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白松露宴觸發胡應湘姊弟情仇

2006-11-23  NM




合和主席胡應湘豪花一百二十五萬 元投得意大利白松露菌王,上週四與一班商界名流在五星級麗嘉酒店大擦一餐。原來同一個星期,胡應湘的大家姐胡慧貞亦專程從美國返港,直踩上合和中心寫字樓 與細佬「攤牌」,追討其父胡忠生前承諾給予她的一千萬元,姊弟鬧得不歡而散後,家姐從報章得悉胡應湘搞咗個百萬菌宴,更是火遮眼;決定把六十多年來的鬱結 盡數,把家族內成員之間的家事都一一抖了出來。

胡氏家族的族長胡忠,由薄扶林村的豬農成為五、六十年代「的士大王」,是典型香港人奮鬥成功的故事,但膝下九名子女之間原來感情淡薄且缺乏溝通,以至八十二歲的大家姐要上演一幕豪門姊弟情仇。

以 一百二十五萬元投得白松露菌王的合和主席胡應湘認真豪氣,不但把善款捐予「母親的決擇」,上週四與太太郭秀萍還邀請一班商界友好,包括滙豐銀行亞太區主席 鄭海泉、港交所主席夏佳理、立法會議員梁劉柔芬等,到麗嘉酒店享用菌王宴,四道菜式包括龍蝦仔配帕爾馬火腿、奶油炒蛋、意大利飯及牛仔肉雲吞配薯蓉,甜品 還有白松露菌雪糕。

上週四晚七時許,胡應湘兩夫婦乘着勞斯萊斯房車到達酒店,一下車就被傳媒包圍,胡應湘說:「白松露菌邊使百幾萬咁貴,只不過意大利政府為了做善事,捐咗出來拍賣。」

本月初從美國返港的大家姐胡慧貞,從報章得悉細佬吃百萬菌宴,在筲箕灣茶樓邊吃着排骨飯邊說:「吓,唔見佢請埋我呢個家姐去食!」

返港住東頭邨

八十二歲的胡慧貞,本月九日從美國三藩市返港,特地向胡應湘追討老父胡忠剩下的遺產。她並無住酒店,而是住在友人黃大仙東頭邨的公屋家中。走在東頭邨上,難以想像這位打扮樸素的老婆婆,正是掌管市值二百億的合和實業主席胡應湘的親家姐。

到港後第二日,她相約胡應湘父子在合和中心的新皇朝觀景酒家見面,「本來開咗位啦,佢哋臨時唔來,我想見吓個姪都唔俾。」

她一怒之下走到胡應湘合和寫字樓大吵,胡應湘對她說:「你扯啦,我呢度係做生意o架。」同樣火氣十足的胡慧貞向細佬發炮:「你收檔啦,做生意!你就嚟死啦。」

其間七十八歲的合和老臣子兼非執董李憲武走出來「勸交」,並向胡慧貞說:「大小姐你係好偉大嘅,為胡家出過力。」

胡慧貞識趣離開,到朋友家中哭訴被細佬「趕走」,跪在朋友面前說:「我真係好陰功呀,細佬咁樣虐待我。」她心中的鬱結要從六十年前說起。

風雨前夕出生

生於一九二四年的胡慧貞,對上有一個大哥胡文瀚,在她出生的時候,父親胡忠與母親在薄扶林村養豬為生,她出生前是風雨前夕,母親為傳統農村女人,認為這是路途崎嶇的兆頭。父親為她改了個乳名叫兼娣,「兼娣,即係想我帶多幾個細佬出來。」胡慧貞說。

務農社會中,自然想添幾名男丁幫補家計,但胡慧貞出世後,帶來的卻是三個細妹,「或者阿媽覺得我腳頭唔好啦。」她說。後來,家中陸續有四個男丁出世,母親本來共生有十一個孩子,最後養活九個,共有五子四女。

胡慧貞自七歲起已擔起照顧弟妹的責任,父母清晨五時起床,由薄扶林村擔柴出市區賣,又擔「豬潲」返屋企餵豬,生活艱苦。她特別提到一九三五年出世的細佬胡應湘。「阿湘細嗰時好難湊,成日都喊,我一個湊幾個。阿媽新鮮餸就俾細佬食,我就食隔夜餸。」

二十年代,其父胡忠不甘於做農民,把積蓄拿來到「紅邊的士公司」學揸的士。考得車牌後,他日間養豬,夜間揸的士。一日做足十八小時,收入是養豬的兩倍。

一 九三五年,胡忠一家由薄扶林村搬到灣仔道一百二十三號居住,胡忠的事業亦愈做愈旺。但一九三九年胡忠得了個大病,身體由二百磅減至一百二十磅,家裡的生意 全由長子胡文瀚和母親打理。胡文瀚一直在胡忠身邊幫手;十八歲就考車牌,一邊讀書,一邊幫老父做事,週六、日就頂班開的士。

及至四一年香港 淪陷,母親江素琛帶着九個仔女逃難到韶關,胡忠大病初癒,留守在香港照顧房產雜物。憶起走難的日子,胡慧貞說:「七十幾架飛機轟炸曲江(即韶關),我哋間 屋着火,我阿媽仲話要入去攞番啲棉被,我拉住佢叫佢唔好。我又孭住阿濱(胡應濱),帶住細佬妹走難,阿湘(胡應湘)仲生痄腮,如果唔係我,佢哋仲有命 呀。」但胡應湘曾向家姐說是二家姐胡慧芳救他們逃出火海,令胡慧貞十分氣憤。

金山過埠新娘

和平後,胡氏一家回到香港團聚,胡忠在兒子胡文瀚協助下重組「中央的士」,繼續其的士業務生意,又創辦飛行汽車有限公司,胡家在香港的士數目已達數百部,這時胡忠亦為仔女的將來作出安排。

一 九四七年,胡慧貞二十三歲,本想繼續讀書的她,卻被母親安排做過埠新娘。「全家讀得書最少嗰個係我,喺崇德讀到初中就要走難;打完仗老母又要我嫁。總之我 就無自由。」母親江素琛為她物色一個姓黃鄉里,在舊金山(三藩市)開設雜貨店,「我阿媽最緊要睇錢,佢諗住對方在金山開鋪頭,就將我嫁俾一個叫黃雅的男 人。」

就在這種盲婚啞嫁下,胡慧貞一個女仔跟着黃雅由灣仔乘船,經歷二十多日的航程到三藩市。「就咁食餐飯,餅都無派就嫁咗個女,阿媽叫老 豆去酒店見吓個女婿,爸爸都唔見,真係賣女都無咁賤呀。」說時胡慧貞兩眼通紅。同年,胡母亦安排次女胡慧芳嫁到美國,親家在金山賣牛肉。母親把女兒嫁到美 國,目的都是為胡家的弟妹鋪定後路出國留學。

但胡慧貞對丈夫黃雅並無好感:「我後生都好靚o架,佢(黃雅)又肥又矮,我同佢結婚一年內就有咗,我懷孕時嘔得好緊要,後來去醫院『落』咗佢。」黃雅的家人見這位新抱「唔肯生」,兩夫婦遂離婚,胡慧貞走到專門收留被遺棄婦孺的金門女子中心居住。

她本想回港,父母卻着她不要返來,她說:「佢哋要面,唔想俾人知我呢個人間棄婦,唔俾我返香港。」但老父亦寄來五百元美金作使費,她到女子中學讀書學英文。一九五○年認識了第二任丈夫劉信,他在當地燒銲工廠打工,一星期搵四十美元,二人結婚時,母親亦寄給她五千美元買屋。

一九五二年六月,胡忠帶着應湘、應濱及應洸三兄弟到美國旅行,前後在胡慧貞家中住了八個月。「爸爸帶住啲細佬去遊埠個幾月,佢哋來到都係住喺我度,嗰時我剛剛有咗 BB,我同老公喺廳瞓,爸爸瞓房,爸爸鍾意食魚,我都去買魚俾佢食。」

老父美國買大屋

好學的胡忠,由女婿劉信驅車,每晚到三藩市學英文。與老父同住的八個月裡的點點滴滴,胡慧貞至今還記着,老父臨走前到百貨公司買禮物帶返香港,那時臨近農曆新年,胡慧貞選了一條裙子,但老父到櫃面找數時跟她說:「你俾你嘅,我俾我嘅。」胡慧貞聽到十分心酸,心中想「我幾仔乸咩都無」。而東亞銀行主席李國寶母親胡紫霞與胡慧貞友好,曾向胡老太說:「個女係你屙出嚟,點解要咁對佢。」

最令胡慧貞耿耿於懷的就是,老父帶着十多萬美元,在三藩市購入兩幢物業連鋪及房共五十七個單位,她與丈夫管理物業,但每月只給他五十美元作酬勞,而每月的五千美元租金收入,就寄給胡應湘及其他弟弟讀書之用。

每年胡應湘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放暑假時,都會到胡慧貞家中居住。胡慧貞勞氣地說:「我同老豆睇住物業,啲租客來交租,食飯都坐唔定呀,我哋就俾五十蚊,俾啲仔就五千。我阿媽仲話我,『依家屋企叫你做啲嘢都唔得呀!』」至今她仍保留五十年代替老父收租的物業單據。

而為了謀生,胡慧貞自七一年當上地產經紀,思想傳統的母親江素琛卻反對她做這些「爛婆」職業,她向母親解釋經紀屬斯文工作,「我唔做嘢,點有飯食。」

及至八一年,胡慧貞的丈夫劉信患癌去世;失去老伴令她打擊甚大。「我無咗老公就搵老豆囉。」

胡忠家族圖

A. 前立法局議員,1968年獲封為太平紳士,1974年獲頒O.B.E.勳銜;退休前為合和實業主席,今年二月辭世,享年86歲。

2. 醫學博士兼著名心臟病專家。現長居美國底特律。

3. 普林斯頓土木工程系畢業,合和實業創辦人。

4. 畢業於美國賓夕法尼亞洲大學,獲電機碩士,1988年在美駕駛飛機失事去世。

5. 建築師出身,前上市公司大寶地產主席,公司結業後從事移民顧問生意。

6. 早年移居三藩市。

7. 早年移居三藩市,88年癌病去世。

8. 長居美國,為註冊藥劑師,其夫韋國仕為律師。

9. 長居美國,為註冊藥劑師,兼營地產,其夫李煜端為化工碩士。

J. 合和非執行董事。

K. 合和董事兼副總經理。

喪夫獲贈八百萬

她 返港與老父胡忠和母親江素琛在合和中心的酒樓見面,她說:「我日日請老豆老母飲茶食晏,先見到佢哋,我死咗老公喺佢地面前喊得好淒涼,爸爸話:『唔好喊, 爸爸俾一千萬過你』。」當時合和已是一間有規模地產發展商,為華資地產五虎之一,亦開始涉足基建項目,胡家已是香港的富豪。

於是午飯後,胡 慧貞到樓下胡應湘寫字樓攞錢,胡應湘的反應是:「吓,咩話?爸爸話俾一千萬你?我唔知道喎,我門口都唔俾你入呀。」後來經老父胡忠調停,胡慧貞獲得八百萬 港元,以當時的生活指數計,可以購逾十個太古城單位。她說:「那時候我同朋友去買衫、買珠寶,係一生人之中最快樂的時刻。」

父母金婚分家產

對於家姐要求追討遺產一事,胡應湘回覆本刊,並詳細列明遺產的分配方式。胡忠的資產主要是「中央建業」,「胡忠父子有限公司」 及在美國的物業,在一九六九年前,胡忠夫婦各佔資產的一成,其餘五名兒子佔一成六。但在一九六九年即胡忠舉行金婚紀念日,亦是「分家產」的日子,長子胡文 瀚要求佔雙份(即百分之二十),女兒亦要求有所分配,後來經協調後,胡忠夫婦佔雙份,長子佔雙份(即百分之二十),兒子佔一分(百分之十),另女兒佔半份 (百分之五)。

一九八九年胡忠立下遺囑,把名下約一千三百萬財產分給五子四女,以及因飛機失事過身的四子胡應洸的兩名子女,共十一人,以子佔一成,女及孫兒佔百分之五計,胡慧貞已收到一百七十五萬元現金。

家 族分產本來於胡忠九一年過身而結束,但胡慧貞仍記着老父承諾給她的一千萬元,在她心目中,老父所指的一千萬,應該是以美元計算,「我喺美國返來,梗係用美 金計啦。」一千萬美元相等於七千八百萬港元,因此她覺得仍未「收足」,多次寫信向胡應湘追討。不過,記者看過書信內容,追討錢財反而是其次,主要還是道出 她過去為胡家犧牲了讀書的機會,甚至婚姻,只望胡應湘理解她的心情。

 

一九六九年,胡忠夫婦(左一、二)舉行金婚紀念,姊弟間發生爭位事件,次子胡應洲(左三)欲把家姐胡慧貞(右一)的位置留給太太坐,老父胡忠當時說:「阿兼(胡慧貞的乳名)坐低,唔使理佢。」胡慧貞解釋相中弟弟之所以「扁嘴」,就是因為爭位不成。(照片由被訪者提供)

墓前痛哭

上週五她到胡忠位於柴灣華人永遠墳場墓前哭訴:「爸爸,你要幫我呀,阿湘(胡應湘)攞晒我啲嘢,我衣食就解決到,但條氣就好唔順。」

胡慧貞現時在美國有物業收租,而且早年老父給予她的八百萬元,她購入保險金,每月收入最少一萬美元(約八萬港元),而她的一對仔女亦是藥劑師,並已成家立室,生活無憂。她的仇恨,源於後生時不愉快的經歷。

胡慧貞的閨中密友亦說:「其實Linda(胡慧貞洋名)唔係無錢,但係佢為家庭犧牲咗咁多,啲細佬妹都唔尊重佢,當佢無到,次次返香港提起舊事就喊,其實只要細佬肯同佢傾吓就無事。」

姊弟之間溝通少,自然誤解多,見面時又以說話互相攻擊。

被屈激死老豆

九一年胡忠過身,正值胡慧貞返港第三日,她說:「我同阿湘講,『好奇怪,我返來第三日嗰晚探完爸爸,點知佢見完我就走咯。個死仔(胡應湘)話『你激死老豆囉』。」這句說話令她至今不忘。

她寫信質問胡應湘:「你也算是紳士一名,如此胡說八道,有無想過聽 者感覺?」因此胡慧貞對老父疼錫胡應湘亦有微言。

一九六九年胡應湘創辦合和實業,經營地產,胡慧貞說:「我老豆賣晒五百部的士,俾錢阿湘(胡應湘)搞地產,佢同老豆講話有二十幾個地盤開緊工,好唔掂。」

事實上,胡忠於六七年,即暴動前就結束了其經營了四十五年的的士生意,事關他看準政府開放的士業,准許私人購買的士,公司難以競爭。而胡應湘回覆本刊時說:「於一九六九年中,本人在先父擔保下,向滙豐銀行貸款一千五百萬元,連同本人名下分配得來的資產創立合和集團,投資地產。」

合和於七二年上市,是華資地產五虎之一,合和在胡應湘掌舵下,過去到泰國搞基建、印尼搞電廠,最近又搞港珠澳大橋,公司市 值二百多億。雖然大家姐亦生活無憂,但每當看到香港雜誌富豪榜列出胡應湘有數十億身家就心有不忿,念念不忘老父承諾給予的一千萬元。胡應湘回覆說:「大姊 多次回港向本人聲稱先父答應給予她一千萬美元,但由於先父沒有委託或指示本人支付這筆款項,亦未有列入遺書內,所以未能答應其要求。」

家族成員感情淡薄

胡 慧貞不單對胡應湘有怨恨,甚至對其他兄弟亦有意見。像今年初過身的大哥胡文瀚,他繼承了在跑馬地成和道的祖屋「忠苑」,並拆卸重建改為文瀚苑,由其子胡文 佳持有。胡慧貞說:「祖屋俾長子嫡孫呀,祖屋係唔拆得o架!佢拆咗,咁佢老婆(胡文瀚妻子蔡鳳珍)咪碌落樓梯過身囉。」

細佬胡應濱早於八十年代搞大寶地產,曾經叱咤一時,在大坑道興建大寶閣,又返大陸天津搞養蝦場,並與長實合作發展天水圍住宅,但由於投機,八二年到澳門大搞地產而債台高築,公司於八八年嚴重虧損,其後易手,胡應濱從此絕跡商界。胡慧貞說:「阿媽最錫阿濱(胡應濱),啲錢就係俾晒佢,不過都敗晒,依家要租地方住咋!」

就算已過身的細佬胡應洸,她亦說:「佢自己揸住部飛機,嗰日諗住同老婆辦離婚手續,八八年喺丹佛飛機失事死咗。老豆俾咗四億佢喺美國買地,依家由佢兩個仔女揸住。」

今次返港,她把多年鬱結盡數出來,感到十分舒暢,她說:「我大佬(胡文瀚)過身前有七年老人痴呆,我老媽子有九年(老人痴呆),趁我未有之前要講晒啲嘢出嚟,解決咗佢。」

1969年經家庭會議後胡忠資產分配

()為1969年前胡忠資產的分配比例

注:胡忠資產是中央建業有限公司、胡忠父子有限公司及美國物業。

資料:合和主席胡應湘提供


白松 露宴 觸發 胡應 應湘 湘姊 姊弟 情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09

【白松露當造】配中菜解油膩 每克$38任加白松露

1 : GS(14)@2016-11-16 04:55:55

白松露是上天賜給意大利的禮物,但用在中菜裏,竟然都出奇地配合。雖然中菜用白松露已非新鮮事,要搭配得好卻相當考工夫,大公館內的粵菜廳萬慶軒就推出了一系列的白松露粵菜菜式,例如白松露帶子炒蛋白,蛋白炒得滑,明顯功架十足,帶子鮮甜,切得厚薄適中,跟白松露的幽香很配合;白松露金盞河蝦仁,清淡的蝦仁加了白松露後,即刻吊出蝦的鮮味;白松露鮮蟹鉗蔥油飯,蔥油飯極之邪惡好吃,而白松露則可以微微解除蔥油的膩。這些菜式中已包括兩克白松露,額外每克另外收費,不過最吸引的是這些極矜貴的白松露,竟然可以以每克$38的價錢任加進菜式之中。平日在高級餐廳見到的白松露,即使體積小如一顆乒乓球,至少也要四、五千元才有一小顆,之前見過最便宜的也要$80一克,這裏竟然$38就可以有一克,絕對是成本價之作。想吃的話,就要把握白松露仍然當造的月份啦。



記者:黃子卓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1115/19833672
白松 露當 當造 配中 中菜 菜解 油膩 每克 38 任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558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