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虧損百億燒到本業 面板夢一場空 八十四歲不拚了 許文龍放手奇美電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2012-5-28 TWM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 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 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 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 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 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 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 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 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 「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 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虧損 百億 億燒 燒到 本業 面板 夢一 一場 場空 八十 十四 四歲 歲不 不拚 拚了 文龍 放手 奇美 僵持 兩年 年多 多的 電兩 兩大 股東 爭執 大戲 終於 在許 家族 全面 退出 董事會 董事 畫下 句點 宣布 後的 的第 第三 三天 P1O^ 自家 Ϲ     J^   ` 02 h2O 2O 3O AO H3O BO CO EO FO 4O GO HO JO KO 5O LO MO x5O OO PO QO 7O 業的 景氣 蕭條 不到 87 電大 虧六 六四 四七 七億 億元 時任 長的 的廖 廖錦 錦祥 為了 銀行 聯貸 到耳 中風 他們 都很 清楚 貸案 實業 也會 會被 被拖 下水 光看 8O 股票 幾乎 質押 曉得 知情 人士 透露 即使 電與 但給 給許 壓力 未減 美電 累累 只好 進行 只要 資源 重疊 部分 整合 own cost down 員工 私下 h9O 虧錢 錢的 明明 電子 卻造 9O 也要 一起 對於 餘年 幸福 企業 來說 打從 海嘯 開始 確實 過去 年來 營運 費用 大幅 削減 以前 一年 營業 出一 一四 四八 八億 去年 縮減 到八 十六 總經理 趙令 令瑜 瑜上 上臺 臺後 得很 厲害 一切 還在 常軌 貼近 邊的 諱言 節省 支出 一頭 灰白 頭髮 面對 記者 追問 總是 秉持 低調 原則 一貫 笑容 離開 上下 知道 這位 做起 採購 人員 在他 眼皮 搞鬼 如果 年輕 三十 十歲 就跟 跟它 電的 越來越 越來 塑化 撐住 卻挺 不住 轉投 一再 擴大 甚至 大股 矛盾 還倒 倒打 巴掌 在群 群創 班底 進入 董事長 段行 行建 建把 財務 一手 提供 原料 可是 送去 居然 被打 打回 回票 這看 看在 在老 老奇 美人 大忌 或許 兩家 公司 關係 這種 態度 對此 發言人 發言 陳彥 任何 案都 都有 有其 程序 不會 不同 而有 差異 實在 無需 外界 不斷 放大鏡 放大 檢視 與鴻 鴻海 之間 裂痕 更大 決心 我很 今天 個三 可能 但我 已經 X6O 拉琴 心情 也不 不像 跟著 貸起 其他 的就 留給 段總 安排 陽很 明確 回答 然而 時光 移轉 不再 當年 所想 的百 億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41

霸王訴《壹周刊》誹謗勝訴 曾因“致癌說”連虧六年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7873.html

六年前因《壹周刊》報道深陷“致癌風波”的霸王國際(集團)控股有限公司(下稱“霸王”)近日應該開始寬心了。

中國香港高等法院5月23日宣判:於2010年7月14日出版的《壹周刊》,指霸王洗發水含有可致癌的二惡烷,被霸王控告誹謗,索償逾5.6億港元。案件經39天的審訊後,裁定被告壹周刊出版有限公司敗訴,須向霸王賠償300萬港元,並須向原告賠償八成訴訟費。

法官在判詞中指,被告嚴重破壞原告聲譽,令原告難以銷售宣傳其產品,造成長期影響,但法官又認為,賠償額不能定得太高,否則妨礙言論自由。

5月24日,霸王國際主席、執行董事陳啟源及首席執行官、執行董事陳正鶴近年來首次面對媒體,講述過去六年的霸王狀況。對於法院的判決,陳啟源表示,感到沮喪和不平。打官司是一件耗時耗錢的事情,至於霸王是否會上訴再提索賠,將經董事會討論決定。

深陷致癌風波

很多人都還記得霸王當年的輝煌。電視里播放著代言人成龍給霸王拍的廣告,一提到治脫發的洗發水,所有人第一反應都是霸王。超市里,霸王經常擺在顯眼的位置,還有許多促銷人員熱情地讓你嘗試下霸王的新品。

霸王的光芒在2010年突然黯淡了下去。這一年,《壹周刊》以“霸王致癌”為標題,報道一位中國香港陳姓消費者向媒體投訴霸王洗發水含有二惡烷。報道刊出後,整個日化行業為之震動,當時風頭正勁的霸王洗發水幾乎面臨滅頂之災。

鑒於影響巨大,為查明真相,相關主管部門迅速介入。三天後,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廣東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在其官網上通報稱,通過抽檢樣品發現,霸王洗發水樣品中二惡烷的含量水平不會對消費者的健康產生任何危害,霸王洗發水健康安全。

同時,通過對比美國食品藥品監控局(FDA)、澳大利亞國家職業衛生和安全委員會下屬專業機構等權威機構關於二惡烷含量的限定,霸王洗發水的二惡烷含量遠低於限定標準,亦能證明霸王洗發水的健康安全性。

雖然有權威機構的澄清和證明,但消除誤解和恐慌絕非一時之功,為維護自身權益、挽回損失並證明清白,霸王集團不得不狀告《壹周刊》誹謗,並索償逾5.6億港元。香港高等法院受理了此案。

霸王內部人士指出,《壹周刊》“霸王致癌”的報道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失實調查報道,背後其實是競爭對手的惡意誹謗。在《壹周刊》刊出涉案報道後,某洗發水公司開始大登廣告,聲稱自己的品牌不含“二惡烷”成份。事後發現,這家公司的老板正是前述報道中的陳姓消費者,正是他投訴了霸王洗發水。

據前期報道的庭審資料顯示,《壹周刊》致癌風波事件的記者在接受法院聆訊時坦承,涉案報道“現在看回來是不公道”。當時,法院提出盤問,霸王競爭對手O'Naomi曾在《壹周刊》旗下另一份報紙刊登廣告,其內容所顯示的化驗報告,與投訴人向記者出示的報告一模一樣,《壹周刊》是否被利用?該記者回應時聲稱:“現在看回報道同廣告內容,覺得是。”

圖為陳啟源為記者介紹他們家族的中醫方面的藏書

“很多消費者都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陳正鶴說。這期事件一出來,消費者對霸王的信任度降到了冰點。這場惡意誹謗造成的信任危機持續時間很長,就在前一、兩個月,霸王某位員工去超市里問起霸王的銷售情況,還有促銷人員回答說:“那個會致癌啊,現在沒什麽人買。”

自這起事件起,霸王集團業績出現大幅下滑。2009年,霸王集團還盈利3.64億元,但從2010年起霸王集團就開始連續虧損:2010年虧損1.18億元;2011年虧損5.59億元;2012年虧損6.18億元;2013年虧損1.44億元;2014年虧損1.16億元;2015年虧損1.11億元。

波折的多元化之路

這場風波對霸王的影響是巨大的。銷量迅速下滑後,霸王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縮減開支。比如,轉變銷售模式,以前霸王的銷售模式以直營為主,直接對接各大賣場。現在大部分改成經銷商模式。

人員方面也有精簡。2萬余名龐大的促銷員隊伍幾乎全部裁掉。霸王的員工從最輝煌時期的有600多人到現在差不多100人左右。曾經多年以高價請港星成龍代言的霸王,也於去年終止了合同。

“現在基本上是從頭再來。”陳正鶴對第一財經記者說。

霸王為了重塑當年輝煌還曾嘗試做過涼茶,在5月24日的媒體溝通會上,陳啟源承認這是個錯誤。“之前認為涼茶跟洗發水的渠道是一樣的,後來發現涼茶在大賣場賣得少,在士多店賣得多,無法借力洗發水現有的渠道,而是要重新開拓新的渠道。”涼茶的嘗試最終導致霸王虧損了幾億。2013年,霸王果斷地砍掉了涼茶的業務。

盡管有不少人的非議,霸王依舊在走多元化之路。最新的一項嘗試是嬰童類洗護用品。據陳正鶴介紹,嬰童類的產品包括嬰童的洗護用品、護膚霜、洗衣液等。這些是在目前的生產條件下很容易實現的。新品類並不會以“霸王”作為品牌,而是會推另外的品牌。現在正在做規劃,預計今年下半年正式上市。

目前霸王的產品結構為三塊:洗發用品、護膚品以及嬰童類洗護用品。洗發用品依然是重中之重。陳正鶴表示,這三類產品的共性就是依然圍繞中草藥、天然健康的主題,並且渠道是可以共用的。

在霸王今年的發展策略中,銷售增長不是關鍵詞,增加利潤才是重中之重。“尤其是在目前的經濟環境下,能夠活下來最重要。”陳正鶴說。增加利潤的方式包括,推出毛利潤更高的中高端洗發水,把相對於洗發水來說毛利潤更高的護膚品品牌本草堂做起來,以及把以前失去的銷售網點激活、優化。這些都是霸王這兩年的工作重點。霸王自去年開始推出中高端洗發水,據稱市場反應還不錯。

霸王還希望嘗試直銷。從2014年起,陳啟源就不斷在為直銷的牌照做努力,比如赴泰國收購公司、將總部遷去廣州南沙自貿區等。

霸王的管理層看上去似乎對未來還是有信心的。他們給今年定的目標是平穩,不虧損。從第一季度的情況來看,大環境非常糟糕,零售市場的數據基本是下跌的,霸王第一季度銷售目標是達成的。

“霸王利潤好的時候,每個人都相信我。公司要怎麽發展都相信我。而現在霸王賠了六年,有什麽新動作股東們都擔心會賠本。因此轉型的步伐不能太大。”陳啟源說,“有盈利了,管理層才能相信我。”

 

霸王 壹周 周刊 誹謗 勝訴 曾因 致癌 連虧 虧六 六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810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