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在山林中沉思的老虎 李焜耀

2010-12-13  TWM




在集團的教育訓練基地「麻布山林」,李焜耀靜心思考明基友達的未來之路,不再因為外界的重重困難心情浮動,明年,他要讓集團營收突破五五○○億元。

十萬多坪的山林,數不盡的樹,這是明基友達集團在新竹縣北埔鄉的教育訓練基地——「麻布山林」。

即使在有一點涼意的初冬,明基友達集團董事長李焜耀還是維持一周至少到此報到一次的習慣,或沉思,或與來自全球的年輕創意人才互動。這一年,縱使遇到新奇美成軍、中科新廠用地出問題,甚至友達三位高層人員遭美國政府限制出境,種種困難挑戰,也沒有改變這個習慣。

「這一年,他想的更多了。」看在當年一起度過明基內線交易案的明基材料董事長游克用眼中,李焜耀花更多的時間思考,在驚濤駭浪中尋找出路。因為挑戰不斷出 現,身為集團掌舵人的他反而得更冷靜,只有把舵掌穩,才能讓明基友達集團有更明確的方向;所以,他比以前花更多的時間沉澱自我,比以前讀更多種類的書,涉 獵各種面向。

比起多年前的跌倒,李焜耀倒把今年諸多「是非」看得淡然;他很明白,今年明基友達集團的挑戰再多,都不像四、五年前購併失敗、內線交易案那般難熬,他只要穩住腳步,方向自然就會清楚。

於是,他把自己的「雷達網」展得更開,友達不能停滯不前,他得找更多新動力;集團垂直整合、綠能事業開拓,並比以前更關注其他產業的新機會,還送更多書給主管階層。他得繼續往前,明年還有集團營收突破五五○○億元的目標在等著他。

(賴筱凡)


山林 沈思 老虎 李焜 焜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235

沉思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11.html

用這樣的角度﹐員工﹑人或人才=企業



如果看見

等等的批評﹐我這個晚輩﹐更應該反省

其實是我學藝不精﹐更應該嚴格律己。

沈思 一只 只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61

朸濬的沈思 易明的生活點滴

來源: http://eming620.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5572270

  昨天,十大升幅榜排第四位的是朸濬(1355),收市價是1.34元,看見這個收市價,真是感觸良多。

  話說七月七日,朸濬的股價最高為2.56元,可是,其股價其後連續跌了七日,日日上十大跌幅榜,第七日已經跌至0.95元,七天之內跌了1.61元,跌幅高達62.8%

  在其跌至第七天之時,曾經試圖撈底,可是當日眼見沽盤排山倒海般湧現,被嚇至即時取消撈底的念頭,自此只敢看,不敢碰(事見《好戲在後頭》)。

  之後其股價於0.85元水平橫行了約個半月終於在九月四日跌至0.5元才見底,只是兩個月,其股價由2.56元跌至0.5元共跌了2.06元,跌幅高達80.46%。

  豈料事隔只不過個半月,其股價昨天竟然已經回升至1.34元,今天更在傳媒推薦之下曾經高見1.49元,由低價的0.5元計算,共回升了0.99元,升幅高達1.98倍。

  心中不禁慨嘆,既然一直在留意其走勢,為什麼當時於低位出現反彈之時不敢跟呢?

  歸根究底就是怯於當日那「洶湧澎湃」的沽盤,其聲勢深深印於腦海中,不知何時又湧現?結果就錯失了低價博反彈的良機。

  昨天,朸濬於十大升幅榜排行第四,今天卻因跌了0.11元而變成了十大跌幅榜排行第十,經過今天的一跌其股價會否已於今早的1.49元見了頂呢?若然跌破10天價的1.13元又會否出現七月初那種跌勢呢?若然再次低見0.5元應不應該撈底呢?

  一個又一個的疑問,讓人沈思又沈思!

朸濬 濬的 沈思 易明 明的 生活 點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6937

朸濬的沈思 易明的生活點滴

來源: http://eming620.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5572270

  昨天,十大升幅榜排第四位的是朸濬(1355),收市價是1.34元,看見這個收市價,真是感觸良多。

  話說七月七日,朸濬的股價最高為2.56元,可是,其股價其後連續跌了七日,日日上十大跌幅榜,第七日已經跌至0.95元,七天之內跌了1.61元,跌幅高達62.8%

  在其跌至第七天之時,曾經試圖撈底,可是當日眼見沽盤排山倒海般湧現,被嚇至即時取消撈底的念頭,自此只敢看,不敢碰(事見《好戲在後頭》)。

  之後其股價於0.85元水平橫行了約個半月終於在九月四日跌至0.5元才見底,只是兩個月,其股價由2.56元跌至0.5元共跌了2.06元,跌幅高達80.46%。

  豈料事隔只不過個半月,其股價昨天竟然已經回升至1.34元,今天更在傳媒推薦之下曾經高見1.49元,由低價的0.5元計算,共回升了0.99元,升幅高達1.98倍。

  心中不禁慨嘆,既然一直在留意其走勢,為什麼當時於低位出現反彈之時不敢跟呢?

  歸根究底就是怯於當日那「洶湧澎湃」的沽盤,其聲勢深深印於腦海中,不知何時又湧現?結果就錯失了低價博反彈的良機。

  昨天,朸濬於十大升幅榜排行第四,今天卻因跌了0.11元而變成了十大跌幅榜排行第十,經過今天的一跌其股價會否已於今早的1.49元見了頂呢?若然跌破10天價的1.13元又會否出現七月初那種跌勢呢?若然再次低見0.5元應不應該撈底呢?

  一個又一個的疑問,讓人沈思又沈思!

朸濬 濬的 沈思 易明 明的 生活 點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6946

一名“企業入殮師”的沈思錄:那些企業為何荒唐死去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9/4692300.html

一名“企業入殮師”的沈思錄:那些企業為何荒唐死去

一財網 李秀中 2015-09-28 18:34:00

在這個經濟的寒冬里,專門做企業破產業務的事務所迎來了業務旺季。“今年以來,來我這里咨詢的企業數量翻倍增長,它們的負債量加起來目前超過了200億元。”曹愛武說,“讓我困惑的是,這些企業動輒負債幾十億元,最少也負債幾億元。”

“一家原來規模20多億元的企業老總現在只有秘書和財務總監跟著他,他流著眼淚跟我說,‘如果我現在從這個樓上跳下去很簡單,但是我不能跳。’單財務老總就幫他借了3000萬元。”四川豪誠企業清算事務所有限公司董事長曹愛武最近接待了很多陷入絕境的企業。

在這個經濟的寒冬里,這家專門做企業破產業務的企業迎來了它的業務旺季。作為四川省高院確定的首批破產管理人,豪誠清算承辦過大量破產清算、重整和解散清算案件,包括成都太子奶生物科技公司、四川錦豐紙業股份公司、四川旭旺農牧集團公司、自貢東焰鞋業公司等。

“今年以來,來我這里咨詢的企業數量翻倍增長,它們的負債量加起來目前超過了200億元。”曹愛武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讓我困惑的是,這些企業動輒負債幾十億元,最少也負債幾億元。”

“銀行的抽貸、斷貸是一個誘因,但是市場需求不足、盈利能力較差、管理水平比較低、經營決策粗放都是導致破產的原因。”曹愛武綜合分析下來認為,既有內部的因素,也有外部的因素,但企業內部的問題更大。

經濟下行背景下,大潮退去方知誰在裸泳。曹愛武說,這個冬天很殘酷。

不務正業的投資

9月15日,豪誠清算作為四川華通檸檬有限公司管理人發布破產重整公告,面向全球招募投資人。5年前華通檸檬通過贊助湖南衛視“花兒朵朵”並請郁可唯代言而名聲大噪,而現在它卻負債41億元,被安嶽縣法院裁定進入破產重整。

在四川省安嶽縣華通檸檬廠區,本報記者看到,這個占地400多畝的企業已經空空蕩蕩,除了管理人團隊外,只有廠房施工方在廠區搭建的簡陋棚子還有人在堅守,因為企業欠施工方的工程款還沒有結清,他們就叫人駐紮在這里並養起雞來。

華通檸檬工廠廠長尹良成向本報記者說,這個廠區是2012年投產的,每天能夠生產2萬件飲料,基本上都是滿負荷生產,員工並沒有想到今天的境況,到去年年中,只是發覺原材料趕不上,到去年12月就徹底斷了。其實產品銷售不錯,至今還有經銷商打電話來要貨。

尹良成與華通檸檬董事長郭輝是很早就認識,見證了郭輝如何賺取第一桶金發跡的。對於華通檸檬走到今天的困境,尹良成說,華通的飲料銷售主要集中在東北市場,物流成本高,企業沒有想辦法去降低成本,又把錢投到其他地方去了。

在華通檸檬廠區,本報記者看到,豪華的辦公大樓只是主體完成,內部尚未裝修;一條利樂包裝線上還擺放著調試的灌水利樂盒,尹良成說,生產線安裝之後沒有付錢,對方還沒調試完就走了;一條從意大利引進的生產線剛剛搭建起來也沒有完工。

這不禁讓人疑惑,這麽多半拉子工程,華通所欠下40多億元的巨額債務都投向哪兒去了?

華通檸檬公司管理人執行主任周兵告訴本報記者,華通檸檬投資了18家企業,包括房地產、煤礦項目,但幾乎都不賺錢。位於安嶽縣城的“元象﹒嶺郡”項目二期本該2014年12月底交房,但是現在還建完,主體雖然完成,但是水電氣、公共設施和綠化都沒建,成了爛尾樓。

曹愛武說,很多企業本來主業做的很好,結果跑去做房地產,做準金融的業務,比如投資理財去了,結果把自己拖死了。比如說很多老板本身不懂房地產,跑到市場拿了一塊地,覺得人家建房都能掙錢,我建房也能掙錢。

但是,“房地產又是一個資金密集型的行業,好不容易找到一些錢把土地拿來了,又開始修,過程當中銀行一收貸,企業必然會向民間金融借錢,民間借貸的融資成本比較高,這種情況下,它的銷售利潤率不足以支撐,那麽財務負擔本身就把它壓垮了。”

本報記者最近一次深夜乘坐Uber,搭乘記者的司機說,他以前也是一個企業老板,但是後來和朋友一起投資礦產,幾千萬資金血本無歸,還倒欠了幾百萬的債務。他選擇了開Uber拼命掙錢,因為現在找不到一個月能掙3~4萬元的工作。

曹愛武說,“有的企業決策到了非常糊塗的地步,不說科學先進的決策機制,基本的東西都完全沒有,我們感到困惑的是,很多企業動輒幾十個億的負債,實際上,你看看他的治理結構,董事會、監事會、股東大會都有,文件一堆,從我們的角度來看,它的決策就是一個人。”

“吃企業”的民間借貸

“現在很多企業來咨詢,基本上介紹5分鐘就不用再說了,問題基本上就是那一堆,甚至我比他們描述得更豐富一些,我說我來跟你提示一下,你看是不是這麽回事,他說你對我們的企業很了解,基本上都是這樣的。”曹愛武說。

大多數情況是這樣的:在幾年前,經濟快速增長,銀行信貸寬松,一些企業就紛紛對外投資暴利行業,而在信貸收緊的情況下,經濟形勢又下滑,企業盈利微薄甚至虧損,資金鏈馬上出現問題,企業不得已轉而向民間金融借貸,從而走向不歸路。

曹愛武說,民間融資成本很高,月息3分、4分、5分,已經完全違背了短拆的基本規律,就是一杯毒酒,可能除了販毒以外沒有哪個行業可以彌補,更何況市場本身需求不旺,就導致這些問題。華通檸檬這幾十個億的負債,其中相當一部分是利息,利滾利。

當然,並非所有民間借貸都是基於投資暴利行業。一位中小企業財務總監向本報記者道出其中的無奈,“要有抵押物才能到銀行融資,沒有抵押物融資不了,為了訂單只好找民間借貸, 3個點都還借不到,只好借5個點的,急用的時候沒辦法,這很吃企業利潤。”

成都一家知名鞋企經過兩代人的努力做到行業的前列,然而國際貿易環境惡化,國內材料人力成本高漲的情況下,企業沒有能力消化漲價的因素,另外他又興建了新的廠房,只能從民間借貸,最終陷入困境。

“在騰龍換鳥的政策下,他們的廠房搬到另外一個區域,花了大筆資金買了地建了新廠房,然而土地證遲遲沒有辦到,廠房的房產證也沒辦下來,企業1億多元的資產本來直接可以在銀行融資五六千萬,但是只好通過擔保公司辦純信用融資。”一位知情人士介紹。

“前幾年先是投資房地產和礦業等暴利行業的從民間借貸,後來那些非房地產企業也為了保命而向民間借貸,企業盈利只有幾個點,但是30-40%的融資成本也要去借,因為其他地方借不到錢,銀行又抽它的資金。”成都一家擔保公司老總告訴本報記者。

“這個邏輯關系是這樣的,因為整體經濟形勢不好,企業生存困難,反映在金融上就是違約率、壞賬率增加,第一排擋子彈的就是擔保公司,如果擔保公司扛不住,銀行的風險就直接顯現出來,那麽銀行就簡單化的抽資抽貸,搞一刀切,企業更困難,然後出現恐慌性的抽資抽貸,因為誰跑得快誰就是受益者。”這位人士介紹。

“最後,擔保公司倒了,延伸到融資擔保、小貸公司和投資理財公司。”2014年,匯通擔保案引爆了四川整個民間金融業。成都東大街以前密集的民間金融公司成批倒閉,這條被定位為民間金融街的街道,至今投資理財公司在此基本絕跡。

前述擔保公司負責人表示,小貸公司本來應是小額分散、短期應急的宗旨,但是禁不住高收益率的誘惑,沒有意識到隱藏的風險,它們都做3分、5分的高收益項目,然後又不能管控住風險。“一旦問題爆出,就表現信用鏈條斷裂,集資詐騙等惡性事件的批量爆發。”

這也讓曹愛武有切身感受,“有一個債權人,我在這里開會他參加,在那開會他也參加,都成了熟人了,溫江一個案子,他有幾千萬,華通這個也有幾千萬,還問我樂山那個企業熟悉不,我說也來咨詢過,他說我那還有幾千萬。這名義上是他個人的,實際上背後很多人集資過來的。”

曹愛武還經手了一個極端案例。“這個企業死在了上市的路上,就是這個辦公室做上市輔導的人還沒走,現在我的團隊就已經進入了,我說有沒有資料可以提供給我,他們說有啊,都是現成的,就把原來做IPO的資料給我,他們的團隊都還在。”

對於這些案例,曹愛武有個深刻的總結,“這說明企業經營完全處於很極端的狀態,就是對外部的依賴過度,說白了,企業能不能走出去,就是看能不能從銀行找到錢,看天上能不能掉餡餅,就是在賭啊!”

他說,“原來經濟下行的壓力沒有那麽大,金融政策比較寬松或者管理不是很規範,給大家一些機會,現在大潮退去了,才發現自己在裸泳。原來是被掩蓋了,現在一旦銀行的資金或者市場的原因,蝴蝶效應也好,它所依賴的假設的條件都不存在了。”

企業危局如何破?

豪誠清算的業務主要包括接受法院指派擔任企業破產管理人,接受企業委托為企業破產清算、解散清算等提供咨詢服務,還有也接受債權人委托代為申報債權、參與破產程序。但是,最多的業務還是破產清算,但企業、政府和法院對破產重整了解不足。

曹愛武介紹,根據破產法,企業破產有三種方式:破產清算、破產重整和破產和解。現在大多數破產案采取破產清算,將資產處置清償債務。而破產重整則體現了破產法為“拯救法”的實質,通過保留企業資產、招募投資人、盤活現有資產,使企業重生。

現在企業缺乏應對債務危機的思維和方法,債權人一旦遇到企業困難之後就到政府去鬧,對企業生產經營進行幹擾。結果是大家都找不到解決債務危機的正當途徑,這是當前比較麻煩的問題,一方面演變成社會矛盾,另外一方面,又不解決企業的根本問題。

曹愛武說,重整制度無論是對債權人還是債務人應該說一個比較好的制度,政府也很輕松。重整制度就是給債務人一個生存的機會,債權人跟債務人達成一定的妥協和諒解,投資方也敢把錢拿進來。

他介紹說,一旦債權人和債務人同意進入重整程序就有幾個很大的好處,第一債權停止計息,第二訴訟終止,原來對企業執行的財產查封保全全部解除,這樣企業財務負擔就比較輕了,對企業盤活它的資產有很大的空間。

但是,“現在很多企業遇到這種比較尖銳的問題之後,就自己去找投資人,但是他的債務沒有有效的隔離,也沒法剝離,也缺乏談判的機制,所以他就一直找不到,找不到的過程當中,他就要維持他的銀行信用,那麽成本就非常高了。”曹愛武說。

“全國一年有上萬件破產案,但是其中只有120多件是破產重整。”曹愛武表示,2013年,成都中院受理的第一例公司重整案件就是豪誠清算作為管理人的四川錦豐紙業破產重整案。企業當時負債10個多億元,最終企業經過重整獲得新生。

“錦豐紙業用2.65億元清償了外面12.5億元的債務,現在大家是皆大歡喜,投資方除了收購企業的對價以外,又投資了兩個億元,進行技術改造,現在做成了西南地區唯一具有生產卷煙紙許可的企業,如果當時按照破產清算的方式處理,那機器設備就賣了,就是破銅爛鐵了,現在改造以後變成非常優質的企業,未來不排除走向上市。”曹愛武介紹。

他認為,華通檸檬雖然現在負債確實是非常高,但是它的品牌還有一個的價值,而且檸檬作為健康水果,本身安嶽具有得天獨厚的種植條件,如果有合適的投資方,通過引進專業的團隊,結合當前安嶽的區位優勢,再加上政府的支持,把這個產業做大做強是沒有問題的。

面對當前形勢看,曹愛武也在在花時間跟企業家和政府有關部門反映這個問題,“現在政府也在逐步認識到這一個問題,也有一些專家也跟省上有關領導有專題的報告,在當前經濟下行期間,在企業遇到困境的時候,利用重整制度不僅能及時化解社會矛盾,而且能夠讓一些有再生希望的企業擺脫困境。”

曹愛武說,“政府的觀念也得有所改變。有的企業退出市場,只要是依法退出,依法淘汰,它缺乏競爭力了被淘汰很正常,債務危機總得給社會一個交代,比跑路好嘛,跑路就意味著既沒有社會責任也沒有法律責任,這樣社會的交易安全才是受到最大的威脅。而重整是以發展的眼光來解決問題。

編輯:李秀中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一名 企業 入殮 沈思 那些 為何 荒唐 死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223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