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大摩高管贿赂案牵出特殊背景中国企业


From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090514/02236222444.shtml


  时代周报记者 毛瀚民 发自上海

  5月4日,摩根士丹利前董事总经理杜军涉嫌内幕交易案在香港区域法院开庭审理,杜军在庭上否认十项相关控罪。

  而在上海,自3月5日,时代周报报道了大摩中国高管盖斯·彼得森贿赂门事件后,大摩(与JP摩根相对应,大摩是专指摩根士丹利, 是香港人最早对它的称呼,并沿用至今)在中国的亲密合作伙伴—具有特殊背景的上海永业集团也因一封封举报信浮出水面。

  举报永业集团

  据时代周报获得的举报材料显示,上海永业集团前董事长吴永华在与大摩合作开发的锦麟天地有一套豪宅,在另一楼盘中拥有两套豪宅。而现任永业集团 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钱军在与大摩合作开发的永业公寓二期有一套豪宅;有该集团员工举报吴永华在给永业集团职工购买的太平洋安泰人寿保险单上漏洞百出,一亿多 元保险金去向不明。

  5月9日,在一间昏暗的办公室内,永业集团员工尤孔等人向记者递上了厚厚一沓举报信:“我们这个举报信已寄给中央纪委领导,也向上海纪委、卢湾区纪委反映过。”尤孔告诉时代周报。

  据尤孔等人向时代周报介绍,永业集团是上海卢湾区政府控股的企业,是上海市房地产开发企业50强,有职工近3000人,已经辞职的该集团前董事长吴永华早年是上海卢湾区房地局修建科的科长,1997年永业集团改制,吴永华挑头组建永业集团,担任法定代表人。

  据悉,在2007年原上海新黄浦集团董事长吴明烈被双规后不到两个月,吴永华忽然主动辞职。

  “吴永华还有个女儿,早年去美国读书,回国后在摩根士丹利上海办事处担任重要职务,现在还在负责大摩开发的永业公寓二期项目。永业集团是摩根士 丹利在中国最亲密的合作伙伴,一起合作开发了那么多项目,并且合资注册了上海永威置业公司。”尤孔等向时代周报介绍,“去年8月,我们有14个职工写信给 相关部门反映吴永华的问题,吴永华挪用我们的保险资金,但至今没有明确解释。”

  5月11日,时代周报记者前往摩根士丹利上海办事处,欲核实吴永华的女儿是否大摩上海办事处的负责人,一位办公室秘书听明来意后,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在与摩根士丹利上海办事处同在一栋写字楼的上海永业集团里,永业集团工作人员也拒绝对上述举报材料发表任何意见。

  5月12日,卢湾区委宣传部及纪委的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明确该区纪委还在调查核实当中,“所以现在还不方便对外界透露相关信息”。

  据上海地产界人士透露,目前大摩贿赂门事件波及面正在扩大,大摩在上海的多个投资项目,已被列入待查名单。

  大摩地产路径

  摩根士丹利与永业集团的合作渊源,可以追溯到2003年。永业集团前身为上海卢湾区政府控股的企业,是上海市房地产开发企业50强,具有极深厚的政府资源。

  “当初是由吴永华的女儿牵线的。”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

  2003年7月,摩根士丹利入股10%参与上海永业集团开发的住宅项目锦麟天地雅苑,而运作“锦麟天地雅苑”项目的公司是上海华丽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

  2003年5月9日,占项目公司30%股权的上海永业集团,将其25%的股权转让给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的“Yongye国际有限责任公司”, 其转让价为869.5万美元。协议落款中显示,Yongye国际有限责任公司董事是Garth Peterson盖斯·彼得森,此人正是摩根士丹利执行董事。至此,实际上整个项目公司的股权90%已经掌握在摩根士丹利手中,而主持这一系列操作的,正 是时任大摩执行董事的彼得森。

  今年2月11日,摩根士丹利在一份公开文件中披露,称公司前中国房地产投资机构董事总经理盖斯·彼得森因涉嫌违反《海外腐败法》于去年12月30日离开大摩,目前他成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调查对象。

  2004年,摩根士丹利联合美国雷曼兄弟公司,以2亿元人民币再次参股永业公寓二期。各自参股25%,外界估计摩根士丹利投资将高达2亿元人民币。

  最新的动态显示,摩根士丹利不仅参股房地产公司,还亲自操刀房地产项目的运作。据相关报道,摩根士丹利与上海永业集团联合成立“上海永威置业有 限公司”,共同投资13亿元获得上海卢湾区核心地区一幅商业用地,且公司的法人代表同样是摩根士丹利亚洲区执行董事盖斯·彼得森。这是摩根士丹利负责人首 次出任类似合作公司法人代表,也表明摩根士丹利将更大程度地承担项目风险,深度参与到项目的开发之中。

  至此,大摩首次出任开发公司法人代表,真正开始了中国“开发商”身份。

  谁来监管大摩?

  在众多外资投行中,摩根士丹利对中国房地产渗透较深,依靠永业集团这样的国企作平台,大摩在中国的角色可能不仅仅是全球领先的投资银行,而且已经成为拥有“融资—开发—招商—运营”完整地产产业链的房地产企业。

  从摩根士丹利提供的材料显示,自1991年起,大摩已成立了6个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投资国际方面的基金包括 MSREF ⅢInternational和 MSREF Ⅳ International。

  两年前在全球募集了42亿美元的MSREF V基金,其55%主要用于亚洲房地产市场。

  2007年,摩根士丹利资产服务咨询(中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正式成立,大摩投资咨询团队实现常驻上海。

  除地产之外,时代周报统计获悉,摩根士丹利在中国的资产王国包括一家投资银行、一家国内银行、两家基金公司以及6个地产投资基金和一些数量不明的私人理财和私募基金。

  同时,摩根士丹利还积极参与中国的不良资产收购。2003年7月,摩根士丹利联合德意志银行,拿下了建行账面总值为40亿元的不良资产,其中97%是房地产资产。今年6月,摩根士丹利和金地集团(16.62,0.99,6.33%)、上海盛融设立项目公司,摩根士丹利占股55%,以受让建设银行(4.58,-0.06,-1.29%)账面总值为28.5亿元的不良资产包,也是以房地产业务为主。

  近日,摩根士丹利全球房地产业务负责人索尼·卡尔斯(Sony Kalsi)在东京公开表示,摩根士丹利今年将在中国追加30亿美元投资,总投资达45亿美元。

  “大摩作为一家国际投行,在中国的各个板块业务越做越大,金融、投资、地产、证券、基金等等都有涉及,问题是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谁来监管,如何监管,这是个值得期待的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向时代周报表示他的忧虑。
大摩 高管 賄賂案 賄賂 牽出 特殊 背景 中國 企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912

中海油涉嫌美国CCI贿赂案调查


http://www.21cbh.com/HTML/2009-8-18/HTML_UT3BB3JFO2QO.html


人们注意到了美国司法部关于CCI(美国控制组件公司,下称CCI)公司的“贿赂门”文件,但却忽略了它的附件。

附件不仅再次提及了其海外行贿名单,还详细罗列了其对一家中国公司的贿赂操作细节。

本报纽约特派记者掌握的这份附件显示,为了获得由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以下简称中海油)负责的、中国东海春晓气田项目的设备采购订单,CCI曾行贿6.87万美元。

一个细节是,2005年1月14日,CCI公司首席执行官Carson夫妇,通过CCI在加州的富国银行的账户,向恒生银行支付了5.85万美元。文件附件说,这个账户应该属于中海油某位人士。

6.87万美元的“支付”,让CCI公司从“春晓”油汽田项目上赚了14.2975万美元净利润。

8月17日,中海油向本报发来的一份申明表示,对中海油公司全系统自2002年至2009年8年间,与CCI及其代理商发生业务往来的情况进行了全面的内外调查核实,并未发现违规现象。

CCI是一家生产控制阀门为主的公司,注册在美国。在全球三十多个市场都有销售的产品主要是控制阀门,主要用于石油和天然气,核能和发电工业领域。

但美国司法系统的附件显示,生产控制阀门的CCI,并未控制住其在海外的市场行为,触犯了1977年生效的美国《海外反贪污法案》。

附件还显示,CCI公司已经认罪。

这是一起典型的美国公司海外贿赂“窝案”。其行贿对象,包括高级副总裁,工程技术经理,总经理,采购经理。

CCI海外贿赂遍及全球,在行贿名单上,除了涉嫌的中海油外,还有5家中国公司涉案:江苏核能发电公司(中国),国华电力(中国),中国石油物资和设备公司,中石油,东方电力公司(中国)。

继中海油之后,8月17日晚,国华电力宣布,公司从未直接或间接与CCI有业务联系,不可能涉入CCI贿赂案。

中国公司涉案疑云

CCI早在7月22日就对其海外贿赂门表示认罪(PLEA GUILTY)。

CCI公司律师团和美国检察官,双方5个签名证明,下述细节双方确认无误:“一位CCI中国销售员向公司中国及台湾市场销售负责人R.Carson(CCI公司CEO妻子)发送电邮建议,向中海油的员工实施金钱贿赂。”

该法律文件称,2003年12月30日,CCI的一位员工根据CEO的指示,找到受贿人。这单生意跟“春晓”油气田开发采购有关。

2004年4月14日CCI公司高层给CEO电邮说,中国区销售主管觉得这个订单一定要拿到。回扣最好支付。

美国司法文件附件说,回扣是这么来的,“该客户同意将价格提高到25万美元单价,但是要求得到6.5万美元的回扣,以及2%的佣金。因此,总计回扣达到6.87万美元”。这笔款项按两种方式处理,3700美元给咨询顾问,6.5万美元给最终用户。

4月15日,CCI的CEO同意支付这笔回扣。“因为我们的关系,这个单子都已经拖了三个月了……一些税收和成本上的事情弄干净就可以了。”

4 月16日,其中国区负责人的电邮说,“回扣其实是顾客在我们的报价上加的,不会影响我们的利润率。”CCI公司的CEO回复说,“18.5万的价格,我们 的利润是多少?”4月18日,中国区销售人员回电邮给公司高层说,“我们的价格是18.5万,里面还带了2%的回扣空间。顾客把价格拉到25万美元,然后 要求2%回扣和其中差价。总计6.87万美元。”

2004年,这笔净利润14.2975万美元的回扣案最终成交。

类似的方式,CCI还贿赂了韩国的一家氢核能源公司,支付了5.7万美元回扣给客户,赚了50万美元的净利润。

在司法附件中,CCI公司确认了上述事实真实无误。

2009年7月31日美国法庭最终判决该公司被罚款1820万美元,是其所有全球贿赂款项的300%,十日之内向美国政府支付。

CCI母公司IMI为中海油辩护

2009年8月17日,中海油提供给本报记者的材料显示,上述所谓法律文件并未完全确凿。

CCI海外贿赂门事件,早在2009年4月8日就事发。当天,美国司法部网站通报了CCI为获取合同向外国公司行贿的相关信息,其中涉及一些中国公司,包括中海油。

得知相关信息后,中海油即成立由党组纪检组牵头,组织审计监察部、工程建设部、集团采办部以及相关单位,组成五个调查组进行调查。

调查是针对中海油全系统的,时间上,则对自2002年至2009年8年间,中海油与CCI及其代理商发生业务往来的情况,进行全面调查核实。

中海油说,调查核实情况及时报告了有关监管部门。调查分为内部调查和外部调查。内部调查上,向所有参与CCI产品采办工作的商务合同、工程技术人员及主管领导等共计97名员工进行了调查核实。

内 查上报的结果说,自2002年至2009年8年间,中国海油共有11个单位(项目)与CCI及其代理商发生业务往来,采购的主要产品为调节阀、旁路阀及对 应的备品备件。其中美元结算合同总价155.7万美元,人民币结算合同总价为16.9万元人民币,单项最大批次采购金额为38.5万美元,最小批次采购金 额为1.6万美元。

环节均符合中国海油采办管理制度的规定和程序要求,没有发现在管理程序和管理制度上的违规现象。

中海油说,截至目前,他们尚未发现公司内部人员收受CCI及其代理商的商业贿赂。

但中海油发给本报的申明,并未对美国司法部文件附近中所详述的“春晓”油气田采购案,进行说明。

值得注意的是中海油随后的外部调查。中海油与CCI公司进行了多次沟通,共同展开调查核实。

2009年6月22日,CCI母公司IMI公司中国总裁,正式向中国海油复信说,“IMI公司的外部律师已经告知美国司法部,这些收款人并不是CNOOC(中海油)的员工,而是前CCI员工或他们的亲属及朋友。”

这位IMI中国总裁很确认的表示,“很明显,极可能是这些CCI前员工及其同伙私吞了这笔钱。”

他还重申,“并无证据证明这些钱真正到了中海油员工的手中,或者说中海油一方有人有意索贿。相关款项是通过对个人银行账户汇款的形式汇到了CCI员工或其亲属、朋友的账户上。”

CCI贿赂门手段

虽然CCI牵涉的中国企业情况未明,但美国司法部的文件及附件披露了CCI海外行贿详情,当为后来者鉴。

文件显示,为了达到销售目的,该公司的行贿的方式往来于世界各国的能源企业中。

在长长的行贿对象中,除了6家中国企业,还有马来西亚石油公司、韩国水力核电公司,阿联酋国家石油建筑公司等。受贿者涵盖高级副总裁、工程技术经理、总经理、采购经理等各个级别官员。

CCI公司的管理层中,HONG Carson在1995年到2007年期间,负责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的销售。此人是该公司CEO Carson的妻子。在2003-2007期间,HONG Carson通过下属雇员或者是代理机构,向中国的国有企业行贿近100万美元。

HONG Carson的上司担任全球销售行政副总裁的COSGROVE也通过雇员和代理公司,向一些国家的国有企业行贿190万美元,向私营企业行贿30万美元。

负责售后和更换服务的另一位全球副总裁,在同一时间内,也向一些国家的国有企业行贿43万美元,向其它私营企业客户行贿22万美元。

该公司的其它一些高管也涉及到向其业务领域的客户行贿。

具体的行贿手段是,一种是向客户的雇员直接付款;另一种则是提高给代理机构的服务费用,进行“转移支付”;第三种则是通过一位受贿人的朋友或者是亲戚,担任“咨询顾问”,来转移支付给受贿人。但是这些咨询顾问基本上没有具体业务可以做。

美国司法部文件透露,在2003年到2007年,CCI公司CEO,S.Carson向一些国家的国有企业雇员和管理层行贿430万美元,同时,他也向其它的一些私营企业行贿180万美元,以获得客户的生意。

7月22日在确认上述事实真实无误的情况下,CCI公司表示认罪。



中海 涉嫌 美國 CCI 賄賂案 賄賂 調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362

曾维才涉嫌贿赂文强中渝置地:与公司无关


http://www.nbd.com.cn/newshtml/20100204/20100204043258619.html


每经记者  李凌霞  发自深圳

        2月3日,在香港上市的重庆开发商中渝置地(01224,HK)在早间开盘仅4分钟后便突然停牌。该股停牌前报于2.92港元,下跌1.017%。

        据了解,中渝置地停牌是由于公司副主席兼执行董事曾维才在文强案件中受到牵连。文强于2月2日受审,他被指控受贿、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 织、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强奸等多项罪名。据相关检控书显示,他所受贿的1546万元人民币  (下同)中,其中有约146万元是来自中渝置地副主席兼执行 董事曾维才。

        文强承认在2007年~2010年,先后7次收受曾维才所送的超过百万元的钱财。但文强指出,他与曾维才是多年好友,在收受其钱财后,并 没有利用职权为其牟利。不过起诉书显示,文强在2005年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时,受曾维才所托,在一宗职务侵占案中提供帮助。

        据了解,曾维才分别在2008年6月及2007年5月获委任为中渝置地公司副主席及执行董事,并同时担任中渝置地旗下多家子公司的主要管理层职务。

        中渝置地在香港的公关人士2月3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开盘4分钟便停牌,是因为发现市场上有相关传闻,为避免传闻对公司的不利影响,公司决定停牌以了解相关情况。

        中渝置地在昨日(2月3日)傍晚在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经向曾维才查询后,曾维才否认有关其向文强提供任何贿款的指控。同时,中渝 置地表示,目前在重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文强案进行的审讯一概与该公司及其附属公司没有任何关连,并申请于2月4日恢复交易。

曾維 維才 涉嫌 賄賂 文強 中渝 置地 公司 無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128

中国人寿等险企或涉商业贿赂

http://www.yicai.com/news/2010/10/580348.html

9

月,一项名为“学生幼儿平安保险”(下称“学平险”)的团体险种伴随着新学期的到来,开始在山西运城市的中小学校火热办理。

保险“进学校”本是好事。2006年中国保监会曾下发《关于做好保险“三进入”的通知》,“三进入”指进学校、社区、农村,其中“进学校”位置居首。通知要求采取为在校学生举办保险知识讲座,发放保险宣传品和宣传画(册)等形式,宣传保险,普及保险知识。

然而,在山西运城市,这项旨在普及保险知识的举措,在“层层推手”的协力下,“保险进学校” 成为一件耐人推敲的事情。

自愿投保还是乱收费?

“学平险”是否属于教育乱收费?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在山西运城却因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介入而变得扑朔迷离。

开会—发文—层层落实,这套惯用流程被运城多家学校称为“十多年不变的模式”。几年来,运城市教育局针对“学平险”多次发文、开会,而外界批驳之声不绝于耳。

在记者拿到的运城市教育局2009年与2010年印发的文件—— “关于进一步加强学校和学生安全保险工作的通知”(下称“保险通知”)中,第一、二部分分别注明“学生保险是权利和义务对等的经济合同,与教育乱收费有本质区别” 及“自愿投保”等内容。

“说是自愿,其实是变相强迫,我们觉得是乱收费!”9月29日,在运城市实验中学,某学生家长向记者抱怨,“第一天孩子回来说要交保险费,我没让交,第二天孩子又回来要钱,说老师非让交不行”。在学校大门口附近,还有几位打着雨伞的家长正在等候下课后给孩子送保险费。

记者了解到,虽然文件要求“自愿投保,不得强求”,但经过层层传达后,许多学校或班主任并未真正按照文件精神去办。有些学校甚至出现不交保险不能进教室,或家长要与学校签免责书等情况。

今年4月21日,教育部等七部门联合下发《关于2010年治理教育乱收费规范教育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意见要求,中小学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必须坚持自愿和非营利原则;严禁采取强制或变相强制手段收取服务性收费或代收费。

而保险费就属于代收费中的一种。

其实,早在2000年时,山西省教育厅就与山西省物价局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收费管理制止乱收费的紧急通知》,其中第四条“禁止各种乱收费” 中要求:保险机构不得通过学校向学生推销保险业务,学校及其在职人员也一律不准代办。记者在上述部门采访中得知,该文并未废止,仍然适用。

山西省物价部门某专业人士表示:“由学校组织的、在校园内开展的都是不符合国家政策的,但是否属乱收费不好下结论。”

记者随后来到山西省教育厅。运城市教育局2009年、2010年印发的“保险通知”都注明了抄报山西省教育厅,但在山西省教育厅,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并未收到该文。

山西省教育厅纪检监察室王主任同样没能给出记者一个结论:“是不是乱收费不好界定,高校有明确的法规,但义务教育阶段的还没有。”

《中国经济周刊》在查阅其他省市相关规定时发现,辽宁省在2005年就此问题曾公开表态,“利用教育部门和学校强迫或变相强迫学生入保险,实质就是乱收费”。

9月1日,国家发改委发文,要求9月1日—12月15日开展教育收费专项检查。检查重点包括学校违反自愿原则和非营利原则,强制收取服务性收费、代收费或从中牟利等行为。随后,山西省物价局转发该文,并作出检查部署。

就在此前,国家发改委价检司副司长董志明在山西检查工作时专门对学生保险提出三点要求:要自愿;不能统一办理,不允许代办;不允许进入校园办理。

学校有保费回扣

“我们统一收起保费后交给保险公司,保险公司会按照8%的比例给我们返还。学校将此费用用于班主任的安全管理、值班补贴等。”运城市东郊逸夫小学,分管安全的杨副校长告诉记者。

2010年,逸夫小学3000名学生中,有1613人办理了中国人寿的“国寿学生幼儿平安保险”,每名学生收取30元的保费。按照返还比例计算,该 小学可以领到近4000元的“代理费”。而运城全市的中小学生过百万,按照保守的投保比例50%计算,每年保费收入在1500万元左右,“代理费”支出超 过百万元。

“代理费”的收、支是否合法?

运城市工商局经检科郝宏志明确表示:“代理费应该是给具备资质的保险代理人的,如果变相的给了学校,保险公司就涉嫌商业贿赂。”

《关于禁止商业贿赂行为的暂行规定》第五条规定:在账外暗中给予对方单位或者个人回扣的,以行贿论处;对方单位或者个人在账外暗中收受回扣的,以受贿论处。

记者从运城市工商局获悉,就在此前的2006年,该局在临猗县曾查处过类似案件,起因是当地某保险公司为教育局提供了一辆汽车。经调查,运城市工商局最终作出没收13万保费,罚款7万的处罚。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运城市开展寿险业务的公司有十余家,但在“学平险”市场上中国人寿份额比较大,即便今年有新华、阳光等其他保险公司参与,份额也微乎其微。

在运城市教育局2009年印发的“保险通知”中,“积极配合中国人寿开展好学生平安保险工作”的内容赫然在目。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规定: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不得滥用行政权力,限定他人购买其指定的经营者的商品,限制其他经营者正当的经营活动。

保监会第53号公告也明确指出,保险公司开展业务,应当遵循公平竞争的原则,不得从事不正当竞争;任何单位和个人均无权强制学生购买指定保险公司的“学平险”。

对此,运城市教育局政教科科长赵振先向记者解释,“发现不妥,已经作了修改,应该通过招标确定”。

记者发现,在2010年的“保险通知”中,上述内容已改为“积极配合保险公司开展好学生平安保险工作”。即便如此,今年5月份中国人寿运城分公司仍然召开了专门会议,参会者包括运城市教育局、物价局、纠风办等部门领导,各市直学校、县区教育局负责人均受邀。

中国人寿运城分公司总经理助理杨红云告诉记者:“会议由我们公司组织,我们邀请各部门领导、学校来参加。”

而参会学校却是另一番说法。“是教育局组织的,政教科通知我们开会,每年都一样,保险公司不可能给我们下通知。”运城市某市直中学一副校长说。

教育主管部门有提成?

老师能否作为保险代理人在学校开展保险业务?

在运城市教育局2009、2010年印发的“保险通知”中,记者均发现如下内容:可由一名退休教师作为保险代理人,做好日常管理工作。

“绝对不允许!”山西保监局一位人士向记者明确表示。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122条规定,个人保险代理人、保险代理机构的代理从业人员、保险经纪人的经纪从业人员,应当具备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资格条件,取得保险监督管理机构颁发的资格证书。

在运城市实验中学、逸夫小学、夏县裴介中学等多所学校,当记者问及保险经办老师是否具有保险代理人资质时,受访对象中没有一人可以提供。

在《保险法》第130条中,保险佣金的支付也有相应规定:保险佣金只限于向具有合法资格的保险代理人、保险经纪人支付,不得向其他人支付。

而夏县裴介中学一位年级主任告诉记者:“各班班主任收起后,由我统一交保险公司,然后保险公司按照10%的比例返现金给我,我再交由校长最后安排。”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其他几所学校的收费、返还情况也大致相同。据知情人透露,这样的操作模式已在运城市持续了十几年,不仅要给学校提成,还要给市县的教育主管部门提。

而作为保险公司,委托未取得合法资格的机构或者个人从事保险销售活动,以及利用开展保险业务为其他机构或者个人牟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同样触犯了《保险法》。

记者希望就有关问题采访运城相关保险公司,均遭婉拒。


中國 人壽 等險 險企 企或 或涉 商業 賄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49

三一重工賄賂客戶中材股份(1893)附屬天山股份

(謝謝網友200的資料。)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89943b0100q5hn.html

 

三一重工行贿证据曝光:送礼单位是万元。三一已经在删帖了。

昨日,中國有一位網友指出三一國際(631)同系公司三一重工對中材股份(1893)附屬天山股份高層員送禮的內部文件。

發帖者稱:「我曾是三一重工的一名員工,受到種種非人的虐待。今天我要告訴大家一個真相,行賄改變世界,先送錢,後做事。以下是證據資料:關於核銷天山股份屯河水泥業務費的報告;關於緊急撥付庫爾勒天山神州公司客服費的報告;關於緊急撥付庫爾勒天山神州公司客服費的報告;關於申請天山神州業務費的緊急報告;三一重工2011中字頭客 戶行賄明細表;三一重工新疆分公司業務費申請呈批書;三一重工2011中字頭客戶行賄明細表。」

據—份文件稱,送禮分包括「客服費」、「業務費」、「春節公關費」等,申報金額達1,385.5萬人民幣,初審付款502萬人民幣。文件批准人簽字為“梁X中”(中間一字因草書看不清)。 根據資料顯示,三一重工董事長梁穩根的兒子為梁冶中,現任三一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財務總部總監。

三一重工行贿证据曝光:送礼单位是万元。三一已经在删帖了。

另外一份文件指,2010年7月份,天山股份下 ​​屬天山築(原文如此)將 採購8000萬元成套設備,三一向天山股份總工、天山股份東疆事業部總經理、天山股份招標辦主任以及天山築友董事長和總經理5人共計支付了30萬人民幣; ​​天山股份下 ​​屬屯河水泥已採購2000多萬人民幣成套設備,三一向天山股份總工程師支付了15萬人民幣,三一新疆公司向屯河水泥總經理及攪拌站總經理各支付了5萬人民幣; ​​天山神州已採購2000多萬元成套設備,三一向天山神州常務副總經理、攪拌站總經理以及銷售部長共支付15萬人民幣。 報告稱三項業務費共計70萬人民幣,均由三一新疆分公司或周小明先生已墊付。

三一重工行贿证据曝光:送礼单位是万元。三一已经在删帖了。

但三一重工經內部調查初步表明,自稱曾是三一重工員工、馬甲為「行賄改變世界」的網民,上傳的文件照片存在偽造嫌疑。 據此,三一重工已向長沙市公安局正式報案,目前,公安部門正立案調查。 三一重工有關負責人表示,公司將全力配合公安機關的調查,並將盡快公佈有關調查結果。

三一 重工 賄賂 客戶 中材 股份 1893 附屬 天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179

涉陳奕迅之父 上市公司高層嗱渣賄賂實錄

2003-3-6  NM




歌星陳奕迅之父、房屋署總屋宇裝 備工程師陳裘大,面對十七條貪污控罪,案件將於九月正式開審,但牽涉他的一宗貪污案,卻率先於上月開鑼。案中被告,是新世界發展旗下佳定工程董事張定邦, 他為競投價值一億元的房委會黃大仙上邨重建工程合約,因行賄陳裘大而被法庭裁定罪成,上週五重判入獄四年。案中頂證他的污點證人賴細生,是上市公司耀 生行集團前主席,他最終不被起訴,現坐擁時值八千多萬的物業。案件審訊中,陳裘大的名字屢遭提及,但他仍有閒情,上月廿六日到紅館捧兒子演唱會的場。現已 入伙的的黃大仙上邨一期,包括龍翔中心商場,座落黃大仙廟和騰龍墟側。九八年一月,房委會就其重建工程的機電工程(包括柴油發電機及屋邨內的電器裝置)招 標,價值共一億元。當時競逐的承辦商中,包括耀生行及新世界旗下的佳定工程;而負責向「標書評審小組」推薦花落誰家的,正是陳裘大。陳裘大自從一九八七年 已出任此要職。他和房署承辦商之一的耀生行前主席賴細生相熟。五十二歲的賴細生供稱,九八年三月,他「從行家口中」發現自己的標價乃全行最低,縱使穩操勝 券,但他指自己低估成本,若硬接這工程,最後會蝕五百萬元;棄標?他又不肯,「我怕被釘牌。」原來房委會規定,承建商若在十二個月內涉及「不正常投標行 為」超過兩次,會被暫停投標資格三個月。正當賴細生擔憂之際,突接到陳裘大的電話,相約他午膳。

「唔幫陳裘大,第日做嘢難」陳裘大在飯局上 問他:「點解個標咁低?」賴細生指計錯數,後來陳裘大稱可以為賴隱瞞棄標一事,續說:「我聯絡咗張定邦,會俾個工程佢做,你叫佢識做喇!」陳裘大然後將張 定邦的手電號碼交給賴細生。賴細生在庭上說:「假如唔幫陳裘大,我相信第二日做嘢會好難。」之後,賴相約張定邦在尖沙咀新世界酒店的咖啡廳見面,賴表明陳 裘大會讓張中標,為此張要付上報酬。他說:「我見份合約值一億,就向張定邦開價二百萬。我驚俾得少,陳生會唔高興。」最後雙方同意,張定邦透過向耀生行旗 下的公司「興業」,買入兩組後備柴油發電機,把交易價誇大二百零四萬,以此為賄款。賴說:「陳裘大知道有二百萬,咪笑吓咁,仲提議同我一人一半。」賴扣起 五十四萬,聲稱作用提高機價而涉及的稅款。買賣發電機需時逾一年,但陳裘大很心急,在賴細生收到錢之前,已不斷催迫。

百五萬賄款車上交收 「陳生追過我幾次,所以迫於無奈,喺交貨前俾佢先。」賴細生前後將一百五十萬,分十二次交予陳裘大手中,每次他都駕車到何文田房署總部地下,接載陳上車, 在附近兜圈,然後在車上交款;其中有兩次二人往酒店午膳,皆由賴付賬。賴細生每次將五萬至三十五萬現鈔送到陳裘大手上。在交易中,從未跟陳裘大見過面的張 定邦,在上月一連四天的審訊,眼泛紅筋。七五年在港大電子工程系畢業的張定邦,從新世界附屬公司的助理工程師,爬到佳定工程的董事,佳定的大股東正是新世 界發展。記者在他定罪前,曾往太古城的張家找他,其外母不知就裡地答:「唔喺度噃,佢同老婆返咗工!」實情是,張定邦在佳定已停職留薪近一年了。來自新世 界的消息稱,打從張定邦去年一月十三日深夜被捕後,公司高層即於翌晨,急召清洪到廉署救駕。清洪和助手由早到晚,護着被廉署押解的張定邦,由返中環新世界 公司找證據,到重返廉署接受盤問寸步不離。如此貼身保護,估計律師費將高達六、七百萬元。據悉,這筆巨額律師費,並非張定邦獨揹,新世界會負擔部分。新世 界發展老闆鄭家純、家成兄弟更挺身當他的品格證人。法官判刑時指出,張定邦是「因為公司的存亡」,才去賄賂陳裘大。自九三年起,佳定從房委會處投得卅六宗 機電合約。此外,佳定工程亦接過時代廣場、科技大學、東堤灣畔等大型工程。

耀生行靠房委會工程起家今次力證張定邦有罪的賴細生,十七歲隨父 親「學師」做電機,他以私人及公司名義擁有的物業,現值八千五百多萬元。賴細生曾向傳媒承認,房委會是耀生行的「大水喉」,批出合約佔其總營業額約八成。 由九○年至九八年,耀生行從房委會投得機電合約,總值四億八千萬元。○一年,耀生行集團上市時,曾在招股書披露——「拜過去幾年公營房屋政策所賜」,令其 營業額在九八年至○○年間,由二億三千萬元,暴升一倍至四億六千萬元,三年純利共達六千九百萬元。不過,自去年四月,耀生行因涉及賄賂陳裘大案,被房署暫 停投標資格,賴細生亦因此辭去耀生行的董事和主席一職。去年七月,耀生行因股價不尋常地狂升,升幅達十二倍,股份過分集中,公眾持股量不足百分之五點六, 遭證監會調查。此案雖然審結,但房屋署強調,無意改變由總屋宇裝備工程師操評核標書的機制,因為房署內部有足夠的監管,而陳裘大案是個別事件。法官判刑時 則強調:「受賄人的罪責比行賄人為大。」

陳裘大賄賂案過程插圖:詹震寰

陳裘大案分開審五十七歲的陳裘大,將於九月廿二日在高院面對為期三十九天的審訊。他被控十七項指控,牽涉逾三百萬元,暫定由資深大律師艾勤賢代表。被指賄賂陳裘大以換取政府工程合約的,除了張定邦外,還有上市公司順昌集團旗下順昌機電董事張國聰、耀生行附屬的百達機電董事黃志良、偉達電動機械董事郭偉倫等共八人。陳裘大還被指收受利益,以協助郭樹華和郭偉元,成為政府合約工程師。


陳奕迅 之父 上市 公司 高層 賄賂 實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049

期交所兩人涉案商業賄賂

2013-03-11  NCW
 
 

 

上期所和中金所技術部門負責人同時因收受商業賄賂被調查,不排除為窩案◎ 本刊記者 劉冉 文liuran.blog.caixin.com 因為商業賄賂,國內交易量最大的兩家期貨交易所技術部門負責人同時被調查。

財新記者近日獲悉,上海期貨交易所(下稱上期所)和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下稱中金所)技術部門負責人嚴少輝、張國元正在接受檢察機關調查。

據知情人士透露,此案屬商業賄賂,目前兩人正被隔離審查,存在窩案可能。

多位交易所系統的人士透露,調查始于去年下半年。2012年9月至10月間,系統內幹部還收到過警示和提醒。至2013年年初,檢察機關正式立案,但二人是否會被起訴,目前尚無結論。

昔日技術負責人

2012年下半年,網上曾出現匿名舉報,稱上期所原技術部王姓負責人利用職務之便,在交易系統中留下後門,離職後利用該漏洞經營高頻交易,獲利數億元。

但數位相關人士表示,該舉報內容不實,上期所曾自查系統,沒有發現後門, “繞過防火牆談何容易” 。此次檢察機關的調查並未涉及系統問題。

嚴少輝和張國元均為期貨系統的資深從業者。

40歲出頭的嚴少輝是江西于都人,1988年入學華東師範大學計算機系;2005年在上海交通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後留校任教。1994年即調入上期所搞系統開發,歷任上期所技術部高級總監、首席總監、總工程師。他還參與開發了2006年11月上線的上期所“NGES 新一代交易所系統” ,這套系統耗時三年,耗資1.7億元。

嚴少輝也曾參與了中金所籌建時期的技術開發。據報道,在2006年2月中金所第一次籌備會議上,嚴少輝被任命為七個工作小組之一技術組的組長。但是嚴少輝最後未加入中金所,案發前任職上期所。

38歲的張國元曾擔任大連商品交易所(下稱大商所)技術部高級經理,2006年籌建中金所時,他隨大商所原總經理朱玉辰調任上海,擔任籌備組技術組負責人,負責股指期貨的技術籌備工作,後任中金所技術中心總監。

2012年3月,中金所將技術中心獨立出去,成立全資子公司上海金融期貨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中金所技術公司) ,張國元擔任總經理。

2013年春節前夕,他在中金所技術公司總經理的競聘中失利,轉任該公司董事長。

業內人士分析,無論在技術系統還是人事上,上期所和中金所的關係曾經都很密切,此次二人同時出事,可能翻船在採購環節。

交易所為採購金主

“交易所系統無法從外面購買,只能自己研發。國內四大期貨交易所都有自己的研發部門,上期所交易系統不能說國際先進,但在國內是比較好的。 ”一位期貨公司的技術部門負責人表示。

“交易所無論市場漲跌都旱澇保收,而且所有技術設備必須不斷更新。 ”上述接近交易所的人士說。

由於幾家交易所的財務情況不甚透明,市場往往都是根據交易量與手續費 進行粗略估算。

2010年,上期所發佈年報,稱當年淨利潤為51.66億元。

2011年, 在上海市納稅百強企業中,上期所、上交所、中金所位列第10、15 和32名。

2012年,根據中國期貨業協會的統計,中金所全年累計成交額75.8萬億元。

排在第二位的上海期貨交易所全年累計成交額約為44.6萬億元。

迫于國際競爭、品種擴充和交易量的壓力,期貨交易所需要不斷花巨資改善網絡和系統。

中金所網站顯示,上期所每年均有多次技術方面的招標,2008年以來中金所至少有四次,分別為2008年6月的內外網隔離項目,2010年9月的“新一代基礎設施 - 主機系統集成1採購” “新一代基礎設施 - 網絡設備2採購” “新一代基礎設施 -主機系統集成2採購”和“新一代基礎設施 - 主機系統集成3採購” 。

此外,最近還有“上期機房生產系統設備更換主機1”等項目。

期交所 兩人 涉案 商業 賄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699

深圳民企商業賄賂案頻發

http://www.yicai.com/news/2013/08/2915660.html
國藥企葛蘭素史克案揭開了企業商業賄賂的冰山一角。作為民營經濟最為活躍的深圳,民營企業特別是大型民企內部的商業賄賂頻發,形勢亦不容樂觀。《第一財經日報》從深圳市人民檢察院獲悉,2010年至今,深圳有超過120名民企工作人員因收受商業賄賂,被檢察機關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審查起訴,其中不乏華為、中興、富士康、比亞迪、沃爾瑪、創維、茂業等大型民企工作人員,著名大型民企商業賄賂案佔比高達六成。

窩案頻發

根據檢察機關提供的案情材料,涉案人員普遍年輕且高學歷是大型民企工作人員收受商業賄賂案的第一個特點。

張某,名校畢業,英國留學歸來,30歲出頭已成為某高新技術企業的綜合部商務總監,負責公司產品線的材料需求以及向採購部門提出供應商認證申請等工作。

2011年初,該公司在肯尼亞政府援助項目上需採購IBM軟件產品,張某利用職權使一家公司成為了該項目產品的合格供應商,並先後三次收受該公司大客戶經理送來的好處費共30萬元。2012年3月,張某因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被深圳檢察機關提起公訴。因其認罪態度較好,退回全部受賄款並取得了案發企業的諒解,2012年5月,法院判處其有期徒刑兩年。

姜某鵬,80後,在某著名的大型民企中擔任生產部經理,在選定供貨商方面有一定「話語權」。2011年,姜某鵬先後以買房子、投資等為由,向多家供貨商索要人民幣近150萬元,並對相應的供貨商提供關照,造成了一些供貨存在以假充真,以次充好,送貨短缺,供貨價格虛高等問題,嚴重損害了公司利益。經深圳檢察機關提起公訴,2012年8月,姜某鵬被法院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

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官張舒舒對本報表示,「80後」、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佔總涉案人數的七成以上,且都是本科以上學歷,很多還是碩士、海歸等高素質群體,他們擁有一份體面、穩定且高收入的工作,正逐步走上民企中層管理崗位,如部門經理、工程師、高級工程師等,手中有一定職權。

大型民企工作人員商業賄賂案件的第二個特點是受賄額總體偏大。張舒舒說,這些大型民企動輒涉及數千萬甚至上億元的工程項目、採購、招投標等,造成送上的「好處費」也高達上百萬甚至上千萬元。如某大型民企的高級工程師許某,利用職務便利,在基建工程項目上幫他人成功競標,先後收受好處費達人民幣985萬元。

第三個特點是受賄崗位分散。張舒舒說,中小民營企業的「腐敗」集中在採購等崗位,但大型民企因為人員眾多,造成很多崗位都有一定的獲利空間。從目前發案情況來看,收受商務賄賂的人員已涉及部門經理、項目負責人、採購人員、財務人員、對外服務科科長、工程師、技術支持等,甚至後勤崗位如車輛管理員、行政管理員、行政監督員也成了案發人員。

比如,有行賄人為了讓其酒店成為某大型民企的協議酒店,按每間客房每天2.5元人民幣的回扣款給該大型民企的住宿管理員等人,就憑2.5元回扣款雖然看起來微不足道,但該企業一名住宿管理員在半年左右就收受了回扣款超過20萬元。近日,該名住宿管理員已被宣判獲刑。

大型民企商業賄賂案的第四個特點是窩案頻發。如一家電子公司為了自己的手機射頻天線能銷售進某大型民企而行賄,使該大型名企的四名工程師因收受商業賄賂同時「落馬」;一家電子公司的負責人為了拿下多份採購合同而向某大型民企的多個辦事處工作人員行賄,造成該大型民企的市場經理、市場總監、終端經理等4人被一連串牽出並追究刑責。

有賴於公司報案

大型民企成為商業賄賂案重災區有多方面原因。龍崗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官杜旭東對本報表示,相比中小民營企業,一些大型民企的自我清查的能力較強、力度較大,比如華為、中興這樣的大企業,都設有專門的法務部,對內部員工的腐敗問題不願容忍並肯花力氣去查辦,這是華為、中興等大型民企商業賄賂案比一般民營企業高發的一個重要原因。

杜旭東表示,民營企業人員收受商業賄賂案,目前最大的困難是發現難,基本依賴於所在公司的報案,群眾舉報的幾乎為零。所以,很多商業賄賂案是否會案發,取決於公司老闆的態度。如果所在公司不願意報案或自行將涉案人員開除了事,司法機關也很難主動介入。

一些公司保全證據的意識不足,出事之前沒想到員工會收受商業賄賂,出事之後向公安機關報案後又拿不出相關的有力證據,造成很多案件難以偵破或無法進入檢察機關的公訴環節,最終無法追究涉案員工的刑事責任。

同時,大型民企掌握的資源更多,利益蛋糕更大,一些員工手中的權力也很大,容易吸引一些行賄人將他們作為目標,以期獲得巨大經濟利益。而這些大型民企的工作人員,雖然年輕學歷高,但法律意識非常薄弱。

張舒舒說,在辦案中發現,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案的當事人認為自己不是公務人員,反腐與他們沒有關係,收些回扣屬於潛規則,可能是不對的,但他們沒想到,5000元回扣歀,就已經涉嫌犯罪並須為此承擔刑事責任。

大型民企商業賄賂案高發也暴露出民企管理的制度漏洞。張舒舒表示,一些民營企業,在崗位權限的設置、招投標制度的規範、員工的管理等方面,都存在一定漏洞,特別是在業務擴張時期,只注重經濟效益,造成了一些員工權力過大又缺少監管,隨波逐流收受賄賂,甚至主動暗示和索取。

如何減少民營企業商業賄賂案的發生?深圳市人民檢察院相關工作人員表示,需要通過社會誠信體系的完善,讓企業員工不敢收受商業賄賂、讓行賄人不敢行賄。應將他們的犯罪記錄作為污點列入個人誠信系統,並納入社會誠信體系的一部分。相關企業在進行招聘時,先查詢擬聘用人員的誠信記錄,讓這些有過商業賄賂記錄的人員,在職場中難以立足。

同時,現行的行賄犯罪檔案查詢制度,可以向民營企業鋪開,民企可通過查詢瞭解哪些投標方、供貨商、客戶等有過行賄犯罪記錄,並將該企業列入黑名單。(深圳市人民檢察院通訊員汪林豐、孫正對本文亦有貢獻)

深圳 民企 商業 賄賂案 賄賂 頻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3319

反賄賂對藥企的影響 東方紅石樑軍儒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5a73c90102e1ys.html
 

醫藥行業反賄賂的實質是把流通領域的各種潛規則費用清除,這些費用體現在藥企的銷售和管理費用。理想情景下醫生醫院的灰色收入消失,藥企銷售和管理費用下降,過度醫療減少,藥品零售價下降,灰色收入部分利益歸還給患者。結果是醫藥行業總量可能出現下降,但剛性需求市場份額也會再分配。另一個要考慮的變量是降價(特別總金額龐大的跨國藥企)將騰出醫保支付空間,增加潛在購買力。

   由於藥品降的是零售價,因此基本不會對營收產生影響,反賄賂對藥企營收的影響主要來自量,利潤則取決於營收下降和銷售、管理費用減少的博弈。對於擁有高品質產品的行業龍頭藥企,雖然過度消費的減少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但在剛性需求再分配過程中卻可能獲得更高的份額,因此甚至可能出現量不降反升的情況,加上費用的大幅下降,利潤增長應該無憂。而一些產品平庸,高度依賴潛規則營銷的藥企,則存在市場份額大幅下降的可能性,其利潤完全取決於營收下降和銷售、管理費用減少的博弈,前景堪憂。

   雖然醫藥行業各個子行業具有不同特性,銷售和管理費用率並不能完全真正反映藥企對賄賂營銷的依賴程度,但對於這兩個指標異常高的藥企則應持謹慎的態度。下面是上市藥企銷售費用率前20名:

 

證券代碼

證券名稱

銷售費用/營業總收入

002107.SZ

沃華醫藥

62.1587

600594.SH

益佰製藥

62.0800

300204.SZ

舒泰神

60.7376

300181.SZ

佐力藥業

56.1671

300026.SZ

紅日藥業

54.8824

300039.SZ

上海凱寶

51.3930

000766.SZ

通化金馬

49.4225

002566.SZ

益盛藥業

49.2020

600252.SH

中恆集團

49.0428

002412.SZ

漢森製藥

48.1657

002603.SZ

以嶺藥業

45.2021

002390.SZ

信邦製藥

42.8675

600572.SH

康恩貝

42.1719

300238.SZ

冠昊生物

41.7925

000623.SZ

吉林敖東

41.7652

600557.SH

康緣藥業

41.4448

002437.SZ

譽衡藥業

41.1115

002275.SZ

桂林三金

40.7777

600276.SH

恆瑞醫藥

39.9892

數據來源:網絡

  

 

   可以看出銷售費用率高的大部分是處方藥,前三位超過60%,的確令人歎為觀止。當然並不是費用率高的企業產品就一定不行,但至少存在過度醫療嚴重的可能性。另外計算費用率還要考慮企業的收入結構,像天士力、白藥、同仁堂若按總收入計算,銷售費用率很低,但實質上它們的營收都包含有商業部分,醫藥流通領域銷售費用率一般只有1-3%,因此剔除這個因素它們的銷售費用率也接近30%左右。具體企業收入結構不同,產品特性不同,競爭態勢不同,因此還是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總體而言產品優秀的藥企更安全。

賄賂 對藥 藥企 企的 影響 東方紅 東方 石樑 軍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545

外媒:中國工商總局對西門子醫療部門展開商業賄賂調查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5/4613069.html

外媒:中國工商總局對西門子醫療部門展開商業賄賂調查

一財網 方向明 2015-05-03 15:03:00

路透社稱,此次被曝光的賄賂事件涉及包括驗血設備在內的多種醫療器材,涉案醫院多達1000家

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的話稱,中國工商總局去年開始對西門子旗下醫療部門涉嫌賄賂醫院使用其高價醫療產品一事展開調查。

報道稱,該知情人士透露,工商總局指控西門子公司及其經銷商通過免費提供醫療器材的方式,換取院方在此器材上獨家使用西門子公司開發的化學試劑,其行為違反了中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8條。

該條款規定:“經營者不得采用財物或者其他手段進行賄賂以銷售或者購買商品。在帳外暗中給予對方單位或者個人回扣的,以行賄論處;對方單位或者個人在帳外暗中收受回扣的,以受賄論處。”

路透社稱,此次被曝光的賄賂事件涉及包括驗血設備在內的多種醫療器材,涉案醫院多達1000家。該調查此前從未被外界知曉,或將掀起一輪針對更多醫療器材制造商的廣泛調查。

據了解,在中國經營醫療設備的跨國公司主要有通用電氣、飛利浦、美敦力和強生公司。

路透社稱,西門子德國公司高級發言人克雷默(Matthias Kraemer)表示“尚未註意到”該調查並拒絕就該調查的具體問題作出評論。

路透的報道稱,西門子公司於1872年進入中國,目前在中國已擁有32250個員工,涉足鐵路、能源和醫藥等多個領域,2014年,西門子在中國地區的銷售額為69.4億美元,占其總銷售額的8%。

西門子中國網站顯示,該公司醫療部門提供的醫療設備主要包括:實驗室診斷,助聽器和影像診斷與治療,涉及磁共振,CT,超聲設備,血液學檢測系統,微生物檢測系統,分子診斷系統等多個類別。

2013年,醫藥廠家葛蘭素史克就曾被曝出為提高藥品銷售額向政府官員、醫藥行業協會和醫生行賄約5億美元。

卷入行賄醜聞的葛蘭素史克最終被罰款人民幣30億元,成為迄今為止中國開出的最大罰單,也幾乎相當於其行賄金額。另外,該公司中國負責人、英國人馬克銳也因行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並處驅逐出境。

 

編輯:應民吾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外媒 中國 工商 總局 西門子 西門 醫療 部門 展開 商業 賄賂 調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2838

馬來西亞反貪局:總理賬戶上7億美元是“捐贈”不是賄賂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8/4665470.html

馬來西亞反貪局:總理賬戶上7億美元是“捐贈”不是賄賂

一財網 方向明 2015-08-05 14:07:00

《華爾街日報》曝出馬來西亞政府方面查到6.7億美元款項流入納吉布的個人賬戶中。馬來西亞反貪汙委員會稱,這筆存款來自於“捐贈”,而並非來自由他主導的國有企業“一馬發展公司”。然而,反對派對此並不買賬。

據外媒報道,馬來西亞反貪汙委員會稱,總理納吉布個人賬戶中的將近7億美元存款來自於“捐贈”,而並非來自由他主導的國有企業“一馬發展公司(1MalaysiaDevelopmentBerhad)”,然而,反對派對此並不買賬。

調查稱款項並非來自關聯公司

7月,《華爾街日報》曝出馬來西亞政府方面查到6.7億美元款項流入納吉布的個人賬戶中,而這筆款正是來自於一馬公司相關的銀行,政府機構和企業。

馬來西亞反貪汙委員會3日發表的聲明稱,確實有大筆款項匯入納吉布賬戶,但並非來自於一馬公司。

“調查結果表明,被指匯入納吉布賬戶的26億林吉特(約合6.7億美元)來自於捐贈而並非一馬公司,”聲明稱。不過,該聲明並未明確指出捐贈方以及捐贈用途。

據了解,一馬公司是成立於2010年的國家投資基金,由納吉布擔任顧問委員會主席,政府持有一馬公司100%股權,公司主要協助發展能源、地產、旅遊和農業領域的項目,但是,該公司目前深陷110億美元的債務泥淖之中,正在試圖通過變賣部分資產緩解債務。

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

除了反貪汙委員會以外,馬來西亞司法部、央行和警方都已介入調查,調查小組表示此次調查獨立透明,且仍在進行當中,希望公眾耐心等待結果,並不要妄加揣測。

貪汙瀆職的質疑聲傳出後,納吉布本人和一馬公司均發聲表示否認,納吉布辦公室稱此事件是反對派施加的陰謀,意在逼納吉布下臺,而《華爾街日報》的報道則是誹謗和“政治陰謀的延續”。納吉布還以個人名義致函《華爾街日報》要求澄清報道。

一馬公司4日對馬來西亞反貪汙委員會的聲明“表示歡迎”,稱該聲明澄清了轉入總理賬戶的款項並非來自於一馬公司。“我們公司一直堅持從不向總理提供任何資金,”該公司稱。

貪腐嫌疑引發政治鬥爭

但是,納吉布的政治對手並不買賬,批評反貪汙委員會試圖包庇納吉布。

“我確定反貪汙委員會的這份聲明是在為納吉布撇清自己的不當行為做準備,”來自人民正義黨的議員拉姆利(RafiziRamli)稱,公眾想要知道的是這些捐款的來源和用途,“但是這份聲明無法平息民憤,也不能挽回民眾對納吉布的信任。”

民主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稱:“馬來西亞人民現在必須正視的一件事情是,總理納吉布是否能夠向人民和全世界證明他的清白和道德權威以繼續領導馬來西亞。”

上月28日,納吉布宣布內閣改組,將與自己不和的原副總理亞辛除名,由內政部長阿末紮希接任,同樣被逐出內閣的還有司法部長帕泰爾和4名對納吉布醜聞“刨根究底”的要員。

過去一年里,納吉布一直因為被指通過一馬公司中飽私囊而面臨就任6年來最大的信任危機,也是執政黨馬來民族統一機構(巫統)自1957年獨立後遭遇的最大挑戰。

與納吉布針鋒相對的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蒂爾此時也不失時機地發聲要求納吉布在有足夠證據澄清自己之前暫時下臺。此前,曾執掌總理大權22年的馬哈蒂爾多次“炮轟”納吉布,指責其生活奢靡,貪腐醜聞纏身,質疑其執政能力並呼籲下臺。剛剛被“踢”出內閣的亞辛則被視為馬哈蒂爾繼續在黨內發揮影響力的代理人。

編輯:仇芳芳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馬來 西亞 反貪局 反貪 總理 賬戶 美元 捐贈 不是 賄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6060

巴西總統陷賄賂醜聞 基準股指大跌10%觸發熔斷

周四,巴西基準股指Bovespa指數大跌10%,觸發熔斷機制;巴西雷亞爾期貨大跌6%後也停止交易。巴西5年期信用違約互換(CDS)較周三收盤跳漲68個基點,創1月以來來新高。巴西總統特梅爾深陷賄賂醜聞,其聯合政府內部已有數人要求他辭職。

巴西央行稱,正在關註近期消息的影響,將采取行動維護市場運作。

環球時報的專欄作家Lauro Jardim周三發布報道稱,巴西肉類生產加工企業JBS集團負責人若埃斯利·巴蒂斯塔向司法機構交出了一段在今年3月錄下的與特梅爾交談時的錄音,錄音內容顯示特梅爾要求企業向巴西前眾議長庫尼亞繼續每月支付一定費用作為封口費。

庫尼亞去年10月因腐敗罪被捕入獄,他曾多次表示他的供詞可能會傷害到包括特梅爾在內的多名政府領導人。庫尼亞與特梅爾均屬巴西社會民主黨,庫尼亞是去年勞工黨總統羅塞夫彈劾案的主要推手。羅塞夫被彈劾後,特梅爾就任總統。

消息傳出後,正在舉行全會的眾議院內立刻出現混亂,多名議員要求特梅爾下臺,眾議長馬亞只得宣布全會結束。在馬亞離開後,眾議院黨團領袖召開緊急會議,有議員要求立刻彈劾特梅爾,也有議員要求提前大選。

另據新華社報道,巴西最高選舉法院5月16日宣布,將於下月重新開庭審理2014年總統選舉獲勝者受賄案。本案的焦點一是那場選舉中贏得連任的迪爾瑪·羅塞夫及其競選搭檔特梅爾是否曾接受不當政治捐款;二是兩人是否曾從巴西石油公司(簡稱巴油)大型賄賂案中受益。

上述嫌疑一旦被證實,現任總統特梅爾可能遭罷免,但預計辯方將采取拖延戰術,盡量避免讓這種狀況在下屆總統選舉前發生。

巴西 總統 賄賂 醜聞 基準 股指 大跌 10% 觸發 熔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9650

美國酒業巨頭百富門在華涉嫌巨額商業賄賂

1 : GS(14)@2012-11-11 10:50:11

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 ... /173813593877.shtml
 曾在去年因涉嫌商業賄賂被上海工商局勒令罰款321萬的酒業巨頭百富門,因舊習不改,涉及數額更加龐大,上海工商近日對此重新立案。百富門在中國的發展路徑是:通過商業賄賂搶佔市場份額,做紅業績推高美國股票價格,然後以政策調整為由,拖欠經銷商大量款項,搖身一變成為一家新公司。
  百富門在華因涉商業賄賂被罰
  百富門是美國一家擁有141年歷史的家族釀酒企業,其產品在全球大約160個國家出售。截至2011年12月20日,該公司的市值約114億美元,在烈酒行業排名第四,排在帝亞吉歐、貴州茅台(234.81,0.71,0.30%)與保樂力加(Pernod Ricard)後面。
  這家公司在中國最被人熟知的洋酒品牌是傑克丹尼,除此以外,該公司旗下還擁有金馥力嬌(Southern Comfort)、科貝爾(Korbel)與Chambord等多個品牌。大部分品牌都有在中國銷售。
  百富門酒類貿易(上海)有限公司(美國百富門境外分公司)一位員工告訴新浪財經,近年來傑克丹尼在中國的銷售增幅在10%左右。但根據新浪財經掌握的情況看,傑克丹尼銷量的高增幅並不是平白無故就有的。
  百富門的商業手段是怎麼操作的呢?眾所周知,酒吧和夜店是利潤高昂並且入店費相當高昂的區域,但同時酒類品牌也更易提升消費者認知度。而為了加強銷量,百富門一直在通過經銷商給予終端店方額外的補貼,要求店方多售賣它的酒,從而擠壓其他酒類品牌。
  2011年,上海工商局經過對百富門酒類貿易(上海)有限公司在重慶和成都的多個辦事處的調查,認定百富門涉嫌商業賄賂,勒令罰款321萬,百富門當時承諾改正,並在2012年2月份付清了罰款。
  但是,知情人士透露,百富門仍是不改舊習,並且賄賂涉及數額更加龐大,上海工商近日對此重新進行了立案,目前案件正在調查中。
  涉嫌做紅在華業績推高股票價格
  百富門的一位經銷商給新浪財經算了一筆賬,傑克丹尼酒進口成本價約每瓶52元人民幣,經銷商拿到的價格為105元左右,而在終端超市的售價約200元人民幣;而每賣出一瓶酒,百富門會給店方約100元的補貼。
  這麼一算,百富門在酒類銷售上幾乎是虧錢的,這還沒有算上各類進店費、市場活動等費用,百富門為何這麼傻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呢?
  一位不願具名的同行告訴新浪財經,百富門其實是在利用中國市場表面的紅火業績和高成長性,來吸引海外市場的投資者,結合上市公司的股票增值幅度,百富門的這筆生意是百賺不賠。
  來自紐約證券交易所的即時數據顯示,2009年12月1日收盤時,百富門每股報價35.96美元,截至2012年11月1日,收盤報價61.98美元,三年來百富門股價漲幅超過60%,市值更是高達135.6億美元。
  拖欠經銷商款項約1000萬
  昨天下午,百富門深圳區域的供應商起訴百富門酒類貿易(上海)有限公司拖欠借款的案子,由上海仲裁委員會對其進行了仲裁。
  委託人上海市錦天城(深圳)律師事務所向新浪財經出示了一份律師函,函件顯示,自2011年9月至2012年7月這段時間,百富門酒類貿易(上海)有限公司與深圳多家酒吧等簽署了兩方推廣協議。
  包括補貼費用在內,飲料、空瓶回收等費用均由深圳經銷商先行墊付,百富門須在點付款審核後的30個工作日內還款,但是百富門至今未按時結清,共拖欠了332.74萬元,經銷商多次交涉無果。
  百富門為何欠款不還?據其一位內部員工爆料,2009年至2010年期間,百富門中國區總經理、東區和北區經理,以及中國和日本的總經銷均被更換。「現在的財務總監、銷售總監、人事總監、市場部總監都是2011年7月後進公司的。」
  這種調整直接波及到中國的經銷商。此前,二級經銷商與百富門的合約均是與區域經理簽署,公司並不蓋章,但高層更換後,百富門稱此前的協議流程作廢,拒不承認經銷商墊付的款項。
  百富門一位中層對新浪財經透露,目前一些被拖欠款的經銷商向仲裁委提請仲裁,請百富門員工為其作證,但是百富門卻威脅員工,誰作證便對其做開除處理。截至當前,公司拖欠各地經銷商款項數額已有約1000萬。
  百富門中國分公司被指涉嫌商業欺詐
  一封內部郵件顯示,2010年上海工商局調查過程中,百富門的一位區域經理曾向員工要求,將電腦裡的文件資料轉到移動U盤進行保存,同時清理乾淨辦公室內的所有協議、方案、簽收回執等敏感文件。
  百富門如此行徑其實有機可循。根據工商局信息,百富門酒類貿易上海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百富門亞洲區總經理Michael Mcshane在去年11月24日新註冊了一個名叫「百富門酒業(上海)有限公司」的企業。
  這家新註冊公司的股東/發起人與此前的酒類貿易有限公司也不同,從百富門北亞飲料公司North Asia(百富門境外)變成了百富門香港有限公司Hong Kong limited。
  而公司所有員工今年年初從淮海中路搬到了中山西路的宏匯國際廣場,原來的公司人去樓空,而且對外電話全部更改;同時,公司要求老員工簽署新版勞動合同,主體變更為百富門酒業(上海)有限公司。
  據悉,目前百富門中區的員工幾乎全部重新簽署了合同,另外約一半員工拒絕簽署,部分正在準備進行仲裁程序。
  上述深圳經銷商的代理律師告訴新浪財經,百富門在中國的這種商業行為是不道德的,可以稱之為卸磨殺驢。「當初為了拓展市場,百富門暗地裡採取了不正當、不規範的商業行為包括商業賄賂,最終當實現了在中國酒類市場的推廣和市場份額後,高層一變化又重新將責任推卸到二級經銷商。」
美國 酒業 巨頭 百富 門在 在華 涉嫌 巨額 商業 賄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912

英報:李鵬女捲億元賄賂案 李小琳否認稱保留追究權利

1 : GS(14)@2013-10-12 17:00:03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31012/news/ec_caa1.htm

2 : GS(14)@2013-10-12 17:01:14

【明報專訊】英國傳媒昨日報道,前人大委員長李鵬女兒李小琳涉及瑞士蘇黎世保險進入內地市場而花費的數以千萬元計賄款的䒷底交易,案件目前正在美國一家法院進入上訴階段,由於案件同時涉及前財政部長項懷誠、前國土資源部長田鳳山以及全國政協前副主席黃孟復等多名前高官,據稱中紀委已介入調查。

中國電力國際有限公司董事長李小琳昨晚透過該公司官方微博澄清:一,她未與任何保險公司有個人往來,也不認識什麼保險公司的人;二,網上關於其涉及什麼保險交易的謠言,純屬惡意卑劣的中傷;三,其本人保留追究造謠者、傳謠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涉介紹舊同學助蘇黎世進華

英國《每日電訊報》昨日引述獨家獲得的美國弗吉尼亞法庭文件報道,財政部前官員趙竑在法庭作供時指,瑞士聯邦主席1995年10月訪華,國宴席間有人透露蘇黎世保險有限公司(Zurich Insurance,下稱蘇保)欲進入中國市場。趙竑續稱,其舊同學李小琳在晚宴後找他告知上述消息,同時說:「你知道嗎,我想這是你們參與組建新華人壽的好機會。」

報道指,李小琳其後介紹了持有新華人壽3要主要股東給蘇保管理層認識。當一筆1690萬(美元,下同,約合1.31億港元)匯到設於離岸的巴哈馬瑞信戶口後,上述3人承諾將手上合佔全公司約四分一的股份賣予蘇保。中國是於2001年才向外資開放保險市場,蘇保向新華人壽大舉注資也在此之後。

趙竑2011年11月對《21世紀經濟報道》稱,蘇保當初希望在東方集團董事長張宏偉、新華人壽前董事長、東方集團副總同時又曾是趙竑大學同學的關國亮以及趙竑3人幫助下入股新華人壽,以期在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後搶佔內地保險市場,因而願意付出1690萬的「好處費」。趙竑形容這是一筆地道的「黑錢」。

報道引述趙竑稱,自己1996年11月初在巴哈馬開戶收取了蘇保1693.1335萬元的匯款後(見圖)。

趙揭餽贈田鳳山項懷誠女兒

趙竑又透露,按張的指示,他向一些中國官員送出禮金,包括1990年代末送了1萬元予當時的黑龍江省長田鳳山。《每日電訊報》則稱,許多收受賄款的中國官員本身與批核外資公司進入中國金融市場關係密切,而其中一層價值60萬元的美國住宅,給當時正留美讀書的時任財長項懷誠的女兒使用。新華人壽在1996年正式開業。蘇保前後斥資約4.88億元人民幣(不計黑錢)購兩成新華股份,後賣11%獲4.85億鎊(約7.8億美元)巨利,目前尚餘9.4%價值約6億鎊(約9.6億美元)的股份。
3 : GS(14)@2013-10-12 17:01:21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31012/news/ec_caa2.htm


【明報專訊】目前正在美國等待上訴程序的這宗索賠案件的兩名主角,原告為59歲的張宏偉,他旗下東方集團是內地首家上市的民營企業,他在2011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中排第61位,擁有近百億人民幣資產。他曾任第10屆全國政協委員,現時在港上市的民生銀行(1988)副董事長、非執董,另外亦是聯合能源集團(0467)主席。

趙曾為公司駐美代表

被告是曾為張宏偉立下汗馬功勞的趙竑,他原是一名政府官員,於1984年和1992年兩度被財政部派往世界銀行工作,並於1994年辭去公職,在美國創辦投資諮詢公司。1994年,趙竑透過大學同學、東方集團副總裁關國亮結識張宏偉,張委趙為東方集團總裁助理及駐美代表,直到2009年。

張索趙2000萬美元

2009年底,張在美國馬里蘭州和弗吉尼亞州法院以涉嫌違反信託責任、欺詐、侵吞公司財物等多項罪名起訴趙,指趙在1994年至2009年任職期間,有450萬美元公司資金去向不明,索賠2000萬美元。

2011年11月初, 弗吉尼亞州法庭判趙竑敗訴,須向張宏偉賠償10萬美元。趙不服上訴,在庭審中爆出事件牽涉其舊同學李小琳,再度引起各界關注。
4 : GS(14)@2013-10-12 17:01:31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31012/news/ec_caa3.htm


【明報專訊】新華保險H股昨收報22.5元,升0.45%,H股總市值233億港元。按港交所資料,蘇黎世保險公司(Zurich Insurance Company)現為新華保險H股的最大單一股東,持H股37.81%,共3.9億股,市值相等於88億港元。

據新華保險招股書披露,2000年獲中國保監會批准,以每股4元人民幣向包括蘇黎世保險等4個海外投資者合共發行1.992億股,但未有披露蘇黎世保險佔多少。到2011年新華人壽再以每股10元人民幣向股東增發,直至H股上市前蘇黎世已持3.9億股。

歷年提供收費諮詢服務

另外,按招股書所言,蘇黎世有向新華提供業務及技術諮詢服務,新華在2008、2009、2010年分別支付服務費用400萬、200萬、300萬元人民幣,2011年則付23.8萬美元。
5 : GS(14)@2013-10-12 17:03:30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 ... l-was-revealed.html


By Malcolm Moore in Beijing

7:05PM BST 10 Oct 2013

To the three children of one of China's richest tycoons, Bill Zhao, or "Uncle Bill", was a father figure.

He took care of them in the small American town of Gaithersburg, Maryland, where they had been sent to study as teenagers. His wife threw their birthday parties and took them on holiday to Honolulu and Niagara Falls.

But there was more to Mr Zhao. He was a former high-ranking official in China's finance ministry and then the World Bank who had been recruited by the children's father, the billionaire Zhang Hongwei, to run his business, the Orient Group,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y wanted somebody like me to run their US operations and since I joined them I did make a facelift of the whole Orient Group," Mr Zhao said in a deposition to a court in Virginia in 2011.

He claimed credit for setting up several business deals for Mr Zhang, and for getting his boss on the front page of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The company's success, he said, was helped by "the Zhao Factor".



One of his greatest deals, however, was to sell a stake owned by the Orient Group in New China Life, an insurance company, to Zurich Insurance, the Swiss giant.

In court, Mr Zhao said the deal was kept secret.

"It was a great deal at that time, even though everybody was aware that it was under the table and there could be serious consequences if disclosed," Mr Zhao said, in his depositi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two men began to unravel in 2004, however, when another of Mr Zhang's deputies, Guan Guoliang, was put under investigation in China for embezzlement.

According to Mr Zhao's lawyers, his boss grew suspicious of what Mr Zhao knew about his activities.

They said that the tycoon "dispatched Bill Zhao back to America to get rid of him from China. Bill knows too much about the illicit deals involving all three gentlemen".

Ever since, they later claimed, Mr Zhang has been trying "to silence, to neutralise, and to eliminate Bill Zhao".

In 2010, Mr Zhao was arrested by FBI agents at Washington's Dulles airport after an alleged tip off by Mr Zhang. He was sentenced to five months in jail for evading insurance payments.

The following year, Mr Zhang filed a civil suit in the circuit court in Fairfax County, Virginia against Mr Zhao for five charges including misappropriating millions of pounds from American Orient Group, the US arm of his business.

In that case, which concluded in November 2011, the details of how the company had received its funds from Zurich Insurance and how they had subsequently been spent, partly on bribes for Chinese government officials, were publicly aired for the first time. The transcripts from the court have never previously been released.

Mr Zhao, his lawyer said at the time, was determined to tell all. "It may not be pretty. It may not be good for him. It may implicate him in violating Chinese laws, various type of laws, money laundering, evading China's foreign currency control laws, evading China's laws regarding selling insurance company shares in 1996 and 1997 before he was allowed," his lawyer told the jury.

"But Bill is going to tell you, 'I have nothing to lose. I'm going to tell you what really happened.'"

In the end, Mr Zhao was found innocent of four out of the five charges but found guilty of breaching his fiduciary duty. He is currently appealing against a fine of $700,000.
6 : GS(14)@2013-10-12 17:05:11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 ... nsurance-giant.html


By Malcolm Moore, in Beijing and Raf Sanchez in Fairfax County, Virginia

7:05PM BST 10 Oct 2013

A secret multi-million pound deal to carve up China's insurance market, brokered by the daughter of the country's former prime minister, has been sent to anti-corruption investigators.

The deal guaranteed Zurich Insurance, one of the world's largest financial institutions, a hugely lucrative stake in a major Chinese insurance company at a time when foreign firms were barred from investing in the sector.

The deal, which came to light during a court case in the United States, was cut at the very highest level of the Communist party, by the daughter of the prime minister at the time, Li Peng.

The documents and transcripts from the court, obtained by the Telegraph, give a fresh insight into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oney and power in China, and the "hurdles" western businesses have had to leap to establish themselves in the world's second-largest economy.

The revelations also come in the midst not only of one of the fiercest anti-corruption campaigns in years, but also at a time when foreign firms are under particular scrutiny, with Chinese investigators already looking into alleged malpractice at GlaxoSmithKline, the pharmaceutical giant, and Danone, the French food group.

In 1995, Li Xiaolin, now one of China's most powerful women in her own right, introduced executives from Zurich to three Chinese businessmen who held a majority stake in New China Life, the country's largest private insurance company.

In return for a $16.9 million (£10.4 million) payment into an offshore Credit Suisse account in the Bahamas, they agreed to sell Zurich almost a quarter of the company, four years before it was legal for foreign firms to make such investments.

Court documents and transcripts obtained by the Telegraph show how the money from Zurich was then used to bribe several high-ranking Communist party officials, who allegedly received thousands of dollars of "pocket money" when they visited the United States.

There is no suggestion that Zurich was aware of how the money was subsequently spent.

A spokesman for the company said its shareholding in New China Life "is in compliance with the relevant laws in China and China Insurance Regulatory Commission regulations". He added: "Beyond this, we do not have any further comments."

Many of the officials who received payments were directly responsible for deciding whether to allow foreign companies to enter China's financial sector.

In one case, a $600,000 house was bought for the use of the daughter of China's then Finance minister while she was studying in the US.

Zurich has reaped enormous profits from its stake in New China Life. After its initial payment to the Bahamas, it paid a further 51 million yuan in 2000, the equivalent at the time of just £6.7 million, for a 10 per cent stake in the company.

According to reports in the Chinese media, it spent a further 437.6 million yuan in 2004 (£29 million) to build that stake to 20 per cent.

As the value of the company soared, Zurich amassed £485 million from share sales. Its remaining 9.4 per cent of the company is worth roughly £600 million.

The deal was revealed in a legal battle between two of the businessmen that Zurich dealt with: 59-year-old Zhang Hongwei, now one of China's richest men, and his former employee, Bill Zhao.

In 2010, Mr Zhang accused Mr Zhao, a former Chinese government official who went on to work at the World Bank, of misappropriating some of the money that Zurich paid.

In the subsequent court battle, details of the fee and how it was spent, were aired in court.

Separately, another of Mr Zhang's former associates has reported the deal to the Communist party's anti-graft unit, the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s part of a raft of allegations against him.

In court, Bill Zhao explained how the deal with Zurich had first been raised at a state banquet for the Swiss president in October 1995.

Li Xiaolin had come to him, a former school friend, after the dinner and told him the chairman of Zurich was interested in breaking into the Chinese market.

"And she said, you know what, I think this could be a good opportunity for you guys trying to set up organising New China Life. And I said, it sounds pretty good. Let's do something," he said.

Mr Zhao put the idea to his boss, Zhang Hongwei, who ran a conglomerate called China Orient Group. After discussions in Beijing and Zurich, a contract was drawn up the following year.

"We did tell them that our role would be to assist Zurich to enter the Chinese market by helping them receive governmental approval," said Mr Zhang in court. He described the payment from Zurich as a "good faith fee" to demonstrate its commitment.

A legal opinion from Beijing's Tianyin law firm, submitted to the US court, said the deal was in breach of the law: "It was in violation of the relevant regulations whereby the transaction was not enforceable and the seller's receipt of the payment for the stock purchase by the buyer was not legal".

The law firm added that, by keeping the money from Zurich offshore and not sending it back to the mainland, China Orient Group had also broken China's foreign exchange rules.

"This is an under-the-table deal. You can call it bribery," said Hugh Mo, a lawyer for Mr Zhao, in his closing arguments, referring to the USD16.9 million payment.

"You can call it, you know, illicit funds. You can call it, let's say, you know, to grease the wheel. You can even say that it's to lobby or to facilitate the Zurich Insurance Company to enter China's insurance market."

In court, Mr Zhang's lawyer said there had not been "any evidence to show that the transaction was illegal" but did not dispute that the money had been paid by Zurich.

The documents also reveal how the families of the leaders most closely associated with the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have gone on to reap enormous rewards for keeping the Communist party in power.

Li Xiaolin's father, Li Peng, became known as the "Butcher of Tiananmen".

He ordered the tanks to move in, albeit at the behest of the paramount leader Deng Xiaoping.

Li Xiaolin and her brother, Li Xiaopeng, came to control the power industry. Last year, the New York Times revealed that the family of Wen Jiabao, the former prime minister who was also closely involved in handling the student protests, had a fortune of $2.7 billion, also mainly from the insurance industry.

The US court heard that some of the money from Zurich was transferred to the United States where it was used to buy an apartment block, to fund the education and visas for Mr Zhang's three children, and to "ingratiate, lobby and influence high-level Chinese officials".

Cheques were produced in court to show payments to Chinese officials, including the purchase of a house for the use of the daughter of the then Finance minister, Xiang Huaicheng, while she studied at an American university.

Tian Fengshan, the former Land and Resources minister who was given a life sentence for corruption in 2005, was given $10,000 of "pocket money" when he visited the US in 1998.

Another payment allegedly went to Ma Mingjia, who ran the insurance department of the People's Bank of China and another to Huang Mengfu, the vice chairman of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mmittee (CPPCC), a political advisory group which Mr Zhang sits on.

Mr Zhang denied that he had authorised any of the payments, but admitted that his company had a policy of entertaining senior officials. In his deposition, Mr Zhang said that he might have asked for some money to be given to Mr Huang. "Possible, but how much, I don't remember," he said.

A spokesman for Mr Zhang said: "China Orient Group did not sell any shares of New China Life to Zurich Insurance."

The dispute between Mr Zhang and Mr Zhao is currently at an appeal stage at the Supreme Court in Virgina. Mr Zhao is disputing an earlier court judgment that found him in breach of fiduciary duty in relation to the management of the American branch of the Orient Group. He has been cleared of four other charges.
7 : greatsoup38(830)@2013-10-12 23:41:54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1012/18460482



國務院前總理李鵬之女李小琳,昨日被外媒踢爆在一宗1995年的枱底交易中充當掮客。「李公主」穿針引線,促成了蘇黎世保險公司違法向三名新華人壽的股東買入股份,偷步進入中國市場,蘇黎世向三股東支付逾1,690萬美元(約港幣1.31億元)回報,部份被用作賄賂中國官員。

英國《每日電訊報》昨以「天安門屠夫之女涉嫌秘密交易」為題報道指,在1995年的時候,國際保險業巨頭蘇黎世保險,急切希望進入尚未對外資開放的中國市場。經多番嘗試,他們最終找到了李小琳,並由她介紹認識了新華人壽保險的股東張宏偉、趙竑等三人。李小琳明確提出可以借助蘇黎世的資金重整(set up organising)新華人壽保險的股份,三人欣然應允,答應轉讓公司近四分之一的股份。作為補償,蘇黎世保險向三人的一個離岸賬戶上支付逾1,690萬美元的好處費。
1,690萬美元「誠意金」

而在張宏偉自己的描述中,這筆錢是「服務費」和「誠意金」,用於幫蘇黎世向內地主管部門申請擴股資格。根據公開報道,新華人壽是中國入世之後第一家外資入股的中國保險公司。2001年,IFC、蘇黎世、日本明治生命保險等共購入24.9%的股份。而當年以僅僅4元人民幣入股的蘇黎世保險,今年7月12日減持部份股票時,股價已經高達22.5元。
這篇報道並未直言李小琳從中撈取了多少的分成,但證據顯示,其中的一部份資金被轉移到美國,用來購買房產,以及討好、游說中共的高官。比如前任財政部長項懷誠的女兒項思英在美國讀書期間,張宏偉就為其購買了一棟房產;而國土資源部前部長田鳳山在1998年訪問美國時,也曾從中領取一萬美金的「零花錢」。此外全國政協前副主席黃孟復,人民銀行保險業務的前負責人馬鳴加等,也都被指拿了黑錢。
官司揭勾結貪遍國務院

當年一同分贓的張宏偉與趙竑二人近年來關係破裂,更在美國一家地方法院對簿公堂。不過也正因為官司的原因,雙方被迫在庭上公開中國官商勾結的黑暗內幕。根據一份庭上記錄,曾為兩人提供幫助、或者曾在不同時期收受賄賂的中共官員遍佈國務院各個部門,當中更有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的大名。張宏偉現仍是本港上市的聯合能源董事長,公司昨回覆說不清楚案情。
英國《每日電訊報》/廣州《21世紀經濟報導》
8 : greatsoup38(830)@2013-10-12 23:42:14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1012/18460485



李鵬在位之時,為自家謀得電力行業的壟斷地位。下台前,更是親手將兒子李小鵬與女兒李小琳扶上高位。李小琳身兼中國電力國際發展有限公司及中國電力新能源發展有限公司的董事長,被看作中國的「電力一姐」。
與大部份官二代低調賺錢不同,52歲的李小琳性格張揚,不僅打扮上追求時尚尊貴,而且口沒遮攔、言論雷人。2008年李小琳第一次參加兩會,就憑藉一條粉紅色LV圍巾強勢入鏡。到了2012年的兩會,她又精心準備意大利頂尖品牌Emilio Pucci的新款粉紅色西裝、Chanel珍珠項鏈。有媒體盤點,她此次亮相的全身行頭價格超過三萬元人民幣,成為所有記者爭相捕捉的焦點。
靠父蔭卻稱自己努力

明明靠父蔭爬到高位,但李小琳卻一再宣稱全靠自己努力:「我的成長是自己一步一步努力的成果……只享受沒有『背景』的成功。」今年初受訪時卻又「謙虛」說:「一個人出身是難以選擇的。我也是自己努力工作實踐,大學畢業之後,從工程師開始做起,又是從技術員,一步一個腳印的努力,和同志們一起實踐。」
《蘋果》記者
9 : GS(14)@2013-10-14 16:35:5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1014/18462857


被外媒爆涉新華人壽保險內幕交易案的李鵬之女李小琳,前日發公開聲明,自稱「未與任何保險公司有個人往來,也不認識甚麽保險公司的人」,但被指為笑話。內地網民昨狂貼百度可公開搜索到的內容回應:李小琳丈夫劉智源,曾任中國新華人壽保險公司總經理助理。
丈夫曾任新華人壽保險高層

有網民指李小琳講大話:「李公主也和薄熙來一樣,對自己做過的事失憶了?」「自己的老公曾做新華保險的高管,居然說未與任何保險公司有個人往來?是不想認老公了吧?」更有網民稱,李小琳連老公都不認,「是不是有情變啊?」
因在美國涉官非而不經意將李小琳拖下水的中國東方集團老闆張宏偉,昨日則匆匆發表聲明,稱「李姓女士從未參與我公司及關聯公司的任何商業行為,所稱相關事宜純屬惡意的造謠中傷」。
聲明承認,集團轄下香港公司曾協助蘇黎世保險開拓中國市場,收取1,690萬美元(約1.31億港元)費用「屬正常商業行為」。上周五英國媒體爆李小琳曾撮合蘇黎世保險經張宏偉等三名新華保險股東進入中國市場,張等三股東因此獲得1,690萬美元用於賄賂中國官員。
新浪微博/英國廣播公司
英報 李鵬 女捲 捲億 億元 賄賂案 賄賂 李小 小琳 否認 保留 追究 權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876

【動畫】賄賂銀行職員拎資料英最大網騙集團偷11億

1 : GS(14)@2016-09-23 08:09:55

英國警方成功將一個國際網上犯罪集團連根拔起,主腦夥同銀行職員騙取客戶戶口資料後偷錢,共掠走1.13億鎊(約11.4億港元),受害人數以百計,警方形容是歷來最嚴重的網絡詐騙。隨着最後三名集團成員出庭,詐騙案細節終曝光。由最少13人組成的集團,高峰期一周可騙取200萬鎊(約2,013萬港元),25歲主腦哈米德(Feezan Hameed)利用賊贓買超級跑車、舉行豪華婚禮、名牌衣服、入住豪華酒店等,過着奢華生活。檢方指集團在英國各地賄賂銀行職員,欺騙受害客戶稱其賬戶被入侵,騙取進一步資料後,就用精密軟件清空受害者的賬戶。同夥就設法干擾受害人通知銀行的線路,在得手後於全國多間銀行協助「洗錢」。警方出動約100人追查此案,利用竊聽及集團告密成員提供的證據,將犯罪集團一網打盡。詐騙案中受害者眾,警方相信由2013年1月至2015年10月期間,至少750間公司受影響,一間律師行損失200萬鎊,另一間公司的員工發現被騙後,自殺死亡。當局指當中近7,000萬鎊(約7億港元)是透過倫敦的外匯兌換店,匯款至杜拜及巴基斯坦,但整個行動中他們只追回4,700萬鎊(約4.7億港元)。哈米德因串謀詐騙及串謀洗黑錢,判入獄11年,同黨被判8個月至3年半不等,尚有其他人等候判刑。英國《每日鏡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923/19779615
動畫 賄賂 銀行 職員 資料 最大 網騙 集團 11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9705

汕尾非法採礦 賄賂公職人員港婦買賣軍火 以黑護商囚24年

1 : GS(14)@2016-09-29 08:05:25

■港人黃萍因非法買賣槍枝等罪,昨被判刑。



香港女商人黃萍被指在汕尾「以商養黑」,案件前日判決,黃涉經營、領導黑社會、非法採礦及非法買賣槍枝等10項罪罪成,判監24年,沒收所有財產。她聞判後情緒激動,當庭表示不服,提出上訴,另外14名被告亦被判以不同的刑期。由於案件自2014年底一審休庭以來,歷經8次延期審理,就連黃的辯護律師都稱,這已創下中國的司法紀錄,而由於此案審理過程中多次出現懷疑司法不公,辯護律師曾集體退庭。



現年54歲的黃萍於2012年被指涉犯非法採礦等罪,遭警破門入屋逮捕。案件2014年初提出起訴,直到9月再加控黃萍涉經營、領導黑社會組織罪,直到同年12月才首次在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再經過八次延期審理,才於前日作出判決。案情指黃萍與於她被捕前一日被警方射殺的拍檔鄒小帛2001年成立汕尾市城區榮泰實業有限公司,至此就以此公司「以商養黑」,再有組織地「以黑護商」,犯下多罪來謀利。



■廣東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昨開庭審理黃萍等人案件。

八次延期審理創紀錄

法院判決,黃萍干犯的經營、領導黑社會、非法採礦及非法買賣槍枝罪等10罪罪成,判監24年,沒收所有財產,另外14名被告、包括鄒小帛的弟弟鄒少兵,都被判以最多13年的刑期。據知前日每名被告只有兩名家屬獲允許入庭聽判。內地媒體則稱,旁聽的包括被告家屬、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媒體及社會各界人士。黃萍聞判後情緒激動,堅信自己無罪,當庭表示要上訴,據知其餘被告亦會上訴。在宣判後,法庭審判長接受媒體採訪,指黃萍等人除了在汕尾非法設立採沙場,更強迫民眾轉讓酒樓及購買其公司的凍肉、承包經營蚌場,毆打其他在汕尾採蚌的民眾。該名審判長又指,黃萍等人因開發土地與村民發生爭執,派遣四、五百人以非法購買得來的八支獵槍及刀棍等毆鬥「以黑護商」;他又指黃萍賄賂政府公職人員,尋求保護傘,致罪行得到包庇,審判長指黃萍領導的組織在法律上已具黑社會條件。


辯護律師退庭抗議不公

案件由曾經代理內地著名冤案念斌案的張燕生出任黃萍的辯護律師,一直廣為關注,除因黃萍本身擁有港人身份,亦因為在司法過程中疑出現眾多不公。包括案中第二被告鄒少兵,本來於2005年所犯的非法持有槍枝罪,已於2011年判刑,檢方竟於2012年9月,再以同一行為,加控另一條非法買賣槍枝、彈藥罪,檢方涉重複起訴,法庭前日更涉重複審判。事件令一眾辯護律師,於去年初開庭時集體退庭抗議。而黃萍的第一份起訴書當中,本來指她不認識事件中的黑社會成員,故沒起訴她涉黑,但最後還是被加控經營、領導黑社會罪並罪成,案中一眾辯護律師去年指責檢察院的做法已屬嚴重違法,法庭違反程序。界面/新浪微博


黃萍事件簿

11/2001‧黃萍與鄒小帛在汕尾市成立榮泰公司06/2012‧鄒小帛舉報汕尾市公安局副局長曾松泉受賄。《南方都市報》報道榮泰非法採沙,時任廣東省政法委書記的朱明國設專案組針對黃鄒二人涉黑08/2012‧鄒小帛在前往廣州舉報曾松泉的路上,被公安局人員射殺;黃萍及弟婦翌日遭警方破門逮捕01/2014‧檢察院起訴黃萍等人非法採礦等罪09/2014‧檢察院添加起訴黃萍涉組織黑社會罪27/09/2016‧案件一審宣判,黃萍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罪、非法採礦罪、非法持有槍枝罪等10罪罪成,判監24年,沒收所有財產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929/19785229
汕尾 非法 採礦 賄賂 公職 人員 港婦 買賣 軍火 以黑 黑護 護商 商囚 24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0545

否認向雄濤稱要賄賂官員 劉吳惠蘭:曾蔭權無干預發牌

1 : GS(14)@2017-01-25 07:34:51

■商經局前局長劉吳惠蘭昨稱不認識雄濤大股東黃楚標。



【審訊第10日】【本報訊】前行政長官曾蔭權涉貪案,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前局長劉吳惠蘭昨日出庭作供。辯方盤問時,兩度問她有否向獲發數碼廣播牌照的雄濤廣播表示,要賄賂官員才可以取得牌照,劉吳惠蘭回答:「這事情不可能發生。」她指處理雄濤的牌照申請時,時任特首曾蔭權沒干預她;她並稱,不認識雄濤的大股東黃楚標,認為雄濤的代表是鄭經翰。記者:黃幗慧



現為公務員敍用委員會主席的劉吳惠蘭昨日以控方證人身份作供,她在2008年7月出任商經局局長,在2011年4月因私人理由辭職。她供稱一般廣播牌照申請,申請人須向當時的廣播事務管理局遞交申請,該局審視後向商經局建議發牌,申請最後交由行政長官會同行會決定是否批准,而行會主席、即特首有最終決定權。


稱沒與申請人私下會面


雄濤廣播在2008年獲發AM電台牌照,劉吳惠蘭指是次牌照申請在當時是敏感議題,因民間電台沒有申請牌照,公眾亦擔心政府會向親政府人士發牌,令新電台成為政府喉舌,但劉吳惠蘭指政府依法定程序處理申請。雄濤取得牌照後,原計劃在坪洲興建發射站,卻遇居民反對未能廣播。雄濤在2010年4月申請數碼廣播牌照,當時的主席鄭經翰事後去信廣管局表示,若雄濤未能履行AM牌照的要求廣播,將會被沒收200萬元保證金,故希望申請數碼廣播牌照;當雄濤取得數碼廣播牌照後,便會交還AM牌。政府在2011年3月批准向雄濤發數碼廣播牌照,及免收AM牌照費及保證金。劉吳惠蘭指沒有與當時的數碼廣播牌照申請人私下會面。辯方昨甫開始盤問劉吳惠蘭時,即單刀直入問她或下屬,有否向雄濤表示過要向官員付賄款才能獲發牌,以英文作供的劉吳惠蘭回答:「這事情不可能發生。」辯方又問她,時任特首有否在她處理牌照申請時不當地干預她,她亦表示沒有。


指股東鄭經翰是最前線

根據當時的政府文件,劉吳惠蘭確認局方及公眾就向雄濤發牌一事均反應正面,認為可為聽眾提供多個選擇,亦有經濟效益。辯方再次就政府向雄濤發AM牌一事問她,特首有否干預、或她曾否告訴雄濤要付賄款才可以取得牌照,劉吳惠蘭都表示「沒有」,重申當時公平處理申請。雄濤的股東包括夏佳理、李國寶、李國章、鄭經翰等,劉吳惠蘭稱認識他們,更指鄭經翰是「最前線,是公司代表」,至於黃楚標則「完全不認識」。法官陳慶偉問她是否知道黃楚標是持20%股權的大股東,她表示不知道,除非翻看申請文件。法官向劉吳惠蘭指出,黃楚標也是雄濤的董事,及持有深圳東海集團,她稱不知道黃楚標的私人生意。72歲的曾蔭權被控一項行政長官接受利益、兩項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為罪。控方指曾蔭權接受黃楚標旗下公司持有的深圳東海花園大宅的裝修工程,及向黃楚標租住單位,不過在行會審批雄濤的數碼廣播牌照申請時,隱瞞與黃楚標的關係。案件編號:HCCC484/15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124/19906964
否認 向雄 雄濤 濤稱 稱要 賄賂 官員 劉吳 惠蘭 曾蔭權 無幹 幹預 發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391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