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欠債的人是有福的 朱泙漫

http://johnchrysostom.blogspot.hk/2012/08/blog-post_13.html
「小莫小於水滴,匯成大海汪洋;細莫細於沙粒,聚成大地四方。」

這一首當年恆生銀行(00011:HK)繪炙人口的歌曲,旨在勸勉人「積小可以成多,儲蓄可以置富」的人生智慧。近日博友叔保羅先生在 Facebook上貼上1968年九龍彩虹道84-114號的新蒲崗大廈銷售廣告,住宅售價每伙為12,250港元起。近日筆者瀏覽中原網站,新蒲崗大廈 住宅售價每伙一般超過150萬港元,最平的成交亦要90萬港元。一街之遙的新樓盤睦鄰街8號現崇山平均呎價亦已過萬。貨幣政策決定社會上政治和經濟的遊戲 規則。自美國於1971年廢除佈雷頓森林協定(Bretton Woods Agreements)中有關美元承兌黃金的責任後,美鈔連年濫發而購買力江河日下。新蒲崗大廈升值固然反映六七暴動(正確來說應該是「反英抗暴」)後香 港超過40年的大繁榮期,當中亦有相當比例反應銀紙大幅貶值的購買力。

近日博友收租公在拙文《股票也有發水股?》 留言:「為啥超人近年不停收購,面對龐大債務,無收斂跡象?」坦白說,以李超人(又名李實發)這名愛國愛港商人的智慧和長和系業務的複雜性,其套路又豈會 是筆者這些股海蟻民所能參透呢?2012年8月11日Financial Times的《HK Tycoon Sees Land of Opportunity》報導這名愛國愛港殷商近年的大手手收購對象卻是歐洲(特別是英國)的零售和基建項目。所謂「Actions speak louder than words」,今天且看看收購零售公司對超人有何戰略價值。
一直以來零售僅佔和黃(00013:HK)除稅前收益(EBIT)一個不高的比例,以2011年計只佔18.16%共佔港幣93.30億元(見拙文《大公子Victor有話說…》)。不過零售業務卻由於和黃(00013:HK)可享有數期(Tenor)賒數而變相可替整個集團提供可觀的短期現金以供收購或減少利息支出之用。正如在拙文《股票也有發水股?》 曾指出:「…根據2011年年報,流動負債(Current Liabilities)佔總負債33.99%,而其中主要項目應付賬項(Account Payable)則佔總負債24.27%,故其2011年長期公司債借貸成本應該遠高於262點子!…」扣除應付賬項後,2011年和黃 (00013:HK)以銀行為主的融資其實高達345點子,較262點子高83點子。
根據和黃(00013:HK)由2004年至2011年的年報所示,應付賬項(Account Payable)則佔總負債比率由10.85%上升至24.27%。應付賬款周轉(Account Payable Turnover)則由107天上升至122天,即平均拖欠下家(供應商)的厠紙或午餐肉數超過四個月才找。所謂願者上釣,作為具實力兼擁有壟斷性的零售 網絡(例如大家都喜歡光顧的百佳),試問那一個供應商不願提供優惠的數期賒數給這名全港首富呢?

以2011年應付貨款及其他應付賬項共港幣780.93億元計,345點子融資折合節省港幣26.94億元利息開支,相比零售2011年港幣 93.30億元的EBIT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李超人的超級智慧告訴大家,做人腳踏實地努力工作儲蓄是沒有前途的!要成為大有錢佬,購買力江河日下的鈔票 有幾多便借幾多,然後以鈔票買入硬資產死坐。只要能夠應付現金流抵抗短期逆市,你實發!

欠債 的人 人是 是有 有福 福的 朱泙 泙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6216

蘇增福的二次創業人生

http://www.chuangyejia.com/archives/25728.html

文/本刊記者 和陽

仍然有人追問,2006年時他為什麼要把中國最好的炊具公司賣給法國SEB集團。蘇增福不願舊事重提,但一張口便說,「鍋,是個勞動密集型產業,會轉移到其他國家去的。我們賣了個好價錢。」

這位蘇泊爾集團的董事長更樂意談他這幾年的工作內容:不鏽鋼水龍頭。談至興起,他叫員工拿來廚房用的水龍頭,指著其接駁處向記者介紹氬弧焊、激光焊等銲接工藝。他還拿著鉛筆在A4紙面上寫寫畫畫,試圖以此來說明他的不鏽鋼水龍頭對人體是如何地無害。

這是個不吝表示自己曾為蘇泊爾兩度落淚的實在人,若只看到「中國第一代企業家古稀時節再戰實業」之類的形象,未免顯得單調。何況蘇增福多次「指點」記者應該朝哪個方向好奇,「在衛浴行業的這4年時間,我走的路太曲折了⋯⋯」。

2007年下半年,蘇氏家族從法國人手裡拿到股權轉讓的款項後,蘇增福並未長期(超過1個月)休息。從上世紀80年代在浙江省台州市玉環縣陳嶼鎮農機廠,攬到瀋陽雙喜壓力鍋的配件業務算起,蘇已連續工作超過30年。賣掉公司的真空期讓他感到不適,「人沒事,找點事來做。如果我什麼都不干,不老得更快了嗎?」

蘇家鄉情結很濃。其子蘇顯澤2006年就認為,這會在蘇泊爾集團投資方向上有所體現。約兩年後,玉環縣一位給蘇泊爾股份生產不鏽鋼配件的供應商找蘇增福聊天,說考慮生產不鏽鋼水龍頭。

「不鏽鋼水龍頭」這幾個字在蘇的心中激起了水花。玉環縣號稱中國水龍頭生產基地,2007年產值達66.69億元。但生於斯長於斯的蘇知道,同中國東部沿海地區的任何一個工業聚集鎮/縣類似,玉環縣乃至中國的水龍頭產業發育程度不高。它們的產業集中度低,據說中國最大的水龍頭生產企業所佔的市場份額不過3%,而這是個產值數百億元的行業。蘇增福看到了競爭的空間,也看到了方向,「銅質水龍頭含鉛,鉛溶於水,這是毒。對大人影響還小,五歲以下的小孩要是吸收過多,有得痴呆病的風險」。不鏽鋼水龍頭不含鉛成分。

蘇增福不懂電腦,不炒股票,不是資本玩家。他喜歡製造業。工廠、產品這些實體讓他有安全感。賣掉蘇泊爾股份後,蘇增福個人手上已無實業項目。他決定收購這家供應商,進軍不鏽鋼水龍頭領域。

結果,蘇增福被擺了一道。「事後才發現,在收購過程中對方做了很多不地道的事,包括做假賬虛增資產等⋯⋯這些就不提了,蘇先生不想說家鄉的不好。」知情人士說。

蘇並不氣餒。這位創業數十載的創業家想在蘇泊爾衛浴身上復現2006年之前蘇泊爾股份的發展軌跡,這條「老」路他走起來理應駕輕就熟,但回看過去,他說當時有些一廂情願。

「實際進入這個行業後我們才發現,它是不可能被改造的。銅質水龍頭還處於機械化、半機械化的時代,沒法兒改造成自動化的生產線。不鏽鋼的熔點高,難以加工成型,用銅質水龍頭的生產工藝,沒法兒銲接不鏽鋼。銲接完成後,水龍頭表面需要打磨得光滑無縫,焊槍與水龍頭之間的距離絲毫不能差,也沒法兒靠人力。一切都得重新來。」

蘇泊爾集團這筆收購以損失數千萬元告終。蘇增福意識到得從不鏽鋼材料特性來設計公司和工廠。他另起爐灶。2009年,蘇泊爾衛浴公司成立。

按蘇現在的說法,該公司成立也是出於情感上的考慮,「跟在我後面的這幫人,一起成就了蘇泊爾。他們現在法國人的旗下打工,法國人能不能永遠容納他們?可能會。也可能不會,那我們這些人就沒路走了。所以我就說,給我們子孫留個混飯吃的地方。」

不過,這種顧惜在2009年並未得到多少回應。知情人士解釋,「跟著蘇泊爾成長的人現在至少是上市公司的高管,薪酬非常高。他們苦過了,輕易還不願意再從頭開始跟著搞這個水龍頭。」

或許是因為沒有延攬到足夠的人才,蘇泊爾衛浴公司成立時犯了令蘇增福事後頗感惋惜的錯誤。

當時公司為如何把304醫用不鏽鋼管料銲接起來犯難,根據此前在國內的考察經驗,蘇增福沒想到什麼可以借鑑的先例。蘇泊爾在中國大陸甚至找不到符合要求的自動曲面銲接機,「我們還向瀋陽機床廠定製過幾百萬元的設備,但是仍難以滿足我們的要求。」

蘇泊爾打算自行解決這個問題。它向產業鏈上游進軍,開始在玉環縣研製生產不鏽鋼水龍頭的設備,「一面總結經驗,一面改造設備」。2010年左右,蘇泊爾幾乎自制了全套生產設備,其中包括40多台每台造價約26萬元的銲接機。

這次試驗並不成功。蘇泊爾針對不鏽鋼材料自行研製的銲接機,在銲接管料過程中,無法阻止焊料如同燭淚一樣四散流溢。它們在產品表面形成的疤痕,難以通過打磨、拋光成為可供銷售的產品。

儘管如此,4年時間內,蘇泊爾仍然斥資1億元試生產了數十萬個不鏽鋼水龍頭產品。拋光問題的解決,得益於ABB從富士康勻了幾台機器人給蘇泊爾進行拋光工藝調試。試運行效果不錯,蘇增福在每條生產線上安置了10餘台。2012年夏天銲接問題也得到解決。他找到了航空工業廣泛使用的固熔工藝。蘇說,這是一種依靠上千度的高溫,從分子的微觀角度重新排列不鏽鋼管料的銲接工藝。使用該工藝銲接而成的表面,「找不到縫隙」。

如此一來,此前的銲接機已無用武之地。「還有其他設備⋯⋯到2011年基本上都被取代了。這肯定是幾千萬(更替費用)」。

本來,蘇增福再創業時覺得,蘇泊爾衛浴不必再像數十年前創立蘇泊爾炊具時那樣,一邊生產一邊改造設備。現今蘇泊爾衛浴的玉環縣、瀋陽生產基地裡的「自動化流水作業」,本該更早出現甚至一步到位,ABB公司、固熔工藝並非這兩年才問世。

之所以誤行了設備國產化的道路,應歸咎於投資前的調查不夠充分。「我們去廣東考察時,接待我們的公司說國外沒有不鏽鋼水龍頭的生產設備商,基本上就是他們自己在做。考慮到他們已經從事OEM這麼多年,又幾乎是國內最大的工廠……董事長很少出國,我們是這兩年才通過公司的外貿部知道國外的不鏽鋼水龍頭品牌。」知情人士說。

蘇增福認為「路這麼長」還是因為自己學歷低。「笨人他幹了一些笨的活。我是初中畢業,有些東西講得不是很到位。要是我的文化程度高一些,我的智商高一點,那可能不用4年這麼長的時間。」

「滋味當然是難受的。特別是項目前期進展很不順利,有時我也感到壓力非常大,乾得很累。」蘇沒想到生產合他要求的不鏽鋼水龍頭「真的挺難,這事兒似乎沒完沒了」。他生於1941年,現在每月還得奔波於3個城市,「日程滿滿的」。

他說,自己如此拚搏是不滿中國消費者的卑微境地—得承受動輒幾千元且不健康的水龍頭,而且衛浴產品全是國際品牌的天下。「中國產品在品質上還有多大差距?我就是要縮短這個差距」。

蘇泊爾集團也因此上滿了發條。該公司已為生產不鏽鋼水龍頭投入了7億元,如果剔除瀋陽生產基地的土地、廠房等不懼貶值的固定資產,4年間單試錯費、研發費用、原材料等也已耗去蘇增福約3億元。他建成了8條(2013年將達到11條,3~5年內計劃建設54條)自動化程度頗高的生產線,只需要配備42名工人,單條年產能達75萬隻。蘇打算利用現代化工廠實現規模化生產。

但信息渠道匱乏的後果在繼續顯現—不鏽鋼水龍頭目前是個地地道道的小眾市場。按蘇泊爾衛浴全國運營總監劉瀅的說法,「不鏽鋼水龍頭佔全球水龍頭市場的比例不會超過1%」。

而且,近期很難出現市場爆炸性增長的局面。對於中國大陸漫長的飲用水污染鏈條,更換不鏽鋼水龍頭所增加的安全係數無異於杯水車薪。外銷方面,美國規定在2014年1月4日之後,與飲用水接觸的產品設備的鉛含量從此前的8%減少至0.25%,而受此影響的中國出口水龍頭年產值也不過十數億元(一說數十億元)。

即便蘇泊爾佔領不鏽鋼水龍頭市場後,把產品的競爭目標換成銅質水龍頭,全球水龍頭總產值也不過900億元(其中中國市場約300億)。若按蘇泊爾集團的規劃,蘇泊爾衛浴2013年的目標產值為10億元(劉瀅稱目前已賣給經銷商3-4億元),甚至提出過「第五個年頭達成500億元」。

但蘇增福不得不「犯愁」怎麼把那麼多不鏽鋼水龍頭賣出去。2012年下半年,蘇泊爾集團決議少提「54條生產線這個遙遠的數字,先穩定幾年11條生產線的規模。同時開始做市場傳播、造勢」。

按照計劃,2013年將是他們在各類媒體、線下渠道教育市場的一年,他們將反覆提及銅質水龍頭內腔的銅鏽、含鉛量、電鍍工藝的環境污染等關鍵詞,反覆提及他們的水龍頭不比中檔銅質水龍頭的售價高,他們看上了保障房裝修市場,他們甚至期待中國消費者能以舊換新。

不是所有人都同意蘇增福投資水龍頭行業。「股東肯定有不同意見。現在還有股東沒看到曙光。他們在我面前沒表露過,可能想講,也可能不想講。我不知道,我沒聽到有反對我的聲音。不過,我是企業的創始人、董事長,我佔了百分之五十九點幾的股份。股東說話是用數字來投的,所以他們不太敢反對。」蘇增福說。

劉瀅背負著教育市場的重任,他說「堅信董事長這個決策不會錯,我們每一個人都這麼堅信」。

兒子蘇顯澤怎麼看不鏽鋼水龍頭?蘇增福說,「蘇顯澤是浙大畢業的,本身的水平應該說比我高得多。他對我們這種企業這樣做法,是不是感覺到滿意?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想。他也夠忙,是上市公司(蘇泊爾股份)的董事長,經常出國。」

儘管老覺得自己文化程度低,蘇增福並不打算去商學院上課,或者講課。「我沒有時間。而且我年紀這麼大了還要文憑幹什麼,是不是?」

創始人並非始終勇往直前。蘇增福也想過放棄,「把所有的東西都扔了不要了,我完全可以休息。」蘇對身邊的人說,他不在乎投入的這點錢,但「能放棄嗎?我把這個東西幹上,又從老虎背上爬下來,肯定給老虎吃掉。我已經下不了了。」


蘇增 增福 福的 的二 二次 創業 人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293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