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萬福生科:如何從半年報中發現造假跡象 孫旭東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d5d75d0102eedr.html

(本文發表在《證券市場週刊》2012年第43期)

 

萬福生科(300268)被人們稱為繼綠大地(002200)之後,資本市場出現的又一家大玩財務造假遊戲的上市公司。20121025,萬福生科發佈公告稱,公司在半年報中虛增利潤4023萬元,且未披露上半年停產事項。這家公司20119月才上市,不到一年即爆出造假醜聞,對投資者的打擊之大可想而知。

我對新上市的公司一向是敬而遠之,我覺得很難確定它們公佈的業績中有多少水分。IPO公司進行盈餘管理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不只是在中國,成熟的美國市場也不例外——很多學者的研究都發現了這一點。有學者甚至認為,盈餘管理「與其說是為了誤導投資者,不如說是股票發行者對於公佈發行計劃時市場行為的理性反應。」也就是說,市場預期公司會在發行股票之前進行盈餘管理。

之所以寫這篇文章,是因為有讀者發郵件給我,希望我能分析一下能否從萬福生科的年報中發現造假跡象。這位讀者在看到萬福生科的公告後瀏覽了其一季報和半年報,試圖找到其財務造假的跡象,提高財務分析能力,避免以後上當受騙,「但是從收入、現金流、應收、存貨、預收等指標均未找到明顯漏洞。如果再深入分析的話就是萬福生科的存貨偏高,存貨周轉率比較低,還有就是應收的客戶構成有點異常,但是這應該超出了一般投資者的分析能力。」

虛增資產

在我看來,萬福生科造假之所以不能從常見指標中發現異常,是因為公司本身上半年的經營情況是異常的——停產,造假後的數據反而是正常情況下應有的反映。

雖然如此,如果我們認真的閱讀了萬福生科的半年報,尤其是其中的會計報表附註,還是能夠發現不少異常現象,其中最明顯的是現金流量表補充資料,「存貨的減少」、「經營性應收項目的減少」和「經營性應付項目的增加」這三個主要項目本期金額均為零,而這是正常經營企業幾乎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我們來看一下萬福生科公告中對半年報資產項目的更正情況。多數情況下,企業虛增利潤在資產負債表中會表現為虛增資產,有時也會表現為虛減負債。上半年,萬福生科虛增利潤4023萬元,與虛增資產的金額4057萬元相差無幾。

1:萬福生科半年報資產項目更正情況

單位:萬元

更正前

更正後

虛增金額

應收賬款

1,288

412

876

預付款項

14,570

10,101

4,469

其他應收款

1,287

10,643

-9,356

在建工程

17,998

9,962

8,036

遞延所得稅資產

86

54

32

合計

35,229

31,172

4,057

 

從表1中可以看到,萬福生科虛增應收賬款的金額很少,這是我們從公司的應收和現金流方面難以發現漏洞的主要原因。從現金流的更正情況來分析,萬福生科虛增的收入甚至還有真實的現金流入,只不過又以支付貨款的方式流出去了。

2;萬福生科半年報現金流量項目更正情況

單位:萬元

更正前

更正後

虛增金額

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

34,853

11,856

22,997

收到其他與經營活動有關的現金

533

23,529

-22,996

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

34,698

11,702

22,996

支付其他與經營活動有關的現金

1,721

24,717

-22,996

 

從歷史數據來看,萬福生科的應收賬款並不多,這或許是公司不敢虛增應收賬款的原因。

3:萬福生科應收賬款

單位:萬元

2008

2009

2010

2011

營業收入

22,824

32,765

43,359

55,324

年末應收賬款

772

578

809

3,699

應收賬款/營業收入

3.38%

1.76%

1.87%

6.69%

 

於是,萬福生科選擇了虛增「在建工程」和「預付賬款」,它的募集資金建設項目正在建設中,這樣做不至於引人注意。

4:萬福生科半年報在建工程項目更正情況

單位:萬元

更正前

更正後

虛增金額

供熱車間改造工程

7,369

6,001

1,368

澱粉糖擴改工程

2,809

677

2,132

污水處理工程

4,201

201

4,000

魔鬼在細節中

然而,魔鬼在細節中,對比一下萬福生科2011年年度報告和2012年上半年報告中對在建工程以上三個項目的陳述,我們會發現頗多前後矛盾之處。尤其是澱粉糖擴改工程,在投入金額增長了12.5倍後,工程進度反而降低了。

5:萬福生科部分在建工程項目工程進度

                                                單位:萬元

2011年報

2012半年報

工程進度

期末金額

工程進度

期末金額

供熱車間改造工程

80%

5,439

90%

7,369

澱粉糖擴改工程

90%

208

30%

2,809

污水處理工程

50%

201

50%

4,201

 

污水處理工程也很有意思。從半年報中的信息來看,這個工程應為非募集項目,因為其資金來源為「自籌」而非「募集資金」,而從招股說明書披露的內容來看,萬福生科的募集項目全部由募集資金投入。

然而,半年報中披露的信息表明,污水處理工程的投資預算高達8000萬元。萬福生科在招股說明書中披露,「截至本招股說明書籤署之日(2011824),公司未來可預見的重大資本性支出計劃為公司目前在建工程中尚未完工的項目和本次發行募集資金運用項目。」而從招股說明書中披露的20111-6月的在建工程的情況來看,並沒有污水處理工程這一項目。那麼,半年報中這個項目的真實性就很值得懷疑了。

我們還可以從報表之間的勾稽關係中發現異常。2012年上半年,萬福生科的在建工程在沒有項目轉入固定資產的情況下,賬面餘額從8675萬元增加至1.80億元,增加了8323萬元,。但是,公司購建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和其他長期資產支付的現金只有5883萬元。據此可以猜測或者預付工程款減少,或者應付工程款增加。然而,報表中的數據卻是預付賬款增加了2632萬元,應付賬款倒是增加了,可增加金額只有區區379萬元。

嚴格說來,應付賬款和預付賬款中不只是包含工程款,還包括日常經營產生的款項。但是,萬福生科的應付賬款很少,上半年末不過763萬元,可以忽略不計。至於預付賬款,除2011年末以外,金額也一直不多。

2011年末,萬福生科的預付賬款比上年末增長了449.44%,對此,公司方面的解釋是,「主要原因系公司募集資金投資項目全面啟動,增加預付設備款項所致。」現在的問題是,既然上半年末預付工程款理應減少,報表上預付賬款卻為什麼還增加了許多?難道是日常經常活動中預付了很多採購款?

1:萬福生科預付賬款

單位:億元

万福生科:如何从半年报中发现造假迹象

  然而,從歷史數據來看,萬福生科日常的經營活動產生不了太多的預付賬款,從2011年上半年末預付賬款同樣不高來看,也不存在導致預付賬款猛增的季節性因素。事實上,根據招股說明書,2011年上半年末預付賬款中預付經紀人(原材料)採購款僅955萬元。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看過前文,讀者其實已經知道萬福生科在半年報中虛增了預付賬款。現在的問題是,如果我們事先不知道,該如何做才能發現造假跡象呢?換言之,萬福生科這個案例可以告訴我們什麼?

首先,發現財務造假,關注資產負債表可能比關注利潤表和現金流量表更有效。本案例中,造假後的利潤表和現金流量表看上去比較正常,但資產負債表出現了異常。財務造假的結果終將表現在虛增資產或虛減負債上,且時間越長,累積效應越大,資產負債表就越異常。

其次,魔鬼在細節中,因此,不能只看報表,還要多看、細看報表附註。附註披露的信息越詳盡,造假露出的馬腳就有可能越多。對不肯按相關規定披露足夠信息的上市公司,要敬而遠之。

最後,沒有什麼簡單的指標或者方法能夠讓普通投資者輕而易舉地發現企業財務造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如果萬福生科的造假做得更精細些,投資者發現其半年報造假的難度會相當大。不過,與確認一家公司是否造假相比,知道什麼樣的公司可能有問題就簡單得多,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就是了。

 


萬福 生科 如何 半年報 半年 發現 造假 跡象 旭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0536

萬福生科造假手法大起底 越騙越大終暴露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s/20130402/075415025026.shtml

  3月29日,萬福生科(5.190,-0.28,-5.12%)再度發佈公告提示退市風險。隨著該公司財務造假事件持續發酵,公司最終的走向、相關方應該承擔的責任均成為市場關注的熱點。有接近該事件調查組的人士向中國證券報記者透露了萬福生科的「一條龍」造假手法。業內有觀點認為,此事中介機構固然負有責任,但也暴露了在IPO盡職調查及上市後持續督導中,中介機構面臨的核查手段單一、核查權限有限等問題,值得業內深刻反思。

  越騙越大終使造假暴露

  3月29日,萬福生科公告,再度提醒投資者公司可能存在被終止上市的風險。公告還表示,目前公司仍在進行進一步的自查,有關財務數據可能進一步變化。實際上,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後,根據萬福生科初步自查,公司2008年至2011年累計虛增收入7.4億元左右,虛增營業利潤1.8億元左右,虛增淨利潤1.6億元左右。其中,2011年公司虛增收入2.8億元,虛增營業利潤6541.36萬元。

  如此大數額的虛增業績,是如何被發現的呢?據瞭解,此次立案源於湖南證監局一次例行檢查。「預付賬款異常是導火索,而銀行流水則是調查的突破口」,一位接近萬福生科事件調查組的知情人士表示,在2012年8月監管部門進場核查時,發現萬福生科的預付賬款餘額畸高。

  「這就像一個孕婦,到了日子才『生產』」,該人士表示,監管部門此次發現問題的線索是萬福生科預付賬款餘額異常。在此之前,萬福生科的預付賬款餘額一直不多,上市前的2011年半年報只有2000多萬元;上市後該科目餘額才迅速上升,2011年末就達到1.2億元,會計師在2011年年報沒有發現該公司預付賬款異常,重要原因是這裡面有近億元是預付設備款,而該公司當時剛上市,預付設備款較多也屬正常,預付採購款直至2011年末仍很少。到監管部門2012年8月進場檢查時,萬福生科的預付採購款已經高達2億多元,出現了明顯異常,一下子就引起了監管人員的高度關注。

  銀行流水陷阱

  在此次萬福生科造假事件中,中介機構的責任難以推卸,然而也體現了目前中介機構存在的核查手段有限等一些問題,值得各方關注。

  有業內人士表示,萬福生科上市前採用真金白銀式財務造假,監管部門的突破口在於,從公司上下游(供應商和客戶)的銀行賬戶入手,揭穿「一條龍」造假上下游資金運作的偽裝。然而,目前不管是投行還是會計師,都無權限延伸核查發行人上下游的銀行賬戶。

  中介機構的權限僅在於對萬福生科本身的銀行流水進行核查,這裡面就可能存在陷阱。有知情人士透露,中介機構在核查中基本通過萬福生科的銀行對賬單進行,而相當部分銀行對賬單沒有顯示「對方戶名」,亦即從銀行對賬單入手核查銀行流水時,不清楚交易對手名字,這就給了公司渾水摸魚的機會,將上游經紀人賬戶打進的錢包裝成下游大客戶的回款。

  調查中還發現,萬福生科偽造了部分銀行回單和銀行對賬單,且偽造銀行單據的水平堪稱一流。而中介機構一般不會懷疑銀行單據造假,加之識別銀行票據真偽的手段有限,給了公司可乘之機。

  中介機構的盲區

  萬福生科的財務造假分為上市前和上市後兩個階段,其造假性質發生了質的變化,即上市前利潤表是假的,而資產負債表是真的;而上市後則虛構了巨額的預付賬款,而其銀行存款仍是真實的。

  對於這種真金白銀式的財務造假,最有效的手法是上下游(供應商和客戶)延伸核查。在無權限對上下游銀行賬戶核查的情況下,中介機構通常採用上下游訪談和函證的程序來核查,然而通過這種手段來發現資金運作陷阱的效果未必理想,一旦上下游與發行人串通,這些手段都將變得無效。

  「萬福生科是典型的『一條龍』造假」,有接近調查組的知情人士表示,此種造假方式即企業根據真實的「投入產出比例」虛擬採購、生產和銷售流程,炮製假購銷合同、假入庫單、假檢驗單、假生產通知單等。甚至公司從供應鏈數據造假入手,在ERP系統上自動生成虛假的財務數據。多年前的東方電子(3.00,-0.04,-1.32%)案即真金白銀式財務造假的典型,其欺詐特點是資產並沒有虛構,銀行存款餘額是真實的,這種財務造假不管是從利潤表入手還是資產負債表入手都很難發現,從物流、現金流、商流、稅收或供應鏈角度也都很難發現。

  「此案暴露出了中介機構盡職調查存在的很多問題,在核查手段上的一些盲區也值得我們深思」,某中介機構人士表示,在無權像監管部門那樣通過上下游銀行賬戶入手,較難打到公司「一條龍」造假七寸的情況下,就意味著中介機構在做上下游訪談和函證時要更專業、更獨立。除了訪談發行人上下游,可能還需要訪談競爭對手和行業專家,因為上下游與發行人存在利益關係,有串通一氣作「偽證」的可能,而競爭對手和行業專家的獨立性則會強很多。

  杜雅文

萬福 生科 造假 手法 起底 越騙 騙越 越大 大終 暴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336

首例創業板上市造假案稽查細節:「真實的萬福生科不符合上市條件」

http://www.21cbh.com/HTML/2013-5-27/zNMzA3XzY5MzQzNQ.html

在對萬福生科財務部門的突擊檢查中,公司一名財務人員企圖藏匿的U盤被截獲,「根據這個線索我們確定了萬福生科在2012年的真實銷售情況,從而掌握了他們造假的一些手法,進而找到了萬福生科保存他們體外循環資金流水賬的賬冊。」一位調查組負責人告訴本報記者。

最終,首例創業板公司上市造假案件浮出水面,這個巨大的謊言用稽查人員的話來說,是「真實的萬福生科不符合上市條件」。

資金:14億元假回單

萬福生科2012真實銷售電子台賬和自有資金流轉電子賬,成為了案件調查的關鍵。

在萬福生科財務造假的關鍵點——虛增銷售收入和利潤上,調查組選擇了銀行資金核查與外圍調查組分組、同步展開的方式。

在銀行資金核查方面,調查組的工作頗為艱巨,這與日後被揭露出來「公司自有資金體外循環」模式有關。

萬福生科假借採購戶和銷售戶名義,用自有資金以現金存取方式製造進出資金流,並偽造銀行憑證,假冒糧食收購款和銷售回款,實現自有資金的體外循環。其中多個關鍵點完成了一個資金流造假系統:多個個人賬戶、現金存取、偽造銀行憑證、賬套流水與銀行賬戶流水一一對應。

首先是個人賬戶,「公司動用了很多個人賬戶來完成資金體外循環,涉案個人資金賬戶達200餘個」。上述調查組負責人指出。

調查組舉例稱,比如賬面有500萬資金去做虛假銷售,公司先假借糧食收購預付款名義把資金分別打到幾個個人賬戶,之後從個人賬戶分別以銷售客戶甲、乙等名義周轉回來,完成資金一出一進。

再者是現金存取,萬福生科的資金流造假系統中,存在大量從個人賬戶到公司賬戶的往來,「如果直接從個人賬戶轉賬到公司賬戶,很容易被追查。」上述負責人指出。

為掩蓋資金真實往來,萬福生科以現金存取方式人為的把資金流割裂開。「先到銀行櫃檯從個人賬戶取現,然後再以客戶名義把現金存到萬福生科賬戶。」上述負責人指出。

有些細節可說明其難度,比如現金存取分散多個櫃檯完成,部分轉款通過刷pos機完成,很難以常規方式找到源頭。在涉案資金流水中,有數萬條資金流水為櫃檯現金存取。

第三是偽造銀行憑證。為實現「真實」資金流水,萬福生科還偽造一系列票據,從而掩蓋上述各賬戶間讓人眼花繚亂的資金往來。比如要完成虛假的某客戶回款,萬福生科就依據真實資金流水假造資金回款單據,將付款方改成該客戶,並偽造銀行業務章來蓋章。

為確認這些財務憑證的真實性,調查人員數次對萬福生科4年半的財務憑證進行逐一核實,最終發現大量偽造的金融票據。

「真實憑證與虛假憑證之間的紙張質地不一致,真實的更粗糙一點,假的更光滑一點,真假銀行業務章和憑證字體也存在差異。」調查組人員告訴本報記者。

調查人員最終發現了7種不同類型的涉及多家銀行的假憑證。其中極端情況是「工商銀行蓋的是農行的章,還有兩張單據流水號一樣。」最終行政調查結果顯示,萬福生科偽造了1300多張銀行的業務回單,涉及金額達14億元左右。

最後,則是賬套流水與銀行賬戶流水一一對應,簡單核實難以發現問題。為了查清回款資金來源,調查組追查了10萬餘條銀行流水和憑證,才最終掌握萬福生科以自有資金虛構客戶回款的證據。

客戶:「神奇的數字」

銀行憑證核實和資金流追查的同時,外圍調查也同步開始,調查組認為,僅從公司銀行資金往來入手,受制於銀行資料調取週期,也無法直接證實銷售收入的虛假,必須將資金調查與實地調查相結合才能保證調查效果和效率。

面對萬福生科四年來數百個客戶,全面鋪開調查既不能保證調查效率也難以保證效果,因此調查組負責人有策略的挑選了部分具有代表性的客戶作為主攻目標。

由於萬福生科案所涉及的調查對象多為自然人和個體戶,分佈在4省市的數十個縣鄉村鎮,必須結合客戶特點和地域分佈,才能挑選出部分嫌疑度較高的客戶以開展外圍調查。這引起調查組注意的是一些「神奇的數字」。

這些「神奇的數字」體現在某一個相同或相近時間內,分處不同地區、不同身份、沒有任何關聯的客戶,採購數量卻驚人相似,甚至一模一樣。而另一段時間區間,這些客戶又再度出現採購數量和類型的高度類似。

調查人員分析認為,一般正常的業務流程,不應有如此強的規律性。這些規律性,是因公司根據需要進行分配後,分別記載到各個客戶頭上,所以就出現了這些神奇的數字。事實上,日後的行政調查結果也證明了這一點。

「這次調查的特點,一是調查對象大多為中小型民營企業和個體工商戶,財務基礎非常薄弱,所以我們在調查過程中要多方面去調取證據來形成證據鏈。」一位外圍調查組成員告訴本報記者。

此外,調查對象多是小食品行業企業,週期性非常強,調查中有很多企業已停產、半停產,甚至倒閉註銷,都給調查組尋找當事人帶來了難度。第三則是調查對象分佈地域分散,部分地處偏遠,語言溝通也存在一定困難,而且在面對非監管對象時也很難開展工作。

整個外調給調查組的最大感受是「衝擊非常大」。這種衝擊來自於萬福生科財務報表的光鮮數據與實際客戶之間的巨大落差。

在調查組選取客戶調查的標準中,依據之一是其重要程度,即交易金額大小。但萬福生科財報上每年銷售額上千萬甚至幾千萬的客戶,卻被發現處於偏遠的湘西小鎮,更有甚者,是只有一兩間小門面的個體家庭作坊。

還有的「重要客戶」早已人去樓空,廠房招牌也已破落不堪,有的甚至在2001年已不復存在,這種「重要客戶」卻仍在萬福生科當期賬面上頻繁出現銷售往來。

最終,經過對數十個縣鄉村鎮、一百多個主體的調查取證,調查組才取得一系列紮實的證據。

真相:兩個萬福生科

歷經三個月的現場調查,調查組最終掌握了667卷15萬餘頁的證據,萬福生科IPO造假的來龍去脈已逐漸清晰,一個巨大的謊言隨之浮現。

萬福生科在上市前三年連續財務造假,其中,2008年至2010年累計虛增收入4.6億元,虛增營業利潤1.13億元。調查人員坦言,「看到的萬福生科跟實際的萬福生科是兩個公司,從本質上來講,真實的萬福生科不符合上市條件。」

事實上,萬福生科在上市後也無法停止繼續圓謊的腳步,終於使得謊言無法繼續。而為了掩蓋謊言,最終造成的結果是造假的金額越來越高。「這也就是為什麼到2012年,它業務陷入停頓之後還要造那麼大的假去掩蓋整個事情。」調查組成員指出。

行政調查結果顯示,2011年至2012年上半年,萬福生科累計虛增收入4.67億元,虛增營利1.06億元。造假金額遠超「綠大地」案,且各年度虛增收入和營業利潤分別佔當期披露數的50%左右和85%以上。

萬福生科準備上市前,公司董事長龔永福把其財務總結覃學軍叫到了面前,說要為上市做好一盤賬,讓覃學軍進行操作。於是,一個涵蓋了上市前三年連續造假、遍及生產經營各個環節、參與人員眾多的系統性造假由此展開。

在整個造假流程來看,實現了系統性造假、分工明確、流水作業。萬福生科案件由財務總監總體策劃,財務人員、業務人員分別參與,完成了從虛構糧食收購到虛構銷售收入,進而虛增銷售利潤的整個造假環節。

具體手法上,萬福生科案隱蔽性極強。如前所述,在資金方面通過多個環節實現自有資金體外循環,與此同時,整個造假流程均配有購銷合同、入庫單、檢驗單、生產單、銷售通知單、發票等「真實」票據和憑證,使整個虛構業務流程難以分辨。「形式上是真的,內容上是假的。」上述負責人稱。

謊言牽扯外部方越多,就越容易被戳破,但萬福生科造假系統的獨立性之高也是鮮見。因為萬福生科糧食收購面向農戶、糧食經紀人等自然人、因此其採購發票和銷售發票均可自行開具,這為其造假創造了便利條件,其資金流和票據流都可在公司控制下完成循環,不依賴採購或銷售對手方配合。

在流水線作業與獨立系統外,還有兩個手法讓萬福生科的謊言更加難辨。一是真假混淆的財務數據,因為萬福生科造假為統一策劃,其對真實業務和虛假業務不加以區分。

其次,整個造假通過成本倒算展開,使整個財務指標「看上去很美」。為平衡各項指標,萬福生科根據造假需要,用虛增後的各產品銷售收入、毛利率及生產消耗率等,倒算財務成本,達到產銷平衡,從而實現資產負債平衡。

調查人員舉例稱,假設某個月份,萬福生科想在賬面達到一個3000萬的收入,公司並不理會這個月真實的銷售收入,它只是簡單地把3000萬分配到若干客戶上,每個客戶虛增個幾百萬,然後再由具體人員去做具體的每一天該客戶的業績。

此外,虛增的利潤並不簡單的掛在「應收賬款」賬目,而是結轉成本形成利潤後,以虛構的糧食收購款、預付在建工程款等名義掛賬,並偽造銀行票據形成假資金流動,從而達到資金流的平衡。

首例 創業板 創業 上市 造假 稽查 細節 真實 萬福 生科 科不 符合 條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172

萬福生科造假流水線曝光:一個U盤撕開隱秘賬簿

http://www.21cbh.com/HTML/2013-5-27/3MMzA3XzY5MzI3MQ.html

儘管被稱為「瘋狂」財務造假的萬福生科案有了階段性的查處結果,但是隱藏其後的造假流水線尚未全面曝光。「要將萬福生科案辦成標竿式的案件」,市場各方從證監會此前的多次表態中捕捉到了些許信號。「內部造假分工嚴密、假賬單據一應俱全」,萬福生科案對於中國資本市場的監管執法有著啟示性意義。

萬福生科案開創了諸多第一,它不僅是首例創業板公司涉嫌欺詐發行股票的案件,還是證監會首次對保薦機構單獨立案、暫停其受理保薦業務的案件,更是開啟由發行人和保薦機構協商賠償投資者損失的先河。為了撕開萬福生科隱秘的造假流水線,新華網記者獨家專訪了證監會稽查總隊查處此案的相關負責人。

財報疑團:一個U盤成為稽查突破口

去年九月,湖南證監局在一次例行巡查中發現,上市不到一年的創業板公司萬福生科存在財務問題,疑點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

萬福生科2012年半年報顯示預付賬款增加了2632萬元,餘額達到1億多元。作為一家糧食精加工企業,萬福生科採購的生產原材料是稻穀。通常來講,這類企業與農戶進行結算時採取現結方式,而財報中出現那麼大數額的預付賬款,便顯得十分不符合常理。預付賬款成為萬福生科第一個很大的財務疑點。

另據湖南證監局在巡查中瞭解到的情況,萬福生科在2012年上半年期間曾經停產。企業在停產的同時,還能產生高餘額預付賬款,引起稽查部門的關注。

除了預付賬款外,另一個財務疑點是在建工程款餘額。2012年上半年,萬福生科在建工程科目的賬面餘額從8675萬元增加至1.80億元,這個過於巨大的數字,與萬福生科往年的經營活動規模相比,愈發令人不解。

「假賬背後一定存在真賬!」稽查組負責人斬釘截鐵的告訴記者。因為企業需要與真實來往的客戶對賬。若能找到萬福生科的真賬,就能為以後的取證撕開方向。後來的事實的確驗證了該負責人的想法。

其實,整個調查的突破口,來自一次現場突擊調查。那天稽查人員「突襲」萬福生科財務處辦公室,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稽查組負責人表示,「當時我們看到屋子裡的人露出緊張和小心翼翼的表情,彷彿藏著什麼秘密。所以,我想或許真能找到些什麼。」稽查組負責人注意到,有一位工作人員站在電腦前,好像試圖在遮擋著什麼東西。「雖然不知道那裡有什麼,但還是讓其閃開。終於看到那台試圖被擋住的電腦主機上插著一個U盤。打開U盤發現,裡面藏著的,正是我們之前苦苦尋覓的、萬福生科2012年的真實銷售流水台賬!」

一個關鍵的U盤,為之後的調查取證打開了局面,也為稽查人員找到了確鑿的證據。

稽查人員在另一台電腦中,還找到萬福生科分配造假額度的電子表格,每個月計劃造假多少筆,造多少額度。稽查組負責人向記者描述獲取真賬本時的心情:「那一刻我們滿懷信心。一手握著真賬,對照另一手上的假賬,萬福生科的造假細節,即將層層暴露於公眾面前。」

撥開雲霧:萬福生科如何「玩轉」9億假賬?

歷經四年半的時間,虛增收入9億多、虛增利潤2億多。如此瘋狂的造假,萬福生科到底是如何做到的?稽查人員掃過真實台賬中一個個零碎的數字,逐步拼接出萬福生科的造假鏈條:利用公司自有資金進行體外循環,假冒交易,用以虛增收入和利潤。

萬福生科在財務造假中,首先借用農戶的身份證,為他們開立個人銀行賬戶,但這些賬戶卻是由萬福生科來控制。公司將自有資金打到這些個人賬戶中,冒充為「預付給農戶的收購款」;而後,再將資金從農戶的個人賬戶上打回給公司,冒充為「客戶的銷售回款」。

\

流程圖上清晰地顯示,自有資金經過一去、一回,形成虛假的資金流,憑空捏造了銷售收入。

為使從農戶賬戶打回公司的資金顯示為「客戶銷售回款」,萬福生科又動了手腳:偽造大量銀行回單,包括自刻假冒的銀行業務章。

稽查組負責人向記者介紹,「調查伊始,我們採取了先易後難、先重點突破,再全面展開的調查策略」,在通過2012年真實銷售台賬掌握萬福生科造假模式後,對萬福生科2008年以來的財務數據展開全面調查。對於虛增主營業務收入和利潤這個關鍵的問題上,分銀行資料、外圍調查(以下簡稱「外調」)兩個小組開展調查。

銀行組調取與萬福生科客戶回款有關的所有銀行流水和憑證,需要確認每一筆相關資金的確切來源與去向。據稽查組負責人回憶,調查過程中發現了萬福生科為造假掩人耳目改採取的「小伎倆」。比如,一筆資金在銀行櫃檯現存現取,從A櫃檯取出,再從B櫃檯存進,人為割裂資金流向;再比如一些轉款是通過刷公司自己裝的POS機打回賬戶,銀行確認這種資金來源的難度很大,因此稽查人員需要協調銀聯調取相關數據。在整個銀行資料調查過程中,稽查人員共追查了300多個賬戶、超過10萬筆流水。

如果稱資金流水為間接證據的話,那麼實物成交記錄便是貨真價實的直接證據了。稽查組負責人向記者介紹,外調組同時調查了萬福生科的銷售客戶和採購農戶,目的是瞭解其真實的銷售數額與原材料收購規模。

在歷時兩個多月的外調過程中,稽查人員共走訪調查的50多家客戶,發現兩類問題客戶:一類是萬福生科曾經的客戶,交易發生時間不在萬福生科上市發行期內;另一類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客戶,包括一些幾年前就已註銷或關閉的小公司,萬福生科居然把其生生搬來冒充成自己的客戶。在稽查過程中,萬福生科也同一些客戶打過招呼,可想不到的是,萬福生科財報上的數字「假」得太離譜,即使客戶虛報數字「幫忙」隱瞞,依舊望高難以企及。

走訪農戶的過程中也有神奇的發現。稽查組負責人回憶道:「有些農戶根本都不知道萬福生科為他們開立了銀行賬戶,而另一些甚至根本不是糧食經紀人,而是萬福生科公司的職工、或是職工遠房親戚等。」

由此可見,萬福生科為完成一筆筆造假,可謂費勁腦筋、調動一切可利用的資源。稽查組負責人特意提到,調查過程中發現,農戶也好,客戶也罷,許多人對資本市場的法律制度知之甚少,法律意識較為淡漠,這不僅給稽查人員的執法調查帶來困難,也為造假提供了滋生的土壤。

造假之路:集系統性、隱蔽性、獨立性於一身

有了公司上市想法後,萬福生科董事長龔永福便和財務總監覃學軍商量,令其制定一套造假方案,以達到符合上市的條件。龔永福坦承,「沒想到會造出這麼大的假。」 雖然整套造假方案符合上市條件,但後期每年都要以此為基數,造假成本越來越大。

稽查組負責人介紹,萬福生科造假案是集系統化、隱蔽性、獨立性為一體的,採取了成本倒算制,使得財務報表整體十分平衡,很難從形式上發現問題。

首先,造假系統性強。萬福生科造假遍及進、存、產、銷各個經營環節,參與造假的人員很多。在執行過程中,由覃學軍總體策劃、統一分配任務,過程就像流水線,每個參與人員只需完成各自的部分,然後移交給下個環節負責的人,等全部流水線結束後,整套假賬也順理成章地誕生了。

其次,造假隱蔽性強。稽查負責人感嘆到,「調查中直接發現問題的難度很大」,因為賬套的資金流水與銀行的資金流水在日期、金額上逐筆一一對應,但問題卻在於名稱的造假, 這個過程中能演變出許多不同的形式。例如原本是由張某通過銀行打回的款項,但對應的銀行回單上的賬戶名稱卻被改成了萬福生科的某客戶名稱。「如果只對流水是對不出問題的,這就需要深度追查這個資金究竟從哪裡來的。形式上很逼真,但內容的確是假的。」稽查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另外,造假的獨立性是很高的。稽查組負責人說,「不能說萬福生科的造假有多高明,但的確它把所有東西都做全了。」 從購銷合同到入庫單、檢驗單、生產單、銷售通知單以及採購銷售發票等,這些單據憑證由專人開具。「由於萬福生科對應的糧食收購方都為農戶或糧食經紀人,不能開具發票,因此採購發票也由萬福生科開具,這樣就能把所有的單據憑證全部自己解決,而不依賴外部的力量,具有很高的造假獨立性。」 稽查負責人稱。

最後,造假過程採取了成本倒算制。因為整個公司財務是按計划去造假,而非真實情況。所以財務人員會根據虛增後的各產品銷售收入、毛利率以及生產消耗率直接倒算相關生產財務成本,達到了產銷平衡。「既然是算出來的,整個資產負債表一定平衡的,不能直接簡單的找到問題所在。」稽查負責人如是說。真假業務混淆交織在一起,「萬福生科不像有些公司的造假,一些筆是真的,剩下的可能都是假的,它的一筆業務裡既有真數也有假數,真假交織在一起,所以給核實工作帶來了較大的難度。」

「整個調查過程十分艱苦。」 一些客戶在縣、鄉、鎮等小地方,路途遙遠,來回輾轉上千公里,而且稽查人員難以用當地方言交流,語言溝通較困難,有時需要找第三方人員解釋,費盡周折。此外,湖南的冬天沒有暖氣,很多銀行資料是存在陰冷的庫房裡,為了找到相關證據,不少稽查人員都在帶病工作,有的甚至累倒在現場。稽查組負責人笑著說「帶病工作在調查萬福生科案時是太普通、太平常的一件事,基本是常態!」「因為財務類調查的案子和內幕交易等其他案子不一樣,調查的時間跨度也很長,所以涉及到的事項特別多。」 稽查組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記者觀察:巨額造假背後令人深思

隨著整個萬福生科案情的浮出水面,證監會的處罰結果也隨之公佈於眾。2013年5月10日,證監會在新聞通氣會上宣佈了擬對該案件的行政處罰結果,萬福生科公司、高管及相關中介機構均受到了重罰,其中,對保薦機構平安證券的處罰,是2004年保薦制度出台以來對保薦機構開出的最嚴厲罰單。

在採訪過程中,記者一直有這樣的疑問,究竟是什麼動機促使萬福生科一個以農產品加工為主的小公司造這麼大的假?造假過程是自為還是中介機構報團所為呢?是否是由於制度上的缺陷給了不法分子們生存的土壤?

萬福生科造假案背後有著令人深思的地方。不管怎麼說,有一個事實是肯定的,那就是萬福生科案突出反映了相關發行人和中介機構誠信意識淡薄、職業操守存在嚴重缺陷。既有違信息披露基本要求和市場「三公」原則,又嚴重損害了投資者利益。

雖然證監會已經完成了對萬福生科案件的調查,但是為什麼上市公司造假屢禁不止?綠大地造假被重罰之後,還有萬福生科頂風作案,之後或許還有新大地、河南天豐等。我們真的希望上市公司造假不再發生。

A股市場長期低迷,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投資者對上市公司的「不敢相信」。試想,一個個包裝得美輪美奐的「水貨」公司堂而皇之進入市場,圈了一大筆錢後就原形畢露,這樣的資本市場環境怎麼能讓人安心?投資者的利益怎麼得到保護?服務實體經濟的「中國夢」怎麼得以實現?

當前,A股市場面臨著IPO重啟的難題。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暫停之後,如何讓投資者看到一個嶄新面貌的市場是當務之急。把「水貨」擋在外邊,給投資營造一方淨土,讓各方主體歸位盡責,實現資本市場的健康持續發展,還需要各方攜手共同努力。

萬福 生科 造假 流水線 流水 曝光 一個 撕開 隱秘 賬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177

萬福生科管理層集體辭職

http://www.infzm.com/content/91796

深交所消息,6月26日,萬福生科連發8份公告,宣佈關於高層管理人員的變更情況。據公告,萬福生科管理人員此次集體大換血,7名高管集體辭職。儘管因「造假門」事件被證監會終身禁入,龔永福仍擔任萬福生科董事長,主持董事會工作。

據公告,在此次變動中,萬福生科副總經理嚴平貴、楊滿華、李玉強、文會清、副總經理兼董事會秘書肖力等5名高管因個人原因辭去相關職務並提交辭職報告。公司獨立董事鄒麗娟、程云輝於近日向董事會提出辭職申請。

董事會提名王帥、蔣利平為新的獨立董事,代替此次變動中辭職的獨立董事鄒麗娟和程云輝。重組後的萬福生科管理層由楊志榮、王征豪、尹彬為公司副總經理,公司稱聘任尹彬先生為董事會秘書,聘任張傑先生為證券事務代表。

受「造假門」影響,萬福生科高層人事任命已經歷了不止一次的「地震」。

財新網報導,萬福生科5月份已經出現第一波辭職浪潮。該公司董事蔣建初、肖德祥、馬海嘯及張行均遞交書面辭職報告。此外,公司原監事會成員三名,分別為劉炎溪、王湛淅、張蘇江;其中監事會主席劉炎溪即將退休,監事張蘇江、王湛淅也向公司提交了辭職報告。

證監會5月14日發佈了萬福生科涉嫌欺詐發行上市等違規事件的調查結果,2008年~2010年,該公司分別虛增銷售收入約1.2億元、1.5億元、1.9億元,虛增營業利潤約2851萬元、3857萬元、4590萬元。2011年年報和2012年半年報,公司分別虛增銷售收入2.8億元、1.65億元,虛增營業利潤6635萬元、3435萬元。

而對於保薦機構平安證券也受到處罰暫停保薦資格三個月,沒收萬福生科承銷保薦費用2550萬元,並處2倍罰款。證監會還對龔永福以30萬元罰金並終身禁入,並首次處罰了保薦業務負責人、內核負責人及保薦協辦人。相關審計機構等則在被處以罰金外,還被吊銷了證券業務資格。

每日經濟新聞》報導稱,知名律師宋一欣透露,龔永福雖然現在還是公司董事長,繼續主持公司的日常工作,但估計等賠付結束後,相關部門將對其追究刑事責任。龔永福目前還在繼續主持工作,表明其被判緩刑的可能性較大;但其已被罰「終身不得進入證券市場」,不排除他未來將辭去相關職務。

萬福 生科 管理層 管理 集體 辭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0417

萬福生科包裝上市有協議?創始人被刑拘重組延滯

http://www.yicai.com/news/2013/08/2958017.html

福生科(300268.SZ)昨日發佈公告稱,公司於8月21日接到湖南省公安機關告知函,公司創始人、控股股東、董事長兼總經理龔永福因涉嫌欺詐發行股票、違規披露重要信息和偽造金融票證犯罪被刑事拘留。

有知情人士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採訪時稱,萬福生科上市前與中介機構的一份關鍵性文件涉及「包裝上市」,但並非由龔永福本人簽字,或許將給龔的命運帶來根本性轉變。另外,龔永福本人迫切希望能夠引進重組方,但本報記者瞭解到,由於多方介入,導致重組至今拖沓無果,而隨著龔被刑拘,其對重組已經基本失控。

存在「包裝上市」協議?

2012年9月14日,萬福生科被湖南證監局立案稽查。隨後的11月22日,針對萬福生科半年報虛假記載和重大遺漏,深交所對公司及其董監高公開譴責,並對公司保薦代表人通報批評。

萬福生科發佈的自查公告顯示,2008年至2011年,公司虛增7.4億元營業收入,虛增營業利潤1.8億元左右,虛增淨利潤1.6億元。同時公司2011年盈利從6026.86萬元下降至114.17萬元,大幅下調約98%。

今年5月10日,證監會召開新聞發佈會,通報了對萬福生科欺詐上市案的行政處罰方案。根據《證券法》相關規定,證監會擬責令萬福生科改正違法行為,給予警告,並處以30萬元罰款;對龔永福給予警告,並處以30萬元罰款;同時對嚴平貴等其他19名高管給予警告,並處以5萬元至25萬元罰款。此外,擬對龔永福、覃學軍採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並且,龔永福、覃學軍的欺詐發行及虛假記載行為涉嫌犯罪,已移送公安機關追究刑事責任。

外界普遍認為,隨著龔永福被刑拘,萬福生科欺詐上市案將告一段落。

但是,有深度接觸萬福生科案的知情人士8月22日對本報記者稱,對龔永福本人來說,其命運走向仍有變數。該知情人士透露,在萬福生科上市前,曾與中介機構簽署了一份協議,主要內容之一就是如何將公司「包裝上市」。「在協議上籤字的並非龔本人,而是另一名公司管理人員,這個人現在也被抓了。」

該人士介紹,他最近接觸了龔永福,龔自己的看法是所謂「包裝上市」的協議是萬福生科造假案的關鍵性文件,自己未直接簽字,這應該減輕其在刑事處罰上的罪責。

假如該文件確實存在,可能對萬福生科的中介機構如平安證券等的處罰形成影響。此前,證監會對平安證券的處罰定性核心是未勤勉盡責。

不過,本報記者未親眼看到上述知情人士所稱的「協議」,也未能從第三方確認該文件是否存在。

今年6月,龔永福在向本報記者描述造假情況時說:「我也知道(造假)這個事搞不得,但他們都說要搞,我就同意了……」他當時明確表示,「他們」是指「平安和一些關心我們、希望我們上市的人」。

被延滯的重組

從目前的情況看,龔永福可能無法在刑事處罰結果出來前按他的意願完成公司重組。

今年6月,龔永福首次公開表示希望引進重組方接手萬福生科,並明確希望重組方最好是國有農業企業,「不要就是來買殼的,畢竟我們整個架子都搭好了,我希望有人把農業深加工這個事接手做出來。」

龔永福曾說他的夢想就是把稻穀深加工(所謂「榨乾吃淨」)做精做透,這也是他不惜造假上市的動因之一,「以為上了市有了錢就能把這個夢圓了。」

本報記者瞭解到,曾有多家企業在最近一個多月內與萬福生科方面洽談重組,但無一取得實質性進展。

多位瞭解萬福生科重組進展的人士認為,由於公司運營資金吃緊,龔永福「很急於求成」。

更重要的是,隨後當地政府以及目前主政萬福生科的職業經理人團隊的介入,使得龔永福的重組希望完全落空。多位知情人士說,在龔永福希望引進重組方的表態之後,萬福生科所在的桃源縣也希望主導重組,並引進自己屬意的投資方,其中就包括湖南某家非農業類上市公司董事長。

「一些原本還在跟龔永福方面接觸的意向重組方,得知政府介入後就基本徹底放棄了——證明龔已經完全失控,而當地政府的意志往往不容忽視。」知情人士說。

另外,萬福生科目前在重組問題上與龔永福家族的想法並不一致。而截至龔永福被刑拘前,萬福生科的重組仍無任何實質性進展。

前述深度接觸萬福生科造假案的知情人士稱,8月20日正在外地與中原證券洽談股權質押處理事宜的龔永福接到通知,要求其必須在第二天上午趕回桃源縣接受刑拘手續,龔連夜趕回長沙,從長沙包車回到公司。

萬福生科昨日的公告稱,目前案件正在偵查中,公司將根據案情進展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另外,公司將按照規定盡快召開董事會會議選舉新董事長或董事會召集人主持董事會工作,以保證公司董事會的正常運作。

萬福 生科 包裝 上市 協議 創始人 創始 刑拘 重組 延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104

A股奇觀:獐子島與萬福生科“滿血複活”受熱捧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1924

兩家涉嫌造假的上市公司經受過停牌的“洗禮”,不僅沒被市場拋棄,反而受到了熱捧。

曾令投資者大跌眼鏡的獐子島在跌停兩天後“滿血複活”,昨天更是強勢漲停。今天複牌的造假典型萬福生科則借道司法劃轉重新回到投資者視線,今天一開盤就一字漲停。

先來看看那個名叫獐子島的黑天鵝:

在因扇貝神秘消失事件而停牌近兩個月後,獐子島本周一複牌。

開盤之後獐子島就被封死在跌停板,周二繼續跌停,周三原本也延續此態勢,但臨近收盤前股價突然逆轉,巨額的神秘資金殺出,漲停板打開,當天獐子島收盤僅跌1.44%。

到了周四,獐子島低開高走,下午收於漲停,成交金額12.86億元。兩天累計上漲了20%。

QQ圖片20141212104312

QQ圖片20141212104632

從當天傍晚深圳交易所的龍虎榜數據來看,搶籌的是寧波、上海的五家營業部:光大證券寧波解放南路營業部買入2.09億元、華泰證券上海國賓路營業部買入9020萬元、國泰君安上海福山路營業部買入4085萬元、海通證券上海黃浦區福州路營業部3966萬元、中信證券上海世紀大道營業部買入3611萬元。

640

640 (1)

據錢江晚報報道,這五個營業部鼎鼎有名,經常在一些漲停股中上榜。江湖上傳聞這些都是私募一哥徐翔的馬甲席位。周三這天,五個營業部共買入4.16億元,周四共賣出4.61億元。這或許意味著徐翔已經將4500萬元的盈利落進了口袋。

周三賣出榜上,是清一色的機構席位,五家機構共賣出3.24億元。三季報顯示,前十大流通股東中有四家機構,三家為全國社保基金的組合,另一家為中國人保壽險。其中,全國社保基金四一四組合持有的1049萬股為三季度新建倉,按昨天跌停板的市場值算,大概在1.18億元,而周三賣出第一位的機構交易客為1億元,這意味著這家社保基金已經將大部分的籌碼賣出,估計虧損在3000萬元以上。

獐子島周三晚間公告稱,總裁辦公會11名成員於12月10日以自有資金從二級市場買入,成交價格為11.27元/股,增持股份數量為179.10萬股,買入總金額為2018.46萬元。其中,董事長兼總裁吳厚剛增持了89.6萬股,剩余的10名總裁辦公會成員均增持了8.95萬股。公告披露的信息顯示,獐子島總裁辦公會的11名成員增持的價格正是獐子島第三個跌停板的價格11.27元。

如此看來,正是社保基金的跑路和獐子島高層在跌停板上增持,引發了徐翔帶領遊資們的炒作。

華爾街見聞曾介紹過獐子島事件,10月31日,獐子島三季度業績顯示巨虧,市場震驚。8.12億元的損失銷蝕了公司此前三年的利潤總和,而獐子島將巨虧的“罪魁禍首”歸結於深海冷水團異動的天災。盡管投資者對此表示質疑,但證監會調查稱,未發現獐子島2011年底播蝦夷扇貝苗種采購、底播過程中存在虛假行為,未發現大股東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資金行為。

再看看造假上市、連續巨虧的萬福生科:

在萬福萬福生科面臨退市危機時,桃源湘暉出面接手。

根據其12月11日晚間發布的公告,原第一大股東龔永福、楊榮華夫婦合計持有的26.18%股權,因債務問題被司法劃撥給桃源湘暉農業投資有限公司,後者將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公司實際控制人將變更為自然人盧建之。且桃源湘暉獲得萬福生科控股權的代價僅為2.25億元。公司股票於12月12日複牌。

上海證券報稱,除了股權劃撥,為取得萬福生科控股權,桃源湘暉還自願向龔氏夫婦支付8500萬元,作為其讓渡萬福生科控股權的合理補償。如此一來,桃源湘暉為掌控萬福生科控制權所花費的資金總數約為2.25億元。

今天一開盤,萬福生科漲停。

QQ圖片20141212104513

去年3月,萬福生科發布自查公告,承認2008年至2011年累計虛增收入7.4億元左右,虛增營業利潤1.8億元左右,虛增凈利潤1.6億元左右。萬福生科欺詐上市披露以後,市場一片嘩然。隨後證監會介入調查,公司控股股東被刑拘,保薦機構平安證券被罰。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奇觀 子島 萬福 生科 滿血 血複 複活 受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3427

【創業板造假第一股】萬福生科:大米神話是如何注水的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272
A股歷史上,上市公司造假前仆後繼,前有主板臭名昭著的銀廣夏,近有中小板情節惡劣的綠大地。現在,頂著「稻米精深加工第一股」光環的萬福生科承認財務造假,成為創業板造假第一股。

南方週末記者調查發現,從包裝上市到日前公告,萬福生科的拙劣造假給投資者留下無盡陷阱,也在處處挑戰資本市場的底線。

「作為一名扔掉鐵飯碗自主創業的民營企業創始人,我可以自豪地告訴大家,公司的業績是真實的。」2012年7月31日,龔永福在深交所互動易交流平台信誓旦旦地說。他是創業板上市公司萬福生科(湖南)農業開發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僅僅三個月後,2012年11月23日,萬福生科收到深交所對公司及相關當事人給予公開譴責的信息,公開致歉。30天前,萬福生科發佈更正公告,承認「業績不是真實的」:以2012年半年報為例,該公司虛增營業收入1.88億元、虛增營業成本1.46億元、虛增利潤4023萬元,以及未披露公司上半年停產。

承認財務造假,在創業板上市公司中尚屬首例。在此前的2012年9月18日,證監會對此立案進行調查。

萬福生科本是一家業內寂寂無名的稻米加工企業,坐落在湖南常德沅江邊上。2011年9月27日,它以每股25元的發行價成功登陸創業板,加上超募資金,共募集4.25億元,曾被多家券商譽為「新興行業中的優質企業」。

南方週末記者對萬福生科進行長達3周的追蹤調查後發現,在公告中輕描淡寫的數據背後,是一連串令人觸目驚心的造假騙局。

產品收入最高虛增100倍

「參與假賬的普通財務人員都非常害怕,迫於龔永福和財務總監的壓力,也為了保住飯碗,無奈、違心地參加了這次財務做假。」一位參與造假的萬福生科前財務員工程至平(化名)小心翼翼地對南方週末記者說。在準備出中報那段時間裡,近二十名財務人員每天都要在辦公室和會議室裡挑燈夜戰。「天天編假資料、做假賬,自己都弄迷糊了,連跟家人講話的時候都分不清自己說的是假話還是真話。」

根據年報顯示,萬福生科的主要產品有:大米澱粉糖、大米蛋白粉(飼料級、食用級)、米糠油和食用米等系列產品。

「萬福生科銷售大米、麥芽糖等十幾種產品,大多數產品的銷售收入被隨意編造,比真實收入虛增四五倍是平常事,有的產品根本沒有銷售也憑空虛造收入。」程至平說。

在萬福生科十多種產品中,收入造假最離譜的是麥芽糊精。在公司中報中,該產品的銷售收入達到1124萬元。但南方週末記者從多個渠道證實,萬福生科今年沒有銷售過麥芽糊精。「這是無中生有,就算有銷售過麥芽糊精,那也是年初把剩餘的一點庫存尾貨清理賣掉,收入不超過10萬元。」程至平說。

這意味著,麥芽糊精收入虛增超過100倍。

同樣荒誕造假的是萬福生科另一品種的澱粉糖產品——葡萄糖粉。半年報顯示上半年葡萄糖粉賣了1400萬元人民幣,但程至平透露說,葡萄糖粉今年銷路不暢,營收大幅下滑,只賣了四十多萬元左右。而南方週末記者獲得的一份查賬工作底稿顯示,葡萄糖粉收入的確切數字為43萬元,虛增三十多倍。

萬福生科曾經高調宣稱賣得最好的澱粉糖產品——麥芽糖漿,2012年上半年銷售高達1.22億元人民幣。而公司的更正公告稱,麥芽糖漿的真實收入在2000萬元左右,萬福生科在麥芽糖漿收入上虛增了5倍。

蛋白粉是萬福生科另一項稻米精深加工產品,半年報顯示該產品收入為2754萬元人民幣,根據查賬底稿顯示,實際收入僅為352萬元,虛增了將近7倍。

大米加工生意是龔永福和萬福生科賴以起家的老本行。但其大米銷售收入也存在嚴重造假行為。萬福生科上半年的優質米銷售收入為5112萬元,但根據其發佈的中報更正數據,實際僅為1120萬元,虛增了將近4倍。

從萬福生科發佈的中報更正數據也可看出,此前造假的中報顯示上半年營業收入為2.7億元,更正後此項數據僅為8217萬元人民幣,收入總額虛增1.8億元。更令人吃驚的是,萬福生科2011年下半年成功上市從股市圈走近4.25億資金,僅僅過了9個月業績就「變臉」——虧損1117萬元。

上述產品的毛利率也嚴重造假。從萬福生科中報更正數據可以看出,葡萄糖粉、麥芽糖漿、蛋白粉的實際毛利率為5.75%、10.88%、14.07%,而此前造假中報的毛利率高達22.08%、21.84%、25.99%。

「萬福生科中報更正數據出來以後,內行看笑話,外行很失望。」常德糧食系統一位人士對南方週末記者說。該人士介紹,萬福產品收入造假集中在麥芽糊精、葡萄糖粉、麥芽糖漿等所謂稻米精深加工產品,以配合該公司在資本市場包裝和炒作「稻米精深加工和循環經濟模式」等概念,「現在泡泡戳破了,還不知老龔如何收拾殘局」。

5大客戶的玄機

有了收入,必須要有銷售對象,因此,在萬福生科的彌天大謊中,精心裝扮銷售客戶的程序必不可少。程至平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客戶的合同和收入數字隨意捏造,簡直肆意妄為。」

程至平回憶,公司常常請來財務高手在現場指導造假——如何讓造假的賬目看起來合理,如何更容易通過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等等。

不過,做假總會露出馬腳。通過調查,南方週末記者發現,在公司半年報的前五名主要客戶中,多有涉嫌虛構交易和虛增銷售收入等造假事宜。

東莞市常平湘盈糧油經營部是萬福生科銷售大米的第一大客戶。IPO時萬福生科公佈的數據顯示,從2009年到2011年6月30日,萬福生科向常平湘盈糧油經銷部累計銷售金額為7571萬元。而2012年半年報顯示,萬福生科向常平湘盈糧油經銷部賣了1694萬元大米。

2012年11月15日和19日,南方週末記者兩度走訪東莞市常平鎮東站貨場。湘盈糧油經營部門口豎著大大的牌子,寫著「專賣湖南早熟米」。跟隔壁普遍佔地兩三個店面的商舖相比,湘盈糧油經營部只有一個僅50平方米的店面,頗顯單薄。

現場看到,這家米店有出售「金新銀、赤湘早秈大米、金風雪」等五六種湖南品牌和東北大米,並未賣萬福生科的「陬福」牌大米。糧油經銷部一名王姓員工確認說:「兩年前有賣,現在沒有賣陬福米。」

工商資料顯示,「東莞市常平湘盈糧油經營部」成立於2008年1月9日,是一家個體戶機構,經營者為楊曉,註冊資本僅2萬元。

常平湘盈糧油經營部成立的第二年,就突然成為萬福生科第四大客戶,銷售金額為1545萬元,接下來的2010年銷售金額就達到3069萬元。

「一家註冊資本僅有2萬元的小商舖可以向萬福生科累計採購1.06億元的大米,你相信嗎?」深圳一位投資者表示不解。

「一年營業額一百多萬,這一帶的糧油店生意都差不多。」湘盈糧油經營部對面一家主賣江西米的米舖老闆介紹說。這家店舖,面積是湘盈糧油經營部的兩倍。

按照萬福生科半年報,其向第二大客戶湖南祁東佳美食品公司銷售麥芽糖漿等產品,銷售金額為1416萬元人民幣。根據公司更正公告,萬福生科向該客戶的實際銷售額僅為223萬元,虛增幅度達6倍。

湖南省傻牛食品廠和懷化小丫丫食品公司分別是萬福生科的第三大客戶和第四大客戶,萬福2012年半年報顯示,其分別向兩家客戶銷售1380萬元和1340萬元麥芽糖漿。但在萬福生科的中報更正公告中,傻牛食品廠和小丫丫食品公司從前五大客戶名單中消失——按照中報更正公告數據,更正後第五大客戶的銷售額是90萬元,傻牛食品廠和小丫丫食品公司的真實銷售額因此還在90萬之下。與此前造假的1380萬元和1340萬元銷售數據相比,萬福生科向這2家客戶的銷售收入虛增幅度超過14倍(1380萬元/90萬元-1)。

萬福生科半年報還顯示,津市市中意糖果有限公司是其第四大客戶,銷售金額為1342萬元人民幣。但中報更正數據顯示,萬福生科向該客戶的真實銷售額僅為119萬元,虛增幅度高達10倍。

看不見蹤影的「暢銷米」

根據招股說明書顯示,萬福生科產品的主要銷售地是湖南、廣東、湖北,2010年,三省合計收入約佔主營業務收入的95%。

事實卻是這三地的銷售收入並不理想:

湖南是萬福生科賣米的大本營,對比更正前後的中報數據可以發現,2012年上半年該公司在湖南地區的實際營收3976萬元人民幣,假賬數據為1.71億元,虛增營收額1.31億元。

廣東是萬福生科的另一重要市場,該公司在廣東的實際營收3981萬元,假賬數據為7882萬元,虛增了1倍的營業額。湖北地區上半年的營收為0,但假賬數據虛增成265萬元。

在中報造假曝光後,龔永福曾回應媒體說:「普米、精米主要集中在本地和廣東。」萬福生科的宣傳資料中也稱「陬福」牌大米獲得了「中國糧食行業協會」的「優質米」、「放心米」稱號,並暢銷湖南省內各大超市及省外廣州等十多個(省)市。

但在亮眼的宣傳背後,南方週末記者發現即使在湖南省內,萬福生科產品的知名度並不高。在長沙、常德等地,南方週末記者走訪十幾家賣場和超市,均未看見有萬福生科的陬福牌大米出售。長沙新一佳超市的一位經理明確表示,「常德來的大米主要是金健米,沒見過陬福大米這個牌子。」

在萬福生科的所在地——桃源陬市鎮的數家商場和超市,也難覓陬福大米的蹤跡。甚至在距離萬福生科公司300米外的菜市場中的數家米店內,也看不到萬福大米銷售——這些米店擺賣的都是陬市鎮另一家勝利大米廠生產的大米。

「其實萬福生科的米在本地市場佔有率就很低,在湖南境內賣不過金健米業。外地的超市基本沒有陬福米這個牌子。」常德本地一位同行告訴南方週末記者。據其介紹,只是在萬福上市前後,才鋪進了許多超市,之後就逐漸撤出。

廣東是萬福生科除湖南外最重要的市場,萬福生科宣傳冊中也稱「陬福」牌大米還在廣東地區暢銷。然而在廣州、東莞等十幾家批發市場、大型超市,都難覓蹤影。

佛山和東莞等多位糧食經銷商向南方週末記者透露,在萬福生科上市前,龔永福通過「土辦法」建立了一個穩定的經銷商網絡,但2007年以後,龔永福忙於把公司包裝上市,就很少與這些老客戶聯繫,經銷商隊伍不斷流失。

「對於大米這樣的日用食品,沒有強大的銷售網絡,萬福生科的巨額收入只能依靠造假和虛增,來維持一個高成長的資本市場形象。」招商證券一位分析師說。

圈來的錢哪去了

萬福生科通過股市一舉募集了4.25億元,這些錢究竟被用到了哪裡?

細細剖析萬福生科的資金流向,2012年的半年報顯示其在建工程總額為1.79億,但在後來的中報更正數據中,該項數據為9962萬元,在建工程被虛增了8035萬元。

其中,萬福生科上半年號稱投入4000萬的污水處理工程款,尤為陬市鎮當地居民所關注。當地居民遞交給南方週末記者的舉報材料稱,「萬福生科違反國家政策,將工業有毒廢水直接排放到河裡,致使一條清澈的小河現在成了一條死河,魚蝦、生物全無,臭氣熏天。」

龔永福因此曾對父老鄉親承諾,要投入巨資解決污水處理問題。中報顯示,污水處理工程的賬面值為4201萬元。但是在中報更正數據中,該項數據僅為201萬元。從這個數據來看,承諾的資金並沒有兌現。

接下來一個疑問是,在建工程中虛增的8000萬工程款流向何方?

「從股市圈來的錢和工程款,可能拿去補財務窟窿了。」常德本地一位金融人士稱。據該人士介紹,龔永福在萬福生科上馬很多項目,上市前就向當地銀行借了很多錢,直到2011年上市以後才逐步還清銀行貸款。

該人士還透露,龔永福的資金鏈一直很緊張。雖然上市後龔永福及其妻子的持股賬面價值一度超過10億元人民幣,但這只是紙面財富。萬福生科2012年7月下旬的公告顯示,龔永福及妻子將4719萬股股份質押給中原信託公司,具體融資額則未披露。

「龔永福讓萬福生科財務造假,可能也是受PE資本和小非股東壓力。」上述人士稱。在萬福生科上市前,龔永福引入不少小非股東,包括3家PE機構和7名自然人股東,其中2名90後農村娃身家一度超過千萬,這些小非股東本來在2012年9月底股票就能解禁流通,但隨著萬福生科被立案調查,套現時間也被推遲半年。

「不少小非股東只是代持,背後都是有權勢的人物,老龔得罪不起。為了讓它們能在股市上賣個好價錢,只能硬著頭皮做假賬。」上述常德金融人士說。

截至發稿日,萬福生科的股價在14月內,從最高值34.89元跌至5.88元,跌幅達83%。
創業板 創業 造假 第一 一股 萬福 生科 大米 神話 如何 註水 水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6410

股權轉讓概念再添一員 萬福生科大股東擬轉讓股權

萬福生科11月8日晚間公告,公司控股股東桃源縣湘暉農業投資有限公司正在籌劃關於公司股權轉讓之重大事項,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權變更,但該事項尚存在不確定性。經公司向深圳證券交易所申請,公司股票自2016年11月8日下午開市起停牌。

公司的三季報顯示,2016年1-9月實現營業收入157萬元,同比下降73.74%,第三季度營業收入環比上季度增長886.03%;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815萬元,同比增長57.94%,當季度凈利潤環比上季度增長4.97%。公司表示,因公司正處於產業調整期,除經營少量的倉儲業務,其他業務已暫時性停產。公司繼續嚴格控制成本、費用,力爭將虧損額度降到最低。本報告期,公司取得投資寧波煦輝的投資收益款項316.67萬元,非經常性損益39萬元。

股權轉讓概念近期持續受到資金追捧。主要是涉及到上市公司控制權的變更和轉型預期,以及賺錢效應。粗略統計,從年初到現在,已有逾20家上市公司控股股東通過協議轉讓或公開掛牌的方式轉讓控股權。此前,四川雙馬的強勁走勢正是由此導致,60日漲幅超過400%,甚至超過了許多次新股。今日複牌的準油股份、*ST合金強勢漲停,河池化工漲逾9%、東北電氣、上工申貝暴漲7%,四川雙馬、中恒集團、運盛醫療亦有不錯表現。

股權 轉讓 概念 再添 添一 一員 萬福 科大 股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2733

萬福生科:實控人變更為聯想控股 明日複牌

萬福生科12月7日晚間發布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桃源縣湘暉農業投資有限公司與佳沃集團有限公司簽署《表決權委托書》,桃源湘暉不可撤銷地授權佳沃集團作為其持有的萬福生科26.57%股份的唯一的、排他的代理人,從而導致公司控股權及實際控制人變更。

本次權益變動前,萬福生科的控股股東為桃源湘暉,實際控制人為盧建之。本次權益變動後,佳沃集團取得上市公司的控制權,公司實際控制人變更為聯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公司股票12月8日起複牌。

萬福 生科 實控 控人 人變 更為 聯想 控股 明日 複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6500

萬福生科遭股東楊榮華再度減持

萬福生科12月20日晚間發布公告稱,持股5%以上股東楊榮華於2016年12月16日至12月19日通過大宗交易減持萬福生科股票350萬股;截至本報告書簽署日,楊榮華合計持有萬福生科股票659萬股,占公司股份總數的4.9179%,不再是持有公司5%以上股東。

公告顯示,股東楊榮華不排除在未來12個月內繼續減持其持有的萬福生科股票的可能。

 

萬福 生科 科遭 股東 榮華 再度 減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834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