛要升大學的時候,就跟著黎智英的女兒去香港學一 個月彩妝。黎智英很重視子女practical(實務)上的訓練,這比死讀書好。

我覺得父母應該要培養小孩不一樣的想法。前兩天我還講說,黎智英把股票都賣了,現在cash is king(現金為王),大開就說,搞不好現在cash is dying(現金正亡)!雖然觀點不一定對,但至少他會提出一些不同的看法;我覺得還不錯,我們也鼓勵他這樣。

小時候我們帶他去義大利看拉斐爾的藝術品,他那時才八歲,我就跟他說,你看人家八歲就可以雕出這個,那你 呢?他就回我說,「那你自己幾歲?」所有旅行團團員都在笑。(記者:當時你的反應是?)咳,我覺得也是有道 理啦。

從看錯惠普體會股市的無常問:有沒有哪一支股票讓你看走眼過? 開:有啊,最近就惠普,跌到爆了嘛!我覺得自己看得還不夠遠。其實我覺得惠普產品不錯,而且當時我覺得平
板在操作上不太可能取代個人電腦,但問題是,現在大家換筆電會買平板,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是基層,基層才需要有鍵盤一直打字,經理級以上的可能看別人做好的資料。這個就是自己的問題,我沒有看懂。

康:他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會跌成這樣?其實我跟他媽媽很高興,我們會覺得說你不可能做股票一直賺嘛,一定 要賠,才知道這個東西真的是變化莫測的;最好給他一點失敗的經驗,讓他不要那麼自信。

問:你這個暑假到Barclays實習,有什麼心得? 開:我剛去的時候壓力其實很大,坐我旁邊的是一個台大財金、會計雙主修畢業的Intern(實習生),要跟上比較
吃力。而且大家早上八點半去,做到晚上十點是正常的;有些同事做到二、三點,有時候周六、日也是這樣,不過
後來就習慣了。

康:他剛去Barclays實習的第二個禮拜,有一天很晚回來,跟我說老闆丟一個八億美元的Project(專案)給他。我 嚇一跳說,多少錢?怎麼會給一個實習生做這麼大的Research(研究)!他說有一個正職搭配,可是那個正職要忙一 個更重要的案子,所以就給他做;所以說,這個訓練真的可以接觸到很多東西。

從經驗累積正確的理財心態問:如果說,跟你一樣年齡的年輕人,想從現在開始培養自己的財金知識,你會建議 他們透過什麼樣的方式?

開:我覺得第一點是心態,你不要覺得平常工作這麼辛苦,哪有力氣去看這些理財資訊?你要想,這是一個可以 比你工作還要輕鬆、又能賺錢的東西,多去接觸不會有壞處的。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是,大部分人買東西會把不同牌子拿來比品質、比價錢,但很多人買股票不比較的,誰說什麼 很好,就去買了。買小東西、花小錢的時候很注意,然後大東西反而不注意,我就覺得這很奇怪。

康:很多人亂投資一通,結果一輩子辛辛苦苦賺的錢,一次風暴就賠光。我最近就跟他討論,假如我的積蓄,一 次風暴少掉四分之一,再一次剩下十六分之九,一半都沒有了。現在兩、三年就來一次風暴,只要十年,你一輩子 的努力就通通都沒了,多慘的事情!

現在的世界變動太大了,父母應該從小訓練孩子理財觀念,不要等到長大。我們不是真的要靠股票賺多少錢,最 重要的是透過一些討論驗證,讓孩子得到經驗,這比那些錢來得重要多了。

趙少康 出生:1950年 現職:中廣董事長兼總經理經歷:立法委員、環保署署長、飛碟電台董事長學歷:台大農機系、美國克雷蒙遜大學機械工程研究所

趙大開 出生:1990年 經歷:跟在黎智英身邊學習在巴克萊實習時處理過8億美元的案子學歷:松山高中、政大企管系「投資金童」的養成之路

2005年 高一,Google剛上市時建議老爸買,趙少康嫌200美元太貴,之後股價一路漲到700美元2006年 高二,觀 察到iPod使用者越來越多,用1萬美元,以54美元買進蘋果股票2007年 高三,玩過剛在日本發售的任天堂WII大為驚 豔,以25美元買進任天堂股票,一年內獲利約40%2009年 蘋果從近200元回跌,趙少康擅自在70元附近賣掉,之後 股價一路往上飆,至今近400美元看好避險需求,建議爸爸在800元附近買進黃金期貨,趙少康嫌麻煩,之後金價一 路漲到1800美元看好公司發展,以46美元買進惠普股票,目前股價已腰斬到23元,尚未認賠賣出
趙少康取名有學問 趙少康的一對兒女,名字都很特別,兒子叫大開、女兒叫大方,幾乎讓人聽過就記得。其實這兩個名字是有典故的,「大開」是媽媽梁蕾取的,梁蕾喜歡金庸小說,而武俠人物幾乎都是大開大闔、縱橫馳騁的英雄,所以兒子取名大開。

至於女兒趙大方,趙少康則是取自《老子》的「大方無隅,大器晚成」,意指最方正的東西是沒有稜角的,希望 女兒可以外方內圓,有原則也有包容力。

雖然寓意深遠,不過這兩個名字,因為一個是比「小開」更有錢的大開,另一個則是直接以大方為名,導致兄妹 兩人常常被朋友拗請客,還有剛認識的朋友拚命追問「本名」是什麼,讓兩人哭笑不得。

孩子 經驗 比給 給他 他錢 錢更 重要 少康 蘋果 兒子 一堂 理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78

投資札記【432】投資於比金錢更有價值的時間 佐羅股飛揚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4cdd300102e5nb.html
投資於比金錢更有價值的時間

選摘自:微刊《投資者文摘》http://kan.weibo.com/con/3488311302283604?_from=title

    《塔木德》中寫道:「金錢能夠儲蓄,而時間不能儲蓄。金錢可以從別人那裡借,而時間不能借。人生這個銀行裡還剩下多少時間也無從知道。因此,時間更重要。」

  投入多少不能用金錢來衡量,而是要用時間來計算。而且在時間和金錢這兩項資產中,時間是最寶貴的。當你認識到時間的寶貴和時間亦有價格的那一刻開始,你將變得更富有。許多人努力工作,並想通過節儉來儲蓄更多的錢,但他們卻浪費了很多時間。比如在百貨商店裡,很多購物的人,他們花了很多小時僅僅就是為了節約幾塊錢。他們可能節約了一點點錢,但卻浪費了很多的時間。

   你能夠通過節儉來變富,你也可以通過吝嗇來變富,但這要花很長的時間。比如,花2個小時和320美元坐飛機或2天時間和48美元乘火車都可以從美國東海岸到達加州。窮人用金錢衡量價值,而富人用時間衡量價值所在,這就是為什麼那麼多的窮人選擇乘火車的原因。

  生活中有許多很有錢的窮人。他們之所以有很多錢,是因為他們把錢看得太重,而且緊緊抓住不放,就像金錢有什麼神奇的價值一樣。所以,他們雖然有很多錢,但還是像沒錢時一樣窮。   聰明的猶太人僅僅把錢看作一種交易的媒介。在現實生活中,錢本身沒有多大的價值。所以,精明的猶太人一有錢,他就想用它去換點有價值的東西。可笑的是,把錢看得越重的人,花錢買的東西越是沒有價值。這也許就是他們為什麼變窮的原因。他們說這些東西就跟存在銀行裡的錢一樣安全,其實當他們花掉他們的血汗錢買這些東西時,他們是在糟蹋他們的錢。

  在很多情況下,窮人和中產階級之所以整日要為生活而苦苦奮鬥,就是因為他們把金錢看得太重了。他們緊緊握住手中的錢,為錢努力地工作著,勤儉地過著日子,他們不惜花費大量的時間到處尋找買打折商品,儘可能地省錢。很多這樣的人想通過吝嗇變得富有。但是最終有一天,他們有可能會變得有很多錢,但他們依然很吝嗇。

  當然,節約和勤儉應該提倡,但變富的計劃的關鍵是價值。而且,很多人都認為價值是用金錢來計算的。實際上,價值是要用時間來計算的,因為時間比金錢更重要。很多人都想致富或去做富人進行的投資,但他們都不願意投資時間。這就是為什麼一百個美國人中只有三個富人的原因,而這三個人中還有一個人是因為繼承遺產而富有的。

  你可以用一種自動的體系或投資計划來實現安全和舒適的生活。很多人只需要工作,然後把錢交給專業經紀人或機構去管理,由他們代為進行長期投資。以這種方式投資的人,可能要比自認為是華爾街高手的人強。遵循一個計劃有步驟地用錢投資,對大多數人來講是最好的投資方式。

  但是如果想獲得財富,就必須投資於比金錢更有價值的東西,那就是時間。大多數人想變得富有,但他們不願意首先投資時間。他們寧願去經營一些當前的熱點投資項目或熱衷於迅速致富的計劃。或者,他們想匆忙地開始一項業務,而又沒有任何的基本業務知識。然後,你就不會奇怪為什麼95%的小企業會在5~10年之內以失敗告終了吧。他們匆匆忙忙地去掙錢,最後反而失去了金錢和時間。他們只想靠自己去幹一番事業,而從未想過先投資學一些東西,或者按照一個簡單的長期計劃進行。如果一個人能簡單地遵循一個長期計劃的話,幾乎每個人都很容易成為百萬富翁,但還是有很多人不願去投資時間,他們只想一夜暴富。相反地,他們會說:「投資是有風險的」,或「要先有錢才能賺到錢」或「我沒時間去學投資,我太忙了,我要工作還要付賬單。」

  這些常見的觀點和藉口,就是為什麼只有少數的人能抵達充滿財富的世界的原因。這些觀念,也可以用來解釋為什麼90%的人都有缺錢的財務問題,而不是錢太多的財務問題。正是這些關於金錢和投資的有偏差觀念,導致了他們的財務問題。他們要做的就是改變一些說法、改變一些觀念,這樣他們的財務狀況就會像變戲法一樣發生變化。但大多數人工作太忙了,根本沒有時間去思考他們究竟在忙些什麼。他們經常說:「我對學習投資不感興趣,這個題目也不吸引我。」他們這樣說著,同時他們也失去了實現富有的機會。他們成為了金錢的奴隸,整日為金錢所累,錢控制著他們的生活,他們勤儉節約,過著量入為出的生活。他們寧願這樣做,也不願去投資一點時間,制訂一個計劃,讓錢為他們工作。

  如果你想進入富有的投資階層,你就應該打算投資更多的時間。很多人不能超越安全和舒適這兩個生活層次,就是因為他們不願投資時間,然而這是我們都必須做出的個人決定。一個人至少應該有一個安全穩定或舒適寬裕的財務計劃。一個人沒有這個基本計劃,而致力於富有這個計劃,真的是很危險的。當然也會有極少數人取得成功,但大多數人不會。你可以看到在他們晚年的生活裡,他們窮困潦倒,儲蓄已耗盡,只能沉溺於他們過去的輝煌,談論他們曾經幾乎要成功的交易和曾經擁有的金錢。當他們的一生結束時,既沒有金錢也沒有時間。

  時間的價值就像金錢的價值一樣:完全體現在如何使用上。捨不得花費時間去獲取更多的幸福,去使更多的人幸福的人,就是虛度年華。

 
投資 札記 432 比金 錢更 更有 價值 時間 佐羅 飛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102

不差錢的硅谷創業者新苦惱:拿誰的錢更有價值?!!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53969.html

2012年末,Trustlook的創始人張亮(Allan Zhang)決定辭職創業之前,和他從前的老闆Lane Bess吃了一個飯。第二天,Lane Bess開給了他一張十萬美元的支票。張亮在互聯網安全領域已經有12年經驗,創業前所在的Palo Alto Networks是互聯網安全公司。而Bess曾經是Palo Alto Networks的CEO。

更令張亮出乎意料的投資者出現在Trustlook產品上線前一週。那是2013年7月,張亮在他San Jose的辦公室裡和奇虎360創始人、CEO周鴻擦肩而過,幾分鐘後他倆才互相認識。而周鴻在那裡出現就是因為奇虎360想要投資TrustLook。

在幾年前難以想像,一家在紐交所上市不到兩年的中國互聯網公司能比硅谷其它投資者開出更誘人的價碼。在他們見面當天,奇虎360和Trustlook幾乎完成了所有談判:周鴻禕承諾不管Trustlook估值如何,奇虎360都願意佔其25%的股份,而且不帶其它VC常會要求的繁複條款。隱含的更多好處在於,奇虎360能幫助Trustlook這家誕生於硅谷的公司立刻面向整個中國市場

儘管Trustlook團隊中幾乎所有人都為這一邀約所動心,但張亮最後卻拒絕了。能支持他拒絕的原因之一在於,錢並不是他最擔心的事情。即使拒絕周鴻,他依然能獲得足夠多的投資人支持—在產品上線第一週之內,他就完成種子輪140萬美元的融資。

「錢不是問題,做一家創業公司需要的錢比以前少很多。最重要的是你要知道你需要什麼樣的幫助。」張亮對《第一財經週刊》說。

「你依然需要他們(創業者)的想像力和能量,但他們已不那麼需要你的錢了。」在2013年7月面向投資者的會議PreMoney上,Y Combinator的創始人Paul Graham對台下的投資者們這麼說。

這就是硅谷正在發生的:對正在在創業初期的創業者而言,困擾之一已不再是「誰願意投資」,而是「拿誰的錢更有價值」。

爭奪張亮這樣創業者的投資者隊伍不斷擴大。來自中國的投資者是其中之一—騰訊、百度和盛大這樣大公司的投資人也都出現在了硅谷並尋找獵物;而更多的是天使和孵化器,他們是整個環境發生變化時最敏銳的一群人;另外,大公司的投資部門讓人無法小覷:根據道瓊斯Venture Source的數據,Google Venture是2013年第二季度的第四大投資者(按照交易數量計算)。

「由於微型風險投資公司、加速器、天使投資人、眾籌網站、AngelList這樣的網站以及二級交易市場的興起,風險投資的環境已經出現了非常大的變化。」Fenwick&West律所的合夥人Barry J. Kramer對《第一財經週刊》說。

他在1970年代末就開始在硅谷生活,此後為許多創業公司提供法律服務。他還從10年前開始撰寫《硅谷風險資本調查》等和投融資相關的報告。在最近幾年,他所在的律所除了和傳統VC保持良好關係之外,越來越多地開始和其它種類的投資者打交道。

可以預見的是,各種投資者會不斷地湧入硅谷,並專注於早期投資。在7月,三星在Palo Alto的大學路(University Avenue)上開始一個新的孵化器項目;另一個消息是Ronny Conway離開Andreessen Horowitz並募得3000萬美元開始自己的一個投資基金,這個基金專注於早期技術公司的投資;Twitter前高管Satya Patel和Google前高管Hunter Walk也在2013年用4個月時間籌集了3500萬美元成立了「家釀投資」(Homebrew,取此名是向1970年代的硅谷計算機愛好者協會「家釀俱樂部」致敬),以投資尚且在「種子期」的創業者。

「很多新的情況在這兩年發生,但在2010年前後就已有趨勢。」500 Startups的合夥人Christine Tsai說。她在那一年離開Google後於8月份加入500 Startups,這個孵化器於2011月成立。創立者Dave McClure最初始的想法就是要給這個行業帶來點不同。同樣在那段時期在灣區成立的孵化器還有AngelPad和Kicklabs。

Tsai、McClure以及其它諸多投資者所共同看到的趨勢之一在於,創業者創業需要的錢不再那麼多。如果開發一款手機上的應用程序,創業者們盡可以使用Amazon Web Service、Prototype工具和數據分析工具—這些幫助開發者的工具通常使用Premium的模式,在確定需要更多儲存空間或者功能之前,開發者儘管可以使用免費版本。(相關報導請見《第一財經週刊》2013年第17期特寫《讓創業變簡單》)

「在10年前,你如果創辦一個創業企業可能需要上百萬美元,但現在你甚至幾萬美元就能做出一個原型來。」Kramer說。

但創業者依然需要幫助,這些幫助已不是那些有著MBA學位的VC們能提供的,而是那些在行業內有充分經驗,甚至自己曾經是創業者的人

最敏銳意識到這個趨勢的是Y Combinator。創立者保羅·格雷厄姆在2005年創辦這家孵化器。他自己是個技術領域的創業者,所創辦的Viaweb在1998年被Yahoo收購,獲得的錢足以讓他成為一名天使投資人。但保羅·格雷厄姆用了一種新的方式來幫助創業者。他挑選創業者,讓他們加入YC訓練營,並在三四個月的時間裡給予他們從技術到市場等各個方面的幫助,敦促他們迅速搭建原型並上線運營進而實現快速增長。這個階段YC給學員們提供的幾萬美元啟動資金通常夠用,但等到YC學員畢業後,天使投資人和風險投資機構都會蜂擁而至,讓這些創業公司的估值瘋漲。

這些指導變得比錢更為重要。「Y Combinator會請來馬克·扎克伯格和拉里·佩奇這樣的聰明人來給我們做演講,而且因為談話不公開,所以通常他們知無不言,讓我們獲益匪淺。」DrChrono的創始人和CEO Michael Nusimow說。他是Y Combinator 2011年的冬季學員,在2012年初得到了首輪風險投資。

有著連續創業經驗的天使們也受到創業者們的青睞。「我的幾位天使投資人在Facebook和Google工作,技術背景都很強,他們給我的建議比給的錢更有價值。」張亮說。

甚至一種現象變得更為常見,即創業者為了得到某個經驗豐富者的長期建議而主動要求獲得他們象徵性的投資。「當他們成為你的投資者,他們會時不時關心你在做的事情,主動給你幫助。」Nusimow說。在2013年9月末一個面向創業者的活動中,他將此作為建議分享給了其它創業者。

在硅谷這樣的地方,通常許多這樣的經驗豐富者通過出售公司或售出公司股票變得富有。

即使是在招聘等方面,天使投資人相比傳統VC也對創業早期的企業更有用。「VC們可能在尋找高管方面更有資源,但是天使卻對行業更瞭解,更能幫創業企業找到合適的程序員或者合夥人。」李強(Larry Li)說,他在硅谷20多年,於2012年在硅谷創辦了Zpark Venture,主要進行種子期的投資,其合夥人大多在硅谷有多年的技術背景。

與Nusimow在同一期YC中畢業的Eric Migicovsky的經歷則更能說明和此前的創業者相比,現在的創業者在獲得投資方面可選項更多。

他的項目是智能手錶Pebble,在他於2011年獲得了Tim Dreaper等一些投資者37.5萬美元融資後,就再也籌集不到更多錢。2012年4月11日,Migicovsky開始在眾籌平台Kickstarter上開始了目標10萬美元的融資。兩個小時之內,他就實現了其設定的目標;在之後的30天內,他募集到了470萬美元,最後他於2012年5月18日結束募集,屆時他已獲得來自6.8928萬人的超過1000萬的投資。

這一表現足以讓VC重新審視Pebble的價值。在2013年5月,Pebble完成了A輪1500萬美元的融資。

「現在很多投資者都會關注我們這樣的眾籌平台,雖然我們不會和他們有什麼直接的關係。在我們平台上很多項目都在完成目標之後立刻獲得了VC的青睞。」眾籌平台Indiegogo負責硬件市場拓展的Kate Drane在接受《第一財經週刊》採訪時說。

而對於投資者而言,不斷有新的平台出現,可以成為他們的工具,也在改變他們的投資方式。

「你應該去看看AngelList,我想它是在這個行業中最具顛覆和創新的。」500 Startups的Tsai在接受《第一財經週刊》採訪時這樣說。AngelList作為一個創業企業,給需要融資的創業企業和有資質的投資人提供了免費的平台,以及一些模塊化的條款,使他們可以在這個平台上更方便高效地完成投融資。500 Startups已使用AngelList作為申請入口。和AngelList類似的還有FundersClub等平台。

更可能具有顛覆意義的是AngelList剛宣佈的新功能「Syndicate」,這個功能允許看好一個創業企業的投資人讓其它個人投資人加入進來進行聯合投資。加入進來的投資者大體看好領投人的判斷力並願意與之一起承擔風險。這某種程度上打破了投資者此前屬於某個投資公司的限制,而讓他們彼此之間建立起鬆散的聯盟。

「現在這一切才剛剛開始。」Tsai說。

她所在的500 Startups在6月27日召開面對投資者的「PreMoney」會議。他們的初衷在於覺得「風險投資在危機之中」,是時候討論一下這個行業在面臨什麼了。

「我很驚訝那麼多老牌風投都同意我們的觀點,承認變化正在發生。儘管也依然有一些風投認為早期投資風險太大還是不要介入的好。」Tsai說。

在以前,創業者需要穿得像模像樣,然後拿著商業計劃書跑到SandHill Road去打動投資者。「但現在投資人都得放下身段,下來和創業者聊天。現在大家往往約在Palo Alto某個交通方便的咖啡館,談完,創業者幾步路就回去接著寫代碼。你甚至可以看到Palo Alto Downtown的房價在不斷升高。」Larry Li說。

在之前,VC們並不屑於如此早期投資的原因在於,他們募集到的資金數額龐大,而這樣的投資金額少風險大,這意味著他們要投入更多的精力看更多的公司,但可能得到的回報未必成正比。

「但VC現在面臨一個困境是:他們在最近10年的回報並不好,看看美國財政狀況、歐債危機,以及IPO上市公司縮減,這些都讓他們覺得宏觀情況並不樂觀,他們得更加謹慎;但微觀情況下,早期投資如火如荼,回報不錯。他們如果不更冒險一點,會覺得自己錯過賺錢的好機會。」Kramer說。

Cambridge Association用風險投資整個基金回報的近30年的數據做成指數,和道瓊斯指數、納斯達克綜合指數等進行比較,發現在1999年之後,風險投資表現一直沒有股票行情好。

這一機構的數據還表明,風險投資最近三年在早期階段的投資回報都要高於其整體的平均回報。

Y Combinator通常會要創業者5%的股份。這看起來並不算多。直到Y Combinator學員面對蜂擁而來的投資者和驚人的估值時,他們才會知道用少量錢換得的5%股份意味著什麼。例如,Y Combinator在最初期給Airbnb投入了2萬美元,此後它不斷受到風險投資者的追捧,2011年完成B輪融資時,它已經獲得大約1.2億美元的融資,估值超過20億美元。

更早期的介入也意味著更早退出。一些早期投資可以做到在B輪融資時就退出,這時一些公司已估值頗高。

即使在美國IPO前景依然不樂觀,但雅虎等大公司的收購也讓早期投資的風險看上去降低了不少。在過去一年,雅虎收購了十多家創業企業,其中為輕博客Tumblr付出的價格是11億美元。

傳統風險投資因此也開始進入這個更早期投資的領域。為了讓自己更有競爭力,這些希望有所突破的風險投資開始在內部進行一些創新。Andreessen Horowitz和紅杉內部會有在公共關係、市場或者招聘方面經驗豐富的人員,來為自己所投資的公司服務。

「這也只有大風險投資公司能夠做到。他們有著足夠大的基金,因此管理費足夠支持這些人員費用。」Edith Yung說。

在Andreessen Horowitz最新募集到的15億美元新基金中,有5%被作為管理費,其中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招聘專家團隊來為投資的企業提供輔助服務。而通常管理費用在每年2%至2.5%。

First Round Capital則致力於用技術解決為創業者提供服務的問題。這包括一個類似Quora的問答網站,讓其所投資的公司互相幫助解惑;一個類似Yelp的網站來讓創業企業查找服務提供商並做出評價;另一個即將上線的平台叫做HackPR,想讓記者和創業者能夠直接在這個平台上互相聯繫,讓記者得到自己想要的故事,而創業者得到想要的曝光。

First Round Capital說他們更加願意將更多人手放在這樣的平台上而不是招聘更多的投資合夥人。

風險投資不約而同的新做法還包括像一個媒體一樣提供資訊以幫助自己投資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最近聘用了《連線》編輯Michael Copeland來領導其內容策略;紅杉在今年早些時候聘請了《華爾街日報》的Ben Worthen,將一些「如何創業」的內容呈現在網站上;First Round Capital則在最近上線了First Round Review博客網站。

數據挖掘也成為風險投資們希望能有所作為的領域。Google Venture成為這個領域最引人矚目的一家,它依靠自己所擁有的世界上最大的數據,以及在搜索引擎領域的技術來挖掘創始人從大學論文到工作經驗等各方面的數據。此後KPCB、紅杉、Y Combinator都期望能在數據挖掘方面有所突破,好帶來更靠譜的判斷。

在這些聰明投資者的競爭中,得到最大好處的是創業者。

「和VC談特別費時間,但對於創業者而言時間非常寶貴。天使能夠非常快地給我們錢和其它幫助,還能保持條款乾淨。」張亮說。他說的條款乾淨指的是不會有過多束縛創業企業的條款。

「不同的創業者可以有不同選擇,進而得到不同的幫助。」Edith Yeung說,她是一位天使投資人,「對於毫無經驗的創業者而言,孵化器能夠幫他們在三四個月間就對創業的每個環節都有概念;連續創業者會更加願意得到專注於某個行業的天使投資人的投資,這意味著能夠得到更多來自技術方面的建議和行業內的人脈;成熟一點的公司,需要請管理人員時,傳統VC也許是更好的選擇。」

「我們更希望A輪融資的時候能夠得到Google Venture的投資,因為我們希望投資我們的是更加有活力的VC。」張亮說。當然他的另外一個考慮來自於他的很大一部分市場來自於Android操作系統,Google作為Android操作系統的所有者也許能帶來更多的資源。

Google Venture還有一個平台能讓自己投資的公司查找到Google內部的專家資源,使得在必要的時候Google的人才庫也能為這些創業公司所用。

無論是哪種投資人都在試圖讓自己更加適應這樣的投資環境。在PreMoney的會上,不論是YC的創立者Paul Graham還是AngelList的創立者Naval Ravikant都說投資者應該更快地做決策,並減少在所投資公司中所佔的股份。

「但你也會看到A-Round Crunch,」Kramer說。A-Round Crunch的意思是,雖然得到種子輪融資的公司很多,但是進入到A輪的公司卻很少。

「這未必是壞事,這意味者從失敗中學到東西的人更多了。」Kramer說。

不差 錢的 矽谷 創業者 創業 苦惱 拿誰 誰的 的錢 錢更 更有 價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7744

【兩會特別報道·經濟加減法】“缺錢可怕,用不好錢更可怕”訪甘肅財政廳長張勤和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8223

財政收入由前些年的高速增長進入中低速增長,收支矛盾前所未有。

地方政府對擔保債務承擔一定的救助責任,但不等於都要直接償還,更不是兜底。

2015年經濟增速放緩,地方財政面臨的壓力前所未有。

今年參加“兩會”的人大代表中,來了十余位主政地方財政廳的“財官”。他們通過各種場合,表達著自己的訴求。

曾任北京市財政局長的楊曉超提出預算編制不夠細,使得對次年的項目安排往往只停留在概念上,最終預算和真實情況不符,錢花不出去,一邊在擴大支出規模,另一邊又有大量資金剩下。

在貴州團的分會場,擔任財政廳長8年之久的李岷跳過了大而化之的發言,直陳訴求。例如建議中央充分考慮像貴州這樣稅源單一的西部省區,對煙草、白酒行業繼續在生產環節征收消費稅;將貴州5座大型水庫的中央出資比例從50%上調至70%;發行“西部地區特殊建設國債”等等。

財政部一位副部長列席地方代表團會議時,聽到一位市長提出中央本級預算單位公開度太低、專項轉移支付亂象叢生時,頻頻點頭、插話說“我百分之百贊成”。

同時他也有“苦水”,“真的能把中央各部門的專項轉移支付整合起來,是非常好的,但是你知道,就像在市里面整合一樣,那幾個分管副市長不同意啊。”

在場的代表們都笑了。

置於地方債、專項轉移支付、財政預算公開化等多項改革之中,地方“財官”們處境如何、在想什麽?就此,南方周末記者專訪了甘肅省財政廳廳長張勤和。

財政收支矛盾前所未有

南方周末:去年財政增速放緩,財政廳的工作里有什麽具體變化嗎?在這個過程中,您所感受到的最大壓力來自什麽方面?

張勤和:甘肅是個西部財政困難省份,財政運行主要依賴中央支持。去年中央一般預算收入只增長7.1%,僅高於年初預算增幅0.1個百分點。甘肅一般預算收入同比增長13.6%,比上年回落3.1個百分點。

財政收入由前些年的高速增長進入中低速增長,並已進入新常態。也就是說,中央財政不可能再像前些年那樣,在預算執行中大幅度增加對地方的補助,地方財政要靠超收來追加預算、增加支出,也不太現實,收支矛盾前所未有。因此,迫切需要優化支出結構,建立跨年度平衡機制等財政預算管理制度改革。

在這種情況下,最大的壓力不僅來自民生等剛性支出有增無減、財政收入高速增長不複再現引起的收支矛盾,更主要的是來自如何主動作為,通過推進改革、加強管理,把有限的財政資金真正用好。我經常給幹部講,缺錢可怕,用不好錢、造成損失浪費更可怕,正是此理。

南方周末:你認為預算賬本進一步公開透明、賬目細化的障礙在哪?

張勤和:陽光是最好的防腐劑,透明是最好的監督。新預算法明確將“預算公開”入法,形成了剛性的法律約束,同時新預算法強調今後各級預算支出要按其功能和經濟性質分類編制,讓大家知道政府“錢袋子”里的錢往哪花了,花得是否合理。

這次會議李克強總理的報告明確提出:“實行全面規範、公開透明的預算管理制度,除法定涉密信息外,中央和地方所有部門預決算都要公開,全面接受社會監督”。也就是說,公開是常態,不公開是例外。

當然,細化公開內容、擴大公開範圍,在財政部門和其他部門間都有一個自身改革和規範跟進的過程。樓繼偉部長曾打過一個比方:要迎接客人到來,先要掃掃房子、打掃衛生。我覺得非常形象。

是救助,不是兜底

南方周末:財政部在1月、3月,兩次要求地方政府報地方債的規模,地方債為什麽那麽難理清楚?

張勤和:地方政府性債務形成時間長、情況複雜,要一下子把多少年積累的情況清理清楚不是件容易的事,但要規範地方政府債務管理,這項基礎性工作又必須做。在清理過程中,中央要明確統計口徑、相關政策,地方也有一個消化、把握的過程,出現反複也是為了規範統一,是完全正常的。今年財政部在清理甄別工作結束後,針對清理甄別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又專門安排了一次自查,就是為了解決統計口徑、政策把握不統一的問題。

南方周末:現在地方債務中一部分是政府只有擔保義務的債務,但外界都認為這實質上就是政府的直接債務,你怎麽看,會給這些擔保債務兜底嗎?

張勤和:新預算法增加了允許地方政府舉借債務的規定,明確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地方政府及其所屬部門不得為任何單位和個人的債務以任何方式提供擔保。

國務院出臺《關於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要求建立“借、用、還”相統一,“誰借誰還,風險自擔”,地方政府對其債務負有償還責任,中央政府實行不救助原則。總之,地方政府對擔保債務承擔一定的救助責任,但救助不等於都要直接償還,更不是兜底。

南方周末:就地方政府而言,處理地方債問題目前的困難在哪里?需要中央給怎樣的支持?地方債是否如外界所觀察,現在已經是嚴重的地方財務問題?

張勤和:加強地方政府債務管理,概括起來就是要“開前門、堵後門、築圍墻”。對於存量債務,首先要進行甄別,明確償債主體和償債責任,落實償債資金來源,不能把企業債務推給政府,屬於政府債務的,要納入預算管理。還要處理好在建項目融資問題,避免資金鏈斷裂,造成新的浪費。

就甘肅而言,由於經濟發展相對滯後、財政困難,市場發育程度比較低,推行PPP模式的難度要遠遠大於中部省份,與東部省份更沒有辦法比,公益性基礎設施建設項目主要還是靠政府投入,還需要中央加大鐵路、公路、機場、水利等基礎設施投入力度,並在核定地方政府發債規模時給予傾斜照顧。

至於地方債、地方財務風險的問題,我覺得地方政府債務總體處於可控範圍,只要借、用、還、管方面的政策措施落實到位了,地方政府適度舉債融資,對經濟社會發展是有益的。

南方周末:關於財政轉移支付,甘肅兩年間專項轉移支付取消了多少個?主要是哪些?目標是壓縮到多大比例?

張勤和:這項工作與政府職能轉變和政府間事權劃分關聯度很大。專項轉移支付數量控制到多少合適?這個結論不好下,不能簡單地說多了好,還是少了好,關鍵在於規範管理、公開透明、防止“跑部錢進”。

總體來說,2014年甘肅省級財政專項由原來的500多項壓減到220多項,2015年進一步壓減到150項左右。同時,今年將公開省級專項資金管理清單,接受社會監督。

兩會 特別 報道 經濟 加減法 缺錢 可怕 不好 錢更 甘肅 財政 廳長 張勤 勤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5815

比欠錢更嚴重的「債」

2016-05-16  TWM

企業欠下「技術債」,若未及時償還,最嚴重可能會結束營運;藉此概念反思, 長期缺乏規律運動、自主學習,我們又欠下了多少「運動債」、「思考債」?開始還債吧!

在軟體與網路創業圈裡,有一個專有名詞叫「技術債」(Technical debt,請掃描文末QR碼),它指的是創業初期開發的程式碼或產品功能,因為產品或服務大受歡迎、使用者數量暴增,但系統穩定度與功能成熟度,卻沒有辦法趕上(通常是因為開發者經驗不足,或人力有限),而造成的系統性問題。技術債積欠過久,可能會導致系統崩潰,輕者,砍掉重練,獲得使用者體諒;重者,導致產品失去信賴度,甚至結束營運。

創業者在規模化的過程,不僅會遇到技術債,凡是因為成長過快導致的資源瓶頸,包括管理能力、資金周轉、人力短缺等,都會形成管理債、現金債、人力債等,這些是讓創業者每天頭疼的各種問題。

雖然這些「規模化債務」對創業者與投資人都是「幸福的困擾 (happy problem to have)」,但日積月累,就會成為嚴重的問題。

其實人也是一樣。缺乏運動的身體,不僅沒有善用本能,更導致嚴重的身心問題。在台灣,多數人欠缺規律運動與自主學習的能力、習慣,其實反映的是勞動過度、身心疲乏。也可以說,我們不斷欠下「運動債」與「思考債」,如同創業者面臨的「技術債」一般,初期不覺有礙,但日子一久,你會發現身心靈的損害與病痛,越來越嚴重。

也因此,提升或翻轉運動、教育、健康或內容產業,其實要從多數人的生活習慣改變。唯有創造彈性、開放、尊重個體的工作形態、就業環境與社會制度,才能讓人回歸生活與家庭,鍛鍊身體與腦袋。

越常使用腦子與身子,它們會越靈光。

根據經驗與許多研究顯示,規律運動不僅可以改善身體,對思考能力與工作效率也有長足提升。而重點不在運動強度(距離或重量),而是在運動頻率(每周至少三次、每次至少三十分鐘的心肺運動)。

欠債快還,再借不難。唯有改變工作形態,才會擁有生活、健康與真正的自由意志。那也就是人類面對機器人與電腦,真正的不可取代性。

你,準備開始清償「運動債」了嗎?

(本專欄由詹益鑑、鄭博仁、客座作家群共同主持)

撰文 / 詹益鑑

比欠 欠錢 錢更 嚴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6171

延遲5年退休 儲錢更輕鬆

1 : GS(14)@2014-07-11 15:57:45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40711/news/ec_ecv1.htm

【明報專訊】現年36歲的Yvonne是一名牙醫,任職於政府醫院,月入7.5萬元。她與男友同住在剛剛買入的自置物業,現市值大約520萬元,並打算一至兩年後與男友拉埋天窗。Yvonne的父母分別70和68歲,目前居住的物業多年前由父親購入,因父親現時已退休,物業的供款由Yvonne承擔。


建議買按揭壽險




雖然父母目前健康狀良好,但Yvonne擔心若父母日後遇上健康問題,可能需要龐大的醫療開支。Yvonne除了供強積金外,亦會將投資交託母親主理,目前投資項目包括股票和黃金。Yvonne現時有3個理財目標:

1. 檢討個人的保障安排,確保有足夠保障以應付新增按揭的負擔;

2. 在60歲時退休,並能在退休後維持大約每月2萬元的開支;

3. 為父母作出適合的醫療保障安排。

首先,在保障目標方面,Yvonne目前只有一份78萬元保額的終身人壽保險。經過保障上的需求分析,Yvonne目前的人壽保險不足以應付新增物業的未償還按揭,和供養父母未來20年的生活費。

筆者建議Yvonne投保一份600萬元保額的按揭壽險保障計劃,以減輕物業按揭所帶來的財政風險。按揭壽險是一項與按揭貸款相關的定期壽險計劃,其特色是保障額會隨按揭貸款餘額每年或每月減少。而保費亦相對一般定期壽險計劃便宜,可減輕Yvonne在保險開支上的負擔。以Yvonne現時的歲數,一份25年、600萬元保障額的按揭壽險計劃每年保費大約是8400元。

為母親買醫療保險

至於Yvonne的父母暫時都沒有任何保險安排,由於Yvonne的父親已排期並將會進行一個小手術,加上父親不願意投保任何保險,Yvonne只好為母親作出保險安排。由於母親年紀老邁,筆者建議Yvonne可為母親選擇一份保障較全面,每年保證續保的醫療保險計劃,以確保就算身體狀日後轉差,都能夠繼續享有醫療保障。經計算,Yvonne母親的醫療保險保費需要約每月830元。至於父親方面,由於沒有任何醫療保險保障,建議Yvonne為父親作出醫療費用儲備,以應付不時之需。

至於退休方面,Yvonne希望在60歲時退休,希望退休時有安穩的生活,能夠維持大約每月2萬元開支的生活水平。Yvonne打算退休時將父母的物業出租,將租金用作退休時收入的一部分。Yvonne預期父母的物業可為她帶來大約每月8000元的收入。而其餘的1.2萬元,經分析後,扣除強積金的增長,到60歲時需要預備額外大約800萬元的退休儲備。以平均回報7.5%計算,要達到退休儲備,Yvonne需要每月儲大約1萬元才能達到目標,但對Yvonne來說,這儲蓄預算將會佔了Yvonne每月盈餘的96%,筆者建議將退休年齡推遲5年到65歲,從而將儲蓄額降低至大約5600元。Yvonne便可以較輕鬆地達到她的退休目標。

張言銘

康宏理財服務有限公司聯席董事
延遲 退休 儲錢 錢更 輕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4814

民主比金錢更可貴

1 : GS(14)@2016-01-14 13:28:31

【採訪手記】大陸團減少,對台灣旅遊業和零售等無可避免造成短暫影響。不過,台灣民眾對短期影響十分體諒,正如來自深圳的浸大女生感受到的,除了眼前利益,台灣人更珍惜擁有民主和公平。陸客減少,在台北的的士司機也感受到,朱姓司機稱,他平時客人本地客和大陸客比例約一半一半,最近則因陸客減少生意跌了一成,但他不介意,因選舉完就會反彈。他坦言,自己更擔心未來,蔡英文勝選後,長遠經濟能否比馬英九執政好呢?另一李姓的士司機則表示,自己不喜歡大陸仍是專制制度,「這我不喜歡,但老百姓,觀光客為何不歡迎?」他批評政客把台灣人講得很苦,「那是政客說的,像我開計程車,一樣可以生活」。他指出,不要因為選舉,把台灣講得都賺不到錢,台灣快完蛋了,沒飯吃了,「是非不分,超越民主」。雖然夜市商販等行業因大陸客減少,嚴重影響生意,但有的士司機一聽到記者要去他所支持的政黨競選總部採訪後,分文不收,免費載記者一程。台灣選舉令人聯想到「民主與麵包」,一邊是抗爭數十年才爭取到的一人一票,另一邊是受大陸管控的大陸團生意,雖然兩者莫名其妙地被綑綁在一起,但正如台灣市民所說,金錢之外,民主更難能可貴,要好好珍惜。《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114/19450983
民主 比金 錢更 可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4167

【舊愛影響】「愛情比錢更重要」

1 : GS(14)@2017-01-26 18:08:23

陳冠希入行多年,緋聞女友數之不盡,但獲他親口承認或默認的其實不多,除了甘願為他誕子的秦舒培,其餘的僅有三位。


洪文安

Edison幾乎飛到那裏都帶着的台灣女友,二人拍拖兩年多,之後有傳因她發現Edison與其他女生有曖昧短訊而於14年斬纜。



楊永晴

被發現於06年與Edison拍拖並於紐約街頭激吻,其後Edison大方公開戀情,10年他受訪時揚言愛情比錢更重要,惟最終於翌年宣佈五年情玩完。



陳文媛

01年已被爆拍拖,二人雖一直發展地下情,但不時戴情侶手鈪現身,有傳因鍾欣潼介入而於02年分手。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70125/19907628
舊愛 影響 愛情 比錢 錢更 重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414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