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上藥即將赴港IPO 輝瑞或藉機入股

http://www.yicai.com/news/2011/05/764000.html

海醫藥(601607.SH,下稱「上藥」)昨日停牌,並定於5月6日正式赴港招股,而市場關注的是,全球最大製藥企業輝瑞製藥會否借此機會入股國內第二大醫藥分銷企業。

輝瑞藉機入股?

昨日,上藥董事會秘書韓敏向《第一財經日報》證實,公司將於5月6日復牌,屆時將有重大消息發佈。而根據此前的停牌公告,復牌日即為上海醫藥H股招股開始日。

而目前市場上盛傳,上藥已引進包括輝瑞製藥、國浩集團(00053.HK)、淡馬錫及中銀集團等4家基礎投資者,認購金額合計達5.5億美元。

上藥證券事務代表陸地稱,目前處於敏感期,暫不對上述傳聞置評。

而輝瑞中國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吳曉濱向本報記者表示,不知道該傳聞,並拒絕作進一步評論。

一位行業權威人士認為,通過上藥H股發行的時機入股,是輝瑞製藥作為戰略投資者進入上海醫藥的最直接途徑。

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會長於明德告訴本報記者,對於輝瑞製藥曲線入股上藥的傳聞,他還沒有獲取確切的消息,但是他也認為,輝瑞近期頻頻接觸上藥、北 藥、海正藥業等非專利藥企業,有進行股權合作的強烈意向。「輝瑞的想法是通過收購或者參股非專利藥企業,將營銷的重點下沉到縣級市場。」

而上藥同時還是全國第二大醫藥分銷企業,輝瑞如果藉機參股上藥,將不難達成產品生產、銷售、分銷和終端的全產業鏈合作。

「從上藥的角度來看,其在工業方面專利藥比較弱,非專利藥比較強,如果與輝瑞達成股權合作,不但產品方面的互補性非常強,另外上藥也可以通過輝瑞的渠道將非專利藥推向海外市場。」平安信託一位資深醫藥投資顧問如是認為。

4月22日,上藥曾發佈公告稱,該公司已與輝瑞公司簽訂諒解備忘錄,雙方約定將利用各自優勢在中國醫藥市場開展廣泛合作。根據備忘錄所述,「雙方還計劃尋求未來的合作機會,包括進一步的分銷、商業化、研發等舉措,以及生產製造和股權投資的機會」。

合作方式待解

對於全球最大製藥公司輝瑞來說,往生物製藥大公司轉型是近年戰略所向,外媒報導稱,輝瑞公司將逐漸剝離非處方藥、奶粉等多元化業務,聚焦於處方藥尤其是生物製藥。

而在中國,由於新一輪醫改啟動已有兩年多,加上人口紅利等因素,中國有望在未來十年成為全球第二大醫藥市場,其戰略地位對跨國公司來說不同尋常。

輝瑞中國在2009年底完成了與惠氏中國的業務整合之後,為適應中國新醫改的市場環境,一直謀求於在非專利藥領域有更大擴張。而吳曉濱此前也在各種場合表示,將與國內的醫藥企業進行多種形式的合作。

而業界關注的正是輝瑞中國與國內企業的合作模式。從目前跨國藥企與國內企業的合作模式來看,合作研發、合作生產、合作銷售、合資建廠是幾大基本方式,但近年有呈現轉向收購內資企業為主的跡象。

於明德認為,目前跨國藥企在與內資企業的股權合作方面均以控股為主要條件,到目前還沒有一宗做小股東的案例。「對輝瑞這麼大的一家公司而言,只有控股國內企業才有意義,小股東的方式不科學。」

吳曉濱曾表示,輝瑞中國通過上藥在2010年度實現的藥品銷售量總值達30億元,今年的目標則為90億元。這一方面意味著輝瑞中國的業務要急速擴張,另一方面其與上藥的合作金額也要急速擴大,只有通過併購內資企業或參股上藥的方式才能實現。

但上藥是上海市國資委控股的優質企業,輝瑞想參股容易,要實現控股則比較艱難。外企界一位資深人士認為,輝瑞如果要與上藥進行股權合作,合資建廠的可能性最大。「因為上藥與羅氏製藥、百時美施貴寶都有合資建廠。」

 


上藥 即將 赴港 IPO 輝瑞 藉機 入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740

牽手輝瑞兩年後 惠氏或遭「拋棄」

http://www.yicai.com/news/2011/07/929841.html

球製藥巨頭輝瑞或剝離其奶粉業務,這意味著被收購兩年後的惠氏奶粉又走到十字路口。

2009年是一個美妙的時刻,輝瑞以680億美元的天價聘禮,迎娶新娘美國惠氏公司。儘管輝瑞相中的是惠氏的製藥業務,但作為陪嫁,惠氏奶粉也一併進入輝瑞集團。

儘管開始很風光,但和所有的併購一樣,輝瑞開始了繁瑣而冗長的整合之路。據統計,從全世界來看兼併收購,不管境內的還是境外的,成功的幾率大概只有30%。輝瑞公司在2009年一度宣佈將其分紅規模減半,以籌集資金完成對惠氏的收購。來自股東的壓力伴隨著整合全程。

兩年中,輝瑞在不斷調整。

今年4月,輝瑞宣佈,將以23.8億美元的價格向Kohlberg Kravis Roberts(KKR)公司出售旗下Capsugel生產部門。Capsugel是輝瑞生產大批量膠囊的一個部門。此前,輝瑞管理層已經頻頻向外界發出 欲實施資產剝離的信號。而膠囊生產部的剝離,被看做輝瑞系列剝離行動開端。

當時華爾街分析師預測,輝瑞有可能將公司收入基數縮小一半,從目前的670億美元減少至350億美元。為實現這一目標,輝瑞的營養產品、消費者保健、動物健康和成熟藥品等部門都有可能被拋棄。

如今,華爾街分析師的預言成為現實。輝瑞開始了進一步的瘦身行動。這也顯示了大手筆併購之後的整合之困。

輝瑞公關負責人13日向《第一財經日報》表示,輝瑞的核心主業將聚焦在生物製藥方面,而包括奶粉業務在內的動物保健和營養品業務與核心業務有一定差 距,若放在公司內部可能不利其長遠發展。不過其強調僅處在戰略評估階段,未來這塊業務究竟是出售還是單獨上市,目前尚無定論。「預計今年年底前不會有明確 答案,剝離需要1~2年時間。」 不過,上述負責人表示,惠氏的非處方藥業務不在本次戰略評估項目之列。

對於惠氏奶粉而言,這卻未必是一個壞消息。今年,惠氏奶粉所在的輝瑞營養品業務一季度收入4.7億美元,同比只有個位數增長,管理層用「平淡」來形容其業績。

身為非核心業務,惠氏奶粉在輝瑞體系中的處境或許有些憋屈,若能被同行收購,或許更利於惠氏奶粉的未來發展。坊間傳言,雀巢、達能等乳業巨頭有意接手,再次轉賣對於惠氏奶粉而言是一次機遇。

中投顧問食品行業研究員周思然指出,由於輝瑞主要專注於藥品領域,或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其對動物保健、營養品等非主營業務的耕耘力度,因此剝離有利於惠氏在中國的發展。

數據顯示,截至2010年7月,我國奶粉市場上多美滋、美贊臣、雀巢、雅培、惠氏的佔比分別為16.76%、12.06%、10.58%、 7.29%和4.72%,若雀巢接手惠氏,則意味著雀巢的佔比將達到15%左右,市場份額明顯增加,若達能接手惠氏,則達能多美滋的市場份額將達到20% 以上。

資深乳業專家王丁棉表示:「雀巢優勢在三段和四段的成長奶粉,而惠氏優勢在一段、二段的嬰兒奶粉,兩者結合產品線可以互補。多美滋和惠氏產品線類 似,雙方結合則可以整合各自的渠道和市場資源。」這意味著達能和雀巢無論誰未來能吞下惠氏奶粉的話,都將實力大增,並有可能一躍成為市場老大。

周思然也指出,若併購成行,這種整合方式必將對我國乳業市場造成一定的影響,一方面加劇了國產奶粉的競爭壓力,另一方面必將助推洋奶粉渠道更加集中,整體價格體系繼續呈現上漲的趨勢。

牽手 輝瑞 年後 惠氏 氏或 或遭 拋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53

【諮詢】輝瑞和阿斯利康將進行第二輪併購?

http://news.iheima.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9&id=113744
今年五月底當阿斯利康駁回輝瑞公司的「最終」出價時阿斯利康表示會接受每股59英鎊的價格,而輝瑞公司的最後報價是55英鎊每股的現金和股票。最後根據英國法規雙方的收購之戰告一段落,而到8月份阿斯利康恢復與輝瑞的談判。但是,紐約時報援引一位華爾街分析師的言論稱,如果輝瑞想重新出價就要等到11月,這當中除非有其他競拍加入,那所有的交易都關閉。

我們接觸到的投資者對於這筆交易是否會發生抱持各種態度,但他們對這次併購都不太樂意。

來自德國醫藥戰略的醫療投資顧問Schwarz是一名對沖基金經理人,他發現,來自新產品的壓力正在不斷加強,這也加強了這次併購交易的必要性。「在美國受仿製藥競爭的品牌藥價值將在2016年達到一個近300億美元的新高峰,這比2012年的專利懸崖時期還要高,因此大型製藥企業不能再只靠自己進行研發,而必須進行重組、合併、拆分和調整,」 Schwarz表示,「所以我敢肯定,阿斯利康和輝瑞公司的交易一定會進行。」

醫療戰略也是阿斯利康的投資者之一。有一些預見性言論認為,來自阿斯利康公司投資者的壓力最終將使這筆交易發生。Schwarz表示阿斯利康的免疫腫瘤產品線,尤其是抗PD-L1單克隆抗體MEDI4736,以及潛在的稅收節省價值都會激發輝瑞公司對這筆交易的興趣。

一旦這筆交易最終完成,Schwarz預計輝瑞公司將延續其早期的拆分策略,將公司拆分成「建立」和「創新」的公司,這種策略同2012年艾伯維從雅培獨立出來是類似的。

「輝瑞公司的規模就是它自己的敵人,想變得更小就要開發巨大的價值,」 Schwarz補充道。但他最終都沒有看到任何這種不擇手段是對工業有益的。「一切都是金融工程,輝瑞和阿斯利康的併購只是支持了我正在做的關於大型製藥公司弱點的議題。儘管有一些新藥進入產品線,可我們還沒有看到任何研發效率增加的證據。」

Columbus Circle Investors的投資組合經理Marti對輝瑞公司的另一個報價沒有任何期待。但他認為,如果阿斯利康與輝瑞談判,並且輝瑞的報價比上一次高10%,交易就會完成。

Marti表示,由於存在「心臟病學和腫瘤學方面的交叉點」,以及對這次交易利好的稅率,會有一個很好的協同效應發生。他認為,對阿斯利康公司的估值完全取決於其腫瘤產品線的成功,但這周其癌症候選藥olaparib 未能獲得美國FDA的加速批准,給阿斯利康一次很大打擊。

Marti稱,如果阿斯利康腫瘤產品線無法建立,那它保持獨立的決定就是一錯再錯了。

還有一家醫療投資商Les Funtleyder,與英國投資顧問BlueCloud醫療保健諮詢是合作夥伴,前醫療投資組合經理Tabak認為併購阿斯利康對輝瑞而言完全是個錯誤。他指出輝瑞歷史上大型併購並不樂觀,除了2000年900億美元收購Warner-Lambert時,得到了降脂重磅炸彈立普妥。(輝瑞對阿斯利康的「最終」出價現金加股票折合約1170億美元)

Tabak還懷疑,即使這兩家公司達成一致,英國政府也不會通過這筆交易。他表示,「我不知道這比交易的任何價格,除非輝瑞能向英國政府,以及一定程度上向瑞典政府保證關於失業率的問題。」阿斯利康全球員工約51500人,其中35%約18000人是在歐洲。

Funtleyder希望看到輝瑞嘗試過不同的方法,也許是一系列小型的補強型收購,就像最近默克製藥以39億美元購買丙型肝炎藥物研發公司Idenix的產品線。他認為,人們可以發現製藥公司開始看起來更像是投資組合管理者,一個購買和出售資產的資本分配器。但他指出,令人懊惱的是做一個投資組合管理人並不總是那麼簡單。(來源:丁香園)
諮詢 輝瑞 阿斯 利康 進行 二輪 併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4559

外資藥企爭奪國內OTC市場 輝瑞斥資9500萬美元擴大在華產能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6/4633288.html

外資藥企爭奪國內OTC市場 輝瑞斥資9500萬美元擴大在華產能

第一財經日報 王悅 2015-06-17 06:00:00

“輝瑞健康藥物部在過去六年的增速均為雙位數,其中主力品牌就是鈣爾奇和善存。此次新建的蘇州工廠將主要用於布局輝瑞的健康業務,滿足不斷增長的國內外市場需求。”

“輝瑞健康藥物部在過去六年的增速均為雙位數,其中主力品牌就是鈣爾奇和善存。此次新建的蘇州工廠將主要用於布局輝瑞的健康業務,滿足不斷增長的國內外市場需求。”輝瑞健康藥物部大中華區總經理蔡寶光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

6月15日,輝瑞宣布在蘇州投資9500萬美元的新廠正式破土動工,預計2018年一季度投入商業化生產。輝瑞方面透露,該新廠區將主要生產鈣爾奇、善存系列健康藥物產品,建成後預計銷售額20億元人民幣/年,公司總銷售額將超50億元人民幣/年。

“目前在中國,善存的用戶超過890萬,鈣爾奇覆蓋人數超過1370萬。在2014年,中國已經成為輝瑞全球健康藥物部排名第一的海外市場。”蔡寶光表示。

據了解,目前輝瑞在國內共有四個生產基地,1989年投產的大連基地主產心血管、抗感染藥物以及萬艾可。無錫工廠以生產腫瘤藥物為主。前幾年與國內藥企海正藥業合資的海正輝瑞則主產腫瘤和抗生素。而在1994年正式投產的蘇州輝瑞工廠此前主產鈣補充劑、多種維生素、抗感冒咳嗽藥、抗生素等多種處方藥和非處方藥。此次新建的蘇州新廠為輝瑞在國內的第四個基地。

不過值得註意的是,在今年1月19日,江蘇省食藥監曾發布《關於同意註銷輝瑞蘇州制藥有限公司藥品生產許可證的批複》(蘇食藥監藥生〔2015〕9號)的通知,同意註銷輝瑞蘇州制藥有限公司藥品生產許可證,證號為:蘇Hb20060158。

市場傳言,該藥品生產許可註銷為輝瑞的主動行為,放棄產品不占優勢的蘇州生產基地。

而在此次發布會上,輝瑞方面則透露,此前的輝瑞蘇州工廠主要生產產品為非處方藥物,破除了放棄蘇州基地的傳言,表明輝瑞僅放棄蘇州基地處方藥生產,轉戰OTC。此次新廠是繼續加碼,據悉,新基地還將設置輝瑞健康藥物部亞太區研發中心。

在新的藥品招標政策下,藥價下行,如今的中國藥品市場已遠不如前幾年賺得輕松。在今年1月28日,湖南藥品招標,對範圍內的26440個品規進行了少則10%、多則50%的價格下壓,大幅度下壓使得外資藥企紛紛棄標。

另一方面,處方藥專利到期潮的來臨,也讓在華藥企的利潤空間進一步壓縮。以此前輝瑞的明星產品——男性用藥“萬艾可”(俗稱“偉哥”)為例,自在中國的專利保護去年5月到期以來,國內十多家藥企已開啟“搶灘”,白雲山(600332.SH)版仿制藥“金戈”目前已成為國內首家審批完畢的國產“萬艾可”,市場預計國內版“萬艾可”將會比輝瑞版便宜六成多,競爭加劇。

處方藥市場動蕩不安,同時,中國人口優勢以及老齡化的來臨又讓外資藥企無法放棄這一仍處於成長中的巨量市場。OTC市場爭奪成為了必然趨勢。

“從1992年至今,輝瑞中國健康藥物部的銷售額從小於100萬美元上升到了去年的大於3億美元,中國現在是輝瑞健康藥物全球最大的市場,也是增長最快的市場。”輝瑞健康藥物部亞太、歐洲、中東及非洲地區總裁AndySchmeltz對記者表示。

事實上,布局中國OTC市場的絕不僅輝瑞一家。

去年11月3日,拜耳和滇虹藥業同時各自發布公告,公告宣布拜耳已完成對滇虹藥業所有股份的收購,收購價格為36億元。而對於此舉,拜耳方面表示,此次收購將有助於拜耳在華OTC業務的發展。

“中國保健品市場達到10%的增長,如果從中國的GDP來講,健康產業高於GDP的增長。現在中國的老百姓更註重自己的健康,老齡化的情況在中國也很普遍,這也是為什麽健康產業有比較好的增長。”蔡寶光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

在銷售戰略上,輝瑞方面表示將會通過與醫院、零售藥店合作以及電商渠道來進一步拓展健康藥物在中國的銷售。

“在健康藥物這塊,目前在中國我們是以善存、鈣爾奇、惠菲寧等為主打品牌。由於任何一個新的產品引入中國都要經過非常嚴格的監管審批,我們會非常積極努力地考慮如何把其他新的產品帶入到中國,一旦我們獲得了這種註冊審批的批準,我們肯定願意把一些新的品牌帶入中國。”AndySchmeltz對記者表示。

編輯:一財小編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外資 藥企 爭奪 國內 OTC 市場 輝瑞 斥資 9500 美元 擴大 在華 產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0032

不只是避稅 輝瑞購併最大爭議在這 全球藥廠界一樁世紀聯姻 竟掀罵名

2015-12-07  TWM

一家全球最大的新藥廠,就要誕生了。不過,它的出生,卻招來投資人的質疑、政治人物的怒罵。輝瑞與愛力根的購併案,為何爭議如此巨大?在避稅之餘,他們還有什麼問題?

「令人不齒!」美國總統參選人川普又開罵了。但是他這次罵的不是美國移民,或是領失業救濟金的遊民,而是輝瑞製藥集團執行長伊恩.瑞德(Ian Read)。

這家曾以「藍色小藥丸」威而鋼稱霸醫藥界的藥廠,不只惹火共和黨,就連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希拉蕊也發聲明指責:「長久以來,美國的稅制充滿漏洞。今天,輝瑞得寸進尺,更加過分!」水火不容的兩黨總統參選人,難得槍口一致,輝瑞到底犯了什麼法?

什麼法都沒犯!它只是用台灣三分之一的GDP(國內生產毛額)、約一千六百億美元(相當於五兆兩千億元台幣)的價錢,買下一家以肉毒桿菌素(BOTOX)出名的愛爾蘭藥廠——愛力根(Allergan PLC)。

若通過審核

將成全球市值最高藥廠

這樁「威而鋼娶肉毒桿菌素」的購併案流傳已久,被戲稱為「醫藥產業最公開的祕密」,終於在十一月二十日正式宣布。如果通過美國審核,輝瑞和愛力根將超越諾 華(Novartis),成為全球營收最高藥廠;兩千億美元市值的輝瑞,加上一千億美元市值的愛力根,也將超越嬌生(Johnson & Johnson),成為全球市值最高藥廠。

為了這樁巨額購併案,輝瑞雇了包括高盛在內的四家顧問機構,而愛力根則雇了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兩家公司。根據美國研究機構Freeman & Co.指出,兩家公司的顧問費就高達三億美元。

不過,明明是輝瑞買愛力根,新公司取名輝瑞,也是輝瑞用股權購併,以十一.三股新公司股票換一股愛力根股票的方式「娶走」的;但合約上,卻是輝瑞「嫁給」愛力根,新總部也將設在愛力根總部愛爾蘭。

原來,一切都是為了避稅。輝瑞每年要繳給美國政府二五%的實質稅率,今年預估要繳四十七億美元的稅。不過,新公司如果設在愛爾蘭,輝瑞僅需要繳約一七%至一八%的稅,稅率大約減少七個百分點。

這也是為什麼消息一出,外界馬上貼上「稅負倒置(Tax Inversion)」的標籤,也就是透過購併海外稅負較低的公司,將總部轉移到該地,就能省下大把鈔票。同時,美國政治人物也搶著指責輝瑞「不愛國」。

但是,這應該是對股東來說的好消息,為何兩家公司股價卻在宣布合併後,雙雙下跌了兩天,直到二十三日才回穩。究竟這樁婚事出了什麼問題?難道,投資人真的賣股來譴責輝瑞和愛力根嗎?

論營運 合併後,無法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綜效其實,在避稅之餘,這樁合併案充滿疑點。市場第一個質疑的就是,這個購併案的合併綜效(synergy,即整體價值是否 大於個體價值總和)實在太低。十一月二十三日下午,兩大公司的執行長接受分析師提問,高盛分析師羅賓(Jami Rubin)不給情面,第一個丟出的問題就是:「你們提出的綜效,主要是行政跟人事成本的降低,而且未來三年只有二十億美元,看起來實在很少。可以請你們 解釋一下嗎?」綜效是評估購併交易的重要指標,輝瑞財務長坦承:「我們會想辦法催生出更多綜效,但是請注意,我們兩家公司重疊的業務不多,而且兩家公司也 都已經很有效率。」換言之,能減少的成本自然有限。

未來展望令人搖頭

EPS明顯成長 要等兩年不只是綜效,輝瑞提出的未來展望數字,也令人失望。

根據輝瑞預測,直到二○一七年,新公司的EPS(每股盈餘)都不會有所提升,直到一八年,才有約一○%的成長。一樁眾所期待的世紀聯姻,對EPS影響卻要 兩年後才看到。而且,德意志銀行分析師也指出,就算是遠在兩年後的EPS提升,都需要透過財務操作,例如公司買回庫藏股、降低股本,以「擠」出EPS,而 不是靠本業強化,更加難以說服投資人。

看布局 欠缺大分子藥研發技術,還是吃不到大餅從新藥布局的角度來說,這個購併案也無法提升輝瑞太多火力。綜觀全球製藥市場,可以粗略分為「小分子」化學藥及「大 分子」生物藥。小分子藥就像阿斯匹林等我們耳熟能詳的藥物,雖然用量大,但因研發技術低,因此一旦專利過期,每個人都可以合法仿製出一樣成分、一樣效果的 「學名藥」,利潤很快就被瓜分。

以輝瑞最有名的小分子藥「威而鋼」為例,在一一年專利陸續過期前的高峰期,全年銷售高達一二七億美元,占輝瑞營收的二七%。但在專利過期後,全球藥廠紛紛仿製,一五年第三季,威而鋼只貢獻輝瑞藥品七%營收。小分子藥的興衰,可見一斑。

反觀大分子藥,則是針對癌症、罕見疾病等的重量級藥物,因為研發門檻高、成本昂貴,被少數大廠掌握。這也是為何一四年全球銷售量最高的十種藥物中,有七種就是大分子藥;全球學名藥市場中,高達八成都是容易仿製的小分子藥,僅不到兩成是大分子藥。

生技產業分析師、台灣工銀證券投資顧問廖昌亮指出,輝瑞本來就是全球小分子藥霸主;而愛力根的強項也是小分子藥,及專利過期後的學名藥產品,兩家公司在大分子藥的布局都有限。

「輝瑞買下愛力根,頂多可以在專利過期時與愛力根合作,搶先發行學名藥。但是,全球新藥市場,大分子藥仍是王道!這對輝瑞比較欠缺的大分子藥研發能量,沒有幫助。」

新藥研發遇瓶頸

美國避稅收購案層出不窮

廖昌亮指出,如果這項購併案唯一的亮點是避稅,也可以看出輝瑞在研發新藥上的窘境。「我們觀察,這只是一個開始,關鍵就是輝瑞的下一步。」因為輝瑞用股權 購併,沒有動用到手上的現金。摩根大通分析師預估,新公司將在財務上有很大彈性。「所以,它可能會用這些錢再去購併新公司,布局大分子藥。」廖昌亮指出。

不過,輝瑞大剌剌地透過購併避稅,美國政府自然強烈不滿。在購併案宣布之前,美國財政部及時發表了美國稅制的新規定,要限制美國企業將海外業務收入轉移給 新註冊的海外母公司,顯然就是衝著輝瑞而來。不過,沒有人認為這招有效;法人及媒體都指出,只要輝瑞將新公司持股維持在六○%以下,就可以輕易地避過規 定。

事實上,輝瑞不只是單純激起美國「邪惡大公司」的批評,也有人開始討論美國的稅制,在當今租稅競爭的環境,是否需要改變。《華爾街日報》就指出,美國二五%的公司稅遠高於世界其他國家,企業出走是理性且合法的舉動,利用「愛國」作為道德約束,無法提升美國的競爭力。

輝瑞併愛力根,雖然對台灣生技新藥並無太大衝擊,但是延伸出的租稅競爭問題,值得台灣參考與借鏡。

「小分子藥」易仿製

輝瑞難再靠威而鋼賺大錢

2015 Q3藥品貢獻營收占比沛兒肺炎鏈球菌疫苗 25%

利瑞卡 20%

恩博 14%

威而鋼 7%

立普妥 7%

其他 27%

資料來源:BMO Capital Market

撰文 / 楊卓翰


只是 避稅 輝瑞 購併 最大 爭議 在這 全球 藥廠 界一 一樁 世紀 聯姻 竟掀 罵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4663

“免疫療法”並非杯弓蛇影 輝瑞試驗混合抗癌“雞尾酒”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2083.html

輝瑞制藥有限公司近日宣布,明年將在人體試驗一種由三種新的抗癌藥物組成的混合抗癌藥物“雞尾酒”,這是輝瑞為了跟上新一代“免疫療法”藥物的全球競爭步伐所做的最新努力。

同時,這也是輝瑞歷史上首次試驗三種免疫療法抗癌藥物的混合使用。輝瑞表示,其將在一小部分病人身上使用這些混合藥物,確定它們同時使用是否安全,並觀察這些藥物是否能夠讓晚期患者身上的腫瘤變小。

此前BMS和美國默沙東已經率先使用了“免疫療法”藥物,也就是所謂的靶向治療。這種靶向藥物能夠撤掉抑制抗腫瘤免疫的信號,使得免疫細胞殺傷腫瘤細胞,也就是說人體的免疫系統武裝成了一道堅固的自我防護系統。而且這種藥物事實上也被證明能夠延長晚期癌癥患者的壽命。

但是現存的免疫療法只對三分之一的患者有用,為此,全球醫藥企業都在尋求研發能夠進一步增加這一有效患者比例的新方法。專家認為,混合抗癌藥物可能是比較有效的方法之一。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研究員張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這種方法是目前業界比較認可的,使用單種藥物,腫瘤細胞比較容易產生耐受;而同時使用幾種藥物,能使得腫瘤變異逃脫不那麽容易。”

賽諾菲亞太研發總裁江寧軍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這種三聯抗癌藥物可能是受到當年三聯‘雞尾酒’抗HIV相似原理的啟發。”他認為這是一種比較新型的抗癌方法,賽諾菲亞太區目前尚未開發這種混合抗癌藥物。

輝瑞相信使用多種藥物會讓其獲得優勢。這三種抗癌藥包括此前輝瑞和默克一起研制的,剛剛通過FDA審批的PD-L1抗體Avelumab(這是一種全人化抗PD-L1 IgG1單克隆抗體),以及另外兩種激活劑Utomilumab和OX40。輝瑞腫瘤部門臨床開發及醫學事務高級副總裁兼首席醫學官Mace Rothenberg博士表示:“我們期待Avelumab能夠向治療複發以及難以治愈的癌癥患者提供一個潛在的新的治療選擇。”

Avelumab將起到撤掉抑制抗腫瘤免疫的作用,另外兩個激活劑則起到加速反應的作用,這就好比達到了為發動機加油的效果。

免疫療法被視為是幾代抗癌療法中最重要的一種。通常抗癌藥只要能夠在幾周內抑制癌細胞的增長就會被認為是成功的,而一些新型的藥物能夠讓晚期癌癥患者多活幾個月甚至幾年。

輝瑞研發部門總監Mikael Dolsten認為,混合治療被視作是目前最能發揮免疫療法作用的方法。他表示:“如果要把病人的壽命從幾周延長至幾年,唯一的途徑就是混合療法。”

Rothenberg表示:“這項試驗的目的是為了明確人體免疫系統究竟能夠被操控到什麽程度。我們希望找到最佳的受益和風險比,而不是讓病人治療後比原先的情況更糟糕。”

對於輝瑞的混合免疫藥物,懷疑人士指出,抗癌藥物的成本往往很高,這令已經捉襟見肘的醫療系統難以負擔。目前存在的免疫療法藥物平均耗去每個病人每年約15萬美元的高額費用。

不過,輝瑞表示,如果藥物被證明有效,他們將會給出非常“有想象力”的價格,因為這三種藥物他們已經擁有齊全。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研究員張巖也認為:“三種藥物同時使用的成本肯定比使用一種藥物成本要高,但是病人首要考慮的還是療效,而且這也會激勵更多公司加入競爭,從而降低成本”。

免疫 療法 並非 杯弓 弓蛇 蛇影 輝瑞 試驗 混合 抗癌 雞尾酒 雞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6063

GSK、輝瑞逾5000萬美元投口服整合素新創公司

美國的新興生物技術公司Morphic Therapeutic近日公布了A輪融資結果:多方戰略投資人以5150萬美元一舉買進該公司的新一代口服整合素概念。值得註意的是,此次首輪投資由GSK(葛蘭素史克)和輝瑞的投資公司共同領投,其他的投資機構還有Omega Funds和AbbVie(艾伯維)Ventures,此外,包括初創投資人北極星投資和施普格林、尚華醫藥投資集團等也參與其中。

該公司之所以在A輪融資階段就能吸引眾多明星投資機構及制藥公司的關註,一個重要的原因來自於他們解決了長久困擾整合素靶向療法的技術問題,讓原本只可用於註射型療法的整合素變成了小分子口服型藥物,在慢病多發領域,藥丸的便利性將替代註射劑給藥企帶來巨大利潤,而對於GSK和輝瑞而言,他們希望借此進一步進軍免疫治療藥物領域。

什麽是整合素?

整合素是大量表達在人類細胞表面上的一種普遍存在的受體家族,它的信號可參與影響廣泛的細胞內功能,包括細胞存活、細胞周期進程、細胞分化和細胞遷移。

有研究表明,整合素所介導的異常細胞信號是導致眾多人類疾病的因素之一,這些疾病就包括Morphic Therapeutic公司目前的研發重點:纖維化疾病、自身免疫性疾病和免疫腫瘤療法,這些都是被生物制藥領域未來所看好的重要的疾病方向。

以腫瘤免疫療法為例,目前全球著名的跨國制藥企業如羅氏、阿斯利康、輝瑞、葛蘭素史克等已全部涉足,在目前,這些制藥公司選擇與Morphic Therapeutic類似的生物技術公司合作是主要的途徑。今年3月15日,羅氏就宣布與另一生物技術公司Blueprint Medicines達成一項高達10億美元的合作,共同開發和商業化靶向癌癥免疫療法中重要激酶的5種小分子療法。

而此次GSK和輝瑞所關註的Morphic Therapeutic作為一家致力於開發新一代口服型整合素療法的生物技術公司,其研發思路來源於該公司的創始人——哈佛大學醫學院和波士頓兒童醫院Timothy A.Springer教授幾十年在整合素領域的學術研究。

技術應用任重道遠

上個世紀80年代,該公司的科技創始人Springer博士對整合素的最初發現推動了第一代針對整合素的研發項目,六種註射型整合素療法被批準用於治療包括多發性硬化癥、潰瘍性大腸炎、克羅恩病、牛皮癬、急性冠狀動脈綜合征和經皮冠狀動脈介入期間的並發癥在內的疾病。

“實際上,Springer的發現催生了六種不同的藥物的出現,其中受益於此的一些藥企當時的規模已經變得非常龐大。”Morphic的總裁及首席執行官Praveen Tipirneni博士在接受采訪時透露,“但因為臨床使用後仍然存在很多問題,大量的制藥公司後來走下坡路,有一些甚至最後退出了行業。”

在後期的研究中,他們發現這些問題源自於沒有有效設計靶向小分子候選物去阻斷整合素的蛋白質間的相互作用。居於這個理念,Morphic Therapeutic開發了一個獨特的平臺,從構建和解析超高分辨率的整合素晶體結構入手,設計研發最有潛力的小分子化合物。

Praveen Tipirnen表示,目前他們將同步推進兩個項目——已驗證的生物制劑靶向的小分子,同時還有新靶向的小分子。特定的戰略投資者們對這兩種項目都抱有興趣。

“有意思的是,這是計算機化學公司Schrödinger第一次對外投資。”Praveen Tipirneni說道,他們希望能仿照與Schrödinger同屬夥伴關系的Nimbus。今年春天,Nimbus制藥公司將ACC(乙酰輔酶A羧化酶)抑制劑項目,賣給了GILD(Gilead Sciences),前期投資4億美元,後追加至8億美元,成為Nimbus事業發展的里程碑之一。

“從物化學視角看,我們已經有了完美的小分子制劑,但以前他們總不如生物制劑效果好。現在我們知道了原因:一種理論證實,整合素是一種激動劑,它強化了信號傳導而非抑制。生物制劑的物理體積龐大,所以能抑制整合素粘附細胞,也因此效果更好。”Praveen Tipirneni這樣總結道。

“但是過去沒有人能做出整合素小分子。現在我們可以把整合素封閉式鎖定,最終目的是為了創造出史無前例的適合整合素的小分子。在慢性病多發領域,藥丸的便利性將會成為巨大優勢。”他補充說。

據了解,目前Morphic正在與Schrödinger合作,利用計算機化學軟件和服務,加速開發設計出滿足發展需求的候選叠代品。

GSK 輝瑞 5000 美元 口服 整合 新創 公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2761

輝瑞近八年來最大海外投資:欲重奪在華生物藥市場份額

“生產高附加值、高科技含量的產品,是我們認為應對目前全球經濟領域挑戰的最佳解決方案。”輝瑞執行副總裁兼全球供應集團總裁Anthony J. Maddaluna對包括第一財經在內的記者表示。

6月28日,輝瑞宣布在杭州斥資3.5億美元建立繼美國和愛爾蘭之後的全球第三個生物技術中心,這同時也是亞洲首個生物技術中心。

3.5億美元意味著,這將成為輝瑞近八年來美國本土以外最大的一筆海外投資。根據美國《制藥經理人》雜誌(Pharmaceutical Executive)在本月發布的最新一期“全球制藥50強榜單”, 輝瑞在這一基於處方藥銷售排名的全球制藥榜單中排名第一。其2016年一季報顯示,今年第一季度公司利潤30.2億美元,營收同比增長20%,至130億美元。

“我們將在此生產包括生物原研藥以及生物類似藥在內的生物藥品,此外我們還將提供包括測試服務在內的多種工程項目。”Anthony J. Maddaluna說。

按照規劃,該生物技術中心將運用GE醫療的KUBio模塊化廠房解決方案,在這一方案下建造時間將縮短至18個月,預計在2018年完成竣工。

值得一提的是,這也是GE醫療在今年5月完成喜康生物制藥的模塊化工廠交付後,中國區對外宣布進行的第二個模塊化廠房建設合作。

“作為未來全球制藥領域重要的市場方向,目前在全球範圍內銷售增長最快的藥物中70%以上是生物藥。在美國,生物制藥的增長速度達到了22%,而中國目前只有4%。顯然,這是一個亟待加速的市場。”GE醫療生命科學事業部全球總裁兼首席執行官Kieran Murphy如此表示。

根據知名醫藥市場咨詢公司IMS Health的統計數據,2014年,全球生物制藥市場規模已達到2140億美金,市場占有份額也從2001年的10.5%增長至2014年的21.3%,正以高於全球制藥市場增長的良好態勢蓬勃發展。

從疾病領域的市場占有率看,排名前五的生物制劑治療領域依次為:類風濕性關節炎(18%)、糖尿病(17%)、腫瘤(13%),以及疫苗和免疫激動劑(占比分別為7%和6%)。

“消耗類疾病的生物類似藥將成為布局的一個重點,在病種的方向上,癌癥將是主要方向。”輝瑞執行副總裁兼輝瑞核心醫療集團總裁楊宇瀚在現場表示。

而此次輝瑞下重金布局國內生物藥市場,除了因為中國區這一市場的迅猛增長,另一個重要原因是,此前輝瑞在國內的生物藥領域可能已失去了部分領土。

根據IMS的這份統計,目前國內生物制藥銷售額排名前十的企業中,諾和諾德以及羅氏分別位居第一和第二,布局的領域包括糖尿病和癌癥。而在這一排名中,輝瑞則跌出了十名以外。

中國生物制藥銷售額排名前十的企業

來源: IMS Health生物制藥市場數據,2014年

輝瑞 近八 年來 最大 海外 投資 欲重 重奪 奪在 華生 物藥 市場 份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2772

財報強勁 輝瑞引領基因療法研究

基因療法在不久的將來或能造福於罕見病患者。

就在昨天,輝瑞宣布以6.45億美元收購從事基因治療開發的生物技術公司Bamboo Therapeutics,以拓展在基因治療領域的業務。如果協議達成,輝瑞將接管Bamboo公司尚未投入人體測試的藥物研發項目以及公司的生產設施。

Bamboo Therapeutics成立於2014年,總部位於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的Chapel Hill,是一家封閉持股型公司,致力於研發治療神經肌肉疾病和中樞神經系統紊亂等方面的藥物。Bamboo的創始人CEO Jude Samulski也是基因治療領域的先鋒人物之一,他是最早發現病毒能夠作為一種載體,用健康的基因來替代被感染的基因。

輝瑞全球研發主管Mikael Dolsten在一份聲明中稱:“基因療法研究領域近年來掀起了一股巨浪,我們很高興能與Bamboo合作,領導該領域的變革。我們堅信通過基因療法能夠讓疾病發生改變,讓病人免受疑難病的折磨。”

輝瑞在聲明中稱,基因治療的目的在於在喪失功能的細胞中插入修改過的基因。至於基因如何被運往人體細胞,方法有很多,最常見的是通過病毒載體。最初的基因治療研究要追溯到25年前,不過出於對安全性的擔憂,該領域一直未能有重大突破。

Bamboo創始人Jude Samulski表示:“輝瑞的收購能夠把我們尚未進行試驗的產品早日帶入臨床,最終研發出藥物,造福病人。”

目前美國食藥監局尚未批準任何基因治療,不過歐洲批準了兩個項目,其中包括葛蘭素史克的一項針對一種罕見的嬰兒免疫系統紊亂的藥物和uniQure NV的一項治療嚴重血液病的藥物。

近幾年來,輝瑞一直致力於投資基因治療領域,基因療法被認為是能夠一勞永逸地去治療一些原本治療成本高昂的疑難雜癥。2014年,輝瑞就在倫敦設立研發團隊,尋求潛在的基因治療項目,並與另一家公司Spark Therapeutics合作開發一款名為SPK-9001的針對血友病的基因療法藥物。今年初,輝瑞還與加州埃默里維爾的4D Molecular Therapeutics合作開發針對心臟疾病的靶向載體藥物。

基因治療也吸引了其它大公司的投資。比如百時美施貴寶與uniQure合作開發針對心臟疾病的基因治療藥物,美國Celgene也和Bluebird聯合開發基因療法的抗癌藥物。

輝瑞是全球最大的制藥企業,北京時間今晚7點,輝瑞發布二季度財報顯示,公司二季度凈收入達到20.2億美元,每股盈利33美分;營收131.5億美元,均好於分析師預期。

輝瑞預計全年每股盈利將達到2.38億美元至2. 48億美元之間,全年營收將達到510億美元至530億美元之間。今年以來,輝瑞股價已經累計上漲16%,同期標普500指數上漲6%。

財報 強勁 輝瑞 引領 基因 療法 研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8240

輝瑞將收購Bamboo公司股份 最高可達6.45億美元

據外媒報道,輝瑞制藥公司周一表示向從事基因治療開發的生物技術公司BambooTherapeutics發出1.5億美元或更高價格的收購要約,以拓展該制藥巨頭在基因治療等試驗領域的表現。收購並附加其他條款方式,輝瑞還將額外向其支付最多可達4.95億美元的金額。

據了解,Bamboo Therapeutics總部設在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的Chapel Hill,是一家封閉型持股公司,Bamboo公司公司目前致力於研發用於治療神經肌肉疾病和中樞神經系統紊亂等方面的藥物。

輝瑞制藥公司還在聲明中表示,該公司將接管Bamboo開發中的療法,目前其療法尚未應用於人體;同時,輝瑞還將接管該公司的制造設施。除了上述1.5億美元的收購價格以外,如果Bamboo開發的基因療法能通過各種檢測及達到監管標準,那麽輝瑞還將額外向其支付最多可達4.95億美元。

 

輝瑞 收購 Bamboo 公司 股份 最高 可達 6.45 美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8258

輝瑞140億美元收購前列腺癌制藥商Medivation

輝瑞制藥當地時間8月22日早間宣布以140億美元收購生產抗癌藥物的生物科技公司Medivation,這使得這家全球最大的制藥公司的皇冠上再添一枚珠寶。

輝瑞將以美股81.5美元收購Medivation,較上周五的收盤價溢價21%。Medivation盤前股價飆漲20%。

Medivation是一家位於舊金山的生物科技公司,擁有全世界最先進的治療前列腺癌的藥物恩雜魯胺(Xtandi),每年銷售額達20億美元,並有望進一步實現翻番。Medivation是全球炙手可熱的收購對象,此前法國制藥巨頭賽諾菲,以及美國的默克和阿斯利康都曾與該公司進行收購接洽。賽諾菲兩度報價均遭到拒絕。

賽諾菲前亞太區研發總裁江寧軍也對輝瑞最終收購Medivation表示意外。“140億美元確實比賽諾菲原先的報價高出不少。”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據悉,賽諾菲最先提出的報價是以美股52.5美元收購Medivation。

這項收購也符合輝瑞CEO Ian Read依靠創新藥物提振收入的策略。Read曾在今年5月表示,他對收購用於治療癌癥晚期病癥的藥物資產更有興趣,其中就包括抗癌藥物。Read還表示輝瑞曾一度考慮將公司分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高速增長的品牌藥物,比如治療乳腺癌的Ibrance,另一部分是已經在專利保護期以外的藥物。

上個月,輝瑞還宣布4.95億美元收購基因治療行業領導者Bamboo Therapeutics。該公司專註於用於治療某些神經肌肉和影響中樞神經系統的罕見疾病的潛在基因療法的研發。也凸顯了輝瑞對於基因治療等新興醫學研究領域的興趣。

如果成功收購Medivation,輝瑞將能夠補全其產品線。目前輝瑞生產的乳腺癌治療藥物Ibrance上市以來大獲成功。Xtandi將成為輝瑞下一個盈利的大手筆。收購Medivation還有助於輝瑞在免疫藥物研發方面提高競爭力。

Medivation公司的前列腺癌藥物Xtandi預計在2020年前還將處於主導地位。目前強生制藥也有一款名為Zytiga的前列腺癌藥物,但是銷量遠不及Xtandi。不過分析人士指出,強生正在研發一款新的前列腺癌藥物,未來可能對Xtandi構成競爭威脅。

Medivation創始人CEO David Hung表示,自己是在腫瘤研究期間,親眼看到一名28歲的乳腺癌患者死去之後,才決定成立這家公司的。

這項收購交易預計於今年第三、第四季度完成,輝瑞方面稱,收購將不會影響公司2016年全年的財報預期,預計對全年盈利會有每股5美分的提振。

輝瑞最近在大手筆的收購方面表現非常活躍。去年輝瑞曾企圖1500億美元收購全球醫美巨頭、仿制藥企業艾爾建,不過最終因為美國財政稅收新政出臺而告吹。此後,很多分析師都建議輝瑞去收購具有專利保護藥物的公司,以獲得更多收入來源。

艾爾建中國財務總監滕健對第一財經表示:“我們問過一些全球投資者對醫藥並購市場的看法,他們覺得很多並購多數是用於補充公司自身的產品組合,但是沒有想到是如此大手筆的收購,這確實說明輝瑞在並購市場上太活躍了。”

根據研究機構EvaluatePharma的數據,癌癥藥物是全球制藥行業最大的市場,每年市場規模達到800億美元,並且以10%的增速逐年增長。而且盡管癌癥病人每年的花費超過10萬美元,癌癥藥物的生產企業還沒有遇到有其他疾病藥物所遇到的新藥限量報銷對銷售產生限制的問題。

輝瑞 140 美元 收購 前列 腺癌 藥商 Medivation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467

獨家 | 沛兒13價肺炎疫苗今日宣布獲批!輝瑞“利潤奶牛”將重返中國市場

曾在去年因為許可證到期而不得不暫停在華銷售的沛兒疫苗今日正式回歸,此前由於CFDA並未予以沛兒7價疫苗的進口註冊證號更換申請,沛兒疫苗在華一直處於斷貨狀態,輝瑞更因此暫停了在華疫苗業務的商務運營。

今日下午,輝瑞方面向第一財經記者獨家透露,沛兒新品種:13價肺炎球菌疫苗已獲CFDA上市批準。作為全球最暢銷的疫苗產品,在目前該疫苗已累計接種超過7.5億劑,是輝瑞的第2號旗艦產品。目前,沛兒13價已獲全球120多個國家批準。

此外,一位行業內人士也告知記者,此前輝瑞在華疫苗銷售部門已經開始了約200人規模的人員招聘,包括在華疫苗銷售總監等職位。

“沛兒疫苗是目前唯一一款結合預防的肺炎疫苗,在常見的因感染性引起的細菌性肺炎中,30%是由肺炎鏈球菌引起,而‘七價疫苗’、‘13價疫苗’則正是用於預防肺炎鏈球菌疾病,2歲以下兒童為主要使用對象。目前國內主要供應的23價多糖蛋白疫苗免疫效果不是特別好,尤其對於免疫力低下的兒童,沛兒的預防效果要明顯增強。”疫苗領域專家錢亢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根據世衛組織估計,全球每年大約有70萬到100萬5歲以下的兒童死於各類肺炎鏈球菌疾病,其中2歲以下嬰幼兒的死亡率尤其高。在常見的因感染性引起的細菌性肺炎中,30%由肺炎鏈球菌引起,中國1月齡至59月齡兒童每年有174萬例肺炎球菌疾病,其中3萬例死亡。

也正因此,在去年輝瑞沛兒7價疫苗因許可證到期而不得不暫停在華銷售後,由於供貨不足,國內疫苗領域一度引起“疫苗荒”:根據《北京青年報》報道,在北京一些還有7價沛兒疫苗存貨的私立醫院,一套7價沛兒的註射費被追漲至上萬元(社區防疫中心無貨),還有不少家庭甚至前赴香港去打13價沛兒疫苗。

事實上,在全球市場,13價沛兒疫苗一直是最暢銷的疫苗品種,而於輝瑞而言,沛兒更可謂“利潤奶牛”:2014年,沛兒的全球銷量達45億美元,較前年增長12%,2015年,銷量再次上漲至59.4億美元,比2014年再上升40%。

“輝瑞2015年處方藥銷售收入達到了431億美元,憑此業績重返了闊別兩年的全球制藥企業老大的寶座,其中,沛兒13價疫苗在2014年被美國CDC推薦用於65歲以上老年人免疫接種,由此實現了40%的增張可謂功不可沒。”錢亢表示。

根據全球知名醫藥市場調研機構Evaluate Pharma近期發布的一份報告,到2020年,輝瑞的肺炎疫苗——沛兒13(Prevnar 13)仍將是全球最暢銷的疫苗產品,該機構去年給出的預測數據是Prevnar 13在2020年的銷售額為60.8億美元,仍將穩坐《2020年最暢銷的5大疫苗產品》榜首。

值得註意的是,目前7價肺炎疫苗不屬於政府免費向公民提供的國家免疫規劃疫苗,按照《疫苗流通和預防接種管理條例》,七價肺炎疫苗屬於需要家長自費並且自願受種的二類疫苗,並且售價較高,每針價格在800到880元不等,4次註射下來需要3400多元,因此在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打的人較多。根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此前7價沛兒每年在華的市場份額約10億人民幣,在1700萬新生兒中有90萬左右會選擇註射。而業內人士預計,升級後的沛兒13價價格將不會高於沛兒7價。

據知情人士介紹,目前我國已有多家企業正在研發13價肺炎疫苗,包括民海生物、沃森生物等,最快的進展已進入臨床二期、三期試驗階段,但由於技術複雜和難度大,最快也還需要一至三年不等的試驗階段,具體上市時間仍沒有時間表。

獨家 沛兒 13 肺炎 疫苗 今日 宣布 布獲 獲批 輝瑞 利潤 奶牛 重返 中國 市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1785

獨家丨海正輝瑞被曝或將“離婚” 海外藥企本土化步履蹣跚

多位業內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證實,海正輝瑞或正處於“離婚”前期,在去年以來業績大幅下降的壓力下,輝瑞方面正考慮撤資,清算離場。

“業內很多人都已聽說這一事宜,分手形式將是輝瑞方面撤資,海正輝瑞今後或將吸收成為海正藥業的一個事業部門或是子公司。目前,輝瑞已向不少咨詢公司咨詢相關事宜,開始清算離場價值。”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透露。

這一消息尚未得到海正輝瑞的正式宣布,員工尚不知情,第一財經記者就此詢問海正藥業(600267.SH)證券事務部,對方回應對於此事尚不清楚,目前海正方面也尚無變動計劃,而海正輝瑞對此回應尚不知情,輝瑞方面亦暫未表態。

值得註意的是,這並不是近年來第一起跨國藥企與本土制藥合資企業一拍兩散的案例,早在去年,默沙東就已宣布退出此前與先聲藥業共同成立的合資企業先聲默沙東,而德國拜耳集團對滇紅藥業的整體收購財務表現亦不盡如人意。

“達不到商業指標,慢慢雙方就容易產生嫌隙。其實這些合資藥企運營失敗某些程度上可以歸結為2013年GSK(葛蘭素史克)合規事件的後續反應,如果那件事情沒有發生,這一切或許會晚些時間到來,但在合規整改的大方向下,還是早晚會發生。”羅蘭貝格制藥與醫療行業合夥人林江翰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跨國婚姻”貌合神離

對於這起“聯姻”尚未滿4年的“離婚”,不少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表達了自己的看法,他們認為海正輝瑞面臨拆分厄運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合資雙方對於雙邊都有各不滿意的地方,並且這場聯姻在一開始就已經“貌合神離”。

2012年9月海正輝瑞制藥正式成立,作為目前全球500強企業與中國本土制藥企業間規模最大的中外合資制藥項目,合資公司成立伊始就得各方關註。該項目總投資2.95億美元,其中,海正藥業和輝瑞的持股比例分別為51%和49%。

早在海正輝瑞成立之初,時任CEO肖衛紅就曾提出,到2020年將實現營收超20億美元的目標,銷售網絡覆蓋全國95%的三甲醫院、90%的二級醫院和75%的一級醫院。

然而現實進展並不順利:海正輝瑞在2013年和2014年的營收分別為43.19億元和49.51億元人民幣,但到了2015年卻出現了急劇下滑,營收僅為28.21億元,歸屬於母公司的凈利潤下滑超過100%。

在這樣的業績壓力下,海正輝瑞一年內接連替換了兩位CEO,包括CEO、CFO、銷售副總裁在內的不少重要崗位成員也接連辭職。

“當年苗天祥(海正輝瑞現任CEO)也是以‘救火’的身份來就任的,據傳最快今年12月苗天祥就會內部宣布輝瑞撤資的消息。”以上知情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雙邊的業務和期望值現在都未達標,因此導致海正輝瑞雙邊母公司在中國區的盈利利潤都受到了影響。”

據他透露,作為全球規模最大的跨國制藥企業,此前輝瑞在中國區的布局主要聚焦在大醫院、大產品上,輝瑞方面希望通過海正輝瑞來承載起輝瑞在中國廣闊市場的布局。“一些利潤較低的藥物通過合規途徑銷售成本會很高,因此希望借由本土藥企‘灰色渠道’的銷售方式來打開低價藥市場。”該業內人士透露。

事實上,早在成立之時,輝瑞中國區總裁吳曉濱就曾表示,合資公司與輝瑞母公司產品線不會產生重疊和同業競爭,主要針對占據中國70%市場份額的仿制藥。但這一規劃與海正藥業對合資公司的期待實際有所出入。眾所周知,海正輝瑞一直被海正輝瑞定位為公司從原料藥企業到制劑企業轉型的重要平臺,海正藥業將大部分的制劑業務也都陸續轉移到了合資公司。可以說,海正藥業並不滿足於輝瑞對合資公司定義的國內市場仿制藥銷售的角色。

從一開始,雙方的出發點就已有不同,一個希望聚焦國內,另一個則放眼於海外。也正因此,此前海正藥業董事長白驊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透露,海正輝瑞在成立前關於控股權的問題就爭奪了一年多,最困難的一次,雙方進行了長達兩個星期的封閉式談判,談判結果是最終海正藥業以51%的比例拿下了絕對控股權。

“當時海正有多余的錢和產能,也需要新的產品註入,他們希望通過合資拿到輝瑞的制藥工藝,並且希望通過合作,借輝瑞的力量打開海外市場,但這些預期現在都沒能達成。”以上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

2015年9月10日,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對海正藥業下屬臺州工廠發出原料藥進口警示函,其中要求,自該警示函出具之日起至整改獲得FDA確認期間,在海正藥業臺州工廠現有準許進入美國市場的29個原料藥品種中,阿卡波糖等15個原料藥品種將暫時不能進入美國市場。盡管事出偶然,但該事件從側面說明海正輝瑞彼時尚未能承載海正藥業出走海外的重任。與此同時,根據當時媒體報道,海正輝瑞內部也已出現了巨大的矛盾和分歧,海正輝瑞原研產品“特治星”供貨不足就是一個重大信號。

藥企“混血富二代”盡數夭折

“2015年以前,中國藥品市場複合增速普遍超過20%,外資藥企更快,在這樣好的大環境下,很多問題都會被掩蓋。但是當中國醫藥市場紅利逐漸消失,以及在2013年GSK事件後,行業合規檢查趨嚴,行業增速普遍下降,企業利潤率下降,很多合資的問題就被暴露了出來。”普華永道思略特咨詢公司總監陳書豪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根據中國產業信息網的公開數據,2011年我國醫藥制造業平均利潤增長幅度為23.5%,但到了2014年利潤增幅銳降為12.09%,2015年為12.87%。

(數據來源:中國產業信息網)

在這一大背景下,同樣成立於2012年9月的先聲默沙東在合作不到3年的時間內便宣告解散。根據公開信息,該合資公司由默沙東控股51%,先聲藥業占股49%,雙方共投入6款治療慢性心血管疾病的藥品,合資公司主要負責產品在中國市場、尤其是基層市場的銷售。

“在那次的合作中,默沙東看中的是先聲的基層銷售網絡,想借用先聲的分銷渠道、藥店資源及政府關系等,把高端的醫藥產品推廣至中國基層市場。但先聲看中的是默沙東的品牌效應,希望能向高端的藥品市場進發。一個看中基層,一個看中高端,二者的出發點可以說從一開始就不同。”弗若斯特沙利文大中華區總裁王昕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在合資公司後來的實際運營中,由於藥價下行,先聲的利潤一再壓縮,最終導致了合作的終止。”

以先聲默沙東中默沙東力推藥物“舒降之”為例,該藥物在專利到期後已從2010年1月1日期統一調低出廠價,作為他汀類降脂藥物中唯一入選國家基藥目錄的產品,默沙東對該藥品的降價幅度超過了50%。而由於與先聲的銷售合作具有排他性,藥品毛利率水平下降的因素不僅使得合資公司的銷售分成受到波動,也使得先聲在行業內的利潤水平受到影響。

“默沙東投入合資公司的四大主力產品舒降之、科素亞、海捷亞、悅寧定均已過專利保護期,降價挽回市場、利潤趨薄的操作預期很強。因此先聲藥業是否願意繼續配合默沙東的產品節奏、雙方還有沒有繼續註入資源的誠意,都遭受了嚴峻考驗。”王昕表示。

無獨有偶,德國拜耳在2014年以36億全盤收購滇虹藥業後,雙方預期的並購紅利也並未出現。

“拜耳收購滇紅的初心是想成為中國市場OTC領域的NO.1,但這一目標現在已經難以實現。”一位接近此次並購的內部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在拜耳並購滇紅後,不僅人員流失嚴重,滇紅藥業的利潤率也不盡如前。

而在他看來,拜耳滇紅整合未達預期的主要原因除了大環境以外,文化沖突是另一個主要原因。

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在拜耳對滇虹藥業完成鯨吞後,進行了針對IT、財務、人員管理等系統的一次性整合,而非循序漸進,這對本土系統來說其實是很致命的打擊,也正因此造成了人員水土不服,流失嚴重。

除此以外,在人力成本上,由於外資藥企在對人員薪酬上監管嚴格,因此拜耳在收購後對雙方員實行了同工同酬,這對滇紅的利潤率也是很高的打擊,實際上,企業員工的能力不同貢獻必然不同,人力成本必然上升。

“外資藥企銷售人員的薪酬方式是高底薪低提成,但是國內銷售人員一直以來實行的是低底薪,高提成的方式。兩者存在很大差別。“以上業內人士透露。

水土不服造成管理軟肋凸顯,在林江翰看來,直到現在所有的外資企業都還在考慮究竟什麽才是進入三四線城市最好的商業模式,“僅僅依靠增加銷售人員,一定不是解決的辦法。實際上,據我了解相當多外資企業在中國的銷售人數已經達到過去他們在全球市場銷售人數的總和,緊逼企業過往可以管理的人數極限。”

GSK事件余震?

誰才是導致中外藥企合資企業蹣跚不前的真兇?幾乎所有人都將矛頭指向了三年前的那場巨大的合規風波。

2013年7月11日,中國公安部網站公布,“因涉嫌嚴重經濟犯罪,葛蘭素史克(中國)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GSK)部分高管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這是我國公安部門首次就某家制藥公司形成的立案調查聲明。

聲明中表示,作為大型跨國藥企,GSK在華經營期間,為達到打開藥品銷售渠道、提高藥品售價等目的,利用旅行社等渠道,采取直接行賄或贊助項目等形式,向個別政府部門官員、少數醫藥行業協會和基金會、醫院、醫生等大肆行賄。同時,該公司還存在采用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通過旅行社開具假發票或虛開普通發票套取現金等方式實施違法犯罪活動。

最終這起案件以GSK判罰30億元人民幣、多個高管判處有期徒刑2~4年而落下帷幕。但由此帶來的醫藥行業營銷轉型大戰卻開始硝煙彌漫,所有在華外資藥企對合規的緊張程度都達到了最高級別。

“以前是靠高毛利來支撐銷售的人海戰術,這里其實是有很多的灰色空間,相比較正規的學術會議銷售,請醫生吃飯的成本顯然更低。”陳書豪說。

傳統的銷售方式被合規事件“剁了手腳”,醫藥企業過往的高速利潤增長在GSK事件後幾乎全軍覆沒。

“其實核心還是一個算賬的問題。達不到商業指標,慢慢雙方就容易產生嫌隙。如果那件事情(指GSK合規事件)沒有發生,這一切或許會晚些時間到來,但在合規整改的大方向下,還是早晚會發生。”林江翰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在他看來,過往的灰色銷售方式總有一天會需要向規範化的學術化營銷來轉型,但在利潤大幅下降的環境下,很多轉型實際難以開啟。

原本合資雙邊有明確預期的算盤在合規收緊、利潤下降的前提下變得更難實現。

“外資藥企期待通過與本土企業合作拿到與基層醫院的關系,但本土企業並不會輕易交差。相對應地,外資藥企也不會輕易的將核心技術給到本土企業。經濟好的時候,這些都被掩蓋了,但當利潤下降,一切矛盾就都浮出了水面。”陳書豪說。

獨家 海正 輝瑞 被曝 曝或 或將 離婚 海外 藥企 本土化 本土 步履 蹣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582

海正輝瑞要“離婚” ?海正藥業收上交所問詢函並停牌

浙江海正藥業股份有限公司晚間發布公告稱,公司收到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監管一部下發的《關於對浙江海正藥業股份有限公司有關媒體報道事項的問詢函》,公司正在對《問詢函》所列問題進行核實,為保證公平信息披露,維護投資者利益,避免造成公司股價異常波動,經向上海證券交易所申請,公司股票於2016年11月16日開始停牌。公司將盡快按照《問詢函》要求向有關方面核實,待完成核實後公司將及時披露《問詢函》回複及股票複牌公告。

此前,多家媒體報道稱,該公司合資子公司海正輝瑞制藥有限公司“或正處於‘離婚’前期,在去年以來業績大幅下降的壓力下,輝瑞方面正考慮撤資,清算離場”“一年內接連替換了兩位CEO,包括CEO、CFO、銷售副總裁在內的不少重要崗位成員也接連辭職”等。

問詢函發布稱,請海正藥業公司補充披露:公司長期由董事長代行董事會秘書職責而未能聘任專職董事會秘書的具體原因,以及後續解決措施;請結合公司近年利潤大幅下滑、近期監事和獨立董事頻繁辭職、信息披露不準確等情況,補充披露該公司的治理結構是否健全,公司治理、內部控制及信息披露制度是否仍有效,以及後續的完善解決措施。

海正 輝瑞 離婚 藥業 上交所 上交 問詢 函並 停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721

解讀|海正承認輝瑞撤資可能性 11.7億定增能否成功存疑

11月18日晚間,海正藥業(600267.SH)發布公告,針對此前上交所就第一財經獨家報道《海正輝瑞被曝或將“離婚” 海外藥企本土化步履蹣跚》對公司提出的四點質疑作出了回應。

回應指出,輝瑞存在對海正輝瑞撤資的可能性。如果輝瑞制藥從海正輝瑞撤資,將影響輝瑞與海正的業務合作,造成海正輝瑞業務減少、人員流失及主營業務收入和利潤下降等不利影響,從而影響海正輝瑞的經營業績。與此同時,公司提示投資者關註投資風險。

作為承載海正藥業制劑出口轉型的重要平臺,以及海正營收的主要來源之一,海正輝瑞對海正制藥的影響不言而喻。 根據海正輝瑞2015年財報,海正藥業去年實現主營業務收入86.12億元,歸屬於母公司凈利潤1356.67萬元,其中,海正輝瑞實現主營業務收入28.01億元,歸屬於母公司凈利潤12317.65萬元,海正輝瑞占海正藥業主營業務收入比重為32.52%。

在11月15日,第一財經就海正藥業輝瑞可能存在撤資的市場傳聞進行報道後,上交所一度發函,五問海正藥業,其中四點涉及第一財經的獨家報道。這五項質疑包括:輝瑞是否存在撤資可能、“特治星”供貨是否影響業績、公司高管是否相繼離職運營是否正常、公司接受采訪情況、以及董事長為何長期代理董秘職位、今年海正藥業為何利潤下滑?

海正藥業針對該五項質疑均作出了解釋,並指出,輝瑞一旦決定撤資,將會對海正輝瑞利潤造成重大影響。以2015年、2016年1-9月海正輝瑞銷售收入分別計算,2015年影響收入為17.65億元,占海正輝瑞主營業務收入的63%;2016年1-9月影響收入15.53億元,占比60%。

除此以外,針對“特治星”的供貨情況海正制藥業亦予以了說明,目前尚未恢複供應,作為海正輝瑞此前主要的品種之一,2014年公司該品種銷售收入達10.09億元,2015年“斷貨”後下跌至0.2億元,而根據此次最新公布的信息,2016年1-9月“特治星”銷售收入僅為0.27億元。“特治星”若未恢複供應也會對今年海正輝瑞的營收產生重要的負面影響。

11月15日早晨,第一財經記者曾就輝瑞是否存在撤資可能分別致電、郵件詢問海正藥業證券事務部門以及海正輝瑞公共關系部門,對方回應為:我們未曾聽聞這樣的消息,目前海正輝瑞運營一切正常。

而對於投資者而言,最直接的影響是,此次承認輝瑞存在對海正輝瑞撤資可能的“黑天鵝”是否會影響此前海正藥業的定增事宜。 10月17日晚間海正藥業發布定增預案,公司擬以13.00元/股募資約11.71億元,其中2.06億元將用於巖頭西區凍幹制成品技改項目,9.65億元償還銀行貸款,值得註意的是,此次定增非公開發行對象白驊、海暢投資、匯納投資及公司員工持股計劃全部為海正藥業“自家人”。

根據預案公布的情況,白驊為海正藥業董事長,擬認購數量為1000萬股;海暢投資、匯納投資的出資者為海正藥業部分董事、高級管理人員和其他核心的管理及技術人員,擬認購數量分別為1840萬股、1951萬股;員工持股計劃的參加人員由公司中基層管理、研發、銷售等骨幹員工構成,參與人數不超過795人,擬認購數量為4218萬股。本次交易構成關聯交易。就目前海正藥業股價(14.03元)來看,倘若輝瑞撤資事件導致股價進一步下跌,將極有可能出現定增價格高於市價的情況,定增成本或將因此間接推高。

海正藥業今年中報顯示,其2016年上半年營業收入為47.29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4.85%,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2034萬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4.66%.

解讀 海正 承認 輝瑞 撤資 可能性 可能 11.7 億定 定增 能否 成功 存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920

海正藥業回應一財報道:輝瑞確實考慮撤資

11月18日,海正藥業發布公告證實輝瑞考慮撤資。公告稱,經向輝瑞制藥核實,輝瑞制藥根據其自身發展戰略的需要,持續對其在海正輝瑞的投資進行評估,包括海正輝瑞的組織架構和所需能力,考慮過包括保持其在海正輝瑞的股份、調整其股份或撤資的可能性,但截止目前尚未就其中任何選項作出決定。

公告還表示,輝瑞制藥考慮過從海正輝瑞撤資的可能性,但雙方尚未就撤資事宜形成任何具體方案。如果輝瑞制藥從海正輝瑞撤資,將影響輝瑞與海正輝瑞的業務合作,造成海正輝瑞業務減少、人員流失及主營業務收入和利潤下降等不利影響,從而影響本公司的經營業績。截止目前,該公司尚未收到輝瑞制藥關於撤資的正式文件。

此前,多位業內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證實,海正輝瑞或正處於“離婚”前期,在去年以來業績大幅下降的壓力下,輝瑞方面正考慮撤資,清算離場。

11月16日,海正藥業發布停牌公告,稱公司收到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監管一部下發的《關於對浙江海正藥業股份有限公司有關媒體報道事項的問詢函》。《問詢函》要求海正藥業對第一財經獨家報道的海正輝瑞“離婚”一事是否屬實進行公告。

海正 藥業 回應 一財 報道 輝瑞 確實 考慮 撤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922

英國重罰輝瑞近1.07億美元 因哄擡抗癲癇藥價格

12月7日消息,據BBC報道,由於制藥巨頭輝瑞和弗林制藥公司(Flynn Pharma)將抗癲癇藥物的費用提高達2600%,英國競爭監管機構周三表示,已對輝瑞公司開出創紀錄的8,420萬英鎊(1.0654億美元)罰單。

競爭與市場管理局表示,制藥公司輝瑞和經銷商弗林制藥公司違反了競爭法,他們增加了英國約48000名患者使用的藥物的成本。這些特效藥的價格上漲已經使納稅人多花費了成千上萬英鎊。

監管者稱,輝瑞的這一舉動致使英國患者藥品支出成本從2012年每年約200萬英鎊上升到2013年約5000萬英鎊,這遠遠超過輝瑞在任何其他歐洲國家的費用。

輝瑞公司被罰8420萬英鎊,而Flynn Pharma被罰款520萬英鎊。CMA還命令兩家公司降低其抗癲癇藥的價格。CMA的Philip Marsden說:“這些公司故意利用藥物去品牌化提供的機會提高藥物的價格,而這種藥物恰恰是被成千上萬的患者所依賴。”

輝瑞表示對此將提出上訴。

 

英國 重罰 輝瑞 1.07 美元 因哄 癲癇 藥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6478

Pfizer(輝瑞)

1 : GS(14)@2011-06-14 22:17:16

http://realforum.zkiz.com/thread.php?tid=20997專利將屆滿 同業興訟分羮輝瑞掀偉哥保 衞戰2011年06月14日
Pfizer 輝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481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