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通脹燒埋身 捱唔住

1 : GS(14)@2010-11-26 13:02:07

2010-11-25 NM

內地物價飛升,加上熱錢推波助瀾,本港通脹惡化,料年底達百分之三高位,明年持續攀升。戰幔甫揭開,一班最底層的市民,首當其衝。面對通脹巨浪及租金狂漲的壓力,「蟻民」被迫出招自救,千多元月租的偏遠寮屋供不應求,平價飯堂逼爆,有至慳綜援長者提早儲糧,在內地「團購」升幅最勁的薑和蒜頭,食足一年,慳得就慳。對比港府水浸儲備,名副其實路有凍死骨。

走上這幢與紅磡世界殯儀館一街之隔的舊樓,推開破舊木門,裡面被「劏」成四間房,張先生的四口之家,是其中之一,「入嚟啦!呢度好屈質!」這是一間一百八十呎的套房,屋內除了大量雜物,就只有一張碌架床和一個小櫃兩件傢俬。上廁所、洗澡、洗菜和煮飯,都在同一個地方。三合一的空間,只能容納一個人在活動。媽媽在洗米,大兒子想去廁所,得先側身跨過洗米的小盆。

張先生原本住在何文田邨的公屋單位,七年前父親中風去世,房署收回單位,他被迫到紅磡租小套房居住。三年前,太太和兒子申請來港,加上去年出生的小女兒,小套房愈住愈多人,四口之家,只依賴他這個月入八千元的保安員爸爸苦撐,還要照顧鄉下年屆七十的母親,苦不堪言。

千六蚊租寧蝸居危樓

「舊年有一晚瞓瞓吓,上面成塊石屎跌落嚟,好彩我個頭瞓另一邊,又有張被隔一隔,先至無事!」張先生指着天花外露的鋼筋說:「而家唔敢瞓上格床喇!佢哋三仔乸瞓下格,我就用塊床板墊住瞓地下!」環境惡劣又危險,但張先生謂寧願屈住蝸居,全因外面的租金實在太貴:「呢間小套房租千六,而家出面百五呎隨時都要成三千蚊!」

「田生喺呢區一條條街咁收,搞到呢啲廉價單位供應大減,俾田生收咗樓嘅租客,又要出返嚟同區搵,咪推高晒啲租金囉。」當區區議員任國棟解釋。張先生所住的大廈,同樣已被田生收購,面臨截水截電,只靠區議員向水務署和中電申請寬限,拖得就拖。面對租金不斷升,申請了九年的公屋,又未有着落,夫婦倆只有乾着急,坐困愁城。

「我哋喺大陸無得食都有間屋住,喺香港生活真係好大壓力,每次喺大陸返嚟,一去到羅湖我就頭痛!」說着說着,張太哭成淚人。生活逼人,但張太寧願死慳死抵,堅持不申請綜援:「我哋有手有腳,都想自力更生。」只是,八千元要養活一家,畢竟吃力。高通脹下十元兩斤菜心,她嫌貴,不大捨得食,寧願分開幾餐。

歲半十八磅營養不良

「比起土瓜灣,紅磡啲餸好貴,菜心要成十蚊兩斤。呢幾個月,我睇住十蚊豬肉越縮越細,魚都係越來越細嚿,豆腐又貴咗成倍。連煮飯的石油氣,都由百七蚊加到二百零幾蚊!」最令她擔心的是歲半的女兒:「佢而家都係得十八磅,人哋一歲點都有廿磅,健康院話佢細碼中都係過輕,營養唔夠!」說到這裡,張太又紅了眼睛。

「我哋有小朋友,食嘢、睇醫生無得慳,唯有喺其他地方慳。我哋一年淨係新年先買套新衫俾仔女,其他全部都係個仔啲同學媽咪俾。好似我個女,佢成日著男仔衫,街坊見到都以為佢係男仔。你呢度見到嘅,好多嘢都係人哋俾,連張枱同個櫃,都係人哋搬屋唔要俾我哋。」

小孩子太細,出街扭計要買玩具,又問媽媽為何不能參加課外活動,「佢扭我買呢樣嗰樣,出街又話想買燒賣食,都唔識點同佢講;所以盡量唔出街,避免經過玩具鋪,留喺屋企睇卡通算喇。」好心街坊見張太經常把兒子留在家中,介紹他們到何文田社區中心參加二百元八堂的平價英文拼音班,不過要跨區,又要想辦法。

「喺黃埔商場購物,可以換免費車票,啲街坊轉送俾我哋,咁去何文田就可以坐免費車,落咗堂咪行半個鐘返屋企囉。」張太說。

平租寮屋貧民小社區

百物騰貴,四口之家在老區找不到平價套房,持雙程證來港照顧十二歲兒子的單親媽媽阿平,選擇租住偏遠的鐵皮寮屋,慳得就慳,「單人綜援金的租金上限只有一千二百五十蚊,租得貴,要自己補貼,依家連板間房都炒到二、三千,呢間鐵皮屋都係業主體諒我哋兩母子苦況,一千三平租俾我哋!」

記者到她位於美孚九華徑的家,村口建了一個爛地停車場,又被荒廢村校阻擋,相當荒蕪。鐵皮屋由同一門口出入,共有五、六戶,不少人都將家中的椅子、爛了的梳化,甚至不知在哪搬來的洗衣機,放在門外。阿平說,住在這裡的租戶,都像她一類的赤貧家庭,大家都因為付不起租金,愈搬愈僻,形成一個貧民小社區。

「千幾蚊,選擇唔多,以前住旺角板間房,最平嗰時都要成千五,只放到一張兩呎半床,人流雜,又要十幾戶共用一個廁所。」四十出頭的湖南人阿平,丈夫三年前患癌過世,過去兩年,以雙程證身份留港,照顧六年級的獨生子,每三個月,仍得親往湖南續期,中港兩地走,小兒子就交朋友暫時照顧。

由於沒有香港身份證,兩母子的生活開支,全依賴兒子三千多元的綜援金,扣除一千三百元鐵皮屋租金,以及四百水電煤雜費,每月包括衣食住行的全部支出,只有不足二千元。對於通脹,她最有感受,因為「錢唔襟使」,她就要諗計慳錢,「月頭發綜援,一定會先交租同買晒嗰個月要買嘅必需品,洗衣粉呀、米呀、凍肉呀咁,又會入定八達通,怕使大咗。」

報紙包菜心食足一星期

記者打開她家的雪櫃,真的「逼爆」,除了塞滿凍肉、急凍雞翼,以及早幾日未食完的剩菜之外,還有一包包獨立用報紙包好的菜心,「肉可以一次過買多啲,菜同魚始終唔留得,唔可以大批買定,但早幾日見到五蚊兩斤菜心,又靚又平,唔捨得唔買,所以五、六條一餐包好晒,放耐啲無咁易爛。我哋大人可以唔食,細路仔都要食,唯有咁做。」阿平細細聲說。

抗通脹,唯有慳,但要走出貧窮線,阿平就深信唯有讀書高。所以,再慳都好,阿平都讓即將升中的兒子上百多元一個月的超平補習班,阿平說:「百幾蚊,外面補一個鐘都唔止,但對於我哋家庭,就係天文數字。」

兒子要在尖沙咀跨區返學,除了一張往返家中鐵皮屋與學校的八達通,零用錢欠奉。好在,貧家總出早熟兒,十二歲的子豪,沒有怨言,還說最希望考到好的中學,快點長大,照顧媽媽,「麥當勞去唔去都無所謂,況且我都去過啦,雖然只係用補習社老師送俾我哋十蚊優惠券,但都叫見識過囉。」只有十二歲但已經高媽媽一個頭的子豪,帶點腼腆的說。

明年中料重回○八高位

本港通脹連升十八個月,根據統計處週一公布的最新數據,十月份綜合消費物價指數按年升幅為百分之二點三,其中反映低收入人士消費情況的甲類消費物價指數,升幅尤其明顯,新鮮蔬菜等食品價格按年升幅達三成,住屋開支也勁升兩成。本港經濟學家關焯照預期,受內地物價飛升及熱錢湧入影響,今年底本港的單月通脹將達百分之三,明年中更有機會攀升至百分之五至六,重回○八年歷史高位,有排未見頂。

通脹戰幔甫揭開,赤貧家庭已感受到百物騰貴的威力,最多獨居長者居住的觀塘及油塘區一帶,就出現逼爆平價飯堂的情況,「依家去大家樂食個飯,都要三、四十蚊,十四蚊兩餸飯一湯,去邊度搵?唯有食一餐當三餐囉。」對住眼前的金沙骨和老火湯,七十九歲的鄧基,食得津津有味。一星期六日,他都會與其餘十五個老人家,一同在老人中心食平價飯。

平價飯堂逼爆

「以現時食物嘅漲價,真係送一個飯蝕一個,但需求太大,好似牛頭角下邨清拆咗,無晒啲平價食肆,以前都話有十蚊一個蒸飯,依家唔使諗,好多老人中心嚟敲門,問我老人院個廚房,可唔可以供應埋啲飯盒,話出面啲茶餐廳唔肯接,價太低,咁我唯有頂硬上,由一間變到依家六間,每次成二百個飯餐,廚房嘅供應已飽和。」中國婦女會黃淑英紀念護理安老院院長黃耀明說。

世紀通脹來勢洶洶,老人家無啖好食,防止虐待長者協會過去一星期,分別在油塘及深水埗「開倉派米」,該會助理總幹事林文超指,超市過去半年,十二種常用食品包括米同油都漲價三成,但綜援金於明年二月才跟隨通脹調升百分之三,「以一個單身老人家為例,只加六十幾蚊咁大把,政府話推出關愛基金,實情係有幾關愛先?」林說。

慳家阿婆買薑自救

通脹殺埋身,赤貧之家人人自危,但對於六十八歲的游秀琼來說,卻「不愁吃喝」。自號慳家大王的游婆婆,每月綜授金雖然只有二千五百九十元,但卻慳家有法,除了從不會錯過區內老人中心派米派油的黃金機會,又會叮囑由福建老家到港的親友,一次過大手購入近月升幅最勁的薑和蒜頭,食足一年,土法抗通脹。

「香港依家咩都貴,最貴係啲薑,十幾蚊一斤,我見到鄉下五蚊一斤,平一半,一次買咗十斤八斤返香港。」上週四,防止虐待長者協會在老人中心派米,兩點半開始,游婆婆未夠一點已拖定手推車、擔定櫈仔排頭位。每逢週三及週六地鐵優惠日,她又會花四元來回,跨區由油塘的公屋,搭車去深水埗買平餸,慳得就慳。[ol][li][/li][/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