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傅明憲前夫涉欺詐葉劍波高院脫罪 另涉盜竊區院候審

2009-03-20  AppleDaily





【本 報訊】海域集團前主席、息影藝人傅明憲前夫葉劍波,被指開設空殼公司,偽造生意往來,谷大營業額至28億元,以詐騙銀行貸款,及誘騙投資者購買集團債券案 件,昨在高等法院審結。陪審員以7比1裁定葉劍波所有罪名不成立。由於他涉另一宗盜竊案,排期7月在區域法院開審,仍需還押監房的葉劍波仍未「甩身」。記 者:黃幗慧

50歲的葉劍波,原被控一項欺騙手段取得金錢利益、兩項串謀造假賬、四項公司董事發表虛假陳述及兩項欺詐共九項罪名。欺詐罪 最高刑罰可判囚14年,其餘控罪可判囚10年。案件在高院經過31日審訊,陪審團昨退庭商議5小時,以7比1大比數裁定葉劍波所有罪名不成立,兼得堂費。 面對如此裁決,有份參與調查的警員坦言「唔滿意」,難掩失望之情。

蓄鬍子的葉劍波,開庭前木無表情,正襟危坐犯人欄內。他得悉全部罪名不成立後,亦沒有半點歡容或意外,只顧向前望。其前妻傅明憲以及親友,都沒有現身法院。

警指沒有實質交易證據

控 方指,海域集團開設空殼公司金亮,聲稱集團子公司僑立化工向金亮購入化工原料,在04年7月至06年5月間,雙方交易近2.6億元。僑立化工再將貨品轉售 給5間空殼公司,04至05年間,銷售額共5.1億元。控方稱,僑立化工向金亮買貨,但金亮竟然反向僑立付款,故懷疑6間公司根本沒有真正交易。海域在 04年度的營業額被誇大至28億元,海域化工在04至05年度的營業額被誇大至10億元,令銀行提高信貸額,誘騙投資者購買集團的債券。辯方解釋,金亮其 實擔當兩個角色,首先金亮向僑立化工供貨,僑立化工將貨物賣給內地客,5間「空殼公司」其實是代表內地客處理交易的「窗口公司」。由於內地客以人民幣付 款,此時金亮擔當人民幣兌換的角色,替窗口公司將人民幣兌換成港幣後,才將港幣轉交給僑立化工。辯方指交易的確存在,只是金亮的重叠角色,令人誤會貨款最 終回流至僑立化工手上。負責調查的商業罪案調查科昨在庭外指,辯方一方面指金亮負責兌換人民幣,但沒有單據、文件等實質證據支持。

稱租用貨倉作示範送貨

控 方亦指,警方搜查集團的貨倉,發現聲稱是化工原料的貨品,全都是水泥,而貨倉只是短暫租用兩個月,以便核數師檢查時「做戲」。但辯方解釋稱,租用貨倉只是 用作向核數師等人示範送貨情況,並非造假。本案另一被告郭志毅(52歲),案發時為集團子公司僑立精細化工銷售經理,曾簽發送貨單。他被控一項串謀造假賬 罪,陪審團一致裁定罪名不成立,獲當庭釋放。被問及是否還他清白時,郭說「你講o架咋。」海域集團在97年上市,一度被看好。在06年初,海域因計劃發 債,當時集團副主席許浩明及財務總監,建議更換更有名氣的核數師,故由摩斯倫.馬賽會計師事務所,更換至羅兵咸永道,結果發現集團賬目異常,引進德勤作為 獨立第三者為集團進行獨立核數,結果問題越揭越多,最後由德勤報警。06年7月24日,停牌的海域及海域化工獲委任臨時清盤人,葉劍波之前10日已避走內 地,但曾是廣東省政協港區委員的他,卻高調現身於廣東省政協會議。香港警方與內地公安聯絡,葉劍波最終在07年9月,由公安送到皇崗口岸交予本港警方拘 捕,還柙至今。去年7月,海域化工獲律師黃英豪注資,10月復牌,易名香港資源控股。海域至今一直停牌。案件編號:HCCC67、188/08
 



明憲 前夫 欺詐 劍波 高院 脫罪 另涉 盜竊 區院 候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748

藏毒脫罪離奇暴斃大法官獨家親述喪子痛

2010-6-17  NM





本週日是父親節,但身為前高等法 院大法官的阮雲道卻並不好受,因為他的次子阮家輝剛於本月六日晚,被發現離奇暴斃於窩打老道的住所內。

二○○○年七月,阮家輝因藏有兩粒 fing頭丸而被警方拘控,但最後律政司司長梁愛詩不予起訴,只須阮家輝以簽保及守行為了事。此消息爆出後,曾引起軒然大波,連部分司法界人士及立法會議 員,也加入斥責政府的做法儼如官官相衞的行為。

阮家輝自藏毒罪脫身後,便火速返回美國繼續其大學學業,並完成了碩士課程後返港,但據知其愛 好濫藥陋習始終不變。

到本月六日,更被發現離奇暴斃家中,本刊找到其父親阮雲道,他承認兒子死得突然,並黯然道出喪子之痛。

本 月初,窩打老道六十八號的龍翔大廈十樓的一個單位已傳出陣陣惡臭,十樓其餘三個單位的住客捱不住惡臭的滋擾,均已先後向管理署投訴及致電報警。

至 警員接報到單位拍門調查時,單位內一直未見有人應門,但其間仍聽到電視機聲浪。由於當日到場的警員只屬初步調查及未有入屋搜查令的許可,故在無人應門後, 唯有收隊及着大廈管理員聯絡單位業主到上址開門。

至本月六日,單位所屬業主,即前高等法院原訟庭大法官阮雲道與大兒子Patrick抵達上 址,雖然阮雲道已開啟了單位的鐵閘,但木門由於採用了新式的密碼鎖,故阮雲道也不得其門而入,阮唯有找鎖匠來強行爆開木門的密碼鎖。

死去多 日才發現

據鄰居張生表示,本月六日傍晚,他看見阮雲道與大兒子在單位門外等候鎖匠爆門時,兩人情緒愈來愈顯得煩躁不安,直至木門被爆破的一 刻,一股惡臭味即時從單位內湧出,並散布在走廊內,恐怖情景令他也不敢再八卦多看,立即掩鼻及關門。

不過約個多小時後,張生再從防盜眼望出 去,已見有警員到場調查,「初時都唔知乜事,只見警員出出入入,仲忙到凌晨至收隊。」當張生知道仵工從單位抬出一個大黑色膠袋時,才知上址的獨身男住客已 在家中暴斃了多日,難怪傳出陣陣惡臭。

一名知情的探員向本刊透露,當日警方從阮家輝屍體的死狀及現場環境判斷,覺得阮家輝的死因非比尋常。 由於現場大門及鐵閘已上鎖和屋內沒有打鬥痕跡,警方已首先排除是謀殺,但由於找不到遺書及自殺工具,所以也一併排除了自殺可能。該探員指出,阮家輝的屍體 被發現時,雖已發脹及開始腐爛,但仍見到他口角有白沫流出,因為其家人反映他生前無重大疾病,且卅一歲正值青壯之年,加上探員發現阮之前有過藏毒紀錄,故 現場警員曾經懷疑阮家輝致死原因或與服食過量毒品有關,不過最後結果要等驗屍報告才能確定。

否認兒子吸毒

上週六,記者在置富 花園找到一臉憔悴的阮雲道,他承認警方正在驗屍,目前仍未有報告給他,但當記者問阮家輝的致死原因是否涉及服食過量毒品時,他即面黑黑地強調兒子早已戒 毒,並估計說兒子是死於意外,至於是什麼意外事件,他一直未有說明,「我知佢成功戒除毒癮,佢性格樂觀,又有固定女友,應該無感情問題,而且現場都唔見有 遺書呀,警方同我講沒有可疑。」阮雲道其後漸漸平靜地說:「都已成事實,我都接受咗,所以心情平復好多。你哋係咪一定要報導?我唔係好想……驗屍報告我都 未收到,所以至今唔知死因喎。」阮雲道再次重申兒子並不是因為酒精中毒或為毒品所害,隨後便快步步入置富花園其中一座的大堂內。

本刊透過警 察公共關係科查詢,發言人表示警方已安排進行驗屍,驗屍結果暫未能確定死因,將再作進一步化驗。

未戒除毒癮

不過阮家輝生前一 名友人Ida卻向本刊爆料,指阮自○八年回港後,工作了一段短時間後便一直游手好閒,而他服食軟性毒品的惡習,也一直沒有改變,且毒癮像越來越深。

「佢 一向愛wet愛蒲,都成日蒲蘭桂坊,仲一早染晒頭髮添,卒之二○○○年賴咗嘢,好彩佢老豆係大法官,逃過一劫,唔使坐監外,仲可以大搖大擺返美國繼續學 業。」Ida指阮家輝回美國後,不但沒有痛定思痛而去戒掉濫用軟性毒品,反而有恃無恐繼續沉淪下去,「佢九歲就去咗美國寄宿留學,無父母响身邊,無王管當 然容易學壞啦。」Ida指一直自由自在的阮家輝,其走上自毀之路是她意料之內。「幾個月前已見佢消瘦好多,估唔到佢最後搞到咁……」

對於兒 子的頹廢生活,阮雲道其後接受本刊訪問時,卻有另一番解說:「係,佢九歲開始响美國寄宿留學,但我哋一直有保持書信及電話聯絡,感情一向好好,佢時不時都 叫我去美國陪佢,可惜我太忙行唔開……佢好孝順,上個月我仲見過佢,無乜異樣呀。」

阮雲道也否認兒子一直游手好閒,不過卻承認兒子未有全職 工作「佢早排有幫美國大學做研究,好似係IT嘢。」但當記者反問阮雲道,於文學院畢業的家輝,正在進行什麼IT的研究時,阮雲道再次表示不太清楚。

據 一些司法界中人透露,阮雲道其實一直渴望兩名兒子可繼承他的衣鉢及從事法律工作,但大兒子Patrick選擇了金融業,而次子家輝則是文學院碩士畢業,與 法律工作是風馬牛不相及,但亦被父親安排到好友清洪的律師樓任職暑期工,不過家輝始終對法律工作沒有興趣。「家輝曾想過入娛樂圈,呢樣嘢阮雲道唔係好贊 同,所以兩父子曾因此有過冷戰時期。」

律政司放生

最令阮雲道失望的,在二○○○年七月尾,當時廿一歲的阮家輝在中環美國銀行 中心Star East的士高內,被反毒品巡查行動的探員搜出他身上藏有兩粒fing頭丸,隨即被警方拘控。其後,阮雲道找來好友兼刑事案重炮手清洪大狀來幫兒子辯護, 並使出罕見的招數,主動去信向律政司求情,並以多個理由,如被告阮家輝年紀尚輕,所犯罪行並不嚴重及從來無犯罪紀錄等來要求律政司不提起訴。律政司高級助 理刑事檢控專員李定國,接到清洪的首封要求信件後,便拒絕了他的要求,並排期聆訊阮家輝,控罪是觸犯《危險藥物條例》,最高刑罰是可被判入獄三年及罰款十 萬元。

不過當清洪再發第二封信給律政司後,當時的刑事檢控專員,亦即接替阮雲道出任此職的江樂士取得梁愛詩同意後,便運用了酌情權,同意撤 銷阮家輝的藏毒罪名,以自簽二千元,守行為兩年及不留案底了事。

此結果一出,即引起軒然大波,連帶部分司法界人士及立法會議員也直斥律政司 所為與官官相衞無異。阮家輝成功脫罪後,便返回美國波士頓的沙福克(Suffolk)大學繼續其學業。

對於梁愛詩和江樂士當日放生兒子,而 可能間接令他不用接受強制性戒毒,這樣是否反而害了他,阮雲道語氣無奈地說:「當日件事係律政司決定,我唔會評論,不過佢返美國前,係有睇過精神科醫生, 確定佢戒咗毒後,至俾佢返美國o架,而佢亦都知錯。」

但當記者追問阮雲道是否確切了解家輝在美國留學的生活習慣時,阮則顧左右而言他。

據 認識他們兩父子的司法界人士透露,自○八年,阮家輝從美回港後,阮雲道就顯得相當頭痛,因阮家輝的神情一直表現得呆呆滯滯,即使與父親出席飲宴時,家輝的 表情也是呆若木雞,雖然阮雲道多番追問過兒子有否再吸毒,但家輝卻一直否認。「Peter(阮雲道)曾經向友好訴苦,話家輝响屋企都唔會聽電話,行為及神 情有點異常,曾勸佢返美國同媽媽居住,但家輝就喜歡响香港獨居,點知就真係出咗事。」

退而不休

司法界都知道,以阮曾任首位華 人刑事檢控專員及曾是接任律政司司長熱門人選的資歷,阮原可勝任至終審法院法官的職位,但因兒子藏毒案件拖累,二○○○年後,阮雲道的法官仕途一直未有寸 進,令一向事業心重的他頗受打擊。

阮於上年四月退休,雖然無官一身輕,但他亦出任監管下釋囚委員會和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兩個會的主 席,另外,還擔任上市公司中聯能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高級顧問一職。

看來,沒有了月薪約廿萬餘元的大法官工作,一向人脈網絡廣闊的阮雲道也 可以在商界另闢天地。

當記者問及父母婚姻問題有無影響阮家輝時,阮雲道只說太太在美國居住,兩人並沒有離婚。而太太得悉次子逝世消息,已於 上週趕回港及協助處理家輝的身後事。最後記者問他,兒子身後事如何處理,「我哋係天主教徒,唔會搞打齋儀式,我諗佢已經上咗天堂。」

他說全 家人會在本週三下午兩點到富山殮房,待家輝遺體火化後,再送兒子最後一程到寶福山安葬。



藏毒 毒脫 脫罪 離奇 暴斃 大法官 大法 獨家 親述 述喪 喪子 子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177

姊妹殺父脫罪 葉氏一家撐到底

2004-6-17  NM




上市公司葉 氏化工主席葉志成一家在四個月內經歷大變,老父病危,一家憂心忡忡之際,卻鬧出兩姊妹謀殺親父的噩耗。專程從美來港見老父臨終一面的九女葉美玲,在她生日 那天,拔掉老父的氧氣喉,二家姐葉鳳梅亦攬上身說是她指使,終於雙雙被控謀殺,葉家上下為此四處張羅。律政司最後決定撤銷起訴,葉氏一家如釋重負,事件告 一段落,但下半世差點要在監房過活的葉鳳梅依然認為,香港應准許安樂死。上週六傍晚,一部部名貴房車魚貫駛入山頂加列山道的Kelletteria C號獨立屋,這間豪宅的屋主,正是葉氏老四葉志成,新居入伙不久,加上兩位姊妹甩難,於是便在新居開派對。到訪的親人,個個笑容滿臉,很難想像,葉家上下 在數日前,還被二姊和九妹惹官非一事困擾着。二姊葉鳳梅由當大律師的女兒姚定莊及幼子姚進莊陪同前來,只見她容光煥發向記者揮手,心情明顯十分愉快。甚少 露面的八子葉子軒載着高齡的母親黃蘭到兄長的新居,最遲來的則是獨自駕車前來,葉氏化工另一董事六女葉鳳娟,葉的司機隨後拿着一袋二袋由超級市場買回來的 食物和飲品回來。一眾人等逗留至晚上十時才離開,走時仍高聲談笑,餘興未盡。

有幸脫罪上週五,兩姊妹鳳梅和美玲脫罪後,在法院門外被十多名 記者包圍時,已禁不住掛起笑臉,她們坦言感到「好開心」,更和葉志成大方地讓記者拍照後才乘車離去。葉鳳梅返回舂坎角的寓所不久,於一時許駕車前往金鐘太 古廣場接女兒。記者上前訪問她,戴上寬大帽子的葉鳳梅拉下車門玻璃窗,向記者小聲地說:「你哋唔好咁樣企喺度問,條街好多人望住。」當記着告訴她「我哋做 嘢慣晒㗎嘞」,她即說:「我無做過嘢,我唔慣噃!」她還說自己沒有手提電話,更即時攤開自己的手袋讓記者過目。她不諱言,事件對她打擊很大:「我唔識點形 容事件對我傷害有幾深,但試過因此失眠。」記者問她,她和九妹是否跟老父感情最好,葉鳳梅說:「我哋喊成咁,仲使問?」雖然之前惹來官非,但她仍毫不猶疑 的點頭認同,香港應准許安樂死。但當記者再問她的家人是否支持她和九妹的行動時,她並無回應,只說:「我依家心情仍然好亂,唔想亂講嘢,亦唔想你哋為 難。」

單純似師奶葉鳳梅下車後,跟着急步離開,準備前往中環恒生銀行總行和九妹美玲會合,卻不識路,甚至連自己身在何方也搞不清楚。正如認 識葉家的人,這樣形容葉鳳梅和葉美玲:「佢哋好單純,可以講係名副其實嘅師奶。佢哋一家好齊心,關係好好,唔係裝出嚟嗰種。佢哋好緊張單案,希望盡可能提 供資料協助啲律師,亦都聯絡好一啲知名人士做準備,替佢兩個做人事擔保。」據葉鳳梅的鄰居稱,她是一位好鄰居,從不會為其他鄰居帶來麻煩,對子女很好。已 離婚的她,閒時會到灣仔街市買餸,心情好時會晨早外出打高爾夫球,週日還會陪愛女跑步。葉鳳梅想不到,會有被追訪的一天,除了因她涉嫌謀殺親父外,亦因她 有個上市公司主席的弟弟葉志成。其實葉氏一家一向低調,葉志成過去甚少接受訪問,直至十 二年前他取得青年工業家獎,他才首次向傳媒披露自己的出身。他在行內,也屬於低調一族,其家人更可說是隱形,怎料一現身便兩度成為報章頭條。葉志成尚未做 到家家採用其生產的乳膠漆,但這宗謀殺疑案卻令戶戶知曉葉氏化工這個名字。

關鍵十分鐘二月廿七日早上,葉氏四姊妹,包括次女鳳梅,六女鳳 娟,七女鳳英和九女美玲如常到養和醫院病房探望老父葉容,望着病危的老父,眾人均感到難受。十多分鐘後,葉氏姊妹通知護士,說老父有異樣,護士趕至,只見 葉容沒有呼吸脈搏,同時發現他的氧氣喉被拔去。壽星女美玲說是她拔去老父的氧氣喉,鳳梅則自認是她指使胞妹行事。護士按葉氏姊妹的指示,在浴室找回被拔掉 的一截喉管。十分鐘後,醫生宣告葉容死亡,四姊妹辦妥手續後相繼離開。三個小時後,醫院管理層通知警方,警方根據現場環境調查,認為有可疑,將葉鳳梅和葉 美玲拘捕。其實,八十四歲的葉容近年多次進出醫院,醫生估計葉容最多只可活多兩星期,有些更說他就連事發當日也捱不過。數日前,葉容更試圖自行拔氧氣喉, 醫生之後決定停止對他治療,只替他注射鎮靜劑及止痛劑吊命。葉容的求生意志很薄弱,多次向子女明示或暗示他不想捱下去,因此醫院職員對於葉容去世一事,其 實都不以為然,但始終要依規矩報警。辯方的版本是,葉容當時已去世,兩被告為了令老父「去得好睇啲」才替他拔喉,好送他上路。由於驗屍報告根本無法確定拔 喉時葉容是否仍然在世,就算葉容當時仍活着,亦不能確定拔喉是導致他身亡的原因。既然沒足夠證據入罪,律政司因此決定撤銷起訴兩被告。

低調 君真葉氏低調和團結的「特徵」,三十年如是。葉志成於一九七一年以四千元在堅尼地城北街創業,開設第一家公司恆昌石油行,妹妹則負責接聽客戶電話落單。在 北街開車房的老街坊憶述,他當年和葉志成年紀相若,廿多歲小伙子,理應有偈傾,但葉志成卻老成持重不多言,兩人甚少「打牙骹」。「佢做生意好勤力㗎,成日 揸住架單車周圍送貨,做生意最緊要有腦有計,抵佢發達啦!」他說葉志成、葉子軒兩兄弟感情不錯,一齊運貨捱世界,至於葉容,則甚少露面。

他指葉志成除了勤力老實之餘,亦非常君真:「久唔久我咪問佢攞罐火水嚟使吓囉,要俾錢㗎,十蚊八蚊罐,無打折頭㗎!街坊街里都冇情講。」他看着葉志成最初 租用他隔鄰的單位,幾年後便已買入同一條街另一個大兩倍的單位,生意越做越大。記得多年前葉的妹妹結婚,當時街坊還笑說其妹夫是「駙馬爺」,「嫁」入豪門 飛黃騰達。老街坊多年不見,一見便是在報章頭條。在北街做了三十年收買的陳婆婆亦說,葉家不會主動與街坊攀談,她甚至搞亂以為葉志成的家人是伙記。就連老 街坊也沒有印象,更何況不認識他一家的你我他,相信葉氏一家可以繼續低調下去。


姊妹 殺父 父脫 脫罪 葉氏 一家 到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059

長毛脫罪, 郁個官!

看到坊間有律師討論長毛案的脫罪, 鼓吹律政司應該對長毛沒有申報收受了黎智英250,000元而被控公職人員行為不當罪後脫罪一事上訴, 嚇我一跳, 以為自己弄錯了, 於是今天把該案的判詞速讀一次。我相信這律師是不懂刑事案的, 也許只懂做申請佔領清場宣讀法庭文件, 然後繞場拍照。否則, 連控方不能對法官的事實裁斷作出上訴也不知, 就有點無知了。

原審區域法院法官李運騰這判辭, 寫得洋洋灑灑, 交足功課, 判辭中對各項法律觀點都作出充足分析, 儼然是一篇高院的判辭。以我猜測, 他應該很快可以上高院暫委, 這篇判辭, 是考核功夫的功課。控方對法官在案情事實上的判斷, 把合理疑點的利益歸於被告, 根本就不能以上訴來扭轉結果, 因為大原則是寧縱無枉。相反而言, 定了罪的被告反而可以由上訴庭重新審視案情事實而上訴得直。

當然, 如果李官要把長毛定罪, 我相信他同樣可以洋洋灑灑寫一篇。問題是法官不是要千方百計找理由把他定罪, 只要他覺得條友雖然古惑可疑, 佢代個黨收錢的講法並非絕無可能, 咁就唔應該釘。相反, 如果李官聽完吳文遠含糊不清的證供, 覺得是鬼話連篇, 既不可信也不可依賴, 那就另計。這就很多時要看法官對事實的推論。控方可對法官事實裁斷的案件上訴可謂絕無僅有, 譬如法官明顯搞錯了案情事實而採用錯誤的法律觀點。

在判辭的第105段, 李官分析了構成合理疑點的理據, 而並非法官只憑自己的喜好和印象(impression)來判斷。該段這樣寫:

105. As regard the nature of the 1st Payment, with respect there is force in the closing submission of Mr Pun, SC (who argued this part of the defence for the defendant) that there were similarities between that payment and the other payments from Mr Lai in that none of them had stayed in the defendant’s bank account. To the contrary, all of them had been withdrawn in their entirety almost immediately upon receipt. The proceeds of the 1st Payment were withdrawn by instalments within a few days upon receipt and transferred to Ms Tong who, according to Mr Ng, was helping the defendant in matters relating to the NTE Branch of LSD. The proceeds of the 2nd Payment were paid into the bank account of LSD four days after it was received by the defendant. There is evidence before this court, not contradicted by the prosecution, that the proceeds of the 3rd Payment were used for the legal costs of LSD members. As regards the 4thPayment, the cashier order in the defendant’s favour was subsequently replaced by a cashier order in favour of LSD. Before that, there was evidence that the defendant had tried to pay his cashier order into the bank account of LSD. Therefore, there is a discernible pattern which provides some circumstantial support to Mr Ng’s assertion that the 1st Payment, even though having been paid into the defendant’s account, was in fact intended for LSD and used for its purposes. On the other hand, there is no evidence to contradict Mr Ng’s evidence that the 1st Payment had been used for the purpose of LSD.  

那些要求律政司上訴的人, 可惜得把口講(甚麼破壞香港廉潔形象、黑金政治等), 不如實際寫個上訴理由出來, 讓大家觀摩一下。
長毛 脫罪 郁個 個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5681

長毛脫罪, 無得郁

昨日律政司發聲明, 表示長毛收受黎智英250,000萬捐款沒有申報一案, 脫罪後律政司不能上訴, 解釋十分清楚, 我是看明報這報導的: 長毛收款案 律政司棄上訴 稱裁決基於法官考量事實證供。其中一段這樣講:

律政司發言人指,根據《區域法院條例》第84條,對區域法院法官就某裁定無罪的裁決,律政司長只能以案件呈述方式上訴,而該類上訴只限法律事宜(matters of law)。

在另一段, 明報這樣報導: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表示,一般而言,刑事檢控案件的被告被判無罪後,除非律政司發現裁判官錯誤演繹法例,否則一般不能上訴,故今次律政司不能上訴亦屬「正路」。

我在《長毛脫罪, 郁個官!》一文已評論過, 現在再講是提出案例出來印證。Happy Zenith在該文的留言引用了大公報的一篇評論來問我, 我寫這一篇是順便回應該文的看法, 而並非對號入座。

《區域法院條例》第84條, 跟《裁判官條例》第105條都涉及案件呈請式的上訴(appeal by way of case stated), 雖然兩條例所用的字眼不相同, 目的及背後的法律理念卻是一樣, 都是涉及法律觀點(point of law)才可以用呈請的方式來上訴。法律觀點其實也可以包括案情事實, 如果法官在案情事實方面作出有悖於常理的看法, 也屬犯了法律上的錯誤。這看法當然不是我講的, 而是殿堂級的法官的看法。終審法院在李民偉(音譯)一案, 在這方面作了分析, 請看判辭這兩段:

18. An appeal by way of case stated under s.105 of the Magistrates Ordinance is not an appeal by way of rehearing. (See Lord Widgery CJ in Harris Simon & Co. Ltd v. Manchester City Council [1975] 1 All ER 412, 417b dealing with a similar provision in England.) It is a review by the appellate court on the limited ground that there is an error of law or an excess of jurisdiction.

19. Where a magistrate has come to a conclusion or finding of fact which no reasonable magistrate, applying his mind to the proper considerations and giving himself the proper directions, could have come to, this would be regarded as an error of law. Such a conclusion or finding is often described as "perverse" (See Lord Goddard CJ in Bracegirdle v. Oxley [1947] 1 KB 349 at 353; Lord Widgery CJ in Harris Simon & Co. Ltd v. Manchester City Council at 417d; and Lord Bingham of Cornhill CJ in R v. Mildenhall Magistrates' Court, ex parte Forest Heath District Council (161) JP 401 at 410 E-F.) This is the case where the court is satisfied that the magistrate, in reaching his conclusion or finding, has misdirected himself on the facts or misunderstood them, or has taken into account irrelevant considerations or has overlooked relevant considerations. (See Lord Denning MR in Re D J M S (a minor) [1977] 3 All ER 582 at 589c-e.) In such a case, the court is entitled to intervene and the magistrate's conclusion or finding would not be allowed to stand.

LI MAN WAI AND SECRETARY FOR JUSTICE   FACC No. 6 of 2003

李運騰法官在判辭中詳細分釋了判長毛無罪的理據, 我在先前的評論也引用了該判辭中李官所指的疑點所在, 李官的結論並非“perverse”, 並無違反常理, 所以不屬法律犯錯(error of law), 控方就不能上訴了。

如果控方在不悖於常理的事實裁斷上可以上訴, 就等同叫法庭介定甚麼叫合理疑點, 合理疑點是從來都沒有人介定過的一種虛無的法律概念, 這概念與寧縱無枉的刑事舉證責任息息相關。但李官在判辭裏清楚分析了法理及案情, 理由並不虛無。那位中小型律師會會長, 恐怕只用了中小型的智慧, 沒有全面理解判辭及刑事法的法律理念, 就大聲疾呼叫律政司上訴, 豈不是在自暴其醜。我覺得律政司也應該常規性地多發一些訊息, 使大眾更清楚了解法庭的判決, 以免那些盲毛胡亂鼓動幾句, 市民就熱烘烘起來。The blind leads the blind....As the lost lead the way, another heart is led astray.
長毛 脫罪 無得 得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6118

長毛脫罪, 無得郁之二

我本來以為這課題已完結了, 已沒有討論的餘地, 因為律政司表示了在法律上不能為長毛案上訴, 殊不知有讀者在上一篇把陳律師鍥而不捨的討論連結給我看, 還要我評論。我猶豫, 因為我不想挑起筆戰, 要挑也要找個值得挑的課題, 否則只會浪費時間。反正以前為這課題寫過兩篇, 我就再寫這篇作結。

為了方便討論, 我引用「港人港地」報導陳律師的講法:

陳曼琪質疑,立法會議員權力過大,不受法律約束,法治制度及根基被動搖,有走向人冶的危險,法律的公信力也受到嚴重打擊。她促請立法會需盡快堵塞立法會議員申報制度的大缺口。

陳曼琪建議律政司基於該案判決對社會負面影響極大,需鍥而不捨地再次重新考慮。「其實,我覺得有一個法律觀點需釐清的。一個人以立法會議員身分收錢的法律定義是什麼?『個人』的法律定義是否包括與他立法會議員身份有連繫的第三者呢?associated third party ? 這是法律問題需釐清!」


如果陳律師講的是政治評論, 我就一定不答嘴。每個市民都可以對立法會議員的行為作出批判, 如果現行規管立法會議員不端行為的規則不夠, 而應加強堵塞漏洞, 以建立足夠公信力, 有誰會提出異議? 但以律師身分來提出需要釐清法律問題, 那就需要嚴肅正視了。陳律師提出來要釐清的法律問題在長毛這件案是其中一個課題嗎? 我恐怕不是。

長毛這件案的審訊過程中有不少法律爭議, 沒有一點涉及陳律師倡議律政司去上訴由上訴庭去釐清這一點。控辯雙方對於議員可以收取及「代收」捐款毫無爭議, 議員收取了捐款必須申報, 立法會已有清晰的「個人利益登記指引」, 如屬議員「代收」對政黨的捐獻, 卻無需申報, 控方對這些原則沒有爭論, 控方只是游說法官否定長毛收黎智英這250,000屬「代收」。判辭第78段介定了這些基礎:
“Accepting on behalf” (代收)
78. There is one proposition raised by the evidence of PW1 which appears to be common ground, that is to say that if a Member received a donation which was in fact intended for someone else rather than the Member personally, in other words if the Member only received the donation on behalf of a third person (“代收”), then Rule 83 of ROP would not be engaged and there would be not a duty to make disclosure of that donation pursuant to that rule. PW1 in his evidence cited a precedent concerning LegCo Member Alan Leong to that effect. In that incident, it was accepted that Mr Leong had received a donation on behalf of Alliance for True Democracy and he had not made any disclosure of that donation as a Member. The CMI looked into the matter and resolved that the non-disclosure was not a breach. I say that the proposition appears to be common ground firstly because the prosecution has not asked the court to reject the proposition whilst the defence relies on the proposition in the defendant’s defence. The prosecution’s attack on that defence is on the factual level, submitting that the defence evidence in this aspect should be rejected. Secondly, I note that the prosecution has laid no charge and raised no question in respect of the 2nd Payment (HK$50,000) from Mr Lai through Simon, even though the defendant was named as the payee on the payment cheque,[87] there being evidence that the defendant had subsequently withdrawn the money and paid it into the bank account of LSD. Thirdly, apart from PW1’s evidence, I also take into account the common stance of the parties. Lastly, as a matter of construction of the relevant rules of the ROP, I agree that if a Member receives a donation on someone else’s behalf, then he is not accepting the donation “as a Member” and in those circumstances Rule 83 would not be applicable. I note that there may an interesting legal issue which has not been addressed by counsel, namely “who is to decide whether an interest was required to be disclosed pursuant to Rule 83 of ROP, is it a matter for the court or is it within the exclusive cognizance of LegCo?” However, since my view on the proposition is the same as that of CMI, the point does not need to be resolved for the purpose of this trial.

我想陳律師提出要釐清的事項, 在上面這段判辭已講清講楚, 是一個事實裁斷的問題而並非法律問題(套用李官的原話: The prosecution’s attack on that defence is on the factual level)。簡單講, 控方叫法官不要相信長毛在「代收」捐款, 控方認為長毛假借「代收」之名來「袋錢」。辯方卻叫法官接納長毛是「代收」捐款。整件案都沒有一個律政司可以以呈請方式提出上訴的法律事項, 上訴庭可以釐清一個在審訊過程中控辯雙方都沒有爭議過的法律議題嗎?上訴庭又怎樣可以釐清事實裁斷?

讀者問我陳律師的質疑站得住腳嗎? 我覺得陳律師除了要認真閱讀李官的判辭之外, 還要重新學習甚麼叫案件呈請式的上訴, 她在這方面的法律概念屬fundamentally faulted。

如果有人問我長毛扺唔抵釘, 我覺得條友呢件事根本係出古惑, 釘咗佢我就話你都有今日, 抵你死。但睇咗李官篇判辭, 寫到滴水不漏, 我又無話可說。咁講標少豈非搖風擺柳, 看風駛?。非也。法律的看法尚有案例可循, 事實裁斷卻沒有必然結論, 我會審視法官判案的心路歷程, 而不是看end result。昨天讀了女護士在迪士尼偷糖被定了盜竊罪而上訴得直的判辭(HKSAR and PANG Shuk-king (彭淑琼)), 對於高院法官Campbell‑Moffat批評原審裁判官黃國輝的講法, 我向老伴講那是rhetorical nonsense, 我也不是在看end result。
長毛 脫罪 無得 得郁 郁之 之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6322

男菲傭脫罪 兇手逍遙

1 : GS(14)@2011-06-09 22:29:32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5326553
【本報訊】中文大學新亞書院文學院前院長及著名歷史學家孫國棟,其女兒及女婿 2003年身中多刀伏屍沙田排頭村家中。周身債務兼自知將被炒的男菲傭,案發後翌日離港返菲,臨走前向妻子承認殺死僱主。男菲傭被押返香港高等法院受審,陪審團昨一致裁定他謀殺罪名不成立。兇手逍遙法外,死者未能沉寃得雪,他們的同學低頭飲泣訴說:「公道伸張唔到,但事件未完,仲會繼續。」 記者:黃幗慧
2 : 亞力士(1473)@2011-06-09 23:57:05

陪審團昨一致裁定他謀殺罪名不成立<----- 唔係想抽死人水 但係一致裁定 d證據應該幾弱
3 : 龍生(798)@2011-06-10 00:34:51

係....表證上擺明係佢...居然都仲會放生左

我會視為技術上失誤....差佬及控方應該要負點責任
4 : GS(14)@2011-06-11 09:54:07

所以其實都唔知邊個殺,可能佢地兩個做錯了事呢,個傭人驚到唔知點呢?
5 : 龍生(798)@2011-06-11 21:53:44

法律總有遺漏的地方, 無辦法, 只好放生佢....
6 : GS(14)@2011-06-12 11:37:50

但連血跡都無就..
7 : 龍生(798)@2011-06-12 14:16:54

嗯, 抹掉都應該會查到的

所以我視之為差佬太懶
男菲 菲傭 傭脫 脫罪 兇手 逍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4700

婦藏千枚假郵票脫罪

1 : GS(14)@2012-07-20 15:34:22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719/16527934
【本報訊】六旬無業婦人為幫補家計,經鄰居介紹「筍工」,每日幫人到郵局寄包裹,以賺取每次100元報酬,詎料介紹人附上的1,300多枚面值50元的郵票全是假郵票,婦人因此惹上官非。裁判官接納她可能根本不知郵票是假的,判她兩項罪名不成立。
64歲被告張婉媚(圖)被控於2010年12月3日及4日,分別使用185枚及管有1,120枚面值50元的假郵票。根據油塘分局郵務員證供,當日他目睹被告將雙面膠紙貼於郵票底部後將19個包裹寄出。包裹輾轉到達分局局長手中,局長發現包裹上的郵票有可疑,於是報警。被告翌日再到郵局投寄,因而落網。
暫委裁判官劉偉聰接納政府法證化驗師證供,指一般人難以用肉眼分辨該批郵票的真偽。劉官亦接納被告口供指無論郵包及郵票均是介紹人給她,她不知道該批郵票是假郵票。
案件編號︰ KTCC1801/12
婦藏 藏千 千枚 枚假 郵票 脫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368

控無牌辦旅團 石信之妻脫罪

1 : GS(14)@2013-07-17 00:42:47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30716/news/ec_goh1.htm






【明報專訊】著名指揮家石信之與妻子石劉麗雲主理的香港合唱團,涉於前年安排逾50人共8天的歐洲之旅,遊覽之餘,同時出席本港女高音歌唱家鄭穎芬於維也納舉行的音樂會,詎料有團友投訴其營辦素質欠佳。合唱團及石劉麗雲早前分別被控無牌經營旅行業務等,昨經審訊後脫罪。劉稱籌辦旅程只為推廣音樂,「發夢都無諗過會畀人告」。

裁判官裁決時說,報稱合唱團公司主席的被告石劉麗雲(64歲),於前年7月28日至8月4日統籌「維也納金色大廳之旅」,她沒有收報酬,全程費用均由鄭穎芬資助,實報實銷。此外,控方沒法證明香港合唱團有規律地營運旅行業務,本案屬單一事件,同時接納辯方的訟費申請。

8天旅費每人逾1.9萬元

有份策劃旅程的團友李志雄供稱,他與鄭穎芬聯絡石劉麗雲籌備今次活動,並邀請石信之任鄭穎芬音樂會的指揮,8天行程每人費用1.9萬多元,李與妻子的行程費則全由鄭支付,後來二人額外各付4000多元,作為遊覽維也納附近城市的費用。

出發前,石劉麗雲安排團友簽署旅遊保險等文件,出發當天團友到達機場,始知她沒安排導遊,而她及石信之已在維也納安排音樂會事宜。李續稱,石劉麗雲「根本無能力搞旅行團,卻攬埋做」,其食宿安排差劣,又經常對老人和小孩「日鬧夜鬧」。旅程期間,80多歲團友跌倒,她不但沒有安慰,反而斥責對方,惹來全團公憤。

「團友」不滿安排差投訴

此外,當團友身穿禮服往欣賞鄭的音樂會,石劉麗雲卻沒有安排旅遊車接載,眾人要從酒店步行20分鐘到金色大廳。李對行程深感不滿,故回港後向旅行代理商註冊處投訴石劉麗雲,揭發香港合唱團無牌經營旅行業務。石劉麗雲於庭外表示,事件讓她意識到日後要小心交友,舉辦類似活動會更為防範。

【案件編號:KTS3714-5/13】
2 : GS(14)@2013-07-17 00:43:02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30716/news/ec_goh2.htm
不收報酬毋須領牌
  2013年7月16日

【明報專訊】有大律師表示,若有組織或負責人因代辦團友的旅行業務而具商業性質,例如收取團友報酬,就必須申領牌照。

大律師陸偉雄表示,根據法例,若負責人擔任參與旅行者的聯絡、交通、食宿等安排,理論上必須申領牌照。不過,若有組織或負責人或義務安排旅行事宜,就不應視為旅行代理商。他舉例說,假如準新郎新娘安排親朋好友到海外參加其婚宴,並代辦機票酒店等事宜,便毋須申領牌照。香港合唱團有限公司網頁顯示,該公司是香港政府註冊的非牟利團體,石信之為藝術總監,其妻為主席。
控無 無牌 牌辦 辦旅 旅團 石信 信之 之妻 妻脫 脫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349

醉女生被姦後身亡 涉案官二代竟脫罪

1 : GS(14)@2016-08-07 02:13:32

湖南工程職業技術學院大一女生佩佩(化名),在19歲生日的前兩天死亡。經湖南長沙縣警方初步查明,王姓男子與醉酒狀態下的佩佩發生性行為,涉嫌觸犯強姦罪。今年5月,長沙縣人民檢察院以長沙縣公安局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為由,決定對王男不予起訴。佩佩的媽媽表示,周一已經向長沙市人民檢察院提出申訴,請求公訴。長沙市檢察院今日發佈,已對該案進行立案覆查。事發於去年5月5日晚,佩佩和同校4名同學一起宵夜,大家共飲了8樽白酒。佩佩醉酒後,3名男同學將其抬入酒店,同學王男一人留下。第二天,佩佩被發現已經死亡。王男就讀於湖南工程職業技術學院資源系環境班大二年級,其父為重慶市大足區區政府官員。王某供稱,當晚他電話約佩佩吃飯被拒絕。隨後,同校的熊X再次邀約,最終由同學易X把佩佩約出來了。當晚9時左右,一行五人會合後一起前往學校附近大排檔宵夜。佩佩喝兩小樽白酒已顯出醉意,王男背着佩佩離開夜宵攤。佩佩當時說,回寢室洗澡怕摔跤。王男問佩佩:「帶你去酒店行不行?」到了酒店,王男連同兩名同學一起抬佩佩進入房間。王某供述,在此過程中佩佩一直沒有說話,眼睛時而睜開時而閉上,神智不清醒,不能支配自己言行。到房間後,他與佩佩發生性關係,約1分鐘後,王男發現佩佩處於生理期,終止了性行為。王男供述,當晚和沒有知覺的佩佩發生性關係後,他還洗了澡,下樓買了一包煙,又返回酒店與佩佩同床睡覺。次日清晨6時過後,一覺醒來的王男發現佩佩「不對勁」,不說話也喊不醒,趕緊打電話喊來前一晚的同伴,等他們到達酒店後,才召喚救護車並報警。急救員到達後,發現佩佩已死亡。王男被補後否認強姦罪,指與佩佩是戀人關係,早在2014年9月和10月期間,雙方陸續談戀愛10多天,並曾在學院發生過性關係。佩佩母親訴說,第一次見到死去的佩佩時,她的臉是腫着的,嘴唇發黑。她說警方告訴家屬,在現場取證時,酒店床單上「全是血」。佩佩父親則說,女兒喝酒,他們是知道的,但佩佩已經成年,且「乖巧聽話,並不是隨隨便便的女孩子」,家人就沒有阻止她。逢年過節一家人在一起時,佩佩也會和長輩們一起喝酒。對於「佩佩和王男是男女朋友」的說法,家屬更是質疑。佩佩母親說,去年五一假期,佩佩回家探望外婆時還對家人表示沒時間談戀愛,課程比較多,她還要努力準備專升本自考。佩佩的閨蜜稱,不知道佩佩有男朋友。警方則告訴家屬,根據佩佩和王男之間的短訊推測,王男是在追求佩佩。解剖報告則顯示,佩佩心血中乙醇濃度382.0mg/100ml,乙醇中毒致死血濃度一般為400-500mg/100ml,綜合案情及毒物檢測結果分析,死者佩佩符合急性乙醇中毒死亡的特點。上海澎湃新聞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806/19725554
女生 被姦 姦後 身亡 涉案 二代 竟脫 脫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4660

罔顧法院判決肯雅疑受壓跪低5脫罪台人遣大陸

1 : GS(14)@2016-08-09 07:32:52

■五名台灣人和其他大陸疑犯昨由專機遣返抵北京。



「經過3天3夜奮戰,終究擋不住肯雅與中國大陸蠻橫。」肯雅法院日前判五名涉電訊詐騙案的台灣人無罪,並指要「遣返回台灣」,當地警方先前亦指會與台灣駐南非代表談判,但肯雅警方疑被大陸施壓,在本港時間昨日凌晨將五名台灣人遣送中國,台灣外交部亞非司長無奈表示「我方輸得悲壯」。



前年11月,肯雅警方以非法入境與涉犯電訊詐騙罪,逮捕28名台灣人,其中23人先於4月與另外22名涉及另一宗電訊詐騙案的台灣人被遣送至中國,當時引來軒然大波,肯雅警方無視台方向當地法院申請的禁制令,以催淚彈攻堅拘留所,強行帶走15名台灣人,及後被移送中國的台灣人中,有兩人竟被安排在中國官媒央視「認罪懺悔」。餘下五人的案件於上周五(5日)宣判,法院裁決指證據不足,五人獲判無罪,更明確指他們要「遣返台灣」,當時國際特赦組織東非專員Victor Odero稱「如遣送至中國,他們可能面臨失去獲得公平受審的權利。」但是昨日凌晨竟傳出肯雅警方受壓於中方,無視法院裁決,強將五名台灣人送上中國專機,飛機於本港時間凌晨4時30分起飛至中國。



肯雅警曾稱願談判

台灣外交部亞非司長陳俊賢稱,台駐南非代表陳忠於法院裁決後,已立即跟着囚車到警局交涉,當時遭粗暴趕走,但陳忠在警局守候三日三夜,肯雅警方原指會於昨日與陳忠談判,豈料會被中方突擊,將人帶走。陳俊賢稱於上周六(6日)亦一度傳出中方會強硬搶人,當時陳忠亦立即趕到機場遞交法院的判決令;昨晨肯雅警方再在中國施壓下強制遣送,陳忠聞訊後立即趕赴機場阻攔,但未成功。事件在台灣引起巨大迴響,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表示,對於肯雅與中國這違反人權與國際慣例的決定,感到非常遺憾,「要求中方盡速遣返我方人民,以保障國人人身自由與司法等權益」。台外交部也表示,肯雅警方受中國大陸壓力,罔顧法院宣判無罪及遣返台灣的判決,表達嚴正抗議。外交部亦分析,早前肯雅警方聲稱願意談判,有可能是因為礙於國際輿論壓力,態度軟化,但也不能排除是幌子,想台方放下戒心,「偷偷送走」。



行政院斥藐視人權

台灣行政院直斥大陸藐視人權,陸委會表示要求中國大陸積極協調有關部門,盡快將五人送返台灣,並呼籲五名台灣人抵達大陸後,中國大陸應該尊重並依據兩岸司法互助協議的規定,進行人身安全限制通報。大陸國台辦昨晚則指「依法打擊電訊詐騙受到兩岸民眾支持,台灣方面應為恢復兩岸聯繫溝通機制做出切實努力。」台灣《蘋果日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809/19728784
罔顧 法院 判決 肯雅 雅疑 受壓 跪低 脫罪 罪臺 臺人 人遣 大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5080

醉爆女生疑被姦後死亡涉事男同學脫罪?

1 : GS(14)@2016-09-11 05:46:37

湖南鳳凰縣18歲大一女生裴裴,在學校附近飲醉酒,之後被同學「撿屍」帶往酒店發生性關係後死亡。當晚與裴裴同處一室的男子王X,事後被捕。但檢察院竟指,王X涉嫌強姦罪的證據不足,決定不予以起訴。裴裴的家屬無法接受有關決定並提出申訴。據悉,長沙市檢察院稱,已經對案件進行復查。該案發生於去年5月5日晚,就讀湖南省職業技術學院的裴裴,在學校正門前的邵武大排檔,和小偉、王X、小玥3名男生及女同學小芳,一同食宵夜。過了一會,同學小沈帶著兩瓶酒加入了他們的聚會。據在場的同學憶述,當晚裴裴飲得特別急,個半小時已喝了兩瓶共計約半斤的白酒,其餘幾名男同學分喝了剩下的白酒。 至晚上10時20分左右,王X擔心飲醉的裴裴獨自回宿舍洗澡時會跌倒,王某提出在酒店開房,由他來照顧裴裴。兩人遂搭的士,到距離學校約3公里的五嘯大酒店。王某當時叫來同學小偉和小月幫忙背裴裴。王X辦理完入住手續後,他們登上酒店4樓西側的8402房。安頓好裴裴在房間的床上,小偉和小月離開酒店。酒店的閉路視顯示,當晚11時14分,王X離開酒店房間後,4分鐘邊吸煙邊打電話返回房間,再也沒有出來,直至翌日早上7時,王X報警。救護人員到場,發現裴裴已不治。驗屍報告顯示,裴裴心血中的乙醇濃度為382mg/100ml,結合案情及調查情況分析,裴裴符合急性乙醇中毒死亡。警方同時證實,裴裴死前曾與王X發生過性關係。王X接受警方盤問時供稱與裴裴是男女朋友,但這一說法卻遭到了家人的質疑。一名和裴裴相處多年的閨蜜,也沒有聽說裴裴談戀愛的事情。而裴裴手機的QQ聊天記錄,也無法判定兩人是戀人關係。而在事發當天,裴裴正處於生理期,這也成為裴裴家屬的一個質疑點。事發後,王X因涉嫌強姦罪被刑事拘留。今年5月,長沙縣檢察院指案件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決定不對王X作出起訴,其中一個理由是無法證明兩人發生性關係是否違背裴裴的意願。不過,據律師透露,王X8次接受警方的盤問的口供,對於裴裴是否有意識這一問題的回答並不一致。裴裴的家人不滿,向長沙市檢察院作出仲伸訴。上月5日,長沙市檢察院終於發佈通報,決定對此案立案複查。央視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911/19767425
醉爆 女生 疑被 被姦 姦後 死亡 涉事 事男 同學 脫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8582

9度判死 台男涉擄殺富商脫罪

1 : GS(14)@2016-10-14 06:52:02

■徐自強昨開記者會時面露笑顏。



台灣男子徐自強被控21年前擄走富商勒贖並殺害,經歷9次死刑、2次無期徒刑、羈押16年、5次非常上訴,直至去年更九審,他才首度逆轉改判無罪,最高法院昨日駁回檢方上訴,判其無罪定讞。徐昨獲知無罪定讞後召開記者會,難掩激動情緒。



■去年徐自強聞判後與母相擁。

審判20年

檢方指控,徐自強(47歲)與表哥黃銘泉、表弟黃春棋及好友陳憶隆,1995年擄走地產開發商老闆黃春樹,逼問其說出家人的聯絡方式後,殺死對方,眾人就地埋屍及向家屬勒索。警方隨後逮捕黃春棋與陳憶隆,又供出黃銘泉及徐自強是共犯。黃銘泉逃往泰國後被仇家殺死,徐遭通緝後翌年投案,但否認犯案,但檢方仍起訴三人。三名疑犯從一審到高院更五審(更審即重新審理),都被依擄人勒贖殺人罪判死。徐始終不認罪,案件後來出現轉機,2004年7月大法官做出582號解釋,宣告同案共犯的自白不得作為其他被告有罪的唯一證據,最高法院將案件發回重審,徐在六、七、八審經歷先後被判死及無期徒刑。後來《速審法》新規上路,規定被告羈押不得逾八年,徐2012年重獲自由,至高院更九審時,徐的律師團聲請傳喚黃春棋出庭,因對方不滿自己未能更審拒作證,法庭考量黃剝奪徐對質詰問的權利,認為其證供不能採信。檢方又無法提出監視畫面等證據,最終改判無罪。台灣《蘋果日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014/19800449
度判 判死 臺男 男涉 涉擄 擄殺 富商 脫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977

人夫自爆5年上床240次法官唔信小三脫罪

1 : GS(14)@2016-11-16 05:47:04

台灣高雄一名越南籍的林姓女子受僱於黃姓男士,後來自立門戶,去年2月,黃男妻子發現丈夫有外遇,小三就是林女,即時找二人對質。林女坦承二人曾有性關係,黃妻怒告二人通姦。黃男後來為求妻子撤告,竟反過來作證人。黃男承認自己與林女每周通姦1、2次,5年內共240次,高雄檢方遂依妨害婚姻罪,起訴林女。林女自感被冤枉,直言黃男跟她說「已離婚」,甚至在耶穌像面前發誓。林女又指,與對方交往期間,一直想向黃男妻子求證,但一直被黃男藉故拒絕,直到黃妻找上門,她才知道自己成為小三。法官接納林女供詞,認為黃男騙對方「已離婚」,才誤信而交往。林女曾11次出境,加上每月生理期,不可能做愛240次,認為黃男的證詞浮誇,反判被告無罪。三立新聞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116/19835804
人夫 自爆 上床 240 法官 唔信 信小 小三 三脫 脫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5788

「偽證罪」難查證 易脫罪

1 : GS(14)@2017-03-04 10:18:07

塞申斯(圖)涉於參議院任命聽證會上作假證,但有法律專家認為偽證罪本身難以查證,塞申斯即使受查也很可能脫罪。聽證會上,塞申斯至少遭兩名民主黨議員質問有關特朗普競選團隊與俄羅斯政府通訊的事,但他聲稱「沒留意到這類互動」,又指自己沒有以競選代言人身份與俄溝通,隻字不提個人與克宮官員的接觸。根據美國聯邦法律,當事人宣誓後道出與自己認知不相符的虛言,或在未有立誓下揑造或隱瞞事實、提供具體的錯誤資訊,都屬於偽證。前聯邦檢察官羅傑斯指出,法例將失誤排除在外,「必須有準確的證據證明他的言辭與事實不符,而他對謬誤知情」。另一前聯邦檢察官巴特勒亦指,偽證罪須具體且絕對的錯誤才能成立,並非單純的「宣誓後說謊」。他指塞申斯沒有被直接問及個人與俄羅斯的接觸,因此即使受查,也可以「(聽證會)答辯並不具體」為由推諉。美國《華盛頓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304/19946879
偽證罪 偽證 查證 易脫 脫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7709

【動畫】捅死家暴男友脫罪兇手:我殺死心愛嘅男人

1 : GS(14)@2017-04-30 15:20:51

英國一名女子與有家暴紀錄的男友發生爭執後,糾纏期間錯手用刀把男友殺死。她周四被裁定謀殺罪名不成立,聞判後她激動落淚。案情指,27歲的兩子之母哈特-布朗(Elizabeth Hart-Browne),去年9月17日參與派對回家後,與25歲男友雷納(Stephen Rayner)發生激烈爭執,糾纏期間拿起菜刀,對着雷納的頸部捅了三次。雷納之後掙扎走出門外,最後倒卧血泊中,傷重不治。哈特-布朗供稱,當時雷納掐着自己的頸,她十分害怕性命不保,情急下忘記自己仍握着利刀,出於自保錯手殺了對方。其後她曾抹走兇刀和電視機上的血迹。她向警察表示:「我不想這樣做,我很抱歉……我剛剛殺死了我愛的男人。」兩人在六年交往期間,雷納多次襲擊哈特-布朗,包括曾向她作出類似水刑的行為,又曾咬她的臉,令她覺得他會殺死她,因此她在2015年買了人壽保險。2012年,雷納在一間夜店外襲擊哈特-布朗,她用高跟鞋自衞,事後法庭頒令雷納須接受家暴輔導。雷納亦曾在哈特-布朗媽媽的家中,因不滿女友沒有洗碗,把她推向一塊鏡,令她昏迷不醒。不過,哈特-布朗亦曾用燭台打雷納,當時是她產子前一個星期,她不滿男友在巴士上看其他女子,兩人之後發生爭執。英國廣播公司/英國《每日電訊報》/《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430/20006751
動畫 捅死 死家 家暴 男友 脫罪 兇手 殺死 心愛 男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026

1歲B被劈頭爆眼狂漢脫罪後走數

1 : GS(14)@2017-07-07 02:42:06

內地媒體報道,蘇州常熟1歲多的小宇宸兩個多月前被鄰居揮刀砍傷面部、左眼球破裂。事後,鄰居趙某被鑑定為精神病發,無刑事責任,其家屬付了3萬人民幣(下同)治療費後便失蹤。但手術費要幾十萬元,小宇宸父母陷入困境。4月14日傍晚,媽媽抱着小宇宸在鄰居家門口聊天。突然,不遠處傳來「砍人了」的驚呼,她轉身望去,一個揮舞菜刀的身影已衝到眼前,不由分說對着她就斬。她本能地一躲,但見菜刀劃過,小宇宸「哇哇」大哭起來,她低頭一看,驚見孩子左臉上有道六七厘米長的刀口,鮮血直流。驚魂甫定的媽媽大呼家人趕來,緊急將宇宸送往醫院搶救。經診斷,小宇宸「面部刀傷、左眼球破裂」,其中視網膜受損嚴重,恢復希望渺茫。事後,雷先生和妻子才知道,這天晚上,趙某精神病發作,從家衝出後對路人胡亂砍殺。民警趕來將趙某制服,經過調查,趙某無故持刀追逐、砍傷他人,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犯罪,但因他被鑑定為精神病發,雖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犯罪,但不用負刑事責任。趙某夫婦與雷先生一家就住在同一條街上,相距不過幾十米,兩家人平時沒有甚麼來往,只能算面熟。趙某和妻子做服裝代加工收入不錯,但為趙某治療精神疾病這些年花費也不小。得知趙某行凶後,其家屬拿出3萬元人民幣作為小宇宸的治療費。宇宸父親雷先生和妻子感到很悲涼,因在年初,13歲女兒查出腿部患有腫瘤,剛動了一次大手術。經濟上還沒緩過氣來,幼子又遭此橫禍。趙家付了3萬元治療款後再沒消息。而更讓雷先生和妻子氣憤不過的是,就在一個多月前,他們上門找趙家商討醫療費用時,發現趙家已人去屋空,打趙某家屬的電話,也被拉入黑名單,「趙家失聯了」!內地記者了解到,雖然趙某不用承擔刑責,但民事賠償責任難免,這要由其家屬(主要是監護人)承擔責任。趙某家具有一定的經濟賠償能力,檢察機關已為小宇宸找了法律援助律師,幫助其進行民事索賠。但如今,趙家失蹤,難以索賠。北京中銀(南京)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蔡慶濤律師告訴記者,根據現行法律規定,一般情況下,要進行民事索賠,先要鑑定受害人的傷殘等級。而要進行傷殘等級鑑定,必須先等受害人傷情穩定下來才行。問題是,小宇宸正處於不斷生長發育過程中,為了保住左眼球,要不斷做手術,他的傷情鑑定要穩定下來,起碼要一年以上,此後才能進行傷殘等級鑑定。揚子晚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705/20079689
劈頭 爆眼 眼狂 狂漢 漢脫 脫罪 罪後 後走 走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829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