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18年牢狱之灾:西南大鳄张良宾的罪与罚


http://www.21cbh.com/HTML/2010-3-8/167592.html
18 牢獄 之災 西南 大鱷 張良 賓的 的罪 罪與 與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484

走出牢獄的企業家們究竟有何改變 東方愚

http://www.zhanghua.cn/?p=5282
企業家原企業出獄時間
蘭世立東星2013
顧雛軍格林柯爾2012
李途純太子奶2012
張海健力寶2011
黃宏生創維2010
唐萬新德隆2009
陳九霖中航油(新加坡)2009

龔家龍

天發2008
戴國芳鐵本2008
趙新先三九2007
闞治東南方證券2006
胡志標愛多2006
鄭俊懷伊利2008
管金生萬國證券2003
吳勝明個體戶2003
喬贏紅高粱2003
孫大午大午2003

禇時健

紅塔2002

 

據《21世紀經濟報導》稱,曾被稱為「中國民營航空第一人」、「湖北首富」的蘭世立已於2013年8月7日出獄。蘭世立3年前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他在服刑期間喊冤稱「不能把民企當成豬一樣殺肥了就殺掉」,甚至從獄中傳出一封 「絕筆信」。

粗略數下最近十多年入獄又出獄的企業家或經理人,知名的就有十八位。其中最近兩三年出來的,除蘭世立之外,還有顧雛軍、李途純、張海、黃宏生等人,早些年出來的則有禇時健、孫大午、喬贏、吳勝明等人。

鐵窗富豪出獄後的行蹤分別是怎樣的?十年間,他們的罪名發生了怎樣的變化?牢獄之災究竟對他們有怎樣的改變?

 

體制內外有別,重操舊業者多

十八人當中,有五人嚴格意義上說不能稱之為企業家,而只能說是國企經理人。他們分別是紅塔集團前董事長禇時健、萬國證券前總裁管金生、南方證券前總裁闞治東、三九集團前董事長趙新先、中航油新加坡公司前總裁陳九霖。

管金生選擇淡出了公眾視野。但他作為中國證券界「教父」級的人物,江湖地位還在,有機構向他發出邀請,他答應了。於是一邊養老,一邊做起財經顧問。他最近也是罕見的一次參加公開活動,是在2013年7月18日一場講述萬國證券歷史之新書的發布會上。管金生見到多位其萬國舊部時笑容可掬。

與管金生不同,闞治東選擇重返資本江湖,玩轉股權投資,一邊是挑選華銳風電這種超級項目,一邊與各省市地方政府結盟。他的個人品牌同樣還在,加上熟悉體制內的遊戲規則,官員們喜歡,國內外各種機構信任,可謂一拍即合。

陳九霖出獄後做過擬上市公司的財經顧問,也玩過股權投資,後來成為央企子公司葛洲壩國際工程有限公司眾多副總經理中的一位。但他現在更喜歡講段子、做「微博紅人」、「創業導師」;不久前說有一位「大老闆」,請他「搞一個30億美元能源基金」,不過要等牟其中出獄後一起搞。

趙新先選擇回歸醫藥業,加盟南京小營藥業集團。這家企業的前身是隸屬南京軍區空軍司令部的一家藥廠;趙新先是軍人出身,三九集團前身也是隸屬解放軍總後勤部的一家藥廠。

也就是說,五位國企經理人中的四位,出獄後或是不同程度地與體制內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或是利用自己在體制內的餘溫獲取資源。而唯有禇時健這位出獄時已經74歲的老人,選擇遠離喧囂,種起橙子,把果園視為自己一生遇到的最乾淨的土地。

剩下的十三位民營企業家,他們出獄後的想法大多是「離政治越遠越好」。孫大午走向企業幕後,甚至愛上了考古;連一向張揚的健力寶前總裁張海,也刻意保持低調,幾乎無人知道他的去向。

中國民營企業家沒辦法做到獨善其身,不可能與政治絕緣,但他們應當盡力做到和政治保持距離,或是繞道而行。對於蹲過監獄的商人而言,他們尤其明白這一點。

天發石油創始人龔家龍曾被稱為「中國民營石油第一人」。現在他仍對資源行業情有獨鍾,不過戰場不再是國內,而是海外。他聯合其它資本買下加拿大一油氣公司,並興致勃勃描述他未來的資源王國「有石油,有鉀礦,也有鈾礦,甚至還有玉石。」

和龔家龍一樣重操舊業者的出獄富豪佔到多數。當年赫赫有名的鐵本鋼鐵創始人戴國芳於三年前創辦江蘇德龍鎳業有限公司,目標是「打造中國乃至世界最大鎳鐵生產基地」。

如果說在資源行業東山再起難免再在政商關係上遭遇牽絆的話,像紅高粱快餐創始人喬贏等一樣回到充分競爭行業者,如果在商業技能上避開政策雷區,或許真的能夠做到「在商言高」。

如果要論「正能量」,或說出獄後取得成績大小的話,創維集團創始人黃宏生最值得一提。在香港監獄服刑的經歷改變了他的性格——從一個原先極權、霸道、自我的企業掌門,蛻變為懂得授權、善於分享、熱衷激勵的「隱形船長」。

黃宏生出獄首年,在全球彩電量萎縮的背景下,創維營收卻大漲34%;他更是推動通過分拆上市的方式(擬將一家上市公司拆為三家),給團隊內部創業的機會。最新的消息是2013年8月6日,外界猜測良久的創維機頂盒業務分拆上市方案出爐。

 

控制不住的咆哮,適可而止的討伐

相比前些年出獄者的低調,最近兩年出獄的幾位都可以稱之為「咆哮哥」。蘭世立在獄中實名舉報武漢市副市長,稱地方政治玩弄東星航空於股掌之間;格林柯爾系創始人顧雛軍出獄後更是戴上自制「草民無罪」的高帽召開新聞發佈會,舉報包括前證監會副主席在內的四名高官;太子奶創始人李途純身上的悲情色彩更濃,其多位家人受到迫害,自己到牢裡轉了一圈後被判無罪,他不依不饒,舉報湖南株洲市副市長……

他們為什麼咆哮?皆因政商關係惡化是其落馬的助推器。這與他們是否清白無關,而是說另一種可能性:如果與地方政府的關係沒那麼劍拔弩張,至少入獄時間不會那麼早,或者在牢的呆的時候不會那麼長。

什麼樣的土壤孵化什麼樣的種子,「企業家身上都是有原罪的」在中國已經成為一種共識。縱觀十八位企業家入獄時大體所處的三個不同階段,是瞭解時代和牢獄如何改變他們、出獄後他們如何改變自己的另一個視角。

第一個階段是十年前,有別於1980年代個體戶吳勝明因為「投地倒把」就被判處死刑(後改判,2003年出獄),經過1990年代的野蠻生長後,由於摸不準法律法規的邊界而入獄成為「潮流」。

孫大午和喬贏屬於那一波,二人的罪名皆為「非法集資」。孫大午事件當年引發大討論,並最終促成了私有財產入憲。

第二個階段是2006年前後,中國經濟狂飆猛進,證券市場也是一路高歌。民間商人與地方政府都看到「大產業夢」並不遙遠。一些商人的理念是「產值與利潤壓倒一切」,有人則信奉「金融掌控世界」。但他大都沒有預料到的是中國的市場經濟人治成份濃烈,在利益面前沒有絕對的均衡,「多輸」於是成為家常便飯。

戴國芳和唐萬新便是這一類型的典型輸家;但輸家絕不僅僅只是他們。

第三個階段是2009年至今。中國在全球金融海嘯中表面上風淡云輕,實際上卻可能是受傷最重的。因為在屏蔽外界衝擊力的過程中,行政部門之「有形之手」得以冠冕堂皇地越伸越長。當越來越飢渴而凶悍的全球性金融與產業資本來到 面前,中國的政治家和企業家們在都視其為可以磋商、可以利用、可以與第三方制衡的盟友。然則一旦交惡,最先出局者定是民企。

李途純和蘭世立則是在這一背景下倒掉的。李途純除了舉報地方官員外,現在還指證花旗銀行在辦理太子奶抵押五仙山過程中存在欺詐、造假和行賄;而壓倒蘭世立的最後一根稻草眾所周知——通用電氣資本航空服務公司(GECAS)。

但如果說「咆哮哥」們生不逢時卻又是不妥當的。拿蘭世立來說,拋開他的激進之外,其性格缺陷也讓他吃不了兜著走。四年前蘭世立剛剛出事時,我到武漢調研時,聽一位知情的朋友轉述湖北省當年一位主要領導對蘭世立的一句規勸:「禍從口出,禍起蕭牆……要是在戰場上,只要敵人還有一個人還有一口氣,還有一顆子彈,對準你一槍,你就和他是一樣的下場了。」

更重要的是,民間對政治家們的抱怨聲和質疑聲越來越強烈。與十年前相比,民眾更懂得表達情緒和訴求的必要性。而在堵與疏的選項前,官員們總是習慣性喜歡前者。他們人為地選擇站在民營資本的對立面,最後必須有人付出代價。

經濟起伏似乎十年一個輪迴,而中國法治市場的建設似乎也是十年一輪迴。十年前前坊間談的是孫大午案。十年後談的是吳英案、曾成傑案。吳英差點被砍頭,曾成傑已經被秘密執行死刑。

顯然,咆哮是咆哮哥們的權利。但相比吳英和曾成傑,他們又是幸運兒。不過,聰明人懂得咆哮只是一種技巧,且需掌握分寸,而糊塗者天真地以為聲勢大就有理,甚至想扳回一局半局。

企業家入獄現象不會消停。雖不至如驚弓之鳥,但防患於未然然、萌生退意,成為「棄業家」或轉移資產到海外者正絡繹不絕。那些繼續奮戰、曾經激昂,以及有過牢獄經歷的企業家們,如果用一句話說其最大的改變的話,那就是他們更懂得什麼叫「講政治」,也真切體會到了馮侖在電影《中國合夥人》中那句描述中國商人應有姿態的台詞「小姐心態、寡婦待遇、婦聯追求』之意境。

走出 牢獄 企業家 企業 究竟 有何 改變 東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3699

15年牢獄生涯受折磨電擊六四10000天 釋囚微信賣書醫病

1 : GS(14)@2016-10-21 05:27:58

■梁強正卧病在床等待動心臟手術。



昨是六四鎮壓一萬天,多少不為人知的六四人物仍懷着民主夢在內地艱難前行。北京人梁強,1989年被當成煽動學潮的境外勢力、國民黨特務被判囚15年,獄中絕食抗議,被當精神病而遭電擊。出獄後一無所有,成了「賣包子老頭」,正在病床等待心臟手術的梁,昨接受《蘋果》電話採訪,回望經歷說:「過去就過去了,不想提,就想國家能前進就好。」「我主張地方自治、競選。烏坎問題就應把土地還給人,讓人競選有甚麼不好,為甚麼要鎮壓?」梁強一開口就是民主,這個病床上的63歲阿伯,當年可是國家電視和報紙上頭號敵人。1989年6月22日《人民日報》頭版《插手動亂造謠煽動一批台灣國民黨特務落網》點名「特務梁強」不斷竄到一些高等院校和天安門廣場煽風點火,參加動亂,為非法組織「高自聯」、「外自聯」撰寫反動宣傳品……


遭誣陷特務 獄中絕食

「胡說八道,然後開槍鎮壓學生。說我幕後策劃、是國民黨三人領導小組成員,我甚麼也沒做。」當年36歲的梁強,是北京輕型汽車有限公司(前身130汽車廠)廠辦秘書,剛從日本公費留學歸來,5月27日被捕。被揑造成境外敵對勢力派到中國煽動學運的代表,他至今感荒唐:「我是共產黨培養的,帶薪上人民大學,又送我去日本留學,回來趕上八九六四。我家住前門天天經過天安門,跟學生聊,把見聞跟學生講。特務拍下我照片就被捕了。」翌年他因特務罪、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刑15年,關北京第一監獄。獄方不提供紙筆,他無法寫申訴,絕食79天抗議,被鑑定為精神分裂,綁在床上接受「電療」,他說全身被紮了六根通電鋼針痛苦有如萬刺插腦:「像牲口一般整我。因為我不認罪呀!」被精神病的梁1991年轉送北京延慶監獄,遇到抗命不鎮壓的38軍軍長徐勤先:「一起關了2年多,徐在『小號』單獨關押誰都不准接觸,但他『放風』我們都看得見。」而被迫服精神病藥13年的梁強,2004年出獄發現房子被沒收。所幸妻子不離不棄,他在北京賣了幾年包子,近年在妻老家河南安陽做「看廠」(類似保安),積蓄夠溫飽,但沒有醫療保障,一病就難以負荷。


患心肌梗塞 等動手術

梁2011年突發心肌梗塞後每年住院,今次較嚴重要做心臟支架手術:「醫生說我心血管95%堵塞,嚇我一跳。」他昨在微信朋友圈「賣書治病」,收微信紅包、回贈自己的書。「主要推廣我的唯人理論。」作品《唯人趣談》是馬克思「唯物」理論的對家。當年在監獄不認罪的六四囚徒有三個:梁強、韓鋼、苗德順。苗2003年也因「精神病」被轉延慶監獄,作為最後一名「六四囚徒」,據說今年10月15日出獄,至今下落未明。《蘋果》記者



一萬天「債券」討鎮壓血債

內地民眾沒有忘記。藝術家崔廣廈設計三款一萬天債券昨在微信朋友圈流轉。以人民幣10元為範本的「中國人民債券」面額一萬天,背面八九學運時的天安門景象,正面是(右起)鄧小平、薄一波、姚依林、李鵬,四位身負六四鎮壓血債的中共領導人頭像。《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021/19807469
15 牢獄 生涯 折磨 電擊 六四 10000 釋囚 囚微 微信 信賣 賣書 書醫 醫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299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