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百萬上班族熱追 暴紅韓劇《未生》解密

2015-05-11  TCW  
 

 

「賣命工作一天之後,你能想起今天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嗎?」

沒有浪漫愛情劇碼,沒大牌明星加持,靠著這樣精準寫實的職場對白,韓劇《未生》跌破一票大媽眼鏡,引發韓國社會熱烈討論;大結局在韓國最高收視率突破一○%,相當於超過百萬人收看,堪稱韓版《半澤直樹》,創下韓國有線電視台自製劇史上第二高紀錄。

《未生》打破傳統熱門韓劇公式,是一部沒有摻雜愛情成分的職場劇,緊扣在每個人的菜鳥歲月。

主角張克萊,是一個入段失敗的圍棋選手,二十七歲的他,沒有任何工作經驗,只有高中同等學歷,卻靠長輩介紹,進入人人稱羨的大型貿易公司擔任實習生。對比他身邊學歷高、外語能力強的同期生,張克萊就是典型的空降兵。

除了辦公桌前做不完的事,茶水間裡,瞧不起他的同期生都等著看他笑話;主管面前,他甚至被懷疑是高層派來的眼線。再怎麼努力,世界運作的速度仍然快得令人窒息,菜鳥,永遠只能彎腰、點頭,大聲說:「是的!」

「未生」是圍棋用語,黑白兩軍對弈,還留在棋盤上的棋子,都是生死未卜的「未生」,就算戰況如何不樂觀,只要棋局還沒結束,每一顆棋都有機會成為翻盤的關鍵。

張克萊跟每個為五斗米折腰的上班族一樣,每天面對不同的職場困境,從一個眼神迷茫的孩子,逐漸掌握了自己在職場的命運。

作者曾因家貧露宿街頭畫菜鳥心聲,大賣200萬本

這部超高收視率的電視劇,背後有強大的粉絲團支撐,其原著漫畫在韓國熱賣超過兩百萬本;中文版三月在台出版,首集在博客來網路書店占據暢銷漫畫榜前三名至今,近期將推出套書,許多不看韓劇的科技業男主管紛紛直接下訂:「我要買整套。」

事實上很早之前,韓國主流三大電視台早就想要簽下《未生》版權,開拍電視劇,但希望能加入戀愛元素衝高收視率。

然而,原著漫畫作者尹胎鎬竟寧願錯過主流電視台力捧機會,也不肯妥協簽約。「上班族的婚姻是非常現實的煩惱,不會有什麼甜蜜的戀愛情節。」正在創作《未生》第二部的尹胎鎬,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斷言,他描寫的是韓國職場悲慘現實,就算日後發展感情話題,也不會出現浪漫元素。

很難想像,尹胎鎬這輩子沒有上過一天班,對上班族的職場心聲卻寫實到近乎殘酷。一位在台灣百貨業擔任店長的年輕女孩邊看邊哭,她說,這部戲根本就是她的職場縮影。

尹胎鎬大學落榜,因為家貧,甚至有過露宿街頭的經驗。當時,他曾經埋怨制度、憤世嫉俗,但最後,這些在底層拚命生存的歷程,讓他產生創作《未生》的動機——「我想讓上班族擺脫『我只是社會大齒輪中的一小部分』的挫折感。」尹胎鎬說。

他花了四年時間才完成這部漫畫,因為不懂貿易專業,許多心中想像的情節,都必須實際取材才能貼近現實。尹胎鎬常拜託朋友介紹真實世界中的貿易公司員工,每一次訪問六到九個小時,回去會畫成好幾十張素材。至於漫畫中大量提案發表場景,他也特別拜訪行銷人員,記錄他們實際向客戶提案時曾經發生過的經典案例。

改編劇不放愛情元素平淡卻貼近,讓上班族上癮

漫畫初期是在網路上連載,尹胎鎬習慣記錄讀者的即時回應,哪些非常逼真、哪些與現實脫節,仔細回覆每一則留言,讓漫畫情節更像真實職場事件。「我曾經很擔心會不會為了貼近現實,而失去了漫畫的趣味,」他說。

確實,能力再優秀,被歧視的女主角必須委曲求全,成大事卻得罪人的長官還是要引咎辭職;即便人緣好也立了功,男主角仍因學歷問題,無法打破兩年約聘期的魔咒。相較於當紅韓劇多為穿越時空、浪漫愛情、死而復生等張力元素,《未生》劇情確實過於平淡。

尹胎鎬謙稱自己也不知道暴紅原因,不過,看在愛好者的眼中,正是太過貼近尋常人的職場經驗,才讓廣大的小上班族們越看越上癮,就像在看自己的故事。

職場專家把它當教材從部下到主管,都能學做人

把《未生》電視劇引進台灣,八大電視台行銷部經理蔡菲喬表示,他們發現,與《半澤直樹》小銀行員的夢幻式復仇相比,《未生》能得到更多上班族的認同。「我們得到許多上班族的反映,他們說這部戲太寫實、太深沉、太殘酷了。」

「誰沒有被看不起、被欺負,只能用加班來證明自己的時候?」京城創藝整合行銷總監、職場專家王東明就是《未生》超級粉絲,甚至把這齣戲當成學生的回家作業。他一接到本刊記者電話,顧不得還站在街上,就開始滔滔不絕分析對劇中角色的觀察。

他說,《未生》就像一面職場照妖鏡,每個人都可以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倒影。劇中四個通過考驗留下來的實習生,正好表現出四種性格的菜鳥,在職場中最容易碰到的考驗(詳見左頁分析)。尹胎鎬也說,有許多讀者告訴他,這部戲讓他們重新檢視自己面對職場的態度,漫畫,變成他們自我能力開發的工具書。

「我甚至會想,我能不能成為一個帶人帶到心的好主管?」王東明說,不僅新鮮人,輕熟齡的小主管也會心有戚戚焉。劇中形形色色的主管,有的堅持理念,有的爭寵搶功,有的懦弱怕事;沒有真正的大反派,反而更像辦公室文化——每個人有自己的盤算與立場,跨部門合作講道理也講情分,「辦公室裡做事是基本,但做人是根本啊!」王東明說。

韓國總統為它修法延長約聘年限,引社會討論

《未生》甚至驚動了韓國總統朴槿惠。主角張克萊雖然盡心盡力,但最後兩年聘雇合約到期後,仍必須黯然離開公司,對此,韓國政府針對約聘人員條約修法,被大眾稱作「張克萊法」。

雖然最後立法結果不全然符合社會期待(編按:法案內容是將三十五歲以上非正規職雇傭時間從兩年延長為四年,但社會期待是能轉為正式員工),但足以證明,《未生》一劇在韓國社會引起的強烈討論,竟能撼動法律。

「人是不可能達成『完生』的。」(編按:棋局結束時,棋盤上存活的棋子,稱為「完生」)過去,尹胎鎬是個憤青,但在《未生》創作過程中,卻讓他轉了心念。面對社會大眾對「張克萊法」的不滿,反而不予置評。他說,現實生活中,學歷條件不足的人進大企業實習的機會根本微乎其微,與其批評現實悲慘,不如轉換心境,用追求「完生」的姿態,找尋人生真正的目標。

「能夠成為比昨天更好的人,我就很滿足了。」從社會底層翻身,堅持不加愛情戲分的漫畫家,反而獲得全亞洲廣大上班族的回響,尹胎鎬如今的人生寫照,也與他創作漫畫的初衷不謀而合:每個人都是一顆棋子,一顆決定自己價值的、獨一無二的棋。

百萬 上班族 上班 熱追 暴紅 韓劇 未生 解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419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