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日籍董事長賭氣 進貨成本高漲 ﹁鋼鐵業模範生﹂盛餘驚傳半停工

2010-07-5  今周刊





向來有鋼鐵業模範生之稱的盛餘鋼鐵,驚傳生產線呈現半停頓狀態,儘管公司發言人表示,是為了博取照顧而誇大慘狀,但成立三十七年的盛餘頭一遭遇到此種景 況,不禁令人要問,盛餘到底怎麼了?

撰文‧吳美慧

屬於日系公司的盛餘,營運向來中規中矩,過去靈活的營運策略,即使遭遇亞洲金融風暴或景氣遽變時,產能利用率也保持在八成以上水準。因此這次在景氣還不差 的情況下,產能利用率竟然「摔」到只剩下五成,跌破眾人眼鏡。

對於生產線首度出現半停頓狀態,該公司發言人李逸霖說「只是對中鋼的說詞,希望藉此爭取到更多的照顧,七月的生產線還保持六到七成的利用率」。令人好奇, 盛餘為何要有不同的說法?所為何來?

與中鋼、中鴻關係急凍

過去,盛餘生產線所需的原料熱軋鋼捲來自中鋼以及中鴻,但從去年第四季開始調整。導火線來自於中鋼開盤模式改變,從原本的三個月開盤一次,改為二加一,也 就是每兩個月和每一個月開盤一次的方式。此舉讓盛餘不悅,並屢屢和上述兩家公司出現談判不歡而散的景況。

最明顯的一次是在去年十月時,中鴻與盛餘協商,希望十月與十一月的熱軋鋼捲價格可以逐步緩跌,也就是十一月的價格比十月每噸減少新台幣三百元。對於中鴻的 提議,盛餘董事長大森真認為既然要降價,應該提前從十月開始實施。時值金融風暴期間,彼此營運艱辛,對定價各有堅持,談到最後大森真以一句「不買了」,結 束會議。

依照日本人的做事習慣,就算是談判的內容無法接受,董事長不會立即否決,會等到回到公司後,請同事予以婉拒。大森真親自談判、親口拒絕,讓中鴻氣炸了,自 此結下樑子。對於這段過往,當時在場的總經理程贊育,因截至截稿尚未聯絡上,無法取得他的說法。

同樣的場景也出現在中鋼,大森真以類似的理由降低和中鋼維持長久以來的購料額度,改向日本鋼廠進貨。在原料價格下跌的初期,盛餘看似討了便宜,但鋼價開始 上漲後,這才發現從國外買不到足夠的原料,只好不斷地追價,甚至還加量、加價,以致熱軋鋼捲一度追價到七五○美元才歇手。

同一時期,同業向中鋼採購的熱軋鋼捲每噸約六百美元,大森真的賭氣讓盛餘成本硬是比同業高出許多,也奠下日後接單的難度。倒是承接盛餘釋出額度的統一實和 裕鐵,在旋即上揚的鋼價中,賺了不少,成了盛餘賭氣事件下的贏家。

錯誤的採購策略讓盛餘的營運備感艱辛,但這只是開始。為了讓業績好看,確保每一張訂單都能賺錢,總經理程贊育下達命令,公司的每一張接單必須要經過他的核 可才可承接。他的策略固然是好意,只是他認定可以接單的成本定義是以熱軋鋼捲每噸七五○美元為基礎,再加上一五○美元的代工費,來作為產品的接單價格。

依照程贊育的邏輯,鍍鋅鋼捲每噸接單價格必須從九百美元起跳,略高於市場價格的八五○美元。堅持價格,盛餘接不到足夠的訂單,生產線的產能利用率跟著走 低。此外,對景氣趨勢的判斷失準,在五月時燁輝驚覺市場態勢不對大力接單時,盛餘直到六月才開始反應,但為時已晚。尤其六月高達十萬噸的歷史高庫存量,讓 盛餘頭痛不已。

政策錯誤導致接不到單

雖然盛餘對同業認為該公司從七月起產能利用率只剩下一半,提出抗議,但就算是如同該公司所述,產能利用率還有六、七成來看,這樣的成績仍創了公司接單的歷 史低點。何況是同業清楚地描述,該公司兩條鍍鋅線,從六月下旬開始將輪流停工十七天,營運表現不如以往,也是不爭的事實。

其實,業績轉差只是開始。盛餘很清楚,中國從七月一日起開始實施的取消熱軋鋼捲出口退稅,繼續對冷軋鋼捲和鍍鋅鋼捲實施一三%的退稅,對該公司營運是一大 衝擊,未來產品要和中國競爭,已經先輸了一三%。加上已經開始實施的東協加一關稅制度,中國外銷到越南、印尼及泰國等東南亞國家鋼品無須課徵關稅,但台灣 出口到上述地區鋼品至少要課徵一○%的稅率,增加了產品外銷難度。

在高關稅阻礙下,盛餘只能專攻北美市場來增加銷量。

回頭來看,同業的燁輝七年前赴中國設立鍍鋅、烤漆鋼捲廠,才能在這場關稅大戰中,將衝擊降到最低。反觀盛餘固守台灣,保守經營的心態,將營運格局越做越 小。

去年六月,盛餘董事長大森豐實因為經營成效不彰,做了一年多被母公司淀川鋼鐵調回,改派比較美式作風的堂弟大森真來台。這一對堂兄弟個性迥異,前者個性活 潑,喜歡與人互動;後者剛好相反,幾乎不和客戶聯絡感情,所以大部分的客戶對他的印象不深。

昔日的鋼鐵業模範生,在一連串的錯誤決策下,營運不如以往,並讓鋼鐵同業擔心不已。要如何重拾往日風光,考驗盛餘高層的智慧。



日籍 董事長 董事 賭氣 進貨 成本 高漲 鋼鐵業 鋼鐵 模範 盛餘 驚傳 停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542

曝藥企從牛雜店進貨 註射液成品流向全國 0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5-07-17/930969.html

國內幾十家藥企和保健品企業卷入不合格銀杏葉的風波尚未停歇,武漢華龍生物制藥有限公司又被驚爆從牛雜店購買中間產品,並制成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註射液流向市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國內幾十家藥企和保健品企業卷入不合格銀杏葉的風波尚未停歇,武漢華龍生物制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武漢華龍”)又被驚爆從牛雜店購買中間產品,並制成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註射液流向市場。

據《中國經營報》記者了解,盡管藥企內部和各地方政府都自設質量監管部門,但武漢華龍的違法行為卻是在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飛行檢查(以下簡稱“飛檢”)中被查處的。業界人士質疑,在國家監管部門人力精力有限的現狀下,這是行業內的潛規則,還是個別企業不巧撞上了槍口?

今年6月17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發布《關於武漢華龍生物制藥有限公司違法生產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註射液的通告》(2015年第21號,以下簡稱《通告》),通報了武漢華龍的違法生產行為,責令該企業全面停產整頓,並收回其《藥品GMP證書》。

飛行檢查是食品藥品監管部門針對藥企開展的不預先告知的監督檢查,具有突擊性、獨立性、高效性等特點。

據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截止7月份,逾60家藥企被收回GMP證書,數目超過往年。行業人士認為,從植物提取物到動物提取物接連被整肅,飛檢顯著頻繁,或成為常態化的監管方式。

牛雜店的秘密

武漢華龍是湖北省龍頭企業廣信科教集團旗下全資子公司,有十多年歷史,於2014年2月獲得了新版GMP認證證書。

記者在武漢華龍官方網站上的公司簡介中看到,武漢華龍還獲得“國家級火炬計劃項目”承擔單位、“生物生化藥品全國三強單位”等一系列國家級別的榮譽稱號。

而這與目前被查處的罪狀形成戲劇化的對照,制藥的中間產品不是來自藥廠的生產線,而是來自沈陽市於洪區順濤牛雜經銷處。

據介紹,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註射液是神經內科用藥,用於改善腦功能。根據批準的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生產工藝,企業應當在經藥品GMP認證的本企業生產車間內,使用新鮮小牛血或小牛血清為原料,經過醇沈、離心、濃縮後制成小牛血濃縮液,再經過超濾或透析、灌裝等步驟制成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註射液。

而業界人士表示,國家對生化藥品企業生產的要求是連續生產,也就是說整個生產過程不能停頓。所采用的原材料需要從規定的合法渠道購買,具有國家註冊批準工藝和達到藥用標準,用於提取制藥產品的動物也會有品種、年齡、飼料等相關質量條件,來控制藥品的安全性。而華龍生物的中間產品卻是從沒有這方面資質的牛雜店購入,令人大跌眼鏡。

此外,相關部門在對位於沈陽市的牛雜經銷商進行延伸檢查時發現,生產小牛血濃縮液的環境惡劣,完全不符合藥品生產的基本要求。這也就意味著,藥廠若使用該濃縮液生產的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註射液則無法保證藥品質量。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藥品化妝品監管司司長李國慶則對外表示,武漢華龍相關產品的生產記錄系全部偽造,中間產品是從牛雜店經銷商處購得,卻記錄為自己生產。

李國慶表示,生化藥品的來源是動物,其危險因素比化學藥品、植物藥品多很多,藥品管理法、藥品GMP對此都有明確要求。

根據武漢華龍官網上的公告顯示,截至6月13日,共召回2014年1月至2015年5月8日生產批號的221902支,而實際生產總量則為3981491支。而其召回臺賬顯示,其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註射液產品幾乎覆蓋全國,絕大多數地區顯示產品“實召回數量”為0,意味著已經被使用。

針對總局對湖北省食藥監局督促武漢華龍立即召回全部市售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註射液,並確保在6約20日之前召回到位和監督銷毀的要求,記者致電詢問相關進展,湖北省食藥監局新聞處相關負責人表示,以官網公布信息為準,並且強調是國家食藥監總局展開的“飛行檢查”查處了武漢華龍,所以相關問題應向國家食藥監總局方面咨詢。

本報記者致電武漢華龍,兩部總機均無人接聽,在撥通了銷售熱線的電話之後,銷售人士表示,公司目前還處在停產整頓的狀態,所以沒人上班。在記者詢問相關問題的時候,對方又以“最近武漢天氣很熱,公司在放假,無法找到相關領導接受采訪”為由拒絕了記者的采訪。

監管缺位

國家食藥監總局7月8日發布了《藥品醫療器械飛行檢查辦法》,將飛檢由原先僅針對生產環節,擴大至研發、經營和使用環節,並明確飛檢過程中與公安機關的銜接機制。

一位不願具名的資深業界人士對本報記者表示,出於地方保護主義,某些地方上的食藥監局會對違法違規行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這才導致國家食藥監總局到各地飛檢時才直接查處到不法行為。

除地方保護盛行而導致的監管缺位之外,企業自身也難辭其咎。浙江海正制藥業有限公司質量法規總監李永康告訴記者,制藥企業內部都會自設質量監管部門(QA,即質量保證部),但是這種設立也很難有效地保證藥品質量。

由於到目前為止,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註射液的不良反應報告還未出現明顯異常,也沒有爆出消費者因此而出現不良反應的案例,所以武漢華龍只是處於停產整頓中,沒有受到更進一步的嚴懲。

不願具名的資深醫藥人士對記者表示,雖然國家監管力度在加強,但是制藥行業類似的違反法律法規行為一般都不會受到直接的經濟處罰,雖然停產會使制藥企業造成經濟重創,但同樣的事情發生在歐美,企業面臨的後果會嚴重得多,相關部門開出巨額罰單是一方面,更有可能直接關停企業。“國內一般都是收回《藥品GMP證書》幾個月,企業內部所謂的整頓自查完了,如果沒有出現導致消費者致命、致殘等重大事故,基本也就不了了之。”

本報記者在湖北省食藥監局官網瀏覽發現,以今年5月份由該局收回幾家藥品生產企業的GMP證書事件為例,根據後續的公告顯示,有的僅過半個月就發還,最遲也就一個月左右。

2014年11月,修正藥業集團也在一次國家食藥監局的飛檢中“栽了”,被查出原料庫存放的藥材還魂草出現發黴和變質,此外還被發現故意編造虛假檢驗報告等行為,也被收回了《藥品GMP證書》,記者至今沒有在吉林省食藥監局的官網上查到發還證書的公告。

可見,在制藥產業鏈的上遊環節,存在著大量問題。業內人士告訴本報記者,尤其在生物制藥的原料提取這塊,市場較為混亂,一方面是正規渠道少,原材料不足,另一方面也是出於降低成本的考慮。

此外,國家在這一領域的監管較為疏漏,並且大多數監管人員並非食品藥品行業的專業人員。對比之下,FDA(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的監察員則是由醫生、律師、微生物學家、藥理學家、化學家和統計學家等專業人士組成,他們均需要經受包括計算機技術等等在內的特殊訓練,外界評價“他們眼光敏銳,像福爾摩斯一樣”。

浙江海正制藥業有限公司質量法規總監李永康介紹,FDA正在改變對制藥行業進行監管的方法,以保證行業內的各家公司能更好地遵守GMP。該機構通過實施“仿制藥用戶收費法”(GDUFA),要求公司在提交生產設施、藥物申請和藥物主文件(DMF)申請的時候繳納一筆強制性的費用,FDA就可以使用這筆收入來雇傭和培訓增加的監察人員。未來,FDA還會根據制藥商對於GMP的遵守信息進行打分(稱為質量度量),根據分數來決定企業被檢查的頻率。

武漢華龍無法召回的那些註射液產品,流向的終點是患者。無論是資深業內人士,還是醫療糾紛領域的律師,都對記者表示,國內藥企的違法成本太低,消費者想要維權也是難上加難。這也是緣何藥企違規違法行為屢禁不絕的原因。

  • 中國經營報
  • 李怡
  • 芮益芳

每經網客戶端推薦下載

每經網首頁
曝藥 藥企 企從 從牛 牛雜 雜店 進貨 註射 射液 成品 流向 全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56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