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國新生代女兵 操控武器的,也可以是纖纖細手

1 : GS(14)@2014-10-05 01:38:46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4509

曾經是女兵方陣後備隊員的程誠,錯失了2009年國慶閱兵,5年後,她沒有再次錯失機遇,作為三軍儀仗隊空軍護旗手,她站在了隊伍的最前排。

程誠的背後,代表了一個群體的增長——中國女兵。2014年5月,包括程誠在內的13名三軍儀仗隊女兵,與男隊員一起組成151人最大陣容的儀仗隊,出現在歡迎土庫曼斯坦總統的儀式上。

2014年7月7日,北京人民大會堂,三軍儀仗隊整理軍姿軍容,歡迎來華進行正式訪問的德國總理默克爾。曾多次來華訪問的默克爾第一次見到儀仗隊中有女兵的身影。 (東方IC/圖)



她們90%以上擁有大專以上學歷,平均身高1.72米。三軍儀仗隊中第一次有了奪目的女兵分隊,向全社會釋放著這樣一種信號:女兵,開始成為軍隊中越來越重要的組成部分。

世界各國軍隊規模都在不斷縮減,而不少國家女兵的數量卻有增加趨勢。據俄國防部的數據,2012年俄軍現役女軍官已達到3000人,其中,校級女軍官人數一年來翻了一番多。2014年9月,美國陸軍公開尋找志願參加陸軍遊騎兵部隊學校的女性士兵,並計劃擴大女性作戰兵種。

女兵的形象,也在中國軍營悄然轉型。

航母女兵在執行任務前向戰友告別。 (王松岐/圖)



誰說戰爭讓女人走開

劉欣是中國首批戰鬥機女飛行員的1/16。2014年11月,5名飛過4種機型、飛行時間在750小時以上的首批殲擊機女飛行員,將駕馭殲-10表演機,首次亮相中國航展,執行飛行表演任務。

回首2009年國慶那一天,雨後初晴的天空中,劉欣聽到領隊的長機報告,自己正飛過天安門,眼淚不知從何處湧了上來,「不敢往下看,不能出一點差錯,訓練那麼久,就是為了這一瞬。」

以往,女兵在軍營中主要從事醫療、後勤、宣傳等工作,其作用也往往侷限在調和戰士心理上。然而,隨著現代戰爭向技術化、信息化轉變,佔中國解放軍5%的女兵,逐漸從後勤向主戰場邁進。2014年,瀋陽軍區成立首個女兵導彈連。而此前,海軍陸戰隊、二炮、北海艦隊等也都有了女兵的身影。空軍啟動培養女殲擊機飛行員也正是此種趨勢的標誌之一。

南海艦隊武漢艦上值更的女兵。 (姚憶江/圖)



自1951年首批女飛行員列編部隊以來,空軍先後培養了8批300餘名運輸機女飛行員。2005年,經中央軍委批准,空軍首次招收女殲擊機飛行員。15萬名應屆女高中生,35名學員,16人順利畢業。

傳統觀念中,戰鬥機飛行員超強的體能需求和獨立決策能力,都被認為非女性所長。然而,戰鬥機中「飛儀表」則能充分體現女飛行員獨有的長處。

所謂「飛儀表」,即在複雜或極端天氣條件下,飛行員完全根據儀表數據飛行。這就要求飛行員:動作細、準備細、心思細。根據近幾年的數據,女飛行學員在此科目上的飛行數據平均值比男飛行員要高。此外,在空軍航空醫學研究所2012年對首批女殲擊機飛行員心理健康的研究中,也發現她們的心理水平優於男飛行學員。

「按動武器按鈕的手,也可以是女子的纖纖細手。」飛過7種機型的中國飛行女將軍劉曉連曾這樣說。

目前,中國空軍女戰鬥機飛行員的選拔與培養已呈常態化特點。通過為期5年的專業理論、初教機和高教機飛行訓練均合格後,將會獲得大學本科學歷證書,授予工學學士、軍事學學士學位以及空軍中尉軍銜。2013年6月25日,首批16名雙學士殲擊機女飛行員以全優佳績步入戰位。

海軍陸戰隊某旅兩棲偵察女兵野外生存訓練期間,在叢林生剝活蛇。 (廖志勇/圖)



像男兵那樣去戰鬥

「首先是軍人,其次才是女人。」

大約四年前,大學生女兵袁華剛上遼寧艦時,就聽到政委梅文的話很「不客氣」。那一年,袁華等7名女兵成為我國首艘航母的機電兵。

從「告發女人上艦」到「很需要艦艇部署女軍人」,女性軍人已將身影留在了遼寧艦三十多個專業的崗位上。九十多人的女艦員隊中,走出了人民海軍第一代女操舵兵、女機電兵、女損管隊員。

兩位維族女戰士共同擔任航母航海值班任務。 (王松岐/圖)



每天晨跑5公里,托舉槓鈴數百次。女艦員們除了專業能力拔尖,在體能上也毫不含糊,成績優秀率甚至超過了男兵隊,蹲起和俯臥撐成績還打破了男兵的紀錄。

軍隊中的女兵越來越多,但女性進入部隊非但少有優待,反而在其挺進作戰一線的過程中,對她們提出了更高的訓練要求。她們要「像男兵那樣去戰鬥!」

在軍隊,女兵要接受與男兵一樣的訓練。殲擊機女飛行員章嫻,正憋足了勁把五十多斤的傘包上肩。 (沈玲/圖)



世界各主要國家軍隊認為,要讓女軍人在實戰中發揮作用,關鍵是通過平時的嚴格教育訓練,提高全面素質。在朝鮮,女特種兵會接受各種游擊戰訓練,如急速武裝行軍、爆破、格鬥術、射擊術、地形辨別等,還需要會游泳、駕駛和外語。1997年起,美海軍陸戰隊的新兵營就開始讓女兵與男兵一起接受戰鬥訓練。

多個國家的實踐能夠證明,女軍人在特定的訓練中的接受能力、耐力和忍受力等方面並不比男軍人差,有些方面還勝過男軍人。

殲擊機女飛行員進行首次海上跳傘訓練,飛行員準備邁出艙門。 (沈玲/圖)



粵南一灘塗沼澤地上,女兵孫銀蕾把袖子一挽,果斷跳進散發著惡臭的泥潭。被稱為「兩棲霸王花」的海軍陸戰隊女偵察兵們就這樣開始了每年的必修課。「就得這麼練。」女兵們像泥鰍一樣在泥潭中鑽來鑽去,匍匐前進、潛水隱蔽,一連串的戰術動作完成後,每一個姑娘都成了「泥雕」。

每次訓練後,孫銀蕾每天要洗3次以上的頭髮,鞋子、襪子從來用不長久,穿著的衣服裝具都經過多次的漂洗消毒。她們笑稱,特戰訓練就是「瘦身運動」。

「要不是當兵,說啥也不會去跳泥坑,訓練場上沒有性別之分,戰場也不會讓女兵走開。」孫銀蕾說。

如今,在中國軍隊的戰位上,時時閃現著女兵的身影,無需訝異,她們是一群既愛紅裝也愛武裝的中國新生代女兵。
中國 新生代 新生 女兵 操控 武器 可以 纖纖 細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582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