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發叔絕橋豬籠入水鄉地變百億骨灰場

2010-8-12  Nm




「蒙古能源」主席魯連城在西貢大浪西灣建豪宅,因環保人士反對,計劃流產。許多鄉紳以為見財化水,但有新界王之稱的劉皇發卻另有好橋,在鄉地建極渴市的骨灰場,非但環保人士不敢聲討,又能擺平政府和原居民,成功機會很大。

不僅發叔嫡系最近大搞骨灰場,連他打骰的鄉議局亦成立基金會當顧問,向政府申請在大嶼山望東灣建十萬灰位的超級骨灰龕,估計單賣位也賺一百億。如果成事,不少鄉紳都會找發叔幫手,發叔隨時成為新界骨灰王。

「發展商日日搵人同我講,叫我走,我已經七十幾歲,住喺度五十幾年,你叫我去邊度住?我依家日日都好驚,唔敢行出屋……」居於元朗新圍村大半生的謝婆婆,近日因逼遷一事提心吊膽。

鄰近錦綉花園的新圍村,是雜姓村,內有村屋二百戶,由於不少村屋建於上世紀三十年代,加上保養得好,其中一間被古蹟辦評為二級歷史建築,十間為三級,包括 謝婆婆的兩層高平房。去年,一間三級平房因裝修工程被圍上帆布,怎料今年五月帆布一揭開,居民赫然見到屋內四圍劃了一格格框架,村民細問,才知這裡準備改 建成骨灰龕!

謝婆婆兒子謝民富說,新圍村骨灰龕場涉及的屋地及農地約八萬平方呎,過去一兩年由十間小公司逐步購入,鄉郊地價低廉,總數約一千萬元。後來上市公司問博控 股收購了該十間公司的九成股權,根據問博公司資料顯示,骨灰位工程今年十二月底前完成,預料可提供六萬九千個骨灰位,目前未有具體開售計劃,但據消息人士 說,每個骨灰位最平五萬元,最貴廿萬,賣位估計共賺八十六億元,十分和味。

巧計發展鄉郊地

近年環保意識抬頭,每次新界鄉地要發展,像早期的塱原濕地,到近期的大浪西灣事件,都受千夫所指,最後計劃流產。不過,一班鄉紳卻看中,在鄉郊地建極渴市 的骨灰場,非但環保人士不敢聲討,受灰位短缺困擾的政府亦大力贊成,成功發展機會極大,唯一阻力來自原居民。而最能說服原居民交出鄉地改建骨灰場,正是新 界王劉皇發。

「沒有鄉事力量幫手,好多新界地都唔會變為骨灰龕場!」謝民富說。問博主席為林衞邦,只是一名商人,不是鄉紳,但其中一名獨立非執行董事是文富華,他胞兄正是鄉議局執委文富穩,是劉皇發得力助手。

各界關注骨灰龕法案大聯盟召集人謝世傑稱,骨灰龕利潤好大,因此造就財團,結合部分村民將土地改建成骨灰龕,「現在政府新公布的骨灰龕政策,建議兩年半內不取締涉及違規或非法骨灰龕場,咁兩年半之後,骨灰龕位已經賣晒,成行成市,政府到時點取締?」

鄉議局新大樓上週四舉行「上樑」儀式,本身為行政會議成員的發叔(左五),邀得唐英年(左六)及曾德成(左四)切燒豬。

骨灰場好賺錢

元朗新圍村墓園

骨灰位:6萬9千個

涉及金額:86億2千萬(以平均每個灰位12.5萬計算,扣除5千5百萬地價及建造費,盈利仍超85億)

公司獨立非執董為文富華,其兄是鄉議局執委文富穩、發叔得力助手。

龍福山紀念花園

骨灰位:500個

涉及金額:1億元(以平均每個骨灰位20萬計算)

發展商為龍鼓灘村原居民,與村代表劉皇發為同宗兄弟。

望東灣超級墓園

骨灰位:10萬個

涉及金額:100億元(以平均每個骨灰位10萬計算)

首個由鄉議局基金有限公司統籌的公私合營項目,劉皇發是該公司的董事。

龍鼓灘同宗兄弟

除了元朗新圍,劉皇發根據地屯門龍鼓灘村,亦有劉姓原居民建成「龍福山紀念花園」,上月正式開業,記者致電灰位代理職員鄧小姐查問買位詳情,對方即說: 「呢度係私人土地,業主姓劉,係原居民,劉皇發都係呢度村代表,你可以放心,全部交易都會交俾律師做,墓穴全部都可以分契出售,轉售都無問題。」

墓園依山而建,一排排拾級而上,有別於政府骨灰龕的多層式建築,若以墓穴平均二十萬元計,五百個全數售出,可勁賺一億。「我哋覺得政府一早知道發叔啲耳目喺龍鼓灘起骨灰龕,總之政府唔理。」一名消息人士透露。

新界王地位顯赫,位於屯門青山灣的新建私營骨灰場「佛緣精舍」,向規劃署申請規劃許可時,也要發叔代寫「推薦信」,「發叔係屯門區議會主席,又係鄉議局主席同行會成員,好多發展商搞唔掂,都搵佢幫手。」一名從事殯儀業的知情人士說。目前申請仍在審議中。

望東灣超級骨灰場

發叔不僅瞓身力撐骨灰場,還動用鄉議局出面力推。

鄉議局年初已成立專責小組研究,本身是律師的小組召集人林國昌表示,上月底已發信給廿七個地區鄉委會共七百條村的村代表,建議有興趣將農地改建為骨灰龕的新界原居民,可交由專責小組統一處理,研究包括有關用地的合法性、選址、營運管理及對當區居民的民生影響等。

林國昌透露,在大嶼山、西貢及屯門等,都已覓到適合用地發展,其中位於芝麻灣望東灣發展項目,更已進入直路,有望成為首個公私合營的計劃。望東灣交通不便,杳無人煙,原址的互愛戒毒村及度假村已空置。

這超級墓園計劃,共建十三幢、每幢五至六層的骨灰場,可容納約十萬灰位。「其中四成灰位俾政府,但就希望政府給予優惠的換地條款。」林說,其餘灰位則由地主及鄉議局轄下的基金會瓜分,比例約為四比一。

以望東灣為例,基金會坐享一萬個骨灰位,若以每個平均十萬元計算,閒閒地有十億進賬。各區鄉地地主想盡辦法賣地賺錢,若望東灣成功建成骨灰場,不少鄉紳必爭相仿效,屆時全由鄉議局當顧問,有幾好賺,可想而知。

如斯落力搵銀,鄉議局除了要為沙田石門興建新大樓籌款,亦為鄉議局轉型鋪路。「鄉議局係一個諮詢機構,之前話要起鄉議局大樓,因此成立一個基金會聲稱為大 樓籌款而來。而家大樓就嚟起好,但基金會繼續運作,一邊做鄉事諮詢,一邊又從中搵銀,好明顯有角色衝突。」有看不過眼的鄉事透露。

除了賺錢,還有另一個原因,「發叔喺退位之前,搞好基金會,第日佢就做永遠主席,有錢先係大老闆。鄉議局只係諮詢機構,點夠揸錢嘅基金會巴閉!」


發叔 叔絕 絕橋 橋豬 豬籠 籠入 入水 鄉地 變百 百億 骨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404

潘金蓮會被浸豬籠嗎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1014

11月18日,馮小剛在微博上以潘金蓮的口吻,就其執導的電影《我不是潘金蓮》在萬達影城遭遇低排片的事情,向王健林發表了一封公開信。(馮小剛微博截圖)

在眾人眼中,西門慶與潘金蓮成了“奸夫奸婦”的代名詞,馮小剛電影《我不是潘金蓮》中的“潘金蓮”也是如此影射。

我們經常聽人說,古時捉奸在床,當場殺死無罪。其實,這樣的法律規定,只存在於秦漢—魏晉時期,又在元、明、清時恢複,但唐宋法律卻無類似的規定。

“知道”(nz_zhidao)告訴你,潘金蓮與西門慶通奸,會被浸豬籠嗎?

馮小剛撕逼王思聰在網絡熱炒,順帶也火了一把馮導的最新電影《我不是潘金蓮》。拜戲劇、評書、小說、影視作品的傳播所賜,西門慶與潘金蓮可謂是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一對奸夫奸婦,甚至成了“奸夫奸婦”的代名詞,馮小剛電影《我不是潘金蓮》中的“潘金蓮”,便是代稱。但,盡管潘金蓮的通奸故事已是家喻戶曉,對這通奸故事背後的法律史知識,你卻未必了解,也許還會誤信傳聞。

通奸的罪與罰

我先提問一個問題:如果潘金蓮並沒毒殺親夫武大郞,只是與西門慶通奸,那按宋代的法律,會受到什麽處罰?

我們看小說、戲劇,總以為古代婦女與人通奸,會被判處什麽“騎木驢”、“浸豬籠”之類的酷刑,其實這多出於民間小文人的杜撰。雖然個別地方確實發生過將奸夫奸婦“騎木驢”、“浸豬籠”的事情,但那不過是落後、封閉之地的私刑而已,既為主流社會所反對,也為法律所禁止;國家正刑中從來沒有什麽“騎木驢”、“浸豬籠”。根據《宋刑統》,“諸奸者,徒一年半;有夫者,徒二年。”通奸的男女將被判處一年半的徒刑,如果女方有丈夫,則徒二年。

但實際執行的處罰,還要更輕一些。因為宋朝創設“折杖法”,除了死刑之外,流刑﹑徒刑﹑杖刑﹑笞刑在實際執行時均折成杖刑。根據宋朝“折杖法”,西門慶與潘金蓮通奸,如果沒有發生毒殺武大郞的情節,單按通奸罪量刑的話,二人會被判“徒二年”之刑,折脊杖十七,即打脊背各十七下就可釋放了。

我再問一個問題:假設武大郞一日回家,發現潘金蓮與西門慶正“滾床單”,他一怒之下,當場殺了奸夫淫婦。武大郞用不用對此負刑事責任?

我們經常聽人說,古時捉奸在床,當場殺死無罪。其實,這樣的法律規定,只存在於秦漢—魏晉時期,又在元、明、清時恢複,如元朝的律法規定,“諸夫獲妻奸,妻拒捕,殺之無罪。……諸妻妾與人奸,夫於奸所殺其奸夫及其妻妾,……並不坐。”明清刑律也規定,“凡妻妾與人奸通而於奸所親獲奸夫奸婦,登時殺死者勿論,若只殺死奸夫者,奸婦依律斷罪,當官價賣,身價入官。”這樣的立法,無異於赤裸裸鼓勵親夫將通奸的奸夫與奸婦一並殺死。

但是,唐宋法律卻無類似的規定。換言之,在武大郞生活的宋代,國家法律並不承認親夫有什麽“捉奸在床、當場殺死”的權利。假設武大郞殺了奸夫奸婦,就必須負殺人的刑事責任。

我接著再問一個問題:發現西門慶與潘金蓮有奸情的小鄆哥,能不能跑到衙門去檢舉,然後衙門捉住奸夫奸婦治罪。

根據宋朝的立法,小鄆哥不具有訴權,即使跑去檢控了,衙門也不會受理。因為宋朝法律規定“奸從夫捕”。什麽意思呢?意思是說,婦女與他人通奸,法院要不要立案,以婦女之丈夫的意見為準。從表面看,這一立法似乎是在強調夫權,實際上卻是對婚姻家庭與妻子權益的保護,以免女性被外人控告犯奸。我們換成現代的說法就比較容易理解了:宋朝法律認為通奸罪屬於親告罪,受害人(丈夫)親告乃論,政府與其他人都沒有訴權。

元朝時,“奸從夫捕”的舊法被宣布作廢,元廷頒下新法:今後四鄰若發現有人通奸,準許捉奸,“許諸人首捉到官,取問明白”,本夫、奸婦、奸夫同杖八十七下,並強制本夫與奸婦離婚。從此,人民群眾心底的“捉奸精神”被激發了出來,湧現了很多被坊間小文人津津樂道的捉奸故事。

《我不是潘金蓮》劇照。(電影劇照/圖)

“奸從夫捕”的立法意圖

宋代的“奸從夫捕”立法,其實是一條良法,被元人廢除了非常可惜。為什麽說它是良法呢,我講一個《名公書判清明集》收錄的故事你就理解了。

大約宋寧宗時,廣南西路永福縣發生一起通奸案。教書先生黃漸,原為臨桂縣人,為討生活,寓居於永福縣,給當地富戶陶岑的孩子當私塾老師,借以養家糊口。黃漸生活清貧,沒有住房,只好帶著妻子阿朱寄宿在陶岑家中。

有一個法號妙成的和尚,與陶岑常有來往,不知怎麽跟黃妻阿朱勾搭上了。後來,陶岑與妙成發生糾紛,鬧上法庭,陶岑隨便告發了妙成與阿朱通奸的隱情。縣官命縣尉司處理這一起通奸案。縣尉司將黃漸、阿朱夫婦勾攝來,並判妙成、陶岑、黃漸三人“各杖六十”,阿朱免於杖責,押下軍寨射充軍妻。

這一判決,於法無據,於理不合,完全就是胡鬧。

黃漸當然不服,到上級法院申訴。案子上訴至廣南西路提刑司,提刑官範應鈴推翻了一審判決。在終審判決書上,範應鈴先回顧了國家立法的宗旨:“祖宗立法,參之情理,無不曲盡。儻拂乎情,違乎理,不可以為法於後世矣。”然後指出,阿朱案一審判決,“非謬而何?守令親民,動當執法,舍法而參用己意,民何所憑”?而且,縣司受理阿朱一案,長官沒有親審,而交付給沒有司法權的縣尉,“俱為違法”。

最後,範應鈴參酌法意人情,作出裁決:“在法:諸犯奸,許從夫捕。又法:諸妻犯奸,願與不願聽離,從夫意”,本案中,阿朱就算真的與和尚妙成有奸,但既然其夫黃漸不曾告訴,縣衙就不應該受理;黃漸也未提出離婚,法庭卻將阿朱判給軍寨射充軍妻,更是荒唐。因此,本司判阿朱交付本夫黃漸領回,離開永福縣;和尚妙成身為出家人,卻犯下通奸罪,罪加一等,“押下靈川交管”,押送靈川縣看管;一審法吏張蔭、劉松胡亂斷案,各杖一百。

範應鈴是一位深明法理的司法官,他的判決書申明了“奸從夫捕”的立法深意:“捕必從夫,法有深意”,“若事之曖昧,奸不因夫告而坐罪,不由夫願而從離,開告訐之門,成羅織之獄,則今之婦人,其不免於射者(指奸婦被法院強制許配為軍妻)過半矣”。如果男女之間一有曖昧之事,不管當丈夫的願不願意告官,便被人告到官府,被有司治以通奸罪,則難免“開告訐之門,成羅織之獄”。因此,國家立法懲戒通奸罪,又不能不以“奸從夫捕”之法加以補救,將通奸罪限定為“親不告官不理”的親告罪,方得以避免通奸罪被濫用。

那麽,“奸從夫捕”的立法,又會不會給男人濫用訴權、誣告妻子大開方便之門呢?應該說,不管是從理論,還是從實際情況來看,都是存在這種可能性的。不過,《名公書判清明集》收錄的另一個判例顯示,宋朝法官在司法過程中,已經註意到防範男性濫用“奸從夫捕”的訴權。

宋理宗時,有一個叫江濱臾的平民,因為妻子虞氏得罪他母親,意欲休掉虞氏,便尋了個理由,將妻子告上法庭,“而所訴之事,又是與人私通”。法官胡穎受理了此案,並判江虞二人離婚,因為虞氏受到通奸的指控,“有何面目複歸其家”?肯定無法再與丈夫、家婆相處。虞氏自己也“自稱情義有虧,不願複合,官司難以強之,合與聽離”。

但是,胡穎同時又反駁了通奸的指控,並懲罰了原告江濱臾:“在法,奸從夫捕,謂其形狀顯著,有可捕之人。江濱臾乃以曖昧之事,誣執其妻,使官司何從為據?”判處江濱臾“勘杖八十”,即杖八十,緩期執行。

從法官胡穎的判決,我們不難看出,宋時,丈夫要起訴妻子犯奸,必須有確鑿的證據,有明確的奸夫,“形狀顯著,有可捕之人”。這一起訴門檻,應該可以將大部分誣告擋之法庭門外。

通奸罪刑罰演變

看到這里,也許你會說:真正文明的社會根本不會設立什麽通奸罪,只有中國古代與那些落後地區才會將通奸行為入罪。

我不能不說,這是你的想當然。實際上,不少西方國家直到完成近代化之後,仍然在刑法上保留著通奸罪,如1968年《意大利刑法》第五百六十條即規定了通奸罪;1971年《西班牙刑法》編有“通奸罪”一章,通奸男女均處短期徒刑六個月至六年;1994年《法國刑法典》規定,強奸以外的性侵犯罪,處五年監禁並科罰金,這主要針對的就是通奸行為;美國的一部分州至今也保留著通奸罪;韓國的刑法典也有通奸罪的條款,直到2015年才宣傳廢除這一條款。

如今,中國香港特區盡管未設通奸罪,但在民法上,允許離婚訴訟的一方,將奸夫與奸婦列為共同被告,向其請求損害賠償;中國臺灣地區現行刑法更是明確規定:“有配偶而與他人通奸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奸者亦同。”同宋代一樣,通奸罪在今日臺灣也是親告罪,“告訴乃論,配偶縱容或宥恕者,不得告訴。”

從文明發展的角度來看,幾乎所有的文明體都將通奸行為列為法律明文禁止的罪行,在文明早期,通奸罪往往都被當成必須處死的重罪,如《漢穆拉比法典》規定將與人通奸的女性投河接受神判,古希伯來《摩西法典》對通奸罪處以絞刑、石刑與火刑,古印度《摩奴法典》對已婚婦女的通奸行為處以殘忍的獸刑。隨著文明的演進,進入近代文明形態,通奸罪呈現出輕罪化的明顯趨勢,從處死刑演變成只判輕刑,從公訴罪演變成親訴罪,乃至於只是在刑法上保留罪名,而在司法中基本不予啟用。

從中國古代歷史看,通奸行為的罪罰演變呈現為一個U形軌跡:前期(秦漢—魏晉)重罪化,中期(唐宋)輕罪化,後期(元明清)又重罪化。相對而言,宋代法律對於通奸罪的處分,可以說是最為接近現代文明的。

號外號外!

2015年,“南周知道”app誕生,這是南方周末面對數字化轉型,重磅推出的一款新媒體產品。

深度!絕對原創,後臺解密

有料!嚴肅知識,八卦內幕

定制!為你而生,述你所想!

想要報題嗎?掃二維碼,馬上下載“南周知道”客戶端。

知道安卓版二維碼-豌豆莢

知道ios版本

 

潘金蓮 潘金 會被 被浸 浸豬 豬籠 籠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5029

發叔絕橋豬籠入水鄉地變百億骨灰場

1 : GS(14)@2010-08-12 22:56:39

2010-8-12 NM

「蒙古能源」主席魯連城在西貢大浪西灣建豪宅,因環保人士反對,計劃流產。許多鄉紳以為見財化水,但有新界王之稱的劉皇發卻另有好橋,在鄉地建極渴市的骨灰場,非但環保人士不敢聲討,又能擺平政府和原居民,成功機會很大。

不僅發叔嫡系最近大搞骨灰場,連他打骰的鄉議局亦成立基金會當顧問,向政府申請在大嶼山望東灣建十萬灰位的超級骨灰龕,估計單賣位也賺一百億。如果成事,不少鄉紳都會找發叔幫手,發叔隨時成為新界骨灰王。

「發展商日日搵人同我講,叫我走,我已經七十幾歲,住喺度五十幾年,你叫我去邊度住?我依家日日都好驚,唔敢行出屋……」居於元朗新圍村大半生的謝婆婆,近日因逼遷一事提心吊膽。

鄰近錦綉花園的新圍村,是雜姓村,內有村屋二百戶,由於不少村屋建於上世紀三十年代,加上保養得好,其中一間被古蹟辦評為二級歷史建築,十間為三級,包括謝婆婆的兩層高平房。去年,一間三級平房因裝修工程被圍上帆布,怎料今年五月帆布一揭開,居民赫然見到屋內四圍劃了一格格框架,村民細問,才知這裡準備改建成骨灰龕!

謝婆婆兒子謝民富說,新圍村骨灰龕場涉及的屋地及農地約八萬平方呎,過去一兩年由十間小公司逐步購入,鄉郊地價低廉,總數約一千萬元。後來上市公司問博控股收購了該十間公司的九成股權,根據問博公司資料顯示,骨灰位工程今年十二月底前完成,預料可提供六萬九千個骨灰位,目前未有具體開售計劃,但據消息人士說,每個骨灰位最平五萬元,最貴廿萬,賣位估計共賺八十六億元,十分和味。

巧計發展鄉郊地

近年環保意識抬頭,每次新界鄉地要發展,像早期的塱原濕地,到近期的大浪西灣事件,都受千夫所指,最後計劃流產。不過,一班鄉紳卻看中,在鄉郊地建極渴市的骨灰場,非但環保人士不敢聲討,受灰位短缺困擾的政府亦大力贊成,成功發展機會極大,唯一阻力來自原居民。而最能說服原居民交出鄉地改建骨灰場,正是新界王劉皇發。

「沒有鄉事力量幫手,好多新界地都唔會變為骨灰龕場!」謝民富說。問博主席為林衞邦,只是一名商人,不是鄉紳,但其中一名獨立非執行董事是文富華,他胞兄正是鄉議局執委文富穩,是劉皇發得力助手。

各界關注骨灰龕法案大聯盟召集人謝世傑稱,骨灰龕利潤好大,因此造就財團,結合部分村民將土地改建成骨灰龕,「現在政府新公布的骨灰龕政策,建議兩年半內不取締涉及違規或非法骨灰龕場,咁兩年半之後,骨灰龕位已經賣晒,成行成市,政府到時點取締?」

鄉議局新大樓上週四舉行「上樑」儀式,本身為行政會議成員的發叔(左五),邀得唐英年(左六)及曾德成(左四)切燒豬。

骨灰場好賺錢

元朗新圍村墓園

骨灰位:6萬9千個

涉及金額:86億2千萬(以平均每個灰位12.5萬計算,扣除5千5百萬地價及建造費,盈利仍超85億)

公司獨立非執董為文富華,其兄是鄉議局執委文富穩、發叔得力助手。

龍福山紀念花園

骨灰位:500個

涉及金額:1億元(以平均每個骨灰位20萬計算)

發展商為龍鼓灘村原居民,與村代表劉皇發為同宗兄弟。

望東灣超級墓園

骨灰位:10萬個

涉及金額:100億元(以平均每個骨灰位10萬計算)

首個由鄉議局基金有限公司統籌的公私合營項目,劉皇發是該公司的董事。

龍鼓灘同宗兄弟

除了元朗新圍,劉皇發根據地屯門龍鼓灘村,亦有劉姓原居民建成「龍福山紀念花園」,上月正式開業,記者致電灰位代理職員鄧小姐查問買位詳情,對方即說:「呢度係私人土地,業主姓劉,係原居民,劉皇發都係呢度村代表,你可以放心,全部交易都會交俾律師做,墓穴全部都可以分契出售,轉售都無問題。」

墓園依山而建,一排排拾級而上,有別於政府骨灰龕的多層式建築,若以墓穴平均二十萬元計,五百個全數售出,可勁賺一億。「我哋覺得政府一早知道發叔啲耳目喺龍鼓灘起骨灰龕,總之政府唔理。」一名消息人士透露。

新界王地位顯赫,位於屯門青山灣的新建私營骨灰場「佛緣精舍」,向規劃署申請規劃許可時,也要發叔代寫「推薦信」,「發叔係屯門區議會主席,又係鄉議局主席同行會成員,好多發展商搞唔掂,都搵佢幫手。」一名從事殯儀業的知情人士說。目前申請仍在審議中。

望東灣超級骨灰場

發叔不僅瞓身力撐骨灰場,還動用鄉議局出面力推。

鄉議局年初已成立專責小組研究,本身是律師的小組召集人林國昌表示,上月底已發信給廿七個地區鄉委會共七百條村的村代表,建議有興趣將農地改建為骨灰龕的新界原居民,可交由專責小組統一處理,研究包括有關用地的合法性、選址、營運管理及對當區居民的民生影響等。

林國昌透露,在大嶼山、西貢及屯門等,都已覓到適合用地發展,其中位於芝麻灣望東灣發展項目,更已進入直路,有望成為首個公私合營的計劃。望東灣交通不便,杳無人煙,原址的互愛戒毒村及度假村已空置。

這超級墓園計劃,共建十三幢、每幢五至六層的骨灰場,可容納約十萬灰位。「其中四成灰位俾政府,但就希望政府給予優惠的換地條款。」林說,其餘灰位則由地主及鄉議局轄下的基金會瓜分,比例約為四比一。

以望東灣為例,基金會坐享一萬個骨灰位,若以每個平均十萬元計算,閒閒地有十億進賬。各區鄉地地主想盡辦法賣地賺錢,若望東灣成功建成骨灰場,不少鄉紳必爭相仿效,屆時全由鄉議局當顧問,有幾好賺,可想而知。

如斯落力搵銀,鄉議局除了要為沙田石門興建新大樓籌款,亦為鄉議局轉型鋪路。「鄉議局係一個諮詢機構,之前話要起鄉議局大樓,因此成立一個基金會聲稱為大樓籌款而來。而家大樓就嚟起好,但基金會繼續運作,一邊做鄉事諮詢,一邊又從中搵銀,好明顯有角色衝突。」有看不過眼的鄉事透露。

除了賺錢,還有另一個原因,「發叔喺退位之前,搞好基金會,第日佢就做永遠主席,有錢先係大老闆。鄉議局只係諮詢機構,點夠揸錢嘅基金會巴閉!」
2 : 自動波人(1313)@2010-08-13 00:53:55

新界佬不嬲都un un腳
3 : 學習者(1436)@2010-08-13 06:54:39

2樓提及
新界佬不嬲都un un腳

什是,鄉下佬唔使做又有地分.感覺良好.
4 : GS(14)@2010-08-14 11:30:34

3樓提及
2樓提及
新界佬不嬲都un un腳

什是,鄉下佬唔使做又有地分.感覺良好.


我都覺得好正
發叔 叔絕 絕橋 橋豬 豬籠 籠入 入水 鄉地 變百 百億 骨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269

【澳門尋老餅】鯉魚佛公造型豬籠餅 你見過未?

1 : GS(14)@2016-09-06 22:52:11

梳打埠懷舊店老闆岑偉倫,是澳門舊物收藏家,在八十年代開始儲下澳門老餅家的資料。



「澳門老餅家現存不多,在我店附近有品芳、遠來等舊式餅店,都是老字號,每逢中秋特別多人幫襯,但若以賣月餅市場計,仍以手信店、西餅店較活躍。」梳打埠懷舊店老闆岑偉倫說。他是澳門舊物收藏家,在八十年代開始儲下澳門老餅家的資料,包括剪報、月餅紙、月餅罐等等,大部份都是有關中秋節。「以前做一個中秋節已經支付整年的營運支出,所以各大餅家特別著重中秋節,各出奇謀,有不同宣傳或者其他贈品。」



最令人深刻印象是以竹藍盛載的豬籠餅,原是月餅剩餘物資,為了不浪費用作試驗的餅皮,於是拿來做餅送給供月餅會的客人。位於義字街的榮記(聖雅蘭)餅店,已有30年歷史,仍找到豬籠餅,還有鯉魚及佛公造型。全麵粉製造,雖然不算好食,但賣相頗精緻,很懷舊。回顧老餅家這些舊物,有的屹立至今,更多的已敵不過時代洗禮。「昔日做月餅比較有規模,尤其在七十年代,包括英記及已結業的顯記,兩間在新馬路比較有實力,在報紙登頭版廣告宣傳中秋節。」岑偉倫說。月餅會紙亦是歷史遺物,時代演變各有不同風格,由40年代的漫畫設計,演變至較複雜圖案的彩繪,再到用相片為設計。今次岑偉倫借出逾百種澳門中秋舊物作展覽,想回味昔日過節氣氛,不妨考慮下。(a)榮記(聖雅蘭)餅店澳門義字街27號(b)「中秋舊物展覽」澳門十月初五日街173號即日起至10月7日記者:何嘉茵攝影:伍慶泉


英記在1948年月餅紙的設計,可見當時流行漫畫設計。

齒香在1962年設計,設計以傳統嫦娥為主。

顯記在1977年設計,圖案趨向簡化。


咀香園在1983年設計,以照片為主題。

英記在七十年代於報紙落頭版廣告。

豬籠餅,$12、鯉魚及佛公餅,各$20


義字街的榮記(聖雅蘭)餅店,已有30年歷史,仍找到豬籠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0906/19761314
澳門 尋老 老餅 鯉魚 佛公 造型 豬籠 籠餅 你見 見過 過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7864

狠父浸豬籠式體罰13歲子

1 : GS(14)@2017-07-02 14:19:21

「養不教、父之過」,但暴力體罰真的能教好子女?湖南一名非常父親被13歲兒子用木棍扑頭,以牙還牙,用浸豬籠式方法教子,把兒子綑綁在長木梯上,然後浸入水中,怒問兒子:「你改不改?」梅仙鎮派出所已介入調查。



■孩子多番掙扎求饒。

子屢關廣場燈阻村民跳舞

警方前天證實事件發生在岳陽平江縣一處水塘,涉事父子姓秦,上周三(6月28日)晚,當地村民在廣場跳舞時,姓秦少年多次故意關燈,令村民無法跳舞,村委會致電其父,要求管教少年。翌日清晨6時許,秦父大罵兒子生事,豈料惹兒子不滿,突然拿木棍打他頭部,秦父及時避開,一怒之下把兒子五花大綁在長木梯上,壓入水深半米的水塘中數秒,怒問他「你改不改」,重複多次,直至兒子掙扎求饒說:「改了!改了!」全程約1分鐘,其間有人拍片,並上載互聯網流傳。當地村幹部事後趕到秦家了解情況,指摘他教子方式過激,並安撫其子,而梅仙鎮派出所亦介入調查。此外,雲南昭通市則有一名狠心父親虐打就讀小四的兒子,更用繩綑綁其雙手,強迫他全身赤裸,在雨中遊街示眾,男童被打至皮開肉綻,全身滿佈血痕。途人見狀,紛紛指摘狠父,在群眾壓力下,父親才為男童鬆綁,讓男童坐上電單車,此時男童光着身子,仍不忘幫父親穿好外套,看見到父親被罵,則哭着說:「不說了!不說了!」警方指男童為該名男子親生,在家偷了100元人民幣後離家出走數天,直至前天才被父親尋獲,結果被狠狠教訓一頓。網易/梨視頻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702/20075996
狠父 父浸 浸豬 豬籠 籠式 體罰 13 歲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66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