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環在線:粵港澳「盲搶鹽」遠大自爆有碘賣 李華華


2011-3-18  AD




 

噚日粵港澳無厘頭有新瘟疫「急性盲搶鹽」,仲俾CNN報道埋,華華身為中國人,都覺得丟架,而有時呢啲社會亂象,華華覺得企業都可能要負番啲責任!

好 似正當個個政府係咁叫平民百姓唔好驚、唔好亂食碘之際,遠大醫藥(512)噚日傍晚出咗張通告,講完一大輪福島核電廠反應堆連環爆炸,令日本輻射水平大大 提高之後,再講暴露喺輻射之下會引致咩危險,跟住個重點就嚟喇──就係佢哋嘅附屬武漢遠大,係中國擁有碘化鉀藥品(片劑)生產批文嘅少數醫藥企業之一。

而武漢遠大最近已經接到有關碘化鉀產品嘅需求查詢,公司表示已經進入生產的準備狀態,隨時會調整產能,滿足市場嘅急切需求!唉……


中環 在線 粵港澳 粵港 盲搶 搶鹽 遠大 自爆 爆有 有碘 碘賣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316

粵港澳灣區躍升“十三五”中國經濟第四極

“未來,希望粵港澳大灣區能進入3.0時代,區域內的主要城市能發揮各自的優勢產業,齊頭並進,創新湧動,出現引領性的產業。”粵港澳大灣區概念的最早提出者之一、深圳市委黨校副校長譚剛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如是憧憬粵港澳大灣區的未來。

他將全球灣區的演變史分成了1.0和2.0時代。“最早的灣區是1.0時代,以港口碼頭為主。後來是2.0時代,形成3種路徑:一是以東京灣為代表的,以先進制造業為主;二是以紐約為代表的,以金融服務業為主;三是以舊金山為代表的,以科技創新為主。”

早在兩年前的2015年廣東省兩會時,身為廣東省政協委員的譚剛就在提案中建議構建粵港澳大灣區,並認為廣東在“十三五”時期可以形成以灣區經濟為引領的發展新常態。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作政府工作報告時表示,要推動內地與港澳深化合作,研究制定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發揮港澳獨特優勢,提升在國家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中的地位與功能。這是“粵港澳大灣區”首次寫入國家政府工作報告,戰略意義不言而喻。

目前,粵港澳大灣區還處於概念階段。未來要如何建、何時建成,都還是未知數,但一個確定的事實是:該區域內各個層面的融合正在加速。就拿籌建以來曾經停滯多年的跨海大橋港珠澳大橋來說,海底隧道部分即將在今年4月底貫通,預計2017年底建成通車。

建設中的港珠澳大橋

寫進國家政府工作報告

事實上,“灣區”的概念並非首次提出。我國一些港口發達的城市,如廣州、上海、深圳、珠海、東莞、臺州等,早已加入發展灣區經濟的行列。

灣區,指由一個海灣或相連的若幹個海灣、港灣、鄰近島嶼共同組成的區域。在國際上,“灣區”一詞多用於描述圍繞沿海口岸分布的眾多海港和城鎮所構成的港口群和城鎮群,而衍生的經濟效應則稱之為“灣區經濟”。

2010年粵港澳三地政府聯合制定《環珠三角宜居灣區建設重點行動計劃》,以落實此前提出的跨界交通合作、跨界地區合作、生態環境保護合作和協調機制建設。在廣東省2016年和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中,也包括了“推進粵港澳大灣區”等內容。

國家層面上,去年公布的“十三五”規劃綱要已提出,支持港澳在泛珠三角區域合作中發揮重要作用,推動粵港澳大灣區和跨省區重大合作平臺建設。國務院去年正式發布的《關於深化泛珠三角區域合作的指導意見》也提出,要攜手港澳共同打造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世界級城市群。

中山大學粵港澳研究院副院長、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主任陳廣漢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世界上一般以中心港口城市的名稱來給灣區命名,比如聞名世界的紐約灣區、東京灣區等,而“粵港澳大灣區”更多的是區域經濟的概念。“如此命名意在將港澳納入珠三角城市群,並以此帶動周邊地區發展。”

2016年12月,國家發改委在《加快城市群規劃編制工作的通知》中也明確提出2017年擬啟動珠三角灣區等跨省域城市群規劃編制。其有關司局負責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珠三角灣區城市群將把珠三角9市和香港、澳門作為一個整體來規劃,由國家發改委牽頭,會同粵港澳地區共同編制,最後由國務院批準。

暨南大學教授、華南城市研究會會長胡剛認為,無論是珠三角灣區城市群還是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所含的地理範圍是一樣的,即都是珠三角9市和香港、澳門,但是提法不同透露出來的信息不同。

胡剛對第一財經記者進一步分析道,對於中央來說,著眼點在於“港澳”,粵港澳大灣區有港澳兩個字,凸顯了港澳的分量,顯示出國家的重視。國家希望香港一直保持穩定,而香港如果能與珠三角很好融合才有發展前景,經濟發展好了才更穩定。香港近年來面對的國際競爭壓力加大,需要聯合珠三角城市來發展,因而提出這個發展戰略是適時的,香港、澳門也會贊同粵港澳大灣區的提法。

對標世界著名灣區

粵港澳大灣區寫入政府工作報告,意味著粵港澳大灣區發展已列入國家經濟發展戰略層面。

就在李克強作政府工作報告的第二天,廣東省省長馬興瑞在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廣東省代表團全體會議上表示:“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要和洛杉磯、紐約、東京灣去比。相信粵港澳能在世界大灣區競爭中沖得更快一些、更強一些。”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各地統計局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發現,珠三角9市和港澳加起來的經濟體量已經十分龐大。2011年到2015年,這11個城市GDP(國內生產總值)逐年上升,從2011年的6.24萬億元人民幣增長至8.44萬億元,約合1.22萬億美元。這一數值與2015年排名第13位的經濟體澳大利亞的GDP相當,超過排名第14位的西班牙238億美元,排名第12位的俄羅斯少1000億美元。

廣東省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彭澎還曾向第一財經記者提供過另一組數據:2015年這11個城市GDP是舊金山灣區的2倍,接近紐約灣區水平;進出口貿易額約1.5萬億美元,是東京灣區的3倍以上;區域港口集裝箱吞吐量達7200萬標箱,是世界三大灣區總和的5.5倍。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梁振英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規劃具現實意義,香港應珍惜“國家預留座位”的機遇。

華南城市研究會副會長萬慶濤也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稱,港澳是我國走向世界的重要紐帶和橋梁。“粵港澳全面合作乃至深度融合,將為我國‘一帶一路’戰略發揮重要作用。由於歷史的原因,香港和澳門曾為與英聯邦國家和萄語國家連通的重要窗口,是新的歷史條件下中國走出去的重要支點。此外,粵港澳大灣區未來將建成世界級的城市群,將提高我國的綜合國力乃至在全球的競爭力。”

建設難題待解

那麽,粵港澳大灣區該如何建設?重大跨境基礎設施的構建可謂第一步,諸多設施有待完善。譚剛對第一財經記者舉例說:“原來因為航空管制,粵港澳大灣區這個區域內飛行效率不太高。因為這個區域的航空管制區並不是統一的,飛機飛行的時候稍稍不註意,甚至在空中盤旋一下就可能從一個航空管制區進入另一個航空管制區,導致後者每分鐘起降的航班數量受到影響。”

有學者表示,研究跨境基礎設施要跳出跨境,發揮好跨境設施的系統效益。2016年10月,深圳創新發展研究院理事長張思平在深港合作圓桌會議上說:“比如深圳灣口岸,從跨境的角度來講是跨過來了,深圳灣大橋建設本身沒有問題,香港方也沒有問題,但是跨過來之後在深圳卻存在嚴重的交通擁堵問題,究其原因,除了深圳西部通道的功能發生變化之外,恐怕還與當時對與深圳西部地面交通體系的銜接考慮不夠有關。”

他認為,在未來,不論是高鐵、機場還是其他重大項目,都不能僅考慮跨境的問題,而要綜合考慮兩個城市內交通體系的一體化建設,以全局的、系統的眼光,站在深港兩地交通大系統的角度統一規劃。

珠三角九市之間的行政壁壘和地區融合之間的矛盾也備受關註。“灣區”比“地區”城市間的界限更模糊,更強調融合發展,比如基礎設施互通、公共服務均等、消費水平相當。

在陳廣漢看來,與世界著名灣區相比,粵港澳大灣區的差距還很大,人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都不暢通。隨著經濟一體化的發展、跨境流動的增加,不光是經濟層面,整個城市的分工問題都提出來了,“而社會融合比經濟合作難度更大。比如,港澳居民在內地生活的國民待遇問題,他們的養老、教育等如何與內地的體系對接。”

舊金山灣區

在今年廣東省兩會上,廣東省政協澳門區委員楊道匡就舉了一個例子。他說,港澳居民在通過深圳北站高鐵的時候,不能像內地居民一樣在自助機上取票進入,必須在窗口審核後才可以。一到節假日排隊時間超過一個小時,為了防止誤車,很多居民需要提前一天過關。他希望能“完善高鐵的營運管理,讓港澳居民享受國民待遇”。

此外,環境問題將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另一大難點。胡剛表示,如今高科技的發展需要依靠人才,而人才喜歡集聚在氣候環境條件好的地方,這樣的地方就是灣區。但是,珠三角過去的工業化帶來了土壤、水、空氣汙染的問題,這些汙染治理起來又很困難,即便是現在仍然有很多重工業,比如造船、電廠等。同時,珠江灣周邊很多城市都在填海,從長遠來說,這已經對灣區的自然環境造成了很大的破壞。

“目前,粵港澳大灣區還是以制造業為主,如果強行對其過高要求,GDP會掉下來,這樣不行。所以轉型升級要慢慢轉向以高端服務業為主導。”胡剛說。

彭澎也認為,要把“宜居”放在重要位置。在產業轉型升級的背景下,珠三角房價高企、土地與人工成本不斷上漲、環境壓力很大、交通擁堵嚴重。但是,灣區不能只給政府帶來“高大上”,帶給民眾的卻只是一個概念或是房地產炒作。

企業登陸灣區,深圳有優勢

深圳是粵港澳大灣區概念最早的提出者和倡導者。譚剛稱,“十三五”規劃之初,國家提出了三個國家級的發展戰略,即“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而在珠三角缺少一個國家級的戰略定位,深圳就在思考如何找到新的突破口。2014年初,深圳在當地政府工作報告中就提出將發展灣區經濟作為主導型的戰略。當然,在“粵港澳大灣區”這個說法正式提出來之前,當地對該灣區的稱呼也有多個版本,包括深圳灣區和深港灣區等。

隨後,深圳的部分行政區開始積極籌劃。就以騰訊、中興等明星科技企業雲集的南山區來說,第一財經記者從區政府拿到的一份“南山區打造深圳灣區經濟之核研究報告”顯示,該區早在2014年就調研和評估在灣區中的優勢,以及如何融入灣區的發展。

上述報告稱,南山區地處珠江入海口和廣深港國際大都會中心節點上,與香港隔海相望。並擁有全國最大的陸路口岸——深圳灣口岸,隨著西部通道貫通、港珠澳大橋等重大交通建設的推進,加上萬噸級的媽灣港、赤灣碼頭和蛇口集裝箱碼頭,形成了灣區經濟必備的交通網絡優勢。

當地有風投人士表示,看好整個深圳在建設粵港澳大灣區中的機遇,可能會有不少企業以深圳作為登陸該灣區的落腳點。深圳市商弈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投資總監唐安浪對第一財經記者說:“深圳一定會成為投資的風口,這是由它的區位優勢決定的。”

深圳擁有備受創業者稱贊的硬件配套能力。在深圳,1小時車程內能采購到各種產業配套要件,也能迅速找到工廠將科研成果轉化為創新產品。好產品在手後,也無須為找資金發愁。深圳的VC/PE機構累計近5萬家,註冊資本約4348億美元,機構數量和管理資本約占全國的1/3。

唐安浪補充道:“不過來投資的企業,也要看它們的企業性質,不是所有的企業都適宜來深圳,比如說傳統高耗能的企業就不行。深圳是高新企業非常合適的地方。”

幾大核心城市有望齊頭並進

深圳作為粵港澳大灣區概念的倡導者,對於該灣區的建設自是幹勁十足,但對於該片區其他部分城市來說,是否也如此呢?

譚剛認為,灣區經濟不是行政性的,是這幾十年的發展一步一步形成的,是市場發展的客觀過程。如果一個城市抓住了這個機會,就可能抓住國家層面的資源配置,如果放棄的話,可能機會就不會有了,可能發展就會滯後於周邊地區。

深圳、廣州、香港這幾大核心城市如何發展,資源又該如何配置,都需要做好頂層設計

他補充道:“灣區不僅僅是這幾個大城市,還有其他經濟不那麽富裕的城市,他們應該會很願意參與進來,因為至少他們能爭取到國家層面的一些資源。如果其他大城市放棄,那麽這些小城市可能幹脆以深圳為核心,形成深圳都市群。所以,他們不會失去先機。”

也有聲音稱,在粵港澳大灣區的幾大城市均具有較強優勢的背景下,未來誰會成為該區域的中心城市?譚剛認為,沒必要糾結這個問題,因為可能沒有哪個城市會成為單一中心。

“自古以來,珠三角的城市規劃和長三角以及環渤海的就不一樣。在這個區域,沒有一個強大到類似上海和北京這樣的核心城市。”譚剛說,單一中心有其自身的優勢和好處,周邊其他城市會圍繞中心城市來進行資源配置,但是多中心也有好處,若幹城市齊頭並進,市場化的競爭較為充分。

他補充道:“長三角是以國家資源配置為主形成的格局,而珠三角是以市場競爭形成的格局。但是對於珠三角來說,不好的是這些城市已經各自找準了發展定位,比如說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廣州是貿易樞紐,在文化積澱和服務業上也很突出,深圳則是科技創新之城。不過,正是這種城市競合關系可能讓粵港澳大灣區更有活力。”

如何讓這種城市競合關系良性發展?譚剛說:“要解決好該區域內城市之間的合理分工問題,要讓大家都能容易接受。下一步,深圳、廣州、香港這幾大核心城市如何發展,資源又該如何配置,都需要做好頂層設計。不然,幾個城市各自為政,單打獨鬥,雖然容易出現英雄,但是也會帶來很多問題。”(本報實習生童海丹對本文亦有貢獻)

粵港澳 粵港 灣區 躍升 十三 三五 中國 經濟 四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1983

韓正:充分發揮粵港澳綜合優勢 深化內地與香港澳門合作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組長韓正15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主持召開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全體會議,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於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重要講話精神,討論審議有關文件,研究部署下一階段工作。

韓正表示,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國家戰略,是新時代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的新舉措,也是推動“一國兩制”事業發展的新實踐。要深入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從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戰略高度深刻認識大灣區建設的重大意義,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堅持新發展理念,充分發揮粵港澳綜合優勢,建設富有活力和國際競爭力的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打造高質量發展的典範。

韓正強調,要強化規劃引領,推動大灣區內各城市合理分工、功能互補,提高區域發展協調性,促進城鄉融合發展,構建結構科學、集約高效的大灣區發展格局。要以讓老百姓得實惠為出發點和落腳點,實施好港澳居民證件便利化、進一步便利港澳居民到內地創業就業、大幅降低粵港澳通信漫遊費用等政策措施。要積極吸引和對接全球創新資源,建設“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科技創新走廊,打造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中央支持香港建設國際創新科技中心,在香港建立中國科學院院屬研究機構,支持澳門建設中醫藥科技產業發展平臺。要加快構建與國際接軌的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建設高水平參與國際經濟合作新平臺,構築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對接融匯的重要支撐區。

韓正表示,“一國兩制”是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的最佳制度。推進大灣區建設,必須在“一國兩制”框架內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堅守“一國”之本,善用“兩制”之利。要進一步建立互利共贏的區域合作關系,支持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為港澳發展註入新動能、拓展新空間。要加強溝通協調,深入調查研究,積極回應港澳社會關切,註重用法治化市場化方式協調解決大灣區合作發展中的問題。

李希、何立峰出席會議,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崔世安等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成員、領導小組辦公室以及有關部門負責同誌參加會議。

責編:張瑜

韓正 充分 發揮 粵港澳 粵港 綜合 優勢 深化 內地 香港 澳門 合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320

老作峨嵋山藏寶 虛構開銀行集資 粵港澳百人疑墮億元大騙局

1 : GS(14)@2010-10-30 17:42:05

http://www.eastweek.com.hk/index.php?aid=9108

武俠世界裏,堪與少林、武當齊名的峨嵋派,最近忽然大舉進軍粵港澳,目的並非爭做武林霸主,而是為了一項非常神秘的投資計劃,並涉及峨嵋山上一個驚世寶藏。
該批以峨嵋弟子自居的人,聲稱擁有「天眼通」神力的二百歲峨嵋護法決意發掘寶藏,但事前必須開辦多間銀行,以妥善處理天文數字的財富,藉此游說三地市民集資。
他們不單以高達五倍回報、甚至可安排擔任銀行行長作餌,還大搞歃血為盟法事,令百多名事主深信不疑,部分更押上物業來注資,估計涉款最少一億元。
他們不單曾借城中巨富李兆基的內地商廈過橋,騙錢之外還想騙色,本刊揭開騙徒種種呃神騙鬼伎倆。
位處四川省的峨嵋山,擁有源遠流長的宗教及武術文化歷史,卻被騙徒訛稱蘊藏寶藏,在粵港澳三地招搖撞騙。

化名阿敏的中年婦表示,把十多萬元借給中間人歐陽,用來投資開銀行,結果有借無還,她惟有向警方求助。

他們當初說幫我按樓套現來投資,還以為只是到銀行加按,現在才知道樓契竟轉了他人名字,隨時被收樓,認真無陰功!」六十餘歲的儀姐哭訴墮入騙局的經過。
儀姐與丈夫在澳門一間人參店做特約傳銷員,去年底在公司認識一名姓歐陽的中年婦,經其落力推介下,同到珠海了解一個可賺大錢的神秘投資計劃。
洽談地點是一個豪宅單位,不過布置十分鬼魅,既有多尊佛像、也有作法神壇。自稱四川峨嵋派珠海區負責人的姓黃男子,煞有介事地跟儀姐夫婦說,他們與峨嵋有緣,故向二人道出一個天大秘密。
「他說峨嵋派在山上有一個驚世寶藏,由該派五大護法把守,早前其中一名護法仙遊,為首的二百歲女護法李師太決定挖出寶藏,計劃在全國開設多間銀行,把寶藏的天文數字財富滾存,光耀峨嵋派。」
自稱峨嵋派北京負責人的男子(左),從考察團成員中,選出在澳門積極游說他人參與投資計劃的歐陽(中)出任銀行的分行行長。


五倍回報作餌儀姐表示,黃並無透露寶藏內究竟藏有甚麼,只說李師太要求弟子先籌錢開銀行,才將寶藏注資入內,所以峨嵋派弟子便到粵港澳三地積極集資,承諾每位投資者最少可獲五倍的超高回報,並指李師太已將銀行定名「金勝」,首先在上海開業,再到北京、珠海搞分行。
儀姐引述黃的說話稱:「峨嵋派還會挑選十三名最積極參與計劃的男女冊封為『十三太保』,投資回報不僅會由五倍提升至八倍,且都可以成為金勝銀行的分行行長。」
儀姐夫婦抱有懷疑,但中間人歐陽不斷約他們飲茶大力游說,還建議如無現金,可按樓借錢參加,最後更疑暗中落迷魂藥使其就範。
「今年一月,歐陽又約我們傾談,奇怪的是,會晤地點在咖啡室,她卻自攜咖啡粉到來沖調,我們喝後迷迷糊糊,終答應投資。」
歐陽立即帶同儀姐夫婦,會合一名自稱地產經紀的陳姓男子,到律師樓簽署文件並提取一百萬元,再與儀姐夫婦往珠海,找黃參加投資。
位於新口岸的一間人參傳銷店,是「峨嵋派」尋找獵物參與投資的地方之一。


借四叔商廈過橋黃收錢時表示,最快可在一兩個月後本利歸還,但不久又指資金尚未籌足,游說他們加碼或介紹親友入局。儀姐見已經「洗濕個頭」,遂再拿出十多萬元。
投資回報一拖再拖,到七月底終惹起儀姐等多名投資者質疑,黃於是建議組織考察團,到北京實地了解金勝銀行業務,不過每人要繳交一萬五千元團費。
「全團三十多人,主要來自澳門,也有香港和珠海的投資者。」儀姐透露眾人被帶到王府井、光華路等地,領隊隨手指着一些建築物或街道,都說已被李師太收購。
信口雌黃的領隊,更加借「四叔」李兆基過橋。
「領隊指着北京環球金融中心說,李師太已全幢購下,作為金勝銀行的辦公大樓,團友立即對投資回復信心。」
然而只要翻查資料就知道,該中心是由香港恒基地產擁有,亦是李兆基近年最用心打造的重點物業之一,不可能被收購。
獲選「十三太保」的一名婦人(右二),曾安排年輕女兒與聲稱是李師太姪兒的男子相睇,對方竟要求其女兒即晚陪睡,擺明騙色。

「峨嵋派」在七月底組成的北京考察團,吸引三十多人參加,包括來自澳門、香港及珠海的投資者。

港人余女士(左)在朋友介紹下,得知「峨嵋派」集資開銀行的計劃,向親友商借十多萬元投資。


發毒誓以示效忠眾人後來還拜會峨嵋派北京負責人,並即場從團友中冊封了「十三太保」,一直積極找人投資的歐陽當然入選。
獲選的十三名中堅分子,隨後還被安排到四川成都市,會見將出任金勝銀行首長、亦是李師太親姪兒的李總監,大家歃血為盟、發毒誓,以及交出時辰八字等,以增強他們對峨嵋派盡忠的決心。
所謂的嵋峨派更得寸進尺,想財色兼收。
儀姐指出,珠海區的姓黃負責人早前向投資者稱,李總監四十餘歲尚未娶妻,希望結識來自粵港澳的十六至二十六歲少女,吩咐投資者介紹人選。
其中位列「十三太保」的一名澳門婦率先帶女兒北上「相睇」,李總監竟要少女即晚跟他上牀,少女堅決拒絕才保清白之身,但其他太保與投資者中,據說還有人安排女親屬前往供其挑選。
儀姐講述物業落入他人之手,十多萬元積蓄又被騙光的經歷,不禁激動落淚。


加按套現變賣樓八月底,陳姓地產經紀忽然登門,指儀姐夫婦押給他的物業,貸款已逾期四個月無還息,要二人續供每月五萬元利息,否則立即搬走。
儀姐夫婦馬上到政府部門翻查屋契,驚悉樓宇業權早在今年一月二十二日,已轉到一名陳姓女子名下,換言之他們所套現的一百萬現金,並非加按樓宇所得,而是賣樓,售價更低市價八十萬元。
儀姐事後透過親友了解,才知所謂的地產經紀其實是放高利貸的大耳窿,驚悉由始至終都是一個騙局,立即報警。
峨嵋派的武功聞名天下,以緊湊、靈活及形態優美見稱,在武林上與少林和武當齊名。

據悉,黃等得知情況後,第一時間向其他投資者發出短訊,揚言若警方介入,師太會立即擱置計劃,有人擔心血本無歸,反向儀姐夫婦施壓不要搞破壞。
與此同時,黃分批邀約投資者北上,向他們大派定心丸。本刊上周直擊他與十多名投資者,在珠海一酒樓聚會情況,席間黃多次斥罵儀姐夫婦背棄峨嵋派。
「儀姐夫婦當初典當樓宇時豪氣十足,誰知給家人多說幾句,就誤以為我們騙財,幸好李師太有『天眼通』洞悉先機,讓我將事情通報給大家,我知道很多成員都已抵押樓房,我們峨嵋派乃學佛之人,不會欺騙你們的命根錢。」黃聲如洪鐘地說。
不少投資者在黃的安撫下,對投資獲利仍有奢望。來自香港的余女士,半年前經朋友介紹,向親友借了十多萬來投資。
余女亦有參與北京考察團,即使當她知道行程中視察過的物業,原來並非峨嵋派或李師太擁有而一度啞然,但仍死撐說:「我不完全了解情況,反正現在不能做甚麼,惟有再等,或許最終銀行真的開辦成功呢。」
不過,也有部分澳門投資者,在儀姐報案後開始醒覺,並向警方求助。
一名司警警官證實,近日收到的同類舉報愈來愈多,初步調查發現,粵港澳三地疑有多達一百三十人墮入該投資騙局,且大部分都是把樓宇加按套現,按此推算,訛騙集團極可能已捲走近億元款項,警方不排除有集團成員假扮投資者,兜搭更多事主入局。
儀姐夫婦早前相約自稱地產經紀的姓陳男子(右二)談判,對方以手持合法買賣文件為由,拒絕無條件交還樓宇。


峨嵋法師否認有寶藏對不法之徒利用峨嵋派行騙,峨嵋山佛教協會常務理事昌明法師接受查詢時強調,峨嵋山絕無甚麼驚世寶藏,「這都是小說創作或道聽途說的傳言,如果有的話,早就通報政府及對外公布了。」
昌明法師續稱:「歷來打着峨嵋派之名行騙的人實在太多,但以峨嵋派開銀行為由斂財,還要求事主賣樓,還是第一次聽聞,都是斂財的騙局。」
「峨嵋派」上周發短訊給所有投資者,公開指摘儀姐夫婦報警是搞破壞,圖向她施予群眾壓力。


懂捉心理 點呃都得犯罪心理學家黎家基指出,坊間不斷發生的騙案,即使故事有幾天方夜譚,仍然有人上當,皆因犯案者懂得捉住人們心中最想需求的東西,包括貪圖財富、祈求健康,又或渴望改變命運。
「貪財的人容易被金錢或獎品等着數誘惑;經常祈求健康者,特別是本身或至親患有頑疾,甚至生命正受威脅,會對聲稱有能力為他們續命者十分信任;至於渴望改變命運的人,只要令他們感到正在行好運,就會產生飄飄然感覺,失去應有的分析能力。」
黎續說,騙徒捉住這些事主的心理,即使如何胡謅亂說,對方都會深信不疑,「只要騙財手法不太複雜,不讓事主思考太多,且採取速戰速決策略,以防事主突然清醒打退堂鼓,就更易得手。」
「峨嵋派」訛稱北京環球金融中心,已被李師太收購來發展銀行業務,還提醒眾人拍照留念,作為巡視業務的紀錄。

北京環球金融中心由香港恒基地產擁有,是主席李兆基近年在北京重點發展的項目之一。


峨嵋派 無師太金庸筆下的峨嵋派,是由郭靖女兒郭襄出家後創立,屬全女班組織,但四川峨嵋山佛教協會會長釋永壽澄清,峨嵋山過去二千年,從沒出現女性,甚麼師太或尼姑,純是小說情節,直至上世紀七十年代才有尼姑上山修煉。
至於峨嵋派始創於何時?有指早在春秋戰國建立,亦有說是隋朝末年少林武僧雲曇到山上授武而創,八九年出版的《四川武術大全》則指,峨嵋功夫是泛指流傳在峨嵋山、樂昌和青城一帶的民間武術,修習者主要是峨嵋山上的僧侶,亦有村鎮居民,並非指一個特定門派,也沒掌門人代代相傳。直至○四年當地武術愛好者成立「峨嵋武術研究會」,獲選為會長的汪建便被坊間視為新一代掌門人。


種菌種金 萬人中招像「峨嵋山寶藏」般匪夷所思的集體大騙案,本港過去亦曾多次發生,當中以「種菌」和「種金」騙局最為轟動。
一名澳洲籍男子,九一年來港開公司,以牛奶種菌製造化妝品為名,招攬市民投資,只要繳付八千至三萬元,便獲授種菌方法,之後按時交還霉菌就有報酬。但公司開業兩個月後突然結業,警方介入調查,揭發受騙者多達三千五百人,涉款七千多萬元。
原來許多事主不惜掏空儲蓄、變賣家當,甚至借錢來參與「種菌」,騙局爆煲後,部分人仍以為公司只是一時周轉不靈,若能繼續運作,他們還有機會賺錢,因而痛罵報案者搞大事件,使其血本無歸。
「種金」亦是以投資作招徠的騙局,一間名為「普達國際」的公司,○一年宣稱只要連續供款十四期,不足五萬元的本金,便可獲得十四萬元回報,結果吸引一萬四千多人參加,共騙去一億三千八百萬元。
九一年揭發的「種菌」大騙局,有投資者於公司停業後,仍堅信有賺錢機會,並責罵報案者令他們血本無歸。
老作 峨嵋山 峨嵋 藏寶 虛構 銀行 集資 粵港澳 粵港 百人 人疑 疑墮 墮億 億元 元大 騙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35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