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省電燈泡大王 如何刷清「落跑老闆」污名?

2011-9-26  TCW

如果你已經一無所有,努力了兩年,不但抵押了剩餘資產,再跟銀行借錢,終於湊到一千六百萬元,這筆錢,你會 選擇留在自己口袋?還是發給一些曾經不信任你、與你為敵的人?

川石光電創辦人葉昭欽卻選擇了後者。 在公司跳票倒閉的兩年後,八月二十八日,他從對岸跨海匯回一千六百萬元,連同先前提撥給勞退基金的退休準備金,一共三千八百萬元,悉數償還給川石光電的一百六十一名老員工。

這三千八百萬元,曾是葉昭欽半生打拚的十分之一身家,卻也是換回一生名譽的代價。 當老員工們開心的領回支票,就像中樂透般欣喜萬分之際,遠在海峽對岸的葉昭欽看在眼裡,心中百感交集。 十年前根留台灣……為老員工生計,不願出走大陸 兩年前,葉昭欽因為員工不肯和解,將他告上法院而遭限制出境,為了管理大陸工廠,盡快籌到錢還債而滯留大陸,迄今仍回不了家。

人在上海的葉昭欽,接受《商業周刊》電話專訪,回想過去兩年,遭逢公司倒閉,打拚三十年累積四、五億元的資 產頓時化為烏有。就在患難關頭,相處逾十年的員工們卻惡言相向,最終被逼著遠走他鄉,說到這裡,電話那一頭,葉昭欽難過得一度哽咽。

「老闆是被根留台灣害的。十年前,很多人都叫他放棄台灣。」曾在川石光電工作十四年的謝順賢說,當時葉昭欽 的回答是,「二百五十個員工跟我這麼久,我走了,他們怎麼辦?」讓葉昭欽不願放棄的家鄉,就是彰化縣田中鎮。

彰化縣田中鎮的人口僅四萬人,卻曾經是生產全國七成省電燈泡的故鄉,並且外銷到全世界。 在這個傳統農業鄉鎮,一手打造台灣最大省電燈泡廠的人,就是葉昭欽。來到田中工業區,尋找川石光電的舊址
,跟隨葉昭欽打拚十五年的堂弟、壯格照明副總經理葉昭民指著園區內最大的廠房說,「這裡整片望過去,以前都是我們的。」

在興盛時期,川石光電有兩百多名員工,曾躋身台灣五百大企業。走進大賣場,消費者無論買的是飛利浦、歐司朗、通用電氣(GE)等品牌,全是川石代工的省電燈泡。

不僅如此,葉昭欽還自創「壯格」和「川石」兩個品牌,迄今仍在市面上銷售。除了彰化田中,川石光電也在上海 浦東和昆山設廠,負責生產台灣沒辦法做的燈管,再運回台灣組裝。

五年前試圖轉型……虧損救不回,變賣家產補破洞

過去十年來,面對中國低成本競爭、價差高達三成,省電燈泡進入微利時代,葉昭欽滿心憂患,卻一心想要根留台灣,決定帶領公司轉型,投入研發電腦螢幕用的冷陰極管背光燈,想要打開另一片藍海。

然而,就像台灣大多數中小企業升級轉型一樣,葉昭欽努力了五年,不但沒有成功,還輸掉了全部。 面板業是個燒錢產業,奇美電一年的資本支出就高達上千億元,川石投入三億元,僅屬九牛一毛,而且川石是個微
不足道的名號,就算良率做好,各大電腦品牌也不敢用他們的產品。遲遲沒有訂單,讓這家原本從不缺錢的公司,財務窟窿越來越大。

那幾年,葉昭欽都睡在沙發上,因為焦慮而失眠,每天凌晨兩、三點就起床。為了挽救公司,他不惜開始變賣個人 資產,來填補財務破洞。屋漏偏逢連夜雨,金融海嘯是壓倒川石財務的最後一根稻草,銀行開始緊縮銀根,川石也 因現金週轉不靈而跳票。

兩年前黯然倒閉……資遣費協商破局,員工反目傷透心

二○○九年六月十五日,這一天葉昭欽記得特別清楚,因為那是他最刻骨銘心的日子。川石光電宣告無預警停工,所有員工一夕失業,心力交瘁的葉昭欽盡力安撫員工,員工最後一個月的薪水也沒有少給一分一毫。

但是,問題出在資遣費。過去川石一直按照政府規定提撥退休準備金,惟最後兩、三年,因資金流動困難而提撥不 足,造成短少三成、約一千六百萬元,但葉昭欽一時半刻籌不出足夠的錢。
當時,葉昭欽和全體員工進行協商,希望員工們能夠先接受七成的資遣費,讓公司保住招牌,同時給他一點時間
,補足資遣費的尾數。

跟著葉昭欽一起打拚的員工年資少則十幾年,多則超過二十年,由於年資長,資遣費也特別高。他說,「原本以為 資遣費有七成,員工會接受我的。」沒想到,原本稱兄道弟的老員工,卻一夕間翻臉,不僅拉白布條抗議、找民意 代表出頭,還一狀告上法院,最後還逼著他滯留大陸。

「公司倒閉前,我的銀行帳戶已一年沒有存款,最後連加油的錢都沒有。」眼看公司虧損擴大,身為老闆的葉昭欽 決定不支薪,但公司跳票後,有些員工卻用仇恨的眼光看他,懷疑他掏空台灣廠、到大陸享福。
當初葉昭欽為了老員工而根留台灣,然而,當他有難時,員工卻沒有挺他。 勞雇雙方和解破裂當天,意味著川石走上清算倒閉的命運,員工的不信任,讓葉昭欽既傷透心又憤慨,兒子葉琮凱回憶,「那天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見父親哭。」

為了償債及東山再起,葉昭欽決定往大陸發展,但礙於出入境限制,他怕自己回台灣就無法管理大陸兩家工廠,只 好長年滯留大陸。

在這兩年裡,葉昭欽有家歸不得,身上還背負著「潛逃」、「掏空」等罪名,被朋友稱作「漢子」的他,常常一個 人呆坐在上海辦公室裡,不知流過了多少眼淚。

川石老員工葉秉豐說,「老闆當初一直堅持到最後,如果他真的要A錢,就不會把自己搞得這麼狼狽。」 當時朋友都心疼葉昭欽,建議他想辦法迴避債務,不要還了,但他堅持不肯的說:「資遣費和預告工資,是員工應該得到的。」

今年人生反轉……不惜背債還錢,意外贏回信譽

雖然被員工誤解而滿腹委曲,但他仍告訴自己:「只要我活著的一天,還能吃香喝辣,我就有責任去還我應該還的錢。」葉昭欽說,員工比他窮的很多,本來他不知道員工有多少存款,直到負責薪轉戶的銀行告訴他,員工們發薪水的隔天就把錢提光,讓他深諳員工日子不好過,並且一直謹記於心。「只要我過得比他們好,我就要把錢還給他們。」

彰化廠倒了,老員工又不諒解他,但葉昭欽沒有被擊垮,他收拾心情,專注經營大陸上海浦東和昆山廠,希望盡早 籌到錢。努力了兩年,為了籌錢,他變賣了部分資產,連手表也拿去抵押,而大部分補償老員工的錢,還是抵押房 子跟銀行借的。

很多朋友越洋打電話給他,第一句話就是「恭喜、恭喜」,他笑著回答說,「背債發錢有什麼好恭喜的。」縱使沒 有一個員工打電話對他表示感謝,他仍是平常心。

這兩年,葉昭欽流落異鄉,兒子葉琮凱心疼說,父親去大陸兩年好像老了十歲。資遣費解決後,葉昭欽最盼望返鄉 看看闊別多時的高齡父母。

現在,葉昭欽總算鬆了一口氣,電話裡,他談起自己最大的興趣是登山及參加鐵人賽,此生要完成攀登百岳的夢想,迄今已爬四十座。

「登山的過程,就像人生……。」說到這裡,他突然頓了一下,然後自我解嘲說:「我是個失敗者,還是不要發表 什麼哲學。」

葉昭欽的奮鬥歷程,就像是許多台灣中小企業家的縮影,過去兩年,他面臨公司轉型失利、老員工的不信任,但他 堅持做對的事,並且做到底的信念,讓葉昭欽做出了別人不會做的事:公司倒閉了,老闆還回來還錢。

雖然到目前為止,葉昭欽的大陸事業仍未獲利,但堅持還錢的舉動,卻為他的人生帶來了反轉,不僅重拾自己的信 譽,也意外得到外界的肯定。

電燈泡 電燈 大王 如何 刷清 落跑 老闆 汙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8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