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麻煩大了】法門寺「上市夢難圓」

http://www.infzm.com/content/74876

近日,陝西省寶雞市市長上官吉慶對外宣稱,鑑於二期項目尚未開工,原本定於2013年上市的法門寺文化景區暫時擱置動議,而這一計劃恰是在2011年5月舉辦的法門寺國際文化旅遊節上,由國資背景的景區董事長兼總經理劉兵宣佈的。

據劉當時表示,自2007年開始建設的景區,總規劃面積9平方公里,其中僅佔地1300畝的一期項目便斥資25億元。當然,年均350萬的訪客數量 和2007年開園後兩年50億的各類收入,也讓劉有了進一步擴張的底氣。雖然法門寺方面並未公佈2010年和2011年的收入狀況,不過基於其門票在3年 前猛然由每人28元暴漲至每人120元,再加上每人30元的觀覽車票,相信實際財務數據將更加靚麗。同時,按照國家發改委有關景區門票價格調整須間隔3年 的要求,目前,其正式進了調價窗,180-200元時代並不遙遠。

上官市長沒有透露暫停上市的真實考量,那是出於後續資金匱乏的壓力嗎?這種可能性並不大,其已擁有很可觀的現金流,且陝西省方面一直將法門寺作為僅 次於秦兵馬俑的第二張地方旅遊名片。如此看來,暫停上市更可能是受到宗教當局和證監會的某種壓力。事實上,在2009年末,香港中旅集團宣佈與河南登峰市 合資1億元成立嵩山少林寺文化旅遊公司並謀求上市時,就引起過媒體的軒然大波和宗教界管理層的不快,最終不了了之。

與當初傳出少林寺景區有意上市時,地方政府以捆綁門票收入作價入股及少林寺方丈釋永信表達反對意見都擺在明面不同,法門寺文化景區無論宣佈上市計 劃,還是目前突然「撤退」,均顯得極為低調神秘。外界既不知曉上市主體的組成結構、股權配置和打包資產的具體屬性,也從未聽到這座「關中塔廟始祖」真正的 主人——住持和尚們的聲音,所有訊息只來自地方政府和景區實際管理方。

更微妙的是,2012年本是法門寺地宮沉睡1113年後重現佛祖釋迦牟尼指骨舍利和2499件唐朝國寶重器25年紀念。1987年5月發生的那宗事 件不僅是百年中國佛教界的最重大新聞,也直接令法門寺由原先破敗頹棄的鄙廟,一躍成為在全世界都具深遠影響力的聖地,從此揭開不斷保護開發擴建的序幕。到 2009年,148米全球最高佛塔落成,1230米長、108米寬、佔地14萬平方米的佛光大道示於眾人,法門寺已是名滿天下。這也直接構成了法門寺文化 景區最核心且無可複製的競爭力。

可偏在這般錦上添花的當口,卻出現掃興的結局,個中到底出現了怎樣的變故?目前尚未有更確切的消息。但可以肯定,此事將令各地熱衷造佛建塔,以承包之名行寺廟資產重組之實,藉機在股市套現的動作暫時收斂。

含有宗教景觀概念的旅遊上市公司一直是股市上一道特有的景觀,資源的稀缺、對門票議價能力的強健,乃至在稅收政策上法外施恩都是其特有的強項。以北 京旅遊(股票代碼:000802)為例,這家貌似非國資背景上市公司卻神奇地坐擁潭柘寺、戒台寺、靈山、妙峰山等多處宗教旅遊地的商業開發和收費權,過去 一年收入同比上升9.51%至1.636億元,但毛利高達58.6%。甚至該公司還能在2011年以投資戒台、潭柘兩寺景區的名義順利從非公開市場募集 5.37億元。

如此好的買賣誰不眼熱?於是,江蘇南京不顧專家強烈反對執意要在明朱棣年間大報恩寺遺址上重現盛景,總投資額達60億至80億元,光動遷當地原居民費用即預算超7600萬元。

而河南平頂山國家貧困縣魯山縣153米高、僅黃金就動用108公斤的盧舍那大佛,更引得佛泉寺一班和尚和號稱「河南首富」的李留法將官司一路打至省委書記盧展工處。2011年7月,怕被截了香火錢的出家人甚至揚言要請少林寺兩百武僧外援前來護寺。

「這世上一切的消逝都是為了重生而隱藏。」參與南京大報恩寺整體規劃的深圳設計師王心澤曾這樣評估。可在更多人看來,修繕寺廟的深層動機還在於豐厚 的商業回報。原本產權關係並不明晰或者說故意模糊的現實,令諸多寺產和宗教景觀似乎成了無主遺產,端看誰先下手、誰能下手。一次IPO足以讓一寺一院一僧 一尼為地方經濟發展做出應有的貢獻,阿彌陀佛!

中國佛家寺院,歷史上從未與經濟絕緣。早在東漢時期即已有完善的財務崗位設立和收支內控體系,名為「直歲」的會計和喚作「庫頭」的出納便是明證。宋以降,寺院更以其香火收入命名「長生錢」從事「小額貸款公司」的生意,一束苧換得五兩金的史書記載坐實了中國典當業的起源。

問題是,在入世與流俗之間,在自我生存壯大和替金主謀財得利之間,終極界線又在哪裡?

1100多年前,文起八代之衰的韓昌黎有感於法門寺「王公士庶,奔走舍施,唯恐在後,百姓有廢業破產燒頂灼臂而求供養者」,上書唐憲宗,史稱「諫迎佛骨」,結果「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州路八千」。現在,誰又能來阻止寺廟實操者不可遏止的上市溢價夢呢?善哉善哉!


麻煩 大了 法門寺 法門 上市 夢難 難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76

西安法門寺被指「舍利提款機」 曲江系疑為推手

http://www.21cbh.com/HTML/2012-6-12/zONDIwXzQ1MTczOQ.html

陝西西安法門寺曾因出土佛指舍利而震驚世界,當地政府——西安曲江新區管委會大力打造佛文化而建立了法門寺文化景區。建立文化景區,一方面能更好地 保護世界級文物,另一方面,也能通過引進現代經營和管理的手段滿足大眾、信徒參觀、參拜需求,同時,還能帶動當地經濟發展,這本是一舉多得的好事。然而, 卻不斷有人質疑,陝西法門寺風景區借宗教文化之名,將佛指舍利打造成「舍利提款機」,同時借此打造寺院周圍「陰間地產」,並計劃上市融資,不僅嚴重損害了 宗教形象,而且,也為文化產業化帶來了錯誤的示範效應。

法門寺風景區到底是文化創新,還是借宗教圈錢斂財的「假文化工程」?為此,《中國企業報》記者赴西安展開了實地採訪。

微博質疑:

公民聯名抵製法門寺景區

5月30日,著名藝術評論家岳路平以西安曲江普通公民的身份在新浪微博發起了抵製法門寺風景區公民聯署行動,截至記者發稿時,已經有近千人實名參與了聯署行動,其中包括很多著名寺院住持名僧、文化學者、媒體人等。

岳路平告訴《中國企業報》記者,他是西安美術學院教師。他說:「西安是華人認同之所在。西安的一小步,將會影響華人認同的一大步。法門寺的問題不僅僅是法門寺一個寺院的問題,類似的問題全中國都有,只不過因為這一次,他們動了佛祖的手指頭(指佛指舍利)。」

記 者得到一份法門寺景區股權結構數據:陝西法門寺景區文化產業集團有限公司註冊資本11億元,其中西安曲江文化產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出資3億元,佔 27.27%,寶雞市法門旅遊開發建設有限公司出資2億元,佔18.18%,陝西延長石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出資2億元,佔18.18%,金堆城鉬業集 團有限公司出資1.5億元,佔13.64%,陝西煤業化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出資5000萬元,佔4.55%,陝西文化產業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出資2億元,佔 18.18%。

「其實這個股權結構可能已經發生改變,這只是公司的原始資料。」岳路平謹慎地說,「這是一位內部人士提供的,出於安全考慮,我不能說出提供人的名字。」

他認為,法門寺風景區耗資50億建成的「合十舍利塔」,是緊緊地把佛教聖物佛指舍利攥在鋼結構的「拳頭」裡,成為一部「佛祖舍利印鈔機」。通過高價門票及所謂的「與佛同在」的「靈境」地府高房價,「曲江系」每天都從這部「舍利提款機」中提款。

「圈地圈文物圈人——造億元級假古董——高門票高房價(打通陰陽界)壟斷銷售,這就是所謂的國人震驚、世界震撼的曲江美麗新世界。」岳路平痛心地說,「但是所有身臨其境的人,都會看到真相:慈悲被貪慾欺壓,宗教被商業凌辱,歷史被泡在贋品的泡沫中。」

法 門寺風景區是西安曲江文化產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參股並控股企業,因此,岳路平把法門寺風景區也歸為曲江系。「曲江系的人說我們的觀點不過是一些專家、 學者的局部意見、片面牢騷,其實老百姓都說法門寺和曲江系美得很。」岳路平搖搖頭,「可是,西安網站『在西安』發佈了一條讓大家評價『法門寺景區三週年』 的微博,下面的200條評論,一邊倒地都在批評無良的法門寺景區糟蹋了法門寺、侮辱了佛祖,盤剝了百姓……曲江系卻假裝沒有看見。」

岳路平因此還發起了「假方乙方2012——曲江問題公民獨立調查」,同時,在微博開始徵集「抵製法門寺景區,舍利歸還寺院」公民聯署行動。

「十年以來,西安已經被曲江模式的假古董地毯式覆蓋。這張地毯雖是堅硬的鋼筋混凝土打造,但是只要我們誠心,善意,真善美的種子就會慢慢復甦,最終溶化這張謊言地毯。」岳路平對記者說。

記者調查:

與商業有染,與宗教無關

為了調查法門寺風景區的真實情況,《中國企業報》記者於6月6日以遊客的身份對法門寺風景區進行了暗訪。

從登上西安曲江文化旅遊(集團)有限公司由西安至法門寺風景區的免費大巴開始,記者就已經體會到了風景區旅遊景點導遊的普遍工作習慣,在購買了已經高過北京故宮的120元門票後,又經歷了推銷指定素餐—38元自助餐、指定景區遊覽車費30元等增項費用。

為了採訪,記者選擇了步行。

根 據景區內發放的《法門寺文化景區旅遊線路圖》介紹,法門寺文化景區是依託法門古寺而建,景區一期工程總佔地1300畝,由台灣著名建築設計大師李祖原主持 設計,整個景區主要由山門廣場、佛光大道、法門寺寺院及合十舍利塔四大部分組成。建成後的法門寺文化景區,則成為繼兵馬俑之後的「陝西第二個文化符號」、 「千載佛家聖地,萬世人文經典」的世界文化景區。

放眼望去,法門寺景區果然是一個全新的人文景區,且似乎每走一步都會感覺到商業氛圍。

記 者發現,法門寺風景區主要有兩種募款方式:一是明碼實價如供奉一個佛龕、蠟燭、石像、碑上刻名字等,淨水蓮花池邊石像可以認捐,導遊介紹,價格要60萬, 凡是眼睛亮的,就是已經被認捐了;所有的石碑均稱為功德碑,上面都可以花錢刻上姓名;再往裡面,法門寺慈善基金會正在募捐的建造18羅漢聖像的善款,只要 捐款,名字就會出現在功德碑上。當然還有景區簡介上標明的餐飲住宿、按五星級標準投資興建的佛文化體驗賓館(舍),也都是明碼實價。按法門寺禪心閣網站報 價,供養佛龕2萬到100萬起不等,入會費6800元到26800元不等。

另一類是誘導式。如進入第一道門——佛光門開始,導遊讓所有人 接過穿著僧人服裝的人手裡的免費香,焚香後,會有人拉你去簽名,簽名者贈送一條紅絲帶,一位拿著紅絲帶的女士在進入第二道門——般若門之前,被請進了一個 帳篷內,記者也欲進去,被一位穿著僧服的人攔住,記者問:這裡謝絕參觀嗎?得到的回答是:能進,不能參觀,等一下。

直到那位女士出門來,記者向其詢問,她很無奈地說:「進去能做什麼?還不是讓你掏錢。最少3位數。算了,反正也是來玩的,就當全家買個平安。」

在 主要景點合十舍利塔,商業化手法顯得更加有創意。比如,參觀者可以免費在大殿抄寫一段經文,然後去大殿兩側蓋上寺院方印便可帶回家。但是,負責蓋印的穿著 僧人服的人會先和你講經,然後給你看相,最後才說到你將有什麼災難,最好請一件開光的法物帶回去。據說,曾有遊客因帶錢不足而在此享受了刷銀行卡服務,不 過記者因斷然拒絕購買商品而沒有體驗到。

因佛指舍利只有每月農曆初一、十五和平時週六、日及法定節假日才能從地宮升起供遊客、信眾瞻仰、朝拜,所以,記者此行無緣佛指舍利。

真正的法門寺原址要沿著景區側面一條小路進去,這裡依然能看到古寺的舊貌,一旁的法門寺博物館裡面陳列的也都是國家級出土文物,一位遊客感慨:直接到這兒來就行了,還去什麼景區啊?

記者一路詢問,沒有見到一位真正的出家僧人,那些穿僧服的工作人員也向記者承認,自己不是出家人,但是修行中人。難怪有遊客說:「這裡已經感覺不到寺院的莊嚴與神聖,感覺那些和尚(其實是穿僧服的工作人員)都是商人。」

司 機告訴記者,只能按他們規定的時間、乘來時的車回西安市,否則這裡根本沒有公交車,而當地人也不允許公交車拉散客,只能乘坐「黑車」到扶風縣城,所以記者 沒有來得及去岳路平所說的陰間地產——靈境景區,但記者在西安曲江文化產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網站上看到,該公司網站確實鏈接了陝西法門寺文化景區靈境 置業有限公司,而當記者欲點開網站時,卻顯示「網頁無法訪問」。不僅如此,連法門寺景區發放的簡介上寫明的法門寺景區的網址也提示「您訪問的網站未備案或 備案信息不真實,暫時禁止訪問。」

隨後記者從陝西省工商局網站查詢到,陝西法門寺文化景區靈境置業有限公司經營範圍確實包括文化景區開發、建設;墓園建設、經營;骨灰安葬;殯葬用品及紀念品的生產、經營;墓地銷售。

那麼,其控股股東——西安曲江文化產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所屬的曲江新區政府,對於法門寺風景區這種「博物館+寺院+企業」的模式以及社會反響又是什麼態度呢?

6月7日,記者又來到位於西安市區的曲江新區管委會,欲與區政府宣傳部門取得聯繫,宣傳部門要求記者必須先去省委宣傳部開具介紹信,先傳採訪提綱,再預約採訪時間,記者解釋說當天晚上要趕回北京,但對方依然要求只能按程序辦。記者只得抱憾而歸。


西安 法門寺 法門 被指 舍利 提款機 提款 曲江 疑為 推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380

鬥法法門寺

http://www.infzm.com/content/90209

每一個功德箱都有創收指標,每一尊佛像都有天價的供養標價。清淨之地成叫賣之所,其間充斥誑語與騙局。

法門寺景區明碼標價背後,是建立「世界佛都」的宏大計劃。這個計劃將地方政府、曲江系、法門寺捆綁在一起,合力將夢想變成了鬧劇。

在法的門前,佛的存在並未被如願昭示,圍繞錢的鬥法正在上演。

人走近「佛」的法門到底在哪裡?

這在佛學界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不過,法門寺景區給了一個答案:錢。以千萬甚至億為單位的錢。

這裡是陝西省寶雞市扶風縣法門寺景區。過去的幾年間,這裡成為了聞名海內的銷金之所。這裡的每一個功德箱,都有創收指標;每一尊佛像,都有供養的明碼標價。佛光大道兩側十大菩薩的價格是1000萬,合十舍利塔內釋迦牟尼的化身、報身、法身三尊佛像的供養價格分別是3000萬、4000萬、5000萬。比這些都貴的,是整個裝載著佛指舍利的舍利寶塔,標價一億。

釋迦牟尼的中指骨,是此間榮耀的來源。1987年,舍利從這座有著一千七百多年歷史的古寺中出土,名震天下。

法門寺景區文化產業集團(下稱法門寺集團)的銀行賬戶,是上述巨款的最終去處。法門寺集團的背後,是陝西建立「世界佛都」的巨大夢想(儘管「佛都」的提法即使在佛學界也有巨大爭議)。在這個夢想中,這裡將成為世界「第九大奇蹟」、「繼兵馬俑之後的第二張名片」。這個夢想由陝西省方面提出,落在西安曲江系的肩上,由法門寺所提供的佛指舍利作為核心驅動。

在這場雄心勃勃的旅程中,地方政府、曲江新區背景的法門寺集團、法門寺三者被捆綁在一起,宛若一場三人四足的遊戲。

平日的景區經幡飄飄,香火繚繞,頗為寧靜悠遠。很難想像的是,自2009年5月9日開園後,4年時間過去了,那個宏偉計劃幾乎沒有任何進展。參與遊戲的三方在出發不久後就摔倒在地,在法的門前扭作一團。

勸募與回扣

景區所有人工作人員的收入都和勸募回扣掛鉤,包括臨時工。回扣點從0.5%到7%不等。

從西安西去120公里,即可抵達傳說中的「佛都」,陝西法門寺景區。景區佈局宛若一條魚骨:穿過山門,是一條長達1.2公里長的「佛光大道」,大道旁有普賢、文殊、觀音等十尊菩薩的塑像,盡頭是高聳入云的合十舍利塔。它高達148米,有著明顯的菱形幾何結構。

西安大慈恩寺方丈、西安佛教協會會長增勤笑談:這座耗資巨大的舍利塔卻被網評為2012年十大最醜建築中的第一名。

景區結構雖然簡單,卻蘊含著深遠的寓意:佛光、般若、菩提、圓融四重山門象徵著此岸與現世,舍利塔象徵著彼岸與佛國,連接兩處的佛光大道及周圍的菩薩,則像征著輪迴時所需經歷的「五時判教」。

從走進法門寺景區的大門開始,羅漢、菩薩與佛的身影無處不在。而每一尊羅漢、菩薩或佛的身前,都擺著一個碩大的功德箱,每一個功德箱上,都寫著「法門寺慈善基金會」的字樣,投進這些功德箱的香火錢,最終都會彙集進入法門寺集團的「資金流入」。

2013年4月24日,南方週末記者走進法門寺景區,粗略清點功德箱計21個。在法門寺慈善基金會2013年的「2013年主要考核指標與目標任務」中,景區功德箱的「目標任務」被定在800萬元,是2011年法門寺景區經營性利潤的兩倍。

除了菩薩身前的功德箱可以贏利,菩薩本身也會帶來收益。在景區,每一個菩薩、佛像都是可以「供養」的。供養價從一千萬到五千萬不等。「供養」本是一個佛教用語,出自梵文,又作供、供施、供給、打供。意指供食物、衣服等予佛法僧三寶,亦包含純粹的精神供養。

目前,法門寺慈善基金會的捐贈記錄由雅居樂地產集團主席陳卓林保持。2011年,他本打算向基金會捐贈500萬元,在基金會的悉心接待下,臨時追加600萬,共捐贈1100萬元。這個事蹟被寫入法門寺慈善基金會理事長解穎的「2011年年終總結」,被歸納為「接待也是生產力」。

當然,更多的遊客,並沒有一擲千金的能力,他們更多的選擇花20元在「愛心即時貼」和「功德簿」上留名,或者花100元到數千元,讓自己的名字刻在功德碑上。細水長流,功德碑目前已刻了63塊,按每塊刻420個名字計算,也有多達26460人參與。

總之,這些心意佛祖或可領受,但錢財大部分都進入了法門寺基金會及法門寺集團的口袋,少部分則成了勸募人員的回扣。

法門寺基金會,除了刻碑的工作人員,其餘所有人的收入都和勸募回扣掛鉤,包括臨聘人員。按照基金會在2011年9月制定的標準,根據「勸募任務」完成的比例,勸募員工、主管和中層都能各得到0.5%到7%不等的獎勵。

導遊及外部人員拉來的善款,則按照5%到15%不等的金額進行獎勵。甚至提供信息者也可獲獎。「凡提供有效勸募信息,但非本人實現勸募者,在實現勸募後,介紹人佔獎勵總獎金的30%,實際勸募人佔獎勵總獎金的70%。」

上述「獎勵標準」,明文載於法門寺慈善基金會的公開文件上。儘管,2009年5月頒佈實施的《民政部關於基金會等社會組織不得提供公益捐贈回扣有關問題的通知》規定,社會組織不得在接受的公益捐贈中提取回扣。

這些拿著回扣的勸募者是如何工作的呢?秦皇島的趙燁女士對此有過深刻體驗。

2012年7月18日,趙燁一家來到法門寺。當她「走過佛光大道,看著兩旁的經幢及菩薩像,無比的激動,似乎感受到了佛的加持」。

走到舍利塔前,聽到法門寺建造十八羅漢在募捐時,趙燁掏出300元。隨後,收銀員將趙燁帶到了一位「藏傳佛教大師」面前。「大師」說趙燁佛緣深,要其在舍利殿裡供養一尊佛像,世代供養的費用是10萬元。趙燁回憶,這瞬間抓住了她虔誠的心,「我想能夠讓佛祖保佑平安,挺好的,是歡喜的事情。」

見到趙燁痛快應允之後,「大師」又勸其捐20萬的地宮佛,這一次,因為經濟原因趙燁謝絕了。隨後,趙燁被索取「佛教大師唸經加持經費」9999元,又在「大師」的暗示下供奉999元「香火錢」,一共刷卡110998元。

2012年7月25日,「大師」給她發去彩信,稱基金會已經兌現承諾,在地宮建造了其供養的佛像,並用彩信發去一尊菩薩的照片。趙燁大跌眼鏡。上面有她的名字,卻寫著「2012年7月3日」的日期。

「看後我感覺特別可笑,我是2012年7月18日才去的法門寺,難道是佛祖顯靈?」趙燁查閱法門寺基金會的相關信息,發現網上罵聲一片。「我一直抵禦著社會上打著各種幌子的行騙,但是不曾想到那個讓我倍感親切與虔誠的佛教聖地會讓我的心落入深淵。」

憤怒之餘,趙燁向中國佛教協會、陝西省佛教協會、各媒體打電話投訴。最後,法門寺的監院智超告訴她,法門寺慈善基金會與法門寺並無關係,是兩家機構。

趙燁立即電話報警。2012年7月27日晚,她得到基金會工作人員退款的承諾。

在景區的免費項目中,也暗藏玄機。

2011年,西安外國語大學新聞學院院長王天定帶領朋友去法門寺景區遊玩,在經歷了一長串勸募洗禮後,他終於碰到景區傳說中的唯一的一個免費項目——抄經。

「他給你一句經文,讓你坐在那抄。」王天定出身佛緣家庭,知道這是佛家正經的傳統,一下感覺非常好。但王天定抄完後起身後,卻發現免費的抄經項目,變成了收費的算命。

一個和尚打扮的中年人告訴王天定,看你抄的經和你的面相,你在未來兩三個月裡說不定會「碰到點什麼」。但如果把王天定抄的經文放在他們塔後的櫃子裡,每天唸經,便可避禍。然後就開始開價了……

出了門,王天定和朋友們一對口風,發現每個人聽到的都是同一套詞。

「這幾乎就是算命的行為了,佛教是嚴禁算命的。」王天定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大慈恩寺方丈、法門寺慈善基金會理事長增勤法師則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出家人一不看相,二不算命,三不抽籤,四不占卜。這些民間把戲佛教中叫『妄說禍福』,戒律裡明確禁止。」

增勤法師自己甚至也在陝西省的兩會上「投訴」過法門寺景區的亂象。「(景區)裡面有一個很不好的東西,雇了一幫子從湖北來的人,做假和尚。」增勤法師告訴南方週末記者。

後來,在兩會時,作為陝西省政協委員的增勤把這件事寫進了提案中,得到了省委常委的批示。

政府搭台,但唱戲的沒來

曲江系介入之前,由於寺方的不合作,法門寺景區項目得不到寺方香火錢的支持,成為一個停滯兩年的大坑。

本應是清淨之地的法門寺成為明碼標價叫賣之所,不僅如此,據寶雞市旅遊管理部門統計,2009年5月開業到2011年5月的兩年期間,法門寺景區的旅遊投訴次數佔全市95%,在全省的主要旅遊景點中名列首位。

這個坑是何時挖的?又是誰挖的呢?大肆圈錢的「法門寺慈善基金會」是一家什麼樣的機構?事情得從地方政府開發法門寺風景區的想法說起。

2007年3月,時任曲江新區管委會副主任劉兵受邀來到寶雞市扶風縣法門鎮的郊區。他看到了一個巨大的坑。這個坑周圍的土地一片荒蕪。它緊鄰法門寺,1987年,佛指舍利從那裡的唐朝地宮遺蹟中出土。

當時,地方政府希望這個大坑裡面生長一棵名為「世界佛都」的大樹來。於是,劉兵代表的曲江系被邀請來大坑考察。那個深達二十餘米的坑,是佛都計劃中的核心區域,新的地宮和寶塔將建在這裡,供奉舍利。

彼時,關於世界佛都的夢想已醞釀多年,但進展並不順利,一直停留在務虛層面。早在1995年,寶雞市就做了第一輪風景區規劃,但由於缺乏旅遊經營價值而沒有付諸執行,景區開發也因政策風險和操作難度大而一度擱置。

2002年7月,地方政府在調研後認為,法門寺文化景區的建成將對陝西乃至西部建設起到戰略性推動作用,決定以大手筆、高標準進行項目的規劃和徵地工作,並準備赴港招商。

「世界佛都」的概念被很快提出,繼而打算將法門寺景區打造成「繼兵馬俑之後的第二張名片」。

當時,「曲江模式」與「曲江系」尚未出現。操刀的,是2003年11月寶雞市政府出資3000萬元組建的寶雞市法門旅遊開發建設有限公司。

為了符合「佛都」的地位,政府不僅規劃出5平方公里的土地,還邀請台灣設計師李祖原擔綱景區的設計工作。當時,李剛設計完當時的第一高樓台灣101大廈,聲望如日中天,並且有佛教建築的設計經驗——他設計的中台禪寺被公認為是傑作。2004年,李祖原設計的合十舍利塔及佛光大道項目通過審批。

但在宗教界看來,「佛都」這個遠大夢想卻面臨著一個理論陷阱:在佛教世界裡,是不存在「佛都」這個概念的。

「佛都這個詞,絕對是外行的想法。」中國宗教協會理事、西北大學博士生導師李利安告訴南方週末記者,佛教並沒有基督教伊斯蘭教聖地朝拜的傳統,並且自近代以來,以太虛大師、星云法師所倡導的人間佛教,本身就是以「去魅」、「淡化神聖化」為特徵的。

李利安認為政府過高估計了法門寺景區項目的資源基礎,並為政府在此項目的調研中沒有充分參考學界意見而感到遺憾。「法門寺項目上馬有一個很重要的背景,那就是我國目前流行的一種文化心理疾病:把資源無限放大,信以為真。」

2005年5月15日,合十舍利塔奠基儀式舉行。參加儀式的有時任地方領導、設計師李祖原——但沒有法門寺的代表。

項目甫一開始,法門寺方就表現出不合作態度。佛祖舍利雖然出土於並屬於法門寺,但在近二十年的時間,一直輾轉保存於中國人民銀行陝西省分行的金庫和陝西省歷史博物館中。寺方的心願,一直是將舍利迎回寺廟供奉。他們對於在寺外另修靈塔供奉舍利一事不感興趣。

參與景區戰略規劃的王志綱工作室,在《王志綱工作室戰略策劃10年實錄》一書中,回憶了寺方當時的態度——

「寺方認為,舍利是佛門聖物,放在哪裡應該由高僧集體來研究。但現在舍利卻放在中國人民銀行陝西分行的金庫裡,這是所有佛教徒心中的隱痛,沒有供奉,沒有香火,對他們是很大的傷害。」

「此時工作室才發現,法門寺風景區的開發只是政府單方面的想法(包括重修舍利塔安放佛骨),由於跟寺方溝通不暢,佛教界對這個項目非常牴觸,一直是冷眼旁觀的態度。結果,工作室第一次與寺方的溝通與其說是訪談,不如說是被教訓了一頓,兩個剛剛從海外留學歸來的小和尚竟一口氣數落了工作室的策劃人員幾個小時……」

法門寺方面在奠基儀式上的缺席,並不只是儀式上少一份熱鬧那麼簡單,寺方的不合作,間接扼住項目的經濟命脈——這意味著傳統的、社會信眾給寺廟的捐贈佈施(即所謂的香火錢),將無法用於景區的開發。

在2005年一份名為《陝西寶雞法門寺發展戰略策劃綱要》中,合十舍利塔及佛光大道總預算約6億元,已被認為「遠大於合理的商業投資規模」,而5平方公里景區的總投入,經計算將達到12億。

經過計算,在不計利息的情況下,12億投資需要13年才能收回。戰略策劃綱要對此下結論道,「舍利塔投資成本過大,以招商引資的融資模式吸引商業投資,將使得項目的開發無利可圖。」

綱要建議「項目開發必須優化投資結構,降低商業性投資在建設資金中的比例,應儘量借助佛教界向社會和廣大信眾募集無回報的捐贈資金」。

而在寺方不合作的時候,政府顯然募集不到這筆「無回報的捐贈資金」。故此,在2005年奠基儀式後,項目挖下一個大坑,亦停滯於此,長達兩年。


鬥法 法門寺 法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534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