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網紅由泛娛樂向垂直專業化過渡 近四成已簽經紀公司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30214.html

23.8%,這是目前國內網紅簽約經紀公司的比例,這個數字是艾瑞資訊集團與微博聯合發布的《2016網紅生態白皮書》中的一個統計數據。

眼下一個很明顯的趨勢是,在經歷了2015年單打獨鬥的野蠻生長後,網紅正在加速步入產業化階段,與之相伴的是網紅變現也由過去主要靠C端打賞,向廣告、電商、藝人發展、IP品牌化等多化渠道延伸。

6月16日,“國民老公”王思聰、Papi醬、張大奕等直播、網紅大咖齊聚上海,走上紅毯並參加2016超級紅人節論壇,一同進行行業交流的還有數十家經紀公司和投資機構。從前端直播到背後資本,這個龐大陣勢已經將網紅的產業鏈趨勢描繪出來。

看到網紅直播強大的聚流量效應,微博在上個月上線了直播頻道。在隨後進行的一場網絡直播比賽上,6萬多場紅人直播吸引了2億人次觀看,2萬多位視頻紅人參與,累計播放量超過10億次,80多位時尚紅人在微博上賣出了125萬件寶貝。這個結果讓微博CEO王高飛感到驚訝而滿意。

“我們現在培養網紅的模式和藝人培養基本上采用的是同一套體系。”出席該論壇的國內在線演藝經紀公司熱度傳媒CEO鄧雙成對第一財經記者說,這家公司旗下目前有3000多網紅,大學生群體和喜歡表達的社會人士是主要招募對象。他透露,公司旗下位於上海的網紅一般月收入能達到1.5萬元,表現突出的年入百萬,已經超過三線明星。

來自四川一所藝術院校的大三學生“馮朗朗I”是這家公司3000多名網紅之一,他剛剛獲得了由微博聯合21家行業機構舉行的“超級紅人節”直播比賽的新銳主播獎第一名,他在直播中表演唱歌,兩周收到了粉絲送出的價值120多萬元的虛擬禮物。他說自己所在學校近一半學生參與過直播,不少同齡人希望借此解決畢業後的出路。

就連北京電影學院等全國類藝術院校的學生,利用課余時間在網上做直播的現象也比較普遍。該校表演系大一學生張藝馨不久前對第一財經記者說:“老師不想讓我們做直播,覺得有點low。”

事實上,過去一年野蠻生長的網紅視頻與直播現象在公眾眼中建立了一個並不“高大上”的印象,特別是那些為吸引眼球不惜秀下限的做法,甚至受到了監管層的幹涉。但隨著網紅向垂直專業化、意見領袖方向不斷分化,這種觀念正在迅速被轉變。

杭州一家服裝電商企業及網紅服飾品牌商緹蘇創始人施傑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說,公司現在有30多個網紅,她們的工作不是直播,而是隨時把握當季服飾流行款,通過網紅身份與粉絲互動,搜集市場反應,這些信息成為公司生產團隊的制造源頭,用柔性供應鏈快速生產出市場喜歡的服裝。網紅的出現,讓這種生產方式比傳統服裝產業生產流程快幾個月,同時降低了庫存。今年5月份,嘗試進軍網紅電商的光線傳媒斥資3000萬元入股杭州緹蘇,占股6%。

類似這種專業網紅目前正在各垂直領域被孵化出來,他們逐漸成為各自領域的意見領袖。根據易觀智庫最新發布的網紅研究報告分析,網紅的人格化營銷迎合了中國目前個性化消費升級,網紅電商的品類集中在女裝和化妝品,隨著其他垂直領域網紅也嘗試通過電商變現,接下來會有包括母嬰、家居、運動戶外等更多品類加入網紅變現商品,從而與更多實體商業相結合。

網紅向垂直細分領域的分化也帶來了變現方式的多元化可能。但目前來看,粉絲對直播紅人的打賞仍是主流,電商所占的比例還很小。“未來電商變現將會占到50%以上。”達晨創投董事總經理高洪慶看好網紅變現的這一模式。

網紅 紅由 由泛 娛樂 垂直 專業化 專業 過渡 四成 已簽 經紀 公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130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