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宋代才女涉酒詩詞 xuyk的博客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0b154e0102wsy1.html

本博按:推薦憂悠之間的一篇文章,以饗讀者。

宋代才女涉酒詩詞
憂悠之間/文
     喝酒似乎一直以男人為甚,不過傳說酒卻是一位叫儀狄的女人發明的,而且最初男耕女織分工,釀酒大多也是由女人去幹的。因此古代女人喝酒是很平常的事。從歷史流傳下來的古代才女詩詞作品中,同樣可以看到敘述及酒的比例非常高。
     大概是到了宋朝,出現了高濃度的蒸餾酒。這在釀酒史上是一個飛躍。宋代名酒眾多,品牌可以百計。
     也是到了宋朝,女子文壇才女輩出,其中李清照、朱淑真是數一數二級別的古代大才女,鑄造了女子文學史上的一個里程碑。
     這里就選一些宋代才女的涉酒詩詞供欣賞。
     先上兩大才女的作品----
     李清照的《如夢令》:
          常記溪亭日暮,沈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朱淑真的七絕《圍爐》:
          圍坐紅爐唱小詞,旋篘新酒賞新詩。大家莫惜今朝醉,一別參差又幾時。
     一首是寫郊遊的小令,一首是寫聚會的絕句,但同樣都是寫少女偕友興致勃勃借酒助興的場面,清新生動。
     借酒助興是喝酒的一個普遍性功用表現,自然也就成為涉酒詩詞中的常見內容。這點才女與才子是一樣的,不過才女寫來細膩委婉,楚楚動人。
     再請看溫琬的七絕《泛舟》:
          醉擁笙歌彩艦搖,落花飛絮撲蘭橈。碧波行處新荷小,驚起鴛鴦拂畫橋。
     這首詩清麗明媚,與李清照的那首《如夢令》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溫琬出身寒門,這與名門望族出身的李清照完全不可比,也遠不如大家閨秀出身的朱淑真。溫琬年幼喪父,家境窮困,曾寄養於姨母家,是在那里識字學習書畫並工女紅的。成人後被迫加入樂籍謀生,曾有一段官妓生涯。後來脫籍回歸,但終無有緣人托付而一生未嫁,十分不幸。溫琬一生作詩數百首,後被好事者所竊而佚失,現僅有30首留存於世,但大多是通透靈秀之作。這些詩蘊涵著在辛酸的人生中對美好向往的心聲,如泣如訴。她的另一首仄韻七絕《懷遠》堪稱千古絕唱:
          小花靜院東風起,燕燕鶯鶯拂桃李。斜倚紅墻蔔遠人,樓外春山幾千里。
     扯遠了,回過頭來再說才女涉酒詩詞。除了以酒助興,以酒解愁更是涉酒詩詞中的經典內容。這方面仍然先上兩大才女的名作----
     李清照的《醉花陰·九日》: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櫥,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朱淑真的《蝶戀花·送春》:
          樓外垂楊千萬縷。欲系青春,少住春還去。猶自風前飄柳絮,隨春且看歸何處。
          綠滿山川聞杜宇。便做無情,莫也愁人苦。把酒送春春不語,黃昏卻下瀟瀟雨。
     雖然一首寫在秋,一首寫在春,但同樣都是黃昏孤寂中借酒解愁的生動肖像畫!
     再請看魏玩的《點絳唇》:  
          波上清風,畫船明月人歸後。漸消殘酒,獨自憑欄久。   
          聚散匆匆,此恨年年有。重回首,淡煙疏柳,隱隱蕪城漏。
     那份閨閣情愁流淌在清麗委婉的詞句間,風雅雋永。魏玩是宋代著名文史學家魏泰的姐姐,亦是大名鼎鼎唐宋八大家之一曾鞏的宰相弟弟曾布之妻,史稱魏夫人。魏玩大概比溫琬早十多年在世,比李清照早了近半個世紀,更比朱淑真早了近一個世紀。魏玩在詞壇上的橫空出世,打破了男詞代言女子心聲的局面,魏玩堪稱女子詞史和婉約詞的開創者。魏玩的作品大部分已佚失,只有14首詞留存於世,但幾乎首首耐讀。她的另一首《菩薩蠻》詞更是範本,也是千古絕唱:
          溪山掩映斜陽里,樓臺影動鴛鴦起。隔岸兩三家,出墻紅杏花。
          綠楊堤下路,早晚溪邊去。三見柳綿飛,離人猶未歸。 
     又扯遠了,再回過頭來說才女涉酒詩詞。由於封建社會對女子的歧視和束縛(包括實際生活上和精神倫理上的),女子以酒解愁比以酒助興多得多,因此才女詩詞中描寫以酒解愁的作品也遠多於描寫以酒助興的。這里再選一首宋代最後一位大才女南宋張玉娘的《南鄉子·清晝》:
          疏雨動輕寒,金鴨無心爇麝蘭。深院深深人不到,憑欄。盡日花枝獨自看。 
          消睡報雙鬟,茗鼎香分小鳳團。雪浪不須除酒病,珊珊。愁繞春叢淚未幹。
     張玉娘的未婚夫亡故後,給了重情的張玉娘致命打擊,她僅活到27歲也離世了,令人唏噓不已。張玉娘的深情篤愛在她的另一組著名的雜言詩《山之高》中一覽無遺:
          
          山之高,月出小。月之小,何皎皎。
          我有所思在遠道。一日不見兮,我心悄悄。 
          
          采苦采苦,於山之南。忡忡憂心,其何以堪。 
          
          汝心金石堅,我操冰雪潔。擬結百歲盟,忽成一朝別。
          朝雲暮雨心去來,千里相思共明月。 
     最後要說一下,才女涉酒詩詞除了描寫以酒解愁和以酒助興外,還有是描寫用酒迎送親友和祭祀場景的。這方面也選一首北宋名妓聶勝瓊的史上名詞《鷓鴣天》以窺一斑:
          玉慘花愁出鳳城,蓮花樓下柳青青。尊前一唱陽關曲,別個人人第五程。
          尋好夢,夢難成,有誰知我此時情。枕前淚共階前雨,隔個窗兒滴到明。
     這是聶勝瓊寫送別已成情人的詞人李之問。這里尊也作樽,為酒具。唐宋時期的青樓是有才藝訴求的,因而多才女,人生不幸的她們是唐宋女子文壇的重要組成部分。而才子狎妓在當時有著詩詞唱和的風尚,彼此有著抒臆排遣、心靈慰藉的一面。後來李妻看了此詞也感動不已,讓李娶其為妾,成為佳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801

強仁涉酒駕愁爆上庭

1 : GS(14)@2016-08-18 06:04:36

韓國男團Super Junior成員強仁5月因酒駕而被調查,昨日於首爾中央地方法院進行公審。強仁昨早身穿黑色西裝現身,明顯比之前消瘦。審判進行了約10分鐘,強仁一直低頭不語,表情略顯沉重,承認自己酒駕肇事逃逸的事實。其代表律師指:「是次事件被傳媒報道後,強仁受到極大譴責,今後要繼續於演藝圈活動都有困難。」希望法官網開一面,而最後判決將於下月7日宣佈。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0818/19740307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6405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