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借鏡篇》走出號子蓋財神廟 股市大戶變廟公 一次貪念賠掉逾十二億元的教訓

2011-1-31  TWM
 
 
 

昔日股市大戶鄭楠興曾是「喊水會結凍」的主力,賺到錢後想要成為上市公司老闆,卻因此捲入國票案被控涉嫌不法炒股,一夕之間賠掉逾十二億元。現在的他,當廟公並重拾股市投資,他深深體會到,做自己最在行的事,才不會走更多的冤枉路!

撰文‧林心怡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我會安分地在電信局上班!」坐在券商營業廳VIP看盤室裡、曾經叱吒台股的鄭楠興感慨地說。

眼前這位現年六十四歲的昔日股市大戶,已從絢爛歸於平淡,對照一手投資興建金山財神廟的「廟公」形象,當年征戰台股的意氣風發已不復存在。

場景拉到位於新北市金山、萬里交界的半山腰,金山財神廟坐落的位置,在風水學中有「虎耳穴」之稱,寒流來襲的周末午後,細雨冷風吹得人直打哆嗦,卻澆不熄鄭楠興「宣揚廟務」的熱情。

手握一束清香、虔誠膜拜的他,看來氣定神閒,當他滔滔不絕地闡述財神廟的種種靈驗神蹟時,很難想像,他就是昔日可以調度市場百億資金的「新嘉義幫幫主」,「全盛時期,我的身價大概有二十億元!」在一九八○年代的台股市場,鄭楠興是可以在股海中呼風喚雨的主力大戶。

「其實在早期台股主力股市操作盛行『養、套、殺』的年代,鄭楠興是相對『厚道』的,他不會坑殺散戶,股票操作也選擇相對有基本面的,且全盛時期手握資產可能不只二十億元,對照昔日身價,現在的確大不如前。」認識鄭楠興近二十年的資深分析師馬紀強如此形容。

八○年代三十萬元起家 六年賺千萬元從電信局的小員工,到身價二十億元的股市大戶,根據鄭楠興的說法,他是以三十萬元的資金開始投資台股,靠著丙種資金拉大投資槓桿。

「我 這輩子賺過好多個億元,但其實,只有在賺到第一個一千萬元時,我有特別強烈的富足感!」鄭楠興笑著說,還記得,當初買的人生第一支股票是在一九七二年,透 過抽籤買到的新紡,當時賺到二萬多元的獲利,要比電信局月薪六、七千元好上三、四倍,讓他醉心研究股市操作,當時他與台股投資大戶賈文中等人,還常常交換 資訊,互通市場訊息,直到七八年,短短六年的光景,就賺到人生第一個一千萬元,才讓他開始覺得自己是「有錢人」!「至於後來賺到的幾個億元,反而對我來說 並沒有太大的感覺。」一九八○年代,主力的力量主導台股市場。當時,鄭楠興錢賺得容易,千萬元的本金在股票市場快速膨脹,為人海派的他,也就跟著出手闊綽 了起來,「有一次,『新嘉義幫』的北中南朋友一起聚會,光是一晚的酒店錢,就付了高達七、八十萬元。」他如此形容。

有了錢,就想有名,也想要被尊重、被肯定。然而,鄭楠興用錯了方法,搞錯了方向。

「其 實我本身是節儉出了名的,不穿名牌,一餐一碗滷肉飯,就可以吃得很開心了。」鄭楠興解釋,有錢之後,邀約合夥做生意,或是求助的朋友不斷上門,或許就是急 著想被肯定的心態作祟,鄭楠興幾乎「有求必應」。「算算,光是朋友來調錢、倒帳,這些收不回來的呆帳,至少就有五億元之多。」「現在想想,如果當初好好地 做我的股票,不借人錢、胡亂投資,不貪戀作上市公司老闆的好名聲,我的日子會好過很多!」而在鄭楠興口中「讓我從英雄變狗雄」的關鍵一役,自然就是九五年 的「國票案」。

一九九五年,他被控與「國票案」主角楊瑞仁合作,以不法資金聯合炒股,並在三個月內,成功入主高興昌及台光兩家上市公司。詐貸百億元的楊瑞仁入獄十三年,於二○○八年出獄;鄭楠興則因違反︽證交法︾遭到起訴,曾被羈押九十七日之久,最終獲判無罪。

富 足後貪戀名聲 「從英雄變狗雄」鄭楠興在二○○八年聲請冤獄賠償,獲賠四十八萬五千元,他說:「要怪就怪我太貪,在股票市場賺到錢,就急著想當個受人景仰的企業家,沒想 到卻惹來一身腥。」「但,我的損失不只是惹來一身腥,在財富上,我損失了超過十二億元。」鄭楠興解釋,當時,是超級營業員郭銀芳主動找上他,「我有位身分 不便曝光的客戶,想要吃下高興昌,對方欣賞你的股票操作手法,認為把資金交給你,可以順利透過股票操作取得經營權。」據鄭楠興的說法,一心想當上市公司負 責人的他,被這「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沖昏了頭,一時失去戒心、見獵心喜,誤以為對方是神祕外資或企業家第二代,不僅答應合作,自己也投注大筆資金。沒想 到,入主上市公司的風光時間不到兩個月,國票案爆發,相關個股股價崩跌,也讓他的資產瞬間損失三分之二,「算一算,蒸發掉的錢至少超過十二億元。」受過 「國票案」事件的教訓後,鄭楠興的心境有了轉變,他不再對成為上市公司的經營者,有不切實際的憧憬,「若要說我人生還有什麼遺憾,就是無法把台光成功地經 營起來。」曾任台光名譽董事長的鄭楠興自我解嘲說,自己或許真的不是經營公司的料,所以當初讓出台光經營權,是希望公司經營更好,沒想到對方居然變賣公司 資產,弄到股票下市,讓他覺得真的有愧於員工。

雖然經營公司的理想,讓鄭楠興屢嘗苦果,但興建金山財神廟,卻讓他得到人生截然不同的成就與富足感。說起建廟的原委,鄭楠興至今回憶起來,自己也感到有點不可思議。

「原 本是友人想要建廟,邀我投資當董事長,我沒放在心上,但沒想到當天就夢到財神爺來說,只要幫他建廟就保佑我賺大錢。後來,我還半信半疑地到俗稱『天公 廟』,也是全國最大的宜蘭縣草湖玉尊宮,請示玉皇大帝,沒想到一連擲六個聖杯。」鄭楠興連珠炮似地說著一連串的「神蹟巧合」。

大起大落遇 「神蹟」 建廟做公益雖然「神蹟」這件事,每個人的感受不同,卻對他大起大落的人生下半場,有著截然不同的意義。現在廟裡香火鼎盛,不論是○八年成立的「金山財神廟 慈善會」、「白米行善團」,還是「敬老行善團」,都是鄭楠興積極行善做公益活動的計畫,「透過不同形式的行善,讓我的生命更富有!」鄭楠興感性地說。

「經 歷過這麼多的大風大浪,台股還是我最有把握,也最在行的投資!」鄭楠興笑著說,目前有八成的獲利來源仍來自於台股。他指出,雖然現在投資股票不比當年的主 力時代,但他依舊會從產業趨勢、財務指標布局適合的好股票,偶爾與昔日的戰友賈文中、股市後輩古董張討論行情,而熟稔技術分析的他,也會留意周KD、月 KD黃金交叉向上的好股票。

「累積財富對我來說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了!現在回想,其實賺到千萬元,生活就很夠用了!」如今,鄭楠興不再貪圖當 上市公司老闆的風光,立志將財神廟發展成台灣知名觀光景點的他,更懂得知足,每周二天到廟裡、三、四天出現在號子VIP看盤室看盤,閒暇之餘海釣、泡泡普 洱茶。走過過去的風風雨雨,他覺得:做自己最在行的事,才是王道!

鄭楠興

出生:1947年

現職:金山財神廟董事長

台股投資資歷:39年

經歷:電信局員工

投資:投資股市要做足功課、抓對主流趨勢、順勢而為。

守成:宜避開意氣風發時,產生的不當投資、借貸給他人,有賺有守才是王道。

助人:金錢富足才有餘力幫助他人,達到心靈上的富足。

借鏡 鏡篇 走出 號子 財神廟 財神 股市 大戶 變廟 廟公 一次 貪念 賠掉 掉逾 逾十 十二 二億 億元 元的 教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062

三年賠掉四個股本 運彩是蔡明忠心中的痛 三顆鬆動的螺絲 埋下運彩舞弊因子

2011-10-03  TWM




一位年輕員工把運彩搞得天翻地覆,但他真有如此能耐嗎?隱藏在舞弊案背後的,凸顯的恐怕是內稽內控蕩然無存,底下員工及上層長官只想便宜行事,如不盡早反 省,只怕會爆發更大弊案,甚至動搖根基。

撰文‧許瀞文

一支內部管理鬆散的軍隊,如果有人在最重要的作戰中心竄改軍情,企圖從中獲利,且初期測試還沒人發現,是否就能安心大膽作弊,拿到自己想要的利益?震驚社 會的富邦運彩弊案,就是一個最好案例。

時間回到二○○七年九月三日,北富銀花了三十四.七二億元風光標下運彩發行權,成功打敗一起競標的中國信託及高雄銀行,當年前運彩總經理楊瑞東豪邁承諾, 六年營業額會達到一九○一億元,平均每年三百億元,但上路以來銷售不佳,根據彩券工會預估,每年平均只達到一百四十億元,達成率不到一半。

不僅如此,翻開富邦金控年報,富邦金持有五一%(今年五月起為完全持有),子公司運彩科技虧損更是慘不忍睹,近三年總共賠了二十三億元,相當於四.一五個 運彩科技(資本額五億元)的股本,也難怪發言人龔天行說:「運彩是富邦永遠的痛」。董事長蔡明忠今年四月初向媒體宣告他六十五歲裸退計畫時,更提到運彩是 他心中難捨的牽掛。

三螺絲鬆脫 內控機制出紕漏試分析此次運彩員工舞弊案件,表面上看似單一員工操守不佳,實際上透露的是運彩公司內控機制蕩然無存。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其實營運績效 江河日下的運彩,內部士氣低落,彩券工會理事長黃繼任更直言:「員工看不到未來。」就像一部機器螺絲早已鬆脫,故障是早晚的事。

鬆動螺絲一:楊瑞東請辭

內部人員不足 一人兼三份工今年三月台灣彩券教父、運彩科技總經理楊瑞東閃電請辭,據了解,楊瑞東請辭和無法拉抬運彩績效有關,且因運彩長期虧損,撙節人事開銷遇缺不 補,當年在位的主管和現任主管,已經完全不同,現任主管是否真熟悉運彩系統運作,也是個問號。

根據富邦金年報上記載,運彩成立初期員工人數有一百五十九人,但運彩員工透露,至今只剩下一百三十人,整整少了二十九人,很多工作是一個人力做多份工作, 甚至要跨部門兼做,在人力無法充分發揮戰鬥功能狀況下,發生弊案並不意外。

例如原本負責運彩行銷的企畫部經理就是如此,他另外還身兼產品管理部與賽事管理部共三個部門主管,且還是在數月前因人力不足才走馬上任,這次舞弊案主角林 昊縉,就是隸屬他管轄的賽事管理部襄理,但一人身兼三份職,出了事到底該怪他督導不周?還是公司過度節省人事經費?相信外界心中自有一把尺。只是,一人要 兼多份工的情形,在運彩科技內部早已見怪不怪。

鬆動螺絲二:人工作業多

設計有漏洞 人謀不臧機會大在運彩發生弊案後,許多人心中浮起一個疑問,難道台彩不會嗎?又或者只是沒爆發呢?

黃繼任表示,運彩牽涉的是運動賽事,不確定因素較多,例如有時天雨不打,有時因故延賽,因此系統設計有較多彈性,必須要有重新開啟的設計。而台彩系統的開 啟與關閉雖是人工設定,但一旦設定後就無法再由人工開啟,因此可以「動手腳」的機率,相對就比運彩低很多。

運彩科技公司表示,內部標準流程是:專員將系統重新開啟,並在督導的監督下執行,在賽事確定開打後,專員再回報給督導,由督導結束整個系統,換句話說,督 導一人擁有將賽事開始與結束的權力,正是整個系統設計的大漏洞,而此次這位督導就是林昊縉。

林昊縉在專員回報賽事開打後,並沒有如實將系統關閉,反而等到賽事確定結果後,讓好友及女友去幫他購買彩券。運彩科技也坦承這是內部控管有問題,應該要由 兩組人共同稽核,並不是一位督導就能完成所有動作。

鬆動螺絲三:最後防線破功報表直接存倉 不當稽核用一位系統商更表示,其實最安全的作法應是由兩個不同部門共同認證,運彩內部應有標準流程,只是有沒有真正去落實每個環節。

為防止人謀不臧,在設計系統時還有最後一道防線能看出是否有異常現象,也就是每次賽事重新開啟下注,在每天報表上都會列印留下紀錄,但這份報表運彩內部卻 直接存倉,沒人仔細看過。

據了解,賽事管理部員工共有十五人,負責每年近一萬場賽事,這十五人分兩班制,早班是上午七點半至下午四點半、晚班則是下午四點半至凌晨兩點半,晚班人員 在下班前要負責將當日報表印出,並檢視當天系統是否有重開啟等異常狀況。或許是教育訓練不足,運彩只將這部分當成一個系統紀錄,從沒認為能作為內稽內控 用。

林昊縉也利用這個漏洞,在今年五月測試三次發現都沒人知道後,才在六月開始犯案,要不是有其他消費者發現為何能買到賽事已經結束的彩券,事情不知何時會爆 發。

一家企業的信用可能要花數十年時間建立,但只要單一事件就能摧毀過去的努力。

經過此次教訓,富邦金控是否會重新檢視各部門的內控制度,以避免再度重演,值得外界持續觀察。

運彩大幅虧損

是蔡明忠心中的痛 單位:億元

年度 營收 稅後淨利

2008 1.56 -2.76 2009 5.22 -7.73 2010 5.29 -12.51 資料來源:富邦金控年報,公開資訊觀測站

 


三年 年賠 賠掉 掉四 個股 運彩 彩是 蔡明 忠心 中的 的痛 三顆 鬆動 螺絲 埋下 下運 舞弊 因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70

賠掉公司找回親情的劇本》失去豪宅、被拖累入獄,他頓悟:能跟家人說愛,才是大事

2016-02-08 

他曾是台灣出版大亨,三十四歲就蓋豪宅、開跑車,卻因管理疏失,賠到一無所有……「你如果沒有認定人生是有高山低谷的,這一生的風景,就不是那麼美妙……。」這是錦繡出版社前董事長許鐘榮樓起樓塌後,對自己一生的結語。

他曾經是台灣出版大亨,坐擁大台北華城四百坪豪宅,開凱迪拉克超跑,國際知名出版業者如ELLE等,搶著合作;如今,他住在只有過去車庫大小、三十坪的房子,一輛福特舊車,開了三十幾萬公里,車身多處擦撞也沒有修補。

但,許鐘榮的另一半陳二紅卻說:「我必須要告訴妳,我們現在比較幸福快樂。」

第一幕:事業崩盤

擁有億萬城堡、凱迪拉克跑車時,夫妻卻不屬同一個世界……她形容那段「豪宅歲月」,她和三個女兒是一個世界,許鐘榮卻是「離地三尺」任人吹捧、活在另一個世界的人;原本答應帶妻女假日出去玩,卻經常爽約;帶女兒去百貨公司買衣服,卻拿錢叫國一的女兒帶妹妹去買,自己坐在咖啡廳看書。

「他很成功的時候,我(好像)不在他身邊,我不是那個成功男人背後的女人,我只是公司的員工。」她說,那時,他們夫妻幾乎沒有溝通,她也刻意和他保持距離。

如今,「我們這兩年,(人生)好像撿回來一樣,就是把我們年輕時候的情感、相伴的情誼又找回來,心裡有很多感恩。」她說,現在兩個人可以一起洗衣服。家裡兩間浴室,男女分開,平均一個禮拜洗一次衣服,許鐘榮通常會問她:「妳有沒有衣服要洗啊?我幫妳。」而許鐘榮每天早上起床,禱告完畢,就會到陳二紅房間,輕輕摸她的臉,是感謝、也是憐惜這位高中時就相識相知的青梅竹馬。

重新感受到高中他們初相識時那一顆相惜相愛的心,這就是許鐘榮和陳二紅當下最大的幸福。

只不過,進入「見山又是山」的境界,卻是要在事業、家庭、親情翻天覆地之後才換來的。

錦繡出版社曾經是台灣出版界的奇葩,它在戒嚴年代,出版了介紹中國大山大水的《江山萬里》套書,一夕暴紅,一套書五千九百元,供不應求,賣了二十多萬套。

這套書,讓許鐘榮在三十多歲時就有十幾億的身價。其後,陸續出版了《中國美術》全集,一套十萬元,八個月四千套就賣光,創辦《大地地理雜誌》,還標下《國家地理雜誌》版權等;全盛時期,錦繡集團員工高達上千人,擁有六家公司,全台灣有三十五個辦公室,房地產有十三棟。

當時,許鐘榮更在大台北華城最高處花了一億七千萬元,冒一下八百坪土地,蓋了四百坪豪宅,一手打造夢幻城堡,是華城當時的地標;他開凱迪拉克跑車,五秒內可加速到一百公里;他在豪宅辦音樂會,宴請過來自十三個國家的出版集團老闆。

然而,他積極擴張事業版圖同時,忽略網路興起的衝擊,加上擴充速度太快,缺乏成本概念,財務亮起紅燈,種下集團崩盤的結果。

「他是綠字倒閉,」陳二紅說,因為破產時公司資產大於負債,所以稱為「綠字倒閉」,但,所謂「資產」,有不少卻是收不回來的應收帳款。例如高價套書採分期付款,

分三十期、二十期賣給客

戶,員工假借客戶名字購買套書,付了一、兩期後就不再付款,把書拿去外面出售套現。假單事件直到公司倒閉後才查到真相,但一切都已經太遲。

錦繡出版社前總編輯洪文

慶說,許鐘榮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每個人他都認為有可用之處,也因大賺錢,給他很大的信心,認為自己比別人強,別人給的提醒,他不一定會聽。

「他的致命傷,就是一直不會算帳,」陳二紅說。許鐘榮可以因為一個他認為有意義的概念,不顧一切投資進去,但缺乏成本概念,又樂觀擴充新書系,公司表面上營收高,曾一個月高達七、八千萬元收入,但在公司幫忙的陳二紅卻經常拿不到薪水。「我只拿到薪水條而已,」因為許鐘榮為人海派,他們兩人的薪水經常拿去支援公司需要,或給員工獎勵。

跳票後,許鐘榮兩個月內就出清所有資產,拿回所有支票。出事時,他手上還有一批有價值的字畫、骨董,他請債主拿支票來換這些蒐藏品,以很低的價格換回支票,十三棟房地產被銀行拍賣,庫存的精美套書,銀行以一.五折低價賣出,連紙張的成本部不夠。

第二幕:最重要的小事

歷經重度憂鬱重生,原來,和女兒講一通平凡電話,就是愛。

隨著資產歸零,許鐘榮的健康也出了問題。

面對一無所有、無事可做,許鐘榮重度憂鬱,不到兩個月時間,體重掉了二十公斤,沒有一件褲子可穿,憂鬱症的藥,吃了兩天就沒效,經常回醫院換藥。甚至,曾一度呼吸不過來,出現猝死症狀,但當救護車送到急診處,又清醒沒事,「我想,上帝如果要讓他死很簡單,那時候就可以死了,」陳二紅說。

連陳二紅也壓力大到七孔流血。有天凌晨,她吞口水時發現自己吞下去的都是血,原來是鼻腔黏膜動脈暴破,血往耳、鼻、眼、口流出,送到醫院,血紅素剩下五,正常數值是十二;但,奇妙的是,出院後,她從此沒踏進醫院一步。

二0一三年,許鐘榮與員工假成交單的官司被判敗訴,入獄八個月。

「祂(上帝)縱容我三、四十年,再狠狠把我打趴,還沒打死,」許鐘榮說,「代表祂還愛我。」現在的他學會:以前認為的小事,才是大事;以前出門工作的正事,不是正事;愛,才是正事,才是幸福。

他無法體會的那些「小事」,例如,為什麼太太跟在美國的女兒講孫女的尿布、奶瓶,要講一個鐘頭?現在他慢慢了解,那通電話,「五分鐘講事情,五十五分鐘是愛的交流。」現在,一家五人分隔台灣、美國兩地,但建立了Line群組,女兒只要傳照片、訊息,他都立刻積極回應,讓女兒很吃驚。過去,他一直忽略及時讓家人感受到他的愛,從高處掉下來之後,他一步步學會用愛來表達一切事情。

他最大願望,就是有生之年,能夠彌補過去沒做到對女兒的關心。幾年前女兒結婚,女兒跟媽媽說,她十六歲去美國念書,二十多年來,爸爸只打了五通電話給她,而這五通電話,都是要找在女兒家的媽媽,而不是跟女兒說話。這些父女陪伴的遺憾,隨著許鐘榮的改變,一切從現在開始都不嫌遲。

許鐘榮目前和朋友創業,幫蒐藏家鑑定並處分蒐藏品,也靠過去版稅生活,物質生活雖不寬裕,心靈卻是富足的。

「我現在還是『月光族』,每個月神賞賜的,都用光光,」陳二紅笑著說。然而,她好多年都沒用健保卡,每天開心過日子, 「這是恩典,神讓我身心靈都健壯,你說,這是不是幸福?我覺得是……」

賠掉 公司 找回 親情 劇本 失去 豪宅 、被 拖累 入獄 頓悟 能跟 家人 說愛 才是 大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502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