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澱粉制出35萬盒假救命藥 涉案假藥總價值4400余萬元

據新華社報道,哈爾濱警方近日破獲一起制售假藥案,查獲35萬盒假心腦血管疾病常用藥,犯罪嫌疑人刑滿釋放兩個月後就因重操舊業被抓。專家認為,市面上越高端、暢銷的藥,越易成為被偽造對象。堪比毒品的高額利潤,是這些制假售假者們一再鋌而走險的重要原因。

今年年初,省公安廳經濟保衛總隊獲取了哈爾濱市呼蘭、松北地區生產銷售假藥的信息,並將目標鎖定為以宋某為首的生產銷售假藥的犯罪團夥。經調查,負責偵辦此案的哈爾濱市公安局刑偵支隊一大隊通過大量細致的調查走訪,最終將這個團夥的人員、工廠及活動範圍等信息一一掌握。5月20日,一舉抓捕其他犯罪團夥成員。

經審訊,已有前科的宋某早在2014年就開始非法經營假藥,牟利58萬余元,2015年,他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到今年3月才剛剛刑滿釋放。重獲自由的他卻不思悔改,重操舊業,夥同90後妻子吳某幹起了傷天害理的勾當。他們在網上購買3套生產假藥的設備以及原料,同時在呼蘭鎮永興村、長嶺鎮長嶺村設立窩點,生產“頭孢曲松鈉”、“註射用頭孢哌酮鈉舒巴坦鈉”、“阿托伐他汀鈣片”、“氨酚偽麻美芬片”、“硫酸氫氯吡格雷片”五種假藥。

至此,警方查獲假藥成品35萬余盒,截獲已銷售的假藥針劑5560盒,經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統計,涉案假藥總價值4400余萬元。目前,宋某等9人因涉嫌生產、銷售假藥罪已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案件也在正進一步的調查中。

在哈爾濱市呼蘭區永興村,有5個普通的葡萄種植大棚。誰也不會想到,這里會是生產假藥的加工間。大棚里建有彩鋼活動房,里面有壓片機、包裝機等設備。在“車間”一角,堆著大量假藥原料精糊(澱粉)、包裝用鋁箔及大量假藥成品、半成品。

黑龍江省食品藥品稽查局稽查三科主任科員趙磊介紹說,這些假藥的主要用料是澱粉,做成藥坯後再包上糖衣,色染不均、色澤度差,但用上和市面正規藥品幾無二樣的包裝盒,普通消費者很難分辨。專業人士說,不具藥力的藥品使用後,極可能耽誤病情。

長嶺鎮長嶺村民房內有另外一處制假窩點,這里的“制藥”環境讓辦案民警作嘔。“封閉的屋子里遍布臟水盆、臟靴子,彌漫著臭水、臭藥的味道。”哈爾濱市公安局刑偵支隊一大隊副大隊長申萬里說。

制造假藥可獲高利,是這些制假售假商們一再鋌而走險的重要因素。據了解,市面上一盒在百元以上的“硫酸氫氯吡格雷片”,在宋某這里區區幾元錢就能“生產”出來。

黑龍江君明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黃月明說,相比以前的規定,刑法修正案(九)加大了對藥品犯罪的量刑力度,只要被認定為“生產、銷售假藥”的,即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更具操作性,但也保持在相對較低的量刑程度。

一些食藥稽查工作人員說,假藥多流向偏遠的城鄉接合部,因價格明顯低於市場價而“保有市場”。近年來,黑龍江省食品藥品稽查局通過與公安機關聯動,查處了一批大案要案。副局長聞平介紹,商販利用互聯網延伸假藥產銷鏈條,銷售之間利用QQ聯系,假藥流向全國多個省份。“現在查處案件近80%的線索,來自患者、廠家舉報和公安協查,很難從源頭介入提前預防。”聞平說,假藥大案頻發對監管部門也提出了新挑戰。

業內人士介紹,現在的假冒偽劣犯罪不是單線的,而是網狀的。打掉一個假藥生產商,往往會有其他生產商上來補充。公安部門有關專家表示,在國外,一旦有假冒偽劣犯罪記錄,貸款、就業等都會受影響,而且終身實行行業禁入。而我國這方面還有改進的空間。

澱粉 制出 35 萬盒 盒假 救命 涉案 假藥 總價值 總價 4400 余萬 萬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46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