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指標產業落魄 義大利唱掏空悲歌


2013-08-26  TCW  
 

 

八月初,一項統計顯示,歐元區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達五○.三,突破榮枯分水嶺,歸功德國和義大利產業擴張,尤其後者是兩年來首見。不過,成長的表象之下,義大利的幾個指標產業卻正遭逢「掏空」危機。

精品新東家拒接收供應鏈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報導,金融海嘯以來,新興國家的新富階級接手歐美主顧的需求,義大利的高級訂製服做得很不錯。可是這端生意興隆卻未造福供應商,總體而言,紡織產量下跌三五%,未見回升跡象。

原因之一是,許多大品牌近年來都被頭號對手法國接管,包括LVMH集團收購珠寶商寶格麗、服裝和配飾製造商Pucci,及羊毛織品商Loro Piana;開雲集團(Kering)掌控Gucci與Sergio Rossi。但是,新東家拒絕接收當地眾多原物料供應商。

像是《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筆下曾輝煌一時的紡織中心畢耶拉(Biella),鎮城之寶是高級男衣原料商Reda,僅雇用三百多位師傅,讓亞曼尼(Giorgio Armani)之流的首席設計師年年來拜會。但收購帶走設計師的採購權,這裡的生意一落千丈。

另一個危急的世界級產業是家用電器品,一九六○年代至一九七○年代是梅洛尼(Merloni,現已改名意黛喜)、伊尼斯(Ignis)等白色家電的黃金盛世,僅僅十五年就以手工質感搶戴歐洲龍頭寶冠,因此成為哈佛商學院的教案。

但是這個被譽為「戰後經濟神話」的產業,如今卻被中國海爾逼入死巷:從二○○七年開始連年衰退,幅度約與紡織業相當,其中又以洗衣機、洗碗機、電冰箱與廚房炊具的銷量跌最兇,全都對半砍,迫使整個產業供應鏈一再裁員,經濟學家奇普列塔(Innocenzo Cipolletta)擔心,空洞化會越來越明顯。

《紐約時報》感嘆,任何人都同意,精工細活是這些外銷導向、家族經營的義大利中、小企業立足全球的本事,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它們適應時代的表現,像是財務與營運等能力,「卻離一流差得遠了。」

 
指標 產業 落魄 大利 掏空 悲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549

“最落魄的特朗普”是怎樣的?聽聽這位的描述

在媒體鋪天蓋地的報道中,特朗普是頗具暴發戶特質的地產大亨。他口無遮攔、放蕩不羈的行事風格成為他競選總統之路上的一把雙刃劍。近日,第一財經有幸在紐約專訪了特朗普競選團隊高級政策顧問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看看他怎麽評價自己的老板。

在羅斯位於曼哈頓中城的豪華辦公室內,茶幾上和窗臺邊醒目地擺放著他與多位美國政要、商界領袖的合影,尤為顯眼的就是他與特朗普兩大“仇家”——比爾·克林頓和邁克爾·布隆伯格——的合照。當被問到為何獨獨不見與特朗普的合照時,羅斯擺擺手笑道:“這些都是在工作場合,與特朗普的照片我擺在家里呢。”

1990年,曾經風光無量的紐約富豪特朗普陷入財務危機,他和他的企業負債34億美元,並且已無力償還。這使得他的酒店、賭場和其他資產面臨被債權人接收的風險。羅斯作為其大西洋城泰姬瑪哈(Taj Mahal)賭場酒店債券持有人的代表,和當時最大的債券持有人卡爾•伊坎(Carl Ichan)一道,與酒店方進行了漫長談判。最終,特朗普贏得了喘息的時間,而這兩人也同時成為2016年總統大選中特朗普的堅定支持者。

下面就看看他怎麽說吧!

我曾見過“潦倒的特朗普”

第一財經:你還記得第一次和特朗普見面時的情景嗎?

羅斯:是的,那要追溯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快30年了吧。有趣的是,我和他唯一一次做生意的經歷就是和卡爾•伊坎一起作為特朗普申請破產的賭場酒店的債券持有人。那是在他最落魄的時候,那時候他幾乎處在負資產狀態。但恰恰是因為他處理此事的方式,現在讓我和伊坎都成為了他堅定的支持者。這很說明問題——當你在一個人最落魄的時候遇到他,你才能真正看清一個人;世道好的時候人人都可以得體有禮。只有當你成為他的敵人,或者在他潦倒的時候,才能真正看清這個人。

開會時,他從不遲到,不汙言穢語,總是準備充分,不莽撞冒失。談判中他據理力爭,他在談判中的出色表現令我們印象深刻。

還有一件有趣的事情是,特朗普集團的時任CFO斯蒂芬•博倫巴赫(Stephen Bollenbach)後來成為了希爾頓集團的CEO,他成功重塑了希爾頓酒店並高價賣給了黑石。而這僅僅是一例從特朗普集團中走出來的成功企業家。

這為何重要呢?總統不可能事無巨細、樣樣都管,而是需要與內閣成員一道處理國事。我相信特朗普能夠任命成功的商界人士來擔任這些職務。並且我相信,在成功的商界人士,而非政客的帶領下,美國的經濟可以發展得更好。

第一財經:你為何相信特朗普能夠領導美國?

羅斯:首先,在政府監管上。我相信他可以把2萬億美元的監管負擔降低10%,相當於回饋給企業超過2000多億美元,占美國經濟規模的1.5%。其次,他承諾降低公司稅。美國將從高稅負國家變為低稅負國家,這將擴大本土就業,促進核心資本投資,而這恰恰是美國經濟所缺少的。其三,在能源產業方面,特朗普的政策將便利美國頁巖油的開采並放開出口。這也是降低貿易赤字的方法——美國對中國和日本的貿易赤字巨大,上述兩國都需要大量進口天然氣,但現在它們並沒有從美國進口。

第一財經:為何他比希拉里更適合領導美國?

羅斯:希拉里深耕華盛頓多年,但參議院通過的法案中沒有一項是由她簽署的,一個都沒有。再看看她在任國務卿期間,有哪個國家現在和美國的關系變得比她上任前更好了嗎?沒有。哪個國家變得比過去更安全了嗎?沒有。是的,她有豐厚的從政經驗。但如果你在華盛頓幹了30年,那你的政績在哪里呢?

美聯儲不加息是不對的

第一財經:特朗普曾指責耶倫領導下的美聯儲偏袒奧巴馬政府,因而遲遲沒有再次加息的舉動。你是否同意他的觀點?

羅斯:我不確定這其中是否存在政治考量,但我認為(不加息)是不對的。我認為美聯儲應當在9月、甚至更早以前就加息。按照我的觀點,如果0.25%的利率是拉動美國經濟的唯一馬車,那我們也早就沒什麽希望了。我也不認為25個基點的加息有那麽重要。然而我所擔憂的是,這一場經濟複蘇已經持續了7年的時間,這並不常見。未來的幾年內,美國可能將再次經歷一場衰退。現在,美聯儲的政策“工具箱”幾乎是空的,因此我認為在下次危機到來之前美聯儲需要儲備足夠的政策空間。

第一財經:你認為美聯儲應當盡快加息?

羅斯:坦白說,我認為美聯儲的每次欲言又止和語義不詳,以及不確定美國經濟是否有能力承受加息,這些猶豫不決對投資者造成的心理傷害,遠比簡單的加息25個基點可能帶來的金融風險來得更大。此外,超低利率並不普惠每一個人。也許,對貸款較多的年輕人來說是好事,但對年長的、退休了的、更傾向於存款的人來說卻是壞事。因此,超低利率也許惠及部分人群,但對另一部分人來說卻是很不利的。

第一財經:根據特朗普過去3場辯論的表現,你認為他的性格是否勝任總統?

羅斯:我認為,他在第一場和第三場都贏得了經濟議題的辯論。至於其他的政治話題,比如他是否應當承諾接受敗選,這都是政治判斷,而我是一個商人。

落魄 特朗普 特朗 怎樣 聽聽 這位 描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2599

反向投資專家 趁別人失魂落魄入市 黃國英

1 : GS(14)@2015-02-04 16:41:35

http://eastweek.my-magazine.me/index.php?aid=40140

近日各國動作頻頻,令股匯債油均見大幅波動。有危自有機,部分有名的反向投資者,已在部署擇肥而噬。橡樹資本的馬克斯(Howard Marks),就開始在歐洲搜購受壓債券(distressed debt)。此君不時給投資者寫信,連巴菲特亦稱要第一時間拜讀。最近財富雜誌刊出他的訪問,意見有其可取之處。

自去年年底起,美股波幅上升,升幅卻欠奉。現時差不多每日日中波動起碼1%以上,不少投資者都認為操作不如早前容易。馬克斯卻認為十二月時的金融市場,要比早前如九月時要穩陣,他的取態也變得進取。事關之前人多樂觀自信,志得意滿的情緒洋溢,他當時相當審慎,特別是市場改轉風向可以極快,隨時擺向另一極端。到了十二月,單是美股已經歷兩次初具規模的下挫,而且還出現油價大跌,他感受到大眾的牛市思維,開始稍有逆轉,所以雖然去年年底的資產價格水平,其實稍高於九月時,但因心理上早有防備,反而較好。而且他認為,從長線操作的角度,從失魂落魄的對家手上買走資產,永遠比在一群雄心壯志的炒家中高追有着數。



美股去年底開始有波幅無升幅,大眾牛市思維逆轉,馬克斯反認為比九月時穩陣。

談到對投資者心理的打擊,油價大瀉的影響絕對首屈一指。最初期的油價下跌,金融界尚且維持理性,計算對經濟的益處,有甚麼公司受惠、消費者的荷包有多少進帳云云。有論指這個幅度的油價下跌,相當於向美國人減稅1.3萬億,應該對消費有幫助才是。馬克斯認同這個推論,但這是中長線的經濟效果,與投資者的短線情緒未必有很大相關性。一種與經濟關係最密切的商品,出現50%的價格波動,初時投資界看成是好事,但市場最怕過分波動,油價跌勢急勁,卻沒有任何說得通的「解釋」,很快大家的看法便會變成「不對勁」,再來便是「這個世界真是又混亂又複雜」,這種取態促使人們離場觀望,當然短期利淡。相反,最旺場的時間,就是人人都認定「我明晒」,氣氛才會熱烈。

馬克斯自言常常會幻想其他投資者腦海中的對話,他估計過去數年特別是去年,投資者都是為資產回報率不足所困:「存款無息,國債得兩厘,我想要八厘。」大家心中沒說出口的一句,則是:「如果不能穩陣地賺八厘,那就冒更大的險博八厘。」在馬克斯的「主場」:高收益債券,已經明顯出現這種情況。人們接受更高風險的債券,所要求的息率,比這類債券以往的水平為低,也就是說付出的價格偏高,而且還接受較薄弱的保障條款。馬克斯指出,如果投資者本身有評鑑該項債券的能力,被低息環境逼上梁山,也是無可厚非。既然有自己的永生本領,那自負己責,冒險亦無妨。但如果純粹追求回報,過分承擔自己接受程度以外的風險,甚至是根本不清楚有甚麼風險,那便很可能出事,都是小心為上。
反向 投資 專家 別人 失魂 落魄 入市 國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7622

從球壇主帥到落魄老人

1 : GS(14)@2015-05-19 01:05:46

【採訪手記】30年前在北京工人體育場看台上,超遠距離一睹這位中國足球隊主帥叱吒風雲的風采,雖屬敗將,其在教練席上時而起身指點,時而抱臂靜坐的形象,令人生敬。但30年後面對面採訪他時,卻為這位昔日體壇風雲人物受病魔纏身的落魄而心生憐憫,嗟乎人生!曾雪麟獨居深圳文錦渡與香港一河之隔的華僑新村一單位,所謂新村,其實是80年代老房子,間隔老舊無電梯。去年他突患腎衰竭,住了半年醫院保住命,但健康急轉直下,體重激減,兩腿浮腫,要靠支架或輪椅走動,且每天要掛住洗肚機,狀如風燭殘年。曾雪麟說:「兒子經常從泰國來看我,也說要給我換個有電梯的房子,我捨不得搬離,知道為甚麼嗎?」他指着窗外對記者說:「這裏可以看到香港,隔條河就是,我跟香港有感情啊!」曾很樂觀,而且為人很風趣,不過聽到他說「我要多鍛練爭取自己走路」時,你絕不會認為他是在幽默。



靠兒子及親友接濟

他戶口在北京,人事關係都在國家體育總局,坦承退休金不足應付治病生活之需,「要靠兒子,還有朋友親人接濟」。他不認為自己潦倒,也沒想過向當局提要求,倒是在說堂姪子曾憲梓也有腎病時笑說:「他有錢!洗腎都洗了一億多!」採訪他絕不冷場,他見多識廣,話題尤多,且會主動挑話題,他會普通話、廣州話、客家話、雲南方言、北方方言、天津腔等,天南地北、南腔北調。他笑稱自己這一生酸甜苦辣、喜怒哀樂,閱遍人間冷暖,「我呢世人,如果不樂觀,早沒有了」。《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518/19151621
球壇 主帥 落魄 老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043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