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一雙男鞋 窺看LVMH接班人養成

2015-07-20  TCW


六月二十六日晚間,法國巴黎畢卡索美術館早已過了閉館時間,卻聚集了約三百人,他們全是為了全球最貴男鞋品牌伯爾魯帝(Berluti)最新一季作品發表會而來;接近開場時間,隨著兩位男士的入座,吸引了全場目光。

這兩人正是當晚主角:一位是身價約新台幣一兆一千三百億元居全球富豪榜第十三位、也是全球最大精品集團路易威登(LVMH)集團總裁伯納德.阿諾 (Bernard Arnault),另一位則是他的長子安東.阿諾(Antoine Arnault),現任伯爾魯帝執行長,全球最多金繼承人之一。

第一步:從銷售員做起通過父親訓練當到行銷總監

路易威登集團控有超過七十個精品品牌,但由安東直接管理的卻只有兩個,二○一一年當他經歷父親從門市銷售員一路到行銷總監的訓練後,決定選擇「伯爾魯帝」做為新挑戰。

路易威登集團其實早在一九九三年就購併伯爾魯帝,但長達十八年的時間這個品牌都沒有大作為,直到安東出任執行長後才有所突破。

要有所突破得先了解它的特性,其一,相比起集團其他品牌如芬迪(Fendi)、LV等大腕,伯爾魯帝全球直營店目前只有五十三家,占集團總店舖數比率不到二%;在台灣僅台北一○一有一家店,就連起家的法國巴黎也只有三家店,以這樣的稀有性強化尊榮感。

其二,二○一二年之前,它只有「手工正裝鞋」(指正式場合穿著的鞋子)單一產品,其三,明確定位金字塔頂端客層,每一雙鞋都由調色師親自上色,色澤獨一無二,在台灣售價起跳價就近七萬元,是一般歐美品牌的約三倍。

第二步:管理百年品牌挖角名設計師、強攻中國

老品牌再次成長,安東作了兩個改變,首先他挖角高檔男裝(西裝定價六位數)品牌Ermenegildo旗下的Z Zegna創意總監薩托利(Alessandro Sartori),出任伯爾魯帝藝術總監,打破百年來的僵固性,首次把產品線延伸到服裝與包、袋;緊接著大舉在亞洲展店,現在中國有十五個直營門市,全球 占比高達三成;而台北店二○一三年啟用後,近兩年年營收成長率平均都超過五成。

為了要維持伯爾魯帝家族「超越時間、不是短暫時尚」的堅持,安東在擴張同時也維持低調,一年只有一檔為期兩個月的紙媒廣告,檔期只有其他歐美精品的六分之一不到。

因此,中國「禁奢令」雖然讓義大利精品Prada首季獲利大減四四%,伯爾魯帝卻逆勢成長。

今年第一季路易威登集團營收比去年同期增加一六%,財報中顯示營收占比高達近四成的皮件與流行服飾年增率達到一三%,更點名此品項中的伯爾魯帝「經歷了一個絕佳的季度」(指營運績效極好)。

接班之路,有姊姊較勁把男鞋當試金石,搶立戰功

在路易威登集團旗下逾七十個精品品牌中選上伯爾魯帝,當作自己的「代表作」,其中也埋下接班之路的伏筆。

二○一三年,安東的姊姊達爾芬(Delphine Arnault)就是以管理迪奧(Christian Dior)香水等業務、五年內營收成長六七%的好成績,被指派出任路易威登集團執行副總裁,但這也讓集團執行長的接班人選充滿變數,安東若能把伯爾魯帝成 功改造,正好可以證明自己的經營能力。

安東用約四年的時間,初步翻轉了伯爾魯帝;向來不苟言笑、有「精品界拿破崙」稱號的伯納德,在兒子的這場大秀難得露出笑容,後續成績單如何牽動接班大局,將是全球時尚界最精彩的一場大戲。

【延伸閱讀】可「換色」的皮鞋,開價三十萬起跳

一雙男鞋的價值是多少?對百年名牌伯爾魯帝而言,是新台幣三十萬元起跳,全球價格最高。

皮料品管師拿著筆快速的在牛皮上劃出可用部分,一張牛皮別人用八成皮料,伯爾魯帝只用了一半不到,皺摺、斑點全都不行,整個鞋面只用一張完整皮革。它還是 歐美精品中唯一可多次換色的男鞋,這些都是伯爾魯帝手工訂製鞋的特色,從下訂到取貨至少九個月,客人卻依舊捧著錢耐心等待。

六月底,伯爾魯帝首次對台灣媒體公開了這座隱身於法國巴黎公寓裡的工坊,每年來自全球約五百雙的高級訂製鞋訂單,全由這裡的十餘位製鞋師完成,算算一年創造至少一億五千萬元營收。

負責亞太區、十餘年資歷的Jean Michel指著牆面架上滿滿的模型說,每三個月他就飛往香港替客人量腳,回來後再以木料製作每一位專屬的模型與樣鞋,三個月後再以樣鞋讓客人試穿,接著 修改鞋型、討論顏色、飾紋等細節,最後一次才把成品鞋裝在附有照片的木盒中交給客人,來來回回就要九個月。

「換色」則是伯爾魯帝在歐美精品中獨有特色,運用特殊揉製技術讓皮革毛細孔活化,才能如卸妝再上妝的概念更換顏色;細節做到極致,才敢跟客人一開口就是三十萬元以上。

(文●王毓雯)


一雙 男鞋 窺看 LVMH 接班人 接班 養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471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