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神秘“中間商”潛伏獲利三成 沃森生物重組細節引交易所問詢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11/4709856.html

神秘“中間商”潛伏獲利三成 沃森生物重組細節引交易所問詢

一財網 楊佼 2015-11-10 21:38:00

入股短短4個月,就借助上市公司收購事宜,獲得超過30%的超額收益,作為收購方沃森生物也因此招致交易所發函詢問。

入股短短4個月,就借助上市公司收購事宜,獲得超過30%的超額收益,作為收購方沃森生物也因此招致交易所的質詢。

沃森生物11月10日公告稱,深交所日前向其發出問詢函,要求對該公司發行股份收購的上海澤潤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上海澤潤”)、嘉和生物醫藥有限公司(下稱“嘉和生物”)股權,2015年歷次股權轉讓價格差異,進行補充披露。

11月2日沃森生物批露重組方案,而轉讓方在6月18日獲得的上述股權在這4個多月後“增值”了約1.7億元,收益率超過三成。

事實上,沃森生物此前就是上述兩家公司的控股股東,持股比例均超過50%,似乎難以構成重組。而2013年以來,沃森生物曾多次實施並購,幾乎每次都有先知先覺者“潛伏”,並獲取暴利。

精準“潛伏”(小標)

根據重組草案,沃森生物計劃以5.98億元的價格,向新余方略知潤投資管理中心(下稱“方略知潤”)發行股份,購買其持有的上海澤潤、 嘉和生物各33.53%股權和15.45%的股權,同時計劃向不超過五名特定投資者募集配套資金。

實際上,2015年以來上海澤潤、嘉和生物已經經歷了兩次股權變更。6月18日即方略知潤獲得股權當日,上海澤潤、嘉和生物嘉原股東惠生投資才將所持33.53%、20.96%的股權,轉讓給方略知潤。

根據重組方案披露,方略知潤受讓上海澤潤、嘉和生物上述股權的作價分別是2.73億元、2.24億元,兩者合計4.97億元。按股權轉讓比例和價格看,方略知潤受讓嘉和生物股權的價格,與沃森生物大體接近。

根據沃森生物10月30日與方略知潤簽訂的協議,上海澤潤33.53%股權交易對價為3.68億元。也就是說,僅僅買入四個多月,方略知潤的這筆股權便“增值”了9300萬元。而方略知潤受讓這兩家企業股權的價格,已較沃森生物此前獲得相同企業股權的單價成倍增長。方略知潤如何能夠精準“潛伏”的?

在此之前,沃森生物就持有上述兩家公司的股權,並成為控股股東。根據信披,2013年12月18日,惠生投資、安勝投資曾分別將嘉和生物所持12.576%、51%的股權,以1.11億元、1.8億元轉讓給沃森生物。2015年4月14日,惠生投資再次將該公司所持8.438%股權,以8500萬元轉讓給沃森生物。

此前的2013年1月28日,沃森生物曾以同樣的受讓方式,從惠生投資手上,以1.21億元的價格獲得上海澤潤3248.72萬美元出資額,並以1.43億元認購該公司新增註冊資本2202.6462萬美元,從而持有上海澤潤50.69%股份。 

按沃森生物此次收購嘉和生物15.45%股權,作價2.3億元測算,方略知潤6月18日受讓的全部20.96%股權估值超過3億元。這也意味著,方略知潤從四個多月前的這兩筆股權的“單日騰挪”便獲利超過1.7億元。

公開資料顯示,方略知潤成立於2015年5月20日,註冊資本5.0001億元,註冊地為為江西新余市仙女湖區總部經濟園太陽城,執行事務合夥人為深圳方略德合投資咨詢有限公司(下稱“方略投資”)。成立後一個月不到,該公司便收購了上述兩筆股權。

而公開資料也顯示,沃森生物與方略知潤之間存在“交集”。2014年10月,沃森生物就曾與方略知潤關聯方進行過合作。公告顯示,2014年10月24日,沃森生物與方略投資簽訂協議,計劃認購“新余方略德合投資管理中心”不超過20%的出資份額,且其公司管理團隊成員亦有意向認購新余方略的部分出資額。

另外,截至10月末,沃森生物股東中出現了一家名為“創金合信-方略沃森-未來1號特定多客戶資產管理計劃”的機構投資者,持有7020萬股,比例為5%。

 

相似情形(小標)

盡管價格不菲,但沃森生物此次收購的兩家企業的基本面卻乏善可陳。

數據顯示,2014年末上海澤潤、嘉和生物總資產分別為1.79億元、1.05億元,凈資產分別為1.28億元、-1048萬元,營業收入分別僅有47.57萬元、39.01萬元。

同時,上海澤潤所屬企業安科生物的經營狀況也不樂觀。截至2015年6月底,該公司總資產僅3.09萬元,凈利潤-11.67萬元。2013年和2014年,該分別虧損115.47萬元和36.42萬元。

在回複深交所問詢時,沃森生物稱,之所以出現上述情況,是因為上海澤潤、嘉和生物經營發生較大變化,上海潤澤已獲得獲得梅琳達•蓋茨基金會500萬美元基金,並與之達成合作協議;嘉和生物則得到陽光保險、陽光融匯和玉溪潤泰5億元增資。

此外,沃森生物還表示,此次交易前,上海澤潤、嘉和生物引入戰略投資者,並獲得研發所需資金;交易雙方是無關聯關系的平等市場主體,經協商確定交易價格;此次交易價格低於此前與惠生投資約定的里程碑價格;此次交易價格低於引入戰略投資者的估值。

而值得註意的是,上海澤潤、嘉和生物引入新股東,均發生在沃森生物重組停牌之後。陽光保險、陽光融匯和玉溪潤泰入股嘉和生物為2015年8月。

在業內人士看來,方略知潤此前受讓上述兩家企業股權,明顯有“直奔主題”的味道。

公告顯示,其受讓上海澤潤、嘉和生物股權,均是在6月18日,而沃森生物在兩天前因“重大事項”而停牌。換言之,公開資料顯示的方略知潤受讓股權之時,沃森生物籌劃重大事項即已開始。

而精準“潛伏”、短期獲利豐厚的情形,在沃森生物這只個股的歷次重組中並不鮮見。

2013年,沃森生物以1.53億元的價格,從隆臣投資手中受讓山東實傑51%股權。而在此前的2012年9月,註冊於新疆石河子的隆臣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隆臣投資”),以510萬元的價格,獲得山東實傑51%股權。9個月後,沃森生物又以3億元收購山東實傑。

2013年1月,隆臣投資同樣通過股權轉讓,以264.18萬元出資額獲得莆田聖泰藥業有限公司51%股份。時隔半年後,莆田聖泰同樣比例的股權便以8287.5萬元的價格轉讓給沃森生物,增值31倍。

編輯:黃向東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神秘 中間商 中間 潛伏 獲利 三成 沃森 生物 重組 細節 交易所 交易 問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9248

IBM也玩無人駕駛 采用沃森認知技術實現人車對話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30966.html

無人駕駛領域多了一個新的參與者——IBM。

這一次,IBM與美國亞利桑那州汽車制造商Local Motors合作開發了首款使用沃森(Watson)認知計算平臺的無人駕駛汽車Olli。

相比市面上已經亮相的其他無人駕駛汽車,可以容納12名乘客的Olli的特殊之處在於,它使用了4個沃森API(包括語音轉文字、自然語言分類器、實體抽取和文本轉語音),以便與車內乘客互動,實現車輛與乘客之間的平順交流。

具體來看,Olli是利用IBM Watson物聯網基於雲的認知計算能力,對嵌入在整輛車中的30多個傳感器所提供的交通數據,進行分析與學習的首款車輛。Local Motors開放式的汽車開發流程將允許公司基於乘客需求和當地習慣,相應地添加並調整傳感器。

而目前能夠體驗的應用場景是,乘客將能一邊乘車,一邊通過對話的方式與Olli交流,例如討論該車是如何做到自動駕駛的、如何選擇路線,以及為什麽會做出各種非常具體的行車決策,等等。

此外,Watson賦予了Olli這種能力,使它能夠理解並回答乘客從上車那一刻起提出的各種問題,包括關於目的地的問題(“Olli,你能載我到市中心嗎?”)或者關於具體的車輛功能的問題(“這個功能有什麽作用?”或問“我們已經到了嗎?”)。乘客還能要求Olli基於對其個人喜好的分析結果為其推薦在哪一站下車去往哪家受歡迎的餐館或歷史名勝等。這些與Olli的互動旨在給乘坐無人駕駛汽車的乘客提供更加愉快、舒適、直觀的交互式體驗。

這樣一個無人駕駛汽車是Local Motors與IBM Watson物聯網事業部的Auto LAB部門之間密切合作的結果。據了解,AutoLAB是一個極具行業特色的孵化引擎,旨在共同打造認知型移動應用。Olli目前正在鳳凰城附近的Local Motors總部批量生產。

IBM Watson物聯網、商務與教育事業部總經理Harriet Green表示:“認知計算給我們定制化客戶體驗提供了不可思議的機會,令我們能夠利用到連接在物聯網上的所有設備所提供的海量數據,包括來自於嵌入在車輛中的眾多傳感器與系統。

值得一提的是,Olli雖然是首款使用IBM沃森物聯網的無人駕駛汽車,但這並非沃森首次進軍汽車行業。

公開信息顯示,IBM去年9月成立了汽車物聯網部門,今年3月還與本田宣布了一項合作,在後者的F1賽車中使用沃森的技術和分析能力。

在提供智能服務上,IBM在今年3月和希爾頓全球酒店集團宣布將合作開發“Connie”——酒店服務行業內首個利用IBM Watson認知技術的迎賓機器人。據了解,Connie能夠利用Watson和WayBlazer的專業領域知識,向客人介紹本地旅遊景點、推薦餐廳及介紹酒店和周邊便利設施。

Connie目前固定安裝在弗吉尼亞州麥克萊恩希爾頓酒店接待處附近,它通過不斷學習與客人交互,並且友好地回答客人的問題。Connie采用Watson API的組合,包括對話、語音文本間轉換和自然語言分類等,能夠在歡迎客人到來的同時,回答關於酒店設施、服務和營業時間的問題。借助WayBlazer,Watson可以掌握全面的旅行專業知識,Connie也可以推薦酒店外部的當地旅遊景點。

而這背後,IBM在去年3月展示了該公司對物聯網領域的發展意願,當時宣布將在未來4年投資30億美元建設獨立的物聯網業務部門,後來成為了沃森物聯網業務部門。

此外,IBM表示,從本周四開始,Olli將在華盛頓特區的公共道路上使用,並將在今年晚些時候在邁阿密戴德郡和拉斯維加斯使用。邁阿密戴德郡將探索一個試點項目,通過多輛無人駕駛汽車為邁阿密周圍的人們提供通勤服務。

IBM 也玩 無人 駕駛 采用 沃森 認知 技術 實現 人車 對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1300

IBM也玩無人駕駛 采用沃森認知技術實現人車對話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30966.html

無人駕駛領域多了一個新的參與者——IBM。

這一次,IBM與美國亞利桑那州汽車制造商Local Motors合作開發了首款使用沃森(Watson)認知計算平臺的無人駕駛汽車Olli。

相比市面上已經亮相的其他無人駕駛汽車,可以容納12名乘客的Olli的特殊之處在於,它使用了4個沃森API(包括語音轉文字、自然語言分類器、實體抽取和文本轉語音),以便與車內乘客互動,實現車輛與乘客之間的平順交流。

具體來看,Olli是利用IBM Watson物聯網基於雲的認知計算能力,對嵌入在整輛車中的30多個傳感器所提供的交通數據,進行分析與學習的首款車輛。Local Motors開放式的汽車開發流程將允許公司基於乘客需求和當地習慣,相應地添加並調整傳感器。

而目前能夠體驗的應用場景是,乘客將能一邊乘車,一邊通過對話的方式與Olli交流,例如討論該車是如何做到自動駕駛的、如何選擇路線,以及為什麽會做出各種非常具體的行車決策,等等。

此外,Watson賦予了Olli這種能力,使它能夠理解並回答乘客從上車那一刻起提出的各種問題,包括關於目的地的問題(“Olli,你能載我到市中心嗎?”)或者關於具體的車輛功能的問題(“這個功能有什麽作用?”或問“我們已經到了嗎?”)。乘客還能要求Olli基於對其個人喜好的分析結果為其推薦在哪一站下車去往哪家受歡迎的餐館或歷史名勝等。這些與Olli的互動旨在給乘坐無人駕駛汽車的乘客提供更加愉快、舒適、直觀的交互式體驗。

這樣一個無人駕駛汽車是Local Motors與IBM Watson物聯網事業部的Auto LAB部門之間密切合作的結果。據了解,AutoLAB是一個極具行業特色的孵化引擎,旨在共同打造認知型移動應用。Olli目前正在鳳凰城附近的Local Motors總部批量生產。

IBM Watson物聯網、商務與教育事業部總經理Harriet Green表示:“認知計算給我們定制化客戶體驗提供了不可思議的機會,令我們能夠利用到連接在物聯網上的所有設備所提供的海量數據,包括來自於嵌入在車輛中的眾多傳感器與系統。

值得一提的是,Olli雖然是首款使用IBM沃森物聯網的無人駕駛汽車,但這並非沃森首次進軍汽車行業。

公開信息顯示,IBM去年9月成立了汽車物聯網部門,今年3月還與本田宣布了一項合作,在後者的F1賽車中使用沃森的技術和分析能力。

在提供智能服務上,IBM在今年3月和希爾頓全球酒店集團宣布將合作開發“Connie”——酒店服務行業內首個利用IBM Watson認知技術的迎賓機器人。據了解,Connie能夠利用Watson和WayBlazer的專業領域知識,向客人介紹本地旅遊景點、推薦餐廳及介紹酒店和周邊便利設施。

Connie目前固定安裝在弗吉尼亞州麥克萊恩希爾頓酒店接待處附近,它通過不斷學習與客人交互,並且友好地回答客人的問題。Connie采用Watson API的組合,包括對話、語音文本間轉換和自然語言分類等,能夠在歡迎客人到來的同時,回答關於酒店設施、服務和營業時間的問題。借助WayBlazer,Watson可以掌握全面的旅行專業知識,Connie也可以推薦酒店外部的當地旅遊景點。

而這背後,IBM在去年3月展示了該公司對物聯網領域的發展意願,當時宣布將在未來4年投資30億美元建設獨立的物聯網業務部門,後來成為了沃森物聯網業務部門。

此外,IBM表示,從本周四開始,Olli將在華盛頓特區的公共道路上使用,並將在今年晚些時候在邁阿密戴德郡和拉斯維加斯使用。邁阿密戴德郡將探索一個試點項目,通過多輛無人駕駛汽車為邁阿密周圍的人們提供通勤服務。

IBM 也玩 無人 駕駛 采用 沃森 認知 技術 實現 人車 對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1962

IBM也玩無人駕駛 采用沃森認知技術實現人車對話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30966.html

無人駕駛領域多了一個新的參與者——IBM。

這一次,IBM與美國亞利桑那州汽車制造商Local Motors合作開發了首款使用沃森(Watson)認知計算平臺的無人駕駛汽車Olli。

相比市面上已經亮相的其他無人駕駛汽車,可以容納12名乘客的Olli的特殊之處在於,它使用了4個沃森API(包括語音轉文字、自然語言分類器、實體抽取和文本轉語音),以便與車內乘客互動,實現車輛與乘客之間的平順交流。

具體來看,Olli是利用IBM Watson物聯網基於雲的認知計算能力,對嵌入在整輛車中的30多個傳感器所提供的交通數據,進行分析與學習的首款車輛。Local Motors開放式的汽車開發流程將允許公司基於乘客需求和當地習慣,相應地添加並調整傳感器。

而目前能夠體驗的應用場景是,乘客將能一邊乘車,一邊通過對話的方式與Olli交流,例如討論該車是如何做到自動駕駛的、如何選擇路線,以及為什麽會做出各種非常具體的行車決策,等等。

此外,Watson賦予了Olli這種能力,使它能夠理解並回答乘客從上車那一刻起提出的各種問題,包括關於目的地的問題(“Olli,你能載我到市中心嗎?”)或者關於具體的車輛功能的問題(“這個功能有什麽作用?”或問“我們已經到了嗎?”)。乘客還能要求Olli基於對其個人喜好的分析結果為其推薦在哪一站下車去往哪家受歡迎的餐館或歷史名勝等。這些與Olli的互動旨在給乘坐無人駕駛汽車的乘客提供更加愉快、舒適、直觀的交互式體驗。

這樣一個無人駕駛汽車是Local Motors與IBM Watson物聯網事業部的Auto LAB部門之間密切合作的結果。據了解,AutoLAB是一個極具行業特色的孵化引擎,旨在共同打造認知型移動應用。Olli目前正在鳳凰城附近的Local Motors總部批量生產。

IBM Watson物聯網、商務與教育事業部總經理Harriet Green表示:“認知計算給我們定制化客戶體驗提供了不可思議的機會,令我們能夠利用到連接在物聯網上的所有設備所提供的海量數據,包括來自於嵌入在車輛中的眾多傳感器與系統。

值得一提的是,Olli雖然是首款使用IBM沃森物聯網的無人駕駛汽車,但這並非沃森首次進軍汽車行業。

公開信息顯示,IBM去年9月成立了汽車物聯網部門,今年3月還與本田宣布了一項合作,在後者的F1賽車中使用沃森的技術和分析能力。

在提供智能服務上,IBM在今年3月和希爾頓全球酒店集團宣布將合作開發“Connie”——酒店服務行業內首個利用IBM Watson認知技術的迎賓機器人。據了解,Connie能夠利用Watson和WayBlazer的專業領域知識,向客人介紹本地旅遊景點、推薦餐廳及介紹酒店和周邊便利設施。

Connie目前固定安裝在弗吉尼亞州麥克萊恩希爾頓酒店接待處附近,它通過不斷學習與客人交互,並且友好地回答客人的問題。Connie采用Watson API的組合,包括對話、語音文本間轉換和自然語言分類等,能夠在歡迎客人到來的同時,回答關於酒店設施、服務和營業時間的問題。借助WayBlazer,Watson可以掌握全面的旅行專業知識,Connie也可以推薦酒店外部的當地旅遊景點。

而這背後,IBM在去年3月展示了該公司對物聯網領域的發展意願,當時宣布將在未來4年投資30億美元建設獨立的物聯網業務部門,後來成為了沃森物聯網業務部門。

此外,IBM表示,從本周四開始,Olli將在華盛頓特區的公共道路上使用,並將在今年晚些時候在邁阿密戴德郡和拉斯維加斯使用。邁阿密戴德郡將探索一個試點項目,通過多輛無人駕駛汽車為邁阿密周圍的人們提供通勤服務。

IBM 也玩 無人 駕駛 采用 沃森 認知 技術 實現 人車 對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1967

【人物】DNA之父詹姆斯·沃森:如果特朗普當選,我可能不想繳稅

坐落在紐約長島北面的尖角上的冷泉港,看起來和美國東海岸的其他港口並無明顯區別,但卻是一個讓科學界肅然起敬又怦然心動的名字,是全世界多少科研人員渴望到達的“聖地”。

這里因聞名於世的冷泉港實驗室(Cold Spring Harbor Laboratory,CSHL)而與眾不同。

甫一走進實驗室主樓,就能看到一座DNA雙螺旋結構的銅制雕像。該雕塑作品出自西雅圖的著名玻璃雕塑大師Chihuli之手,也是為了紀念冷泉港實驗室的現任主任詹姆斯·杜威·沃森(James D. Watson,下稱“沃森”)。

作為DNA雙螺旋結構圖的發現者之一、1962年諾貝爾醫學獎或生理學獎得主、美國科學院院士,同時也是“國際人類基因組計劃”的倡導者和實施者,沃森是一名偉大的科學家。冷泉港實驗室下屬的“沃森生物科學學院”就是以他的名字來命名的。

作為現代生命科學和基因組科學的權威,關於沃森的美譽和爭議曾經長期並存,如今已經88歲高齡的他,依然保持著旺盛的工作熱情和豐富的生活愛好,當然,也一如既往地個性鮮明、直率敢言。

詹姆斯·沃森(James Dewey Watson)

發現雙螺旋結構

建立於1890年,冷泉港實驗室的歷史已經超過一個世紀,被稱為世界生命科學的“聖地”與分子生物學的搖籃,誕生過8名諾貝爾獎得主,名列世界上影響最大的十大研究學院榜首。

它也是美國獲得政府撥款最多的實驗室之一,預算高達1.5億美元。研究領域包括分子生物、基因、癌癥和腦神經科學。40年前,正是在這里,人類首次發現了癌細胞。

DNA雙螺旋模型的發現,是20世紀最為重大的科學發現之一,也是生物學歷史上唯一可與達爾文進化論相比的最重大的發現,它與自然選擇一起,統一了生物學的大概念,標誌著分子遺傳學的誕生。這是一門綜合了遺傳學、生物化學、生物物理和信息學,主宰了生物學所有學科研究的新生學科。

60多年前,當時年僅25歲的沃森首次發現人類DNA基因的雙螺旋結構,被稱為“DNA之父”,在34歲時就被授予了諾貝爾獎。

作為20世紀最偉大的科學家之一,沃森在1968年就成為了冷泉港實驗室這個神聖之地的掌管者,到今天快50年了。半個世紀的時光溜走,他仍然堅持每天到辦公室研究論文報告。

言辭鋒利

冷泉港實驗室沿著港口而建,呈一條狹長的帶狀,沒有大門,簡直就是一個天然的公園。辦公樓、實驗室和居住區散落在各處。沃森的辦公室隱藏在最深處,平時很少有人打擾。考慮到沃森年事已高,一般來訪者和他的會面時間都被規定在不超過30分鐘。

冷泉港腦神經科學研究團隊的負責人Anthony Zador帶領《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進了沃森的辦公室。Zador在17年前來到冷泉港,是沃森一手栽培起來的得意門生。

見沃森前,Zador提醒道,沃森以其激烈的個性和言辭出名。在加入冷泉港之前,他曾在哈佛主要從事蛋白質生物合成的研究。後來因為與哈佛起了爭執,於是憤然離開,後來來到紐約長島冷泉港實驗室擔任主任。他的研究領域也隨之發生了變化,轉向主要從事腫瘤方面的研究。

早年間,詹姆斯·沃森(James Dewey Watson,上圖左)與科研合作者英國生物學家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Harry Compton Crick)

本報記者也曾了解到許多人對沃森的描述是“才華橫溢、直言不諱、性格怪異”。這些印象,大多源於他曾多次在公開場合中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鋒利言論。

2007年他在英國巡講時曾公開表示:“黑人不如白人聰明;有關不同種族智力水平相同的觀點是一種錯覺。”這種說法立即引起多方猛烈抨擊。他還說過,西方國家對非洲國家的政策錯誤地建立在這樣一種假設的基礎上,即認為黑人與白人同樣聰明,但試驗證明事實並非如此。沃森聲稱,10年之內都無法找到造成人類智商差別的基因。也正是這種激烈的言論和對種族的態度讓他受到了業界排擠,事業發展遇阻。

沃森的辦公室很大,墻上和桌子上擺滿了各種抽象畫、他年輕時的照片以及和家人的照片,還有一些獲獎證書。最引人註目的是一張DNA結構的素描和一個裱上相框的國家科學獎證書。

紐約那幾天有點陰冷,沃森穿了一件墨綠色和米白色相間的薄毛衣,房間里適宜的溫度和溫馨的布置充滿了暖色調,讓人忘卻室外的寒氣。

所有的擔心和疑慮,在見到沃森之後,完全消失了。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知識淵博而不迂腐、精力非常旺盛的老頭兒。

在Zador的介紹認識下,見到從中國遠道而來的本報記者,沃森顯得十分高興。他摘下眼鏡,放下手中的論文,開始和記者聊天。

看到沃森辦公桌上擺滿了論文,記者不禁好奇地問其現在的工作節奏。沃森表示,除了平時每天都來辦公室工作,自己通常周六和周日也都會到實驗室來工作幾個小時,儼然一個工作狂人。

“我有時候也會打打網球,不僅是因為運動對我身體有好處,而且因為我喜歡打網球。在我這個年齡,那些不運動的人可能都已經死了。”他充滿幽默感地調侃自己道。

龍蝦與北京烤鴨

冷泉港的主要研究領域包括微生物遺傳、染色體結構、動物病毒、細胞培養、腫瘤免疫和神經生物學等。但是實驗室的規模是小而尖端,目前只有300位研究人員。

值得一提的是,每年到了夏天,實驗室就會在細菌遺傳、噬菌體、動物病毒和腫瘤病毒方面進行夏季博士後的指導工作,這是冷泉港的一大傳統。

沃森表示接管實驗室最初,只有4個獨立研究團隊(PI),但是到了夏天,這里就成了研究人員的天堂,最多的時候能夠容納多達60人。

當時實驗室專門辟出一個樓層充當汽車旅館,在四樓能夠給這些研究人員提供住宿。不過沃森說,冷泉港長期以來夥食都不怎麽樣,在當地的小餐館也沒有河豚和軟殼蟹吃,最好的食物是在有宴席的時候,可以吃到龍蝦。

作為一個對食物有追求的吃貨,沃森也為此做出過多次努力,希望改善冷泉港的膳食。

他聘請了當地小有名氣的廚師Jame Hope來燒飯,但卻對Hope的廚藝感到失望,於是他把Hope送去巴黎學習了一周,希望他能學會怎麽烹飪新鮮的食物。一周後Hope學成歸來,水準卻依然不見起色。

沃森對此笑著說:“他只對法國紅酒感興趣,但是我對食物更加感興趣。區別在於紅酒太貴,比起酒而言,吃的要便宜得多。”他還開玩笑回憶起,在自己還是研究員的時候,經常去店里買5-10美元的紅酒,當時他的年薪才不過5000美元。

喜歡旅遊的他,前不久剛從希臘回來。五年前還去了趟南非。不過對他來說,中國太遙遠了,他對中國的記憶還停留在1984年。

“印象最深的是北京烤鴨,味道真的是好極了。”他說,如果下次還有機會去中國,最想帶一些中國的藝術品回去,“中國的國畫是非常特別的,沒有一幅長得像西方油畫。但是要買到好的畫,最好的方法就是問清楚最貴的畫廊在哪里。”他很肯定地對記者說,上海有很多非常名貴的畫廊能買到全世界最好的藝術品。

事實上在過去六年里,沃森開始收集藝術品,而且專挑貴的買。

拍賣諾獎與反對特朗普

沃森表示自己的夢想是去中國的西部以及穿越印度,但他有些遺憾這個夢想在他這個年齡很難實現了,如果是75歲以下還有可能。不過他開玩笑說,再去中國,除非能夠有比爾·克林頓的待遇。“如果你是美國前總統,你不需要賺很多錢,因為只要你出現,你的身價就值好幾百萬美金。”

事實上,沃森是全世界第一個拍賣諾貝爾獎章的科學家。2014年底,他的諾貝爾獎章在美國佳士得拍賣行不出數分鐘即以475萬美元成交,成交價較預估價高出近一倍。

冷泉港實驗室

按照沃森的想法,希望借這次拍賣“重新投入公眾社會”。沃森坦承自己以前“愚蠢”,為往事道歉,這次拍賣所得一部分將捐給母校芝加哥大學和曾任職的劍橋大學克萊爾學院,余款將用於補貼生計。

他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我把諾貝爾獎賣了500萬美元,其中的100萬美元繳稅,100萬美元犒勞自己,還有300萬美元捐掉。”他還表示,很多富人其實是想為社會捐獻更多的錢,但是問題在於捐錢也要上稅。“政府什麽都不做還要拿走一筆錢,這是不對的!”

即便後悔曾經的莽撞言辭得罪了不少人,但他直率的性格卻依然未變,從他鋪墊了不少前言卻真正想表達的政治立場就可見一斑。

他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如果特朗普當選,他可能不會想繳稅,因為特朗普自己不繳稅,光想著掙富人的錢。沃森一如既往率直地說:“特朗普的做法對治理國家並沒有什麽用。”

作為民主黨的擁護者,對於希拉里在大選中的表現,沃森認為是超出了自己預期的。此前還擔心希拉里可能不會那麽輕松地贏下來,但是現在看來勝券在握。

冷泉港東進

對於年輕人,沃森一直建議 “要做最好的自己”(To be the best of you),當然這首先得要“和最好的人在一起”。這個座右銘是沃森一直掛在嘴邊的,很顯然也成為了整個冷泉港的信條。Zador對此的解讀是“大膽去做別人沒做過的,永遠不要人雲亦雲”。

離開沃森的辦公室,Zador帶本報記者參觀了他的腦神經科學實驗室。在那里,科研人員正在訓練關在籠子里的老鼠,教它們如何根據科學家的意願來實施行為。而除了傳統的訓練小鼠和大鼠的實驗,Zador最近一項非常具有前景的研究是利用“條形碼”標記大腦,從而幫助人們進一步理解大腦深度神經網絡的工作機制。

Zador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演示了他是如何對大腦進行標記的原理。事實上,利用掃描條形碼的方法研究大腦也是在腦神經領域的首創。

在Zador的團隊里,有非常多年輕的中國研究員。他們大多來自北大、清華。其中一名來自清華的中國學生陳筱寅告訴本報記者,來冷泉港工作是一種至高的榮譽,這里是很多中國學生的夢想之地。

事實上,冷泉港實驗室在美國以外的第一個分支機構就位於中國蘇州工業園區,於2010年掛牌成立。同時,冷泉港亞洲的首次會議“沃森癌癥研討會”也在此舉行。沃森、琳達·巴克(2004年生理學醫學獎)以及托馬斯·施泰茨(2009年化學獎)都曾先後到訪冷泉港亞洲分部。

冷泉港亞洲以冷泉港實驗室會議的形式及風格為原型,在亞洲建立了由一系列科學會議構成的年度項目,討論生物醫學研究中的各類話題,如分子生物學、分子遺傳學、神經科學、癌癥研究、細胞和發育生物學,以及植物生物學等。

據Zador介紹,冷泉港亞洲沿襲了美國冷泉港實驗室的傳統,為來自亞洲乃至全球各地的科學家、研究人員及學生提供近距離分享最新科研進展的獨特平臺。不過Zador從來沒有去過中國,他對此表示遺憾:“幾年前我曾有機會去到那里,但是當時我第二個孩子正好出生,不得不放棄那次行程。”

走出腦神經實驗室,天空飄起小雨。順著港口的方向走,水邊的長凳上,一個老人靜靜地坐著,近處有白鷺在水中嬉戲,遠處則是一大片開闊的水域。如此依山傍水、風景秀美的地方,難怪成為全球科學家的夢想之地。很多科學家結束科研任務離開好幾年之後,還是經常會想著回來看看。

猜想,也許在最無聲的緘默鉆研與專註創新中,才會誕生如沃森等偉大的科學家和顛覆的科學成果。

人物 DNA 之父 詹姆斯 詹姆 沃森 如果 特朗普 特朗 當選 可能 不想 繳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0709

MD安德森癌癥中心終止與IBM沃森合作項目

IBM旗下負責人工智能研發的沃森醫療,與德克薩斯大學MD安德森癌癥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re)合作多年、投入巨資的“人工智能癌癥診斷專家”的項目宣告破產了。這個看起來潛力無限的項目,到底出了什麽問題?

“燒錢的醫生”

近日在一年一度的醫療衛生信息與管理系統協會(HIMSS)的大會上,IBM CEO Ginni Rometty發表了對人工智能在醫療行業應用前景的看法:“認知計算的時代取決於我們。我希望說服人們去相信認知醫療是真實發生的事情,它是主流,將令醫療行業改頭換面。”

不過讓Rometty尷尬的是,上述項目破產了。根據福布斯報道,盡管投入巨資,但是沃森計算機始終未能達到MD安德森癌癥中心的目標。這被認為是人工智能在醫療領域的倒退。

美國一位不願透露身份的醫療行業知情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雙方合作不下去的事情半年前就已經發生了,只是現在因為MD安德森的財務危機進一步惡化而徹底暴露了。這個項目從一開始就不被醫生看好,做的應用也非常有限。這個大數據部門接著可能面臨解散。”

得克薩斯大學的行政系統公布的一份審計結果顯示,IBM沃森醫療和MD安德森的合作自2013年10月啟動以來,MD安德森已經為此投資超過6200萬美元。但是,並沒有正規的購買規則被制定出來。報告同時解釋道:“這里所述結果不應被解釋為對其系統在當前狀態的科學基礎或能力的意見。”這句話可以被解讀為,並不是說沃森的功能不行,而是“太燒錢”。

這項協議是MD安德森基因醫療部門前主席Lynda Chin在位的時候簽署的。上述知情人士還透露:“以前Lynda Chin在的時候,MD安德森從事癌癥計劃(Cancer Moonshot)大數據工作的人員大約有250名,但是多年下來並未取得成效。”龐大的管理成本,加上沃森和新的電子病歷Epic等大項目同時引進,讓MD安德森的財務狀況一下子出現了問題。“MD安德森新的電子病歷就投入了4億美元。在新項目沒有帶來明顯收益的情況下,為了增加收入,MD安德森提高了治療收費的標準,這直接導致了病人數量的下降,產生了負面的連鎖反應。”該知情人士透露。

第一財經記者從MD安德森的網站上了解到,與普通醫院不同,MD安德森的病人除了需要支付基本的“醫院費”之外,還需要根據不同的醫生支付相應的“醫生費”。醫院除了提供基本的診療服務以外,還提供語言助理和整個醫療過程中包括住宿交通等其他服務。

MD安德森已經宣布暫停合作項目,並已經從去年年底開始積極招標其他供應商,來代替沃森的地位。不過在IBM看來,這並不代表人工智能的失敗。近期MD安德森內部進行的一項針對肺癌的診斷測試項目的準確率能夠達到90%,該項目也是由IBM沃森醫療提供技術支持的。

第一財經記者通過郵件聯系了IBM沃森方面尋求對該項目的評論,截至發稿前尚未得到回複。

此前IBM沃森公關經理Christine Douglass發表聲明稱:“審計報告只針對MD安德森的購買準則進行審計,並不針對沃森本身的價值和能力進行評估。”IBM中國公關部對第一財經記者就沃森醫療的相關問題不予回應,但表示:“近幾年,IBM沃森在人工智能方面已經取得很大的進展,與MD安德森的合作只是其中的一方面。”

中國的競爭者

事實上,IBM近期在人工智能方面新聞頻出。IBM沃森計算機已經宣布投資2億美元在德國慕尼黑設立工業軟件應用全球總部,希望把人工智能服務推向歐洲。今年2月,IBM不僅與法國鐵路SNCF合作,幫助其降低維修成本,還與全球最大的汽車零部件廠商博世合作生產自動駕駛汽車和相關零部件設備。

在醫療方面,IBM很早就已經為醫生提供過幫助,但是通常只是通過分析數據庫提供診斷。而現在,IBM承諾推出的沃森醫學影像評估系統,是其推出的第一項基於圖像的認知計算解決方案。這也意味著沃森計算機已經能夠獨立診斷病人,或者查看他們的醫學影像資料。這個人工智能平臺能夠篩選B超、X光和其它醫療數據,既可以將其加入病人的病例,也可以判斷病人需要介紹哪些治療。

IBM與包括MD安德森,以及MD安德森的競爭對手紐約的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癥中心(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在內的醫療機構進行合作,就是為了盡早把這種解決方案進行更為廣泛的推廣。上周,IBM還宣布與美國醫生集團Atrius Health合作。IBM沃森醫療將負責利用其認知計算的能力開發一套軟件應用,能夠提供患者的整體健康數據,比如用更為簡潔的方式呈現患者病史的關鍵要素,將病患使用的電子醫療記錄納入其中,還會把類似患者的匿名信息一並加入,最終從一個更加寬廣的角度為病患提供相應的醫療解決方案。

與IBM合作,將能使Atrius Health 集團的醫生擁有從病患日常生活中提取的海量的數字化信息,幫助他們更有效地做出診斷和醫療建議。Atrius Health的軟件系統目前用於Atrius所有的電子醫療設備。該平臺目前擁有馬薩諸塞州的醫生875名,這些醫生的病人數量多達67.5萬人。

全球醫療領域的IT專家們都相信人們已經進入到人工智能的時代,企業必須抓緊時間布局。第一財經記者去年11月專訪高科技醫療技術公司上海聯影時,聯影研究院CEO陳群就表示:“我們都認為人工智能時代一定會到來,但是人工智能到底應該怎麽做?現在大家都在暗自摸索,國際的大廠商早就在布局了,國內廠商必須加快步伐。”

為此,上海聯影也和國內的醫生集團合作,成立了多個影像中心,用數字化的方案來解決醫療影像的傳輸問題。去年10月,聯影還與華為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共同打造包括醫療設備、軟件、雲相關服務和大數據挖掘與應用、頂級醫生資源在內的一站式分級診療整體解決方案。此外,聯影還與上海交大合作共建了醫學影像先進技術研究院。

中國人口基數龐大,IBM也希望能在中國市場進行沃森的推廣。不過由於中國人的基因與美國人不同,醫生治療方案和藥物也都會不同,這將導致數據標準化的差異性,IBM可能需要重新收集數據,過去的經驗無法完全複制,也將導致其在中國的推廣受阻。

MD 安德森 安德 癌癥 中心 終止 IBM 沃森 合作 項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7026

MD安德森癌癥中心與IBM沃森合作項目擱淺

IBM旗下負責人工智能研發的沃森醫療,與德克薩斯大學MD安德森癌癥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re)合作多年、投入巨資的“人工智能癌癥診斷專家”的項目宣告破產了。這個看起來潛力無限的項目,到底出了什麽問題?

“燒錢的醫生”

近日在一年一度的醫療衛生信息與管理系統協會(HIMSS)的大會上,IBM CEO Ginni Rometty發表了對人工智能在醫療行業應用前景的看法:“認知計算的時代取決於我們。我希望說服人們去相信認知醫療是真實發生的事情,它是主流,將令醫療行業改頭換面。”

不過讓Rometty尷尬的是,上述項目破產了。根據福布斯報道,盡管投入巨資,但是沃森計算機始終未能達到MD安德森癌癥中心的目標。這被認為是人工智能在醫療領域的倒退。

美國一位不願透露身份的醫療行業知情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雙方合作不下去的事情半年前就已經發生了,只是現在因為MD安德森的財務危機進一步惡化而徹底暴露了。這個項目從一開始就不被醫生看好,做的應用也非常有限。這個大數據部門接著可能面臨解散。”

得克薩斯大學的行政系統公布的一份審計結果顯示,IBM沃森醫療和MD安德森的合作自2013年10月啟動以來,MD安德森已經為此投資超過6200萬美元。但是,並沒有正規的購買規則被制定出來。報告同時解釋道:“這里所述結果不應被解釋為對其系統在當前狀態的科學基礎或能力的意見。”這句話可以被解讀為,並不是說沃森的功能不行,而是“太燒錢”。

這項協議是MD安德森基因醫療部門前主席Lynda Chin在位的時候簽署的。上述知情人士還透露:“以前Lynda Chin在的時候,MD安德森從事癌癥計劃(Cancer Moonshot)大數據工作的人員大約有250名,但是多年下來並未取得成效。”龐大的管理成本,加上沃森和新的電子病歷Epic等大項目同時引進,讓MD安德森的財務狀況一下子出現了問題。“MD安德森新的電子病歷就投入了4億美元。在新項目沒有帶來明顯收益的情況下,為了增加收入,MD安德森提高了治療收費的標準,這直接導致了病人數量的下降,產生了負面的連鎖反應。”該知情人士透露。

第一財經記者從MD安德森的網站上了解到,與普通醫院不同,MD安德森的病人除了需要支付基本的“醫院費”之外,還需要根據不同的醫生支付相應的“醫生費”。醫院除了提供基本的診療服務以外,還提供語言助理和整個醫療過程中包括住宿交通等其他服務。

MD安德森已經宣布暫停合作項目,並已經從去年年底開始積極招標其他供應商,來代替沃森的地位。不過在IBM看來,這並不代表人工智能的失敗。近期MD安德森內部進行的一項針對肺癌的診斷測試項目的準確率能夠達到90%,該項目也是由IBM沃森醫療提供技術支持的。

第一財經記者通過郵件聯系了IBM沃森方面尋求對該項目的評論,截至發稿前尚未得到回複。

此前IBM沃森公關經理Christine Douglass發表聲明稱:“審計報告只針對MD安德森的購買準則進行審計,並不針對沃森本身的價值和能力進行評估。”IBM中國公關部對第一財經記者就沃森醫療的相關問題不予回應,但表示:“近幾年,IBM沃森在人工智能方面已經取得很大的進展,與MD安德森的合作只是其中的一方面。”

中國的競爭者

事實上,IBM近期在人工智能方面新聞頻出。IBM沃森計算機已經宣布投資2億美元在德國慕尼黑設立工業軟件應用全球總部,希望把人工智能服務推向歐洲。今年2月,IBM不僅與法國鐵路SNCF合作,幫助其降低維修成本,還與全球最大的汽車零部件廠商博世合作生產自動駕駛汽車和相關零部件設備。

在醫療方面,IBM很早就已經為醫生提供過幫助,但是通常只是通過分析數據庫提供診斷。而現在,IBM承諾推出的沃森醫學影像評估系統,是其推出的第一項基於圖像的認知計算解決方案。這也意味著沃森計算機已經能夠獨立診斷病人,或者查看他們的醫學影像資料。這個人工智能平臺能夠篩選B超、X光和其它醫療數據,既可以將其加入病人的病例,也可以判斷病人需要介紹哪些治療。

IBM與包括MD安德森,以及MD安德森的競爭對手紐約的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癥中心(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在內的醫療機構進行合作,就是為了盡早把這種解決方案進行更為廣泛的推廣。上周,IBM還宣布與美國醫生集團Atrius Health合作。IBM沃森醫療將負責利用其認知計算的能力開發一套軟件應用,能夠提供患者的整體健康數據,比如用更為簡潔的方式呈現患者病史的關鍵要素,將病患使用的電子醫療記錄納入其中,還會把類似患者的匿名信息一並加入,最終從一個更加寬廣的角度為病患提供相應的醫療解決方案。

與IBM合作,將能使Atrius Health 集團的醫生擁有從病患日常生活中提取的海量的數字化信息,幫助他們更有效地做出診斷和醫療建議。Atrius Health的軟件系統目前用於Atrius所有的電子醫療設備。該平臺目前擁有馬薩諸塞州的醫生875名,這些醫生的病人數量多達67.5萬人。

全球醫療領域的IT專家們都相信人們已經進入到人工智能的時代,企業必須抓緊時間布局。第一財經記者去年11月專訪高科技醫療技術公司上海聯影時,聯影研究院CEO陳群就表示:“我們都認為人工智能時代一定會到來,但是人工智能到底應該怎麽做?現在大家都在暗自摸索,國際的大廠商早就在布局了,國內廠商必須加快步伐。”

為此,上海聯影也和國內的醫生集團合作,成立了多個影像中心,用數字化的方案來解決醫療影像的傳輸問題。去年10月,聯影還與華為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共同打造包括醫療設備、軟件、雲相關服務和大數據挖掘與應用、頂級醫生資源在內的一站式分級診療整體解決方案。此外,聯影還與上海交大合作共建了醫學影像先進技術研究院。

中國人口基數龐大,IBM也希望能在中國市場進行沃森的推廣。不過由於中國人的基因與美國人不同,醫生治療方案和藥物也都會不同,這將導致數據標準化的差異性,IBM可能需要重新收集數據,過去的經驗無法完全複制,也將導致其在中國的推廣受阻。

MD 安德森 安德 癌癥 中心 IBM 沃森 合作 項目 擱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7177

沃森生物:有12个未来故事“疫苗之王”

1 : GS(14)@2010-11-10 00:03:21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01108/163885.html
      “疫苗之王”沃森生物有12个未来故事,云南首富李云春神秘9年的隐性利益
  来自于“植物王国”云南的沃森生物是创业板日渐式微的拯救者——在只讲商业模式而忽略公司价值、在过于强调技术价值而忽略独立核心竞争力、在过分追求成长性而忽略财务陷阱的失衡状态下,这个叫沃森生物的公司极有可能是深交所创业板新的坐标系。
  把这家公司推向资本平台的是平安证券。分享这个巨大利益的是李云春、刘俊辉、陈尔佳、刘红岩,玉溪地产、红塔创投、长安创投等19个自然人股东和三个创投股东——每个股东的利益都在4个亿以上。
  沃森生物目前有两个宝贝产品,一个叫Hib疫苗,一个叫冻干A、C脑膜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这还只是当前,最大的想象力是它还有10个类似的疫苗跟在后面。
  不过,除了Hib和冻干A、C脑膜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外,我们还不可以就此给出结论——关于它的未来预期指数。因为见过太多太多昙花一现的公司。同时理财周报IPO实验室研究员也发现了不少可疑的痕迹。
  神秘的9年
  云南沃森生物从2001年成立到2010年上市,历程9年。在一般的制造业,这应该是很正常的一个周期,但在生物技术特别是疫苗行业,却有如“嫦娥二号”。因为每个疫苗的研发周期需要5-10年。
  云南沃森生物Hib疫苗从研发到上市销售的时间是2007年,花了6年时间。冻干A、C脑膜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从2003年到2009年,也花了6年。这两个产品几乎都处于极限周期。
  在持续跟踪后发现,云南沃森生物每一个关键时期,都会有一个伴随者出现,这个伴随者大大地加快了云南沃森生物的生长周期。
  之初的云南沃森生物有限公司是由三个资产拼凑而成——李云春的润生药业、陈尔佳的伯沃特生物、云南盟生药业。平安证券在《云南沃森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说明书》特别忽略了从2001年至2005年的股权演变结构,以及这5个年度的沃森生物主营业务和各类财务指标情况。看不到任何阐述文字,这一段是两眼一抹黑。
  它成长的故事是从2005年开始的。
  2005年3月,沃森生物与玉溪地产1000万设立玉溪沃森公司,沃森生物占90%.玉溪沃森现在已是沃森生物最核心的疫苗价值所在地——Hib和冻干A、C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生产基地。
  一年之后,玉溪地产的10%股份按原始出资额退出。这是玉溪地产第一次出现。
  第二次出现是一次间接性关系。2005年4月,由昆明上成和玉溪地产1000万设立玉溪上成,昆明上成占90%.2006年6月,昆明上成收购玉溪地产所持玉溪上成10%股份。随后的2007年11月,沃森生物1000万按原始资本金收购玉溪上成。2009年注销。
  昆明上成是一家什么样背后的公司呢?它是昆明生物所的子公司。昆明生物所在玉溪建设疫苗生产基地的动机是准备将昆明生物所名下的甲肝疫苗产品的相关生产资质转移至玉溪上成。
  玉溪地产间接性的护送了沃森生物两程。它第三次出现的时候,就是持有沃森生物9527300股占发行后9.53%的第三大股东了。得到的利益超过10亿。
  第二个和第三个影子“上成”和昆明生物所是沃森生物快速发展十分重要的一个助推力量。前面提到的被沃森生物收购的玉溪上成,为什么建好后出售给沃森生物呢?
  到2007年上半年,玉溪上成完成甲型肝炎疫苗生产车间、质检楼和试验动物房等系列设备、设施建设。然后组织了3批甲肝疫苗样品的试生产。因亏损656万放弃。而且原因很经不起推敲——甲肝疫苗生产资质转移至玉溪上成程序繁杂、审批周期长。
  沃森生物与玉溪地产、昆明生物所、昆明上成之间一定存在着一种神秘的默契。
  还有一家叫沃森上成的公司。这家公司的原名就是李云春的昆明润生药业公司,2005年更名为沃森上成。它为什么也以“上成”命名呢?而此时,它与昆明生物所全资的昆明上成还没有任何股权或利益关系。
 这正是理财周报IPO实验室研究员所担心的,怀疑其中存在大量的利益输送,怀疑其中存在大量隐秘的灰色地带。
  沃森上成最早是李云春和喻小平的公司,各占50%.2003年魏绍忠受让喻小平50%股份;2006年刘俊辉受让魏绍忠50%股份;2006年底沃森生物受让李云春、刘俊辉各50%股份;2009年沃森生物将100%股份转让给魏绍忠。
  你要知道,在这一系列的股份转让过程中,是没有支付股份转让款的——一是2006年12月,沃森生物与沃森上成股东李云春和刘俊辉虽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但沃森生物有限并未实际支付股权转让款;二是时隔两年半后,沃森生物有限把股权100%转让给魏绍忠时,直接向李云春和刘俊辉支付股权转让款。这个内部利益关联人的假转让真空期是两年半之久。要注意刘俊辉这个股东。
  沃森上成为什么非要卖给魏绍忠呢?仅仅只是100万的股权转让价格。你还要知道,被卖掉的沃森上成每年的净利润也在150万以上。
  理财周报IPO实验室研究员不知道沃森生物的保荐机构平安证券是否说得清楚这些秘密。
  12个未来疫苗故事
  沃森生物这次让投资人看得见摸得着的还仅仅只是两个疫苗。它的财务指标也仅体现的是当前状况,未来的动向需要密切观察。2007年至2010年 1-6月,主营业务收入分别是12936万、18406万、23912万、12661万,净利润742万、3470万、7633万、5656万。对应 10000万总股本,只能用“尚可”来评价。
  这家公司在Hib和冻干A、C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的竞争力是无需怀疑的,只是如何进一步扩大产能和规模的问题。Hib方面,2010年 1-6月,产量是270.82万支,占市场总量的22.31%;冻干A、C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方面,产量是129.29万支,占比83.14%.
  故事在这两个疫苗之外的10个新疫苗——2个已申请新药生产批件;2个已完成临床研究;1个已获临床研究批件、正进行临床研究; 5个已申报临床研究;另有10多个正在进行临床前研究。
  你需要了解其中的大概流程和时间表,临床研究前需要2-5年时间;获得临床批件后,需由有资质的临床研究机构进行临床研究,一般分为I期、II期和III期,需1-2年时间;完成临床研究和临床总结后,向国家食品监督管理局提出新药证书或新药生产批件申请,整个过程需要将近1年时间。
  理财周报IPO实验室研究员将它的新疫苗计划呈列于此,希望作为你研究和投资这家公司必须重视的信息加以跟踪。
  分别是:冻干A、C、W135、Y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今年上市);冻干A、C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今年上市);流行性感冒病毒裂解疫苗(明年上市,已获临床总结报告);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明年上市,已获临床总结报告);吸附破伤风疫苗;重组(汉逊酵母)乙肝疫苗;9价肺炎链球菌结合疫苗;吸附无细胞百白破-b型流感嗜血杆菌联合疫苗;CpG佐剂增强型乙肝疫苗;CpG佐剂增强型狂犬病疫苗;PIKA佐剂喷鼻流感疫苗; 23价肺炎链球菌多糖疫苗;水痘减毒活疫苗;伤寒Vi、副伤寒结合疫苗,重组HPV疫苗,冻干A、C、W135、Y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Hib HBV 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
  云南出来的公司从来不缺故事,而且充满神奇。就像西双版纳,就像丽江玉龙雪山,就像咆哮的怒江,就像滇池岸边的睡美人,就像路南的石林。
  沃森生物还有多少秘密。且听下回分解。
沃森 生物 12 未來 故事 疫苗 之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50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