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身穿紗麗的商界傳奇 百事CEO盧英德即將卸任 | 人物

當地時間8月6日,百事公司宣布,該公司首席執行官(CEO)盧英德(Indra Nooyi)女士將在今年10月卸任,拉蒙·拉瓜爾塔(Ramon Laguarta)將成為百事新任CEO。

今年62歲的盧英德,來自印度南部城市金奈,23歲才赴美留學,最終成為百事公司歷史上首位外國出生的CEO,也是該公司的首位女CEO。

這位出生於第三世界國家的女CEO,在全球商界聲名遠揚又充滿爭議,然而,就是這樣一位女CEO執掌了百事可樂長達12年之久。就任CEO之前就曾力推百事剝離肯德基、必勝客等品牌的餐飲業務。上任後,盧英德也是力排眾議,大膽公開承認垃圾食品讓人變胖、有害健康,並推動百事產品的健康化轉型,將百事可樂中國瓶裝業務轉手給康師傅。

盧英德是1994年加入百事公司的,此前,39歲的盧英德已擁有在摩托羅拉公司和ABB公司擔任高管的經歷,這些經歷不僅讓她積累豐富的西方企業管理經驗,也使她在美國商界小有名氣。面對通用電器和百事的盛情邀請,盧英德最終選擇了後者,成為百事公司的戰略規劃高級副總裁,並在12年後成為百事CEO,走上了職業生涯的巔峰。

“從企業運營角度,盧英德的表現還是值得被認可的,其任內兩大決策在我看來都是很有遠見的,一個是發力健康產品,一個是丟掉了中國飲料瓶裝業務這個虧損大戶。這些都讓百事可以從一些棘手的業務困境中解脫出來,專註於產品轉型。”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向第一財經表示。

百事的營收跑贏了可口可樂,在股東回報率和市值方面稍遜於可口可樂。但不管如何,盧英德以印裔女性的身份,成為擁有近20萬員工的世界500強跨國公司主席兼CEO,並在競爭極為激烈的全球食品與飲料業中大展身手,讓百事公司在擁有良好口碑、保持健康與負責任形象的同時,在國際市場上獲利豐厚。這樣的事跡在世界商業史上並不多見,她演繹了一個獨立、魅力東方女性的人生傳奇。

擁抱健康產品

作為一個素食主義者,盧英德提倡“腸道清潔”,更關註營養全面的健康食品,她進入百事公司後,在競爭極為激烈的世界食品與飲料業中大展身手,砍掉了肯德基、必勝客等餐廳業務,收購了許多果汁飲料和健康食品的資產,讓百事公司向健康食品飲料成功轉型。在百事與可口可樂競爭中,盧英德率先發力健康產品轉型讓百事公司在競爭中占得先機。

在一次財報會議上,當大多數股東都為百事公司亮麗的財報而欣喜的時候,盧英德卻表達了擔憂,在她看來,公司的營收主要建立在“多糖”“肥胖”基礎之上,隨著健康問題越來越引起人們的註意,健康食品也必會有更大發展前景。

就在盧英德加入百事後不久的1996年,百事的業績增長出現了停滯,許多百事旗下的連鎖店,包括必勝客和肯德基的運轉都遇到了問題。而在同可口可樂公司的海外業務對戰中,百事公司也遭受重創。

盧英德通過深入了解餐飲行業情況,並結合自身及競爭對手可口可樂的發展狀況,認為,餐飲業並不適合百事,於是說服董事會采納她的剝離餐飲業務的建議。即便當時有很多觀察人士認為此舉可能會導致百事遭遇滑鐵盧,但消費者的行為證明了盧英德的決策是正確的。

出售了餐飲業務後,雖然減少了100億美元的營業額,卻讓百事可以輕裝上陣,加速向健康食品轉型,1998年,百事以33億美元的價格並購了世界鮮榨果汁行業排名第一的純果樂飲料有限公司。2001年,她又作為主要談判代表,以138億美元完成了對桂格燕麥公司的收購。

純果樂和桂格在美國是眾所周知的健康食品品牌,這一舉措,除了改善百事公司的業務結構,把營業額重新拉高外,也給百事帶來了新的增長動力,和“越來越健康”的良好聲譽。隨後,她在健康業務上一發不可收,她主張開發更多的營養食品,認為更多樣化的產品組合會對企業有好處。 例如,在2007年,她還斥資13億美元收購了一家位於加利福尼亞的制作豆乳和橙汁飲料的公司,2008年收購了美國鷹嘴豆泥生產商Sabra 50%的股份,並於2010年幫助收購了俄羅斯乳制品和果汁生產商,進一步擴大了百事公司的“健康陣營”。

“日常消費品很難做,其利潤一再被擠壓。”吉爾曼希爾資產管理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兼投資組合經理Jenny Van Leeuwen Harrington表示,“她做得很好,盡可能地讓百事從蘇打水和鹹味零食中走出來。”

董事會成員也對盧英德任期表示了肯定,稱贊她使得該公司在競爭對手可口可樂之前擁抱更多健康產品。

盧英德2006年10月被任命為CEO以後,把百事以前的很多做法上升為公司的核心理念,提出了一項人類、環境、人才的可持續發展戰略。“公司想長久發展,就不能只是為了短期的利益,我們公司發展的基礎或者說根本,就在於可持續發展。企業既要創造利潤,又要制造健康的食品;盡量不對環境造成負面影響;要關心自己的員工……我們要在利潤動機與這些原則之間找到平衡。”她曾向媒體這樣概括自己對百事文化理念的理解。她的理想是:不僅讓百事取得商業上的成功,還能讓它在價值道德層面成功。

仍舊心存遺憾

回顧盧英德在百事公司的24年職業生涯,其中一半時間是擔任公司CEO。在盧英德12年的掌舵期間,百事股價累計上漲80%,百事的年收入增長了81%,去年達到635億美元,總營收跑贏對手可口可樂,完成了從飲料公司向全球健康食品與飲品雙巨頭的轉型,並拓展了國際市場,特別是在發展中國家。去年,盧英德在百事公司的個人薪酬也達到了3100萬美元。

不過在股東回報率上,百事可樂稍遜於可口可樂。根據FactSet的數據,自盧英德於2006年10月1日接任首席執行官以來,百事公司的股東總回報率(總回報包括股價升值加股息)為149%,而可口可樂公司為197%,標準普爾500指數為173%。

市值方面,百事可樂也從原來的稍微領先到了如今的落後。根據最新的收盤價,百事可樂的市值為1600億美元,而可口可樂為1960億美元。當盧英德接任時,百事可樂公司的市值為1060億美元,略高於可口可樂公司的1040億美元。

國際市場的開發曾經是百事可樂的一塊短板。來自於發展中國家的經歷,使得盧英德早在20世紀90年代就預判,中國、印度和俄羅斯這樣的新興市場國家,終將會在世界飲料和食品市場中占據極為重要的地位。在盧英德的領導下,百事的全球化戰略得以迅速拓展。百事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農業企業和中國最大的土豆種植企業之一。盧英德最為驕傲的是百事為中國農民帶來的收益。

然而,對於百事公司的發展,盧英德仍舊心存遺憾。據外媒報道,盧英德曾表示,雖然已成功讓公司擺脫了對甜蘇打和鹹零食的依賴,她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更快地采取行動,並認為2008年的經濟衰退和激進投資者的幹擾對此影響很大。

百事在中國的瓶裝水業務也在2009年前後陷入泥潭,這讓盧英德面臨巨大壓力。雖然預測中國飲料市場會有巨大發展前景,但是盧英德還是在她非常看好的中國市場上折戟,並最終沒有等來百事中國飲料業務崛起就早早出售了事。據百事披露的公告,代表百事持有中國24家裝瓶廠權益的CBL公司在截至2009年12月31日的財政年度內,合並稅後虧損為4550萬美元,2010年財政年度該虧損仍有1.756億美元。兩者損失合計高達2.211億美元。

一邊是自己非常看好的中國市場,一邊是來自董事會巨大的盈利壓力,盧英德最終不得不做出出售百事中國飲料業務給康師傅的決定。畢竟在當時看來,這對於百事全球以及百事中國都是一件不錯的選擇。百事公司可以從中國的巨額虧損中解脫出來,而百事中國也可以借助康師傅的渠道迅速鋪開市場。“隨著她做出出售百事中國的決定後,百事中國憑借百事的品牌影響力疊加上康師傅遍布全國的渠道,讓百事中國迅速走出困境,並在康師傅入主兩年後扭虧為盈。”朱丹蓬表示。

據外媒報道,百事公司曾在2011年兩次下調盈利預測,投資者曾指責盧英德忽視了核心品牌。這些問題吸引了Trian Fund Management LP背後的激進投資者尼爾森佩爾茨(Nelson Peltz)註意,他曾將發展營養健康產品視為“分心”,同時積累股票試圖分拆分散百事公司。

眼下,食品飲料行業的大品牌市場正被更時尚的新晉小品牌所蠶食,老牌公司因此竭力尋求增長。可口可樂公司和億滋國際都已於去年換帥,美國首屈一指的罐頭湯生產商金寶湯也在今年早些時候更換了CEO。

盧英德的繼任者拉瓜爾塔曾是國際業務、企業策略、公共政策與政府關系等部門的主管。有分析人士指出,此次人事變動反映了百事希望借拉瓜爾塔拓展國際市場的豐富經驗,領導公司重拾增長動力,以及希望作出更多策略性選擇,包括分拆公司等。

不停轉換角色的“工作狂”

1955年,盧英德出生在印度的第四大城市金奈的一個社區,祖父是位退休的法官,父親是會計師,母親是一位家庭主婦。20歲時獲得印度管理學院MBA學位,3年後她進入美國耶魯大學深造,獲得公共及個人管理學碩士學位。

領導著全球領先的食品飲料公司,盧英德要付出的遠超過常人。她在接受《財富》雜誌采訪時說,“我很難入睡,因為整晚有郵件,我會每個小時起來回複郵件。我習慣了這種工作節奏,這正是我所喜歡的。”

“不管你做什麽,都要享受樂趣。工作在生活中占了這麽多時間,而你如果沒有樂趣,這又有什麽意義呢?”她說。

盧英德承認自己是工作狂。工作狂一般很難達到家庭和工作之間的平衡,但她自己則遵循母親所說的:“當你從公司下班,你首先是一個女兒、太太和媽媽,這才是你的身份。”

25歲時,盧英德嫁給了Raj K. Nooyi,後者自2002年以來一直擔任Amsoft Systems的總裁。這對夫婦育有2個女兒。2007年,在接受采訪時,盧英德聲稱,自己需要不停地轉換自己所扮演的多種角色,其中包括妻子、母親和企業高管。她說:“有時候,我會去學校參加孩子們的家長會,但是我沒辦法每次都去。我喜歡去看我女兒的籃球賽,但是不會每場比賽都去看。”

作為一位妻子、一位母親、世界500強公司的CEO,她需要擔當、轉換的角色和立場實在很多——理性與感性、健康與財富、目的與過程、娛樂與工作、家庭與工作。

盧英德喜歡唱歌,是個搖滾樂迷,大學期間她甚至組建過一支女子搖滾樂隊,她本人曾是搖滾樂團的吉他手,雖然這支樂隊只會唱很少幾支歌曲,但“我們曾經轟動一時”,她興高采烈地回憶說。她閑暇時在公司辦公室唱歌的事情廣為流傳,並且家里也有卡拉OK設備。

盧英德深愛著自己的父母,有很強的家庭觀。但是,她非常不喜歡父母為自己安排的一切。2015年,在接受《哈佛商業評論》采訪時,她說:“我有點叛逆,一刻都坐不住。每天早晨醒來,我都會擔心這個世界正在改變,而且我相信為了獲勝,自己必須變得更快,要比任何人都機敏。”

盧英德將於今年10月正式卸任CEO, 明年上旬卸任董事長的職位。拉蒙·拉瓜爾塔將接任成為CEO,這位老將已經在百事工作了長達22年,至此,百事公司又將回到由男CEO掌舵的局面。

而盧英德會在短暫休整後,也會加入到幫助更多優秀女性人才走上頂尖領導崗位的工作當中。盧英德之所以做出這樣的決定,與女性在全球頂級管理崗位越來越少有關。相關人士指出,盧英德的離任,也是美國女性高管人才流失的一個縮影。

盧英德甚至對自己當年能登上百事CEO的崗位也感到驚訝。她在社交媒體上曾發文表示:“心情複雜,從未想過能有機會領導如此優秀的一家公司。”

即便在男女平等的觀念已經深入到全球主流價值觀中,但在公司中,女性登上頂級公司掌舵人的位置依舊很少,女性從事的職位往往集中於首席財務官、法律顧問和人力資源主管等,而這些職位不太可能晉升為CEO。相較而言,男性占主流的總裁或首席運營官等職位更容易升上CEO的寶座。據彭博分析和Catalyst編制的數據,Indra的離職使標準普爾500指數公司中女性CEO的數量減少到23人。

盧英德的離任將讓全球商界失去一位偉大的女性領導者,但同時,也必將湧現更多的商界傳奇。正如盧英德所言,傳統的商業模式正在逐步退出歷史舞臺。科技的進步改變了一切。互聯網、3D打印等使得創業可以在一天內實現。百萬富翁乃至億萬富翁一夜之間就能夠產生。在這個激動人心的變革時代,機遇永無止境。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胡軍華

身穿 紗麗 商界 傳奇 百事 CEO 英德 即將 卸任 人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27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