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铁建沙特项目巨亏内幕

http://www.yicai.com/news/2010/10/582969.html

中国铁建(601186.SH,01186.HK,下称“中铁建”)爆出沙特轻轨工程项目可能亏损41.53亿元后,引起国内工程行业的广泛关注。

昨天,中铁建参与此次项目建设的一位管理层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详述了此事原委。

“亏损的原因很复杂,对方突然变更工期,增加了成本;另外在工程设备采购方面也比较混乱;此外由于当地人信誉不太好和拆迁难度大等原因,导致工程进展也非常缓慢。”中铁建上述管理层告诉本报记者。

中铁建今天发布的三季报显示,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227.74亿元,同比增长29.71%,但是亏损13.6亿元,大幅下降193.52%。由于计提沙特麦加轻轨项目预计损失,中铁建前三季度资产减值损失高达6.49亿元。

另一家目前正在海外承包工程的大型央企海外项目负责人昨天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中铁建以国内的经验来从事国外的项目,国外的问题没有研究透彻。

总承包权被肢解

按照中铁建董秘余兴喜向本报的解释,沙特轻轨项目亏损的原因在于工程采用议标方式,而非投标方式,即指定由中铁建进行承建。

此外,项目采用“EPC+O&M”的总承包模式,项目签约时只有概念设计,此后业主提出了新的功能需求及工程量增加。到今年6月30日,中铁建预计总成本增加到125.44亿元。

但是实际的亏损原因并非余兴喜解释的这样简单。

2009年2月10日,中铁建与沙特阿拉伯王国城乡事业部签署了《沙特麦加萨法至穆戈达莎轻轨合同》。根据合同,中铁建将负责该轻轨项目的设计、采 购、施工、系统(包括车辆)安装调试,以及从2010年11月13日起的三年运营和维护。合同要求今年11月13日开通运营,达到35%的运能,2011 年5月完成所有调试,达到100%的运能。

EPC 意味着中铁建拥有项目设计权、采购权、施工权,设备采购都应由中铁建进行调度。而据中铁建上述管理层介绍,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尤其是在工程分包过程中,设计是由国外公司负责的。

“由国外设计的话,意味着标准、订货就有一些问题,可能由(设计公司)自己指定。沙特这个国家制度管理跟中国不一样,据我了解好多东西是指定的,指定由哪些公司提供设备。”中铁建上述管理层说。

这与上述另一家大型央企海外项目负责人的观点较为类似。该负责人告诉本报:“据我了解,这个项目虽然是由中铁建总承包,但是很多控制系统是由西方公司提供的,价格就会比国内的设备高很多,中铁建对对方的价格没有把握准。”

此外,在项目执行过程中,沙特方面提出了新的功能需求,还缩短了工期。中铁建上述管理层表示,项目图纸变更,是按照沙特方面要求更改的,增加了工程 量。“项目工期非常紧,时间提前了,所有的成本都要增加。比如原先5个月的采购周期变成3个月,货来不了,就要临时调度,这时候就要增加成本。”

工期慢拆迁难

中铁建上述管理层还告诉记者,在项目执行过程中,最大的感受就是对方没有信誉,不履约,不能按时完成任务。“平时我们跟他们谈,约定一些事情,他们都答应你,但就是不落实。”

据他介绍,项目分包过程中,有许多非中国企业在参与,而这些企业普遍按照8小时工作制度来推进工期,“一些工人都甚至执行不了8小时工作制。”

“分包做起来,催又催不动,他们又控制了资源,特别难配合。咱们做一个礼拜能完成的工作,他们可能两个礼拜完成不了。”中铁建上述管理层表示,“他们自己做得慢,又不让我们做。而我们又上不了手,没有设备,没有供给,没有材料,没法干活。”

事实上,这个项目工期原本就非常紧张。国内工程企业做工程时,许多都执行24小时工作制,实行三班倒,但是国外的工作习惯就严重制约了工期的进展。

对此,上述另一家大型央企海外项目负责人也认为,在国外承包工程,工作程序不像在国内那样能打破常规,经常拖延时间。

除了合作方执行力差以外,中铁建在项目推进过程中,也遇到了很大的阻力。据中铁建方面的介绍,沙特方面负责的地下管网和征地拆迁严重滞后。中铁建上述管理层告诉记者:“很多拆迁他们都不完成,一直干到最后他们才拆迁。”

缘何遭遇这些问题后,中铁建依然在推进项目?中铁建在公告中称,该项目意义重大,且该项目社会影响重大且受到两国政府高度关注。

中铁建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已经根据双方签署的合同,向业主提交了变更及索赔资料,业主承诺在项目结束后成立专门委员会,商谈相关索赔和补偿问题,但尚未获得业主批准。中铁建上述管理层表示,工程变更都是按照沙特方面要求的,所以有理由进行索赔。

海通证券分析师江孔亮认为,经过索赔最终整个项目给中铁建造成的实际亏损应当控制在13亿元以内,即最多亏损项目合同金额的 10%左右。


中鐵建 中鐵 沙特 項目 巨虧 內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48

沙特风暴:中铁建海外工程41亿巨亏警示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0-27/5MMDAwMDIwMzA5Mw.html

中国铁路行业雄心勃勃的海外扩张计划遭到了当头棒喝。

10月25日晚,中国最大的海外工程承包商中国铁建(01186.HK,601186.SH)发布公告称,公司承建的沙特麦加轻轨项目预计将发生巨额亏损。按9月底的汇率计算,总亏损额约为41.53亿元人民币。

以中国铁建为首的工程承包企业,从2003年开始拓展海外工程市场,在2006年以后达到顶峰,其业务范围遍布欧、美、亚、非各大洲。但在迅速扩张、夺取订单的过程中,这些海外工程企业的风险管理并未迅速跟进。

记者就沙特麦加轻轨项目的风险管理及相关索赔事宜致电中国铁建,对方拒绝置评。

10月26日,中国铁建复牌后股价大幅下挫,A股跌幅5.24%,H股跌幅达13.71%。

沙特风暴

沙特麦加轻轨铁路项目,是中国铁路行业进军中东市场的首个项目。“虽然全长只有18公里,但受到中沙两国政府的高度重视。”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在谈到这条铁路的重要性时说。

中国铁建希望该工程能够成为样板,为将来在中东地区收获更多订单打下基础。

中国铁建总裁赵广发在接受沙特国家电视台采访时说,麦加轻轨铁路项目具有三项世界之最:设计运能最大、每小时运量72000人;室外温度最高,达50多度;同类项目工期最短,仅有18个月。

该项目自2009年2月开工建设,根据合同约定,将于2010年11月13日开通运营,项目总金额约17.7亿美元。

然 而,中国铁建在公告中表示,项目进入大规模施工阶段后,由于实际工程数量比签约时预计量大幅度增加,再加上沙特业主对该项目的2010年运能需求较合同规 定大幅提升、业主负责的地下管网和征地拆迁严重滞后、业主为增加新的功能使部分已完工工程重新调整等因素影响,导致项目工作量和成本投入大幅增加,计划工 期出现阶段性延误。

公告称,上述变化导致合同预计总成本大幅增加。按9月30日汇率折算,合同预计总收入120.70亿元,合同预计总成本160.69亿元,合同损失为39.99亿元。加上财务费用1.54亿元,总亏损额预计为41.53亿元。

公告显示,造成上述损失的根源在于“项目签约时只有概念设计”,由于业主提出新的功能需求及工程量的增加,令实施过程中合同预计总成本逐步增加。

山东大学工商管理系曾针对中铁十四局在阿富汗的项目进行风险管理研究,该项研究的论文作者张晞指出,工程招标签约时,最容易埋下工程变更的风险隐患。“工程招标时有些分项、分部工程是否实施尚未确定,而在实施过程中会根据具体情况增减某些项目,造成了工程量的变化。”

中国铁建表示,“已根据合同向业主递交了变更及索赔资料,业主承诺在项目结束后将成立专门委员会,商谈相关索赔和补偿问题。到目前为止,本公司仍在就上述变更索赔事宜与业主协商,尚未获得业主的批准。”

山东大学的张晞表示,“随着国际工程承包市场竞争的加剧,总承包商对承包工程经营的成功与失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索赔。有经验的承包商从施工索赔中得到的款项有时可达工程总造价的10%-15%,有的可高达30%。”

中国铁建公告称,如果不能于2010年年度业绩报告前就变更及索赔事宜获得业主的批准,该项目预计将对公司2010年度利润产生重大影响。

该公司财报显示,2009年中国铁建的净利润为65.99亿元,2010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为33.78亿元,麦加轻轨项目41.53亿元的损失将造成公司今年前三季度亏损。

风险管理忧患

中国铁建在海外工程风险管理上的疏漏,为众多正在“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敲响了警钟。

近年来,中国铁建大规模拓展海外工程市场。2006年、2007年、2008年共签订海外合同1769亿元,分别占年度合同额的20.7%、31.6%、10%。

中国铁建不断刷新海外工程的新记录。土耳其高速铁路项目(12.7亿美元)是中国建筑企业在西亚承揽的最大设计施工总承包项目;与中信联合中标的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公路项目(57.5亿美元)是中国公司在国际建筑市场获得的最大设计施工总承包项目。

中国铁建已在美国注册成立公司,为即将展开的加州高速铁路项目竞标做好了准备。

在美国《财富》杂志今年评选的世界500强企业排名中,中国铁建位居133位,在建筑行业排名第一。

但在海外扩张的过程中,中国铁建承包的工程也不断曝出风险。

由中国铁建子公司中铁十四局承建的阿富汗公路项目,曾于2004年6月遭到恐怖袭击,恐怖分子向施工工地帐篷里熟睡的中国工人开枪扫射,造成11人死亡。

2008年11月,中国铁建位于尼日利亚的铁路现代化项目被要求停工,原因是项目已被移交给尼日利亚联邦交通部,尼方重新界定了合同范围。该工程合同总额83亿美元,因合同变更造成的具体损失尚未披露。

而海外工程承包模式的变化,又为中国企业带来了新的风险。近年来,中国铁建的海外业务,从单纯的施工承包变为设计、监理、施工、运营总承包,从传统投标变为融资竞标,从输出劳务变为输出成套设备、技术标准。

沙特麦加轻轨项目正是采用EPC+O&M总承包模式(即设计、采购、施工加运营、维护总承包模式)。

山东大学的张晞认为,总承包模式虽然凭借其业主倾向、综合效益等优势受到青睐,但对于工程总承包商来说,风险也变大了。在总承包模式下,承包范围包括设计,所以还要承担设计风险。对于一些“不可预见的困难”造成的风险,也要由总承包商承担。

长期研究海外工程管理的专家、中建股份海外事业部的牛永宏认为,海外工程承包中的风险问题越来越突出,除了工程所在国的政治风险,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首先是盲目进入新的市场。由于对于市场不熟悉,且没有经过慎重的市场分析,在投标时也没有获得充分的数据,导致投标时估计的成本过低。

其次是扩张过快,管理水平无法跟上。由于项目管理混乱、成本无法控制,或者根本不具备实施的能力,最后被业主终止合同、没收保函的案例也经常出现。

此外,还有汇率方面的风险。业主希望用工程所在国的货币给承包商支付工程款,这对海外承包商来说就会有汇率波动的风险。中国铁建在2008年曾有一笔3.2亿元的澳元汇兑损失。


沙特 風暴 中鐵建 中鐵 海外 工程 41 億巨 巨虧 警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59

南车将重新竞标沙特高铁

http://www.21cbh.com/HTML/2011-2-17/3NMDAwMDIyMDc3NA.html

曾标志着中国首次向海外输出高铁技术的历史性交易将“复活”。

2月16日,一位中国南车的管理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中国海外高铁团队曾放弃的沙特麦加到麦地高铁项目,将在近期重新招标,沙特方面已再次邀请中国企业参与该高铁项目。

去年7月份,由于沙特高温、沙漠的特殊气候,以及施工体系受到干扰,中国南车牵头的企业财团联合竞标体不得不放弃施工。

据本报记者了解,沙特麦加到麦地高铁项目全长444公里,设计时速约300公里。

去年,中国企业中标后,针对该项目进行了近一年的施工,但最终由于“难度超出预料”,不得不放弃。

上述中国南车管理人士表示,放弃沙特麦加到麦地高铁项目的决定,是由整个团队经过风险联合评估和慎重考虑后的结果。装备制造业巨头德国西门子也曾是该联合竞标体的成员企业之一。

联合竞标体退出沙特麦加到麦地高铁项目后,沙特政府重新组织招标。

本报记者从消息人士处获悉,阿尔斯通和西班牙一家公司中标。但由于各种复杂原因,沙特政府选择废标。

该人士称,今年沙特会重新招标,并已再度向中国南车伸出橄榄枝。

上述管理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中国南车将参与沙特麦加到麦地高铁项目的竞标。

“只要价格合适,我们有能力把这个事情做好,这也是南车走出去的重要项目。”该管理人士表示。

不过,据本报记者从业内人士获悉,沙特麦加到麦地高铁项目的建设难度依然很大。“在高温沙漠上建高铁风险太大,目前没有哪家公司有在沙漠上建铁路的经验”。

上述管理人士透露,南车将依旧组建联合竞标体参与竞标沙特项目,不过,合同价格及包工模式将重新谈判。

在沙特建高铁的难度和风险已有经验可借鉴。去年,中铁建宣布沙特的麦加轻轨项目巨亏41.48亿元人民币。

但上述管理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只要价格事先谈好,南车愿意继续参与沙特麦加到麦地高铁项目。


南車 車將 重新 競標 沙特 高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450

沙特開發新的油田以維持產出

http://wallstreetcn.com/node/49151

路透社消息稱,沙特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簡稱沙特阿美公司)計劃在主要油田至少開發兩處新的生產區域,以保證長期原油供應充足。即使是在非OPEC國家石油供給都在在上升的情形下。

據沙特消息人士透露稱,在Khurais 和 Shaybah兩處油田的新開發計劃將使得這兩處油田產油量至2017年達到250萬桶/天

沙特官員此前曾表示,

新的開發計劃並不旨在提高沙特的生產能力,以超越目前的日產1250桶/天。沙特在最近幾年作為利比亞和伊朗問題以來全球主要原油補給國,已經顯示了其強大的生產能力。王國希望將重點放在產出較少並衰退的老油田,以幫助其保持強勁的生產能力。

沙特阿美前高管Sadad al-Husseini認為,

」沙特的這一開發計劃應該在Khurais 南部,Abu Jiffan 和Mazalij這兩塊地區。在過去的幾年中這兩塊地區產油量較小而且地質條件比較複雜。至於Shaybah油田,他們希望主要從南部提高生產,並收集大量額外的液化石油氣。」

消息人士透露稱,沙特阿美目標是至2017年在Khurais 油田提高產油量從30萬桶/天至150萬桶/天,在 Shaybah油田提高產油量從25萬桶/天至100萬桶/天

截至目前,沙特阿美公司並未就此事發表任何評論。


沙特 開發 新的 油田 維持 產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2739

沙特王子:美國頁岩革命使沙特面臨危險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1336

沙特阿拉伯億萬富翁投資者阿瓦裡德王子(Prince Alwaleed)警告稱,因為美國頁岩革命的衝擊,該國單純依靠石油的經濟增長模式變得愈加脆弱,並導致他與該國石油大臣和OPEC官員之間產生分歧。

阿瓦裡德王子在給該國石油部長Ali Naimi的一封公開信中呼籲,希望政府降低對原油的依賴,並使本國的收入來源多樣化。

阿瓦裡德王子在信中寫道:「我們的國家正在面臨危險,因為我們幾乎完全依靠石油。」

他表示,沙特阿拉伯嚴重依靠石油,這是我們的擔憂之源;沙特需要採取迅速的措施以使經濟多樣化。

OPEC數據顯示,沙特阿拉伯是全球最大的原油出口國,去年的石油出口創收為3360億美元。

據阿瓦裡德王子表示,石油收入約佔該國今年預算的92%,並佔該國出口總收入的近90%。

FT報導,北美石油產量上升,美國去年從OPEC國家的石油進口也降低至15年低位,OPEC的官員試圖淡化這種不良影響。

據OPEC稱,儘管對美國的石油出口下降,但是OPEC去年的石油出口額仍然觸及1.26萬億美元的記錄水平。但是國際能源署預計,全球對OPEC原油的需求在未來5年內會急劇下降。

阿瓦裡德王子稱:「全球對沙特等OPEC國家的石油依賴正逐漸下降。」

4月份,Naimi部長曾在華盛頓發表講話稱,歡迎美國增加石油產出,穩定全球石油價格。

他還指出,實際上,沙特2012年出口美國的原油還有所增加,這主要因為美國的精煉廠無法用其它原油替代沙特的重質原油和酸性原油。

但是,阿瓦裡德王子反駁了Naimi部長的觀點,儘管他只是關注美國的天然氣生產。

阿瓦裡德王子稱:「我們不同意閣下的觀點。我們認為北美頁岩天然氣生產是一種不可避免的威脅。」

華爾街見聞報導:

美國能源部調查顯示,42個受調查國家頁岩油儲量為3450億桶。能源部週一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頁岩油儲量由320億桶增加到580億桶。

美國能源部稱,這一結果表明,頁岩油可以滿足全世界超過10年的石油需求。目前,全球每天石油需求量是9000萬桶。

數據顯示,俄羅斯頁岩油儲量排世界第一,美國第二,中國第三。


沙特 王子 美國 頁巖 革命 面臨 危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0546

15張圖說明沙特王子的憂慮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1376

華爾街見聞報導:

沙特阿拉伯億萬富翁投資者阿瓦裡德王子(Prince Alwaleed)警告稱,因為美國頁岩革命的衝擊,該國單純依靠石油的經濟增長模式變得愈加脆弱,並導致他與該國石油大臣和OPEC官員之間產生分歧。

美國頁岩油氣革命令沙特王子阿瓦裡德感到威脅,他希望該國盡快實現多元化經濟,但這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3月份,挪威外長曾表示,美國頁岩革命將影響中東地區權力的平衡。

5月份,Nexant Middle East 的副主席告訴FT表示,沙特提議的原油投資計劃將偏離目標:

頁岩天然氣蓬勃發展已經讓世界的目光聚焦在了美國。因此,隨著地緣政治危機的蔓延,一些企業(尤其是美國的企業)不會在中東地區進一步建設工程,而會投資美國。

但沙特阿拉伯仍然是主要的產油國,其原油產量為1120萬桶/日,出口為850萬桶/日,並且擁有最大的原油儲備。

根據AEI的Mark Perry和花旗的Seth Kleinman和Ed Morse,我們總結出15張圖說明沙特王子面臨威脅的原因:

 1.沙特需要昂貴的石油價格,如果油價低於80美元/桶,該國將陷入困境。為了平衡預算,一些石油生產國需要油價維持一定的水平。其它國家如下:

2.在全球能源種類中,石油所佔的比重一直下降。與此同時,天然氣的比重一直攀升。

3.原因在於供給增加,天然氣價格下降,導致需求攀升。

4. 中東地區最大的天然氣生產國不是沙特,而是伊朗。

 5. 世界對原油的需要愈加下降。

6.美國的燃油效率一直上升。其它國家也會採取新的監管措施,它們的燃料效率也會上升。

 

7.因此,石油需求增速正在放緩。

8.即使在中國,石油需求也正在下降(且一直領先其它亞洲國家)。

 

9.沙特石油產出依然領先,但美國增長迅速。

10. 10年前,美國進口沙特石油達到峰值,然後一直處於較低水平。

11.德克薩斯州目前已躋身全球第13大石油生產地區:

12.去年,美國能源自給自足的狀況正逐漸好轉。

13.美國能源生產將很快超過淨進口量,這是近20年裡未曾出現的狀況。

14.最近,由於水力壓裂法的發展,EIA提高了該國可開採石油的預期。

15.隨著可再生能源的發展,我們未來幾十年甚至可能放棄使用原油。

 

15 張圖 說明 沙特 王子 憂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0550

沙特大手筆收買俄羅斯拋棄敘利亞 普京笑面以對後拒絕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2590
歷史上,政治從來與金錢無法分離。

近期,沙特人大手筆收買俄羅斯放棄敘利亞,再次成為歷史佐證。

據法新社報導:

7月31日,沙特情報局長Bandar王子親赴莫斯科拜訪普京,官方對會談內容秘而不宣。

一位出沒於貝魯特和大馬士革的歐洲外交官透露,普京「禮貌地」聽取了Bandar王子的驚人價碼:

·沙特從俄羅斯購買150億美元的武器。

·沙特在俄羅斯進行「規模可觀的投資」。

·沙特幫助俄羅斯成為新的中東大佬。

作為回報,俄羅斯須放棄支持敘利亞阿薩德。

該外交官還說:

沙特王子還向普京打包票,稱不管誰取代阿薩德,都將完全處於沙特控制之中,從而不會簽署任何允許海灣國家通過敘利亞向歐洲輸送天然氣的協議。

言下之意是,阿薩德之後的政權,將唯沙特馬首是瞻,不會侵犯俄羅斯的天然氣出口利益。

一位阿拉伯外交官說:

普京禮貌地聽取了王子的條件,但他告訴王子,俄羅斯不會改變既有戰略。

作為回應,Bandar王子告訴普京:

敘利亞問題的唯一解決方案只能靠打仗了。俄羅斯不用再想像通過和談來解決敘利亞問題,因為反對派不會出席和談。

過去幾個月,美國和俄羅斯一直想促成敘利亞衝突雙方在日內瓦進行和談,但毫無結果。

敘利亞一位政客對沙特此番舉動表達了輕蔑之情:

沙特人將政治想像的很簡單,以為只是收買個人或國家就成了。它不理解俄羅斯作為一個強國的政治戰略。敘利亞和俄羅斯的全方位緊密關係已歷時半個多世紀,不是沙特人拿里亞爾[沙特貨幣名稱]就能砸碎的。

在敘利亞問題上,俄羅斯和沙特已經長期不和。俄羅斯曾指責沙特支援敘利亞「恐怖分子和極端分子」大量武器和金錢。

目前,官方沒有對此會談發表任何公告和評論,但俄羅斯的專家們認為普京顯然已經拒絕了沙特人的價碼。

軍事專家Alexander Goltz評論說:

這種協議是絕不可能的。

沙特 大手筆 大手 收買 俄羅斯 拋棄 敘利亞 普京 笑面 面以 以對 對後 拒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3209

敘利亞戰局誰將受益?——幕後黑手:沙特!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4994

Michael Snyder

有人熱切盼望著美國能打響與敘利亞的戰爭,要搞清楚誰在背後推動就先看看誰將在這一戰局中受益。

如果美國和敘利亞之間爆發全面戰爭,美國不會受受益、以色列不會、敘利亞不會、伊朗不會、黎巴嫩也不會。最大受益者將是沙特阿拉伯,他們甚至都不用加入戰爭。

沙特已在敘利亞衝突中投入數十億美元,但到目前為止都沒有成功推翻阿薩德政權。現在沙特正試圖亮出王牌——美軍!作為遜尼派國家,若沙特得逞,將使其長期戰略敵對的兩大勢力陷入互相對抗——一方是美國和以色列、一方是什葉派。在這種情況下,遜尼派對這場戰局抱著「幸災樂禍」的態度。

還有其他國家也將從此戰局中獲益。例如,眾所周知的,卡塔爾要建設經由敘利亞的天然氣管道從波斯灣通往歐洲。這也是為什麼卡塔爾在敘利亞內戰衝突中也投入了數十億美元。

 

美國發起戰爭不會有好結果

那麼,如果真的是沙特和卡塔爾要推翻阿薩德政權,美國為什麼要挑起戰爭?應該有人去問一問奧巴馬為什麼美國軍方要為遜尼派幹這種「髒活累活」。

奧巴馬承諾說:即將到來的攻擊只會是「 有限的軍事打擊 「,我們不會與敘利亞進入全面的戰爭。

「有限的軍事打擊」——除非敘利亞、黎巴嫩和伊朗面對即將來到的打擊坐視不理,不採取任何回應。——這可能嗎?也許吧。希望如此。

但是,若他們作出回應:美國海軍艦被擊中、美國軍方有所傷亡、以色列特拉維夫遭遇空襲……美國將發起全面戰爭。這是目前我們最不願看到的。

絕大多數美國人不希望再一次在中東捲入一場戰爭。據華盛頓郵報稱,甚至有很多軍方高層官員對攻擊敘利亞表達了「強烈保留意見」(serious reservations)。

面對兩場漫長戰爭所留下的傷疤和快速緊縮的預算, 軍方很多人對奧巴馬政府的軍事打擊計劃持「強烈保留」意見。

對於美國來說,在敘利亞戰事中實在不會有好的結果。

那麼,為什麼美國要參與?

 

戰爭對以色列根本沒有好處!

這場戰爭對以色列沒什麼好處,我們看到一些似乎是「親以色列」的網站對這場戰爭歡呼雀躍——這是個極大的錯誤!

敘利亞已發出警告,若受到美國攻擊將襲擊以色列城市。如果敘利亞導彈攻擊特拉維夫心臟地帶,以色列將作出回應。如果這些導彈動用了任何非常規彈頭,以色列將全面反擊毀滅大馬士革。

當然,敘利亞和以色列之間的導彈互襲必然會將黎巴嫩拉入其中。目前黎巴嫩擁有7萬枚指向以色列的火箭彈。如果黎巴嫩開始發射,數千萬無辜猶太公民將遭殺害。

因此,所有那些「親以色列」的網站應該從戰爭狂熱中清醒過來:如果你們真的是親以色列的,那麼就祈禱戰爭不要發生、主張和平。這場戰爭不會取得任何積極成果。即使阿薩德被推翻,取代而代之的反對派政府將是更反以色列的。

 

敘利亞戰局背後黑手——沙特

戰爭是地獄。為什麼會有人希望看到美國流血、以色列流血或是敘利亞流血?

如果沙特如此渴望這場戰爭,那麼他們自己應該去戰鬥。眾所周知沙特一直資助著敘利亞反對派,在這一點上,CNN也公開發表稱:

這是一個公開的秘密,沙特通過約旦邊境走私武器到敘利亞反政府武裝。約旦表示正在盡其所能阻止這類行動,不希望在敘利亞局勢中火上澆油。

阿薩德當然知道其國家內戰背後黑手是誰,以下摘錄自最近的一次採訪

有些國家,比如沙特阿拉伯,拿著鼓鼓的錢袋塑造和操縱反政府武裝以滿足自己的利益。

意識形態上來說,這些國家通過直接和間接的手段慫恿反政府武裝成為極端主義的工具。提供財政和武裝支持的國家可以授意反政府武裝發起恐怖主義行動、擴散無政府狀態。

在英國議會反對軍事干預敘利亞後不久,沙特將自己的「戒備狀態」從5級提高到了2級,發出明顯的信號:非常希望發生戰爭 。以下摘自路透社的報導:

據知情人士在上週五透露,作為敘利亞推翻阿薩德政權反政府武裝的支持者,在西方可能對敘利亞有所行動的預期下,沙特阿拉伯提高了其軍事戒備狀態。  

防禦準備已經從「5級」(一般就緒)提升到「2級」(軍隊準備在6小時內進行部署和調動),

敘利亞 戰局 誰將 受益 幕後 黑手 沙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655

弱國無外交:沙特的無奈

http://wallstreetcn.com/node/66148

雖然沙特阿拉伯對西方國家與伊朗就核問題達成的臨時協議感到不滿,但看起來,沙特可能根本沒能力尋求更為獨立的外交政策。鑑於對美國的不滿,沙特高級官員一度暗示了一系列的可能性,包括與對伊朗核問題維持強硬立場的其它大國建立戰略性關係,甚至尋求自己的核武器。

然而,這些都可能只是「虛張聲勢」的外交手段,路透寫道:

在敘利亞戰爭問題上,俄羅斯與沙特立場對立。而與美國相比,中國的軍事影響力弱多了。

…(前沙特駐美國大使Robert Jordan表示)「沙特知道,沒有國家比美國更有能力給他們的油田和經濟提供保護…」

…一些沙特分析師還表示,沙特清楚地知道外交政策的改變將意味著什麼——特別是任何尋求獲得核武器的行為。

這最終將令沙特成為比其地區主要競爭對手伊朗更甚的國際惡棍,沙特並不希望達到這種孤立的地步——這已經把伊朗推上了談判桌。

「沙特沒有必要成為第二個伊朗」瞭解沙特當局想法的一位分析師表示…

為了促成與伊朗達成臨時協議,美國早在幾個月前就開始和伊朗方面舉行了秘密雙邊談判。而且在日內瓦談判達成協議前的最後時刻,沙特領導人也沒有獲知協議的內容,雖然美國國務卿克里曾承諾會告知沙特談判的進展。這不禁讓沙特擔心,華盛頓可能會悄悄地與伊朗達成協議。

沙特一直擔心,伊朗方面是假意妥協來換取放鬆制裁,爭取時間、空間和資源製造核武器,但伊朗已經否認。上週日,伊朗外長甚至建議與沙特加強合作。

在阿拉伯世界的衝突中,沙特的遜尼派領導人與伊朗的什葉派領導人一直存在矛盾,特別是在敘利亞的內戰中,沙特一直認為伊朗在公開支持敘利亞政府總統阿薩德。

然而,沙特看起來並沒有辦法「拋棄」美國,自己追求對伊朗的強硬立場:

一些出名的沙特人已經大膽地宣稱,沙特將發展一套強硬的外交政策,保護其最富裕阿拉伯國家與伊斯蘭發源地的地位。

但瞭解沙特想法的分析師表示,把這些言論轉化為行動的主要問題是,對於美國對海灣地區提供的安全保護,以及美國軍方對沙特軍方提供建議、武器和協助的角色,都缺乏明顯的替代。

Jordan表示:「與過去相比,沙特與俄羅斯中國的接觸增加了。與過去相比,沙特更多地到其它地方購買武器,而且這種情況將會繼續增加,但整體環境仍將以美國為中心。」

法國可能是一個選項,雖然法國仍然是西方陣型的一員,但過去其與北約盟國也存在分歧。

在最近幾個月的敘利亞和伊朗問題上,沙特與法國緊密合作,同時沙特還授予法國海軍裝備的大合同。然而海灣的外交消息源表示,沙特的軍事武器和經濟都與美國密切聯繫,任何認真的試圖長期擺脫美國的嘗試都將是非常昂貴和困難的。

但除了法國,在所有中東問題上,當前華盛頓的立場仍然更為接近沙特。而在敘利亞問題上就凸顯了沙特在外交政策上的無奈:

美國與沙特的最大分歧在敘利亞問題上,沙特已經在裝備和訓練一些反對武裝,但美國一直謹慎對待裝備伊斯蘭聖戰武裝力量的問題。

沙特自己也擔心遭到伊斯蘭宗教人士的報復,就像過去十年的國內炸彈襲擊,所以沙特一直不願意給與基地組織有聯繫的民兵組織提供更多裝備。

消息源表示,沙特仍要依賴來自西方國家在指令和控制上大量的專業支持,所以沙特難以建立自己的阿拉伯聯盟加入聯合軍事行動。

弱國 外交 沙特 無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4014

沙特向黎巴嫩提供30億美元創紀錄軍援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0271

沙特阿拉伯將向黎巴嫩提供30億美元援助,專門用於增強黎巴嫩軍隊的戰鬥力。黎政府在獲史上了最大一筆軍火援助款之後,將挑戰國內由伊朗支持的真主黨武裝分子。 黎巴嫩總統蘇萊曼29日晚在貝魯特宣布,沙特國王阿蔔杜拉決定向黎巴嫩軍隊提供30億美元援助,這將使黎軍隊能夠獲得新的先進武器裝備。 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的估計,黎巴嫩2012年的國防預算總規模僅有17億美元。 而就在這筆軍援宣布前兩天,貝魯特市中心發生汽車炸彈爆炸,造成包括曾擔任前總理顧問、前財政部長的穆罕默德•沙塔(Mohammad Chatah)在內的至少5人死亡,50多人受傷。此次汽車炸彈事故據報道是針對沙塔發動的暗殺行動,目前沒有任何組織表示對事件負責。 沙塔在身前公開抨擊真主黨在黎巴嫩的恐怖活動而著稱。 就在周五沙特呼籲黎巴嫩政府建立一支強有力的武裝部隊“阻止這類恐怖活動再次發生,並保護黎巴嫩人民的安全。” 令人感到驚奇的是,沙特軍火援助最大的受益者可能是法國。黎巴嫩總統蘇萊曼宣布,他將使用這筆30億美元的軍援購買法國的武器裝備,希望法國盡快落實軍售。 就在黎巴嫩宣布沙特軍火援助不到24小時之後,黎部隊就攻擊了入侵其領空的敘利亞戰鬥機,這意味著黎巴嫩開始卷入敘利亞內戰,而敘利亞巴沙爾政府的背後支持者也是伊朗。 據BBC: 黎巴嫩部隊對侵犯領空的敘利亞戰鬥機開火,這是自敘利亞內戰爆發後黎巴嫩首次公開涉及沖突。 黎巴嫩國家通訊社報道稱,這是對敘利亞突襲敘黎邊境小鎮Khirbet Daoud的報複行動。此前敘利亞政府軍曾向黎巴嫩邊境地區發起攻擊,以剿滅藏匿在當地的敘利亞反對派。Khirbet Daoud靠近黎巴嫩東北部城市Arsal。 Arsal的居民主要由遜尼派穆斯林組成,當地普遍支持遜尼派為主的敘利亞反政府武裝,而敘利亞阿薩德政府屬於什葉派穆斯林分支。 自敘利亞政府軍上月發動對Qalamoun 山區的攻擊以來,黎巴嫩東北部地區湧入了大量難民。目前有約2萬人安置在臨時難民營。 黎巴嫩國內的真主黨武裝同樣隸屬於什葉派穆斯林,他們正在加強活動切斷黎巴嫩境內向邊界敘利亞反對派的供給。 ZH諷刺到,沙特對黎巴嫩慷慨的援助,表明一場新的代理人之間的戰爭可能即將在敘利亞展開。西方大國可能又要忙於尋找使用化學武器的證據,從而決定是否幹預。而此前和事佬俄羅斯還沒有表態,因為普京正忙於解決伏爾加格勒的連環恐怖襲擊。
沙特 黎巴嫩 提供 30 美元 創紀錄 軍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6850

投資京東的沙特王子如何玩投資

來源: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4/0217/58710.html

據媒體報道,有著“阿拉伯巴菲特”之稱的沙特王子阿勒瓦利德・本・塔拉勒・阿蘇德憑借其投資旗艦王國控股公司過去五月的出色表現,個人總資產暫時比肩股神巴菲特。i黑馬分享的這篇文章,作者有幸上過曾在 Al-Waleed 王子的投資公司幹過 9 年的 Jeffrey Towson 教授介紹價值投資的課程,了解過一些Al-Waleed 王子的投資策略,讓我們來看看沙特王子是如何做投資的。(以下結構和主要框架參照 Towson 教授敘述的觀點,添加了一些自己的理解。)一、Al-Waleed 王子是最早開始全球化投資的價值投資者之一首先我們要知道為什麽當初很少有價值投資者涉及跨國投資,特別是對發展中國家的投資。所有人都知道巴菲特,他可以算是最有名的價值投資者之一。巴菲特一直保持穩健的投資策略,希望夠買的是“可以持有一輩子”的資產。因而他總是註意不去涉及那些複雜的,超出自己理解範圍的行業、公司,更別提他所不熟悉的海外市場,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市場了。加上巴菲特活躍的年代,世界還沒那麽平,跨國投資、對發展中國家的投資有種種困難,所以很多發達國家的價值投資者並不會涉及這些。順便介紹一些價值投資在發展中國家的主要障礙:當前內在價值(Intrinsic Value)不確定長期內在價值亦不確定(這點是巴菲特尤其看重的)投資渠道阻礙多對相應資產的控制可能並不受保障(比如突然被國有化)自然,有些價值投資者通過一些手段來規避這些障礙,但並未見大規模的嘗試。Al-Waleed 王子則利用自身的優勢,著重對這一傳統價值投資者敬而遠之的領域進行投資,並且收獲頗豐。具體是怎樣的優勢呢?主要有以下兩點:1.充足的可靠的資本提到沙特阿拉伯,嗯,石油!1948 年一桶石油的價格是$0.22,1970 年$0.89,然後隨著阿拉伯世界對石油出口的限制,在 1974 年躍升到$10(筆者沒來得一一驗證)。這期間阿拉伯政府從石油上取得的收入翻了數百倍,帶來的是急劇提升的人均財富以及大規模的基礎建設。作為王子,有沙特阿拉伯政府的支持,Al-Waleed 的投資公司可以說,富得流油。不過世界上富人並不少,Al-Waleed 王子的優勢也不止此一項。2. 政治實力嗯,畢竟是王子,一些問題可以通過外交手段搞定。這點很多富人很難做到。價值投資者之所以規避發展中國家也是因為,很多發展中國家市場中國有企業分量太重,同時政府還具有相當大的對市場的幹預能力(不,並不只有那一個國家是這樣的)。二、Al-Waleed 王子的投資策略1.犀牛鳥(Bird on rhino)策略(1980-1990)(bird on rhino 是 Towson 教授的原話,就是那個站在犀牛背上幫著犀牛打理寄生蟲那種鳥。)解釋起來就是,投資那些為大型國有企業和政府("Rhinos")提供服務或其他價值的公司。理由很簡單,這樣的企業往往與在該國的合作夥伴有著非常強的關系(可能是品牌、獨特的技術、或者政府關系等),而沒啥背景的海外資本又很難介入。例如,Al-Waleed 當時投資了一些澳門的廣告、HR、博彩業公司。2. 西方折扣獵手(Western Bargain Hunter,筆者承認這是個糟糕的翻譯,本想譯作“薅羊毛的”)策略(1990-1998)背景:1986 年油價崩了,帶來了一系列震蕩。很多金融機構由於壞賬等問題陷入了困境。價值投資的一種方法就是發現那些價格過低的資產(比如價值投資鼻祖 Ben Graham 在上個世紀 20 年代末的金融危機之後提出的 Net-net),買入並設法清算然後賣出。Al-Waleed 王子的做法則是,找到那些出於某種原因處於困境中,但本身實力並沒有什麽大問題的公司。比如,發生了流動性問題、資產重組中、管理層變動、品牌價值縮減中的公司等……一個著名的投資案例就是 90 年代初其對當時舉步維艱的花旗銀行的投資(到次貸危機之前,Al-Waleed 王子持有的花旗股份甚至達到過他總資產的一半)。在這一段,王子扮演的角色可以被稱作“the Prince of Fallen Angels”,采購了許多這樣的暫時遇到困境的公司。值得註意的是,這一短時期,很多的投資是通過 PIPE(Private Investment in Public Equity, 上市後私募投資)進行的。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具體了解這種工具。3. 國際視點(1998- 現在)市場的全球化速度在這一段時間急劇加快,全球經濟也從歐美領銜慢慢轉化為一個更多極化的情況。Al-Waleed 王子之前的全球策略到這一段時間也開始爆發。在 Kingdom Holdings Company 的官方網站的投資項目頁面(Investments Kingdom Holding Company)上,我們可以查到一些 KHC 對一些著名的公司的投資。由於很多項目並不是對上市公司或者成熟市場的投資,並沒有公開展示在其官方主頁上。筆者自己也沒能力找些生動活潑有趣的例子,就隨便列列,諸位讀者可以自行感受一下(通常只是有一部分股權,不是全資控制):金融:Citigroup (花旗集團)地產:Jeddah Economic Company, Kingdom Riyadh Land (16.5-million square-meter), Kingdom Centre (Trade Centre Company Ltd, 這是個 99 層的摩天樓), Kingdom City (具備一個城市的所有功能的一片地), etc.酒店:Four Seasons Hotels and Resorts (四季酒店), The Plaza, New York (紐約廣場飯店), etc.娛樂:Disneyland Resort Paris (巴黎迪士尼樂園).媒體:News Corporation (新聞集團), Time Warner (時代華納), etc.科技:Twitter, AOL, Apple, Motorola.零售:eBay, 京東, etc.還有其他各種行業……是的,KHC 是京東的大股東之一。這次京東上市又能賺一筆……(阿爾法工場) 相關公司: 數據來自 創業項目庫 作者:NG君 | 編輯:kongmingming | 責編:孔明明

投資 京東 沙特 王子 如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1164

投資新“金礦”:沙特股市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0888

如同中東女人的面紗一般,沙特阿拉伯股市從不對外開放,因此極具神秘風情。不過,這層神秘面紗即將揭開,國際投資者明年就有機會一睹芳容。(更多全球財經資訊,請加微信號:wallstreetcn) 7月22日,沙特資本市場管理署(Capital Market Authority)在官方網站公開表示,計劃於2015年首次向國外投資者開放本國股市,並將於下個月公布投資細節。沙特證交所全股指數(Tadawul All Share Index)聞訊攀漲至六年新高。 目前,沙特股市僅向本國公民和六個海灣合作委員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成員國公民開放。其他國家投資者僅能間接進入沙特金融市場,比如股權置換(equity swaps)和交易所上市基金(ETF)。投資開放新規有望允許國際投資者能夠直接投資該國最具價值的企業。 沙特股市是阿拉伯世界最大的股票市場,總市值高達5480億美元。過去兩年,沙特證交所全股指數漲幅高達46%,僅今年的漲幅就為17%。相比之下,MSCI新興市場指數漲幅僅為7.1%,而發展中國家股市平均漲幅也只有7.7%。 沙特股市對於國際資本的吸引力還在於,沙特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商,也是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實際主導國。據英國泰晤士報報道,該國原油儲備超過2500億桶。甚至在北海油田枯竭後都足以維持很長一段時間。即使該國明年對國際資金的規則限制較多,但該國股市可能是石油及相關產業最好的投資機會。 此外,作為波斯灣最大的經濟體以及阿拉伯世界海灣合作委員會人口數量最多的國家,諸如移動通訊等沙特服務類產業正煥發出蓬勃生機。沙特富人至少手持兩部手機。投資者可以關註沙特電訊公司(STC),這是該國甚至海灣合作委員會國家中市值最大的移動通訊運營商。該公司二季度利潤增幅高達96%。 在沙特,企業幾乎會百分百派發股息紅利。背後的支撐力量恰恰來自於每桶高達100美元的原油價格,以及該國企業強勁的利潤增長。去年,沙特上市企業年度利潤基本都刷新了歷史最高紀錄。對於部分國際投資者來說,投資凈利還可能免繳所得稅,比如英國。 從可靠度來看,沙特資本市場管理署是中東世界最具權威的機構。該機構此前曾幾次出手以確保上市公司遵守報告和上市規則。 不過,海灣合作委員會成員國股市整體上信譽度不佳,因為政府對金融市場的管控程度非常高,並要求股市參與者高度服從管理。此外,上市公司報告標準也與發達國家的報告規則差距較大。 但相對而言,沙特股市在很多方面都比其他海灣國家好很多。 實際上,允許外國投資者進場事宜已經討論了十年之久。而早在一年多前,沙特資本市場管理署就提出了一份國際投資者投資細則草案。一位知情人透露,該機構要求國外投資者的資產規模最少為50億美元,同時必須擁有五年投資運營經驗。這份細則主要是為了限制投機性資金湧入本國金融市場,也對國際資本投資本國企業構成一定限制。 另外三位知情人表示,包括匯豐、德意誌銀行在內的至少三家跨國銀行已經開始測試型交易。 英國資產管理機構施羅德投資集團(Schroders Plc)駐迪拜前沿市場投資部門負責人Saudi stocks表示,此舉可能促使沙特證交所全股指數被納入MSCI新興市場股指。這意味著將有400億美元國際資金等待入場。該股指是除中國A股以外最大的股票市場,但由於其封閉性,其未被納入MSCI全球股指系列。施羅德投資集團擁有200年歷史。 MSCI Index Research執行董事Sebastien Lieblich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沙特證交所全股指數最早可能在2017年被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系列,其占比有可能達到4%。 彭博新聞社報道稱,沙特開放股市意在吸引總計7450億美元資金。該國計劃投資1300億美元用於發展非能源產業並拉動就業。
投資 金礦 沙特 股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7351

恐怖組織IS的終極目標是沙特油田?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098

授權空襲伊拉克約一個月後,奧巴馬昨晚講話明示,要開始空襲敘利亞,以此打擊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但有分析人士警告,IS的野心絕不僅於敘伊兩國,其最終目的是全球最大儲油國沙特的油田。(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全球能源資訊網站OilPrice駐貝魯特中東問題政治分析師Claude Salhani認為,對IS來說,敘利亞和伊拉克是起步的好地方,但要生存下來,發展壯大,他們別無選擇,唯有把終極目標設為沙特的油田。

而且,IS不只是這麽想的,也是這麽做的。控制沙特的油田正是眼下IS推進戰爭的方向。

Salhani指出,追根溯源,IS脫胎於基地組織。他們很清楚,要成為中東地區長壽的宗教、政治、經濟和軍事實體,就必須遵循當年基地組織頭子本拉登設定的目標,推翻沙特王室的統治。

IS明白,只有把沙特劃入他們夢想中的伊斯蘭帝國“哈里法”(caliphate),控制沙特的油田,才會有安全感。有鑒於此,Salhani預計IS接下來會采取以下兩步驟的行動:

1、奪取穆斯林世界最重要的國家:沙特。

假如IS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挑起的戰爭吸引了數萬年輕的穆斯林參戰,那麽IS要爭奪伊斯蘭的兩大聖城麥加與麥地那,加入IS的年輕穆斯林很可能多得多。

2、與可能制止其奪取沙特油田的超級大國美國一較高下,最終攻占其他海灣國家。

雖然美國已經決定打擊“每個角落存在”的IS分子,但Salhani預計,

“即使美國可以擊敗IS的武裝力量,任何勝利都只會曇花一現,因為最終美軍會撤離,IS殘部將從各自的藏身窩點冒頭,蠢蠢欲動,就像薩達姆倒臺後他們做的那樣。”

“事實上,美國的幹預甚至會激起阿拉伯世界對整個西方、尤其是美國更大的敵意。一切猶如昨日重現。”

本月9日,哈佛大學貝爾弗爾科學與國際事務研究中心(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研究員Nawaf Obaid和伊斯蘭研究機構King Faisal Center for Research and Islamic Studies的研究主管Saud al-Sarhan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稱,沙特是能真正有效打擊IS、並且其他穆斯林會感到其打擊方式合法的國家。

兩位研究者駁斥了一種認為沙特創造了IS並為其融資的普遍觀點,他們寫道:

“沙特不是IS的源頭,而是該組織的主要目標。”

“沙特的領導人擁有形式獨特的宗教聲譽與合法性,所以,假如他們要剝奪IS恐怖分子那套意識形態的合法性,會比其他政府有效得多。”

上月底華爾街見聞文章提到,美國官員將IS稱為已知的最富有恐怖組織,其主要斂財手法之一就是,在其控制的敘利亞和伊拉克地區掠奪石油再倒賣。

知名智庫布魯金斯學會透露,伊斯蘭國控制伊拉克北部七座油田和兩家煉油廠,敘利亞東部十座油田中有六座為其掌控。IS控制約60%的敘利亞油田和伊拉克的許多產油資產。

伊斯蘭國, 恐怖組織, 伊拉克, 石油, 敘利亞

從這個角度看,IS不斷進犯敘利亞東北部和伊拉克北部絕非巧合。IS無疑野蠻又兇殘,但首先它是一家商業計劃詭計多端的恐怖組織。

占有敘利亞和伊拉克的油田已經讓IS坐擁充裕的收入源,現在該組織已經孤註一擲。從這個角度看,說IS覬覦沙特也不能算空穴來風。

伊斯蘭國, 恐怖組織, 伊拉克, 石油, 敘利亞

下圖可見一名IS分子手持旗幟,上書“我們不是在邊界,我們在沙特,這是我們的土地”。

伊斯蘭國,恐怖組織,沙特,石油,敘利亞,伊拉克

恐怖 組織 IS 終極 目標 沙特 油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1476

23年來首超沙特 美國將成全球最大產油國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851

large_article_im2258_refinery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稱,美國將取代沙特阿拉伯,一躍成為全球最大的液態石油生產國,表明該國繁榮發展的石油產業重塑了世界能源格局。

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數據顯示,若將原油、含乙烷和丙烷的凝析油等綜合類石油產品全部統計在內,美國石油生產在6月和8月時與沙特並駕齊驅,約為每日1150萬桶。

該報道稱,美國石油產品產量將在本月或下個月超過沙特,這將是美國自1991年以來第一次坐上世界冠軍的寶座。

沙特強調,美國的崛起不會影響沙特在石油市場的地位。他們還稱,如果需要增加供應以滿足市場需求,沙特有能力將日產量提升250萬桶。

沙特石油部門副部長Abdulaziz Bin Salman Bin Abdulaziz親王本月初曾表示,沙特是全世界唯一擁有可供使用的備用產能的國家。

然而,甚至連沙特官員都無法否認美國在穩定全球石油市場中的關鍵作用。

過去20年,盡管地緣政治風波幾乎沒有間斷,但全球原油價格仍出現了下滑。近期,布倫特和WTI雙雙位於100美元/桶下方。布倫特原油處於兩年低點,並曾於2012年初達到125美元。

而在此期間,美國每天超過350桶的石油增量幾乎等於全球新增的石油供應量。

本月早些時候,美國原油產量觸及每日887萬桶,較2008年的每日500萬桶大幅提升,並有望於年底前突破每日900萬桶。

不過,若單計原油,則美國8月原油產量仍低於沙特的每天970萬桶,甚至不及俄羅斯的每天1010萬桶

美國在石油總產量上的領先地位,要歸功於該國大量增加的頁巖油、含乙烷和丙烷的凝析油等產量。天然氣凝析油含有的能量較低,它們往往被用作石油化工產業的原料,而非用作燃料。

23 年來 首超 沙特 美國 將成 全球 最大 產油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3679

美國將取代沙特成最大液體石油出口國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877

美國正在逐漸趕超沙特阿拉伯,成為全球最大的液態石油生產國。這意味著石油的產能過剩可能會改變世界能源格局。

根據國際能源署的數據,7月及8月美國原油及相關的乙烷和丙烷產量和沙特不相上下。而隨著產能的進一步擴大,美國有望在近期取代沙特,成為全球最大的液態石油產出國。這是自1991年以來的首次。

對此,沙特政府認為美國的崛起並不會影響沙特在石油市場中的重要地位。該國表示,如果需要增加供應以滿足需求,該國有能力將日產量增加250萬桶。本月早些時候,沙特石油副部長Abdulaziz親王強調沙特是地球上唯一一個大幅增加產能的國家。

不過無論沙特是是否願意承認,美國產能的大幅提升對原油市場已經造成了深遠的影響。

盡管過去兩年中敘利亞、伊拉克、利比亞俄羅斯與烏克不斷爆發地緣沖突,原油價格仍然不斷走低。上周,布倫特原油刷新2年新低至95.6美元/桶。遠遠低於2012年初125美元/桶的峰值。

頁巖氣革命是美國產能大幅提升的關鍵。水力壓裂技術及水平鉆井技術方面取得的重大進展幫助美國能夠開采原本那些原先沒有商業開采價值的油田,比如位於德克薩斯和北達科他的油田。

不過如果近10年前或更早以前的標準來看,原油價格依然處於相對高位。這使得運用頁巖氣采油的利潤更加豐厚。本月早些時候,美國原油日產量達到887萬桶,比2008年的500萬桶大大增加。預計到今年底,美國原油日產量將突破900萬桶。

原油和天然氣產能提高使得美國在能源領域的貿易赤字開始收窄,中國正在取代美國成為中東最大的原油出口對象。

從現有的趨勢來看,美國最終成為最大的原油生產國將只是時間問題。(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美國 取代 沙特 最大 液體 石油 出口國 出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3700

步沙特價格戰後塵 伊朗銷亞洲原油降幅六年最高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9241

伊朗大幅下調銷往亞洲的11月交割原油期貨價格,折扣幅度創將近六年新高。繼上周全球最大產油國沙特將基準油價降至將近六年來最低後,伊朗也加入了全球主要產油國的價格戰。

知情者今日向彭博透露,伊朗國企伊朗國家石油公司(NIOC)向亞洲買家出售的11月交割伊朗輕質原油價格折扣很高,每桶比阿曼和迪拜的平均售價低82美分,每桶比10月交割油價低1美元。這是2008年12月以來最大降幅。

同在今日,倫敦市場即月布倫特期油一度跌至每桶88.11美元,創2010年12月1日以來新低。本周布倫特原油和美國的基準WTI原油價格均較6月巔峰期大跌逾20%,原油市場正式進入熊市。

伊朗,WTI,布倫特,沙特,OPEC

德國商業銀行大宗商品研究負責人Eugen Weinberg評論認為:

“伊朗降價的時點讓價格戰越來越可能爆發。伊朗完全清楚市場的方向和情緒。考慮到我們已經見過一系列降價,今後還會目睹某種行動和反應。”

上周在沙特油企將基準油價降至2008年12月以來最低後,Weinberg曾預計,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OPEC)內部似乎要開打價格戰,在其成員達成限產協議之前,原油價格應該不會企穩。

華爾街見聞上周末文章提到,據《華爾街日報》報道,OPEC官員透露,沙特本周下調11月交割的原油期貨價格,事先未征詢任何OPEC成員。

雖然此前科威特也已降價,但沙特單方面挑起價格戰的舉動還是讓許多市場觀察者意外,他們本以為沙特會減產推升油價。受沙特降價消息影響,上周五布倫特油價下跌1.2%,跌至每桶92.31美元,創2012年6月以來新低。

外匯市場分析師Marc Chandler預計,沙特的降價決定會導致OPEC內部的市場競爭更激烈。伊朗隨之降價後,尼日利亞等產油國利潤受擠壓。下周科威特和伊拉克將宣布他們的官方價格,假如他們不降價,就會失去市場份額,而降價又會讓油價進入下跌的循環。(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沙特 價格戰 價格 後塵 伊朗 亞洲 原油 降幅 六年 最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4533

美國沙特聯手打壓油價 目標直指俄羅斯、伊朗?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9268

kerry kasbah_1

最近原油價格暴跌到了4年新低,主流觀點認為這主要是因為供大於求,但最近也有分析稱,油價大幅下挫是美國與沙特阿拉伯聯手所致,目標是向俄羅斯和伊朗施壓。

沙特石油政策戰略研究中心利雅得分區的總裁Rashid Abanmy稱,為了敦促伊朗限制核項目、促使俄羅斯改變對敘利亞的立場,沙特將在亞洲和北美市場上以每桶50至60美元的低價拋售石油。

他還稱,過去三個月油價從115美元跌到92美元都是沙特一手造成的。

隨著原油需求的下滑,表面上油價下跌是為了吸引新客戶,但是真實的原因是政治。

在此之前,美國與沙特曾達成“秘密協議”,名義上美國聯合沙特打擊ISIS,而實際上是沙特借助美國的力量打擊阿薩德。

金融博客Zerohedge稱,作為利益交換,沙特給出的籌碼或許就是石油。

日前布油一度跌至每桶88.11美元,創2010年12月1日以來新低。本周布倫特原油和美國的基準WTI原油價格均較6月巔峰期大跌逾20%,原油市場正式進入熊市。

在此之前,沙特不但沒有減產推升油價,反而單方面挑起價格戰,令OPEC內部爭相降價。

上周全球最大產油國沙特將基準油價降至將近六年來最低,華爾街見聞提到,伊朗隨後大幅下調銷往亞洲的11月交割原油期貨價格,折扣幅度創將近六年新高。

外匯分析師認為,下周科威特和伊拉克將宣布他們的官方價格,假如他們不降價,就會失去市場份額,而降價又會讓油價進入下跌的循環。

目前伊朗和俄羅斯都嚴重依賴原油出口,俄羅斯一半的財政收入來自原油和天然氣。在西方制裁和盧布下滑壓力下,能源價格走低將重創俄羅斯經濟。

目前俄羅斯正在制定“壓力測試方案”應對油價下跌至每桶60美元的情況。南非標準銀行新興市場首席策略師Timothy Ash對路透表示:

“如果油價真的跌至每桶60美元,俄羅斯經濟將陷入極端困境。這將導致深度衰退,大規模的經常帳和財政赤字,巨額資本外逃,並對銀行構成巨大壓力。”

下圖是油價對俄羅斯經濟的影響圖,根據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的計算,如果原油價格維持在90美元/桶,2015年俄羅斯財政收入將因此減少1.2%。原油價格需要維持在104美元/桶,俄羅斯才能維持收支平衡。(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io72t17otmyc

美國 沙特 聯手 打壓 油價 目標 直指 俄羅斯 伊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4549

沙特私下透露:1-2年內 能接受油價最低跌至80美元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9339

The-Real-Reason-Saudi-Arabia-Is-Holding-Back

路透社10月13日報道稱,沙特私下對原油市場參與者表示,他們對油價明顯走低沒有感到不適。這是一個急劇的政策轉變,可能旨在以低油價逼迫包括美國頁巖油區在內的競爭對手產量增速放緩。

面對近期的油價大跌,包括委內瑞拉在內的部分OPEC成員國呼籲減產以推動油價回升至每桶100美元上方。OPEC成員對低油價的容忍度各不相同。伊朗和委內瑞拉需要高油價保證政府收支平衡,而科威特、沙特的盈虧平衡價格相對低。

然而,路透社報道援引了解內情的知情人士消息稱,沙特官員近期在與原油市場投資者和分析師的私下會議中傳達出完全不同的信息:沙特已準備好接受油價低於每桶90美元,甚至是80美元。可以忍受的時長大概是一兩年。

這個會議釋放出清晰的信號:沙特采取忍受油價長期低於每桶100美元的策略,以此保持自己未來多年的市場份額。

多位匿名知情人認為,如今,沙特似乎是在賭註:一段時期的低油價將抑制新投資,令來自美國頁巖油區的原油等更多的市場供應增長放緩,部分加入原油價格戰的OPEC成員國可能無法承受長期低油價而被迫削減產出。對於沙特來說,以這種方式為中期的更高收益鋪平道路是必要的。

華爾街見聞近期多次提及,全球原油市場價格戰硝煙彌漫。本月初,OPEC最大產油國沙特將銷往亞洲的原油官方價格下調至近6年來最低。此後,伊朗緊步沙特後塵,向亞洲買家出售的輕質原油價格降幅創近6年最大。上周,伊朗、伊拉克也先後加入了價格戰。

上周,布倫特原油和美國的基準WTI原油價格均較6月巔峰期大跌逾20%,原油市場正式進入熊市。OPEC內部平均油價上周也跌至2010年12月以來最低。

此次沙特官員的私下談話並未透露該國是否同意減產。沙特原油產出占OPEC總產量的1/3左右,約為每天970萬桶左右。

然而,不確定的一點在於:沙特對原油市場觀察者顯露的種種,是否是該國致力於實施的新策略,或者說是為了給其他OPEC成員國制造新話題,以誘使他們站在沙特一邊,最終收緊供應的龍頭。

一位沒有直接參與此次私下談話的消息人士稱,沙特未必希望油價進一步下跌,但也不願意單方面減產,沙特還準備容忍更低的油價直到其他OPEC成員國承諾付諸行動。

沙特 私下 透露 年內 接受 油價 最低 跌至 80 美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4800

油價持續大跌 沙特王子坐不住了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9442

油價持續暴跌,沙特首富坐不住了。

沙特王子阿爾瓦利德·本·塔拉爾(Prince Alwaleed Bin Talal Alsaud)在Twitter上發布了對沙特政府的公開信,稱他被沙特石油部長歐那密弱化石油下降影響的言論“震驚”了。

阿爾瓦利德王子出生於1955年3月,是沙特已故國王法赫德的侄子,被譽為“沙特的比爾·蓋茨”,是除美國人以外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他身家204億美元,在2014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上排名第30名。

一個月前,在被問及對油價跌破100美元是否擔憂時,歐那密回應稱,“你有看過我擔心嗎?”

阿爾瓦利德王子指出,沙特2014年財政預算的90%都來自於石油收入,弱化油價下跌的影響是一場“難以忽視的災難”。

油價自6月來已累積下跌逾26%,昨天更是暴跌近4%,主要是三個因素所致:全球原油需求預估被下修、預計美國頁巖油產量將再次大幅上升,以及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成員國不願意減產。

沙特官員本周表示,已準備好接受油價低於每桶90美元,甚至是80美元。可以忍受的時長大概是一兩年。

根據IMF的估計,2013年油價在89美元能夠讓沙特阿拉伯實現預算平衡,而這一數字在2012年只有78美元。而伊朗、伊拉克和委內瑞拉等國的平衡點要更高。

IMF區域負責人Masood Ahmed表示:“短期來看,各產油國的國庫還足以支撐。但如果油價長時間徘徊在低位,那麽各國就有必要調整財政政策了。”

油價 持續 大跌 沙特 王子 不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5089

9月,沙特曾意外削減過原油供應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9788

據路透引述業內人士消息,原油出口大國沙特阿拉伯9月的原油產量有所提高,但是供應到市場的原油數量減少了32.8萬桶/天。

沙特阿拉伯9月的原油產量從8月的959.7萬桶/天增加到970萬桶/天,但是其供應到市場的原油卻從968.8萬桶/天減少到936萬桶/天。

原油供應可能與產量向背離,這取決於庫存情況。

最近一段時間,原油價格一路下挫,WTI油價在上周跌破80美元/桶,布油從6月階段性頂部下跌超過20%,進入熊市。

華爾街見聞曾介紹過,10月初油價跌至兩年低點附近時,沙特決定下調原油出口價格而非減產來捍衛市場份額。

但從路透最新的報道來看,沙特雖未減產,但是投向市場的原油卻小幅下降。

這背後或凸顯出沙特面對原油市場需求疲弱的壓力。此舉或許平滑了9月的市場供需:

20141023_WTI1_0

下圖顯示這則消息出來之後的市場反應,油價上漲:

20141023_WTI_0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沙特 意外 削減 原油 供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620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