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一朵,盛開過的花

2011-10-03  TCW




友人Bishop因為飛行傘墜 落,意外辭世。因為離開的太突然,正值中年的他竟成為晚報頭版新聞的主角。當然,自己沒機會看到。這週一舉行告別式,會場雅白而大派,好多科技界的朋友都 來了。會場,為他而製作的紀念冊,很不傳統。封面上,遠遠的身影寫真他飛翔天際的瀟灑。這就是他,一個經常穿著涼鞋的董事長,一個行走商場、特立獨行的俠 客。

我認識他,緣起於十年前,我們彼此所屬的公司共同投資一本雜誌《數位週刊》。之後,我們公司幫他與夥伴Jeff出版一本書,他們自比創投禿鷹。大約三年時 間,我們有著比較密切的互動。在我們的生命中,會遇到不同的人,Bishop是讓人很難忘記的,這也是縱然這些年我們幾乎已無聯絡,但我還是想送他最後一 程。那天離開時,我跟同事盈穎說,雖然大家萬般不捨,但如果看到生命,不只是從生命的長度,也能從生命的厚度去看待,Bishop離開這世界的最後一刻都 是懷抱夢想,冒險與精彩的過著每一天。這是大多數人沒有的奢侈。

Bishop的一生,與孫大偉、林克孝一樣,工作與生活都盡興。他讓我想起,曾經聽過的一段描述。一位新聞界前輩描述一位成名算早的同業。那人雖有才氣, 終究未成大局,殊為可惜。前輩下的評論是:「他是一朵從來沒有盛開過的花。」生命的旅程,就是有春、夏、秋、冬,每一個季節自成個性,有人永遠眷戀春天與 夏天燦爛,從沒有在暮秋或嚴冬中過癮的搏鬥過。直到凋謝前,都沒盡情開過,沒看過自己的盛開模樣。最後,含苞落幕。剎那間,我被前輩的陳述給震撼。我是如 何過日子的?落幕辭世那天,我會遺憾年輕時候沒有盡情揮灑過嗎?

那天,讓我想很多年前,我在美國出過一次車禍,車子從高速公路上四腳朝天翻滾下去,就像電影畫面般,車子開始漏油,我慌亂的爬出車外,很怕動作一慢,車子 爆炸葬身火海。爬出來後,我心有餘悸的回想,如果我就此客死異鄉,我的魂魄到底知不知道要轉機回台灣?家人知道該對我的哪些朋友發出訃聞嗎?告別式是每個 人專屬的句點,但我們卻既無法決定何時舉行,也沒有機會看到這個場面,無法點名要誰來參加,更不知道有多少人願意來。我們既然沒有辦法左右這個句點,多想 也沒有意義。不過可以掌握自己手上的是:這將是一個什麼樣的句點。或者,我們究竟容許自己生命多少的夢想與冒險?

可以確定,Bishop讓自己盡情的、沒有遺憾的盛開過。


一朵 盛開 過的 的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72

酒類電商:雪地裡盛開的花?

http://www.21cbh.com/HTML/2012-9-15/1MNDE1XzUyMjU1MA.html

9月初,酒仙網和酒美網相繼宣佈獲得新一輪融資,額度分別為2億元和超過1億元。

在PE和電商雙雙過冬的今天,兩家酒類電商同時獲得融資,毫無疑問吸引眼球。但兩家企業,真真切切的拿到了錢。兩家企業背後各有多家投資機構。投資機構此時出手,是否意味著,酒類電商或許還是有機會?

酒類作為電商銷售的標的,較高毛利,較高客單價,標準化程度較高,作為電商的銷售標的來說,看起來很美。實際上,紅酒和白酒的網上銷售,有天差地別,故很少電商銷售全品類的酒,而是或主賣白酒,或主打紅酒。

但無論是紅酒電商,還是白酒電商,要講出一個充滿想像力的故事,都還有漫長的路要走:紅酒始終還太小眾,故酒美網開始開線下店;白酒電商目前的角色,只是白酒品牌的網上經銷商,他們還沒成為真正的酒類渠道商。

紅酒VS白酒電商:各自為政?

酒仙網董事長郝鴻峰告訴記者,酒仙網的銷售額中,80%是白酒,其他是紅酒、洋酒等。

酒美網基本只賣紅酒,其他酒是應客戶需求才銷售,遠不到總銷售額的5%。

這種商品結構,在酒類電商非常常見。主打紅酒的電商,賣的酒中90%以上是紅酒;主打白酒的,賣的酒中80%以上是白酒,乾脆管其他酒叫「花式酒」。

紅酒電商先進入大家眼簾,但白酒電商卻後來居上。酒仙網是目前較為公認的酒類電商銷售NO.1。

酒美網CEO呂意德在2008年開始做電商時,哪怕到2010年,線上白酒份額不高。但白酒網上銷售「一下子就有一定規模了」。

似 乎沒有酒類電商試圖賣全品類。這背後的原因是:紅酒電商和白酒電商,看起來賣的都是酒,但它們卻有極大的不同:從目標客戶到客單價,從所需資源到運營模 式:對於紅酒電商來說,客戶主要是個人買來自己喝的,而白酒電商的客戶,很多都是小企業家,買來不是自己喝,90%是出於「商務和政務的需求」。

另 一家白酒電商的CEO宣稱其客單價高達1000元,很多客戶是事業單位、政府機關、企業,他們可能一次性買10瓶,要增值稅發票。從銷售額來說,一線品牌 佔25%,二線品牌佔50%,三線品牌和其他酒佔25%;個人和單位用戶對銷售額的貢獻度對半開。但他表示:「我們的客戶中很少酒樓、飯店。餐飲體系是個 成熟又複雜的系統,經銷商會派促銷小姐進去,有瓶蓋費,有給酒樓的扣點。電商很難攻進去,估計要食客自帶酒才能打破這一體系。」

可以說,紅酒電商是純B2C企業,白酒電商卻要做很多B2B(即商家賣給小的商家)的生意。

一 位PE人士指出,白酒電商,本質上是「資源型」企業。他們最重要的資源,就是獲得知名品牌酒的一級代理,或從一級批發商處直接拿貨。由於白酒的零售價比出 廠價高很多,所以白酒電商,只要能拿到低價的酒,然後賣得比實體店便宜10%-15%,就會有清晰的可執行的商業模式:低買高賣,中間環節做好電商的購物 體驗,儘量壓縮成本。

紅酒電商的准入門檻,低於白酒電商,但這門生意,比後者難做。

法國酒莊遍地,單波爾多就有13000多個酒莊,有一定名氣的也有9000多個。所以,貨源不是問題。創業者懂紅酒,有一定的啟動資金,就可以進入這一行業。

但是,將這些紅酒,賣給消費者,卻不是那麼容易的事。首先,國人對紅酒的消費習慣,遠遠未能培育起來;其次,正是准入門檻不那麼高,紅酒電商競爭激烈。

這是紅酒和白酒電商各賣各的原因:「進入白酒圈子」,幾乎是白酒電商獲得階段成功的充要條件;紅酒電商拿不到所以做不了;白酒電商有簡單的賺錢模式,沒必要去賺紅酒的辛苦錢。

危與機

一 家知名私募基金的董事總經理分析,目前白酒電商的高毛利,是品牌白酒的強勢造就了賣方市場;而紅酒電商的高毛利,則出自渠道的哄抬,其中有個原因就是紅酒 品類太過繁多,非標準化產品,不像其他電商賣的商品那樣價格透明。但未來,有毛利下滑的風險。所以,短期來說,紅酒電商的危機更大。

呂意德表示目前酒美網的毛利約為30%-40%,「看目前市場競爭的程度,有下降的可能」。此外,他表示,「酒美網在倉儲、人員費用(需要有人打包)、反向物流(指退貨的費用)加起來大概15%。」

此外,紅酒電商的規模,還是受到中國人消費習慣的影響。正因為此,呂意德才去開實體店,一方面是為了推廣紅酒,另一方面則在二三線城市布下據點,存放部分商品,這樣有些訂單可以同城運,以降低快遞費。

為此,有白酒電商暗諷:「我們不打算做線下,我們不需要靠線下店來沖規模。」

但這一做法,也隱藏著風險。一位外資基金合夥人分析:「這是從小眾市場起步的公司的尷尬。一開始規模很小,你想著培育市場,但當這個市場足夠大時,你所在行業的巨頭就會進來。到時,你打得過它嗎?」

這個故事,曾在噹噹網上演過:噹噹網本來已經盈利了,但京東商城、蘇寧易購擴品類時,都殺入圖書市場,各種促銷與價格戰後,圖書的毛利下滑,噹噹網轉為虧損。並不得不開始銷售圖書以外的品類。

相比之下,白酒電商有其價格的護城河,會安全很多。前述白酒電商CEO告訴記者:「我們跟品牌白酒簽的代理協議,跟傳統經銷商簽的協議是一樣的,其中都規定了零售價不能低於多少。」

故,白酒這樣的品牌強勢行業,暫時不會有3C和家電領域那麼慘烈的價格戰。但紅酒則要麼小眾,要麼未來極可能陷入價格戰。

有 一位PE人士認為,白酒電商,還有講出很大的故事的機會。但不是像現在這樣,沾知名品牌的光,將經銷行為電商化來賺錢,而是必須成為真正的強大的渠道,能 培養出忠實的個人客戶,滿足他們從送禮到自己喝的需求。借「消費升級」之東風——未來的酒類消費趨勢是少喝酒喝好酒,在未來二三線品牌白酒開始過剩時,就 會變得有價值。


酒類 電商 雪地 盛開 的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454

未及盛開,行將枯萎——同質化競爭下的OTA們以及他們會去哪兒 (睡不著亂寫版) 張玄機

來源: http://xueqiu.com/1212829434/33644946

$去哪兒網(QUNR)$
未及盛開,行將枯萎——同質化競爭下的OTA們以及他們會去哪兒
(睡不著亂寫版)

一,所有OTA都在同質化。
1,攜程。攜程從OTA轉型為OTA+平臺+元搜索,涵蓋海陸空涉及到的食住行遊娛購所有服務。目前的問題是OTA部分占比仍非常大,為了保持服務品質,早期鋪開的call center雖經裁員仍然有相當規模。比價/平臺型,則是把服務交給了商家,這是攜程轉型平臺的動力與壓力之一,第二個轉型的壓力就是封閉性的問題。市場上從來沒有一個企業可以掌握供應鏈全流程,即使以維持服務品質為借口,也不是一個好生意。所以無論業務上還是運營上,都需要開放。而攜程之所以敢做元搜索,也是james豪言放出虧10億做背書。元搜索比搜索比價更具殺傷力,搜索比價,無論誰高誰低,搜索平臺至少賺了一個CPC或者CPS的錢,但是元搜索不一樣,是雷鋒,義務比價,其他平臺價格低,用戶直接跳走了。所以可見james是下了決心,寧願虧損也要打贏這場仗。攜程以前是謙謙君子,無論公關還是業務或者創新,都被去哪兒壓一個風頭,現在則跑到了上風口。

2,去哪兒。去哪兒從比價平臺轉型為OTA+平臺+搜索,目前涵蓋的業務是攜程的子集,酒店方面相對低端(阿里-美團過去的地推負責人,草根性未改啊)。機票價格略有優勢,但預訂體驗很差。門票是純燒錢的項目,如果說機酒的問題是粘性差,門票則是毫無粘性。租車做的是流量生意,毫無新意。攻略、火車票則跟攜程一樣,純屬玩票。

3,途牛/同程/藝龍二線玩家,以及驢媽媽/遨遊/佰程三線玩家。他們要麽直接賣身,要麽拼命增發。
途牛從做代理起家,積累用戶和資源後開始轉型OTA,自己做起組團,包島和日本等線路也有了一些影響,逐漸買起了自由行、酒店、門票等,估計以後也會通過導流量做個機票生意,那麽請問你和攜程的區別在哪?比攜程還晚了一步。未來二三四五線城市,可能有一些空間,但是隨著線下運營成本越來越高,以及線上引流成本越來越高,這種小角色獨自存活下去的幾率很小。未來有兩個歸宿,一個是倒閉,一個是被傳統旅遊企業入股乃至合並,如中旅、康輝等。攜程要他沒有用,是累贅,當初純粹是防禦性投資。

同程以門票出現在江湖。現在開始做酒店、機票、自由行、團隊遊等業務,是一家門票增強版的小攜程。但問題是公司偏安一隅,蘇州無論行業人才還是金融支持都不足以發展處一家全國性企業。老板也不是專業出生,在同質化競爭下,也面臨很大的生存壓力。

藝龍是一個同質化的反面案例。當初與攜程並駕齊驅,頗有犯上的氣質,但賣身後出了問題,跟亞馬遜中國一樣,一幫美國人管著決策的事,中國人只能買辦幫辦,還能做得好?雖然請來賣牙膏的負責人崔廣福,停了機票和度假等業務之後竟然有幾個季度盈利了,但是從此也喪失了和攜程再度爭雄的實例,淪為一個偏居一隅的小角色。

驢媽媽是一家受了資本和創始人的罪的企業。最早做門票,因為其母公司景域是做景點規劃,有先天優勢,卻被同程後來居上,到現在基本是在三線軍團,自己組團+代理摻雜,兼有門票等業務,但是可有可無的角色。活的會比途牛還慘。

遨遊、佰程毫無可談之處。遨遊一身國企味道,玩不轉OTA,但出道還挺早。乍一看網站品類挺全,但SKU少,流量、訂單就更少了。佰程猶如淘寶一個專做單品的店鋪,以簽證起家,也以簽證見長,可能里面有人在使領館有關系。雖然酒店旅遊門票也做,但基本是自慰,沒人知道也沒人用。

4,新玩家去啊。
去啊能做好的品類基本就是標品,如門票、小客棧什麽的。門票這個東西,總有一些人有路子,弄特別便宜的門票,聚沙成塔,量還不少。酒店很難做好。因為大酒店都有房態管理軟件,用淘寶賣SKU衣服的方式沒辦法管理,費人費力。不過買了石基之後,跟去啊的系統對接是一個機會,估計也要一年之後見分曉了,畢竟石基之前都是在舞臺後面2B著,從未直接2C,還是有挑戰的。機票基本也做不好。攜程和票代們對接中航信多少年積累的基礎,去啊的玩家都是小玩家,說不定還有手撕票呢,他又不會像去哪兒一樣賺CPC的錢,在自己的平臺交易很難。旅遊就更做不好了,淘寶就是個賣單品的平臺,打包的功能反正之前沒看見,實現起碼也一年後。
最重要的原因是,BAT真不是萬能的。雖然去啊有滬杭之便,挖了很多攜程的人,但是說話算數的還是阿里的,外行指導內行,面臨很長的試錯期。而且因為脫胎於淘寶旅行,就導致無論賣家還是買家,都是屌絲,這個就很難改變了。蘭州拉面改名為利茲.西北.卡爾頓飯店,沙縣小吃改為君悅閩軒酒店,那做飯的還是那波人,飯還是那些飯,吃的還是那波人。

5,美團。
作為OTA整體看的話毫無競爭力。只能團低端酒店,且更多是抵用券。用戶無粘性,類目沒辦法擴張,所以這個玩家基本就是一個藝龍,未來會和去哪兒搶低端客人。

二,有沒有護城河。
1,其實不淺,只是因為中國新富階層增長太快,大家一下子湧現出來,表現為大家都不在乎服務和品質了。其實是在乎的。雖然攜程服務質量沒有以前高了,但是當你訂了一張機票想退的時候,你才發現攜程甩去哪兒好幾條街。當你參團出去玩的時候,或者這個團出問題的時候,你才會體會到攜程的服務。當然如前所說,新富階層太多,很多人還不知道服務品質是什麽的時候就稀里糊塗在去哪兒或者途牛買了傳統旅行社的東西出去了,以為參團一直是這樣的,好比吃了一輩子粗糧,以為糧食本該如此,不知原來還有白面大米呢。所以屌絲用去哪,商旅或者追求品質的人群在乎服務的人群用攜程。當然未必絕對,但大差不差。而這些屌絲養刁之後,有更多錢之後,想吃白面之後,也許會轉移到攜程去。就像用戶從淘寶去天貓和京東一樣,學生和剛畢業的淘寶瞎淘,有錢慢慢就天貓和京東了。
2,其實是分品類的。服務流程越複雜、風險系數相對高的品類,越有護城河。這里的風險系數不是說出問題,而是說出問題環節的多寡。比如門票就低,團隊遊就高。
3,那些購物和消費流程簡單的品類,同質化最高,那同質化如此之高,就導致很多大的戰役,一些平臺的起落特別明顯。比如門票大戰後,驢媽媽和同程相對攜程的優勢,就沒以前那麽大了。去哪兒OTA化也就是之前所謂TTS之後的直簽酒店增加,藝龍就被壓下去了。

三,以後怎麽辦哦,然後重點說說去攜
1,誰錢多,誰活著。誰錢少,誰賣身。
有人說去哪兒有百度幹爹。其實百度是一個時時刻刻不忘自己是流量販子的公司,無論去哪兒還是愛奇藝的案子,他都是把他們作為一個跟自己商業模式一樣的賣廣告的公司來做的。最早投資乃至收購去哪兒時,去哪兒只有搜索服務,跟百度一模一樣,一個垂直領域的百度嘛。以前OTA都在百度花錢買CPC,現在在去哪兒買了,不行,跟我搶錢啊。幹脆把你買了,這樣OTA還是在我這兒花錢買CPC。但是呢去哪兒不轉型不行啊,搜索體驗多差,得跳轉到別人那兒去再註冊再選座兒再支付,還不知道那個網站是不是釣魚的呢。於是轉型交易,轉交易就不一樣啦,左右互搏,CPC的錢少了,買低賣高又很難,因為用戶粘性茶,商品同質化又高,所以虧的越來越多。百度幹爹沒辦法,只能貸款給他。流量低?知心支持啊。但是知心的價格不便宜,這兩個季度大家看出來了,去哪兒吃了知心的虧了。所以呢,攜程拿出10億,百度也會拿出10億?百度才不會呢,再一兩個季度,去哪兒拿股份還錢的時候,百度掌控了局面,估計舊事重提,作價合並,cc不是強勢嗎,到那時候也沒辦法啊,知心欠那麽多錢,還不起只能還股份。
途牛呢更是迫不及待已經增發了,同程也一樣再繼續融資,但是這個行業賺錢,這個行業的從業者不賺錢,很可能融不到上市的那一天,跟凡客一樣。
2,天下大勢,分分合合。
如1所說,去攜在兩三個季度之後重提合並的幾率非常大。因為即使三四個季度後去哪兒被拖死了,那麽攜程也不好過,留不住人,對投資人沒辦法交代,把行業做爛了,價格提不起來了,等等。而去哪兒錢又不夠少,百度又不是一家在交易環節有理想有誌氣的公司,他不願意做這種長期耕耘的活兒,只願意簡單粗暴賣流量,他對去哪兒有了掌控權,必然要動其他心思。而途牛呢或者被傳統旅行社收購,或者被外資OTA收購,因為想不起來攜程收購他幹嘛。同程也一樣。遨遊這樣的落魄二代瞎混著,可能能混幾十年。
3,去哪兒真的高增長嗎。
Q3攜程酒店訂單同比增69%;去哪兒增85%,移動端占比55%。
Q3攜程機票訂單同比增98%;去哪兒增57%,移動端占比43%。
攜程移動端占比沒公布,不過james之前公布過酒店是50%以上,按照這個擬合的話,機票可能在40%。從這個數字看,
1)作為一個追趕者,這個同比增長真的是讓人很失望,因為必須加速度遠遠超過攜程,才能追上。現在看來已經失去這個機會了。另外因為現在都流行忽視營收和利潤直接看訂單,所以營收利潤就不列了。如果列的話,去哪兒更難看。
2)移動端攜程是後來者,james回來之後才搞的,雖然去哪兒預訂量同比增加了440%,但是跟攜程基本是一個量級內的,可見攜程的無線端增速更快。
3)去哪兒另一個兩點是直銷酒店增長很猛。這恰恰應正了以後去攜無差別,大家都做直銷,都做比價。所以以這個為前提的話,兩家業務模式一樣一樣的企業,一家量體更大且還能賺錢(或者同行虧錢但虧的少),另一家量體小但是月虧越多,哪家企業有未來?不要說增速了,增速在上面列出來了。如果真的是同質化企業,那就不好意思,“老二非死不可”了,除非有差異化。但cc矢誌不渝推行TTS,可見沒差異化,方向沒走歪,逐漸交叉去一個方向了。
4)換一種思路看去攜。現在大家對去哪兒還有一種創業公司的眼光,覺得創業公司虧損可以理解,方向對了速度上去了,還怕以後賺不到錢嗎。
但是其實攜程也已經變成一家創業公司了。所以目前有兩家生意模式一樣一樣兒的創業公司,在量體更大、增速差不多、移動端沒劣勢、存量資金更充沛的前提下,C創業公司竟然還展現出了狼性,那麽Q創業公司還有什麽優勢嗎?優勢難道是在北京,IT人才更多、離天安門更近、霧霾更嚴重嗎?
那麽大家都是一樣的創業公司,這下就容易想的通了。誰能活的更久呢。
天一,不要以未成年來逃避法律的懲罰了,一起來到陽光下大家比一比吧。

註:
1,看了這幾天攜程和去哪兒的表演,有一些行業的思考,大家隨便看看。
2,本人持有去哪兒空頭倉位,故發言有特定立場,投資決策需要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

$攜程(CTRP)$ $途牛(TOUR)$
未及 盛開 行將 枯萎 同質化 同質 競爭 下的 OTA 以及 他們 會去 哪兒 睡不 不著 著亂 亂寫 寫版 玄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2258

春天百花正盛開

時間過得真快,唔經唔覺又到五一,Q2 都快一半了,呢排天氣潮濕,成日落雨,典型香港的春天。

前天路過金鐘美利道停車場,見到天橋旁邊的大樹(這樹叫什麼?)的花正在盛放,所以即時拍了下來:




不知為啥,第一時間想起的,竟然是夏金城先生的名曲「新年好運來」:


新年好運來

春天百花正盛開,懷念過去望將來,一切哀運過去不可再,充
滿希望迎接新年來,祝福你笑逐顏開,工作愉快不癡呆。人工
倍加好運齊齊來,老闆生意順景密密袋。人人快樂望春天來,
身心健康秒秒好彩,新年新希望好應該,恭喜大家發新年財,
春天百花正盛開,懷念過去望將來,一切哀運過去不可再,充
滿希望迎接新年來,祝福你笑逐顏開,工作愉快不癡呆,人工
倍加好運齊齊來,老闆生意順最密密袋。






年輕一輩的香港人也許不認識夏金城先生,他本來是的士司機,但為了唱歌的理想,毅然賣了的士去自資出唱碟,整隻album的作曲、填詞和演唱都是自己一手包辦,結果當然是蝕到PK。老占不是在嘲笑他,相反是佩服他的理想和熱誠,我也希望有一天我敢為自己的理想去踏出這一步。



春天 百花 盛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6292

當APP淘金熱退去,下一個野花盛開的時代是什麽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405/162366.shtml

當APP淘金熱退去,下一個野花盛開的時代是什麽
紅杉匯 紅杉匯

當APP淘金熱退去,下一個野花盛開的時代是什麽

一種全新的運動正在取代它的位置——體驗革命。

本文由紅杉匯(微信ID:Sequoiacap)授權i黑馬發布,作者洪杉

你手機里的許多APP都已經生銹了吧?

它們就像是寒冷、孤寂的小行星帶,感受不到你的註意力如太陽光般的明亮和溫暖。在這場關於註意力時間的權力遊戲中,不僅每一類別的APP你可能只保留了一個;而且,像社交、遊戲、電商這樣的大類別應用甚至已經搶奪了許多小類別的用戶時間。

流量紅利結束、APP淘金熱退去,讓我們看到了裸泳者,也讓許多開發者和投資者空囊而回。現如今,對於那些仍想在移動應用領域畫餅的人,投資者應該會捂緊錢袋了。

在此,有必要反思一下,是什麽導致應用程序世界繁花墜落,以及哪些剩者將繼續為王。正如主文最後所言:用戶體驗很重要,但要記住,用戶“在哪里”才能有如此體驗。否則,任何好的APP都像是被扔進數字荒漠。

年是iPhone誕生10周年。10年之間,與iPhone相伴而生的App Store更是催生了一個龐大的應用生態系統。移動數據分析公司Flurry年初的一份報告顯示,該行業現已成熟,並達到了飽和的臨界狀態。雖然仍有增長的勢頭——APP的使用率比去年增長了11%,但增速卻正在放緩。許多APP目前是通過犧牲其他APP為代價來實現自身的增長,而在此之前,所有類別的APP都在同步增長。

這表明APP已經在占用有限資源即用戶時間上達到了最大極限。換言之,一個新的APP想要吸引關註,意味著它必須從其他的APP那里奪取用戶。這對於新的APP而言可能會成為一個的問題,它們將與目前的行業領跑者相較量,比如Facebook、Messenger、Gmail、Instagram等。

APP淘金熱可能已消退

毫無懸念的是,對於社交網絡和消息類APP來說,2016年是一個大好年頭,其使用量的增長率比2015年攀升了44%,使用時間同比猛增了394%。

增長歸功於以下幾種因素:智能設備的普及、更快速的移動寬帶、支持語音和視頻呼叫的新功能、支持集通信和娛樂於一身的組合、直播實況內容的添加和“I一代”(指智能手機面世時仍是小孩而現在則擁有移動設備的青少年)成長等等。

然而,社交網絡和消息類APP的增長是以犧牲其他類別APP的利益為代價的。

例如,個性化類別的APP已失去最大的增長動力,使用率下降了46%。

遊戲類APP的使用時間也減少了4%——這個下跌雖然微小,卻道破了它們的短暫性。

在2016年實現增長的其他類別APP還包括商業和金融,用戶使用時間增加了43%;購物類增長了32%;體育類增長了25%。

總體而言,APP使用率增長的放緩,標誌著淘金時代的結束和市場的成熟。新APP將更難獲得用戶,更多的創業公司不得不使出各式花招,例如按用戶通訊錄來發送垃圾信息以推動使用率的增長。或許這一領域將出現更多並購,而依賴風險投資支持的APP則將在耗盡資金之後關門大吉。

蘋果、谷歌、微軟等都在尋找下一個開發者平臺。有望脫穎而出的是那些針對可穿戴設備、聯網電視、媒體播放器、機器人的APP,最具前景的下一個前沿領域似乎是語音交互,2017年,亞馬遜很可能將會憑借其Alexa語音助手及許多附加組件在“應用程序”生態系統中一展身手。

擊垮APP世界的並非下一代計算

有人說,現如今市面上的APP將逐漸被虛擬機器人所代替。“正如客戶端已被網站所取代一樣,移動APP很快也會被聊天機器人所代替”,TechCrunch在2015年度報告中這樣說。

但其實,將虛擬機器人和APP兩者對立起來的做法毫無意義。虛擬機器人不能夠解決如今APP的問題,反之亦然。真相是,下載量的縮減是因為市面上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垃圾APP。

人們真正需要的是可以解決問題的APP,可以讓生活更便利,可以提供無縫對接的服務,可以讓生活更豐富多彩。然而,人們卻對許多APP的體驗感表現出極其失望和不滿,這才是APP下載量下降的原因。

用戶並非要遠離移動設備,而是希望其體驗更加深入。美國互聯網公司Dscout稱,用戶平均每天點擊手機的次數為2617次。Gartner預測,全新的數字體驗將通過VR、AR以及混合現實(MR)將人們帶入無休無止的虛擬互動中。

或許更重要的是,用戶將相當多的時間花在了他們最常使用的APP上。那麽,那些新的APP該如何突出重圍,贏取用戶的青睞?

垃圾APP好比毒藥

現如今,市面上幾乎所有的APP都或多或少地存在一些缺陷,而這些缺點並不都是顯而易見的。每個應用都沒有將重點放在為用戶創造令人驚嘆的用戶體驗上,並沒有在那些極細微的交互設計上註入更多的精力與時間。

《設計心理學》一書作者唐納德•諾曼(Don Norman)認為,“用戶體驗包含了終端用戶與一個企業、它的服務以及它的產品交互的所有方面”。

這話聽起來有些荒謬,但是,要在用戶體驗設計上達到心理學中“正念”的標準是至關重要的。可惜的是,正如諸多科技流行語一樣,人們完全誤用以及濫用了用戶體驗這一詞匯,甚至混淆了它與用戶界面的概念,造成很多麻煩。

就像一輛汽車,華麗內飾好比用戶界面。而用戶體驗的根本在於,操作界面的位置要合理,汽車不僅能開動,而且還讓駕駛者感受到無窮樂趣,這才是精髓所在。

那些粗制濫造的APP對整個移動生態系統都產生了消極影響。在應用商店里,一個4.5分的應用和4.3分的應用看起來差距不大,但其中的利潤之差卻是相當驚人的。

在哪里創造用戶體驗?

App革命已死?事實上,數年前就已沈寂。

而今,一種全新的運動正在取代它的位置——體驗革命。

市面上有如此多的APP,但真正能改變遊戲規則的,是那些超越設備層面、影響你的日常體驗的應用。以Uber為例,其APP雖然不能改變遊戲規則,但在影響用戶打車體驗上的強大力量,足以給整個出租車行業造成震蕩。現在,可穿戴設備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情。

可穿戴設備已經將體驗革命推入高速,但是有一點對體驗革命甚至更重要,開發者一定要牢記於心:體驗的效果在於你在什麽地方進行體驗。你是否曾經試圖用iPad在強光下讀電子書籍?如果是,你就知道我在說什麽。

把“在哪里體驗一款APP”作為基本開發原則,是幾年前我在肯尼亞時領悟到的。當時,我和同事參觀了一處貧民窟,一家公司正在致力於把生態廁所帶給當地居民,每個生態廁所都有一家特許店來管理和經營,它們需要跟蹤使用情況,以安排合理的廁所分配和廢物清除時間表。但它們都是用筆和紙來記錄。

於是,我建議應該開發一款移動APP來提高效率。這時,夥伴提醒我,這是在肯尼亞的貧民窟,你的移動設備被搶劫的速度比你說“iPhone”這幾個字還要快。

是的,我可以寫出世界上最好的應用程序,給用戶帶來無與倫比的用戶體驗,但是,我忘記了“在哪里”用戶才能有如此的體驗。忘記這一點,就註定會將任何好的APP扔進數字荒漠。

APP淘金熱 社交網絡 創業公司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APP 淘金熱 淘金 退去 一個 野花 盛開 時代 什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325

日圓兌港元七年新低復活節逢櫻花盛開 日本團近爆滿

1 : GS(14)@2015-03-12 08:49:02





■復活節假期將至,加上日圓滙價下跌,令日本成為旅客賞櫻熱點。


【本報訊】復活節團最後召集,旅行社門外連日擠滿報團人龍;港元強勢,日圓兌港元昨創七年新低,加上櫻花適時盛放,復活節日本團迄今幾近爆滿,六萬元豪華團一出即爆滿。旅遊業議會表示,受惠於日圓、歐羅等外幣貶值,整體復活節團費按年輕微下調2%,刺激港人外遊,保守估計旅遊收益急增一成達十五億五千萬元。記者:蔡朗清 佘錦洪


■韓國鎮海賞櫻團亦大受港人歡迎。韓國觀光公社圖片


旅遊業議會總幹事董耀中稱,港元持續強勢,日圓、韓圜及歐羅等幣值不斷下滑,令出境旅行團持續暢銷,新春旅行團收益按年急升一成五,料復活節團收益亦有一成增長,由去年十四億多元,升至十五億五千萬元,當中以日本團及韓國團最熱銷,「復活節去日、韓睇櫻花係其中一個因素,年年都係咁,最重要係日圓、韓圜貶值,吸引港人觀光掃貨」另外,有旅行社的六萬元豪華團一出即爆滿。




多間旅行社逼爆

報名,有市民說因復活節團已爆滿,惟有押後行程,也有人稱雖然遊日機票連酒店套票較淡季貴一倍,但因想赴日賞櫻,也考慮購買。東瀛遊執行董事禤國全表示,今年新春前已有人報復活節日本團,下月三日及四日出發的復活節團已爆滿,日本及韓國五天團團費分別是一萬二千元至一萬五千元不等,以及九千元至一萬一千元不等,與去年相若,當中在復活節適時櫻花盛開的大阪及東京最熱門,「我哋包咗六班機去本州都爆滿,近年罕見,預計整個旅遊業收益按年有一成增加」。縱橫遊執行董事袁振寧稱,日圓匯價昨再度下跌,會刺激更多港人到日本旅遊。迄今復活節團滿了八成,其中團費三萬元的大阪五天豪華團只剩少量名額。



內地賞花團$899

康泰董事總經理黃進達亦表示,復活節賞櫻花以韓、日團最暢銷,其次是泰國及台灣,「日本以東京、大阪櫻花團最旺,韓國就係釜山、鎮海賞櫻團最熱賣,整體報團人數有兩成增長」。永安發言人表示,復活節整體團費加幅4至6%,當中日韓銷情暢旺,如五至七天大阪團,加入環球影城和賞櫻行程,團費九千元至一萬五千元,受家庭客歡迎,已近爆滿。中國短線團走勢凌厲,如廈門鼓浪嶼、世界文化遺產土樓四團,增遊忠侖公園賞桃花、油菜花田,團費八百九十九元起。中國旅行社助理總經理吳熹安補充說,復活節外遊除選日韓賞花,較經濟的內地團亦受普羅市民歡迎,如到西湖花港賞梅花、海棠花或櫻花,六天團團費一千元有找,「日韓團爆晒,平平哋去內地賞櫻都唔錯,預計生意額有一成增長」。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312/19073171
日圓 港元 七年 新低 復活節 復活 櫻花 盛開 日本 團近 爆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8400

【紫色浪漫】澳洲夢幻藍花楹盛開 三大賞花熱點

1 : GS(14)@2017-10-30 00:49:49

全新旅遊專頁,即like籽想旅行:https://fb.com/travel.appleseed



正當香港踏入深秋之際,喺地球另一邊箱,澳洲布里斯本藍花楹已經逐漸由綠轉為迷人紫色,迎接生機盎然嘅春季。每年春天,大批遊客都會前往布里斯本賞花。盛開嘅藍花楹令布里斯本街頭變成一片紫色花海,仰望定低頭看,都係被深淺交疊嘅藍花楹包圍,夢幻得似童話場景!要感受春天嘅浪漫氣氛,必去最多人推薦嘅New Farm Park,其次係昆士蘭大學同城市植物公園,都係一流賞花熱點。



昆士蘭大學美景。

布里斯本街頭一片醉人景色。

New Farm Park地址:1038 Brunswick Street, New Farm,4005交通:由市中心乘的士約15分鐘;或乘City Cat直達昆士蘭大學 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地址:St Lucia,4067交通:於Roma Street乘搭412號巴士,至UQ Chancellors's Place下車
City Botanic Gardens城市植物公園地址:Alice Street, Brisbane City,4000交通:由Roma Street站步行10分鐘記者:魏可婷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 ... e/20171027/20195600
紫色 浪漫 澳洲 夢幻 藍花楹 藍花 盛開 三大 賞花 熱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345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