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寫真】活命的蟲草

http://www.infzm.com/content/78952

眼下,玉樹人的日子只圍繞著兩件事展開,一是冬蟲夏草,一是藏獒。

自2010年地震以後,玉樹結古鎮面目全非,滿是建築工地。新居還沒建好,有本錢的人已經先在高速路邊建好了養殖場,貼滿了招貼畫。玉樹最大的冬蟲 夏草交易市場就在格薩爾廣場邊。說是市場有些言過其實。人們把彈簧床或是一塊木板鋪上,擺在一家商貿城前面,就開始了蟲草交易。

即便現在結古鎮只有臨時的「板房賓館」供外地人住宿,但在這個小小的縣城裡,還是擠滿了全國各地來淘金的人。皮膚黝黑、穿著長袍的可能是本地人,戴著白帽子的是回族人,還有許多中藥行的採購者、中間商,一個個都守在玉樹。

在藏語裡,「結古」就是「集散地」的意思。歷史上,玉樹一直是青海西寧、四川康定和西藏拉薩之間的貿易集散地。今天,這裡成了蟲草和藏獒的集散地。 玉樹人說,全國蟲草看青海,青海蟲草看玉樹。這裡出產的冬蟲夏草以個頭大、色澤佳、品質上乘聞名,與西藏那曲並列為蟲草的兩大產區。而從數量上看,全國每 年產100-150噸蟲草,青海產量佔了一半以上,其中大部分來自玉樹。

新聞鏈接冬蟲夏草

蝙蝠蛾科昆蟲的幼蟲在青藏高原地表之下,與一種被命名為冬蟲夏草菌的真菌孢子相遇,孢子在適宜的溫度和土壤條件下萌發出芽管,芽管進入幼蟲體內,並形成真 菌菌絲,吸收蟲的營養,直到將幼蟲生命耗盡,只留下幼蟲的軀殼,來年春天,菌絲破土而出,便形成了冬蟲夏草。冬蟲夏草的上部有一個頭狀的子座,上面生長著 可孕的子囊殼,子囊殼彈射出子囊孢子,孢子遇到蝙蝠蛾幼蟲,於是又開始了新的孕育冬蟲夏草的過程。

冬蟲夏草只在青藏高原海拔3000-5000米的山地陰坡、半陰坡的灌木叢和草甸草原生長。目前批量人工繁殖冬蟲夏草仍然是科學界的難題。

玉樹巴塘鄉鐵力角村的一片牧場,四座山頭,共屬於三戶人家。在這裡,挖蟲草是不分男女老少的,人們只要能走,就會上山。往往全家人一年最豐厚的一筆 收入,就是來自蟲草。玉樹的學校有調休「蟲草假」一說,因為孩們都「太忙了」,因此從2006年開始,學校乾脆把暑假提前,在每年的5月12日至6月20 日放假,此後再開學。

13歲的藏族女孩昂文求佔采蟲草的工具只有一把鋤頭。她要完全依靠自己的雙腳和雙眼,在唐古拉山脈不知名的山坡上,把那些只露出地面四五釐米長的蟲草找出來。

她舉起鋤頭來,順著蟲草生長的方向刨下去,把土翻鬆,然後兩指捏起子座的最底端,從下往上將蟲草整個兒拔了起來。接下來又將翻鬆了的土重新回填,用手掌拍了拍。

這可能是藏民挖蟲草最講究的一部分,「土填好明年這裡才能再長出來。如果挖出來的蟲草是白色的,也要把它種回去。媽媽說蟲還沒有死,如果我挖了它,我死了就會變成蟲,蟲變成人,把我挖出來。」她說。

玉樹並不歡迎外來的採挖者。這是所有蟲草主產地的規矩,從2004年起,為了截住源源不斷的外來者,本地人設起關卡,冬蟲夏草收穫季節,「非請勿 入」。外來者除非徵得牧民同意,並繳納數量不等的「草皮費」,不然很難進入。來自蘭州的農民何鄧如交了1500元的草皮費,又向介紹人打點了些現金。不 過,今年蟲草產量少,他的收成可能讓他血本無歸。

玉樹州宣傳部工作人員告訴我們,這麼做無非是為了保護本地人的收入,另一個原因,就是反感外地人破壞性的採挖。「他們不會回填,也不會保護其他的動植物。」

回到帳篷,昂文把她的蟲草小心翼翼地用紅領巾包起來。一根,這是辛苦了一整天的收穫,如果遇上好的年份,她一天可能會找到幾十根。蟲草產量其實已經逐年下降,據說在二三十年前,眼力差的人一天也能挖上上百根,如今已是奢侈的要求。

等到了6月底,媽媽會拿著風乾的蟲草來到結古鎮,在蟲草市場倒手,然後換回一家人的生活用品。不少藏族人從來沒嘗過蟲草的滋味,一來不捨得,二來在他們眼裡這只是單純的謀生手段,再沒有比這更好的、一本萬利的生意了。

蟲草的價格在過去30年間上漲了上萬倍。1980年前,國家對冬蟲夏草實行統銷統購,它的價格大約20元一公斤。此後市場力量介入,蟲草價格開始成 倍地走高,特別是1990年代中期,達到約5000元一公斤;2003年SARS時,冬蟲夏草被認為是包治百病的神藥,產地價格突破3萬元一公斤;今天, 品相好的蟲草產地價格已經超過20萬元每公斤。

蟲草商宋廷軍說:「這東西沒什麼國家標準,價格跟著市場需求走,比如2008年金融危機,就跌得比股票厲害,上門推銷都沒人要!」

宋廷軍的商行在西寧勤奮巷,這是目前全國最大的、自發形成的冬蟲夏草交易市場。從青海玉樹等地採挖的蟲草,轉賣到這裡,再從這裡流通到全國。

如果說蟲草產地是藏族人的天下,交易市場則更像是回族人的天下。自上世紀90年代蟲草價格瘋漲以來,越來越多既熟悉藏區環境又具有崇商思想的回族人進入流通環節。他們有的人從牧區收購幾百條蟲草,便開始進入這一行當。

回族人延續了古老的議價方式,討價還價用幾個指頭就成。如果你看見兩個回族男人互相握著對方的手,還用一塊白毛巾遮蓋起來,他們可能正在談論一筆幾 百萬的交易。這裡的一位商家告訴我,每年經他手的冬蟲夏草有三四噸之多,而這條街上大大小小的商家不下300戶。「大部分賣給內地一些很有名的藥企。」他 說。

經他們轉手,到了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這些蟲草便被裝上精緻的禮盒,以每克200-800元不等的價格出售,所謂軟黃金,真是不假了。


寫真 活命 蟲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497

牙籤當蟲草!清平市場中藥材魚目混珠

http://www.21cbh.com/HTML/2012-9-13/4MNDE4XzUyMDg4Mg.html

9月11日,廣州清平醫藥中心五樓,可能是因為剛剛開業不久,整個市場門可羅雀。不過,即便是這樣一個被定位大戶交易區高端市場也有「貓膩」,南都記者暗訪,依舊發現有「暗藏」牙籤的蟲草在出售,而且造假的與未造假的,被公開以不同的作價出售。

而就在9月8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在其官方網站上,剛曝光了安徽一批中藥生產企業違法給中藥飲片染色以達到增重目的,不過這一藥監的亮劍行動,似乎並未影響到這裡的經營,大家對「造假說」已經習以為常。

「牙籤」蟲草

依照清平醫藥中心德×行營業員的說法,他們每公斤2800條報價最低16000多元的蟲草,沒有「牙籤」。不過,該行的說法在多家商舖被否。

「不加是不可能的。你去哪,哪都有,除非你說你不要牙籤。」廣州清平醫藥中心五樓,一家以「×安」為商號的蟲草商家如是稱。

9月11日,南都記者以買家的身份暗訪清平中藥材市場發現,如果你被商戶認為是誠意買家,摻雜了牙籤的蟲草與未摻牙籤的蟲草,會被分別作價。

「每公斤3000條的,報價16000多元,每公斤2800條的報價18300多,如果有誠意還可以談。如果不要牙籤,可以挑出來,價格要加一點。」另一 家主營蟲草、兼營燕窩的大戶老闆爆出的不含牙籤、每公斤2800條的蟲草報價要去到3萬~4萬。(來源:南方都市報 南都網 大閘蟹來襲全城殺價)

該位老闆告訴南都記者,他最初入行時,蟲草的價格才4000多塊錢一斤。言外之意是,價格猛漲也是促成蟲草造假的一個誘因。

造假與不造假竟公開作價

值得注意的是,這種造假與不造假藥材被分別作價給客人的做法,不僅發生在高價藥材領域,連老百姓日常煲湯的廉價中藥材也是甚為常見。

清平醫藥中心周邊檔口,一家主營大宗藥材的女老闆就向記者公開稱,她在售的沙參有含硫磺與不含硫磺之分,兩者的價格也不盡相同。好的不熏硫磺的要30多元一把,而熏了硫磺的只要20多元。

南都記者走訪多個藥鋪,發現不少店舖老闆會直接告訴消費者,哪些是熏了硫磺的,哪些是不熏硫磺的,以及各自的價格。通常價格相差10%~20%之間。

而用硫磺燻蒸,正是中藥材的一種常見的「染色」手段之一。通過大劑量的硫磺燻蒸,不盡可以達到防黴、保持水分的效果,一個很重要的功能就是令中藥飲片的賣相也就是色澤更加好看。

9月8日,國家藥監局發佈的通報中,包括上海藥房股份有限公司亳州徐重道中藥飲片廠在內的12家企業被爆造假,這12企業當中絕大多數所涉問題與「染色」有關。

「染色」是市場公開的秘密

依照國家藥監局的說法,此次安徽中藥飲片染色造假案的發現,歸功於自7月18日開始的為期20天的全國中藥市場專項整治活動。

不過,來自業內專家和企業的說法,則指中藥飲片造假問題已非「一日之寒」。

目前,已經近乎放棄從商業渠道採購原料的廣州市中藥飲片廠,其副廠長吳志堅向南都記者坦言,飲片企業原料來源主要是兩個渠道,一是正規的商業採購,二是產地採購。但由於商業渠道魚龍混雜,他們目前所用藥材就基本上是來自產地採購。

「我們之所以不用商業採購,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商業渠道在售的中藥材,不是把所有的品種都做全檢。由於檢驗能力有限,企業往往難以把握有效成分含量究竟到何程度。」吳志堅如是稱。

他告訴記者,他們在實際採購中,就曾發現過不少「染色」飲片。以何首烏為例,評判質量好壞的標準,往往是看顏色,比較黑,光澤比較明亮的往往被認為是好貨。不過,一些看似上品的何首烏,不少卻是由不合格的何首烏原料甚至其他原料加工而來。

吳志堅所說的「染色」何首烏,用的染料主要是青礬,這看似不是什麼大問題,但用染色替代炮製,卻隱含巨大風險。

「真正做得好的,必須在炮製之前,把握好有效成分的含量。不合格的原料做成成品,肯定不合格,所以一些小企業或小作坊索性就不炮製了,這樣一來,含量與色澤都符合標準。但何首烏是毒性藥材,不炮製的話,就會引起腹痛、腹瀉等副作用。」吳志堅進一步指出。

據他介紹,「染色」何首烏其實與其他染色藥材一樣,並不難發現。一個業內普遍知曉的方法,就是用手掰開來看飲片斷面的顏色。經過炮製的何首烏,斷面的顏色通常是棕黃色或者黑色的,而染色的斷面的顏色依舊還是黃色。不過,很多消費者目前並不知道這一方法。

12家僅是問題企業的「零頭」

來自監管方面最新的信息是,涉案的12家中藥飲片企業已經被立案調查,企業的G M P證書也被收回。

但來自業內企業的呼聲,則希望此次專項行動能夠持續下去,而不是就此打住。

康美藥業O T C總經理李從選在接受南都記者採訪時坦言,中藥飲片染色增重問題,事關中醫藥行業的未來,必須從嚴管理。

「大家都在說中藥無效,其實中藥是『被無效』了。用地道藥材,肯定有效。飲片標準,很多的中藥飲片還沒有國家標準,我們康美就是在幫國家做標準。一些飲片很難辨認真假。其實很多中藥從原料採購就已經有問題了。」李從選說。

依照一家不願具名的業內企業的說法,中藥材和中藥飲片管理不規範已經是多年來的普遍現象。中藥飲片生產過程中,添加鋁鹽、鎂鹽、滑石粉等添加劑,已經是業內公開的做法。

「比方說我們之前去云南,就發現當地在用滑石粉來增加三七表面的光亮度,同時達到增重的目的。」該家企業的負責人稱,他們從來不用硫磺去熏藥材,對重金屬 也一直在做嚴格的檢測,但即便如此,「我們還是不敢對外承諾,我們的產品不含硫磺,不會出現重金屬超標的問題。」

為何「打」亳州?

對於此次安徽亳州,這一中國最大的中藥材市場被爆造假問題,中國中藥協會信息部副主任、中藥材天地網信息部主任賈海彬並不感到意外。

「為什麼要從亳州開刀?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亳州中藥材的交易量佔到了全國一半以上,大部分中藥企業都在那裡設有飲片廠或採購點。」賈海彬稱,長期以來中藥飲片的質量漏洞是存在的。中間環節太多,參與的人太多,沒辦法追溯,這就造成了監管的困難。

賈海彬認為,飲片廠也是受害方,但不值得同情。飲片廠不能成為包裝廠,更不能去做貼牌。他告訴南都記者,其實早在2008年,相關部門就做過聯合調查,調查的結論是中藥材造假問題比較嚴重。「重點整治這個事情其實很早就要抓,因為毒膠囊的事情才延後至今」。

依照業內公認的說法,造假中藥飲片最初最大交易場所是在農貿市場。而依照規定,農貿市場是不允許銷售中藥飲片的。由此,一些農貿市場慢慢從中藥材集散地向中藥材專業市場實現了轉變。截至目前,國內已經有17個中藥材市場獲得官方的認可。

但是,專業中藥材市場的監管,依舊存在漏洞。

南都記者走訪清平中藥材市場發現,其設在4樓的蟲草檢測中心雖可以免費為交易雙方提供重金屬檢測,但他們主要負責檢測,至於結果出來後如何處理,他們並不責任。

「我們通常是幫忙檢測是否非法添加了鉛等重金屬。但我們出的結果不作為任何證據。」該中心一位工作人員如是稱。

一位醫藥行業資深專家亦向記者直言:「對於市場管理方而言,只要渠道供應信息是清晰的,就算監管到位了。目前,很多專業市場沒法提供重金屬檢測的服務。」

中醫藥產業亟待「療」傷

依照醫藥產業「十二五」規劃,中藥飲片在中醫藥產業走向世界方面,發揮重要作用。基於此,來自包括國家藥監局南方醫藥研究所在內的多個機構,均對這一產業未來的發展給予了極大的期許。

南方醫藥經濟研究所的數據稱,我國中藥飲片行業的平均增長幅度將高於醫藥製造業的整體增長幅度,到2015年,中藥飲片行業市場規模將增至1879.1億元。

此次亳州問題飲片被曝光後,國家藥監局副局長吳湞已經站出來表示,今後基層將堵住「診所貨」的口子,確保中藥質量和用藥安全。(來源:南方都市報 南都網 大閘蟹來襲全城殺價)

吳湞透露,市場上個別中藥品種,品種相同卻價格懸殊,其中的「玄機」就在於有沒有增重,價格低的通常是一些基層機構、診所指名要買的,行業裡叫做「診所貨」。這種市場需求實際上助長了摻雜使假、以次充好的行為。

依照吳湞的設想,今後,凡是使用中藥提取物投料的生產企業,應加強提取物生產企業單位質量審計和來源管理。

不過,有專家認為,光從上述角度入手,依舊不能完全解決問題。(來源:南方都市報 南都網 大閘蟹來襲全城殺價)

「安徽不是個案。要遏製造假頻發,必須從以下幾個角度入手,一是標準的制定,二是政府監管,三是中醫藥人才的培養。」深圳一位行業專家如是稱。

該位專家所說的人才,專指鑑定人才。由於中藥飲片炮製的特殊性與地域差異性,很多藥材沒辦法完全用儀器來鑑定,還必須用老藥工的眼力。目前國內一些執業的中藥師,很多是為了考證而考證,在這方面的能力與老藥工還是差了一大截,真正的技術還沒有到家。

在這位專家眼裡,目前中藥師與中醫師在待遇方面的巨大差異,也從一定程度上導致了中藥師隊伍的積弱。一個好的中醫師年收入可以達到100萬~200萬元,但一個好的中藥師很可能年薪不足10萬元。

賈海彬則相對樂觀,此次專項整治的目的就是旨在建立新的體系,隨著中藥材流通標準和原料保障服務體系的重建,預計2~3年內很快會出現改觀。

[聲音]

國家藥典委員會委員、國家食藥監局藥品審評專家周超凡:

染色飲片問題並不是孤例。類似金胺O這樣的化工原料主要是增加顏色,以丹參為例,染成深紫色後,價錢可以比未染色的高200%以上。

廣州市中藥飲片廠副廠長吳志堅:

我們之所以放棄商業採購,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商業渠道在售的中藥材,不是把所有的品種都做全檢。由於檢驗能力有限,企業往往難以把握有效成分含量究竟到何程度。

康美藥業OTC總經理李從選:

大家都在說中藥無效,其實中藥是「被無效」了。用地道藥材,肯定有效。


牙籤 蟲草 清平 市場 中藥材 中藥 魚目 混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447

30億元銷售市場亂象叢生 蟲草補品:吃貴了,吃錯了

http://www.infzm.com/content/82751

衝著冬蟲夏草超過黃金的身價,人們瘋狂追逐這些有著神奇功效的蟲草高檔保健品。然而,當下風靡的蟲草保健品不僅替代品存爭議、原料「張冠李戴」,而且還在推廣、營銷中肆意誇大功能、隱瞞可能的副作用。

凌晨六點多,一個幽暗的角落裡,三百多名老人像聽話的小學生一樣圍坐在一起聽「健康講座」,結果,很多人還未聽罷,就攥著一大把人民幣去排隊搶購一種冬蟲夏草含片——每4盒一個療程,售價3999元。

當執法人員徐洪水假裝聽眾混進現場時,他被眼前的這幕場景驚呆了。

最終,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南山分局沙河監管所查扣了這批17.5萬元的保健品。執法人員發現,該產品生產廠家是山東某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但生產許可證上的食品類別卻是壓片糖果。

公安機關鑑定結果顯示,這些「冬蟲夏草含片」的確是糖果。辦案人員告訴南方週末記者,目前已有一人因涉嫌生產假冒偽劣商品被起訴,8人取保候審。

這幕發生在半年前的荒誕劇恰如當下冬蟲夏草保健品市場亂象的縮影——隨著冬蟲夏草價格飛漲,各種以冬蟲夏草作為賣點的保健品演化出抗腫瘤、提高免疫力甚至壯陽等神奇功效,輕而易舉地成了保健品市場上的新貴。

來自中國保健協會的數據顯示,目前全國各類蟲草保健品的市場銷售額在30億元左右。

鮮為人知的是,早在2001年,衛生部就已明令限制冬蟲夏草這類國家二級保護物種作為保健食品原料。2005年,接手保健品監管的國家藥監局進一步明確,保健食品的原料使用了冬蟲夏草的,應以人工繁殖的菌絲體予以替換。

「國家藥監局目前尚未放開使用冬蟲夏草製造保健食品。」中國保健協會市場工作委員會秘書長王大宏說,「除了早期獲批的一些產品外,一些保健品命名為『冬蟲夏草』,是對消費者的誤導。」

「一個天大的誤會」

衝著冬蟲夏草超過黃金的身價,人們接受了蟲草保健品每盒百元至千元不等的價格,然而,這些高檔保健品究竟是什麼?

僅統計國家藥監局網站上以「冬蟲夏草」為名註冊的12款保健品就不難發現,其中大多標明是以人工繁殖的菌絲體作為天然冬蟲夏草的替代品。

中國地衣學主要奠基人、中國科學院院士魏江春告訴南方週末記者,所謂「冬蟲夏草」,實則是生長在蝙蝠蛾科幼蟲軀體上的子囊菌門真菌,人們可以通過液體培養冬蟲夏草真菌的無性型菌種實現工業化生產,亦即通過克隆途徑獲得冬蟲夏草的替代產品。

冬蟲夏草的生長史包括分生孢子階段(無性型)和子囊孢子階段(有性型)。在人工培養、液體發酵等實際生產中使用的冬蟲夏草菌種均為無性階段,故而其無性型菌種的正確鑑定問題特別引人關注。

目前,蝙蝠蛾擬青黴正是被官方認定的冬蟲夏草真菌無性型菌種。國家藥監局在2005年發佈的一份文件中規定:「保健食品的原料使用了冬蟲夏草的,應以蝙蝠蛾擬青黴予以替換。」

不過,有研究者認為,官方的這一認定「是一個天大的誤會」。

冬蟲夏草研究專家、青海畜牧獸醫科學院沈南英教授對南方週末記者說,早在1980年自己就分離出冬蟲夏草菌種,後經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郭英蘭教授通過分離和形態學研究,確定冬蟲夏草菌的無性型為中國被毛孢。

2005年魏江春完成了冬蟲夏草菌DNA鑑定,證實中國被毛孢的基因序列與天然冬蟲夏草一致。同年10月29日,中國菌物學會在北京召開研討會,全國從事冬蟲夏草及其無性型生物學研究的專家均被邀出席,會議的結論是:冬蟲夏草菌的無性型是中國被毛孢。

沈南英指出,蝙蝠蛾擬青黴雖與冬蟲夏草有相似的化學成分和藥理作用,但不是冬蟲夏草菌的無性型,其發酵菌絲體粉產品不應冠以「冬蟲夏草」或「蟲草發酵菌絲」,以免使消費者誤認為是冬蟲夏草製品。

據稱,當下科學家們命名的冬蟲夏草菌種多達13個屬22個種名,由此發展出的「冬蟲夏草製品」多達幾十種。「這是蟲草保健品市場混亂的根源。」沈南英說。

蟲草原料「張冠李戴」

就在冬蟲夏草真菌菌種尚存爭議之際,一類以「蛹蟲草」為原料的蟲草保健品卻已然橫空出世。在當前近80款註冊的蟲草保健品中,以蛹蟲草為原料的佔近一半左右。

與冬蟲夏草只產於以青藏高原為中心地域海拔3500-5000米高寒濕潤的高山灌叢和高山草甸不同,蛹蟲草主產於云南、東北、內蒙古等地區針、闊葉林或混交林地表土層中鱗翅目昆蟲的蛹體上,且早已實現用家蠶和柞蠶蛹人工批量培育。

有意思的是,大多數蛹蟲草保健品在包裝和廣告上都愛用「北冬蟲夏草」這個別名。

「通常包裝盒和廣告上的『北』字印得小不可見,冬蟲夏草四個字卻印得斗大。」沈南英指出,這同樣涉嫌誤導,因為二者藥理藥效並不相同。從成本來看,蛹蟲草已經實現人工種植,市場價數百元一公斤,冬蟲夏草卻要十幾萬甚至幾十萬元一公斤,價格相差千倍以上。

「冬蟲夏草和蛹蟲草的親緣關係就像小麥和大豆一樣,既不同屬,更不同科,屬於遠緣關係。」魏江春說。

按照沈南英等一些科學家的觀點,那些以為自己吃了冬蟲夏草保健品的人們,不僅吃貴了,而且還吃錯了。

宣傳鋪天蓋地,功能肆意誇大

儘管消費者可能「吃錯了」,但各類蟲草保健品還是靠鋪天蓋地的廣告宣傳,誇大功能、療效。

事實上,即便冬蟲夏草,「現在唯一能確定的是冬蟲夏草對預防腎臟、肝臟纖維化(硬化)有不錯的功效,僅此而已。」魏江春說。

2011年11月,北京市藥監局發佈保健食品廣告監測結果,「智靈牌冬蟲夏草膠丸」、「壽世寶元牌冬蟲夏草(菌絲體)膠囊」等5個產品的違規廣告發佈次數均達到10次及以上。2012年5月,智靈牌冬蟲夏草膠丸被國家藥監局收回了廣告批文。

生產智靈蟲草膠囊的山東智靈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市場部負責人坦言,有些銷售行為的確違規了,一些經銷商的操作沒有按照規定來做,誇大宣傳。「公司和政府的態度是一樣的,今後會加強管理。」該負責人說。

2012年兩會期間,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稱,自己關注保健品亂像已經有6年,此前他買下「金蟲草雙參膠囊」、「力加力」兩款保健品送到廣東省藥監局檢測,發現其中含有偉哥中的化學成分,甚至比偉哥的劑量還增加了一倍。鐘南山當時指出,這些藥可能會降低血壓,導致心力衰退,甚至引起死亡,但是這些保健品上沒有任何說明。

藥監部門的通報信息顯示,金蟲草雙參膠囊包裝盒上稱該產品系陝西安泰堂生物醫藥工程有限公司生產,該公司營銷負責人對南方週末記者稱,金蟲草雙參膠囊並非其產品,2011年該公司網站即發表聲明,認為有人套用該公司多寶強力膠囊文號,已報告監管部門。

「只能跟美國人說 這是『中華瑰寶』」

或許是為了應對當前冬蟲夏草保健品市場的亂象,2012年8月,國家藥監局公佈了《冬蟲夏草用於保健食品試點工作方案》(以下簡稱《方案》),這意味著官方時隔十年之後,開始允許冬蟲夏草直接用作保健食品的原料。

《方案》對企業蟲草來源、研發、生產、檢測能力,特別是企業經營規模做了具體要求。比如「試點企業保健食品工業產品年銷售額10億元以上(原產地保健食品生產企業可適當放寬)」。

「冬蟲夏草的產業規模已經超過100億元,蟲草生產企業早就想進軍保健品市場了,但這個門檻太高了。」青海省三江源藥業有限公司董事長扎西才吉說,這家青海最大的冬蟲夏草生產企業年銷售額也僅3億元。

青海省冬蟲夏草協會會長拉加才旦告訴南方週末記者,青海目前沒有一家10億規模的企業,協會將向國家申請:要麼進行全省整合,要麼降低青海蟲草保健品的進入門檻。

拉加才旦同時也在籌劃青海冬蟲夏草研發基地,試圖加強研發能力。「全世界與冬蟲夏草有關的專利有170多項,但中國只有77項,沒有蟲草資源的日本都有68項專利。」

魏江春記得幾年前,曾有一家知名的美國保健品公司想引進冬蟲夏草,當時提出3個條件,必須說明冬蟲夏草的療效(有正式臨床報告)、活性物質(什麼成分起作用)和作用機理,3個條件中有1個滿足就可以進口。結果國內1個都拿不出來,只能跟美國人說這是「中華瑰寶」。

「冬蟲夏草到底是什麼成分起作用,搞清楚後才可能進一步開發,才可以走向國際市場。」魏春江說,「現在的問題是,監管決策需要多一些科學支撐,商業開發也還停滯在拚命賺錢的階段。」


30 億元 銷售 市場 亂象 叢生 蟲草 補品 吃貴 貴了 吃錯 錯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9720

“收購-加工-銷售黑產業鏈已形成”瘋狂蟲草造假術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5017

南方周末實習生楊國要根據公開資料整理。(何籽制圖)

為了增加冬蟲夏草的分量,業界往往添加重金屬粉末——最早采用重金屬二氧化鉬,後來用鉛粉,甚至用水銀註射,最厲害的是浸泡含澱粉和一些特殊配方的液體。

市場上不少帶有蟲草元素的產品更打著壯陽、“喜馬拉雅偉哥”的旗號,“很多東西加的就是偉哥”。

造假層出不窮

淺黃或褐黃色、整齊的蟲體和子座、過渡處深淺不均、個頭碩大……乍一看,手上的“小物件”,跟真正的高檔冬蟲夏草幾乎毫無分別。

但這些品相更佳的冬蟲夏草,其真實身份卻是被加工企業收購加工後挑出來的贗品——它們由玉米粉、面粉、石膏等加工壓模而成,大小和色澤整齊一致。

“即使是我們,如果不仔細看,有時也會走眼。”此前從事冬蟲夏草制品加工的青海高德威生物科技公司總經理劉建國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近年,用澱粉、可塑劑,甚至膠泥等化學原料,按冬蟲夏草的模子加工成的假蟲草,除了零售端,在批發市場已比較罕見,現在業內開始改用其他外觀類似的蟲草假冒。

青海省冬蟲夏草協會此前警示說,主要分布在湖南、安徽、廣西等地的亞香棒蟲草,主要分布在貴州、雲南、四川等地的涼山蟲草、地蠶、蛹蟲草、白僵蠶,這幾年成了新寵。這些假冬蟲夏草,外觀和真正的冬蟲夏草幾乎難以辨別,但價格卻有天壤之別。

不過,這些冒充物的性質卻截然不同。根據此前的醫學實踐,長期服用這些蟲草不但起不到滋補作用,甚至會產生頭暈、嘔吐、心悸等副作用。

相比之下,廢草的加工已算有良心,而有蟲無草或有草無蟲的冬蟲夏草,幾乎等於廢品。一些不法商人為了暴利,開發出了一套完整的工藝——通過膠水、澱粉等粘劑,將真蟲體套接、粘接到人工加工的假子座;或者真子座套接、粘接假蟲體的蟲草,混入好的蟲草。

青海省冬蟲夏草協會會長拉加才旦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此前協會曾對西寧幾大交易地的蟲草店進行調研。在向青海省工商局提出的建議中,他提到了諸多造假手段:

“用竹簽穿接、用502膠水粘接成‘整蟲草’;將粗粉條、面條塞進秕蟲草中;用雙氧水、明礬、硫磺、紅花水等加工保鮮增大染色……”

“‘收購-加工-銷售’的黑產業鏈已經形成。”拉加才旦在給青海省工商局的建議中警示道。

“造假目的主要是為了增重。”拉加才旦說。在貴比黃金的誘惑之下,為了增加冬蟲夏草的分量,商販往里邊添加重金屬粉末已是業界公開的秘密。

研究了幾十年冬蟲夏草的沈南英教授曾親眼見過加工過程。最早用的是灰顏色的重金屬二氧化鉬。“800元一瓶的二氧化鉬,用膠水倒一點塗在蟲草銜接處。”一般大蟲草約0.3克一根,價格最高可達七八十元,只要塗一點,就增重一倍。

“每公斤蟲草如果有一兩摻假,就是幾千元甚至上萬元的暴利。”一位蟲草商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沈南英指出,後來業界開始用鉛粉,甚至用水銀註射增重。一位冬蟲夏草加工企業主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更厲害的是浸泡。由於幹蟲草體內本被寄生細菌淘空,浸泡含澱粉和一些特殊配方的液體可以讓那些半溶解的物質附著在蟲草體內的中空結構,泡完後幹燥處理,重量大大增加。

“很多東西加的就是偉哥”

用硫磺熏蒸來保存冬蟲夏草,也一度成了業內公開的手段,這導致蟲草中硫、汞的大量超標。事實上,重金屬超標一直是行業內人士希望共同捂住的秘密,而其中隱藏最深的是砷超標。

冬蟲夏草是一種菌類生物,而菌類是自然界吸附重金屬能力最強的生物。由於特殊的礦物環境,不少蟲草的砷含量特別高,有時甚至超標二三十倍。

“這也正是冬蟲夏草為何被剔除出藥食同源目錄,禁止作為普通食品食用的原因之一。”上述企業主說。

原草不安全,而形形色色的冬蟲夏草加工產品也問題重重。市場上,帶有蟲草元素的產品屢見不鮮,其中不少更打著壯陽、“喜馬拉雅偉哥”的旗號。

“我們一直懷疑市場上部分含片的蟲草制品有複方成分。”拉加才旦表示。雖然拉加才旦沒有指出具體的企業和添加成分,但號稱“中國冬蟲夏草之父”的沈南英教授,卻對此直言不諱,“很多東西加的就是偉哥。”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此前,他在山東接觸過一家出口蟲草酒的企業,一直宣稱有祖傳秘方。但有次按照其方法,調試許久卻得不到效果。最後他才被私下告知,此前的產品有效是因為加了偉哥。

收購 加工 銷售 產業鏈 產業 形成 瘋狂 蟲草 造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6430

青海春天禍不單行 藥監叫停蟲草後又收上交所問詢函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6-04-02/995372.html

一位券商醫藥行業分析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介紹,此次藥監局“叫停”並非只是針對青海春天,蟲草保健品試點在近期都被“叫停”

禍不單行,可以用來形容近期青海春天(600381.SH)的境地。在該公司被藥監局叫停蟲草保健品後,上證所對其信披規範進行了質疑。鑒於蟲草保健品監管前景不容樂觀,青海春天或重面轉型抉擇。“蟲草保健品監管態度已經出來了,今後不會有太多斡旋余地。”一位券商醫藥分析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

青海春天在經歷兩個月停牌之後,3月30日發布公告稱,收到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發放的《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蟲草相關保健品被勒令停止。公司主營收入占比78.91%的蟲草保健品被叫停,這就意味著青海春天將會面臨著業績巨虧、實行ST風險警告等困境。

禍不單行的是,隨後青海春天收到上證所《監管問詢函》。上證所對其信披是否到位進行了質疑。青海春天涉嫌未披露的事項包括:2015年10月15日起,藥監局暫停蟲草產品試點,並且撤回試點文件。藥監局《停止產品試點的函》中指出“青海春天未能按照要求展開工作,未能解決試點產品砷含量超標的問題。”

上述2015年藥監局對於蟲草產品試點叫停,青海春天並未有任何披露。並且公司在收到藥監局《試點停止函》時,也未作任何停牌處理。除此之外,上證所還要求公司對產品經營情況、財務狀況等做進一步詳細披露。

蟲草保健品的高毛利,無疑是幫助上市公司業績增長的“金蛋”。 但蟲草作為傳統中醫藥,其藥性藥效一直難有定性說法。本次叫停還關乎著整個蟲草保健品行業試點叫停。截至2015年6月,青海春天冬蟲夏草純粉片毛利達55.04%,同比增長8.88個百分點。

一位券商醫藥行業分析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介紹,此次藥監局“叫停”並非只是針對青海春天,蟲草保健品試點在近期都被“叫停”。青海春天作為曾受批準試點的公司之一,在資本市場上首有體現。

“中央對於蟲草保健品的監管態度通過本次‘叫停’已經出來了,今後斡旋的余地不會太多。”上述分析師說,“此次叫停主要是產品砷含量超標的原因,與認證公司制藥工序的《藥品生產許可證》關系不大。”這也解釋了,為何青海春天在蟲草保健品試點叫停後,青海省藥監局依然同意青海春天換發《藥品生產許可證》。

  • 一財網
  • 陳俊傑

每經網客戶端推薦下載

每經網首頁
青海 春天 禍不 單行 藥監 叫停 蟲草 後又 又收 上交所 上交 問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233

青海春天禍不單行 藥監叫停蟲草生產後又收上交所問詢函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4/4769703.html

青海春天禍不單行 藥監叫停蟲草生產後又收上交所問詢函

一財網 陳楚翹 2016-04-01 15:57:00

“蟲草保健品監管態度已經出來了,今後不會有太多斡旋余地。”一位券商醫藥分析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

禍不單行,可以用來形容近期青海春天(600381.SH)的境地。在該公司被藥監局叫停蟲草保健品後,上證所對其信披規範進行了質疑。鑒於蟲草保健品監管前景不容樂觀,青海春天或重面轉型抉擇。“蟲草保健品監管態度已經出來了,今後不會有太多斡旋余地。”一位券商醫藥分析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

青海春天在經歷兩個月停牌之後,3月30日發布公告稱,收到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發放的《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蟲草相關保健品被勒令停止。公司主營收入占比78.91%的蟲草保健品被叫停,這就意味著青海春天將會面臨著業績巨虧、實行ST風險警告等困境。

禍不單行的是,隨後青海春天收到上證所《監管問詢函》。上證所對其信披是否到位進行了質疑。青海春天2015年因產品含砷超標而受到叫停並未及時信披。公司涉嫌未披露的事項包括:2015年10月15日起,藥監局暫停蟲草產品試點,並且撤回試點文件。藥監局《停止產品試點的函》中指出“青海春天未能按照要求展開工作,未能解決試點產品砷含量超標的問題。”

上述2015年藥監局對於蟲草產品試點叫停,青海春天並未有任何披露。並且公司在收到藥監局《試點停止函》時,也未作任何停牌處理。除此之外,上證所還要求公司對產品經營情況、財務狀況等做進一步詳細披露。

蟲草保健品的高毛利,無疑是幫助上市公司業績增長的“金蛋”。 但蟲草作為傳統中醫藥,其藥性藥效一直難有定性說法。本次叫停還關乎著整個蟲草保健品行業試點叫停。截至2015年6月,青海春天冬蟲夏草純粉片毛利達55.04%,同比增長8.88個百分點。

一位券商醫藥行業分析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介紹,此次藥監局“叫停”並非只是針對青海春天,蟲草保健品試點在近期都被“叫停”。青海春天作為曾受批準試點的公司之一,在資本市場上首有體現。

“中央對於蟲草保健品的監管態度通過本次‘叫停’已經出來了,今後斡旋的余地不會太多。”上述分析師說,“此次叫停主要是產品砷含量超標的原因,與認證公司制藥工序的《藥品生產許可證》關系不大。”這也解釋了,為何青海春天在蟲草保健品試點叫停後,青海省藥監局依然同意青海春天換發《藥品生產許可證》。

編輯:彭潔雲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青海 春天 禍不 單行 藥監 叫停 蟲草 生產 後又 又收 上交所 上交 問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27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