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首爾變空城四大錯誤讓MERS失控

2015-06-22  TCW

郵輪逃離、航班取消、股市大跌、鬧區冷清,這一派宛如末日的景象,出現在韓國。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已爆發一個月,韓國成為沙烏地阿拉伯外,全球感染速度最快的國家,截至六月十六日止,已有一百五十四個確診病例,十九人死亡。究其原因,韓國「政府失靈」是關鍵。

MERS爆發至今已重創韓國觀光。從五月至六月中,已有超過五十四萬遊客取消赴韓,占該國全年遊客人數七%;而光是中國六月取消訪韓的遊客,預估就有十萬 名之多。六月十二日在香港舉行的國際旅展,韓國旅行社生意下降八成;六月第一週韓國百貨公司銷售額,較去年同期衰退近一七%。

原本繁華的韓國鬧區也一夕蕭索,以往熱鬧的仁川中國城,疫情爆發後人潮稀落,當地店家稱「冷清到令人茫然」,不少店家乾脆歇業。在首爾,原本熱鬧的明洞購 物區,如今幾乎成了空城,中國《法制晚報》引述明洞區工作者的話:「商家的折扣一低再低,還是沒能招來更多的顧客。」

韓國西岸第一大港,也是首爾外港的仁川港,各國郵輪也紛紛撤離:全球第二大郵輪公司「皇家加勒比」旗下的「海洋量子號」,今年十月前至仁川的五次行程全部取消,包括義大利等國在內的四家遊輪公司,也取消停靠仁川。

這些衝擊直接反映在股價上。在疫情爆發三週內,韓國化妝品、旅遊業者的市值蒸發五兆韓元,相當於半個LG市值。化妝品龍頭「愛茉莉G」、大韓航空市值均狂 跌。摩根士丹利預估,今年韓國經濟成長率將因MERS減少○?八個百分點;據韓國經濟研究院數據,若疫情到六月底平息,韓國國內生產毛額(GDP)將損失 四兆四千億韓元;若到七月底才平息,損失將倍增到九兆三千億韓元(約合新台幣二千八百億元),等於少掉一個LG。

MERS疫情如此嚴重,韓國政府失靈是關鍵因素。控制傳染病乃政府之責,因為它是唯一可以合法約束人身自由的組織。為避免被感染者傳染他人,政府也可約束 其自由,將其隔離。過去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經驗也顯示,「清潔衛生」與「有效隔離」,是阻止傳染病爆發的兩大法門。

誤判失機:通報預防中心卻被拒絕確診

但韓國政府屢屢犯錯,第一個錯是「誤判失機」。早在五月十二日,韓國第一名感染MERS的患者分別在三家醫院就診。五天後,該病患就診的第四家醫院發現他曾到過中東的巴林,判斷可能是MERS,於是通報韓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要求確診。

不過該中心卻認為「巴林並非MERS疫區」,因此拒絕確診,結果該病患又被擱置三十六小時,錯過最初階段防堵的黃金時機,以致該病患又把病毒傳染給十四個人,疫情就此擴散。

知情不報:政府死命隱瞞感染醫院名單

誤判失機後,韓國政府又犯下第二個錯「知情不報」。一直到六月六日,距MERS首例確診已超過兩週,韓國政府仍不肯公布爆發感染的醫院名單,並一直強調MERS傳染力不強,理由是為避免民眾恐慌。

隔離不力:讓病患趴趴走接觸上千人

正因政府刻意隱瞞與淡化,不知情民眾繼續到被感染的醫院就診,以致感染人數再上升。同時政府宣稱MERS傳染力不強,被隔離的患者因此不放在心上,這就造成韓國政府犯的第三個錯「隔離不力」。

《朝鮮日報》指出,韓國境內有一半確診病例,之前從未被政府列入隔離觀察名單。甚至被隔離的病患也行動自如。六月二日,首爾江南區一名婦女被通知在家自主 隔離,結果她還找親友十多人一起出外打高爾夫。六月四日,一名已確診感染MERS的醫生,在出現疑似症狀後收到隔離通知,他卻仍擅自參加一場有超過一千五 百人的大型會議,中間還外出用餐。這次中國出現一位MERS感染案例,也是韓國一名病患自行提前結束在家隔離,經香港進入中國後在當地發病。韓國政府放任 感染者出境,也引起中國輿論的批評。

韓國政府讓這些應被隔離的患者四處亂竄,中央與地方政府又溝通失靈,地方醫院不肯接納別地的感染病患,防疫體系因此漏洞百出,這就是韓國政府的第四個錯「協調無方」。

協調無方:地方醫院公開拒收轉診病患

五月三十一日,韓國中央保健福祉部,將忠北道忠州市一處公共研修院(編按:類似公務人員訓練中心)當作隔離MERS病患機構,不過卻遭忠北道和忠州市政府反對。當地政府不但將該研修院入口堵死,並派四名公務員二十四小時巡邏,以阻止MERS感染病患的救護車進入。

同樣情況出現在仁川,韓國福祉部要求各地方政府,不管患者居住在哪裡,各地醫院都要協助支援隔離MERS病患的病床。然而仁川市政府卻在六月三日公開拒 絕。原來前一天有個女病患,在京畿道一家醫院確認感染MERS,韓國疾病管理本部未和仁川市政府溝通,就將該女病患送至仁川市某大學醫院。

仁川市政府表示,「我們不會再接受任何MERS病患。今後(中央)若未再事先通知就把病患送來,我們將聯繫各醫院拒收。」南韓的江原道也不想接收別地病患,當地政府明確表示,「我們拒絕福祉部的要求。」

去年四月「世越號」船難後,韓國政府管治能力備受質疑。儘管當局曾宣示將努力改革,但一年多下來,韓國政府的效能仍未明顯改善,總統朴槿惠的支持度,也從 上任之初的六成,一路下滑至今剩三成。這次MERS爆發,《經濟學人》就稱「韓國政府難辭其咎」。這對韓國形象的打擊,恐怕不是推出幾支新的潮牌手機,或 多拍幾部俊男美女韓劇所能彌補的。

【延伸閱讀】確診、隔離沒做好,害疫情擴散—MERS入侵韓國大事紀

˙5/12 - 第1位MERS感染患者在醫院就診,5天後通報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確診˙5/18 - 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認為「巴林並非疫區」,拒絕綜合醫院確診請求˙5/20 - 患者確診為MERS病例(韓國首例)˙5/29 - 中國出現病患,源自韓國病患自行結束隔離(中國首例)˙6/3 - 仁川市政府宣布拒絕接收別處轉診的MERS病患˙6/11 - 出現急診室外感染患者(疫情首例)˙6/14 - 1名救護車駕駛與學童也被感染,已有「社區感染」風險˙6/16 - 已有第4輪感染案例出現

整理:楊少強


首爾 爾變 空城 四大 錯誤 MERS 失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042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