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携德隆旧部再聚路桥机械 涌金系难“涌金”?


http://www.21cbh.com/HTML/2010-7-21/5MMDAwMDE4Nzg5MQ.html



7月21日,随着成都市新筑路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路桥机械)的上会,世人眼中逐渐日薄西山的涌金系,似乎又迎来一轮翻身好时机。

今年3月,涌金系参与投资的碧水源(300070.SZ)成功上市,被称为创业板第一高价股。2010年6月28日,涌金系潜伏两年的泰胜风能IPO再次顺利过会。半个多月后,涌金系苦心潜伏的另一家公司又向创业板发动攻击。

7月16日,路桥机械招股说明书(申报稿)预先披露,涌金系“大本营”涌金实业以150万股持股数列IPO前第十一大股东。

与此同时,一个让人跌破眼镜的秘密也由此浮出水面。据记者查证,此次,与涌金系在路桥机械聚首的,还有来自德隆系旧部的“老战友”。

涌金、德隆再聚首

路桥机械招股说明书显示,涌金实业第一次出现在股东名单是2007年8月。

斯时,路桥机械控股股东成都市新津新筑路桥机械有限公司(下称新筑有限)以每股10元,向涌金实业转让其所持路桥机械100万股,涌金实业由此以持有路桥机械1.47%的持股比例列第十一大股东。

2008年4月20日和2009年2月20日,经过路桥机械两次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按比例转增股份后,涌金实业持股数上升至150万股。

换言之,涌金实业2007年8月潜伏路桥机械,以1000万元代价获得150万股,折合每股6.66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与涌金系同时出现在路桥机械股东名单的还有两家私募——上海鑫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鑫联)、上海众合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众合)。

路桥机械招股说明书显示,上海鑫联、上海众合与涌金实业是同一时间从新筑有限以每股10元分别受让路桥机械200万股和100万股。经过两次资本公积金转增后,上海鑫联和上海众合则分别以300万股、150万股,列路桥机械第八和第十二大股东。

实际上,上海鑫联可谓涌金系老朋友。

今年3月,碧水源高调上市,上海鑫联与涌金系就曾携手出场。

碧水源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IPO前的股东中至少包括4名身为涌金系成员的自然人和一家涌金系法人股东。

在碧水源的15名自然人股东中,魏东之母刘世莹,持有碧水源286万股;魏东得力干将之一的云南国信董事长刘刚之妻吴凡,持有41万股;涌金实业股东之一沈静持有33万股;魏东之兄魏锋持有18万股。

在三家法人股东中,涌金系资本运作平台之一的上海纳米创业投资公司以247.5万股,成为碧水源第八大股东。

同时出现在碧水源中的还有上海鑫联。

2006年9月,上海鑫联与涌金系仅投资2000万元便持有碧水源825万股,成为碧水源第七大股东。

计算涌金系与上海鑫联的投资成本,可谓相当低廉,入股价每股仅2.4元左右,而碧水源发行价为69元/股,7月20日收报83.74元。

而与涌金系一道出场的上海鑫联究竟为何方神圣?

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上海鑫联成立于2006年8月29日,距投资碧水源不足一月。注册资本15000万元,其中上海众合持股66.67%,其余33.33%为潍柴动力(000338.SH)持有。

记者查证的上海众合工商资料显示,其注册资本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为聂新勇,由5名自然人股东出资成立。其中,聂新勇持股50%,郭旺、赵项题、郭辉、周志军分别持股10%、20%、10%、10%。

实际上,上述数名自然人股东可谓资本市场“老人”,皆与当年在资本市场盛极而衰的德隆系掌控的上市公司湘火炬难脱关系。

记者获得的有关资料显示,聂新勇曾任新疆德隆国际实业总公司执行董事、原湘火炬总裁,效力德隆十几年,既是唐万新的老师,也是将唐氏兄弟带入资本市场的第一人。德隆出事前,曾从湘火炬洗出一家公司到香港上市,获得不少收益。

赵项题,1999年加入湘火炬任投资并购部高级经理,负责重型卡车的行业研究,起草了湘火炬在该行业的最初并购战略。

周志军,曾任湘火炬企业管理部部长、第一副总经济师、总经济师,湘火炬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湘火炬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战略发展部部长。

郭旺,1999年加入湘火炬投资并购部,任副部长,负责集团并购战略和方法的建立,并曾主持湘火炬每个重大投资项目的财务体系构架。

郭辉,曾是湘火炬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投委会秘书长。

涌金难“涌金”?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离开魏东的日子里,涌金系似乎日子一年不如一年,但至少作为涌金系最主要投资平台和大本营的涌金实业仍在资本市场到处落子。

涌金实业参股的泰胜风能IPO过会,眼看再次携手德隆旧部参股的路桥机械也似乎上市在望。

然而路桥机械招股说明书披露,截至2009年底,涌金实业总资产为70390.33万元,净资产29665.64万元,2009年度净利润仅21.78万元。

曾呼风唤雨的涌金实业在离开魏东后的第一个年头——2009年——净利润爆出20万元的区区小数,不得不让人颇感蹊跷。

难道离开魏东的涌金系越来越难“涌金”了?

记者注意到,表面看,各大私募投资公司在各个项目赚得令人咂舌,但反映在其未经审计的财报中,却变得获利微薄甚至亏损。

拿参股路桥机械的数家PE而言,该公司招股说明书显示:

截至2009年底,成立4年的上海鑫联总资产为14416.57万元,净资产13350.17万元,2009年度净利润为-480.34万元。

而投资千万于路桥机械的上海众合,截至2009年底,净资产仅92.19万元,其2009年度净利润亏损172.74万元。

同样以数千万入股路桥机械的德润投资和兴瑞投资,2009年度净利润分别为55.50万元和-1.38万元。

按道理说,2009年国内私募投资环境并不差,二级市场也曾风生水起,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些本该“涌金”的公司都变成账面上的弱者?




德隆 舊部 再聚 路橋 機械 湧金 金系 系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873

德隆系舊部操盤當代系 半年騰挪三家上市公司 奔跑的k線

http://xueqiu.com/5354454077/29807033
德隆系舊部操盤當代系 半年騰挪三家上市公司

查看原图
查看原图
查看原图
  於無聲處聽驚雷。

  當代東方(000673.SZ)、廈華電子(600870.SH)、國旅聯合(600358.SH)這三家均曾被「*ST」的上市公司,雖然所在地和主業風牛馬不相及,但其身後有一個共同的身影—廈門當代控股集團。

  如今已經蔚然成形的當代系,不僅開始了以這三家上市公司為平台的一系列令人眼花繚亂的股權質押、增發融資、收購兼併等資本運作,還層出不窮進行了或隱或現的影子佈局。

  「當代集團原本的資本運作能力並不強,這從其入主*ST大水(當代東方前身)3年來毫無建樹就可說明問題,目前其資本運作的操盤團隊來自德隆系舊部,收購廈華電子、國旅聯合使之形成當代系,就是德隆系人馬的傑作。」一位接近當代集團的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據其透露,曾經叱咤資本市場的德隆系干將,於2013年下半年正式與當代集團合作,其大本營是當代集團旗下子公司北京同鑫匯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隱身」操盤當代系

  「當代系能夠成形,與德隆系人馬密不可分,從某種意義上說已經打上德隆系烙印。」前述接近當代集團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與當代集團合作的德隆系領頭人是王世渝,但兩者之間是怎樣的利益合作關係,目前還是秘密。」

  公開資料顯示,1957年10月出生的王世渝,曾任德隆系旗下德恆證券副總裁及德隆集團友聯金融產品總經理,亦曾是九龍山(600555.SH)和博盈投資獨立董事,在九龍山任職期間,該公司一度上演「雙頭董事會」鬧劇。

  查詢發現,在德隆系分崩離析之後,以瑞思資本董事長、興邊富民資本總裁、安控投資執行董事等身份轉換出現的王世渝,2013年7月開始以北京同鑫匯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總裁的身份參加各種活動。

  成立於2010年1月27日的北京同鑫匯,註冊資本3000萬元,經營項目為非證券業務的投資管理、諮詢,法定代表人王東紅則兼任當代集團執行董事、當代東方董事和國旅聯合董事長。

  國旅聯合1月14日公告表明,當代集團持有北京同鑫匯80%股權。據北京市工商登記資料,北京同鑫匯剩餘的20%股權為廈門百創投資有限公司持有,後者也是當代集團實際控制人王春芳的企業。

  根據公開資料,進入當代系的德隆系舊部還有王棟 ,其於2014年1月起任廈華電子監事會主席,兼任廈華電子一致行動人德昌行(北京)投資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曾任上海德隆國際戰略投資公司高級投資經理、董事局秘書。德隆集團友聯金融產品總部當時也在上海辦公。

  「德隆系舊部與當代集團合作的是一個團隊,現在能從公開資料查到的人並不多,但可以肯定,這些人在德隆系時與王世渝的關係相當密切。」上述接近當代集團人士稱。

  據其透露,王世渝在德隆系時的得力幹將唐軍 ,目前已受重用,擔任北京同鑫匯旗下基金的董事總經理一職,其曾在王世渝負責的德隆集團友聯金融產品總部任業務董事,並與王世渝一道出任安控投資高級副總裁。

  之前,王世渝公開表示,「現在同鑫匯10多個人,握在我們手上的儲備項目就有300億美元的價格,如果設計得好,可以用到(國內)資本市場的資金,計劃一次性推出5個項目到A股市場上進行項目基金的募資工作,我們可以在併購、整合創造價值、退出等三個環節實現獲利。」

  儘管王世渝等德隆系舊部紮根北京同鑫匯並深度介入當代系資本運作,但在對外活動中,北京同鑫匯及王世渝等人卻鮮見與當代集團一起露面,當代集團的公開活動也罕見德隆系舊部的身影。北京同鑫匯現有工商資料中,王世渝、唐軍等人亦未亮相。

  「這種若隱若現的關係,合乎資本運作剪不斷理還亂的朦朧感,可以迎合資本市場的想像預期。」上述接近當代集團人士認為,「北京同鑫匯之於當代集團,不像母子公司關係,更像是戰略合作夥伴。」

  「潛伏」施展煉金術

  「近期當代系的資本運作手法確實存在德隆系的影子,主要表現為將上市公司的控制權運用到極致,通過不斷融資和投資製造二級市場上的所謂利好消息,從中獲取暴利。」一位曾與當代集團有過合作的券商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

  與此相關的事實是,2014年以來大盤跌跌不休,但當代系的當代東方、廈華電子、國旅聯合均逆勢上漲,至今股價皆有不菲斬獲。

  王世渝等德隆系舊部操盤當代系,除表面與北京同鑫匯不相干的王棟從德昌行「空降」廈華電子外,當代東方現任監事、行政人事部部長許偉曲,亦從北京同鑫匯行政經理崗位直接轉任。

  「當代系三家上市公司中,德隆系舊部通過北京同鑫匯已全部」滲透「,只是表面上很難看出來而已。」前述接近當代集團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透露,「與王棟同時進入廈華電子任董事的高婷,是北京同鑫匯的董事。」

  按照廈華電子公告,高婷現任高盈國金地產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並無在北京同鑫匯的任職經歷。不過,國旅聯合5月22日披露的定增預案中,擬以5.21 元/股認購1500萬股的北京金匯豐盈投資中心(有限合夥),2014年4月18日才成立,其出資250萬元持股50%的有限合夥人也是高婷。

  「德隆系舊部與當代集團聯合下的是一盤大棋,2013年底至今僅半年,其對三家上市公司密集採取的資本運作、手段和規模都有當年德隆系做派。」上述接近當代集團人士指出。

  事實上,自2010年底通過拍賣獲得當代東方控制權以來,當代集團始終碌碌無為,當代東方也一直處在主業不明的盈虧困局邊緣,但從2013年11月開始,當代系不僅收購增加了兩家上市公司,同時對所屬三家上市公司進行了一系列資本運作。

  2013年11月,當代集團實際控制人王春芳的妹妹王玲玲及一致行動人,通過受讓華映科技(000536.SZ)所持73621068股廈華電子股權並受託對前者所持104761903股進行市值管理,成為廈華電子實際控制人。

  緊接著在2014年1月10日,當代集團通過旗下的當代資管以29128.22萬元受讓國旅集團持有的17.03%國旅聯合73556106股,成為國旅聯闔第一大股東。

  隨後,當代東方和國旅聯合相繼推出定增融資預案。其中,前者擬以10.8元/股非公開發行23148.15萬股,募資25億元收購盟將威100%股權及補充營運、流動資金等;後者計劃以5.21 元/股非公開發行13435.7萬股,募資7億元用於償還公司借款和補充流動資金。

  值得注意的是,當代系這些眼花繚亂的資本運作中,除剛收入囊中的國旅聯合,其對廈華電子和當代東方的所持全部股權,均悉數進行質押融資。

  當代系的股權增值手段更是令人歎為觀止。

  例如,1月收購國旅聯合股權的對價為3.96元/股,但隨後的定增融資價格飆升至5.21元/股,當年進入當代東方的每股價格僅為1.04元,現在非公開融資卻高達10.8元/股。

  「在德隆系舊部的籌劃操盤下,現在當代系的煉金術已臻爐火純青。」上述接近當代集團人士說,「首開先河的廈華電子股權市值管理應是德隆系舊部的手筆。」

  根據2013年11月公告,華映科技三家子公司將剩餘的廈華電子20.02%限售股 104761903股,委託王玲玲控制的廈門鑫匯進行市值管理,雙方約定目標股份基準市值對應的股價為3.66 元/股,超出或低於的部分,由廈門鑫匯按40%收取相關費用或給予補償。而截至6月19日,一路上揚後的廈華電子股價為8元,僅此一項,廈門鑫匯的賬面浮盈高達18186.66萬元。
德隆系 德隆 舊部 操盤 當代 半年 騰挪 三家 上市 公司 奔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3082

交易所一紙問詢,“德隆”舊部隱秘關聯露出馬腳

交易所一則問詢,牽出了新潮能源(600777.SH)與斯太爾(000760.SZ)之間的微妙關系,讓兩者同為“德隆系”舊部的身份也越發無處遁形。

因子公司哈密合盛源卷入了債務糾紛,造成新潮能源部分銀行賬戶被凍結,上海證券交易所(下稱“上證所”)要求新潮能源自查並披露其他訴訟糾紛情況。5月31日,新潮能源對此回複稱,公司控股子公司浙江犇寶實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江犇寶”)確有未披露訴訟。浙江犇寶投資1.7億元的長沙澤洺合夥企業 (有限合夥)(下稱“長沙澤洺”)因民間借貸糾紛被告上法庭,作為有限合夥人,浙江犇寶同為被告,被訴請連帶清償。

長沙澤洺一個重要身份就是斯太爾的第二大股東,持有其7337萬股股份,占總本股份9.51%。長沙澤洺以這7337萬股作為質押借貸5億元,但到期無法還款,最終造成浙江犇寶一同被訴。第一財經記者梳理公開資料發現,對於這一訴訟,斯太爾目前尚未進行公告披露。

新潮能源與斯太爾的隱秘關系或不止於此。斯太爾此前公告稱,公司2016年斥資1.3億元購買的國通信托(原名“方正東亞信托有限責任公司”)為通道、北京天晟同創創業投資中心(有限合夥)(下稱“天晟同創”)為投顧的信托產品按約提前終止,但除1040萬元收益款項,1.3億元本金不翼而飛,投顧公司“失聯”。記者還發現,新潮能源以及另一“德隆血脈”中捷資源(002021.SZ)也在同期認夠了國通信托的相關產品,並在斯太爾贖回不利後以“回籠資金”為由,策劃轉讓信托受益權。

民間借貸糾紛牽出隱秘關聯

2017年6月,長沙澤洺以其持有斯太爾的全部股票質押擔保,向浙江眾義達投資有限公司(下稱“眾義達”)借款5億元人民幣,借款期限為3個月。但借款到期長沙澤洺並未償還,拖了大半年,眾義達於2018年5月2日將長沙澤洺及其合夥人等相關方作為共同被告告上法庭。而新潮能源的子公司浙江犇寶同為被告之一。

在長沙澤洺涉獵民間借貸的同一時段,正是浙江犇寶出資1.7億成為其優先級有限合夥人的時候。按照新潮能源2017年年報披露,浙江犇寶認繳長沙澤洺出資比例33.4598%。由此計算,新潮能源間接持有斯太爾2421.4萬股,占斯太爾總股份約3.1個百分點。不過,對於這層關系,此前斯太爾並未披露。記者在長沙澤洺的工商登記信息中亦未發現浙江犇寶的身影。

實際上,這起民間借貸案涉案主體之間有幾層不可忽略的關系。一是長沙澤洺與斯太爾的關系,2012年—2013年,英達鋼構攜矽谷天堂旗下天津恒豐,以及四家PE機構長沙澤洺、長沙澤瑞(已更名“珠海潤霖”)、寧波貝鑫、寧波理瑞謀劃入局斯太爾。而長沙澤洺、長沙澤瑞穿透之後可見“德隆系“舊部的身影。

根據當時的披露資料,這兩家長沙PE委托代表是江發明,資料顯示他是素有“德隆遺孤”之稱的湖南湘暉置業有限公司(已更名為“湖南華鴻投資咨詢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寧波兩家PE當時委托代表是朱曉紅,朱曉紅現為*ST德奧大股東梧桐翔宇的股東之一,而梧桐翔宇則存有更多“德隆系”舊部印記。

另外,浙江犇寶與新潮能源的關系。2015年6月,新潮能源發布定增公告,向隆德開元、隆德長青、中盈華元、寧波啟坤、寧波祺順、付幸朝等發行股份以購買上述對象持有的浙江犇寶100%股權。這之中,隆德開元、隆德長青普通合夥人都為北京隆德創新,後者當時的第一大股東為張澤良,與*ST德奧2015年的定增對象天晟泰和穿透之後的自然人之一“張澤良”同名。

2015年10月,德奧通航發布定增預案,計劃通過非公開發行募集資金不超過48.96億元。方案拉鋸一年最終宣告失敗。當時的定增預案顯示,發行對象包括燦翔實業、天晟泰和、成嘉投資、通映投資、仰添投資等10名特定投資者。天晟泰和最終穿透至劉珂、張澤良、張庭葦等3人。值得註意的是,劉珂就是斯太爾上述信托糾紛中投顧公司——天晟同創的執行事務合夥人。

對於此番子公司被牽涉長沙澤洺的民間借貸糾紛,新潮能源認為,根據《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浙江犇寶作為有限合夥人不是適格被當做被告,且據浙江犇寶與長沙澤洺普通合夥人杭州兆恒、有限合夥人上海域聖簽署的相關協議,浙江犇寶入夥長沙澤洺的時限為一年,如浙江犇寶出資到位滿一年後,長沙澤洺持有斯太爾的股份未減持變現,則杭州兆恒及上海域聖須在一定時間內完成浙江犇寶退夥手續,並全額返還本金,支付投資收益。

新潮能源還認為,按照當初的約定,如果長沙澤洺減持斯太爾產生損失或投資收益不足12%,差額部分杭州兆恒及上海域聖也應補足。從時間來看,距離浙江犇寶入夥長沙澤洺馬上將滿一年,這筆原本看起來穩賺不賠的生意恐怕也即將生變。市場人士認為,長沙澤洺被訴,所持股份有可能面臨凍結,正在進行的股權轉讓勢必受到牽連。

“德隆血脈”與合夥人撕破臉?

記者梳理資料發現,天晟同創與劉珂以及A股市場多個“德隆血脈”可能存有微妙關系。

斯太爾披露,公司2016年7月,公司與國通信托簽訂合同,斥資1.3億元購買了“方正東亞·天晟組合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主要投資於非上市公司股權和債權等。此外,斯太爾與國通信托共同天晟同創作為投顧,負責信托計劃投資項目的前期調查,向斯太爾發出投資指令,履行《信托合同》約定的其他義務。

按約定,該產品存續滿12個月時可提前終止,但斯太爾稱公司於2017年8月要求終止產品至今,僅收到1040萬元收益款項,本金至今未能收回。斯太爾因此將國通信托和天晟同創告上法庭。

除了擔當斯太爾信托計劃的投顧,2017年7月,劉珂持股90%的中金創新同時與斯太爾發行了斯太爾中金產業基金,一期規模達10億元。除了前文所述,劉珂出現在新潮能源、*ST德奧的定增對象之中,另外一個A股“德隆血脈”中捷資源亦與劉珂有過合作。

2015年6月,中捷資源公布定增預案,以6.3元/股的價格向天晟同創、玉環捷瑞、寧波裕盛、寧波雨博等共計10名特定投資者發行13億股,募資81.9億元。不過,後來中捷資源多次修改定增方案,定增金額一降再降,天晟同創最終終止了認購。今年3月,在方案過會後,中捷資源撤回了歷時三年的定增計劃。

除此之外,第一財經記者還發現,在天晟同創成為斯太爾信托計劃投顧後三個月,中捷資源也出資2億元認購了同一信托計劃。原本該信托計劃期限為60個月,但2017年12月,即斯太爾披露無法收回信托本金後,中捷資源以加速回流資金為由,公告將信托受益權轉讓給優澤創投。

類似的情況在新潮能源上也在同步上演。新潮能源於2016年6月與與國通信托簽訂《方正東亞·華翔組合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信托合同》,斥資2億元購買該信托計劃第1期。不過,該信托計劃是否由天晟同創或其關聯公司擔任投顧未有披露。2017年11月,新潮能源公告稱,將以總價款2.21億元轉讓信托受益權給智元投資。

截至目前,新潮能源和中捷資源的轉讓均尚未完成。按照斯太爾的公告信息,天晟同創未給出本金去向,也未做出其他回應,處於不配合的“失聯”狀態。按公開信息提供的路徑,記者試圖電話聯系電天晟同創,但接聽電話的工作人員稱自己是中金創新的工作人員,電話也系中金創新號碼,並否認了與天晟同創的關系。

記者進一步查閱工商信息,發現天晟同創與中金創新、隆德創新的聯系電話竟然為同一號碼,而除劉珂外,這三家公司背後均有股東名為張澤良。

交易所 交易 一紙 問詢 德隆 舊部 隱秘 關聯 露出 馬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5107

獨家|兩大殼股均陷債務糾紛,“德隆系”舊部如何續演傳說?

由“德隆系”舊部操盤的*ST德奧(002260.SZ)與斯太爾(000760.SZ)最近都相繼陷入了信托債務糾紛,這讓業績堪憂、一直在試圖重組求生的兩家公司再蒙陰影。

5月29日,*ST德奧公告稱,由於公司經營問題無法償還光大信托到期債務本息,已被債權人告上法庭,涉及金額約6657.29萬元。此前,*ST德奧已有2.05億元銀行貸款逾期。類似的是,斯太爾也於近期公告陷入信托債務糾紛,不同的是斯太爾稱公司斥資1.3億元購買的國通信托產品按約提前終止,除1040萬元收益款項,1.3億元本金不翼而飛。

深陷次債務糾紛的兩家公司也同樣面臨業績危局。2017年兩家公司雙雙虧損,*ST德奧凈利潤大虧5.13億元,同比下降10085.72%,且因歸屬母公司股東權益為-1.66而披星戴帽。同樣,斯太爾2017年凈利潤虧損1.69億元,同比下滑約4.67倍,且因信托投資項目無法進一步審計,2017年年報被出具非標準審計意見。

*ST德奧、斯太爾均被業界視為“德隆系”複出A股的操盤案例,穿透之後,均與德隆舊部存有千絲萬縷的關聯。前者自2016年12月以來僅交易21天,其余時間均處於“重組停牌”之中;後者則數次“易主”未果,目前與“德隆系”存有關聯的四家PE股東仍在尋找接盤買家。有接近“德隆系”負責項目運作的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德隆系”的殼股操盤套路在新的市場規則中失效,而諸如*ST德奧、斯太爾一般“無業績、無有效資本運作”的標的儼然已成燙手山芋,“德隆系”自身也陷入殼股困局。

信托通道糾紛

*ST德奧的信托債務糾紛起源於2017年3月,和合資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和合資管”)通過光大信托以“光大-德奧通航股份集合資金信托計劃”項下資金,向*ST德奧發放信托貸款,三期共計6000萬元人民幣。

“由於公司經營問題無法按時償還第一期本息,光大信托宣布信托計劃項下全部信托貸款本息到期。”*ST德奧稱,2018年3月20日,*ST德奧未能按合同向光大信托支付應付利息,光大信托將相關債權轉移至和合資管名下,和合資管成為公司債權人,而後者在多次催討無果之後,已向法院申請采取訴前財產保全,提起訴訟。

盡管*ST德奧表示計劃通過加快回收應收賬款、處置資產及股東借款等方式,多渠道籌措償債資金。但從報表來看,*ST德奧資金鏈早已無“活水”。

截至2017年年底,德奧通航凈資產為-1.64 億元,資產負債率高達 125.63%。2018 年3月,*ST德奧已出現資金流動性危機,兩筆銀行貸款逾期,本息合計金額約2.04億。

而應對逾期,*ST德奧的做法只能是資產抵押,以新還舊。3月28日,*ST德奧對外稱,公司以佛山市某工業用地等資產抵押給興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廣州環市東支行,申請1.799億元借款以用於借新還舊,償還此前拖欠該銀行的1.8億元貸款。而另一筆與建設銀行佛山分行的流動資金借款,逾期尚未有解決辦法披露。

與*ST德奧相比,斯太爾則是陷入了信托通道違約的“羅生門”。以斯太爾的說法,公司2016年7月,斥資1.3億元購買了“方正東亞·天晟組合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主要投資於非上市公司股權和債權等。按約定,該產品存續滿12個月時可提前終止,但當斯太爾稱公司於去年8月要求終止至今,僅收到1040萬元收益款項,本金至今未能收回。斯太爾因此將國通信托及投顧公司——北京天晟同創創業投資中心(有限合夥)(下稱“天晟同創”)告上法庭。

但提供通道的國通信托最新回應稱,上述信托計劃屬事務管理信托,公司按合同履行受托人管理責任,以天晟同創投顧指令,將資金用於了對玉環德悅投資有限公司(下稱“玉環德悅”)的增資,成為後者的股東。斯太爾則以工商資料為證據表示,該增資並不存在,因為玉環德悅股東及註冊資本在增資後未發生任何變化。

天眼查信息顯示,目前玉環德悅的股東為兩大自然人,就增資一事記者試圖撥打該公司聯系電話求證,但截至記者發稿,該電話無人接聽。增資是否到位,而天晟同創作為投顧的投資指令又是否來自斯太爾?目前外界尚不得而知。

兩大“燙手山芋”

斯太爾信托理財風險背後是“德隆系”舊部入局以來不可掩飾的業績困局。2012年—2013年,英達鋼構開始攜矽谷天堂旗下天津恒豐,以及四家國內PE機構長沙澤洺、長沙澤瑞(已更名“珠海潤霖”)、寧波貝鑫、寧波理瑞謀劃入局斯太爾。

以當時披露的資料來看,來自長沙的兩家PE當時委托代表江發明,資料顯示他是素有“德隆遺孤”之稱的湖南湘暉置業有限公司(已更名為“湖南華鴻投資咨詢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而寧波兩家PE當時委托代表是朱曉紅,朱曉紅現為*ST德奧大股東梧桐翔宇的股東之一,而梧桐翔宇則存有更多“德隆系”舊部的身影。(詳見第一財經4月19日報道《德奧通航資金鏈臨危再曝巨虧,“德隆系”老套路又陷滑鐵盧》)

在英達鋼構攜手“德隆系”舊部入局斯太爾之後,原本給出的業績對賭承諾是2014年-2016年,扣非凈利潤不低於2.3億元、3.4億元、6.1億元。但實際情況是,這三年斯太爾扣非後凈利潤分別為666萬元、-2.11億元、1384萬元,均未完成業績對賭承諾。不僅如此,英達鋼構至今尚未支付2016年的業績補償款 4.86億元,斯太爾已將其告上法庭。

*ST德奧的業績困局則更為嚴重。2013年,梧桐翔宇成為該公司大股東,畫餅家電和通航“雙主業模式”卻並未拯救公司基本面。財報顯示,2015年—2016年,*ST德奧扣費後凈利潤分別為-0.23億元、-0.10億元,到2017年雙主業模式被證偽,*ST德奧當年扣費後虧損5.39億元,凈資產也由3.4億元下滑至-1.66億元。

“本身的邏輯就是找殼裝資產做股價再融資,但監管環境變了市場也變了,很難再做成以前德隆那套(邏輯)了,項目也不好裝進上市公司,停下來了。”接近“德隆系”負責項目運作的人士對記者表示,目前“德隆系”舊部操盤的上市公司或多或少出現了造血難題,這也使得“德隆系”自己面臨較大的資金壓力。

第一財經記者還發現,斯太爾的四家PE股東將所持股份合計近2.34億股進行了質押融資。同樣的情況是,梧桐翔宇也將其持有的*ST德奧6538.77萬股,也以“業務需要”為理由全部進行了質押融資。

在重組失利、資金緊張的局面下,“德隆系”舊部也在謀劃套現離場。

斯太爾的四家PE股東自2017年以來就曾先後與中科迪高、上海圖賽、中銀九方商討股權協議轉讓,但均以流產告終。今年3月20日,斯太爾再度公告,四家PE股東與剛剛成立20天的眾誠泰業簽署了《股權轉讓意向書》,擬以9.5元/股,轉讓共計約1.98億股(占斯太爾總股本的25.1%),若轉讓完成,斯太爾將再次易主。但隨後3月28日,斯太爾即公告,因民間借貸寧波貝鑫持有股份的4370萬股股票已被司法凍結。而截至5月30日,斯太爾的股價已跌至4.28元/股,不及眾誠泰業接盤價的二分之一。

而*ST德奧則早已進入停牌“避險”的重組之中。2016年12月,*ST德奧就開始停牌再度策劃重組,3個月宣布收購珍愛網的序幕,一度被外界認為“德隆系”舊部將賣殼離場。但這項持續了近一年的重組計劃,最終也遭到監管叫停。

2017年11月6日,停牌近1年的德奧通航複牌,隨後股價接連下挫,21個交易日跌幅近五成,市值蒸發近30億元。2017年12月4日,德奧通航再度以重組為由,緊急停牌至今。

獨家 兩大 大殼 殼股 股均 均陷 債務 糾紛 德隆系 德隆 舊部 如何 續演 傳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5120

靠舊部竊密 傳交弟帶美

1 : GS(14)@2016-07-06 07:58:11

令計劃落馬後不久,海外就盛傳令計劃利用職務便利私藏7,000多份中共黨國機密,並自知要落馬前將部份文件交胞弟令完成帶到海外,包括中共核武部署、密碼鎖機密等,以作為自己被抓後要脅當局「輕判」他的理由。不過直至昨日判決,未見令完成在美國「引爆」。昨日法庭判決證實令計劃竊密,指他調離中辦、出任中央統戰部長及全國政協副主席期間,「通過時任中辦秘書局長霍克等人,非法獲取大量國家秘密材料,嚴重破壞了國家保密制度」。習近平上台後對中辦大清洗,包括霍克在內中辦多名局級高官被撤,中央警衞局更是大換班。令計劃弟弟令完成在美國接受媒體採訪,被問其兄竊密時曾稱,「他(胞兄令計劃)在那個位置(指中央主任)那麼多年,甚麼機密不知道?還用得着偷?」言外之意當局是欲加之罪。令完成同時否認他有將機密文件帶出海外,以「要脅當局」。去年5、6月傳北京曾派小組赴美勸說令完成回國配合調查,但遭拒絕。去年7月當局宣佈對令計劃開除黨籍公職、移交司法時,曾歷數他涉六宗罪,包括「與多名女性通姦,進行權色交易」,但如同中共所有落馬受審高官一樣,令的這些「生活作風問題」沒被法律追究。傳與令有染的女性包括央視女記者馮卓;馮當年專門跟訪中共政要,與令相熟繼而上床。《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705/19681709
舊部 竊密 傳交 交弟 弟帶 帶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537

李克強舊部接掌新疆狂擦習鞋

1 : GS(14)@2016-09-01 06:11:46

新疆自治區黨委前日開幹部大會,宣佈陳全國接替張春賢任新疆黨委書記。張講話表示「完全擁護、堅決服從」中央決定;陳則10次提習近平,更誓言「絕對忠誠」。陳作為李克強主政河南時的舊部,外界關注人事安排背後習李關係。


或證「習李互信」

新疆主官更替之所以受關注,在於新疆書記地位超然,屬中共政治局委員成員。張春賢回京後能否保住政治局委員成疑,而陳全國能否在明年十九大晉身政治局也有待觀察。陳曾任河南省長,與李克強有交集,被視為李系人馬,在「習李權鬥」盛傳之時,此安排或可證習李「彼此信任」。張春賢在交接大會大讚陳全國「政治堅強,經驗豐富,熟悉民族工作」,感慨自己到新疆6年4個月「走遍新疆的山山水水」,若有成績「那是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堅強領導和特殊關懷的結果」,並感謝大家「寬容我的缺點不足」。陳全國在講話中大擦習近平鞋,至少10次提及習,「感謝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的關懷信任」,稱會維護習的絕對權威,誓言「絕對忠誠」,讓習放心。陳主政西藏時,曾要求藏民掛習近平的像,取代達賴喇嘛。新疆天山網/《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831/19755181
李克強 李克 舊部 接掌 新疆 狂擦 擦習 習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6884

舊部冊封諸侯漸成氣候

1 : GS(14)@2016-10-24 06:12:08

檢閱畢中央政治局層面,還可看一下地方封疆大吏中的習家軍。今年以來地方黨政一把手換將頻繁,不少習早年在浙江時的部下(統稱之江新軍)、在福建和上海時的舊部(統稱閩滬舊部)紛紛卡位;習家軍已開始在地方成氣候。原上海市委副書記應勇是習近平上海舊部,月前突然「降格」出任上海常務副市長,很明顯是為接上海市長做準備。現任市長楊雄退休在即,應將成為鎮守大上海的習家軍。


嫡系陳敏爾勢上位

雲南省委書記陳豪曾長期在上海任官,當過兩任市委書記黃菊和陳良宇的秘書,習近平掌上海時對其「印象不錯」,繼續重用,先調京出任全國總工會主席,前年空降雲南,當封疆大吏。貴州省委書記陳敏爾屬習家軍嫡系。習近平掌浙江時,他當省委宣傳部長,為習的「之江新語」(即習在浙江時,以此為筆名在《浙江日報》寫評論文章)的主要吹鼓手。習上台後將他放到窮省貴州,明顯是鍛煉,為日後上位準備。浙江省委書記夏寶龍也是習的「之江新軍」之一,曾在浙江任官多年,為習近平老部下。還有上月剛出任江西省長的劉奇,也曾是習在浙江的部下重臣,官至寧波市委書記。《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024/19810581
舊部 冊封 諸侯 成氣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3401

發信向舊部道別 科米:我沒事

1 : GS(14)@2017-05-13 01:56:13

遭總統特朗普請食「無情雞」的科米,向昔日下屬等發信道別,勸勉手足別受事件影響工作,更指自己「沒事」。科米前日向部份FBI人員及朋友發信,指自己一直相信總統有權以任何理由、甚至是「莫須有」罪名將FBI局長革職,因此不打算花時間深究此決定或行動方式是否正確,「一切已經結束,我沒事」。


下周二到國會作證

他又指,越動盪的時代,美國人就越應該視FBI為「真才實幹、誠信和獨立的磐石」,而造就這種堅強的正是FBI內部人才的品性和質素,因此希望一眾舊部可「繼續按我們的價值觀生活,繼續進行保衞美國人和堅守憲法的任務」。科米直言,離開這群正直、「承諾只作正確事」的同僚是非常困難的事,最後更以「能與你們共事,是我人生最大喜悅之一,感謝你送我這份禮物」作結。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已邀請科米下周二到國會作證。科米遭解僱後,FBI局長的職務由副局長麥凱布暫代,但麥凱布與克林頓夫婦關係密切,料正式晉升為局長機會微。特朗普正物色局長人選,有指可能與他關係密切的新澤西州州長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紐約市警察局長凱利(Ray Kelly)和眾院情報委員會前主席羅杰斯(Mike Rogers),料可獲跨黨派支持的候補就有FBI前副局長皮斯托爾(John Pistole)。美國有線新聞網絡/英國《泰晤士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512/20018912
發信 舊部 道別 科米 沒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57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