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省電燈泡大王 如何刷清「落跑老闆」污名?

2011-9-26  TCW

如果你已經一無所有,努力了兩年,不但抵押了剩餘資產,再跟銀行借錢,終於湊到一千六百萬元,這筆錢,你會 選擇留在自己口袋?還是發給一些曾經不信任你、與你為敵的人?

川石光電創辦人葉昭欽卻選擇了後者。 在公司跳票倒閉的兩年後,八月二十八日,他從對岸跨海匯回一千六百萬元,連同先前提撥給勞退基金的退休準備金,一共三千八百萬元,悉數償還給川石光電的一百六十一名老員工。

這三千八百萬元,曾是葉昭欽半生打拚的十分之一身家,卻也是換回一生名譽的代價。 當老員工們開心的領回支票,就像中樂透般欣喜萬分之際,遠在海峽對岸的葉昭欽看在眼裡,心中百感交集。 十年前根留台灣……為老員工生計,不願出走大陸 兩年前,葉昭欽因為員工不肯和解,將他告上法院而遭限制出境,為了管理大陸工廠,盡快籌到錢還債而滯留大陸,迄今仍回不了家。

人在上海的葉昭欽,接受《商業周刊》電話專訪,回想過去兩年,遭逢公司倒閉,打拚三十年累積四、五億元的資 產頓時化為烏有。就在患難關頭,相處逾十年的員工們卻惡言相向,最終被逼著遠走他鄉,說到這裡,電話那一頭,葉昭欽難過得一度哽咽。

「老闆是被根留台灣害的。十年前,很多人都叫他放棄台灣。」曾在川石光電工作十四年的謝順賢說,當時葉昭欽 的回答是,「二百五十個員工跟我這麼久,我走了,他們怎麼辦?」讓葉昭欽不願放棄的家鄉,就是彰化縣田中鎮。

彰化縣田中鎮的人口僅四萬人,卻曾經是生產全國七成省電燈泡的故鄉,並且外銷到全世界。 在這個傳統農業鄉鎮,一手打造台灣最大省電燈泡廠的人,就是葉昭欽。來到田中工業區,尋找川石光電的舊址
,跟隨葉昭欽打拚十五年的堂弟、壯格照明副總經理葉昭民指著園區內最大的廠房說,「這裡整片望過去,以前都是我們的。」

在興盛時期,川石光電有兩百多名員工,曾躋身台灣五百大企業。走進大賣場,消費者無論買的是飛利浦、歐司朗、通用電氣(GE)等品牌,全是川石代工的省電燈泡。

不僅如此,葉昭欽還自創「壯格」和「川石」兩個品牌,迄今仍在市面上銷售。除了彰化田中,川石光電也在上海 浦東和昆山設廠,負責生產台灣沒辦法做的燈管,再運回台灣組裝。

五年前試圖轉型……虧損救不回,變賣家產補破洞

過去十年來,面對中國低成本競爭、價差高達三成,省電燈泡進入微利時代,葉昭欽滿心憂患,卻一心想要根留台灣,決定帶領公司轉型,投入研發電腦螢幕用的冷陰極管背光燈,想要打開另一片藍海。

然而,就像台灣大多數中小企業升級轉型一樣,葉昭欽努力了五年,不但沒有成功,還輸掉了全部。 面板業是個燒錢產業,奇美電一年的資本支出就高達上千億元,川石投入三億元,僅屬九牛一毛,而且川石是個微
不足道的名號,就算良率做好,各大電腦品牌也不敢用他們的產品。遲遲沒有訂單,讓這家原本從不缺錢的公司,財務窟窿越來越大。

那幾年,葉昭欽都睡在沙發上,因為焦慮而失眠,每天凌晨兩、三點就起床。為了挽救公司,他不惜開始變賣個人 資產,來填補財務破洞。屋漏偏逢連夜雨,金融海嘯是壓倒川石財務的最後一根稻草,銀行開始緊縮銀根,川石也 因現金週轉不靈而跳票。

兩年前黯然倒閉……資遣費協商破局,員工反目傷透心

二○○九年六月十五日,這一天葉昭欽記得特別清楚,因為那是他最刻骨銘心的日子。川石光電宣告無預警停工,所有員工一夕失業,心力交瘁的葉昭欽盡力安撫員工,員工最後一個月的薪水也沒有少給一分一毫。

但是,問題出在資遣費。過去川石一直按照政府規定提撥退休準備金,惟最後兩、三年,因資金流動困難而提撥不 足,造成短少三成、約一千六百萬元,但葉昭欽一時半刻籌不出足夠的錢。
當時,葉昭欽和全體員工進行協商,希望員工們能夠先接受七成的資遣費,讓公司保住招牌,同時給他一點時間
,補足資遣費的尾數。

跟著葉昭欽一起打拚的員工年資少則十幾年,多則超過二十年,由於年資長,資遣費也特別高。他說,「原本以為 資遣費有七成,員工會接受我的。」沒想到,原本稱兄道弟的老員工,卻一夕間翻臉,不僅拉白布條抗議、找民意 代表出頭,還一狀告上法院,最後還逼著他滯留大陸。

「公司倒閉前,我的銀行帳戶已一年沒有存款,最後連加油的錢都沒有。」眼看公司虧損擴大,身為老闆的葉昭欽 決定不支薪,但公司跳票後,有些員工卻用仇恨的眼光看他,懷疑他掏空台灣廠、到大陸享福。
當初葉昭欽為了老員工而根留台灣,然而,當他有難時,員工卻沒有挺他。 勞雇雙方和解破裂當天,意味著川石走上清算倒閉的命運,員工的不信任,讓葉昭欽既傷透心又憤慨,兒子葉琮凱回憶,「那天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見父親哭。」

為了償債及東山再起,葉昭欽決定往大陸發展,但礙於出入境限制,他怕自己回台灣就無法管理大陸兩家工廠,只 好長年滯留大陸。

在這兩年裡,葉昭欽有家歸不得,身上還背負著「潛逃」、「掏空」等罪名,被朋友稱作「漢子」的他,常常一個 人呆坐在上海辦公室裡,不知流過了多少眼淚。

川石老員工葉秉豐說,「老闆當初一直堅持到最後,如果他真的要A錢,就不會把自己搞得這麼狼狽。」 當時朋友都心疼葉昭欽,建議他想辦法迴避債務,不要還了,但他堅持不肯的說:「資遣費和預告工資,是員工應該得到的。」

今年人生反轉……不惜背債還錢,意外贏回信譽

雖然被員工誤解而滿腹委曲,但他仍告訴自己:「只要我活著的一天,還能吃香喝辣,我就有責任去還我應該還的錢。」葉昭欽說,員工比他窮的很多,本來他不知道員工有多少存款,直到負責薪轉戶的銀行告訴他,員工們發薪水的隔天就把錢提光,讓他深諳員工日子不好過,並且一直謹記於心。「只要我過得比他們好,我就要把錢還給他們。」

彰化廠倒了,老員工又不諒解他,但葉昭欽沒有被擊垮,他收拾心情,專注經營大陸上海浦東和昆山廠,希望盡早 籌到錢。努力了兩年,為了籌錢,他變賣了部分資產,連手表也拿去抵押,而大部分補償老員工的錢,還是抵押房 子跟銀行借的。

很多朋友越洋打電話給他,第一句話就是「恭喜、恭喜」,他笑著回答說,「背債發錢有什麼好恭喜的。」縱使沒 有一個員工打電話對他表示感謝,他仍是平常心。

這兩年,葉昭欽流落異鄉,兒子葉琮凱心疼說,父親去大陸兩年好像老了十歲。資遣費解決後,葉昭欽最盼望返鄉 看看闊別多時的高齡父母。

現在,葉昭欽總算鬆了一口氣,電話裡,他談起自己最大的興趣是登山及參加鐵人賽,此生要完成攀登百岳的夢想,迄今已爬四十座。

「登山的過程,就像人生……。」說到這裡,他突然頓了一下,然後自我解嘲說:「我是個失敗者,還是不要發表 什麼哲學。」

葉昭欽的奮鬥歷程,就像是許多台灣中小企業家的縮影,過去兩年,他面臨公司轉型失利、老員工的不信任,但他 堅持做對的事,並且做到底的信念,讓葉昭欽做出了別人不會做的事:公司倒閉了,老闆還回來還錢。

雖然到目前為止,葉昭欽的大陸事業仍未獲利,但堅持還錢的舉動,卻為他的人生帶來了反轉,不僅重拾自己的信 譽,也意外得到外界的肯定。

電燈泡 電燈 大王 如何 刷清 落跑 老闆 汙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84

奧斯卡影帝專訪落跑毒梟

2016-01-18  TWM

2015年7月,墨西哥頭號毒梟古茲曼(Joaquín Guzmán Loera)逃獄。跑路期間,他異想天開要拍一部自傳電影,於是積極接觸好萊塢人士,最終聯絡上奧斯卡影帝西恩潘,並接受西恩潘專訪。然而,這次祕密會面 使古茲曼洩蹤,於1月8日遭警方逮捕;報導全文則於9日刊出曝光,由西恩潘執筆。現在就來看看這位常人難以窺視的毒梟大老,如何剖析自己的一生與事業吧! (文.蔡曜蓮)

Q:How did you get involved in the drug business?

A:Well, I was raised in a ranch named La Tuna, there are no job opportunities. The only way to have money to survive is to grow poppy, marijuana, and I began to cultivate it and to sell it.

Q:Are you prone to violence, or do you use it as a last resort?

A:Look, all I do is defend myself, nothing more. But do I start trouble? Never.

Q:What is the outlook for the business? Do you think it will disappear? Will it grow instead?

A:No, it will not end because as time goes by, we are more people, and this will never end.

問:你怎麼進入販毒這門生意的?

答:這個嘛…,我在一個叫La Tuna的農莊長大,那裡沒有任何工作機會。唯一謀生賺錢的辦法就是種罌粟花、大麻,於是我開始種植、販售。

問:你傾向使用暴力嗎?或是訴諸暴力為最後手段?

答:聽好,我所做的事只是保護我自己,沒有其他。我有沒有無端惹是生非過?從來沒有。

問:(販毒)生意前景如何?你覺得它有一天會消失嗎?還是它會越來越興旺?

答:不,它不會消失,因為隨著時間過去,我們有越來越多人,這永不會消失。

看懂關鍵字

cultivate /ˋkltvet/ (v.) 耕種例句:There's a new trend among city folks to cultivate vegetables at home.

最近都市人掀起一股在家種菜的風潮。

prone / pron/ (a.) 有…傾向的例句:He’s prone to speaking sarcastically whenever he feels nervous.

他一緊張就容易出言諷刺。

resort / rɪˋzɔrt/ (n.) 訴諸、採用例句:She grained the power legally, without resort to violence.

她沒有採取暴力手段,而是通過合法途徑得到權力。

奧斯卡 奧斯 影帝 專訪 落跑 毒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2514

準確預言選後資金行情,投資老手示警: 外資落跑 台股轉空倒數計時

2016-04-04  TCW

股市驚驚漲,曾為本刊封面故事人物的股市達人預言,台股正面臨大跌風暴,行情再熱也別跟風買。

台灣今年來成為全球最大外資吸金國。根據金管會統計,今年來至三月二十二日止,外資匯入台灣超過六十九億美元,高居全球第一,外資的買超力道讓台股自一月中低點的七千六百點,到三月底的八千八百點,大漲超過一千二百點。

台股驚驚漲的行情,看得許多投資人心癢癢,現在還可以進入股市,搭上外資行情嗎?

答案,恐怕是否定的,台股外資行情,已經進入尾聲了。

資產規模達數億元的台股投資老手老馬(化名),曾在《商業周刊》二○一五年十月份出刊的一四五八期封面故事《贏家的第二層思考法》中預言,今年一月總統大選後,在五二○新總統上任之前,台股將會有一波資金行情,果不其然,從一月底開始,外資一路買超台股約兩千億元,高居新興亞股之首,推升指數大漲逾四%。

不過,當台股樂觀氣氛正濃的此刻,老馬卻逆勢大膽喊空,到底這一次他嗅到哪些訊息?以下為老馬對台股的第一手解讀:

這一波台股的上漲,其實最大的推升動力是來自於外資。

美國聯準會預計升息的次數降低了之後,熱錢開始回流到新興市場,這是很明顯的。

在新興市場裡面,台灣相對是比較安全的。因為這兩、三年,原物料價格和一些政治的問題帶給新興市場非常多的干擾及變數,所以很多新興市場國家的股市都很不穩定,相對來說,台股就比較穩定了。

台灣上市櫃公司的現金殖利率和股息報酬率不錯,而且台股去年的表現明顯輸給其他地區的股市,有一部分的價值落差在今年能補回來。

跑!波段已賺飽

外資就只等摩台指到期

台灣的利率水準,相對於歐洲、日本的負利率,還是很高。如果我是外資,我有利差、匯率也穩定、股市又可以賺,再加上我上次提到的,在總統大選選完到就任之間的空窗期,弱勢政府的背景之下,不容易有太多政策千涉、太多介入,我可以自由發揮,所以外資就「轟」的進來了。

台積電是外資首要集中大買的股票,因為台積電在股息的發放、產業能見度跟獲利表現都是一流的,我買它很安全、高枕無憂,所以台積電股價可以從一月的一百三十幾元,推到三月的一百六十元,是很合理的。

其他的資金,外資放到一些金融股,因為金融股之前人民幣TRF(目標可贖回遠期契約,為一種匯率選擇權)的問題有一波落差,後來人民幣匯率穩定了,那外資補這一段也合理。這兩個一推升,指數要跌都不容易了。

但是,外資難道很愛台灣?要長期投資台灣嗎?NO。萬般拉抬,皆為出貨!

外資最後還是要埋單出場的。它先在現貨、期貨、選擇權各方面一路加到滿,第一波先撐到三月第三個禮拜台指期到期,先撈一票;再來,再撐一次到三月底摩台指(摩根台股指數期貨)到期,就大獲全勝了。

撤!買盤縮手了

期貨空單口數大增

外資吃得很飽,剩下的就是它要怎麼樣掩護自己出場了。我現在看外資已經開始動作,這幾天期貨市場選擇權的put,也就是放空選擇權的口數已經大幅增加了。

現在問題就來了,外資要開始退場的時候,是沒有買盤的,也就是說它在丟的時候,基本上不會有人接,所以跌的時候是重力加速度的跌。

我們回顧去年第一季股市從八、九千點拉到一度站上一萬點,那一波也是外資拉的,四月觸及一萬點之後就開始狂瀉,因為那時候好巧不巧遇到什麼?開始實施所謂的股利稅、四五%最高所得稅、股東可扣抵稅額減半,還有補充健保費,上市櫃公司大股東可是最大的籌碼供應者,那時候大股東一律在棄權息,全部都賣出股票,股市怎能不崩?

現在的狀況是似曾相識,再看看每一個股市參與者可能的動作,我心裡就有個譜了;稅制沒有改變,大股東一定賣股票,所以四、五月即將會面臨到龐大的賣壓;政府基金八千點以下的時候又進去護盤一次了,所以它現在就是在出貨,不會再進場;國內的大法人像是壽險,今年第一季的帳上獲利已經回沖了,如果你是操盤人,會再加碼嗎?答案是不會,也是做壁上觀。剩下的投信法人掌握的基金規模已經縮水,影響不了台股盤勢,證券自營商都是打帶跑,本土買盤支撐不了台股後勢。

回過頭看台灣的基本面,國內的政治跟經濟都沒有什麼好消息。從央行繼續降息來看,就知道沒有任何好東西可以期待了。

憂!基本面不妙

五二〇後兩岸關係恐生變

鏡頭再抓到五二〇,中國的說法已經很清楚了,若沒有講到「九二共識」這四個字將會影響兩岸關係,但看起來蔡英文九成以上是不會說出這四個字的,五二〇之後兩岸關係會急劇生變。

五月份繳稅季,大股東大概四月就要賣了,五二。會有變數,我也是四月要賣啊,不然我要等到五月嗎?而且現在的指數已經是相對高點了,怎 看都不是進場時間點。再加上外資力道已經到盡頭,又沒有買盤,還有政治風暴,這時候你就算不做空,你總可以不做多吧?你如果積極點就放空,不然現在的台股,還是見好就收吧。

整理者陳彥錚

 
準確 預言 選後 資金 行情 投資 老手 示警 外資 落跑 臺股 股轉 轉空 倒數 計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582

豐田章男「不談數字」 獲利如何飆6800億新高? 曾想落跑當賽車手 豐田社長接班七年告白

2016-04-25  TWM

他,豐田汽車第三代舵手,統領三十三萬名員工,上任後曾遭遇虧損考驗,如今獲利連續創下新高,接班這七年,他如何逆轉業績?

二00九年豐田章男接任豐田汽車(Toyota)社長之後,極少接受財經媒體專訪,原因是他認為外界往往只專注在企業的數字表現,忽略了他真正的經營想法。雖然低調,去年度豐田獲利仍可望創下二.二七兆日圓(約六八一0億元新台幣)的新高,這位特立獨行的大企業第三代,終究還是全球媒體關注焦點。

這一回,他破例接受日本《東洋經濟週刊》獨家專訪,同樣是從「不談數字」的理念講起,一層一層,罕見而完整地自㓤如何帶領三十三萬名員工開創新局,以及自己在企業經營上所堅持的責任。本刊取得《東洋經濟週刊》授權,以下是專訪摘要整理:

他只談感受提想法引導同仁獨立思考

問:在公開場合,你為何總是避談「數字」,只是「傳遞想法」?

答:假如我把各種數字拿出來講,會變成只是凸顯數字,反而偏離我想表達的想法。成為社長後,每當我只講自己的心情,周遭的反應都是「不懂他在講什麼」。這是因為,公司內部或外部的人,一向都是被數字牽著走。

公布財報資料時也一樣,「創下獲利新高」這樣的句子,一個字也不會從我嘴裡冒出來。我不講,行政同仁也不講,公司已自然而然地變成一家「不去談獲利,而是談感受」的公司。

問:大家不會去猜測社長的意見、看社長的臉色嗎?

答:打從出生以來,就有人說我是「小少爺」,既然是小少爺,從我幼年時期,身邊就不乏奉承的人。我很討厭有人跑來向我展現奇奇怪怪的奉承態度,也很排斥員工向高層做出這樣的行為。

由於我是先做別的工作再進豐田,進來後,很希望能追上周遭的人,加上不服輸的個性,所以一向都會找公司內的專家請益,而且不是只找職位比我高的人,也找職位比我低的人、同事、前輩、前同仁等對象,只要我認定「這個人是專家」,我都會表達欽敬。這些人士在我當上社長後,都成為我的榜樣。

但出乎意料的是,並沒有人來向我說「最近你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你是不是有點被捧到忘了自己是誰了?」之類的話。沒來找我講,應該是因為我都沒有變吧!假如我變了,身旁有很多人都會來訓我這樣的話。

豐田這種規模的公司,假如凡事大家都應允上意,凡事都聽高層的指示,絕對會出問題;所以才勢必得由領導者「們」來帶領,盡可能在距離第一線近的地方下判斷、決定事情,然後責任由我來負。

他學汽車設計、攝影重品味才能讓品牌更酷

問:你開賽車、又常與時尚名人對談,不擔心民眾會覺得你愛出鋒頭嗎?

答:我真的很不喜歡啊!但不喜歡是一回事,若問我為何會開始做這樣的事,是因為我是公司產品的最終負責人。

我是凌志(LEXUS,豐田汽車旗下的頂級車品牌)的品牌長(CBO),也是它的超級試駕員。我不是工程師出身,假如我不持續地好奸磨練自己對於「更棒的車」的敏銳度,將無法扮演好這樣的角色。

為此,我學會了開車(指專業耐力賽車手的訓練)。還有,我找了設計部的超級元老(已退休)來當「家庭老師」,教我看懂車子的設計。他說,身為一個社長,不要去講「車子的這條線如何如何」、「車子的咖嚏咖嚏聲怎麼樣」之類的無聊小事。

身為品牌經理人,要扮演最後負責把關的角色,就必須從提升自己的品味敏感度開始,因此,我曾一度練過攝影,構圖中要放什麼?後方要拍出什麼?藉此磨練品味。

王於時尚方面,對於我的服裝,有人建議,「只要觀賞賽事時,社長能穿帥一點來,公司也絕對會變得很酷。」雖然一開始我說,「不用了,男人就是要穿作業服。只要適合我就行,你很煩!」但有一次凌志在美國紐約辦活動時,我首度穿得很時髦參加,結果發現,那時國外媒體的反應變得截然不同。

到明治大學教課時,我也是同樣的打扮。對學生來說,一講到豐田汽車的社長,他們腦中就只有「站在講台上,不可一世地發表演講啦」之類的印象。若要讓他們覺得「欵……,他竟是這樣的人?」不能光靠心情的傳達,我改變穿著後,學生就對我呈現出不同於前的反應,慢慢親近我了。

他不畏自動車潮流十年內仍靠人類判斷路況

問:一旦汽車都可以自動駕駛,會變成什麼情況?

答:會變成選哪個牌子都一樣。

在各種工業產品中,車,是唯一一種會讓人們在前面加上一個「愛」字的,我們會說「愛車」!然而一旦成為差異有限的基本商品,顧客恐怕就不會再稱自己的車為「愛車」

但我們必須堅持,在眾多交通工具當中,應該讓車子繼續值得在前面加上「愛」這個字,要想盡辦法讓它成為令人愛不釋手的東西。一旦捨棄這樣的堅持,汽車廠商的品牌價值就消滅了。

至於自動駕駛的未來,這樣講吧,「假如在德國紐堡林二十四小時耐力賽中,自動駕駛的車子贏過我這個人類的話,我會對它有點信心。」講這話,或許外界會覺得我不接受自動駕駛,其實不是。

我只是認為,以目前自動駕駛發展的階段來看,開車時,有些判斷還是要靠人類來做,像是「在這裡超車是否比較好?」「這個轉彎處不宜讓人家超車」這樣的情形。

在一條「沒有任何狀況」的道路上,自動駕駛是最有效率的手法;但車子在路上行駛,會碰到各種狀況。像是要離開原本的車道、變換到有其他車子的另一車道、超車、讓別人超車……,現在只有人類能夠全部做出適切的判斷,但五年、十年後就不知道了。

他接受繼承者的宿命換個人生不見得比較好

問:對社長來說,豐田這個名字是什麼樣的存在?

答:我別無選擇,我並非主動想要姓「豐田」才出生成為嬰兒,是命運。

大概在我四十歲左右吧,公司固然有一些支持我的人,但絕大多數都是抗拒我,不,應該說他們無法親近我吧!一旦有人和我走得太近,別人就會說他「奉承人家是想幹嘛?」不然就是「如果欺負這個人,他會向社長(老爸)打小報告」之類的。

我也曾經嚴重受排擠,嚴重到我開始思考,自己待在豐田真的好嗎?最後,是公聽會(編按:0九年豐田在美國大規模召修汽車,一0年二月豐田章男出席美國眾議院因此舉行的公聽會)徹底解決這個問題。我那時心想,我這個社長的身分終於要結束了。結束歸結束,由於是第一次幫得上豐田的忙,所以我非常開心。

那算是心情愉悅嗎?總之,當時我深深體會到,自己很喜歡豐田,也體會到有很多員工都很愛豐田。

我一度想過要捨棄姓名,認真想過要離開公司,換個名字。那時我想,假如自己在這家公司待著會讓很多人不幸福,那我不要。可是,我還想過另一件事,就是「換個人生就會比較好嗎?」假如現在起從頭來,去過另一種人生,我覺得自己畢竟還是喜歡車子、喜歡豐田,所以也就算了。

問:你提到換名字?具體來說,有想過什麼作法嗎?

答:這個嘛,就是我賽車時用的化名「Morizo」呀!那時我是在逃避啦。但事到如今,這個名字變得大有用處。

我是在當上日本汽車工業會會長後,開始這麼覺得的。當有人問我,「以會長的身分,您覺得這款車如何?」我就回答,「身為Morizo,我很喜歡。」這是一大用處;我可以用Morizo這個愛車人、好車者(Cat Guy)的身分發言,而且外界也已經認同我這樣。

原本或許只是一種逃避,現在卻變成我的另一個角色,對於這一點,我真的覺得太好了。在東京改裝車展或名古屋改裝車展中,有人向我要簽名,我問「要簽哪個名?」百分之百都要求「簽Morizo」。

問:社長的接班人選已經規畫了嗎?

答:我的接班人,至少從年齡來推估,絕對不會姓豐田。社長並不是有人任命就能做,他必須自己努力,好好讓周遭的人認同他的地位。我自己當上社長時,就很擔心大家會不會願意跟隨我。

他透露接班人選絕對不會是「姓豐田的」

某個前員工,噢,其實就是我父親,他曾說,公司高層的器量有多大,公司頂多就只能發展到那種程度,所以公司高層務必要努力提升自己的器量,否則發展將停滯。聽到那番話,我甚感不安。

他是我在社長一職上的前輩,但也是我的爸爸。他嚴肅地和我講了這些話後,我心想,「我有那樣的器量嗎?我沒有休假的閒工夫了。」

我就任為社長後,發生的事情非常多,包括東日本大震災在內。每碰到一次事情,對我就是一次考驗。我該守護誰?什麼事項該優先處理?處理這些事情時,一直以來,我在不知不覺間學到的東西,都派上用場。

所以我的想法是,公司裡一千名參加部長會的主管(指部長級),全都是我的接班人選,不用是姓豐田的。有一天我總要交棒,但,交棒是要親手「交」的,不能用「丟」的,所以我已經展開交棒作業,現在我會把自己的感受講出來,像是灌輸我的心得:「社長這個位置,可不是別人交給你就能當。」等等。

問:豐田的營業利益現在近三兆日圓,你的看法是?

答:利益的金額只是結果,它可能因為外部的加分因素而變多,也可能相反,像匯率、天災等。它就只是結果,不能把它當成目的,這是最重要的。不過,豐田對社會最大的貢獻,畢竟還是好奸賺錢、確保就業,以及繳納稅金。

雖然是用利益二字稱之,但它其實有一半是稅金。對於繳稅這件事,我們很堅持。在我當上社長後,以單獨報表來看,公司連續四年虧損。這四年期間,我們完全未能繳稅金,這真的讓我很難受。在豐田的歷史裡,我是唯一一個未能繳稅的社長,這等於是對社會沒貢獻。

問:在規畫經營策略時,是會看到今後的幾年呢?

答:大概三十年吧。

舉例來說,現在這時期停產一星期,是很傷的事(編按:今年二月豐田子公司愛知製鋼爆炸,導致豐田汽車原料短缺而停產一周),但那樣的零件(如果採用替代品),我們無法確定長年使用下來的品質會變成怎樣,所以判斷是停產一星期。假如這一星期繼續生產,而在二十年後零件因為長年使用出狀況,我們可負不起這個責。

他堅持企業責任不讓現在的決定留下惡果

我常以「花瓶裡的一枝花」與「有根向外拓展的花」來比擬。假如你只要一枝花,那個星期就可以繼續生產,也會有股東所期待的成果(業績數字)。但我們這次下的判斷是,這時期的股東大會當中,我可以充當眾矢之的,當面說明,所以沒關係;但假如是二十年後出了事,再由某人來當眾矢之的,那可就辛苦了。

問:最近不會覺得想要逃走了嗎?

答:從豐田社長一職逃走嗎?為時已晚了吧。都這樣了,還逃掉就太沒責任感了。這已經不再是我一個人的人生了,而是牽涉到很多人的人生。社長這個位置責任很重大,假如我只想到自己,早就辭掉了。

豐田 章男 不談 數字 獲利 如何 6800 新高 曾想 想落 落跑 跑當 賽車 社長 接班 七年 告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3564

美國成TPP的“落跑新娘”,再想重返亞太更難

隨著“群主”退群,原本前景一片光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又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

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在其“百日新政”宣言中提出,要在上任第一天以繞過國會的行政命令的方式,退出正在商談的TPP。特朗普給出的理由是,要優先確保美國工人的就業。

美國於2008年正式加入由文萊、智利、新西蘭、新加坡四國發起的TPP,當時恰逢現任總統奧巴馬任期。在8年的“長跑”中,各方經歷了無數輪談判,最終在今年2月,12個參與談判的國家正式簽署協議。

盡管TPP最終生效還需上述12國立法部門批準,但面對美國在“臨門一腳”時選擇放棄,除剩余的成員國外,其他對TPP興趣濃厚、尚處於觀望中的國家(比如韓國),在驚愕之余,都不得不思考這樣一個問題:沒有了美國的TPP該走向何處?

多國向中國靠攏?

面對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速退TPP的前景,一直以來都在力推TPP談判進程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日前呼籲,亞太相關國家不妨支持中國主導或力推的區域貿易體系與倡議,“總有其他方式能推動亞太地區的自由貿易進程。”

李顯龍所謂的“其他推動亞太自由貿易進程”的方式是指“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系協定”(RCEP)、“亞太自貿區”(FTAAP)。前者由東盟十國發起,邀請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印度共同參加(“10+6”),旨在通過削減關稅及非關稅壁壘,建立16國統一市場的自由貿易協定。一旦談成,將涵蓋約35億人口,GDP總和將達23萬億美元,占全球總量的1/3。

FTAAP的概念雖然早在2004年就由加拿大方面提出,但直到在中國北京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22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才成為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的一個主要議題。

李顯龍的提議也得到了包括越南、馬來西亞等其他TPP成員的贊同。越南與馬來西亞的經貿部長在剛剛結束的秘魯利馬APEC峰會上表示,在當前國際經濟形勢不確定的情況下,願意將推動自由貿易的重心轉向中國主導的自貿進程。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22日例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中方對所有有助於亞太經濟一體化、促進區域貿易投資自由化與便利化、促進亞太地區發展與繁榮的自貿安排原則上均持開放態度。希望亞太地區各項自貿安排相互促進而非相互排斥,既要防止亞太地區自貿安排碎片化,也要防止其被政治化。

至於TPP進程出現新變化是否意味著RCEP進程的加快,耿爽表示,RCEP進程是由東盟作為核心來主導的。中方願意繼續與各方推動談判進程,爭取早日取得積極進展。

耿爽提到,各成員經濟體在利馬APEC峰會上圍繞亞太區域經濟一體化進行了深入討論,對外發出了構建亞太開放型經濟、繼續深化區域一體化進程、反對貿易保護主義的強烈信號,並一致同意繼續推進亞太自貿區進程,有助於促進地區乃至世界的貿易和經濟發展。

“亞太再平衡”戰略爛尾?

退出TPP,能在多大程度上促進特朗普所謂的就業崗位遷回美國,尚難預計,但是對於這8年來一直努力推動TPP談判進程的美國盟友而言,多少有些心寒。

李顯龍今年8月訪問華盛頓時曾直率地警告,參與TPP談判的每一個成員國均克服了本國一些政治反對和敏感因素,付出某些政治代價才能達成協議,“假若最後新娘沒有來到(婚禮)現場,我相信大家都會感到非常受傷害。”

如果說在特朗普明年1月20日正式入主白宮前,奧巴馬政府就TPP闖關國會再努力一把,或許局面不會如此被動。但遺憾的是,如今的參眾兩院都是共和黨人說了算,兩者都沒有興趣在60天不到的時間內放行TPP。

對於美國而言,不再主導TPP,受傷的不僅僅是這些對美國寄予厚望的盟友,還有奧巴馬曾力推的“亞太再平衡”戰略。2011年11月,奧巴馬正式提出了“亞太再平衡”戰略,主要由三大支柱構成:在軍事上,將最新武器部署亞太,攪動亞太局勢;政治上,強化與亞太地區的盟友關系;經濟上,通過TPP拓展與亞太地區的貿易聯系。如今,一大支柱將要崩塌。

隨著美國新政府誓言不再主導TPP進程,美國與亞太地區的貿易紐帶顯然已處於若即若離的狀態。而其產生的溢出效應勢必波及政治與軍事兩大戰略支柱。而盟友對美國的心存芥蒂,也將考驗特朗普政府上臺後,挽回美國在亞太地區影響力的能力。

正如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拉赫曼所言,目前來看,奧巴馬重返亞洲的外交政策可能“沈入太平洋的波濤之下”。

美國 TPP 落跑 新娘 再想 重返 亞太 更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448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