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也來談談「董事會秘書」這個倒霉行當!(第六篇) 西來問道

http://xueqiu.com/1759275068/23120672
昨日沒有更新,是因為週五下午多寫了一篇,加上昨天全天都排滿了。但也正是週五下午的「趕工」所以在「第五篇」的後半部分寫接待PE盡調的部分的有些倉促,引來不少朋友的異議。其實我只是把眾多接待案例中最巧合、最有趣、最有典型意義的幾個抽出來、組合在一起給大家說說,你沒遇到過的就一定沒發生嗎?我只說我自己遇到的事,這些事是在特定條件下、在專屬背景下發生的,比如說有幾個朋友糾結於「你這個拿了ACCA的老牌CPA過來給年輕CPA指點一下嘛」這句話,就到底是ACCA強還是CPA強爭論的不亦樂乎,可其實他們都背離了基本面,都忘了這句話是描述發生在我們這個項目上的情況,而我們這個項目因為有海外資產,所以有些事必須得是ACCA才能完成。好了,我這樣一說,是ACCA強還是CPA強的爭論在我的這事例中瞬間變得沒意義了吧?所以先別急著爭論,資本圈的水太深了,有句話叫「活得久了真是什麼樣的事都能見到,但也見不全」,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我這個人天生神經弱,容易笑、容易哭,生活中平凡事件我都是以笑眼看待、喜歡以搞笑的方式表達。哎,誰的人生不是煎熬?何必那麼較真,聽故事就好了。(順祝大家元宵節快樂,閤家團圓!)

      書歸正傳,看起來我的方法應付PE的盡調是遊刃有餘的,可實際上每個PE都有其基於各種原因的獨立判斷,哪怕這些判斷的邏輯是稀奇古怪、啼笑皆非的。我和我的團隊所能做的只是引導他們做出更有利於我們的判斷而已。所以我的那些「謀局布勢」充其量只是讓企業佔到了「地利」。更關鍵的還有「天時」和「人和」。和投資者打交道什麼是「天時」?市場的客觀環境和即時動態就是」天時「。09年恢復IPO時,資金洶湧澎湃、一發不可收拾,那陣子哪家IPO項目的發行市盈率不是高得讓人瞠目?超發之多讓人結舌?很多中介機構都趁此在與發行人的協議裡寫上了如果超發獎勵多少多少,但其實圈內人都心知肚明:中介機構的水平還是那樣,超發不是你有能耐,而是市場資金量實在太大了!等到市場資金水位回落後看看2012的IPO市場,發行市盈率幾何?超發幾何?但很多企業主不是資本市場的場內選手啊,所以他們的意識、感覺總是落後半拍的。他們還是停留在發行市盈率普遍在40陪的美好時光裡,所以一開口就問PE要20倍的估值。在這一點上,我和PE們是一樣的:春江水暖鴨先知!目前市場上IPO的發行市盈率也就在20倍,你讓PE怎麼給你20倍的估值?什麼什麼?現在發行市盈率低,等三年後項目上市時就發行市盈率就上去了?哎,這都是什麼一廂情願的屁話呀!那三年後要是發行市盈率更低呢?PE不是賠死?有的時候,給學理工科出身的老闆解釋市場即期定價機制簡直和畫一條零風險基準利率曲線一樣困難!我勸實際控制人要現實一點,現在這個市場環境下是不可強求20倍估值滴,他卻給我扣上一頂「胳膊肘往外拐」的帽子!

      說到這,我插一段關於中國PE的看法。我是太瞭解中國PE的生存方式和現狀了,敢像第五篇裡提到的那樣「玩」他們也正是基於這一點,所以我在這裡也不得不站出來替他們說句公道話:PE也難啊!列位看官,你們有福了,見證一個資本圈的歷史性時刻吧,有一條以前沒人公開提,我今天首次公開提出來:PE機構(GP)的盈利遊戲其實不光是和市場的博弈、和項目的博弈,更是和投資人(LP)的博弈!每隻PE基金就賺那麼多錢,剛成立沒名氣的時候需要立招牌,所以賺了錢給LP多分一點;等立住了招牌,那咱GP就多留一點。肯定有人跳出來強烈質疑我這一觀點說「不是有利潤分成的法律協議嘛!」呵呵,你真以為這麼簡單?只能說明水太深,你還沒摸清。所以PE機構在這種三重博弈下只能謹謹慎慎投項目、戰戰兢兢等上市,只能以當下的市場行情為說辭,死命往下壓估值。即便這樣看看現在IPO市場哀鴻遍野的樣子,看看存量項目、看看市場資金,我認為前兩年僅靠IPO的「中國式」PE能笑到最後簡直就是小概率事件!這也是我婉拒了多家PE邀請擔任合夥人的根本原因。2012年已經募、投、退困難了,13年、14年、15年很多基金到期後一幕接一幕的好戲必將上演。出路在哪?市場資金面寬鬆?嗯,松得了一時,松得了一世?再說,太鬆了你就不爽了!(哇,哈哈哈,思想邪惡的同學面壁去!)我堅定的認為:PE的出路在併購市場!好了,打住,這是另一個話題了,不深入展開了。

      說了「天時」,接下來說「人和」。什麼叫「人和」?就是項目企業和PE機構間整體的相互感覺以及企業實際控制人和PE大佬間的相互感覺。這個很好理解,簡單說就叫「緣分」。緣乃天定,份屬人為!有的企業不錯,但投資團隊就是對企業不懂、不感興趣,這時你說破嘴也沒用,不如轉身去找下一家投資機構;有的企業不咋地,但投資團隊就是看好這個行業,就是想投資後幫企業做好,也是常有的。關鍵是看董秘怎麼做好管理層和投資人之間的溝通協調工作。但你以為做好溝通協調工作就沒事了?也不是!有次安排了我老闆與某PE界大佬餐敘。我老闆理工科出身又市場感覺超好,講起技術、營銷頭頭是道,聽得大佬興高采烈。可當討論到財務問題時,我老闆說的驢唇不對馬嘴!不由得大佬嘴角一咧輕蔑的一笑。事後我那具有少女般細膩心思的老闆問我:「他咧嘴了,還輕蔑的一笑!為什麼?」為什麼?!!!我心裡想:我TM不抽你丫的都是好的!末了,我還背上一個「薦人不淑」的罪名。結果可想而知,沒結果唄。

      好了,天時、地利、人和大概的情況就是這樣。先說我第三任董秘期間為公司引入戰略投資者的結果:用了9個月,為公司引入了X億的資金,雖然公司估值沒有達到實際控人那異想天開的預期,但也高於同期市場水平和我的預期(可以透露一下,PE15倍,你們自己想吧),在上海某頂級酒店高調召開了慶祝大會。但對此結果,我—並—不—滿—意!甚至可以說痛心疾首!有的時候我真想問問蒼天:雖說每個人都會遇到豬一樣的隊友,但為什麼我的隊友這麼豬!!!?在經過三個多月的PE初輪接洽(刷了一批)和兩個多月的PE盡調(剩下3家)後,終於有一家規模中等,行事低調,但各方面很符合我們資金+業務支持+管理諮詢需求的PE與我們達成了合作意向。說實話,平心而論這家PE能經得住我那樣的「玩」也真是不容易,他們細緻入微、嚴謹科學的評估過程也確實讓人佩服。可就在我親自開車載著老闆去簽協議的路上,老闆突然以一種戲謔的口氣問我一句:「你們這個行當一般這種情況下要是最終投成了要多少獎勵?」看我半天沒出聲,他又補了一句:「沒事沒事,說說嘛、說說嘛!」我半天沒出聲,是因為我當時心就涼了,強忍著不讓淚水往下淌!(寫到這裡,我再一次想哭。)我是哪種「行當」?什麼叫「要多少獎勵」?沒錯,我們做資本運作的,不像研發、生產、銷售人員那樣跟企業跟的久,往往是企業在做到一定規模後要上市了才招我們進來,看似我們輕而易舉的就分享了企業先期發展的成果。可是老闆們,你們想過沒有,研發、生產、銷售人員只要一有機會,分分鐘就可以跳出去另立門戶,就可以成為你們親手養大的狼!去盜用你們的成果、去仿冒你們的產品、去侵蝕你們的市場,很多貌似忠厚、看似勤懇的研發、生產、銷售人員往往和你們是恩—仇關係!(只是就事論事,望大多數善良的相關人員海涵、表多想。)而我們呢?我們其實和財務、行政、人力人員是一樣一樣的,我們貌似哪個企業都需要,到哪裡都能做,可我們做事需要一個平台,而且得是一個很大的平台。只要你們願意給我們一個安穩、溫暖的平台,我們是哪裡都不會去的!更不可能自立門戶,因為我們連擺個水果攤都不行啊!正所謂「身負屠龍藝,焉能宰犬羊!」哼,我們這個「行當」?我們是董事會秘書!是中國證監會對上市公司管理層中唯一做出執業資質要求的「行當」!就憑這一點,你敢用稱呼下九流一般口氣稱呼之為「行當」就是瞎了你的鈦合金狗眼!(太激動了,平復一下心情回來再寫。。。。。。)
也來 談談 董事會 董事 秘書 這個 倒黴 行當 第六 六篇 西來 問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0401

也來談談「董事會秘書」這個倒霉行當!(第七篇) 西來問道

http://xueqiu.com/1759275068/23125947
看了昨天大家那麼多回覆真的很感動,感謝朋友們的抬愛、捧場和指正!我除做過三任董秘外,還做過幾家上市公司的顧問,真的想把這些項目的經歷從股改前、到股改後、從報材料前到上市後方面面都寫一遍,而且樁樁件件都交待的清楚,這樣就可以給大家展示事件全貌(也就不會有那麼多歧義),分享給大家更多的經驗,可以和大家探討更多的問題。我希望不管你是發行人還是監管機構,或者是中介機構、投資機構,反正資本市場各種各樣的參與者都可以在我的吐槽中看到你們自己的影子,也從另一個角度審視自己,只要能幫到大家,哪怕一點點我就很高興了。可惜,呵呵,正如開篇就言明了的,很多事「大家都懂的:不好說的太細。」 否則我以後還怎麼混呀!再說我現在正找新項目呢(總是要吃飯滴,哈哈哈),也沒有太多的時間整天泡在電腦前思考人生,所以就真的沒工夫寫的太細,太細了會出事的,出大事(怕怕)。我的本意不是要去指責誰、數落誰,只是站在我自己的立場說些自己的經歷而已,既然是「吐槽」嘛,就要允許直抒胸臆、嬉笑怒罵!哈哈。我的吐槽原則是以實踐背後的感悟、經驗為主,具體的人、事都是次要的。所以只有讚揚的對象才點出其名,持其他立場的則一概避其名諱,以免給別人帶來不必要的困擾,因為也許在別人看來,我說不定才是徹頭徹尾的大混蛋呢!呵呵。

     書接上文,老闆開口問了那種話其實就充分說明心裡還沒有把你當自己人、當真正事業上 的夥伴。大家可以回憶一下我在第四篇中是怎麼說的「老闆那是什麼人?是你的伯樂,是你的貴人,恩同再造,那可是一家人啊!你怎麼忍心再從他的口袋裡掏錢呢?」可是現在老闆卻把你看成了一個為了那點項目獎勵的過客!說實話,這點獎勵即便是我追求的但要你給嗎?PE圈的明規則就是PE機構投資成功後給項目介紹人1%左右的介紹費。這個項目一直是我在主導PE的引入、接待、盡調、談判,如真投成了,不管最後花了哪家PE機構,我如果要,這筆介紹費人家最後都會算給我的。可現在只是先簽個協議,還要等過人家的投資決策委員會最後通過,你個項目企業的實際控制人卻跑來先和我算「獎勵」!這要是以後真上了市,是不是你看我拿到了該拿的,就可以一腳把我踢開?悲憤中,我真的感覺自己就是老闆養的一隻寵物草泥馬啊!也許有人會說這是你太敏感了吧?也許老闆就是那麼一說而已。不、不、不,事實的後續發展恰恰證明了我的敏銳判斷!

      說到這裡我得補充說明一下為什麼說了半天我們企業看起來都是我這個小小的董秘一個人在折騰。因為我們在海外也資產,所以找一個對兩邊市場會計準則都熟的合格財務總監就特別困難,以前也沒想著上市,就用兩邊的財務經理對付著,在香港請安永做財務顧問,反正大的帳對上就行。而我是相對「三資齊全」的:董事會秘書資格、通過了全國統一司法考試、ACCA考試已過第一階段(這也是我第二任董秘生涯老闆許諾我「先求利」的一部分福利,可是這兩年陷於瑣事中,我感覺我這輩子也考不到了)。所以這家企業由我負責資本運作啟動上市計劃後,實際上我就代理了很大一部分財務總監的工作。中間來過一個海外歸來的財務總監,但那是個奇葩中的極品,搞了個雞飛狗跳,後面我還會談到。

      接下來的事就很狗血了,大家一定要當段子聽,以後有人找上門來我可不承認是真人真事,因為所有數據都是我編的,如有雷同,純屬巧合!沒有指向任何真實的人物和事件,更算不上洩露公司信息,權當娛樂,不要較真!正當我緊張準備A機構投委會的補充材料時,實際控制人忽然來電話說停止與A機構的接觸,馬上接受一個在第一輪就被我們淘汰了的B機構的投資!!!也不知怎麼搞的,我們老闆就把A機構的《投資邀約》原件給B機構的老闆看了!MY GOD!看到這裡,我想所有PE圈的大大們都想抄起傢伙砍人了吧?沒有保密意識就算了,可連商譽的底線都不要了!但更奇葩的是B機構,見過PE間搶項目的,但沒見過搶的這麼那個的!在《投資邀約》中A機構給我們的估值是15倍,但這是投前啊,B機構的老闆當下就說他給16倍,可他欺負我們財務總監不諳投資術語,事後一口咬定這個16倍是投後估值!!!為方便圈外朋友理解我舉個例子:假設企業年淨利潤1千萬,投前估值給15倍,企業價值為1.5億,機構再投資2千萬後,企業價值就為1.7億了,那麼這時投後估值就是17倍。所以B機構16倍的投後估值其實反倒沒有A機構15倍的投前估值高!B機構還馬上打過來五百萬作為定金,說剩下的投資款一個月內到位。這一切都是老闆和財務總監繞過我做的,這極品還高喊「B的倍數高!B的倍數高!」倍你妹呀!高你妹!行吧,既然你們這麼愛折騰,那我不管了,就由你們折騰去吧!結果人家B機構老闆承諾的「投資款一個月內到位」變成了盡調完成、投委會通過、正式投資協議簽署後的「一個月內」!在這期間由於我沒管,我們財務總監把會計師的《財務管理意見書》(其實就是調賬指南)和律師的《法律風險提示書》(其實就是補漏指南)統統一字未改的發給了B機構盡調人員!我事先在PE機構進來前做的種種清理、規範算是白費了。編制的財務預測更是不堪入目:費用幾乎沒有增長、利潤卻直線上升、業績增長之大簡直找不到任何合理的理由和事實支撐!把會計師直接氣的退場了!我說你這麼亂搞就不怕市場質疑你業績不連貫?他還發飆:「外人有什麼資格看我們的文件!這只是給投資人看的,是我們企業的內部信息!要在歐洲,我有權起訴他們!」我擦!《審計報告》要在財政部後台備案的,證監會要看你還敢起訴證監會不成?!大家真的不要以為我在很誇張的說段子,這本身就是段子!我到現在都沒搞清楚當初老闆是怎麼找到這麼一個奇葩中的極品的,可能,物以類聚吧。後來我從HR部門偷看了這貨的簡歷,本科專業上赫然寫著「農機製造」!

       寫完這些,我忽然覺得我比西方的上帝勤勞!因為上帝在第7天休息了,而我還在碼字。但還是不如中國的老天爺勤勞,因為他老人家在第7天造了人!哈哈。可我也該停停了,要收拾行囊準備下午上路了。年正式過完了,我也該拜別父母、辭別故鄉再次踏上回深的旅途。中間會在西安、武漢停留一下,看兩個項目。大家不用擔心會太監貼,我在路上有更多的時間思索人生,能更好的想想怎樣把經歷既不傷他人又儘量讓大家有所借鑑的寫出來,第八篇再見!
也來 談談 董事會 董事 秘書 這個 倒黴 行當 第七 七篇 西來 問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0402

也來談談「董事會秘書」這個倒霉行當!(第八篇) 西來問道

http://xueqiu.com/1759275068/23134654
受到某些方面來的壓力了,但我自認為一直以來分寸掌握的還可以,而且別忘了壓力越大反彈力越大。所以書接上文前再次提示一下大家一定要當段子聽,以後有人找上門來我可不承認是真人真事,因為所有數據都是我編的,如有雷同,純屬巧合!沒有指向任何真實的人物和事件,更算不上洩露公司信息,權當娛樂,不要較真!
      好了,開講。B機構磕磕絆絆的進行了一個月的盡職調查後戲劇性的結果出現了: B機構的老闆主動找到我們老闆:「還是把你們的財務總監換了吧,由你們董秘暫代財務總監,要不然我們沒法投!」在B機構開投委會的前夜,他們老闆飛到西安秘密約見我(當時我躲到西安生悶氣去了),就問我三個問題:1、你們的資產質量到底怎樣?2、你們的賬目到底實不實?3、你個人對這家企業上市到底看不看好?給我開的價碼是:照實說,即便投不成或以後這個項目有問題了,他們的合夥人或所投企業的高管職位任我挑。理論上,他們投了,就成了我們企業的股東,也是就我的老闆,所以我所說的一定要對他們負責,這也是作為董事會秘書的職業操守。但當時他們畢竟還沒投,各為其主,我只能對當下的大老闆、唯一的股東負責,所以我想也沒想就堅定地回覆:質量優良,賬目確實,上市前景看好!並在我所掌握的信息範圍內闡述了得出這樣結論的理由。B機構的老闆滿意的走了,我也回去繼續主持相關工作,這之後整個高管層傳遞出來的信息是:「X總有手段啊,不管哪兒來的投資人最後都成他那邊的了!」我想說點什麼,但是沒有一點心情了,就什麼也沒說。接下來的3個月中,在我和老闆的不斷催促下B機構的投資款像擠牙膏一般陸陸續續到帳了,注意,你沒有看錯:是3個月中陸陸續續到的賬!今天600萬,後天1000萬,最搞笑的是還有一筆50萬的!這個B機構就是一幫我在第五篇中說到的「金融掮客」呀!找好了項目再四處籌錢!相較於當初A機構X億一次性投資到位,股份比例視年終業績一次調整完成;B機構最終是X億在拖延的4個月間(含最開始盡調那個月)陸續到位的,而且還只算做借款!一年後視業績再決定是否轉為投資和相應調整!如果B機構最終不投資,我們企業還要承擔每月1%的資金成本!這些都是B機構和我們那極品財務總監談成的,我知道後是堅決不予承認!但人家口口聲聲說「這是你們財務總監簽字認可的,看!還有章!」甚至以盡調過程中取得的資料相威脅,逼得我們老闆最後也認了!別看我對老闆埋怨的凶,但那是一家人之間的拌嘴,內心深處我真的覺得他很可憐,我心疼他了,如果可以,我特別想擁抱他一下,摸著他的頭說:「你受委屈了。。。。。。」被人玩弄於鼓掌之間啊!
      說的此,正好借此事說一下:昨天有位朋友批評我第五篇寫PE盡調那段是根本不懂盡調,且不尊重律師會計師。其實我是極其尊重律師會計師才會安排他們先於券商入場,並在規範經營的過程中處處以他們的專業意見為依據,使他們的工作成果充分體現價值!以至公司中都有人笑傳「X總就是律師會計師的傳聲筒啊,離了他們,他就不會幹活了吧?」盡職調查不管是自己企業或是PE機構哪方面做的,都是通過梳理歷史沿革、財務審計、財務分析、業務訪談研究等等一些列手段來還原公司經營的實質面貌和真實水平,為公司把好脈、開好方,為下一步投資者(別忘了原股東也屬於投資者哦)決策提供詳實準確的判斷依據,所以說在PE盡調中忽悠PE是沒有好處的,切不可亂來(亂來者的下場就如同那位極品財務總監)。我在第五篇中談到的手段充其量是把已經解決了的問題不再提及而已,免得PE機構借此說事、壓價,這是保護對老股東利益。而用自己強大的律師會計師團隊去回應PE機構的律師會計師團隊,其實是擔心雙方的律師會計中有「二把刀」看不準問題,專業PK專業嘛,理是越辯越明,真要還有問題就無所遁形了,這更是保護未來股東的利益!可是某些人呢?用在盡調中律師會計師掌握的資料去威脅大股東、投資人!而不是依照律師會計師的意見去解決問題,以體現律師會計師的專業價值、維護投資者利益。在此我也想反問一句:「這樣運用律師會計師的工作成果就是尊重他們嗎?」哎,我就說為了打羽毛球第五篇PE盡調部分寫得太倉促,裡面的深意完全沒有表達充分啊。。。
      這下大家看明白了吧?為什麼我說B機構太那個?利用財務總監的愚蠢使勁壓價,用完就一腳踢開,等真正要干實事的時候就又找我上了,用腳趾頭都會想明白,等以後把我利用完了也會是一腳踢開!中間還有很多很狗血的事我都不想說了,因為人家也要養家餬口呀,我以後也還要在圈子裡混,各有各的活法,各走各路,大家都各留幾分面子算了。
      就這樣又過了半年,我們老闆開始抱怨:他們(指B機構)老闆整天到處說自己是有錢人,可我看他們也沒什麼實力,很多承諾都沒做到!是呀,你還能指望一群「金融掮客」能給你帶來什麼呢?當初承諾的業務支持、管理支持、戰略合作等等我們除了錢之外更急需的東西統統沒有兌現!本來那筆錢要是早到4個月是可以趕上我們年度經營計劃的資金需求的,可就因為拖延了4個月之久,研發、生產、銷售各個環節都沒趕上市場變化的節奏,加上歐債危機,使我們的全年業績未如預期!這時B機構的老闆急了,拍著桌子對我吼:「X總!現在資產、賬目、業績都和你原來說的不一樣!我們被你忽悠了!」哼哼,我報以冷笑,我忽悠了你們?當初是誰忽悠誰啊?你們堂堂的B機構也能被我忽悠?是不是你們期望我們業績不達標正好藉機大幅下壓估值再轉手獲利都尚未可知呢!哎,這真是個拼道行的圈子啊……
      這個項目我盡了心,但也碎了心,無力又無趣了。我曾經那麼執著的憑著一份真誠努力的維護著它在通向上市的正確軌道上前進,哪怕慢一點,只要你還在軌道上沒有偏離,我都不會多說一句,但我還是能力有限、智慧淺薄啊,有很多的無奈和遺憾。我知道該是放手的時候了。記得某次一上市公司大股東請客吃飯,同席的有一位法律界的發審委委員、和一幫投行朋友,幾個小時的交流下來大家都有點醉意了,有位保代說:「老X,你是我見過的董秘裡最有能力的之一!」那位發審委委員說:「不,沒有之一!就是能力最強的!」我知道那都是酒後的玩笑話,但我的眼眶還是紅了,因為我三起三落,終無正果的董秘生涯真的就是個大笑話啊,笑得我都流淚了!年前,和一預審員哥們吃炸醬麵,我千叮嚀萬囑咐,如果這個項目有報材料的哪一天,還請多多幫忙!他不解:「都這樣了,你還為了什麼?」我說:「我想讓大家知道,我做過的項目,其實不爛。。。。。。」我給老闆最後的一條信息是:我走了,以後有緣再見。祝貴司早日上市,一帆風順、馬到成功!至於收沒收到,就只有老闆和老天知道了。
      沒想到在旅途中終於把第三任的破事講完了,這是否意味著我的人生旅途就是個勞頓啊!對於朋友們的留言,我儘量一一回覆,但有時也確實顧及不過來,希望大家海涵。容我休養兩天,後面會談些投資者關係、媒介公關以及與監管機構打交道的事,謝謝大家!
也來 談談 董事會 董事 秘書 這個 倒黴 行當 第八 八篇 西來 問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0405

投資如作畫,畫滿方知難 西來問道

http://xueqiu.com/1759275068/25968757
前言:十八-三臨近,資本市場很多人摩拳擦掌、躍躍欲試。我按耐下我那顆狂躁的心(深圳市康寧醫院的庸醫說的),把以前的一篇文章重新發出來和大家分享。改了幾個字而已。

     小時候爸爸教我畫畫,一塊小石頭讓我照著畫,什麼時候畫的有模有樣了什麼時候算結束。剛開始畫到爸爸滿意大概要一個多小時,後來幾十分鐘,最後半小時就足夠了。一年後爸爸突然又讓我畫那塊小石頭,但要求我必須畫滿兩個小時。我的天!我畫到半個小時就再也畫不下去了!該畫的都畫完了!還要怎麼畫呀?!父親就硬讓我畫、畫、畫、畫、畫!直到十幾天後,我第N次畫,終於把那塊破石頭畫滿了兩個小時。這時爸爸再把我之前用半個小時就「純熟」完成的畫拿來一比!天上人間!哦不!筆誤、筆誤,呵呵,是——天上地下!那細節、那層次、那質感!我都不敢相信我以前畫的那麼爛,而現在畫的這麼好!(自誇一下,親們不要拍磚,呵呵)

     爸爸說:以前別看你半個小時就畫完了,可整體感覺呢?你手上畫不到,是因為你心裡感覺不到,你就那麼個層次,你體會不出來還有什麼要畫的!就算你畫熟了,不用心仔細體會,就想著早點畫完,還不是在原地打轉,你再快也是次品!可你一用心體會、仔細琢磨,結果怎麼樣?手上還是那水平,但畫的質量一下高了一個檔次!現在接著畫!有本事你就保持這幅的感覺,但要一個小時內畫完!(淚)

     等到再次在一個小時內「高水準」的把那塊石頭畫完時,爸爸再次要求我要畫滿兩個小時……難啊,這是自己要把自己往死裡逼、自己要否定自己、自己要超越自己啊!一件事做對不難,做好也不難;但同一件事次次都做對就不容易了,次次都做好就有難度了。可若是同一件事,你次次都做對、次次都做好,那你次次都有新提升,次次都有新感悟,你就會不斷達到新的境界!

     工作後一直做著投融資類的工作,十多年了人肯定是歷練、積累了不少,感悟和當初大有不同。可回頭看看,所有促成我提升的經歷、體驗往往不是來自於那些「僅此一次」的事件,而是幾乎全部來自於那些反反覆覆發生的事務。你看別人摳鼻子摳得如醉如痴,可你只有自己也摳一下自己的鼻子才能知道到底爽在哪裡;也只有經常摳,才能以最佳的角度、最快的速度獲得最爽的感覺!

      以前有人問我,你是做什麼的?我說我是做投融資的,然後吧啦吧啦的講出一堆我的業績、能力之類的話來,其中不乏粉飾的成分。現在要是有人問我,你是做什麼的?我還是會說我是做投融資的,然後就沒有了,真的沒有了!你想知道什麼你就問吧,反正有關投融資方面的事隨便你怎麼問,我都可以答覆你。因為這些事一件一件、一類一類的,我自己經歷過的,「真實的才是細節最豐富的」,不怕你問!哪怕是我自己「止於知道」而已的,也能給你提供探尋的方向,用不著再粉飾什麼。我自己十多年既沒親身經歷也根本不知道的事,呃,那請您來給我說道說道,我會仔細聆聽、認真學習。

      呵呵,想知道那塊小石頭畫到最後是什麼結果嗎?我忘了,因為我不畫畫了,沒考美術專業,此生恐怕再也不畫畫了。因為我覺的不是畫無可畫,而是無法畫完!「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別看是塊小小的石頭,可就憑我的淺薄智慧肯定是永遠也認知不完的,還怎麼畫呀?!你怎麼畫也畫不滿、畫不完啊!我今天在投融資領域內走的是一條極其淺薄、極其低端、極其初級、極其沒有技術含量的道路。任何一個從業者都有資格嗤笑我的非專業和幼稚,但我還是想走下去!因為我認為起碼我沒有走錯路、邪路!雖然它很窄、很艱難,可我能從一遍又一遍的低端事務中沉澱積累、獲得新的感悟、達到新的境界。笑看這世上的奇葩鬥豔,憑辛勞掙得衣食住行,這就已經足夠了,這就比很多社會精英通過高不可及的高端操作才獲得境界的提升要划算很多!人生——也是要算算投資效益滴,否則還有什麼臉面誇誇而談什麼投資呢?特別是對於我這種先天低能、後天慵懶的人。沒辦法,我就這種情況,也就只能走這種生開硬辟的低端路線了。

      很多人對巴菲特的論述倒背如流,真是比巴菲特還瞭解巴菲特,可那又怎樣呢?巴菲特肯定不是通過研究別的投資大師而成為傳奇的。我認為他的超高境界更多源於他一生海量的交易次數累積下來的海量感悟。不要計算交易規模,只算交易數量。王亞偉先生還沒成就為巴菲特般的傳奇,無非是因為他在交易數量上還遠遜於巴菲特而已,不一定是業績哦!這也是中國資本市場出不了巴菲特、索羅斯等頂級大師的根本原因:A股才多少年?給足中國人去完成巴菲特般海量交易數量的時間了嗎?可是回頭仔細一看哪,就巴爺爺的交易數量本身而言都是些多麼簡單、多麼低端的事務啊!所以以前營業部散戶大廳裡頻現「老大娘股神」也很尋常了,「無他,唯手熟爾」。

     我希望能有一天,當別人再問起我是做什麼的時候,我可以說:「做什麼的?呃...這個……不好說啊。」「啊?幹什麼的不好說?!」「嗯,是啊,大概就是:你有錢嗎?有就給我,我幫你更好的運用它,最後會給你帶來更多的價值;你沒錢?那我給你錢,幫你幹成你想幹的有價值的事!」

     最後,那塊小石頭,雖然再不見,卻一直在心間,不敢忘。

投資 作畫 畫滿 滿方 方知 知難 西來 問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0652

參拜西來寺信眾祝願健康平安

1 : GS(14)@2016-02-11 10:20:18

洛杉磯佛光山西來寺每逢農曆新年都有不少信眾到廟參拜,希望為來年添褔添運。寺廟每年亦會舉辦不同活動,宣揚不同文化藝術。駐洛杉磯記者:林慧娟位於哈辛達崗(Hacienda Heights)的佛光山西來寺從年廿八起,陸續湧入數萬名信眾上香禮佛。除夕夜的辭歲延生普佛、初一的素食園遊會均場面墟冚,直至本月22日,寺內還有平安燈會。滿光法師表示:「我們從大年三十開始,一連兩天都有齋會及園遊等活動,大概5、6萬人來。據警方表示,這是這地區每年最大型活動,人潮很多,他們要幫忙交通管制。」來自三藩市的Vincent和Rainie夫婦,三代同堂到洛杉磯旅遊,特地到西來寺上香祈福,Rainie說:「我們希望新的一年家庭平平安安,父母身體健康,小孩快高長大,事業順利。」Vincent在旁笑說老婆願望太多了。住在卡森(Carson)的陳小姐和朋友一同參拜,她說:「每年過年都來這裏拜拜,希望身體健康,福壽無量,大家平安。」滿光法師以星雲大師所提的四個字「聰敏靈巧」作主題,祝願信眾猴年「福慧雙修,得到更多智慧」。西來寺是美國最大的佛教廟宇,1988年落成至今,香火鼎盛,寺內的平安燈會舉行至本月22日,其間還有剪紙藝術展及慧延法師的攝影專輯「佛光之美」巡迴展。滿光法師表示:「14日星期日有文化表演活動,從中午開始一直到2點,有舞龍舞獅、韓國舞、兒童芭蕾舞團,還有財神爺要歡迎大家、祝福大家。」西來寺每日開放至晚上8點半,晚上亦可欣賞美麗夜景。小資料:佛光山西來寺(Hsi Lai Temple)地點:洛杉磯哈仙達崗組織:台灣佛光山美國分院住持:慧東法師佔地:15英畝建築:大雄寶殿、五聖殿、禪堂、五觀堂、佛光緣美術館、懷恩堂、會堂、法堂、香雲堂、海會堂、客堂、滴水坊、佛光書局、佛光西來學校等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211/19486905
參拜 西來 信眾 祝願 健康 平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81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