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周鴻禕第一次創業就進了派出所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54366.html

電腦小狂人的第一次中關村之行

大四的時間基本上就是實踐。他開始到外面的公司學習攢電腦——第一次覺得離「電腦公司老闆」的夢想這麼近!但他靠近夢想的方式比其他同學迅猛!

他沒有像其他同學一樣主要在西安的公司裡實習,而是直接去了北京。

第一次去,他不知道怎麼辦匯票,也不知道怎麼去知春路,更不知道怎麼去中關村辦航空託運。很少有人願意幹這些事,更別說搬箱子、接貨、送貨這些力氣活兒了。但周鴻禕很有興趣,他坐火車跑了好幾次北京。

功夫不負有心人,他在北京逐漸不露怯了。哪個牌子的激光打印機什麼價,他一清二楚,還學會幾句黑話,貌似很老到的樣子。

總的說來,他的大學四年過得很緊張,每天白天上課,晚上幹活兒,夜裡兩三點才睡覺,全然不顧身體健康受影響,談戀愛就更沒時間了。

可是本科畢業後是讀碩士還是工作,他又迷惘了。後來,他挑了個管理學院學管理,原因是:既然自己的夢想是電腦公司,總該學點兒管理學。畢竟自己在計算機專業上的實踐不少了,畢業時類似的工具和產品做了四五件了,畢業設計也很成功。

 夜黑風高研究反病毒

當時病毒研究已經出現了,但還沒有江民,只有瑞星。看了一本《計算機反病毒研究》後,周鴻禕決定研究反病毒。這個想法遭到很多人嘲笑。西安當時的環境雖然閉塞,但同學們都躊躇滿志。即使這樣,他們也覺得周鴻禕的「反病毒卡」沒啥意思,也不可能做起來。

同時,他在研究生同學裡物色了兩個合作夥伴,其中一個是石曉虹(現奇虎360公司副總裁)。

條件很艱苦,一開始他們連電腦都摸不著,自己還得編碼編程。後來,他逐漸減少了編程的時間,更多地做起產品經理和項目經理來。一位合作夥伴負責核心研發,石曉虹負責測試。這個階段最有趣的應該是他們蹭別人計算機用的那些花招了。

他們成天盯著機房,一看別人走了機位空出來就趕緊佔上。機房的老師像防賊一樣防他們。有的同學禁不住周鴻禕的苦苦哀求,把自己導師的電腦借給了他,有的後來乾脆被他拉過來入夥。再後來,居然有同學主動申請幫他做程序。

借電腦給他的同學常常晚上將他鎖在實驗室,這樣他就能幹一晚上活兒,天亮再爬出去回寢室睡覺。管理宿舍的大媽、同寢室的同學和他難得打一次照面。

周鴻禕有一個癖好:到處拷軟件回去研究。在幫一個老師的活兒幹完後,他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裡,準備把自己偷偷做的那些反病毒軟件拷回去,再拷些別的「高級」軟件以便編程使用和跟別人交換「高級」資源。糟糕的是,後來那老師發現詞庫被他們拷走了!

 產品還沒做出來,派出所倒是進去了

老師本來覺得付錢給他們就虧了,這下子抓到了把柄,乾脆到學校公安處舉報了他們,說他們在偷偷製造病毒。學校那段時間剛好丟了些硬盤、網卡、CPU和其他硬件,幾條舉報信息合在一起,公安處把破案的焦點落在了周鴻禕身上。這也難怪,他們晝伏夜出,全校有電腦的地方他們基本都去過,調查者很容易找到線索。

於是又一個月黑風高的夜裡,突然來了幾個公安,周鴻禕被帶走了。

經過幾天的折騰,公安查不出個所以然,周鴻禕也跟公安混熟了,公安讓他出去不要亂說,這事就不了了之了

歷經磨難,最終得獎後,周鴻禕感慨萬千,也一直心懷感激。;;

 從象牙塔走到現實世界

沒有《硅谷熱》,周鴻不會那麼早建立起正確的產品觀。沒有產品觀,他就分不清技術人員和產品經理之間的聯繫和區別。因為建立起初步的產品觀,他才知道需要走出象牙塔,將自己放逐到社會的廣闊天地中去。

反病毒卡做出來,還獲了獎。但是周鴻禕沒有止步於此。此時研究生一年級結束,他的想法也變得成熟些了,開始想著怎麼把反病毒卡賣出去。

《硅谷熱》,他反反覆覆讀了很多年。與這本書的淵源,始於1991年周鴻禕坐火車去上海實習的路上。帶隊老師帶了這本書在路上看,周鴻禕很自然地接觸到了另一個世界。那是一個他沒有去追求的世界,一個要出國才有可能親身體驗的世界。雖然是以文字的方式,但這個世界裡的一切都讓他入了迷。

《硅谷熱》這本書於1984年出版,雖然沒有涉及20世紀80年代中後期的個人電腦革命和90年代更加壯觀的互聯網浪潮,但即使在今天看,其內容也沒有過時。無論是風險投資、生態特性、生活環境還是高度的競爭氛圍,都可以在現實中找到對應、參照和可供借鑑的地方:惠普創始人維修示波器的車庫,微軟的溫馨小屋,仙童那些血氣方剛的年輕人造出CPU的靈感,英特爾那個天才流淌的酒吧……

《硅谷熱》在全世界點燃了人們對硅谷的狂熱,自然也包括中國。科技原來如此浪漫,創業原來如此豪邁!

那種個人英雄主義,把早已埋藏在周鴻禕心裡的對自由和創造的渴望砰地引燃了。自己買到書之前,他還複印了很多內容隨時看,買到書後更是愛不釋手。

那些改變世界的人,原來很近,並不遙遠。原來這些天才跟他一樣,穿著拖鞋,看起來邋裡邋遢的。周鴻禕平時生活裡就更加刻意模仿這種做派了。

也許,沒人會知道一個「純土鱉」的靈魂裡裝的淨是「洋派」的夢想。其實,這種渴望幾乎存於當時中國每個有志青年的心中。

雖然很難準確統計有多少人因為受到《硅谷熱》的觸動從而心懷高科技創業的夢想,有多少人的生命軌跡因為這本小書而改變,但是我們還是能從一些人的回憶中窺見一斑,比如王志東,和周鴻禕一樣,這也是他最愛的書。

周鴻禕和王志東都不是特例,他們具有普遍的代表性。人的造化受各種因素的制約和影響,但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被激發起來的熱情最後變成什麼——是焰火般絢爛後歸於沉寂,還是濃縮成一團心火,溫暖你仰望星空時的夢想,也照亮你蹣跚前行時的路?

反病毒卡後來還是在他的努力下做出來了。但是看過《硅谷熱》的人與沒有看過《硅谷熱》的人畢竟是不同的,他明白了作品與產品的區別,明白產品的價值必須被人使用才能實現。

最開始周鴻禕並沒想自己賣,他想到的是把成果轉讓給別的公司,於是就和西安和咸陽的兩家公司分別談了一次。實際上,那兩家公司都是騙子公司,但當時他完全沒有社會經驗,怎麼都說不過人家。周鴻禕雖然覺得對方沒道理,但就是說不出人家沒道理在哪裡。

思慮再三,不能和自己懷疑的公司合作,他還是決定放棄。他想北京公司多,而且大學畢業時就到北京中關村打過工,就又到了北京。

在瑞星二樓的一個房間裡,他一開場口氣就特別沖:「我做了一個反病毒卡,比你們的好,想跟你們聊一聊。」

當時接待他的人一聽這話,眼皮都沒抬,就把他搡出門去了。於是,跟瑞星的第一次親密接觸以悲劇告終。

後來他去找聯想公司,因為不認識人,就直接到了聯想中關村的門市上。

聯想公司當時在中關村有一個很大的門臉,跟四通挨著。但是跟周鴻禕接觸的都是中低層的員工,他給人家演示,人家也覺得很好,但是人家說聯想沒這個業務。他找不到中高層的人洽談,自然也就無法合作了。

後來,他和曉軍電腦聯繫上了。周鴻禕其實也沒想漫天要價,心想幾萬塊砸出去,能換回兩部電腦來也行,讓自己以後不用再四處借別人的電腦用就可以了。

但是談來談去,曉軍電腦的條件都太苛刻了:技術給他們,產品也給他們;至於錢,要等他們做了之後看情況再說。再傻的人也能看出這事不靠譜,何況是周鴻禕,他趕緊閃人了。

就這樣在中關村跑了一段時間,他的感覺很糟,最後沒有辦法只能回到西安。他心想,實在沒人做就自己做。

學校和西安周邊地區就由周鴻禕自己去推廣。

在學校裡貼海報的方式效果非常有限,只賣了幾十張卡。而且這幾十張卡也給他惹了很多麻煩,因為卡裝到用戶的電腦上和在他自己的電腦上不是一回事。

這裡面就有各種各樣的問題,他開始疲於奔命,隨時要去給用戶做售後服務。

做售後服務的過程中,他免不了被人罵,也只得老老實實聽著,誰讓他收了別人的錢呢。當然,經過「病毒門」的洗禮,他的心理素質已今非昔比。

負責銷售的公司幫他把卡賣給了一些廠礦企業,使用中出了問題他也得過去解決,這個過程對他幫助很大。雖然反病毒卡沒有取得硅谷那些人的輝煌成就,幾乎是款失敗的產品,但是他從中收穫的要比錢有意義得多。

當時給他做代理商的公司叫西安凱特,現在也是一家上市公司,叫西安博通。這樣一個公司願意給他做代理商,他學到了很多書本以外的知識。

談判的時候,周鴻禕認為,對方是代理商,自然自己應該佔大頭。但是一張卡至少三四百元的售價,對方給他的進貨價只有99元,只是個零頭。

當時一張卡成本為50多塊錢,還不算人工費。周鴻禕當時懷疑他們是不是想錢想瘋了,不然怎麼會給出這個價來。對方什麼都沒幹,就是幫周鴻禕賣東西,怎麼能拿大頭呢?還是好幾倍的大頭。不過這次,他沒有馬上放棄,因為直覺上還是相信對方有誠意,於是壓著火氣繼續談,繼續磨。

以上內容來自《拒絕平庸:周鴻禕和他的創士記》中信出版社出版



周鴻 第一次 創業 就進 進了 派出所 派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7724

女子銀行卡突然多500萬元 嚇得到派出所報警 0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5-10-09/951994.html

九龍坡區的小徐心情猶如坐過山車——銀行卡突然多出500萬元,起初以為是騙局,一查竟是真的。不知所措時,她又接到民警電話,到底怎麽回事?

U_3363284477_2734814657_fm_11_gp_0.thumb_head

前天,九龍坡區的小徐心情猶如坐過山車——銀行卡突然多出500萬元,起初以為是騙局,一查竟是真的。不知所措時,她又接到民警電話,到底怎麽回事?

小徐家住九龍坡區歇臺子。國慶最後一天假期,她收到意外驚喜,手機短信顯示銀行賬戶進賬500萬元。

起初小徐擔心是騙局,立即通過網上銀行查詢,500萬元已在賬上,這簡直是天文數字。誰打來的巨款?是否是違法犯罪?會不會對自己銀行征信產生影響?小徐拿著銀行卡,不知所措。

猶豫不決時,一通陌生電話打來。“我們是渝北區黃泥塝派出所民警。”小徐警覺起來,擔心陷入騙局。

謹慎起見,小徐打了110,並來到歇臺子派出所報警。經核實,黃泥塝派出所民警是真的,對方也接到報警:一家位於黃泥塝的公司因出納失誤,將本該打給客戶的錢,錯匯入小徐卡內。

昨天中午,在警方見證下,該公司負責人和小徐在渝中區大坪一家銀行完成匯款。據悉,涉事出納剛來不久,對業務不熟悉,忙中出錯。

因對方失誤得到500萬元,小徐沒有過錯,是否可以不還這筆錢?重慶晚報新聞律師團成員、重慶軒正律師事務所周永強律師稱,不還錢屬不當得利,公司可通過司法途徑要求返還。

  • 重慶晚報
  • 姚祥雲

每經網客戶端推薦下載

每經網首頁
女子 銀行 突然 500 萬元 得到 派出所 派出 報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3819

矽品戰日月光 這一輪派出32年老將 封測二哥一半江山,是老總蔡祺文「管」出來的

2016-03-07  TWM

過去三十二年來,向來只負責矽品對內營運管理,從不對外的總經理蔡祺文,卻成了這次與日月光大戰公平會的操盤手,並首度在鎂光燈前開誠布公。

二月二十四日午間,公平會發出的一紙公文,讓日月光原本勝券在握的第二次公開收購矽品計畫,突然間增添不少變數。

在這紙公文中,公平會做出「有關日月光擬與矽品結合乙案,為進一步評估本案結合之整體經濟利益是否大於限制競爭之不利益,爰依《公平交易法》……延長審議期間。」的決議,推翻外界預期公平會將在三月三日前同意兩家公司合併,也讓日月光第二次公開收購矽品股權的進展暫挫。

公平會延長審議時間的影響之所以重大,原因就出在日月光此次公開收購矽品股權的條件中,納入了「台灣公平會必須同意」的要素;也就是說,公平會若不能在日月光公開收購截止日期的三月十七日之前,做出同意日月光與矽品合併的決策,日月光在一年之內即無法再次公開收購矽品。

領軍首戰:勝

他讓公平會延長審查期

而令公平會無法在原訂三十天的審查期內做出決議的關鍵之一,就是農曆年假期間的一場「網軍大戰」。

原來,公平會此次公開徵詢民眾意見的時間,正好落在農曆年節,雙方人馬紛紛在網站上發動攻勢。不只是收購方日月光下了動員令,位居守勢的矽品一級主管也不諱言:「過年時間都在戰情中心緊盯戰況!」經過七天激烈攻防戰後,公平會的網站一共湧進七七○七則意見,與過往最多不到十則意見的狀況相比,這場網軍大戰不僅破了公平會紀錄,更是讓公平會多花數倍時間釐清意見,並延長審議時間。

「公平會延長審議期,稱得上是日月光發動收購突襲以來,一路被壓著打的矽品,第一次能稍稍扳回一城。」一名封測產業大老這麼說。

然而,從矽品這次籌畫網軍,到出席公平會座談會與對手唇槍舌劍,甚至是帶著媒體參觀中科廠的操盤手,竟然不是外界熟悉的矽品董事長林文伯,反而是矽品成立三十二年來,從來不負責對外事務的總經理蔡祺文。

矽品突然陣前換將,一名熟悉矽品的封測業老闆直言:「因為林文伯無論是找鴻海來當『白騎士』,或者引進紫光資金等策略都未奏效,所以換上蔡祺文。」對此,矽品董事長特助江百宏解釋:「總經理對內部營運管理及供應鏈最為熟悉,最能解答公平會提出疑問,所以這次由總經理統籌。」無論如何,這場與日月光在公平會的戰役,不僅讓向來低調,與外界甚少聯繫的封測老兵蔡祺文,站上了第一線,也使得這位讓矽品營運生產效率每每超越對手的重要推手,終於浮出水面。

「我喔,在矽品這麼久,從來沒有面對媒體,很不習慣啦!」蔡祺文笑說。首度站在媒體前發言,他一開口說的,並不是日月光要併矽品一案,而是作為一名在封測業四十三年老兵的「台灣封測先驅心情故事」。

員工編號:○○二

他是林文伯最親密戰友

六十九歲的蔡祺文,是矽品員工編號○○二的員工,也是矽品創辦人之一。蔡祺文讀的是台北工專電機科,「我不是一開始就進入半導體。」他說,自己出社會後當過老師、待過大同、南亞塑膠與電信總局,直到一九七三年進入封測廠菱生,才一腳跨進半導體。

當時,在菱生擔任製造部經理的蔡祺文,看到政府大力推動台灣發展半導體產業,但菱生做的生意以美、日為主,對台灣的客戶難以提供足夠服務,礙於個人沒辦法左右公司政策,因而萌生創業的念頭。

然而,只是受薪階級的蔡祺文,根本沒有雄厚的資金,後來在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的引介下,得知原本做魚粉生意的林鐘隸(林文伯父親)有意找投資機會,才決定引進林家資金,並且共組團隊。

矽品成立初期,蔡祺文負責的是生產製造管理,林文伯則負責財務與行銷業務;三十二年後,兩人依舊維持著內外分工的共治形態,林文伯負責對外與策略,蔡祺文主內,仍然掌管著生產營運管理。

事實上,矽品能有今日的技術能力,甚至營運績效能勝過對手,可說都是蔡祺文「管」出來的。總是以保守追求經營績效聞名的蔡祺文,甚至給人過於堅持的固執印象。

一名與矽品合作多年的供應商說,「蔡總的風格就是高壓管理,一開會就罵人。」而蔡祺文的高壓與嚴格,體現在他對速度的要求。說起蔡祺文的領導風格,矽品員工脫口而出的就是:速度。

在矽品待了二十年的工程處長張錦煌講起十二年前,矽品正要導入晶圓凸塊(編按:晶圓上的金屬凸塊,每個凸點皆是IC信號接點)產品的重要一役,「那時全世界還沒有標準生產機台,但客戶已經急著要產品,為提升良率與產量,總經理每天盯,同樣的問題當天早上解決不了,下午再開一次會。」就這樣,蔡祺文每天兩次會緊盯進度,半年後順利建起矽品的技術能力,才能與競爭對手分庭抗禮。

管理風格:有賞有罰

幫部下擬定計畫 按表操課「他是教練型的領導者。」張錦煌說,蔡祺文凡事都會先教導員工、協助擬定計畫,然後按表操課,獎罰分明。喜歡跑步和爬山的蔡祺文,甚至把營運管理的方式,用在協助同事減重及達成運動目標上。

矽品內部有一個「勇腳隊」社團,每周都跟著蔡祺文練跑和爬山;為了幫助同事減重,蔡祺文要同事兩兩一組,一個擔任教官,負責盯梢同事的減重計畫,回報減重情況,沒達成者繳納罰金,表現最好的,蔡祺文還頒發獎金。「這就是蔡總平日管理公司營運的風格。」張錦煌笑說。

熟悉蔡祺文的都知道,他生活簡約,一天中除了工作外,只剩運動。「我的興趣很簡單,就是馬拉松和爬山,練馬拉松對工作有很大幫助,就是鍛鍊耐力,還可以紓壓。」講著講著,他也不諱言,日月光收購矽品一案,確實還是讓他感到壓力。當被問及是否有信心贏得公平會這場戰役?蔡祺文沒有說話,只做出了祈求上天的手勢。

不過,答案必須回到公平會究竟會不會放行,業內人士分析,最終要看公平會如何判定兩家公司結合後,在台灣與全球市場的集中度。三月三日,公平會將再度邀集個別廠商進行說明,業界預估,公平會仍極有機會在三月十七日、日月光公開收購截止日之前做出決議。

「矽品開始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是辛辛苦苦建起的,我只有兩個女兒,矽品是我的兒子。」木訥的蔡祺文,難得把話說得感性,「我不希望會是不好的結果。」結局未定,蔡祺文只能這麼說了。

撰文 / 周品均

矽品 品戰 戰日 月光 一輪 派出 32 年老 封測 二哥 一半 江山 老總 蔡祺 祺文 出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308

中組部中紀委向16地和新疆兵團派出換屆風氣督察組

為了著力營造風清氣正換屆環境,確保地方領導班子換屆工作有序健康平穩進行,近日,中組部會同中央紀委機關派出換屆風氣巡回督查組,對河北、山西、內蒙古、遼寧、江蘇、安徽、福建、湖南、廣西、雲南、西藏、新疆等12個省(區)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進行督查,對天津、江西、河南、湖北等4省(市)結合巡視“回頭看”選人用人專項檢查開展換屆風氣督查。

中組部有關負責同誌在動員部署時強調,開展巡回督查工作是黨要管黨、全面從嚴治黨的具體體現,是督促各級黨委落實主體責任、推動換屆工作有序健康平穩進行的有效途徑;要堅持問題導向,突出從嚴從實,有的放矢地開展督查,切實發現和解決存在的突出問題,以堅決態度和有力措施維護換屆工作的嚴肅性,使這次換屆成為營造良好政治生態、從政環境的一次生動實踐。中組部和省、市、縣三級組織部門將通過“12380”電話、網絡、短信和信訪“四位一體”的舉報平臺,受理違反換屆紀律問題的舉報。

據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執紀審查欄目發布的信息進行統計,自今年2月底至7月11日18時,中央巡視組首次“回頭看”的4個省份,中紀委在官方網站執紀審查欄目共通報18名黨員領導幹部。一大批官員如遼寧省沈陽市委原常委、副市長楊亞洲,山東省濟南市市委原副書記、 市長楊魯豫等紛紛落馬。民眾紛紛拍手稱快,不僅反映了人民對黨和政府工作的認可,也充分反映了黨和國家有貪必查、有腐必究的決心,面對害蟲絕不姑息,嚴厲查處。

(綜合自新華社、中國商務新聞網)

中組部 中紀委 16 地和 新疆 兵團 派出 換屆 風氣 督察組 督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211

爾康制藥:湖南證監局已派出核查小組進場核查

爾康制藥5月16日晚間公告,針對媒體報道,湖南證監局已派出核查小組進場核查,會計師事務所也正對相關內容進行核查,17日起繼續停牌。

此前,爾康制藥5月9日放量跌停,因自媒體發長文質疑爾康制藥涉嫌嚴重財務舞弊。公司股票已於5月10日開市起停牌。5月11日、5月15日公司分別發布《關於繼續停牌的公告》。

爾康制藥曾在2013年在柬埔寨布局過一個“年產18萬噸藥用木薯澱粉生產項目”。正是這個項目讓該公司如今陷入了輿論的旋渦。2016年,柬埔寨項目為該公司貢獻了超過6億元利潤,占了60.79%。質疑者稱,按照木薯澱粉的市場價格,上述項目不可能創造出如此豐厚的利潤。

5月11日,深交所下發對爾康制藥的關註函,就相關質疑表示關註,督促公司盡快進行核查,並請會計師出具相關說明,及時發布澄清公告。深交所將結合爾康制藥年報披露情況一並進行審核。

帥放文在5月12日的股東大會上回應表示,公司最近三年固定資產增長速度很快大部分都是從在建工程轉入的。但受限於信披規則,帥放文無法多說。為了證明固定資產的真實性,在股東大會現場,爾康制藥在現場播放了該公司在中國和柬埔寨10來個產業園區近8000畝占地,60萬平米建築的實景圖、衛星圖等。

爾康 制藥 湖南 證監 局已 派出 核查 小組 進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9322

國務院派出31個督查組分赴各地進行督查 重點聚焦五個方面

按照2018年國務院大督查總體安排,在各地區各部門開展全面自查的基礎上,8月22日,國務院派出31個督查組,分赴各省(區、市)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對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重大決策部署情況開展實地督查。

這次實地督查圍繞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部署和《政府工作報告》目標任務貫徹落實,重點聚焦五個方面開展:一是打好三大攻堅戰和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工作部署和推動落實情況;二是持續擴大內需和推進高水平開放,尤其是促進有效投資、積極擴大消費、穩定外貿出口、改善外商投資環境等工作情況;三是深化“放管服”改革情況,重點是簡政放權事項落地、完善事中事後監管、優化政務服務、減稅降費等工作情況,全面開展營商環境重要指標調查;四是推進創新驅動發展,主要是激發科技創新活力、打造“雙創”升級版情況;五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特別是就業、醫療、養老政策落實,治理拖欠農民工工資等工作情況。

按照工作安排,每個國務院督查組實地督查1個省(區、市),為期10-12天。國務院督查組組長由部級領導幹部擔任,成員從有關部門和地方抽調,同時邀請了部分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參事以及專家學者參加督查。實地督查期間,督查組將堅持問題導向,廣泛采取一對一訪談、小範圍座談、明察暗訪等方式,深入企業、社區、醫院、高校、科研院所、辦事大廳等基層一線,認真聽取企業家、創業者、科研人員和基層幹部群眾的意見建議,了解掌握第一手情況。按照“開門搞督查”的工作要求,國務院督查組還將對群眾通過“我為大督查提建議”微信小程序、郵政專用信箱反映的突出問題線索有針對性地組織調查核查。對督查發現的典型問題,將約談負有領導責任、監管責任的負責同誌,督促有關方面立行立改,確保整改落實到位。

對31個省(區、市)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實地督查結束後,國務院將派出6個督查組,帶著基層反映的問題對國務院30個有關部門或單位進行實地督查。

責編:羅懿

國務院 國務 派出 31 督查組 督查 分赴 各地 進行 重點 聚焦 五個 方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604

國家藥監局已派出督查組 對重慶醫工院調查工作進行督查

據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網站消息,針對網絡反映舉報重慶醫藥工業研究院有限責任公司(簡稱“重慶醫工院”)的情況,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已責成重慶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開展徹查,盡快查清核實。如發現違法違規行為,依法嚴肅查處。調查結果及時向社會公開。國家藥監局已派出督查組,對調查工作進行督查。

責編:羅懿

國家 藥監局 派出 督查組 督查 重慶 醫工 調查 工作 進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927

派出所爆命案 醋男捅死妻岳母

1 : GS(14)@2015-07-23 01:42:46

保護人民的派出所竟成為一對母女受害之地!河北一個住在妻子家的男子,懷疑妻子有外遇,連日不斷持斧頭打砸,大肆破壞(圖),恐嚇妻子家人,至近日驚動警員,他竟就在派出所把妻子及岳母殺害;一日間失去妻女的曹寅生指他們曾三次報警,警方均沒認真看待導致慘劇。事件發生於河北省邢台市皇寺鎮,疑犯曹振齊懷疑妻子曹建芳紅杏出牆,從8日起不斷騷擾妻子一家,以斧頭打砸並放火。雖然曹建芳多次報警,但到場調停的警方雖見曹振齊手持武器,都只當作家庭糾紛。至本月11日曹振齊再發狂鬧事,警員調停後只着他們翌日到派出所處理。至上周日(12日)早上,曹建芳一家先到派出所指導房,及後曹振齊錄口供後亦進房,一見到妻子又發狂衝前,在場人士把他們分開。雙方冷靜下來,曹寅生便外出找派出所職員,但剛離開不久就聽到妻子慘叫,他和職員立即衝進房間,見到滿地鮮血,曹振齊竟以事先收起的三棱刮刀攻擊二人,曹寅生妻子被一刀捅進頸大動脈,當場死亡;曹建芳身中七刀,延至前日不治。央廣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0719/19224705
派出所 派出 命案 醋男 男捅 捅死 死妻 妻嶽 嶽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1758

周顯﹕據說大劉食餐飯 派出7位數利市

1 : GS(14)@2018-02-27 08:01:56

【明報專訊】前幾日,同某名莊家吃飯吹水,我們去吃中菜,當然是派利市派到手軟啦!普通酒樓廿皮一封,連廚房都要派埋,千幾銀埋單,富豪飯堂就要100元一封,泊車都有5個人,食一餐飯都要派五位數字利市,莊家朋友說:「那次派了3萬元,原來一間中餐廳居然有300個員工。」

我心想:「佢哋搵你笨啫!邊有咁多員工,連屋企人都叫埋出嚟逗利市。」不過沒說出口。聽說大劉食餐飯派利市,一派就是七位數字,真係唔講得笑。

有一年,稻香(0573)上市,據說其老闆隨手都派1000元利市,不過可能他覺得太過「喇脷」,第二年便改派回100元了。

莊家朋友說:「稻香其實好大間,喺大陸做得好好,好多基金入股,老闆咁有錢,派1000蚊都濕濕碎啦!」

炒家扭曲 千億垃圾股不是夢

我馬上看資料,14億元市值,8倍市盈率,然後對那莊家說:「你們這些炒細價股的,齋一隻殼價都六七億,一炒起來,幾十億市值閒閒地,其實做實業的公司,十幾億元市值,一年賺億幾元,好難得,好多錢㗎喇!不過你哋將啲市值和金錢完全扭曲晒!100億市值的股票,一年應該賺十億八億,1000億市值的股票,一年要賺一百幾十億元。不過,在炒股的世界,千億市值垃圾股不是夢!」

有名朋友參選立法會,發覺直至現在為止,居然還未有民調出現,覺得十分奇怪。我說:「也許是因為每一方的支持率都太差,所以沒有人敢公開吧!」其實這一次的立法會補選,區區都是最爛鬥最爛,個個都好嘔,大家都係講緊含淚投票,又或者是焦土,都係挑戰香港人的智力和忍耐力究竟可以去到哪個極限。

[周顯 投資二三事]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2292&issue=20180226
周顯 據說 大劉 食餐 餐飯 派出 位數 利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899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