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爭奪金海能源

http://www.21cbh.com/HTML/2012-5-4/2ONDE3XzQyNzc2OQ.html

  舉報人稱,張新明以低價為誘餌,吸引陽城公司和呂中樓以「小額股權款+巨額貸款」的方式入股金海能源,套取委託貸款及入股資金,還清自己欠款,並支付了部分採礦權款。最後,希望以法律手段,判定股權轉讓不合法。張新明回應稱會通過法律途徑解決糾紛

沁和能源集團董事長呂中樓最近不勝其擾。

5月2日,這位網傳侵吞800億元國有資產並已經逃往國外的山西煤老闆,坐在北京友誼賓館客房的沙發上,幾次要身邊的人把網絡上關於他的最新消息拿給他看。

他準備在這幾天召開新聞發佈會,對這些傳言進行闢謠,並將其與張新明圍繞著債務和金海煤礦的糾紛公之於眾。

對於呂中樓對金海能源轉讓存在問題的質疑及存在的糾紛,5月3日晚上,張新明在接受本報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我相信法律,事件已經到法院那了,我們會以事實為依據、法律為準繩。我與他會繼續通過法律程序解決。」

在山西的煤老闆當中,有博士學位的並不多,呂中樓是其中一個。

呂中樓1965年出生在山西省晉城市沁水縣,碩士畢業後他曾回山西一所高校當了3年老師。1991年,他考上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博士,畢業後到當時的國家科委工作。1998年下海經商,回到山西創建晉城中嘉煤炭實業有限公司(下稱「中嘉煤炭」),任董事長。

「我當時帶著三個命題創業,一是傳統資源產業能否進行資源整合;二是如何避免縣域經濟空心化;三是農民與現代企業制度能否相容。」呂中樓說。

2001年,沁水縣以縣內原有的永紅煤礦、永安煤礦、侯村煤礦和嘉豐煤炭集運站為主體組建沁和煤業有限公司(下稱「沁和煤業」),註冊資本5000萬元,共5家出資人,呂中樓的中嘉煤炭參與其中,佔股20%。

呂中樓介紹,當時沁和煤業的第一任總經理潘新建因與董事會思路不同而在2002年被董事會免除職務。此後三年裡,潘新建多次舉報沁水縣國有煤礦改制過程中存在國有資產流失,並組織退休幹部聯名舉報。

本報記者拿到資料顯示,對潘新建等人的舉報,山西省、晉城市對這次改制進行了多次調查,結論都是改制不存在舉報中的問題,但關於各種呂中樓的傳言已經傳播開來。

「說我逃跑都說了多少年了。」呂中樓說,「還有說我在香港被逮捕、在晉城開會被警察帶走。」

但到了2005年之後,關於呂中樓的傳言漸漸偃旗息鼓,這種局面持續到2009年。

根 據呂中樓的回憶,他是在2004年開始接觸張新明。張新明在當時因吳元受賄案正在被有關部門調查,張新明當時的財務總監裘曉紅在到處為張新明找錢。巧合的 是裘曉紅與呂中樓是同學,兩人偶遇之後,裘曉紅提起張新明。呂中樓知道張新明在山西是風雲人物,當聽到張新明想借錢的時候,就通過沁和投資擔保公司借給張 新明4000萬元。

張新明被釋放不久後就把錢還給呂中樓,呂中樓則免去了120萬元的借款利息,兩人從此開始有來往。

呂中樓稱,張新明在2005年-2007年累計向呂中樓借款1.25億元。此後張新明再次向呂中樓借錢,呂中樓已經不願再借。

「這時他就提出來把金海煤礦的股份賣給我。」呂中樓說。

金海身世

金海煤礦原本在山西金海能源有限公司(下稱「金海能源」)旗下,金海能源成立於2003年2月,於2004年3月取得了金海煤礦的採礦許可證,彼時尚未經營。

當時金海能源有五個股東:鑫業投資、張文揚(張新明之子)各持股40%,張新明持股17%,馮小林持股2%,王向東持股1%。事實上,四個自然人股東都受張新明控制,鑫業投資的實際控制人閆琦也與張新明有著密切的聯繫。

2005年12月張文揚與山西省煤炭運銷總公司晉城分公司陽城縣公司(下稱「陽城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協議,張將其持有的金海能源有限公司13%的股權作價390萬元,轉讓給了陽城公司。

這看起來是一筆非常普通的股權轉讓。2005年轉讓股權時,金海能源淨資產約為2964萬元,390萬元換取13%的股權,張文揚並未獲得很高的溢價。

在張新明的煤炭版圖中,金海能源並不起眼,但其擁有的金海煤礦,礦產資源評估價值卻高達27.96億元。2005年時,金海煤礦的採礦權款尚未完全繳足,應繳2.24億元,以張文揚為代表的張氏家族只拿出了3738萬元。

知情人士稱因為張新明無力拿出近2億元現金繳足採礦權款,他才想起出讓股權、引入投資的主意,但這一點未獲得張本人證實。2005年

12月9日,張文揚出讓13%股權之時,除了拿到390萬元的股權轉讓款,還得到了陽城公司的承諾:陽城公司通過銀行,向躍峰洗煤公司發放2.8億元委託貸款。躍峰洗煤的法定代表人是張文揚的大伯、張新明的哥哥張新躍,因此是其關聯企業。

事實上,同時轉讓給陽城公司的,還有鑫業投資所持的金海能源15%的股權,轉讓款為450萬元。也就是說,陽城公司拿出840萬元現金,以及2.8億元委託貸款的合同,換取了金海能源28%的股權。

對於陽城公司來說,這是一筆合算的買賣:金海能源礦產資源約為28億元,陽城公司只拿出840萬元,就拿到其28%的股權。儘管借出2.8億元,但貸款期限為6年,總有歸還的那一天。屆時陽城公司便可坐收漁利。

但 後來發生的事情馬上令陽城公司笑不起來了。2006年3月,陽城公司正式向躍峰洗煤發放委託貸款8000萬元,並於當年年底再次發放兩筆共計1.23億元 貸款。一共2億多的貸款發出之後,卻並未見到躍峰洗煤償還利息。截至2007年9月13日,躍峰公司所欠的利息已經達676萬元。

資本運作

收不回利息,陽城公司和負責發放貸款的當地工商銀行都很「鬱悶」。張新明卻在此時想出了新的解決辦法。

2007 年,張新明與呂中樓成立了沁和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沁和投資」),分別佔股49%和51%,呂中樓任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兩人先是在9月11日購買了山西 蘆清王酒業有限公司51%的股份,並派兩人都信得過的裘曉紅到蘆清王酒業任總經理。按照協議,張新明持有49%的股份應向沁和投資注入了2940萬元的資 本金,但張新明實際注入1300萬元,而且完成金海能源股權轉讓後張新明從沁和公司撤出,與沁和投資再沒有任何關係。

2007年9月13 日,在張新明的撮合下,金海能源的幾名股東張文揚、鑫業投資、馮小林等人,與沁和投資簽訂股權轉讓協議。張氏家族幾位股東悉數將其手中的股權轉讓給沁和投 資,鑫業公司也轉讓了15%的股權。轉讓協議完成後,沁和投資持有金海能源62%的股權,鑫業公司持有10%,陽城公司持有28%。沁和投資共支付股權轉 讓款1860萬元。

不難看出,沁和投資此次受讓股權,依然未考慮到金海能源的礦產資源價值,依據的仍然是金海能源的賬面淨資產。同陽城公司一樣,這是一筆心照不宣的買賣,因為沁和投資承諾,向鑫業公司借款3.75億元,同時支付給張新明各類款項共計1.03億元。

沁和投資還承擔一個職責:幫躍峰洗煤還貸款利息。協議約定,沁和投資拿出金海能源的11%股權,交給陽城集團做質押,防止躍峰洗煤不償還貸款本息。

這樣一來,陽城公司、躍峰洗煤、沁和投資以及金海能源就都綁定到了一起:陽城公司委託貸款,躍峰洗煤拿到貸款,沁和投資承諾付利息;若躍峰洗煤和沁和投資不歸還本息,則陽城公司可獲得金海能源11%的股權。

不 過,負責發放貸款的工商銀行陽城支行很快就發現了問題:沁和投資獲得62%股權中,大部分已經被質押擔保了,因此沁和投資將11%股權質押給陽城公司的行 為並不受法律保護。事實上,工行也沒拿到沁和投資承諾支付的貸款利息。因此,工行一紙訴狀,將躍峰洗煤告上法庭。總的目的只有一個:要求躍峰還錢。

山西省高院初審此案,認為躍峰洗煤承擔償還貸款本息的義務,沁和投資負有擔保責任。但幾名被告人均不服,經最高人民法院二審,認定沁和投資與躍峰洗煤之間的付息擔保責任不存在,躍峰洗煤直接對陽城公司和工行承擔還款責任。

事情發展至此,最初將幾家公司綁定在一起的聯繫已經不復存在。躍峰洗煤相當於不負任何責任地從陽城公司手中獲得了2.8億元的貸款,陽城公司和躍峰洗煤的實際控制人張新明已經生隙。

最後收網

陽城公司、沁和投資兩家股東,抱著撿便宜的心態入股金海能源,沒想到便宜沒撿著,卻還有更大的陷阱等著他們。

沁和投資履行承諾,借給鑫業公司2億元,同時在2007年和2009年分別向金海能源以及其關聯方支付2.15億元,其中1.12億元用於支付金海能源的礦產權款項。

但 在2010年3月,張新明突然向法院起訴沁和投資,指出金海能源當時的礦產資源估值就已經高達2.24億元,沁和投資以1380萬元獲得金海能源47%的 股權,實質上是不合理的。張新明進一步舉證稱,沁和投資所支付的2.15億元才是股權轉讓的真正對價,所以當時的股權轉讓協議並非雙方真實意思的表示。希 望法院判定股權轉讓無效。張新明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還指出:「我的股權給了他,但他沒給我錢。」

同時,鑫業公司也起訴沁和投資,稱當時轉讓15%股權價款實際為3.75億元,公司為規避稅款,才將轉讓款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為450萬元,另一部分為3.75億元無息貸款。由於沁和投資實際只借了2億元,未履行合約。因此希望判定股權轉讓無效。

張文揚起訴陽城公司的理由與上述兩案類似,均認為當初的股權轉讓價值並非雙方真實意思的表示。張文揚甚至承認:當初為了規避巨額的轉讓收益稅款,因此設計了「小額轉讓款+巨額貸款」的對價形式。

張文揚承認自己和陽城公司的轉讓協議「惡意串通,損害國家利益」,因此該協議不合法,應當認定無效。

2012年4月11日,太原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判決,張文揚7年之前的一筆股權轉讓不合規,轉讓無效。這一判決不僅讓張文揚重新拿回了早已升值的金海能源股權,同時又借助其他公司的資金實力,達到了開發煤礦的目的。

以 舉報人提供給本報記者的材料,張新明拋出金海能源這個低價的誘餌,吸引陽城公司和沁和投資以「小額股權款+巨額貸款」的方式入股,套取陽城公司的2.8億 元委託貸款,供躍峰洗煤使用;套取沁和投資的4.15億元,還清了自己所有的欠款,並支付了部分採礦權款。最後,希望以法律手段,判定上述股權轉讓方式不 合法,抽回金海能源的股權。上述三個案件目前均在審理或者覆審之中,尚未有明確的判決結果。

張新明距離奪回金海能源,只差一步之遙。


爭奪 金海 能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04

饗噹噹飲食集團(金海漁港酒家/彩逸皇宮/彩逸漁港/鼎豐火鍋台式料理)專區

1 : GS(14)@2018-09-12 04:08:51

咁難食都可以上市?!

https://www.openrice.com/zh/hong ... D%E5%8B%99-e2933743
食野,除左味道,衛生,價錢等,服務都非常重要,但呢2間野,免費我都唔會去,睇電話都知2間野其實同集團,下至知客,上至經理都寸寸貢,而且我地前日有訂台,有訂=無訂,訂台時接電話既係睇彩逸,但琴晚去到,我比埋電話既通話紀錄係22543322佢睇,但佢都話無我訂台資料,之後又掉個波比隔黎,話我應該訂左隔黎,到我過隔黎,隔黎個知客又話無哂台,訂左台都要係門口重新walk in排,重點係,你2間野電話一樣,接電話既又係彩逸,試問客人點知你幫人卜左既係叫鼎豐呢?而過到鼎豐又話無台,要重新walk in排,呢個訂台程序又係咩玩法呢(同場加映:就以上事件,我地梗嘈左陣啦,亦搵左經理出黎了解啦,但經理竟然講左句,鬧完未,我出黎比你鬧完我先開始做野,原來佢既職責貢特別,返工係主要比人x既)
2 : GS(14)@2018-09-12 04:09:11

https://www.openrice.com/zh/hong ... 3%E5%91%80-e2814021
講真 係附近住 想打邊爐任食 我諗依間係一個好既選擇 價錢唔算太貴 食物不過不失 可以接受,今晚都食左幾多野

牛肉 (任食)叫左5次 食次食喲牛肉幾好 唔會太肥 又有牛肉既香味

豬肉(一坐坐低送黎果碟 叫佢收走冇收 唯有食)勁勁勁肥 喲肥既部分仲多過肉 我食一舊 即反胃想嘔(我唔食得太肥既野 唔係會反胃 唔知你地會唔會) 之後我食都冇食過 依家諗起都想嘔 仲要整到湯底勁「so」
講起湯底 佢得二款 蕃茄/三文魚

金菇、雞脾菇、冬菇 正正常常冇特別 但個冬菇食落好食呀

蘿蔔 本身係甜既好食 唯一有缺點係吾知點解仲有層皮 食開嗰喲都係批曬皮架 層皮咬開 冇食

山根 「6」落少少 入左咪好好食

其他食物唔一一講啦 因為冇話特別好食/難食 京食果到多左個炒蟹 我冇食呀 所以比唔到評論

乳酪雪糕 今次既真係乳酪雪糕 食左三次 好好食 夠凍又夠味 唔加配料都好食 會再食可能係因為個雪糕 哈哈

(以上係個人意見)
3 : GS(14)@2018-09-12 04:15:57

1. 黃杰偉:94、369、1198
2. 羅子璘: 794、174、1227、8142
3. 廖文龍、何永健: 新榕記海鮮酒家,即是重組前出售部份
有3家分店,好差
https://www.google.com.hk/search ... eid=chrome&ie=UTF-8
4. 陳業宏: 青木管理、809(3889)

結論: 垃圾造殼人,唔好畀他上到市
4 : GS(14)@2018-09-12 06:01:11

http://www.hkexnews.hk/APP/GEM/2 ... ls-2018091001_c.htm
招股書
5 : GS(14)@2018-09-26 01:02:39

5. 得3間分店,在天水圍、元朗及柴灣
6. 屯門及柴灣佔一半,天水圍佔一半
7. 最大供應商佔10%,五大佔約40%
8. 屯門及柴灣收入相近,但屯門人均和天水圍較高,柴灣低
9. 上市前派470萬息
6 : GS(14)@2018-09-26 01:06:06

10. 創辦人好有經驗搞酒樓,2006年搞上市內的第一間屯門,2015年開天水圍不久又把柴灣新榕記改為柴灣酒樓,不久引入新股東縮了新榕記,後出售,重組上市
11. 新股東不懂搞酒樓
7 : GS(14)@2018-09-26 08:00:19

12. 風險: 新酒家、租約、人、批准、最低工資、部份酒樓經營歷史有限、存貨、季節性、擴展、酒牌、衛生、供應商、負面宣傳、管理層、知識產權、無形資產、保險、競爭激烈
8 : GS(14)@2018-09-26 08:01:59

13. 德勤
14. 盈利增62.5%,至1,300萬,債一般
9 : GS(14)@2018-10-07 10:16:27

15. 食物相影得好靚
16. 柴灣3個月賺錢,未回本,預計41個月回本、天水圍2個月賺錢,25個月回本
17. 預計在港島及新界各開1間餐廳
18. 管理一間在屯門的餐廳(?),有優先權,是前合作夥伴提供的
19. 農曆日是旺季
20. 現金佔60%,信用卡佔30%,八達通及支票10%
21. 有很少量供應商也是客戶
22. 中央廣場有1個小型物業
23. 有244名員工
10 : GS(14)@2019-04-01 18:04:05

http://www.yatgroup.com.hk/
website
11 : GS(14)@2019-04-01 18:04:30

http://www.hkexnews.hk/app/GEM/2 ... ls-2019032201_c.htm
again
饗噹 噹噹 飲食 集團 金海 漁港 酒家 彩逸 皇宮 鼎豐 火鍋 臺式 料理 專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1214

GHW International (金海威化工/信諾醫藥/漢威飼料)專區

1 : GS(14)@2019-01-11 10:06:02

http://www.goldenhighway-chem.com/
website
2 : GS(14)@2019-01-11 10:06:20

https://alex119660.company.lookchem.cn/
南京金海威化工实业有限公司
南京金海威化工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是一家大型化工进出口贸易及实体企业,生产基地位于南京,江苏徐州和山东泰安,与众多世界知名化学品生产企业建立了长期良好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目前公司在海外设有多家分公司,分布于美国,乌克兰,俄罗斯,斯洛伐克,印度,越南等国家。南京金海威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在各界生产商及广大客户的大力支持下,从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业已成为行业中有重要影响的企业之一。经营品种广泛用于医药、农药、聚氨酯、涂料、日用化工等众多领域。公司的销售网络遍布全国,并通过以公路、铁路及水路为基础的完善物流体系,提高了效率,更好地满足了客户的需求。飞速的发展离不开严格的管理体系,目前我司不仅通过了ISO9001:2000质量体系认证,而且经过多年探索、实践,我司自己开发了一套非常高效、准确的管理软件,保障了公司各项目标的顺利完成。公司一贯坚持“互惠互利、共同发展”的经营理念,采用现代化的管理手段,以优质的产品、富有竞争力的价格、快捷高效的服务,得到了我们的客户极大信赖和认同。
3 : GS(14)@2019-01-11 10:06:31

http://hk.eastmoney.com/a/201901091023376377.html
 港交所于1月9日披露了GHW International的申请资料。

  资料显示,GHW International拟港股上市,保荐人是富强金融资本。


  财务方面,GHW International收益主要来自中国客户。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前6个月,公司收益分别为16.06亿元、21.79亿元和16.28亿元;同期溢利润分别是2075万元、7943万元和5637万元。募资拟用于建立生产厂房、建设生产设施和研发等。

  资本邦获悉,GHW International主要从事销售第三方制造商生产的应用化学中间体。
GHW International 金海 化工 信諾 醫藥 漢威 飼料 專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190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