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不差錢的硅谷創業者新苦惱:拿誰的錢更有價值?!!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53969.html

2012年末,Trustlook的創始人張亮(Allan Zhang)決定辭職創業之前,和他從前的老闆Lane Bess吃了一個飯。第二天,Lane Bess開給了他一張十萬美元的支票。張亮在互聯網安全領域已經有12年經驗,創業前所在的Palo Alto Networks是互聯網安全公司。而Bess曾經是Palo Alto Networks的CEO。

更令張亮出乎意料的投資者出現在Trustlook產品上線前一週。那是2013年7月,張亮在他San Jose的辦公室裡和奇虎360創始人、CEO周鴻擦肩而過,幾分鐘後他倆才互相認識。而周鴻在那裡出現就是因為奇虎360想要投資TrustLook。

在幾年前難以想像,一家在紐交所上市不到兩年的中國互聯網公司能比硅谷其它投資者開出更誘人的價碼。在他們見面當天,奇虎360和Trustlook幾乎完成了所有談判:周鴻禕承諾不管Trustlook估值如何,奇虎360都願意佔其25%的股份,而且不帶其它VC常會要求的繁複條款。隱含的更多好處在於,奇虎360能幫助Trustlook這家誕生於硅谷的公司立刻面向整個中國市場

儘管Trustlook團隊中幾乎所有人都為這一邀約所動心,但張亮最後卻拒絕了。能支持他拒絕的原因之一在於,錢並不是他最擔心的事情。即使拒絕周鴻,他依然能獲得足夠多的投資人支持—在產品上線第一週之內,他就完成種子輪140萬美元的融資。

「錢不是問題,做一家創業公司需要的錢比以前少很多。最重要的是你要知道你需要什麼樣的幫助。」張亮對《第一財經週刊》說。

「你依然需要他們(創業者)的想像力和能量,但他們已不那麼需要你的錢了。」在2013年7月面向投資者的會議PreMoney上,Y Combinator的創始人Paul Graham對台下的投資者們這麼說。

這就是硅谷正在發生的:對正在在創業初期的創業者而言,困擾之一已不再是「誰願意投資」,而是「拿誰的錢更有價值」。

爭奪張亮這樣創業者的投資者隊伍不斷擴大。來自中國的投資者是其中之一—騰訊、百度和盛大這樣大公司的投資人也都出現在了硅谷並尋找獵物;而更多的是天使和孵化器,他們是整個環境發生變化時最敏銳的一群人;另外,大公司的投資部門讓人無法小覷:根據道瓊斯Venture Source的數據,Google Venture是2013年第二季度的第四大投資者(按照交易數量計算)。

「由於微型風險投資公司、加速器、天使投資人、眾籌網站、AngelList這樣的網站以及二級交易市場的興起,風險投資的環境已經出現了非常大的變化。」Fenwick&West律所的合夥人Barry J. Kramer對《第一財經週刊》說。

他在1970年代末就開始在硅谷生活,此後為許多創業公司提供法律服務。他還從10年前開始撰寫《硅谷風險資本調查》等和投融資相關的報告。在最近幾年,他所在的律所除了和傳統VC保持良好關係之外,越來越多地開始和其它種類的投資者打交道。

可以預見的是,各種投資者會不斷地湧入硅谷,並專注於早期投資。在7月,三星在Palo Alto的大學路(University Avenue)上開始一個新的孵化器項目;另一個消息是Ronny Conway離開Andreessen Horowitz並募得3000萬美元開始自己的一個投資基金,這個基金專注於早期技術公司的投資;Twitter前高管Satya Patel和Google前高管Hunter Walk也在2013年用4個月時間籌集了3500萬美元成立了「家釀投資」(Homebrew,取此名是向1970年代的硅谷計算機愛好者協會「家釀俱樂部」致敬),以投資尚且在「種子期」的創業者。

「很多新的情況在這兩年發生,但在2010年前後就已有趨勢。」500 Startups的合夥人Christine Tsai說。她在那一年離開Google後於8月份加入500 Startups,這個孵化器於2011月成立。創立者Dave McClure最初始的想法就是要給這個行業帶來點不同。同樣在那段時期在灣區成立的孵化器還有AngelPad和Kicklabs。

Tsai、McClure以及其它諸多投資者所共同看到的趨勢之一在於,創業者創業需要的錢不再那麼多。如果開發一款手機上的應用程序,創業者們盡可以使用Amazon Web Service、Prototype工具和數據分析工具—這些幫助開發者的工具通常使用Premium的模式,在確定需要更多儲存空間或者功能之前,開發者儘管可以使用免費版本。(相關報導請見《第一財經週刊》2013年第17期特寫《讓創業變簡單》)

「在10年前,你如果創辦一個創業企業可能需要上百萬美元,但現在你甚至幾萬美元就能做出一個原型來。」Kramer說。

但創業者依然需要幫助,這些幫助已不是那些有著MBA學位的VC們能提供的,而是那些在行業內有充分經驗,甚至自己曾經是創業者的人

最敏銳意識到這個趨勢的是Y Combinator。創立者保羅·格雷厄姆在2005年創辦這家孵化器。他自己是個技術領域的創業者,所創辦的Viaweb在1998年被Yahoo收購,獲得的錢足以讓他成為一名天使投資人。但保羅·格雷厄姆用了一種新的方式來幫助創業者。他挑選創業者,讓他們加入YC訓練營,並在三四個月的時間裡給予他們從技術到市場等各個方面的幫助,敦促他們迅速搭建原型並上線運營進而實現快速增長。這個階段YC給學員們提供的幾萬美元啟動資金通常夠用,但等到YC學員畢業後,天使投資人和風險投資機構都會蜂擁而至,讓這些創業公司的估值瘋漲。

這些指導變得比錢更為重要。「Y Combinator會請來馬克·扎克伯格和拉里·佩奇這樣的聰明人來給我們做演講,而且因為談話不公開,所以通常他們知無不言,讓我們獲益匪淺。」DrChrono的創始人和CEO Michael Nusimow說。他是Y Combinator 2011年的冬季學員,在2012年初得到了首輪風險投資。

有著連續創業經驗的天使們也受到創業者們的青睞。「我的幾位天使投資人在Facebook和Google工作,技術背景都很強,他們給我的建議比給的錢更有價值。」張亮說。

甚至一種現象變得更為常見,即創業者為了得到某個經驗豐富者的長期建議而主動要求獲得他們象徵性的投資。「當他們成為你的投資者,他們會時不時關心你在做的事情,主動給你幫助。」Nusimow說。在2013年9月末一個面向創業者的活動中,他將此作為建議分享給了其它創業者。

在硅谷這樣的地方,通常許多這樣的經驗豐富者通過出售公司或售出公司股票變得富有。

即使是在招聘等方面,天使投資人相比傳統VC也對創業早期的企業更有用。「VC們可能在尋找高管方面更有資源,但是天使卻對行業更瞭解,更能幫創業企業找到合適的程序員或者合夥人。」李強(Larry Li)說,他在硅谷20多年,於2012年在硅谷創辦了Zpark Venture,主要進行種子期的投資,其合夥人大多在硅谷有多年的技術背景。

與Nusimow在同一期YC中畢業的Eric Migicovsky的經歷則更能說明和此前的創業者相比,現在的創業者在獲得投資方面可選項更多。

他的項目是智能手錶Pebble,在他於2011年獲得了Tim Dreaper等一些投資者37.5萬美元融資後,就再也籌集不到更多錢。2012年4月11日,Migicovsky開始在眾籌平台Kickstarter上開始了目標10萬美元的融資。兩個小時之內,他就實現了其設定的目標;在之後的30天內,他募集到了470萬美元,最後他於2012年5月18日結束募集,屆時他已獲得來自6.8928萬人的超過1000萬的投資。

這一表現足以讓VC重新審視Pebble的價值。在2013年5月,Pebble完成了A輪1500萬美元的融資。

「現在很多投資者都會關注我們這樣的眾籌平台,雖然我們不會和他們有什麼直接的關係。在我們平台上很多項目都在完成目標之後立刻獲得了VC的青睞。」眾籌平台Indiegogo負責硬件市場拓展的Kate Drane在接受《第一財經週刊》採訪時說。

而對於投資者而言,不斷有新的平台出現,可以成為他們的工具,也在改變他們的投資方式。

「你應該去看看AngelList,我想它是在這個行業中最具顛覆和創新的。」500 Startups的Tsai在接受《第一財經週刊》採訪時這樣說。AngelList作為一個創業企業,給需要融資的創業企業和有資質的投資人提供了免費的平台,以及一些模塊化的條款,使他們可以在這個平台上更方便高效地完成投融資。500 Startups已使用AngelList作為申請入口。和AngelList類似的還有FundersClub等平台。

更可能具有顛覆意義的是AngelList剛宣佈的新功能「Syndicate」,這個功能允許看好一個創業企業的投資人讓其它個人投資人加入進來進行聯合投資。加入進來的投資者大體看好領投人的判斷力並願意與之一起承擔風險。這某種程度上打破了投資者此前屬於某個投資公司的限制,而讓他們彼此之間建立起鬆散的聯盟。

「現在這一切才剛剛開始。」Tsai說。

她所在的500 Startups在6月27日召開面對投資者的「PreMoney」會議。他們的初衷在於覺得「風險投資在危機之中」,是時候討論一下這個行業在面臨什麼了。

「我很驚訝那麼多老牌風投都同意我們的觀點,承認變化正在發生。儘管也依然有一些風投認為早期投資風險太大還是不要介入的好。」Tsai說。

在以前,創業者需要穿得像模像樣,然後拿著商業計劃書跑到SandHill Road去打動投資者。「但現在投資人都得放下身段,下來和創業者聊天。現在大家往往約在Palo Alto某個交通方便的咖啡館,談完,創業者幾步路就回去接著寫代碼。你甚至可以看到Palo Alto Downtown的房價在不斷升高。」Larry Li說。

在之前,VC們並不屑於如此早期投資的原因在於,他們募集到的資金數額龐大,而這樣的投資金額少風險大,這意味著他們要投入更多的精力看更多的公司,但可能得到的回報未必成正比。

「但VC現在面臨一個困境是:他們在最近10年的回報並不好,看看美國財政狀況、歐債危機,以及IPO上市公司縮減,這些都讓他們覺得宏觀情況並不樂觀,他們得更加謹慎;但微觀情況下,早期投資如火如荼,回報不錯。他們如果不更冒險一點,會覺得自己錯過賺錢的好機會。」Kramer說。

Cambridge Association用風險投資整個基金回報的近30年的數據做成指數,和道瓊斯指數、納斯達克綜合指數等進行比較,發現在1999年之後,風險投資表現一直沒有股票行情好。

這一機構的數據還表明,風險投資最近三年在早期階段的投資回報都要高於其整體的平均回報。

Y Combinator通常會要創業者5%的股份。這看起來並不算多。直到Y Combinator學員面對蜂擁而來的投資者和驚人的估值時,他們才會知道用少量錢換得的5%股份意味著什麼。例如,Y Combinator在最初期給Airbnb投入了2萬美元,此後它不斷受到風險投資者的追捧,2011年完成B輪融資時,它已經獲得大約1.2億美元的融資,估值超過20億美元。

更早期的介入也意味著更早退出。一些早期投資可以做到在B輪融資時就退出,這時一些公司已估值頗高。

即使在美國IPO前景依然不樂觀,但雅虎等大公司的收購也讓早期投資的風險看上去降低了不少。在過去一年,雅虎收購了十多家創業企業,其中為輕博客Tumblr付出的價格是11億美元。

傳統風險投資因此也開始進入這個更早期投資的領域。為了讓自己更有競爭力,這些希望有所突破的風險投資開始在內部進行一些創新。Andreessen Horowitz和紅杉內部會有在公共關係、市場或者招聘方面經驗豐富的人員,來為自己所投資的公司服務。

「這也只有大風險投資公司能夠做到。他們有著足夠大的基金,因此管理費足夠支持這些人員費用。」Edith Yung說。

在Andreessen Horowitz最新募集到的15億美元新基金中,有5%被作為管理費,其中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招聘專家團隊來為投資的企業提供輔助服務。而通常管理費用在每年2%至2.5%。

First Round Capital則致力於用技術解決為創業者提供服務的問題。這包括一個類似Quora的問答網站,讓其所投資的公司互相幫助解惑;一個類似Yelp的網站來讓創業企業查找服務提供商並做出評價;另一個即將上線的平台叫做HackPR,想讓記者和創業者能夠直接在這個平台上互相聯繫,讓記者得到自己想要的故事,而創業者得到想要的曝光。

First Round Capital說他們更加願意將更多人手放在這樣的平台上而不是招聘更多的投資合夥人。

風險投資不約而同的新做法還包括像一個媒體一樣提供資訊以幫助自己投資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最近聘用了《連線》編輯Michael Copeland來領導其內容策略;紅杉在今年早些時候聘請了《華爾街日報》的Ben Worthen,將一些「如何創業」的內容呈現在網站上;First Round Capital則在最近上線了First Round Review博客網站。

數據挖掘也成為風險投資們希望能有所作為的領域。Google Venture成為這個領域最引人矚目的一家,它依靠自己所擁有的世界上最大的數據,以及在搜索引擎領域的技術來挖掘創始人從大學論文到工作經驗等各方面的數據。此後KPCB、紅杉、Y Combinator都期望能在數據挖掘方面有所突破,好帶來更靠譜的判斷。

在這些聰明投資者的競爭中,得到最大好處的是創業者。

「和VC談特別費時間,但對於創業者而言時間非常寶貴。天使能夠非常快地給我們錢和其它幫助,還能保持條款乾淨。」張亮說。他說的條款乾淨指的是不會有過多束縛創業企業的條款。

「不同的創業者可以有不同選擇,進而得到不同的幫助。」Edith Yeung說,她是一位天使投資人,「對於毫無經驗的創業者而言,孵化器能夠幫他們在三四個月間就對創業的每個環節都有概念;連續創業者會更加願意得到專注於某個行業的天使投資人的投資,這意味著能夠得到更多來自技術方面的建議和行業內的人脈;成熟一點的公司,需要請管理人員時,傳統VC也許是更好的選擇。」

「我們更希望A輪融資的時候能夠得到Google Venture的投資,因為我們希望投資我們的是更加有活力的VC。」張亮說。當然他的另外一個考慮來自於他的很大一部分市場來自於Android操作系統,Google作為Android操作系統的所有者也許能帶來更多的資源。

Google Venture還有一個平台能讓自己投資的公司查找到Google內部的專家資源,使得在必要的時候Google的人才庫也能為這些創業公司所用。

無論是哪種投資人都在試圖讓自己更加適應這樣的投資環境。在PreMoney的會上,不論是YC的創立者Paul Graham還是AngelList的創立者Naval Ravikant都說投資者應該更快地做決策,並減少在所投資公司中所佔的股份。

「但你也會看到A-Round Crunch,」Kramer說。A-Round Crunch的意思是,雖然得到種子輪融資的公司很多,但是進入到A輪的公司卻很少。

「這未必是壞事,這意味者從失敗中學到東西的人更多了。」Kramer說。

不差 錢的 矽谷 創業者 創業 苦惱 拿誰 誰的 的錢 錢更 更有 價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774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