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新科網通股王 小車庫創業翻滾記

2011-9-19  TCW




台灣上市公司,出現第一位中國老 闆,而且還一躍成為網通類股王。

八月三十一日,科納光通訊在台灣掛牌,不僅是今年台股中,海外第一上市承銷價格最高的公司,董事長袁海驥在 中國杭州出生、浙江大學物理碩士的背景,更是台灣第一上市公司之中的首例。

科納去年每股盈餘六元,今年光是上半年,就已經幾乎追平去年一整 年的數字,全年獲利上看一個股本。近日股價守在一百四十元,穩居台股網通類股股王。

中國出身,為什麼卻到台灣來掛牌?袁海驥說:「因為台灣 是我的天使(Angel;也是新創公司對投資者的暱稱)!」

從中國拿著獎學金到美國攻讀,一路拿下美國肯特大學博士的袁海驥,是標準的優秀 中國留美學生。他更自詡,「我從來就沒找過工作,都是工作來找我。」

天資聰穎的他,更在三十六歲時就當上飛利浦TFT-LCD(液晶顯示) 部門總經理,是這家百年老店最年輕的高階主管。

他,中年創業一起步就遇上產業泡沫

兩年後,他卻選擇辭去眾人稱羨的職位,回到 自家小小的車庫,投入十多萬美元的積蓄,成立了光通訊元件公司科納,只為了實現求學時期,對自己許下「四十歲以前一定要創業」的承諾。

只 是,這個承諾,卻成了他人生最大的挑戰。產品原型才剛做好,網路泡沫就來了,光通訊產業跟著急凍。約莫同時,鴻海也以「鳳凰計畫」為名發展光通訊,最後無 疾而終,國內外多家通訊廠,也相繼選擇退場或合併。

靠著過去的聲譽,袁海驥好不容易拿到兩家台灣創投:宏gay下的智融創投與 VenGlobal的六百萬美元資金。

他心知,這條創業之路不好走,因此規定公司一年只能花一百萬美元,不能再多了!果不然,科納創立後五 年,一直無法擺脫接近「零營收」的苦日子。

但袁海驥堅定的相信:「光通訊一定會起來,只是時間早晚而已。」台灣的兩家創投,也對他不離不 棄,替他連結人脈,讓他感念至今,這是他選擇來台上市,成為第一個台股中國老闆的最重要原因。

他,突圍求生不做主流產品,著手未來

為 求突圍,他決定「跳tone」:不做時下主流產品,一口氣就跳到三、五年後,客戶可能會用到的產品:也就是現在讓科納大紅大紫的波長選擇開關(WSS Roadm)。

想像藉由光傳遞的訊號,是一輛輛在高速公路上疾駛的車,波長選擇開關就如同智慧型閘道,負責在最短的時間裡,導引不同的車輛 走上應走的路,藉此加速傳輸效率,還能協助降低局端設備的支出。

在中國,因為人工便宜,還能靠人騎著電動車,四處到基地站裡切換波長;在歐 美,這可是驚人的成本。

沒想到這一賭,竟然賭對了!

二○○五年光通訊年會(OFC)上,科納終於遇上第一個貴人——美國重量 級電信運營商威瑞森(Verizon)。威瑞森對科納產品很有興趣,又擔心它從未與大公司合作過,深怕科納無法如期交貨,但其他供應商根本做不出來,這才 讓威瑞森大膽啟用科納。袁海驥與創業夥伴也很爭氣,公司規模小歸小,產能擴張起來卻也快如閃電,總是準時交貨。短短兩年,每股盈餘就衝高到九.二九元。

二 ○○七年的光通訊年會,當時還只是華為協理的蔡常天走到科納參展的攤位上,對產品驚豔不已。跟袁海驥深談後,接著通過嚴格又冗長的產品審查過程後,科納終 於躋身華為的供應商。二○○八年為了就近服務中國客戶,科納也在蘇州建廠,用行動允諾合作的決心。

他,苦盡甘來和大廠合作布局中國寬頻

這 幾年,隨著華為對歐美通訊局端設備出貨量的急速增加,科納的營運績效也跟著猛烈拉升,目前已經是華為在光通訊設備裡,第二大的供應商。而華為對科納的營收 貢獻度,很快的也超越了威瑞森,目前占比超過五成。當年慧眼識英雄的蔡常天,在華為的職級則是三級跳,當上了傳輸產品部門總裁。

華為在全球 各地的通訊設備市場都大有斬獲,唯獨在歐美市場,因為中國背景,經常被以國防安全為由多所限制。袁海驥也幫著蔡常天牽線,介紹給威瑞森等美國客戶,看看能 否擦出合作的火花。

華為之後,科納接連切入中興通訊、烽火的供應鏈,包辦中國前三大通訊設備廠的訂單,搭上未來中國寬頻網路布建的商機,營 運跟著快速起飛。

從連續五年虧損,到今年全年賺一個股本,袁海驥說:「我這人,做事特固執,想做,一定要做到好!」現在智慧型手機、平板電 腦當道,接下來連電視都要上網,大頻寬的光纖通訊設備早已擺脫十年前網路泡沫的陰霾。袁海驥當年的堅持,也終於得到命運之神的微笑眷顧。


新科 網通 股王 小車 創業 翻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849

翻滾的香江:拿到港A股籌碼是當前所有戰略中的重中之重

來源: http://www.gelonghui.com/portal.php?mod=view&aid=1906

翻滾的香江:拿到港A股籌碼是當前所有戰略中的重中之重
格隆匯評論員


從格隆匯324日振臂一呼:“從今日起,面朝大海,穿暖花開,旗幟鮮明做多港A股”的號召後(“港A股”是格隆匯獨創的一個詞匯,用來概括那些有相當中國血緣、有清晰精確A股對標、有強大股東背景、故事概念性感、市值適中,且非老千股的港股),港股已成為萬人矚目的香餑餑,大批A股資金在近乎洶湧地撤離已“聞到焦糊味”的A股市場(尤其創業板),並以類似大媽掃貨的方式搶籌“港A股”——這導致一批任性的“港A股”在短短兩周內漲幅超過40%(比如格隆匯的“珍珠白菜股”)。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深刻認識到了這波港股行情的本質、空間、機會與風險,因此再提綱挈領,用言簡意賅的10短信方式贅言幾句:


1、投資新兵做模型,投資大家做全局,做趨勢


“不謀全局者,不足以謀一隅”所謂的“運籌帷帳中,決勝千里外”,真正的投資大家,都是放眼全球,做全局,做大趨勢的,而不是盯著一城一地,更不是做個股模型的;沒有張良,十個劉邦加韓信也不是項羽對手。沒有劉伯溫,朱元璋與陳友諒、張士誠這些割據軍閥不會有本質區別。


2、現在的大格局和大趨勢是:旗幟鮮明,做多“港A股”;


上至廟堂戰略需要(抑制A股泡沫,疏導資本外流,構造資金閉環回路,托底香港,輸出人民幣,構建一路一帶、亞投行等二戰後中國特色的國際金融體系),下至草根遊資訴求(回避A股泡沫,保留A股牛市勝利果實,尋求性價比更優的資本保值增值機會,跟隨政策套利機會),都有且只有一個目標:
做多“港A股”;


3、“港A股”政策紅利剛開始


放行5萬億公募基金南下,放行10萬億險資南下,連千股和狐貍頻繁出沒的創業板都一擼到底……這些只是開始。做多“港A股”是廟堂戰略層面的大棋,只許成功,不許失敗,斷不會虎頭蛇尾,後面的政策紅利會源源不斷(深港通提速是可以預期的大概率選項);


4、是“港A股”的系統性機會與行情,不是“港股”的系統性機會與行情
一字之差,但兩者在本輪歷史機遇面前有天壤之別。


這是一個必須涇渭分明劃清界限的紅線,否則你可能解放了國際友人,卻犧牲了自己。這波行情的原始基礎當然是港股令人饞涎欲滴的估值性價比。但,估值低只是必要條件,港股這個鬼子資金像上公交車一樣自由進出的市場,估值低的時候多了去了。這波行情的本質(也是本輪歷史行情的充分條件),是廟堂層面戰略疏導資本流動,構造資金閉環,托底香港,全球輸出人民幣,爭奪資本定價權,構建一路一帶、亞投行等二戰後有中國特色的國際金融體系大戰略的關鍵一環。這個時候,這批帶著民族感情和歷史重任的子彈是去接管,而不是融合。你指望這批子彈去買長和、去買恒基,去買友邦,去買中移動,去解放大摩、高盛這幫“國際友人”(你敢買,他真敢賣。籌碼多的是,不信你試試)?


5拿到“港A股”籌碼是當前所有戰略中的重中之重


“港A股”行情與機會剛剛開始,還遠沒到火熱的階段。這個階段,不要開會,不要討論,不要調研,不要做模型,不要分析基本面(基本面是估值修複到一定階段以後的事情),這個階段就做一件事:搶到“港A股”籌碼是當前所有戰略中的重中之重!時刻記住,這波行情是“港A股”的系統性機會,不是“港股”的系統性機會。很明顯,“港A股”僧多粥少,流動籌碼有限,屬於稀缺品種。動手慢了,你會發現流動籌碼在迅速消失中;
簡單一句糙話:先買入,再研究


6、港股A股化是必然趨勢,而不是短期現象


當然,港股A股化不是類似創業板那樣的單純投機與博弈,而是“香港中國化”、“港幣人民幣化”、“人民幣國際化”的自然延生與必然結果。這個時候繼續抱著“價值”這唯一一條主線(過去那些外資就是這麽忽悠和主導香港資本市場定價權的)去看待、尋找港股機會,既會南轅北轍,也未免too simple too naive:在激動人心、色彩斑斕且極具彈性的“中國因素”加入調色板後,港股簡單的“分紅率”、“股息率”這些所謂的價值因素就顯得過於蒼白單調和死氣沈沈了。


換句話說:未來你必須適應更有A股色彩的估值邏輯與彈性——是該外資來交點學費的時候了!


7、必須迅速完成對本次“港A股”機會空間與盈利預期的調整


事實上,即使“港A股”整體漲60%以上,與對標A股仍有著巨大的性價比優勢。未來不出意外,港股日成交額可能會過3千億(目前是600億)。


所以,不要讓過去港股市場要死不活的“低估值”慣性思維來左右你的判斷與行為——對於打著價值旗號的外資來說,港股維持長期低估值再好不過:可以作為貨幣的替代品,自由進出,予取予求,任何時候回來都不嫌貴。


現在不同了:該是外資在中國資本市場上恢複“客人”本色的時候了,也該是“港A股”體現出應有價值的時候了。你需要盡快調整你的盈利預期。如果你很幸運的買了高質量的“港A股”,而它們在短期內上漲了30%以上——別急,它們可能剛開始。



8、別和外資PK,別和老千PK


港股市場不是擺滿鮮花的雞尾酒會。港股有大量經驗豐富的資本老手(外資為甚),有大量做多做空的複雜衍生工具,還有一批毫無節操底線,渾水摸魚的的“千客”與“千股”。可以說風險無處不在。
但也不是沒有回避的辦法。堅持一些簡單原則就好了。比如,不和外資PK。外資真的很有錢,和他們玩,勝算真不大。但,我不和你玩,不和你做對手盤,讓你獨孤求敗,讓你向隅而泣,這總可以?再比如,堅決不和老千玩:只要有老千嫌疑的,堅決不要碰。寧可錯殺一千,絕不放過一個(請參閱格隆匯疑似老千股名單)。


當然,還有一個最簡單的靠譜辦法:認準“中國血統”這根主線,認準“港A股”這個品牌。


9、投資路徑、脈絡與標的


關於這個話題,格隆匯眾多會員已經無私奉獻了大量好的思路與標的,所以評論員在此不再贅言,只是稍微提醒幾點:一是千萬不要只是盯著絕對股價便宜的,那種幾分錢幾毛錢的,說沒問題都難;二是尋找有精確對標的港A股,而不是單純做AH差價AH價差這個思路太簡單、原始、粗暴,也註定難以持久。三是多看看那些背後有有實力大股東背景的,比如CEC系、阿里巴巴系、聯想系、小米系、複星系、泛海系、騰訊系等等。很多人問怎麽阿里巴巴的幾家公司漲上天了,騰訊的幾家不動?別急,馬化騰什麽時候在和馬雲較勁的時候露過怯?華南城這樣的“港A股”票,你需要的只是稍稍耐心點等候而已。


10、倉位分布


如果你實在希望給一個倉位分布的意見,一個不太成熟,僅供參考的未來三個季度意見:90%以上放“港A股”,10%以下放在A


理由?很簡單:化學泡沫中遊泳舒服,還是溫泉里遊泳舒服?

翻滾 香江 拿到 籌碼 當前 所有 戰略 中的 的重 重中 中之 之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8850

直擊支付寶後臺:九百億如何翻滾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2910

2015年11月11日,廣東省深圳市,順豐黃田中轉場正在有序分揀快遞包裹當天發送包裹超過80萬件。 (視覺中國/圖)

編者按

七年前,天貓創造了“雙十一”光棍節消費日,當時只有幾十個商家參與。到今天,參與的商家數量達到幾萬個,一天的成交量高達九百多億。“雙十一”也從一個公司的促銷活動,變成電商行業的促銷節,以及整個中國經濟的狂歡消費日。

這樣一個連續七年的狂歡節,究竟給實體經濟帶來了什麽?南方周末本期專題“‘雙十一’沖擊波”試圖記錄下“雙十一”帶來的刺激、進化和陷阱。

對每個消費者來說,“雙十一”購物是一件愉悅的事。而對背後阿里巴巴的支付體系來說,則是一場“抗洪”運動。

每秒鐘完成的數萬筆成交背後,錢究竟是怎樣沿著手機和電腦流動的?24個小時里殺出來的九百多億的資金,怎樣逼著傳統金融業“脫了幾層皮”?這場中國最為盛大的網絡狂歡,又如何讓交易蔓延到180多個國家?

2015年11月1日“小單身節”這天,在浦東機場候機的劉小柒低著頭一直刷手機,她在忙著裝淘寶購物車。登機時,購物車又多了半個頁面,戰績頗豐。她是在上海廣告行業工作的白領一族,進入11月,她和朋友們的見面禮,都變成互相參觀淘寶購物車了。

十天後,就是“11·11”,大“單身節”。這些年,阿里巴巴已經成功地將這層含義從人們腦海中抹去,只留下“買買買”。

2015年11月10日午夜,天貓晚會的大屏幕上顯示,零點一過,18秒擠破1億,一分鐘擠破10億,12分鐘過100億。

這些數字背後是一筆筆的錢在流動。中國最大的互聯網支付平臺——支付寶提供的數據顯示,2010年全天支付交易1261萬筆,今年雙十一,第一個小時已達1.17億筆。

一個人窩在初冬時節溫暖的床上,手機點擊支付,購物車倒空,睡覺。這個動作在一個小時內發生1億次。對每個消費者來說,這是一件愉悅的事。而對背後螞蟻金服的支付體系來說,則是一場“抗洪”運動。

擺脫“人肉雲計算”

“2010年時,所有人都趴在監控前面,出問題基本靠人肉解決,在項目室里喊。但是從2013年開始,在項目室里,已經有小夥伴坐在那兒自己低頭買買買了”

“12,12,6”,是螞蟻金融服務集團首席技術架構師胡喜對今年雙十一的備戰總結。螞蟻金服是阿里巴巴旗下以支付寶為主體建構的金融集團,它也是“雙十一”資金鏈瘋轉的主戰場。

這三個數字,代表三個買家熟悉的場景:選貨之後進入的購物車頁面,每秒鐘會有12萬人同時打開;下單後選擇支付方式的頁面,每秒也會有12萬人同時湧入;最後一步,支付,會有每秒6萬人同時進行。這是基於去年雙十一的數據基礎上,螞蟻金服團隊估計的2015雙十一峰值。去年這個數字,是8,8,3。

就今年來說,他們預計有90%的買家都會用手機下單支付,放棄電腦。“我記得2013年還沒有這麽快,2014年起就突然轉變過來了。”胡喜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采訪時說,深夜十二點,人們都喜歡躺在床上購物,不會守在電腦邊了,這個習慣隨著智能手機的出現,轉變飛快。

11日00:12,統計顯示,無線交易額占比約75%。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已經有人傳授攻略:“電腦比手機快”。開搶半小時,手機頁面仍不時會“卡”,電腦則已毫無障礙。

在支付寶大樓內,在“12,12,6”這三個場景背後,實際運轉著一百多個關鍵系統。它們沿著密布大樓的線路,層層分解這些指標,到達數據庫、形成網絡,最終又呈現為只需點擊三次的三個頁面。

“雙十一”出現的七年來,在大眾消費習慣養成的同時,為了適應這場網絡狂歡年年奇跡般的銷售額,支付體系內部也“脫了幾層皮”。

2010年以前,支撐“雙十一”的是傳統金融機構普遍采用的IOE系統(IBM的小型機、Oracle數據庫、EMC存儲設備)。但它一年年地表現出體力不支,最終在2010年遇險,幾乎崩盤。

每年這天,都會有兩個消費的極值,分別出現在0-1點,以及23-24點。2010年的11日23點後,購買壓力達到幾乎壓垮整個數據庫的程度。

胡喜回憶,數據庫是有處理極限的,像物理瓶頸一樣,漲過了上限就會垮掉,壓力最大時,數據庫管理員已經在倒計時了,29秒、28秒……他們迅速“殺掉”了同用一個庫的內部會計系統,跳升了50%的容量留給了面對用戶的賬戶系統。

“賬戶系統一垮掉就真的完蛋了。”胡喜說,那樣所有買家下單後將無法支付,又不能立即修複。那是非常緊張的一天,所有人全部上陣,24小時盯著,他們說那是“人肉的雲計算”。

自那以後,他們意識到這個傳統的架構走到頭了,必須走“去IOE”,轉雲計算的路。從2011年向雲計算轉型,到2013年已經幾乎“轉完”。要知道,2014年的交易量是2010年的近30倍,要還是當年的系統,局面不敢想象。

不同於從前的集中式架構,雲計算是分布式的,擴容的方式很簡單,只需要加機器就可以滿足數倍湧入的需求量,系統本身不受壓迫,它可以全自動、標準化操作。從前“雙十一”可能需要撲上去上百人處理的問題,現在十幾個人就可以解決了。在新的系統中,“加機器”也是每次都以萬臺為單位的。

螞蟻金服首席戰略官陳龍在最近的一次內部講話中說,2014年“雙十一”開始的十幾分鐘,每秒處理支付達到3.8萬筆,而國外領先的支付工具比如eBay和PayPal,一般設計出來的支付範圍也只有每秒鐘600-1000筆左右。2015年籌備期,螞蟻金服首席技術官程立表態,支付寶可以穩定支持6萬筆/秒的支付,並且還有一定余量。

今年9月起,支付寶開始“雙十一”的壓力測試,幾乎每天都在做,直到11月9日下午南方周末記者在支付寶大樓內采訪時,系統仍在壓測中。

胡喜說,壓測時你可以看到系統監控的畫面上,突然間啪地達到一個峰值,然後跌落下來,形成一條非常恐怖的直線。測試的“洪峰”在任意時間開始,晚上測、白天也測。應付雙十一洪峰時段的高壓,其實已經成了整個系統的常態。

負責技術的團隊成員對南方周末記者說,2010年的時候,所有人都趴在監控前面,出問題基本靠人肉解決,在項目室里喊。但是從2013年開始,在項目室里,已經有小夥伴坐在那兒自己低頭買買買了。去年,監控的負責人還有空在雙十一當天,在知乎發帖子回答問題。

根據螞蟻金服提供的最新數據,今年雙十一的交易峰值為8.59萬筆/秒,是去年3.85萬筆/秒的2.23倍。這一數據也超過了6萬筆/秒的預估。

2015年11月11日,河北廊坊,記者探訪天貓超市。倉儲內運用大量的大數據、雲計算,通過技術代替人力,平均3分鐘完成一個訂單的分揀和打包。 (CFP/圖)

拖著銀行走

不只是建行,其他大中型銀行今年也都紛紛完成或正在進行“總對總”的方向轉變。

在完成交易的“三步”中,為什麽前面兩個頁面都能承載每秒12萬的用戶,支付界面承載量卻為最高每秒6萬?胡喜說,因為這個步驟更複雜,不像前兩者都是自己做的系統,支付這個環節還涉及跟各大銀行的合作。他們綜合了往年銀行的能力,確定了這個最大支付值。

目前國內大型銀行,普遍采用的還是傳統的IOE系統,集中化的架構,對容量進行改變挑戰大。

阿里巴巴CEO張勇回憶“雙十一”歷程時,講到2011年銀行支付開始暴露出問題,主要的幾家銀行輪流掛掉、搶修、再掛掉、再搶修,“當時真的是滿頭大汗,好在沒有同時掛掉,真的是有一點小小的運氣。”

現在,每年各家銀行都會從數月前開始跟螞蟻金服共同做壓力測試。支付寶會按照之前的市場份額和今年預估的峰值數據,給每家銀行分配指標,各家銀行拿到今年各自的峰值數據,進行準備。目前跟螞蟻金服有合作的銀行有200多家,從今年7月初到11月7日,螞蟻金服與17家銀行機構進行393輪、共計470次壓測。

“雙十一”當天,支付寶也會專門派出員工跟各個銀行對接。在建行浙江省分行,11月10日早上九點,支付寶的一位男員工,就拎著準備好的食物,上了建行的樓。

對銀行來說,這已經是個大變化。建行浙江省分行電子銀行部高級經理傅雨開跟淘寶、支付寶的合作已經超過十年,他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第一年聽說要做“雙十一”的第一反應是,“淘寶又在耍寶了”。

去年起,之前由分行對接的“雙十一”,向上交由總行的數據中心直接與支付寶的數據中心對接。不只是建行,其他大中型銀行也都紛紛完成或正在進行“總對總”的方向轉變。

傅雨開說,在總行接過去之前,分行技術部的壓力比較大,往年的“雙十一”當天是專門有人值班全天候觀察的,技術網絡、應用技術和業務人員,三班人馬都在現場。今年,需要在分行留守的也就是要兩三個人了。

今年“雙十一”的主戰場在建行總行設在北京的數據中心,那里會有全程的業務監控,網絡、應用、信用卡中心各路人等都會聚在那里,他們分行開發中心的技術人員也已經到了北京。

每年,“雙十一”的交易量都會達到平時的5-6倍,現在全年中壓力可與之相比的,只有春節期間的微信搶紅包了。他說,銀行方面希望達到的目標是波瀾不驚,下面再波濤洶湧,用戶看到的都可以是一面平靜的湖水。

在支付頁面,用戶除了可以選擇銀行、余額寶以外,今年還躥出了新的產品:螞蟻花唄。

11日零點之後的一個小時,有的用戶在微博感嘆螞蟻花唄是“神器”,分秒必爭時比其他支付渠道更舒暢;也有質疑聲,比如演員林更新就在微博問:“被系統默認螞蟻花唄付款的是我一個人嗎?”四十分鐘後,有三千多評論,五千多個贊。

根據螞蟻金服公布的數據,第一個小時內,支付寶支付1.17億筆,其中螞蟻花唄支付筆數2288萬筆,占整體近五分之一。

“花唄”是螞蟻金服今年初推出的一款新產品。在“雙十一”前一天,螞蟻花唄運營負責人陳懷晟接受了南方周末記者采訪。他說,這款產品是為了在用戶支付尷尬時,提供備選。尤其在“雙十一”當天晚上,拍下貨品之後,發現余額不足,支付失敗,這時候轉回去重選會很難搶到,就可以點擊螞蟻花唄,讓它付款。

因為定位是支付方式的一種補充,它並未像其他新產品一樣在地鐵鋪廣告,只是默默出現在支付寶頁面的諸多選項下面,成為新的一條支付渠道。

螞蟻花唄的消費方式與信用卡相似,次月還款,余額寶賬戶充足時會自動扣款。傳統的信用卡開卡,從填寫資料到收到卡片,一般需要18個工作日。花唄可以瞬時完成,它依托於每個人的消費和信用數據,開通時立刻驗證,確定額度。每個人額度都不同,從大學生到都市白領,五百到幾萬不等。

在“雙十一”這天,有70%的螞蟻花唄用戶還獲得了額度提升,幅度在30%-100%之間。銀行也有相似的動作,建行平時單筆一萬元限額的快捷支付,在“雙十一”和年末時,會提升到單筆五萬。

陳懷晟說,平時團隊之間的很多碰撞發生在如何通俗化地描述產品上。例如對“雙十一”這天提高額度的介紹,為了頁面上兩句話的描述有歧義,很多人爭執、修改了多次。最終呈現後的效果他們很欣慰,從1號至10號,沒有用戶投訴或咨詢看不懂規則,並且頁面的客戶轉化率達到了60%。

螞蟻花唄的團隊有七八十人,核心團隊四十人。“雙十一”當天,他們輪流蹲班,工作安排已經細化到了每個小時的幾點幾分,包括頁面的切換,活動的跟蹤,當流量沖到高峰時的降級措施。按照以往經驗,基本上這兩天都是睡不著的。

“太興奮,想睡也睡不著。”螞蟻金服集團微貸事業部運營專家吳丹丹說。從前在天貓工作,她參加過四年“雙十一”。那時候甚至三天三夜不睡覺。

“雙十一”不眠夜,螞蟻金服的團隊在實時監測交易數據。 (螞蟻金服供圖/圖)

玩點新的

“痛點”,催生出了越來越多新玩法。

分期付款,是螞蟻花唄的另一種玩法。例如三期、六期、十二期產品,可以把一筆消費轉移到3個月、6個月、12個月還清。需要分期付款的,往往是單價比較高的商品,把一筆錢攤在幾個月內還清,會減輕買家負擔。

預售的商品中,有六期免息產品的會場。8、9月時,他們原本的設計是五個行業:家店、家裝、航旅、珠寶和手表。後又擴展為十余個,包括美妝、運動、戶外、健身器材、汽車用品等。

吳丹丹說,美妝有很多女孩子喜歡,但之前可能不一定會舍得一次花兩三千去買品牌套裝,但螞蟻花唄分期付款之後,每月只需還三四百元,負擔減輕很多。

在商家層面,也會設計自己的免息產品,選擇三期、六期或九期,幫消費者還利息。一開始,商家對分期付的參與度並不高,但目前天貓的大客戶已有50%開通了這項服務,乃至整個高端美妝全線參加,自發設置分期購。

淘寶一家名為“遠洋家具”店的老板王軍才對南方周末記者說,開通分期付的四個月以來,他的用戶數量提升了25%左右。在他的店里,分為三、六、九期,他會負擔前三個月的利息,更長的時間就由客人自付。

他說,喜歡分期付的主要是購置家具、準備結婚的年輕人,大學畢業結婚,經濟實力欠缺,選擇幾個月還清的購買方式,能減輕負擔。

另一家居商鋪刻凡家居老板楊毅也打算從今年“雙十一”開始,開通給客戶的免費三期付款了。之前在客服環節,他發現有些客戶對利息是很敏感的,有位買家曾經吐槽,分期手續費太高。楊毅跟同事說免去了手續費,他立馬就成交了。

楊毅和王軍才的店,在今年都加入了一個叫“極有家”的淘寶家裝平臺。之後,楊毅的店銷售額有了明顯提升,從以前的月均不超過100萬,達到今年的月均300萬-400萬,他想爭取在“雙十一”當天達到500萬。他介紹,進入極有家平臺,不需要繳納傭金,但是會自動匹配保險。

保險,是淘寶天貓與支付寶的新玩法。2012年,天貓首次出現“退貨運費險”,今年繼它之後,又上線了“物流破損險”“天貓正品險”和“品質保證險”。

螞蟻金服保險事業部運營總監李華對南方周末記者說,他們會從安全、物流、質量和服務四個方面逐漸鋪開保險的網。李華喜歡用“痛點”這個詞。他說,之所以選擇在“雙十一”上線新險,也是因為整個系統單量的增多,平時客戶的痛點也會被放大。

就退運費險而言,它解決的是一旦產生退貨,返程的運費由誰承擔的問題。這件事常常引發買賣雙方的扯皮,賣家不負擔,可能被差評,負擔的話,成本又太高。這時,李華團隊認為應該由保險介入,交易時收取少量保險費,發生退貨時向買家退還一部分運費。

在產品之初,基本是統一定價。但在一段時間後,他們發現會有客戶把這個規則變成了零成本“試用”,例如有的美女買家一雙鞋買了三種顏色,挑完之後再用保險免運費退回去兩雙。漸漸地,他們開始利用大數據分析出個人畫像,差異化定價。

與傳統的保險方式不同,沒有推銷員,也不用上門填表,退運費險和其他險種一樣,會嵌在選擇寄貨地址那一頁面的底部,是否選擇只要打鉤就好。漸漸地,為了吸引客戶,也會有賣家“送險”:保費由賣家負擔,在客戶付款時已經勾選了退運費險,享受退貨免運費。

刻凡家居老板楊毅說,商家負擔退運費險以後,如果月入300萬,按照千分之二的比例,每月花大概6000元買保險。但實際上從前處理退運費糾紛時,為了避免客戶差評,賠出的錢可能比這個還多。有了保險之後,他能腰桿更硬一些跟客戶承諾“你不喜歡就退唄”,也會讓買家認為這家的貨經得起考驗。

在平時,李華和保險團隊也會在內部征求意見,例如他們在內網會問阿里巴巴的同事,希望有怎樣的保險,並獎以星巴克咖啡券。答案五花八門,甚至有人提議出“四六級不過險”。有趣的是,爭議一時的“扶老人險”也是他們推出的。

今年,在網購場景,就有了天貓正品險和品質保障險。當客戶對正品或材質有質疑時,可以申請檢驗、理賠,若非正品,“退一賠四”。目前,天貓已經全部覆蓋正品險,品質保障險在淘寶和天貓有部分商家購買。

180個國家的生意

你能看見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時間醒來,每個國家的購物高峰很明顯不同。

國際業務,是“雙十一”在這兩年出現的新變化。

在與原有全球主流支付機構,如Visa、Master的合作基礎上,支付寶今年又接入了十多個新的國際支付機構,支持15種外幣結算。備戰期間,支付系統進口業務方向系統擴容5倍,出口業務方向擴容10倍。

據螞蟻金服數據,11月11日零點後的半小時內,已成交國家地區總數達到180個。“雙十一”的跨國生意,分為進口與出口兩條線,也就是中國人買進口貨,和外國人買中國貨。

在“雙十一”開始前的十個小時,螞蟻金服國際事業部首席研究員孫彤接受了南方周末記者的采訪。她旗下兩百多人的團隊,已經為此準備了三個月。

就國內買進口貨而言,買家通過支付寶下單後,會走外匯結算流程,進而通過與國外銀行的合作,將當地幣種打入外國賣家的銀行賬戶,完成支付。目前支付寶合作的境外銀行和支付機構超過30家。

這條路主要通過“天貓國際”來完成。孫彤介紹,天貓國際今年規劃比去年大很多。同時,因為已有“黑色星期五”等狂歡購物節的傳統,海外的大品牌對於網購節的玩法並不陌生,接入天貓國際也很積極,想借此建立與龐大中國用戶的聯系。

從世界版圖來看,每個地區的“雙十一”都定在當地時間零點開始。孫彤說,“你能看見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時間醒來,每個國家的購物高峰很明顯不同”。

而她負責貨物出口的技術團隊,在國內最熱鬧的零點時都在睡覺,他們會在次日早上不同的時間進入狀態。

目前,出口涉及國家已超190個,銷售額排在前四位的國家是:俄羅斯、美國、西班牙和巴西。支付寶的國際客戶端也有多國語言。

孫彤總結,賣家都是外國人,在不同的地區,人們選擇在淘寶天貓的用品是有不同特征的:像德國這類發達國家的買家,普遍屬於中產階級稍微往下一點,年紀在30-40歲;在新興的市場,如獨聯體國家、巴西,買家以年輕白領為主,收入高於當地平均收入,年紀在20多歲。

發達國家的買家,更喜歡在淘寶上“淘”買不到的東西。比如有一個美國買家,四處找遊泳池的蓋子,別的地方都沒有,在速賣通(國際版淘寶)上找到了。另一個很有意思的產品,是黑人的假發,也是在美國備受歡迎的中國產品。

在俄羅斯、巴西這類國家,可能網購智能手機、服裝的人會更多。“在俄羅斯,大量貨品需要進口。”孫彤說,“雙十一的開場就是俄羅斯,這會導致出口這塊的壓力很大。”今年6月,馬雲接受采訪時說,“我記得大概兩年以前我們搞過一次促銷,結果幾乎把俄羅斯的郵政物流體系擠癱瘓了將近一個禮拜,為此俄政府還專門換了郵政局的局長,這說明俄的需求還是非常之大。”

支付寶的國際團隊,也駐紮在不同的國家,會根據當地時間查看交易量,維持與本地銀行的溝通,保證通道穩定。

就支付寶的應用場景,目前亞洲市場已經有了比較強的認知,例如韓國有一整條購物街都可以用支付寶消費。在歐美,也已經推了三年,現在開始做物流+支付的解決方案。

除此之外,他們也正在推進支付+退稅的解決方案,與當地的退稅機構合作,可以用手機支付寶完成退稅,免去排隊的習慣。孫彤說,她自己去過一個韓國的滑雪場,就用支付寶完成了退稅。

(應被訪者要求,劉小柒為化名)

直擊 支付 寶後 後臺 九百 百億 如何 翻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9752

《翻滾吧!男孩》小選手 靠10倍練習挺進奧運 李智凱,讓台灣體操,暌違16年又最高殿堂

2016-07-04  TWM

20歲的李智凱曾經是紀錄片《翻滾吧!男孩》中天真的「菜市場凱」,當年他不是團隊裡最亮眼的一個,卻靠苦練拿到奧運門票;好累、好痛,不止一次出現放棄的念頭,但他始終記著,家人告訴他的:「痛,只是一天而已。」李智凱深深吸了一大口氣,把體育館裡的空氣灌到肺葉。兩眼盯著眼前的鞍馬,緩緩向前跨了一步,雙掌緊緊扣住馬上的把手。他上馬,架式沉定。臂膀瞬間就像陀螺似地轉了起來,穩、準、俐落。接著併攏雙腿,先做一個湯瑪士迴旋,倒立轉體三百六十度,再張開雙腿繞馬一周,來回八趟湯瑪士迴旋,精神全貫注在身體每寸肌肉上。

轉得快,接得緊,李智凱的重心從左手轉到右手,再從右手換回左手,從馬首撐到馬尾,然後一個倒立旋轉,下馬。高舉雙手謝了觀眾,收起式,好似滿園亂舞的蜜蜂一下子全歸了巢。

苦練型選手,體育館常剩他「別人練一次,我練幾十次」李智凱日前在奧林匹克運動會測試賽上,扎扎實實地以總分八十二.四三一拿下奧運參賽資格。對台灣體操界來說,這事非同凡響。畢竟自雪梨奧運後,台灣已十六年沒半個選手能闖進奧運了。在鞍馬上,李智凱凝神正色,手臂筋肉繃著,儼然一副練家子的模樣。

他在鞍馬上的動作八○%以上都是湯瑪士迴旋,最高難度G級加分動作連珠砲似地翻騰,放眼世界體壇也難得一見。

然而下了馬,發現這小子不過是剛滿二十歲的年輕人,稚氣就從他質樸的臉孔透了出來,「那鞍馬,就像我的生命,有時候,我真的覺得它就是我的全部!」他傻傻地笑了兩聲,眼睛望著前方,不太知道要說什麼,「湯瑪士迴旋要更大、更優美、更流暢、更華麗。」他又傻傻地笑。

其實李智凱早在二○○五年就已經闖出名號,當年導演林育賢拍了部紀錄片《翻滾吧!男孩》。

林育賢的哥哥林育信是體操教練,那時他帶著一群宜蘭的小蘿蔔頭練體操。

李智凱正是片中被記錄的一員。他綽號叫「菜市場凱」,從小就跟著在市場賣菜的母親穿梭在市集的魚攤肉販之間,他露出牙齒微笑時,簡直和十一年前那個國小二年級的孩子沒有兩樣。

然而十一年的時間,一點也不短,「他不是那種天才型的選手。」林育信從《翻滾吧!男孩》時,就已開始訓練李智凱,到現在還拉拔著他,「比起紀錄片中另外一個小選手黃克強,他頂多可以稱之為『苦練型選手』,鑽石與石頭不一樣。」李智凱的成功之道別無他法,只有「練」。

黃克強外號「臭屁強」,現在也還在體操界,天賦異稟,李智凱卻能甩開他,其來有自。

「別人練一次,我要練好幾十次。」李智凱笑說,「好幾次,體育館就剩我一個人在訓練,其他人都練完離開了。我心裡只想著『除了體操,我沒有別的。』」練體操是條漫長的天堂路,要成功,吃過的苦,旁人幾乎無從想像。「小時候,我因為筋骨很軟,從小就能把自己塞進箱子裡,所以被教練挖掘。」林育信找上他後,李智凱一開始只想玩一玩,體操在市場可好用了,「我家人很得意我練體操,而且我倒立就可以跟其他攤商換來養生奶、魚丸、零食,偶爾還能換到水果。」菜市場之光,陪媽辛苦擺攤「我從小知道,為生活要放棄一些事」然而一練下去,李智凱才發現,體操哪是翻翻滾滾這麼簡單?「小時候,我們要拉筋,劈腿劈不下去,教練從後面輔助,一壓超過一百八十度,很痛很辛苦!」「菜市場凱」和其他小朋友每天在館內苦練,其他同學卻在外頭奔跑遊戲,「我回家就會哭著跟爸爸媽媽說,『我不要練,好累!真的好痛,你們都騙我!』」林育信當年嚴厲出了名,「教練總是在罵:『為什麼要偷懶!』」李智凱的爸媽都是辛苦人,「可能我會比較吃苦耐勞,也是受他們影響。」他說,「我從小就知道,為了生活你必須放棄一些事,媽媽擺攤,凌晨三、四點就要去準備,一直做到晚上八點才能回家,捨棄了睡眠,也幾乎沒有休閒。」「菜市場凱」看在眼裡,「吃苦」這事簡直是家常便飯,「我爸是開怪手的,小時候我去工地看他,好熱,好辛苦,但爸爸從沒怨言。」李智凱想放棄體操時,家人也總笑著跟他說:「痛只是一天而已。」咬著牙,李智凱繼續練下去,林育信說:「智凱的態度比別的小朋友好,跟他年紀一樣的孩子,常常有態度上的問題,智凱卻懂得尊師重道,追隨教練腳步,以奧運夢想為目標。」林育信笑說:「以前黃克強早早就練完,坐在旁邊吃冰棒、喝汽水,李智凱卻依舊在練,練到會為止。」黃克強不太甘心地笑說:「國中時,有一次在全中運上我輸給他。」他停了幾秒,「訓練的積極度有差。他很容易進入備戰狀態……,我卻要花很久時間才能專心。」黃克強當然不想輸:「很多人都唱衰我,『被幹掉了!』我告訴他:『我總有一天會超越你!』但現在一看就知道,動作很明顯有差,他是第一人!」李智凱每次聽到黃克強說:「有一天我會超越你,」就會回嗆:「來啊!」他笑說:「我們從小又是宿敵,又是摯友,一起在體操館打混長大的!」兩人關係像「龜兔賽跑」,但李智凱知道,哪天忘了苦練的初衷,他就會成為那隻失敗的兔子。

李智凱即使變強,體操這條路仍不好走,「有一次,我雙槓下把沒做好,倒栽蔥掉到地上,胸椎就受傷了,這麼一傷,至少要躺個四、五個月。」李智凱動作扎實,大傷不多,但當他穿著短褲時,腳上每一寸,都布滿黑藍色的瘀血。

湯瑪士迴旋速度快,他每撞到鞍馬一次,傷就多一個,「而且無論練習、比賽,就算傷了,都還是要把整套動作完成。」李智凱說得平平淡淡,彷彿那些傷不存在似的。

輸給心魔,兩次國際賽失手「像小時考試,明知答案寫出來卻錯」儘管小傷不斷,但真正讓李智凱困擾的卻是「心魔」。「我沒有拿過任何國際賽事的獎牌。」他質樸的臉孔露出不甘心的神情,「每次比賽,我都在緊要關頭挫敗。在韓國世大運,我的動作如果成功就有奪牌機會,但我失誤了,在亞錦賽也一樣。」從最熟悉的鞍馬上掉落,痛苦可想而知,「我知道自己要從馬上掉下來了,抬頭看,天花板那麼高,身體很痛,心裡更失落!」李智凱很小就跟著林育信到桃園訓練,一個人住在幾坪大的小套房中,「每次回到家,整個晚上都會很安靜,不想說話,腦袋一直問:『為何始終沒辦法達成?』」林育信說:「只有他自己才能突破心魔。」李智凱雙手一攤,「我可能太患得患失,比賽前一天睡不著,一直在模擬比賽,做意向訓練,最後卻反而表現更差。我回想起小時候,每次考試也是這樣,我明明都知道答案,寫出來卻寫錯。」擠進奧運,師徒都是第一次實現當年約「流著淚也要去」李智凱即將前進巴西,參加奧運,巨大的心魔是李智凱最難克服的阻礙,「現在我有個心理輔導師,他告訴我,『要讓自己專注,只在意眼前的動作!』」比賽前,李智凱總戴著耳機、聽著音樂,「腦袋什麼都不想,無論旁邊有多少人,我也要覺得只有自己。」這天,李智凱在桃園小巨蛋,準備參加桃園城市邀請賽。

賽程還沒開始,許多選手鬧哄哄地在偌大的體育館裡練習。當李智凱上馬練習時,旁邊卻瞬間安靜,光也好像暗了下來,全世界如同只剩一人一馬,「這是我最感動的時刻!」儘管林育信認為這次愛徒去奧運,只是去磨練長見識,但李智凱卻信心滿滿,抱著奧運奪牌的目標高歌奮進。

林育信平常在選手面前常板著臉孔,態度嚴肅,但談到得意門生,他忍不住透露:「我們的角色不允許給選手太多讚美,他看不到我每次的喜悅,我要演給他看。」但他眼神中掠過一絲溫柔,「我每次出去喝酒或跟朋友聊天,都講得超爽的!」林育賢曾拍過電影《翻滾吧!阿信》,談的就是林育信的故事,他以前也是體操選手,卻一直沒機會去奧運。

看到徒弟有機會帶著他一起擠入奧運窄門,那種感動不可言喻,「我也是第一次去奧運。我在他們小時候,就曾跟孩子們約好:『流著眼淚,都要去奧運!』」林育賢又著手拍攝新紀錄片了,這部片叫《翻滾吧!男人》,或許當李智凱、林育信一起踏入奧運體育場的那刻,灑下來的光,會是金黃色的,比獎牌還要燦爛。

李智凱

出生:1996年

現職:國立體育大學就學中成績:全國大學運動會全能項目金牌、101年全中會4金1銀2銅、101年全國體操錦標賽2金3銀1銅等獎

翻滾 男孩 選手 10 練習 挺進 奧運 李智 智凱 讓臺 臺灣 體操 暌違 16 年又 最高 殿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3987

老伯自創泳式 側身翻滾前進

1 : GS(14)@2014-09-27 23:11:11



湖北武漢一名84歲曹姓老翁,不但精通自由泳、仰泳、蛙泳、蝶泳等,還自創了一種特殊泳式,在水裏側身翻滾着前進(圖右),一翻就是200多個。他想以這種獨創泳式申報健力士世界紀錄。「我練了十幾年才能游成現在這樣。」曹老伯說着,深吸一口氣,躍入水中,兩手輪換撲打水面,身體像陀螺在水裏不停翻滾旋轉着,每旋轉一次向前竄出一米多。不少游泳愛好者想學,但試了幾次放棄了。王姓泳客稱「既要不停翻滾,又要控制身體前進,看起來很容易,其實非常難。」湖北《楚天都市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40927/18880845
老伯 自創 泳式 側身 翻滾 前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5719

【今日笑一笑】雪橇最怕濕納納 地上翻滾弄乾身

1 : GS(14)@2016-07-09 06:35:55

一般狗狗都喜歡玩水,但濕身過後返回室內,很多時會渾身不舒服,想盡快將身子弄乾。不過如果沒有主人幫忙,如何是好?有短片分享網站近日上載最新影片,見到一頭濕透的雪橇狗,在家中的地毯上滾來滾去,希望靠自己弄乾厚厚的毛。但牠連番翻滾後,似乎仍不大滿意,看來要牠的主人出手相助了。
YouTube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707/19685038
今日 笑一 一笑 雪橇 最怕 怕濕 納納 地上 翻滾 弄乾 乾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886

鱷魚表演死亡翻滾收錯指令咬錯訓練員?

1 : GS(14)@2017-01-05 08:01:02

泰國布吉「鱷魚世界」一名馴獸師與鱷魚表演時,險遭一條鱷魚噬斷手。一身紅衣的阿努沙克(Anusak Salangam)面對一隻張開口的3米長鱷魚,不時觸碰他的頭,又伸手入他的口,惟當他再一次伸手入鱷魚口時,鱷魚突然發難,噬着他的右臂,還施展「死亡翻滾」,企圖將阿努沙克的右臂扭斷。阿努沙克在鱷魚使出撒手鐧時,與鱷魚同時翻滾,令手臂不至於被扭斷,並趁鱷魚鬆口時縮回手臂。「鱷魚世界」職員表示,阿奴沙克僅受皮外傷,十分幸運。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103/19885144
鱷魚 表演 死亡 翻滾 收錯 指令 咬錯 訓練員 訓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1237

搭扶手電梯向後跌老伯翻滾逾半分鐘

1 : GS(14)@2017-01-28 12:04:07

福建福州一名老翁於周二早上11時,在地鐵站乘扶手電梯時連續翻滾20多圈,不能自行站起來。地鐵保安員發現後,立即按停緊急掣,車站職員立即替老翁進行救援。地鐵站閉路電視顯示,老翁步入地鐵站某處扶手電梯後,因腳步不穩,連續向後退了幾個階梯後向後倒下翻滾。雖然老翁一度找到重心,停下動作,但隨着扶手梯繼續運作,老翁又再失重心,繼續不斷翻滾。有目擊者表示,老翁最後只是在旁邊坐着休息了一下,說着沒事後,並自行離去。福州地鐵公司事發後回覆,地鐵1號線斗門站B出口扶手電梯上,有一名老人摔倒,由於老人不願聯絡家人和留下聯絡方法,休息片刻後自行離開;而車站安排保安護送他過馬路。福州新聞廣播/梨視頻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128/19911722
扶手 電梯 向後 後跌 老伯 翻滾 逾半 分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4499

【今日笑一笑】鼠仔四腳慢幾拍倒掛翻滾都想跑多幾下

1 : GS(14)@2017-08-04 06:11:55

為咗玩,倉鼠有多堅持?有網民家中倉鼠的不屈不撓,便惹人發笑。與同伴同住一籠的倉鼠,等到同伴都跑下滾輪,以為終於輪到牠跑一下,不料跑了幾步,同伴便又走上來。可憐倉鼠跑得慢,被同伴的速度嚇得四肢緊抓着滾輪,隨着滾輪打圈,再被拋出,掛在滾輪支架上,十分無助。終於等到同伴跑下滾輪,倉鼠便忙不迭地跑到滾輪,爭取慢跑的機會。
Facebook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803/20110452
今日 笑一 一笑 鼠仔 仔四 四腳 腳慢 慢幾 幾拍 倒掛 翻滾 都想 想跑 跑多 多幾 幾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955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