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頁岩氣開採水患

http://magazine.caing.com/2011-09-09/100301152.html

頁岩氣開採將大量消耗水資源,而且可能對地下水造成污染,但中國尚未正視這一環境問題
財新《新世紀》 記者 於達維

  老鮑勃75歲,留著銀白色的山羊鬍子。作為Nabors鑽井公司最資深的司鑽,他不是在鑽井架上,就是在把鑽井架轉移到另一個鑽井場地的路上。

頁岩氣開採意味著水資源的大量消耗。在49公里外的污水處理廠提供壓裂用水之前,殼牌樺樹林鑽井場地還得靠大卡車來運水。於達維 攝


  在加拿大俾詩省東北部,地下兩千多米處,三疊紀早期的芒特尼地層中,蘊藏著潛力巨大的頁岩氣資源。如今,這片芒特尼地層中已經打出200口井,而且數目還在不斷增加。每個鑽井場地上,都矗立著數十個碩大的儲水罐。

  要使緻密的頁岩層變得疏鬆,就得使用大量的高壓水。不僅如此,開採過程還可能對地下水造成污染,由此也引發了不少環保人士的質疑。

  中國是繼美國和加拿大之後,著手勘探開發頁岩氣資源的國家。如何盡最大可能減少對頁岩氣開採對環境的危害,是擺在所有油氣公司面前的難題。

掘金頁岩氣的背後

  常規天然氣儲藏在多孔或具有天然裂縫的岩層中,容易開採。而頁岩氣是存在於緻密頁岩及其縫隙中的非常規天然氣,開採成本較高。直到上世紀90年 代後期,頁岩氣才在美國率先實現商業化。2010年,美國頁岩氣產量達1379億立方米,佔其天然氣產量的23%,美國也超過俄羅斯成為天然氣最大生產 國。

  2008年,殼牌以62億美元收購Duvernay公司在俾詩省東北部的樺樹場項目。到2012年,該項目將至少日產1.5億至2億立方米的天然氣。

  2011年8月末至9月初,財新《新世紀》記者實地走訪了樺樹場。每個開採平台的地面上都排列著許多口井,像章魚的觸角一樣深入地層。其中一個 鑽井架上,鮑勃所操作鑽頭的鑽井深度已達2000米,鑽井方向逐漸傾斜,即將進入水平井的階段。鮑勃老了,但仍需保持一定臂力操作諸多閥門和操縱桿。

  Weatherford公司地質專家帕威爾·波比埃爾(Pawel Popiel)實時監控著鑽頭位置,儀表顯示鑽頭上的壓力有17000千帕,掘進速度為每小時23米。

  樺樹場項目鑽井經理麥克·貝里(Michael Berry)表示,在沒有發明水平打鑽和水力壓裂技術的時候,這裡只能生產少量被稱為「酸氣」的天然氣。酸氣含硫量比較高,需要特殊脫硫處理。而現在開採出來的天然氣基本不含硫,經濟價值更高,被稱為「甜氣」。

  水力壓裂技術,是目前惟一可以開啟頁岩氣礦藏的金鑰匙。當高壓液體注入鑽井並使岩層裂開後,高壓液體中的支撐劑可以保持住裂縫,使其成為油氣導向鑽井的高速滲透通道。

  水力壓裂技術也是一柄雙刃劍。這種技術消耗大量水資源,將地下岩層打出裂縫的方法也可能污染地下水,由此在環境標準非常嚴格的美國引起爭議。

  2010年,賓夕法尼亞大學研究人員在《美國科學院院刊》撰文表示,在賓夕法尼亞州使用水力壓裂法開採頁岩氣的地區,地下飲用水中甲烷含量比未鑽探區域高出17倍,這種甲烷污染與水力壓裂法的應用有關。

  貝里認為,賓夕法尼亞地下水中之所以發現甲烷,可能是那裡的水井本身穿過了煤層,因此有甲烷進入,或者是頁岩氣井的隔離手段做得不夠。

  水力壓裂液中的成分,也是爭議焦點之一。美國三名民主黨議員2010年4月在一份報告中說,美國14家油氣公司過去五年的頁岩開採中使用了約295萬立方米的壓裂添加劑,其中包括750種化學產品,以及有毒物質苯和鉛等。

  回流的壓裂液如果未及時處理或造成洩漏,對生態環境的影響不可低估。在世界上最大的非常規天然氣田——美國馬塞勒斯頁岩氣田,大量回流水被倒入特拉華河流域,而該流域是賓夕法尼亞等幾個州的飲用水來源。

  貝里稱,樺樹場未發現污染地下水的情況,一方面是壓裂的位置比地下水低150米左右,另一方面是氣井管道與岩層之間有鋼管和水泥層的雙重隔離。

  在樺樹場,大部分壓裂液只能使用回收的廢水。壓裂液中99%是水和砂,1%是潤滑劑、防腐劑等添加劑,每口井的壓裂約需7000噸水和1200噸砂。

  2010年,殼牌中標樺樹場附近的道森克里克市的一個污水處理項目。預計到2012年年初,每天產出再生水4000立方米,通過49公里長的管道輸送至氣田。樺樹場的廢水也可送來處理。

  「城市廢水和壓裂廢水在道森克里克市處理後,雖然不能喝,但可以作為壓裂用水,還可以作為市政用水,或者給體育場澆水用。」樺樹場項目開發經理曼努埃爾·威廉姆斯(Manuel Willemse)說,該項目的頁岩氣開採一年之後就不用從河裡、井裡取水了。

中國頁岩氣開發考驗

  近幾年,中國油氣業終於開始審視頁岩氣。美國能源信息署2011年4月的初步評估認為,中國頁岩氣儲量約100萬億立方米,相當於中國常規天然氣資源量的2倍,與美國本土儲量大體相當,其中可開採資源量36萬億立方米。

  2010年5月,中原油田在貴州大方成功實施中石化首口頁岩氣井「方深1井」的大型壓裂。中石油則選定殼牌、康菲和挪威國家石油三家外企作為合 作夥伴,在四川進行頁岩氣勘探開發。2011年7月,國土資源部首輪頁岩氣探礦權招標結束,兩個頁岩氣區塊的勘探權被出讓給中石化與河南煤層氣公司。

  不過,長江水利委員會長江科學院夏玉強博士認為,頁岩氣資源的開發將對中國水資源的質與量提出嚴峻考驗。

  夏玉強在美國天普大學訪問期間,研究過美國頁岩氣開發過程中的環境問題。他表示,頁岩氣鑽探大量消耗地表水或地下水,很可能影響噹地水生生物的生存、捕魚業、城市和工業用水等。根據美國能源部統計,每一個頁岩氣鑽井平均用水量甚至高達1.5萬立方米。

  夏玉強透露,美國已著手修改頁岩氣開採的法律和政策。而中國目前實施的水資源和環境保護法律,以及正在制定的《石油天然氣開採業污染防治技術政策(徵求意見稿)》 等,都沒有考慮頁岩氣開採引起的特殊資源環境問題。

  參加這一政策制定的中石油安全環保技術研究院范薇女士告訴財新《新世紀》記者,雖然其中也提到了酸化、壓裂的問題,但主要適用於陸上的油氣開採,對頁岩氣有點忽略,而目前徵求意見階段已經結束,再次修訂要到2013年以後了。

  夏玉強說,頁岩氣資源開發需要量水量力而行。美國地質調查局提出,鑽探用水不能給當地的水資源帶來衝擊、避免小流域和河流的退化、選定合適方法處置含有污染物質的大量鑽探回收水。美國能源部則強調,頁岩氣開發不能干擾當地工農業的正常用水。

  根據夏玉強估算,假定用1000口鑽井開採四川盆地中15億立方米的頁岩氣,需要所有鑽井24小時工作約四年,用水1.71億立方米,相當於消耗四川盆地地下淡水可開採資源量的1.1%。雖然該水量佔水資源總量的比例小,但該地區存在區域性缺水和季節性缺水問題。

  他說,中國頁岩氣田的分佈與缺水地區的分佈重合比較多。在水量相對充裕的長江流域,只在四川和江漢盆地發現了頁岩氣;而在西北、華北地區,頁岩氣儲量豐富,水資源卻相當緊張。

  其中,由於地表水缺乏,或者是水質污染嚴重,華北平原和沿海地區的頁岩氣開採將主要依靠地下水。而華北平原是地下水超采最嚴重的地區之一,一些沿海地區則因為地下水水位下降,引起了海水入侵,導致地下水水質惡化。

  夏玉強表示,無論是就近取水,還是污水處理,都是中國頁岩氣開發中的隱患。目前,地方上只是用取水許可來限制頁岩氣開發者,而且很難監督。

頁巖 巖氣 開採 水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642

一位基層官員想對80位市長說 「要破解中國城市水患,有必要『師夷長技』」

http://www.infzm.com/content/78423

劉波的信,旨在力促市長們能夠響應他的呼籲:採取措施,共治城市病,尤其是科學利用和管理城市水資源。不過,截至2012年7月11日,他隨信留下的電話、郵箱和地址這三種通聯方式,尚未收到回覆。

湖南常德的正科級公務員劉波最近有了一個新身份——向中國80個城市的市長建言的人。

2012年5月4日,常德市環衛處宣教中心主任劉波以一個普通公民的身份寄出了80封信,收信人是全國共計80個城市的市長。這些城市遍佈長江、黃河、珠江等全國七大流域的幹流區域,統稱「流域城市」。

劉波的信,旨在力促市長們能夠響應他的呼籲:採取措施,共治城市病,尤其是科學利用和管理城市水資源。

「他們(市長們)對我的信的內容不會反對。」劉波對此堅信不疑。

他之所以如此自信,是因為這些城市都已經「病得不輕」。由於城市硬化面積無限制擴張,城市濕地被大量侵佔,再加上城市地下管網的破損、斷裂等原因,城市生態系統已經變得非常脆弱,應對極端氣候條件的能力普遍降低,後果是城市內澇、熱島效應、城市天坑、水質污染。

「無論是武漢的內澇,益陽的天坑,還是北京熱力管網塌陷所造成的生命損失,乃至洞庭湖江豚的大量死亡等等,都是這種城市病的病歷記載。」劉波說。

而要解決這些問題,劉波認為,只能實施全流域的頂層管理,開展城市生態修復工作。為此,他希望流域城市的市長們能夠同意他起草的《中國流域市長宣言》,各城市政府積極開展流域治理實踐活動,科學利用與管理城市水資源,推動城鄉水資源領域的健康、可持續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劉波並不是一個城市水管理領域的門外漢,他的另一身份是常德市江北水系綜合治理辦公室項目協調員。所謂項目是指「以常德市城區穿紫河 為例——促進亞洲城市可持續發展項目」。自2006年起,劉波擔任這一歐盟資助項目的中方協調員。多年與德國、荷蘭等歐洲國家城市水環境和水資源管理專家 的接觸及親赴國外考察的經驗告訴他,要破解中國城市水患,有必要「師夷長技」。

歐盟在流域管理上遵循的《歐盟水框架指令》等措施令其相信,水系治理要實行從源頭到入海口的全流域綜合治理。而中國現行的「九龍治水」的水資源管理 體制和一直糾結於流域管理與區域行政管理之間的模式則效果相背。而我國目前還沒有大規模推行城市水資源統一管理的模式,現有水資源分散管理體制無法集中行 使供水、節水、排水、污水處理及回用等行政管理職能。

「有利的都爭著去搞,無利的則拚命推掉。」擔任項目協調員以來,劉波與住建、水利等部門打交道的體會是,要系統解決水資源和水管理問題,「只能和全流域的市長們溝通。」

「我只是希望市長們能有一個積極的態度。」他希望市長們能夠充分理解一個城市的發展與流域上下游地區發展之間的內在邏輯,「任何城市開發措施都要照 顧到本地區和上下游地區人民的合理訴求,積極參與流域地區的環境與發展對話,制定流域治理行動計劃及時間表,支持建立科學的全流域包括城鄉小流域的行政管 理體制。」

全流域行動迫在眉睫。以城市內澇為例,現在城市的急劇擴張帶來的是城區地表幾乎被整體硬化,一般城市開發區域,硬化部分均在70%以上。其結果不僅 導致強降雨下猛增的地表徑流對城市排水管網產生巨大壓力產生內澇,且會導致河流徑流量增加,令下游沿岸城市的防洪壓力有增無減。

據此,劉波希望市長們可以達成共識遏制城市無限制硬化趨勢。他在宣言中列出的指標是:「各流域城市政府以2012年城市硬化面積為基準,從2013年起,每年減少城市硬化面積3%-5%,同時對農村地區城鎮化過程中的地面硬化情況進行管理,維護農村地區的生態環境。」

雖然飽受內澇之苦的武漢等城市已經開始試行透水磚等提高雨水滲透的措施,但劉波認為這還只是小打小鬧。他認為市長們應該都有決心把自己治下的城市變 成「海綿體城市」。通過有步驟地開展城市生態修復工作,推進截污、控污工程,建立雨水收集和利用系統,開發、改造城市社區建築物、道路、綠化帶、停車場、 廣場、公園等公共設施蓄留雨水的生態功能,儘可能恢復城市原有河道、水塘、溝渠,減弱城市熱島效應,提高城市雨水滲透率,並重視城市地下管網的普查、檢測 和修復工作,防止城市地質災害。

按照劉波原來的設想,如果有超過60%的城市回覆同意他起草的宣言,就可以在6月5日世界環境日那天宣佈生效。接下來的計劃是,把宣言交給國務院及國家有關水資源管理組織備案,並建議第三方機構對宣言中的一些實踐內容進行跟蹤評估。

不過,截至2012年7月11日,他隨信留下的電話、郵箱和地址這三種通聯方式,尚未收到回覆。

莫非沒有收到?2012年5月10日,在掛號信寄出六天之後,劉波到郵局查詢,三個營業員核對後證實,所有的信都已經簽收了。

看來,劉波還要耐心地再等一等。


一位 基層 官員 想對 80 市長 破解 中國 城市 水患 必要 師夷 夷長 長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117

長實設計三大漏洞 昇柏山易招水患

2015-04-16  NM
 
 

 

《一手住宅物業銷售條例》生效後長實首個推售的新盤荃灣昇柏山,業主上月開始收樓。記者與驗樓師直擊現場,單位用料質素表面上中規中矩,但驗樓師直指單位設計及手工等問題多多,容易引致水患,業主勿掉以輕心。

家住荃灣區的Mary(化名)一直希望於同區置業,一三年終等到長實推出新盤昇柏山,雖然Mary對長實樓有戒心,但適逢當時《一手住宅物業銷售條例》剛實施,嚴格規管發展商售樓說明,加上她看過示範單位及清水樓後亦感滿意,遂以六百四十萬買入七百四十七呎的三房單位自住,呎價八千五百多元。樓書寫明昇柏山一四年九月落成,惟業主最後仍要等足年半,至今年三月尾才收樓。Mary不時查看網上業主論壇各業主的「收樓報告」,卻發現單位不少問題,她擔心之下向本刊求助。本刊請來驗樓師賴達明檢驗後,發現單位三大問題,尤以滲水問題最嚴重。

問題一:廚房地台無排水口

最初Mary坦言最滿意廚房設計,大讚發展商用料好,廚櫃間隔實用,但驗樓師賴達明檢驗後,卻明言廚房「好易出事」。他指出廚房地台並無排水口,鋅盆則沒有「滿水口」,容易釀成水浸:「如果住客唔記得閂水喉,(鋅盆)就會滿瀉,廚房地台無任何排水口,好容易浸出廳,會有水浸出現。」他續稱,屋宇署現時並無規定廚房地台須設排水口,不少新盤利用工作平台排水,但單位開則以一幅牆分隔工作平台及廚房,根本無法達到排水效果。再者,發展商於廚房門口加裝一級雲石「級咀」,可於廚房水浸時攔住積水,以免蔓延至客廳,卻無排水口讓廚房積水流走,屬設計上「失誤」:「就好似做漏咗啲嘢,設計上有疏忽,會導致一個更嚴重嘅風險,水浸、水喉爆咗會更嚴重。」他建議業主自行更換有「滿水口」的鋅盆解決問題。

問題二:露台趟門不防水

另一漏水「黑點」則為客廳旁的露台,賴達明目測已見露台趟門重疊的位置有數毫米空隙,向趟門潑水模擬落雨情況時,水更直接由空隙流入屋內,留下大灘積水,賴直指趟門裝嵌馬虎,防水膠邊又有洞,「完全唔合格」:「窗係用嚟擋風擋雨o架,咁你閂埋個窗都仲入水嘅,大風嘅話仲會呼呼聲……係結構性有問題。」他又指趟門路軌深逾一吋,容易積水,卻無去水位,門軌易生銹並加快損耗,亦影響耐用程度。他認為發展商須重新更換及裝嵌趟門,或於趟門空隙補上防水膠,及於趟門路軌加排水洞以減輕滲水問題,「不過其實最徹底都係換第二款設計嘅門。」

問題三:大門安裝差違消防例

賴達明亦發現單位大門裝嵌歪斜,關上大門後,門底更會刮地,除會刮花地板,更不能順暢開關:「明顯道門就裝歪咗,所以一打開就貼地……從消防安全去睇,呢道門係唔合格,一定要叫長實換咗佢!」香港測量師學會會長何鉅業亦指,單位大門及廚房門均屬消防門,應可自動關閉,萬一發生火警可阻止火勢蔓延,為住客爭取時間逃生,現時業主單位大門不能自動關上,違反屋宇署的《耐火結構守則》,必須糾正。

專家話:漏水隱憂極大

賴達明檢驗全屋後,發現有逾四十處瑕疵,包括牆身、廁所地磚刮花,大門門鉸生銹,不過賴達明指,單位的滲水問題為最大隱憂,如窗邊多塊外牆瓷磚以及房間牆身,都有明顯的裂縫,「外牆同露台牆磚都有裂縫,都好易入水,個(單位)質素係屬於差。」賴又察覺單位天花油漆有不尋常的深色印痕,窗邊更有油漆剝落,懷疑由滲水造成,直言發展商有責任修補。事主聞言亦十分困擾:「今日未驗之前,(心中認為)大概都有七十分……但係今日又講咗水患呢樣嘢呢,對我嚟講係好critical,而家就覺得只係合格邊緣。」賴達明強調業主收樓時不應只着重「崩花裂」等手工問題,更須仔細留意單位窗邊、牆身有沒有滲水印痕,業主亦可自行作簡單測試,如把鋅盆、浴缸注滿水後再放水,留意喉管位置有否漏水等,若發現以上問題,須於裝修前處理,並要求發展商跟進。

回應:立即執漏了事

本刊將事主的個案轉介至長實,長實回覆指已收到業主填報的「樓宇接收核對表格」完成各項執修,但拒絕回應其設計問題。(李詠珊)

壹判官

評分:劣劣劣劣(五個劣為最嚴重)業主只想置業安居,怎料遇到最麻煩的漏水問題,長實設計時應為業主着想,要做好品質監控!

長實 設計 三大 漏洞 昇柏 柏山 山易 易招 水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0704

“江南水患”系列報道之二:武漢中心城區交通癱瘓 部分市民乘鏟車上班

7月7日中午一點許,晴,武漢火車站。和其他上百輛出租車一樣,李飛正在武漢火車站排著隊等乘客。這是武漢連續多日出現特大暴雨後,他再一次來到這里。

7月6日,因積水到可以劃船而登上各家報紙頭版頭條的武漢火車站,如今,積水已消退得一幹二凈,仿佛一切未曾發生。

武漢氣象部門數據顯示,從6月30日20時開始至7月6日10時,本輪降水已經累計降下560.5毫米,突破了武漢自有氣象記錄以來周持續性降水量最大值。

連日的極端降雨,武漢城區出現嚴重內澇,中心城區多處嚴重漬水,交通體系幾乎癱瘓,多個地鐵站被雨水倒灌,地下車庫被淹。武漢市應急辦、市水務局相繼啟動排漬Ⅲ級、Ⅱ級應急預警響應,多部門全員上崗排漬保暢。中心城區最高峰時共有162處漬水點。

由於漬水,武漢全市停運線路230條,繞行線路59條,汽渡、輪渡停航,江漢朝宗公司3條線路全線停航。

武漢官方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心城區最高峰時共有162處漬水點,截至7月6日12時,全市277座水庫共有190座水庫超汛限發生溢洪。

武漢地鐵運營有限公司在6日通過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6點45分,4號線武昌火車站B出入口突然進水,臨時封閉,列車將在武昌站通過,停止辦理上下車。

到7日,暴雨終於停了。武漢市區的交通秩序已基本恢複正常。除武漢南湖個別片區外,市內主要道路漬水已基本抽排完畢,交通秩序正在逐步恢複。武漢天河機場、武漢站、漢口站、武昌站等火車站周邊道路交通秩序也正常有序。

即便在仍然有積水區域的武漢南湖片區,武漢百姓的辦法總比困難多。

武漢一位上班族告訴第一財經1℃記者,“在武漢光谷金融港,鏟車、卡車變身上班族的接送班車。”

天放晴,窩在家里幾天都不敢出門的出租車司機李飛,終於出來拉客了。

回憶起7月6日夜里這場雨,李飛心有余悸:“哪里是下雨的聲音啊,簡直跟瀑布一樣的潑水聲,還有電閃雷鳴,直接被吵醒了。”

盡管“在家里歇一天,就有兩三百的損失,但是也不敢冒這個風險啊,一旦出車後進水,修起來可不是幾百塊能解決的。”

7月6日這一天里,出租車從武漢南湖到武漢高鐵站出價到了300元,平時只需60元不到;從武漢香格里拉酒店到機場,出價甚至到了500塊,平日里這不到30公里的距離不足百元就可以到了。但仍鮮有司機敢接單。

李飛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武漢人的記憶中大約是少不了洪水的記憶和經驗。

“大家都呆在家里,孩子停課,大人沒去上班,昨天我們把所有的桶、盆都接滿了水,以防停水停電。” 李飛告訴1℃記者。

1998年大洪水是武漢人的難忘記憶。“1998年啊,那時候最大的印象就是滿世界都是老鼠跑,馬路都淹掉了,池塘的魚都跑出來了,在城里都能抓到魚。”

7月7日一早,李飛把車開到了汽車修理廠,去修理車的風扇電機。前日里因為暴雨,他把出租車從家門口挪到高處去,沒想到不遠的距離,還是把風扇的電機燒了。

這是一家李飛常去的修理廠,平日時幾乎不用排隊,這一天居然排了一個半小時。“都是因為暴雨進水出了問題。”李飛說,今天路上的車比平時里少了很多,估計是很多車在地下車庫或者在路上進了水,正在理賠或者修理,所以開車的少。

武漢市公安交管部門介紹,對7月5日晚至6日當天確因暴雨、漬水,需繞行長江大橋、江漢橋的車輛,如果違反單雙號通行規定,不予抓拍處罰;對於在道路上熄火、發生故障和停車避行的車輛,如有違停行為,不予處罰。

盡管眼下武漢天氣已經轉晴,但是水災的陰影還沒有消退。

湖北省氣象部門預測,近日湖北多地降雨將短暫停歇,然而,7月10日至30日期間,將再次面臨暴雨襲擊,且出梅時間尚未定。

江南 水患 系列 報道 之二 武漢 中心 城區 交通 癱瘓 部分 市民 鏟車 上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3768

“江南水患”系列報道之一:撤離後的村民生計

進入汛期以來,武漢市蔡甸區消泗鄉曲口村村民黃達宏每日要很晚才入睡,睡得也不夠踏實,生怕半夜洪水要漲上來。

他已經73歲,精神矍鑠,在曲口村已經生活了大半輩子。

消泗鄉,作為長江與漢江交匯處的長江杜家臺分蓄洪區的組成部分,承擔著洪水洶湧時調蓄和分洪的重任。每逢即將分洪,當地居民就要先行轉移避險。

公開數據顯示,杜家臺分蓄洪區位於武漢西南方向,1956年建成。杜家臺分蓄洪區設立後的60年內,已啟用分洪20次。

在黃達宏的印象中,曲口村一共有5次與洪水有關的深刻記憶:1960年、1983年、1984年、1998年和2010年。

老漢的這本“洪水記事冊”,很快翻到了2016年的當下。

“分洪村”大撤離

7月5日一早,“有點擔心,雨太大了,怕有危險”,黃達宏開始和老伴兒收拾起家里的東西。

更讓黃達宏擔心的是,兒子和女婿260畝水塘里的魚,還有養殖場100多頭豬和4000多只雞仔。黃達宏家是曲口村最大的養殖戶。

擔心不無道理,此時的武漢,已暴雨數日。

據武漢國家基本氣象站記錄,從6月30日20時開始至7月6日10時,本輪降水已經累計降下560.5毫米,突破了武漢自有氣象記錄以來周持續性降水量最大值。其降雨量,相當於40個東湖的水量。

一位45歲的曲口村村民向記者篤定地說:“我今年45歲了,這是我長這麽大見過的最大的一場雨。”

黃達宏向1℃記者回憶,“那天雨越下越大,還是感覺有危險,想提前把豬和雞仔轉移出去”。

這一場工程巨大的“大撤退”。從7月5日上午一直搬到了7月6日淩晨,花費了整整22個小時。

事實後來證明,黃達宏的經驗和感覺沒有錯。

7月5日,蔡甸區消泗南邊垸和沈湖兩處民堤漫潰,東荊河洪北大堤水位已達26.94米,接近歷史最高,汛情緊急。

7月5日晚,武漢西南郊區的蔡甸區防指做出決定,緊急轉移消泗鄉全鄉近2萬名村民。

7月5日夜里,雨越下越大,曲口村村民陸續聽到了敲門聲。

“幾個人打著傘挨家挨戶敲門,要求在淩晨4點之前必須全部離開。”村民們告訴1℃記者。

作為臨時安置點,漢南中學距曲口村最近。正值暑期,漢南中學騰出了教室以及學校禮堂,作為這些村民的臨時住所。

家住在曲口村村頭的張阿姨和老伴什麽都沒帶,抱著剛剛11個月大的小孫子就往漢南中學走。

電閃雷鳴的雨夜里,老兩口打著傘穿著雨鞋走了一刻鐘,來到離家一公里外的安置點。“那天的雨大啊,我們淩晨2點多到漢南中學的時候,學校操場的燈亮著,擡眼望過去,操場跟湖一樣,一片水。”

水里的莊稼、家禽

黃家的雞沒能全部運出來,還有大約2000只雞被留在了養殖廠里。洪水面前,雞的主人也無能為力。“如果水來了,這些雞肯定沒救了。如果水沒來,還有可能有一部分活著。”

曲口村村民在7月5日淩晨4點之前全部撤離,如今這個村子只剩下了這些家禽和部分牲畜了。

從7月6日轉移開始,村民們就一直呆在漢南中學。

上一次“漲大水”是2010年,那一次也是全鄉撤離。村民們依然是在漢南中學避難,就睡在學生的課桌上。

這一次條件要好很多,一日三餐學校食堂供應,床上用品都是新的,學校的大禮堂甚至每天晚上都有電影看。

盡管如此,大禮堂里天氣熱、蚊子多,鄉親們還是願意三三兩兩地坐在學校的操場邊上,搖著扇子,嘴里嘮叨的和心里惦記的,都是泡在水里的玉米、黃豆和芝麻,還有家里的物件。

7月6日一早,有不少村民想趕回去,拿幾件換洗衣服,還有老人想回去看家里的牲口和田里的莊稼。

但是,水位上漲,曲口村附近都是危險區。

在通往曲口村的曲口橋上,拉起了警戒線,至少有十名警察看守著。他們勸說打算回村的村民先不要進去,以防危險。

直到7月7日上午,村民得到允許,一家去一個人回家取物件。7月7日下午,村民又向“幹部們”申請,可否幫忙把田里的水抽走,試圖最大程度上挽回損失。

張阿姨和老伴在家里種了18畝地,她搖著扇子望著天說,天氣太熱,現在莊稼都泡在水里了。地勢高的地方還有能收一點,地勢低的地方就絕收了,至少要損失七成。

原本,還有一個月,村名們就可以收玉米和黃豆了,還有2個月就可以收芝麻了。

而眼下……

這兩天里,有的村民去了別處投靠親戚,有在外打工的年輕人因為放心不下家里人的老人和小孩,匆匆從外地趕了回來。

7月7日,武漢已經放了晴,但天氣更加燥熱。

一位年輕媽媽站在操場邊,一邊吃飯,一邊看著身邊玩耍的小孩,鼻梁和額頭都沁出了細汗。

這位媽媽告訴1℃記者,她是“趕路趕了一天的路,剛到這里。南寧到武漢買不到高鐵票,飛機回來結果晚點了八個小時,機場過來的路幾個地方在堵車。實在放心不下,家里只有老人和孩子。”

現在,最讓黃達宏憂心的是他大兒子的水產養殖場。“全完了,損失可能有70萬。”這一年,他大兒子把所有身家都投入到了魚類養殖上面。

黃達宏和其他村民對記者說,曲口村大約有30戶村民參與了水產養殖,養殖場總面積約1萬畝,從目前到情況來看,都已全軍覆沒。連續暴雨、大暴雨,造成水位猛漲,大水漫過了養殖池塘,所有的魚蝦已經逃走。“你找都找不回。”現在這些池塘都被淹在洪水下面。

在記者表達了想去村里的養殖場看一看時,光著膀子的黃達宏即刻答應。“等我去拿件衣服,馬上就走。”

在黃達宏到引領下,記者從漢南中學驅車前往曲口村。車行約一公里後,來到曲口橋,打算從這里過橋進村。

兩位身穿黑色制服正吃著盒飯的警察禮貌地把記者攔了下來。“除非得到政府部門的允許。”其中一位說。

吳達宏顯得有些失望,橋過去不遠就是曲口村了。“我真的還是想回去看一看。”他對記者說,“你要是看到了,你就知道什麽是全完了,魚蝦都跑完了。”

比黃達宏大兒子損失更為嚴重的則是到曲口村投資養殖的一位外地人。“這位老板打算賭一把,在我們村投資200多萬。”黃達宏對記者說,也基本都泡了湯。

7月6日,很多人從網上看到,武漢市歡樂谷旁的一條河流附近圍滿了捕魚的人。連日暴雨致使東湖一些魚塘潰堤,養殖的魚被水沖了過來,附近的居民帶著自家工具在河中捕魚。有人說“每條魚在10斤左右,均以10多元一條的價格出售”。

《武漢晚報》7月5日報道稱:截至目前,武漢市農作物受災136.4萬畝(其中嚴重受災58.8萬畝),占全市在田作物面積的48.7%。漁業受災23.33萬畝,損失水產品3.9萬噸。畜牧業受災牲畜7.1萬頭,受災家禽54萬只。全市農業因災直接經濟損失達13.73億元。

截至7日下午5點,暴雨災害造成武漢全市16個區(功能區)943584人受災,共轉移安置受災群眾177496人次,目前128714名群眾處於轉移安置狀態。

這一次要在漢南中學住多久呢?村民們都搖著頭,說不知道。

“有沒有想過以後搬家離開曲口村?”記者詢問安置點的百姓。一位大爺笑著說,“能搬去哪里呢?這麽多人哪里願意接收?還有地種呢。”

攝影記者:吳軍 拍攝 

江南 水患 系列 報道 之一 撤離 後的 村民 生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3769

江南水患系列報道之三: 暴雨下的武漢光谷

瓢潑大雨過後,7月7日,武漢天空放晴。這讓這里的百姓和企業,都暫時松了一口氣。

在密布上市公司的武漢光谷即東湖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受災的企業開始收拾受損的設備和廠房,電力陸續得到恢複,員工們走回到原來的崗位。

“我們昨天下午已經複電。”7月8日,位於光谷的聯想武漢產業基地(下稱聯想基地)的管理總監周迅在辦公室接受第一財經1℃記者采訪時說。

在此次暴雨中,聯想基地外部的供電設備忽然停止了工作,6日一整天和7日上午,基地生產園區全部停電。周迅介紹說,他們最後不得不做出了放假調休的決定。幸運的是,基地自備有3臺發電機,保證了辦公區域的正常用電。

暴雨對於另外一家註冊於光谷的上市公司光迅科技(002281)的員工而言,頗為悲情。據該公司公告,他們的8名員工在江夏藏龍島廠區上班途中,被突然倒塌的武漢華茂自動化有限公司圍墻砸中,不幸遇難。除非另有原因,這起事件是光谷乃至整個武漢在災害中最讓人無法接受的事實。

規劃面積為518平方公里的光谷有600多家高新技術企業,累計註冊的企業超過兩萬家,其中上市公司30多家。有媒體測算,僅是停電一天,聯想基地就“損失利潤至少為百萬元級別”。如果累加所有企業的財產和人身損失,更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對此,周迅向1℃記者強調了另外一種算法,針對基地這一天半產值的損失,“事實上,我們可以把後面調休時間變成生產時間”,通過“靈活處理”可以得到彌補損失。

無論是財產亦或人身的損失,是慘痛,但如何在下一步做好防範,當前來看,仍是最重要的。截止到7月9日,記者查閱了位於光谷的30多家上市公司,目前公告了損失情況的主要是光迅科技。

暴雨突襲

7月8日,在聯想基地采訪時,1℃記者看到,這里的生產車間已恢複如常,穿著白色工衣的技術人員正在平靜地操作著各種密密麻麻的設備。

2013年,總投資50億元人民幣的聯想基地正式竣工投產,目前有8000名員工。該基地主要研發、生產和銷售手機、平板電腦等移動互聯產品。

“此事(暴雨)非常突然,在下雨之前,我們公司已經做了一些防災物資的準備,考慮很全面,沙袋,雨衣,水泵……”周迅對1℃記者說,但由於“這次雨量太大了”,導致聯想基地的工業用電出現了斷電。

顯然,電力的有效供應,對於這樣的生產基地來說就像空氣對人一樣重要。

此次斷電對聯想基地造成的直接影響除了生產線停止工作之外,在下遊的物流方面,基地發出緊急通知,生產成品發貨在7月6日當天全部停止。“大雨當天,有的生產成品會延期交貨。”周迅說,不過“上遊(成批量采購顯示屏、芯片等零部件及原材料)對我們生產沒有影響”。在暴雨來臨前一周,聯想基地就通知了下遊方。

平時聯想基地的員工上班,只需要橫穿一條馬路。但暴雨之後,馬路上的積水深達半米。基地最終選擇用擺渡車分批把員工送回宿舍。

和聯想基地一樣,同處光谷的一家大型企業的部門負責人對1℃記者表示,為了預防未來可能的暴雨突襲,他們提前購置了沙包、水泵、發電機,並準備了詳盡的應急預案。他表示,在暴雨期間,工廠除了一個車庫和一個裝卸點有少量積水外,廠區內生產秩序和貨物運輸一切正常。

在光谷之外的其他地方,部分企業也因此次暴雨受到了影響。比如,武漢中商(000785.SZ)在7月7日發布公告稱,6月30日起,武漢市持續降雨,7月5日晚至6日又遭遇暴雨襲擊,城區漬水嚴重,道路交通基本癱瘓。公司全資子公司武漢中商平價超市連鎖有限責任公司下屬兩家超市因所在區域地勢較低,箱涵雨水倒灌,沖毀防水設施,導致店內積水,對店內商品、設施設備等財產造成一定損壞。

公告稱,上述兩家超市消除災害影響、恢複營業尚需一段時間,預計中商平價營業收入減少約 1000 萬元。

“暴雨假”

光谷的部分企業在暴雨期間放了假。

7月3日,武漢市東湖新技術開發區企業服務局發出“關於避免特大暴雨導致交通擁堵和人身安全”的通知:“由於今晚至明天將有特大暴雨,為有效防範特大暴雨帶來的危害,建議光谷金融港、華工園、武大園、理工園、華師園、長城園等周邊臨近區域企業,7月4日自行合理調整上班時間,避免此次暴雨滯水的影響。”

此後,陸續有企業開始執行上述通知。

7月4日,位於光谷武大科技園的武漢依迅電子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宣布為員工放“暴雨假”。據悉,該企業目前有115名員工在光谷上班,其中有半數左右員工住在光谷或江夏地區。為消除交通隱患,保證員工出行安全,該企業選擇為員工放假。類似的“暴雨假”也出現在了不同的光谷地區企業身上。

除了當地行政管理部門對“暴雨假”的集中安排,電力部門在電力供應和設備的搶修上,也讓光谷駐在企業頗為感動。

在部分企業突然斷電當天,聯想基地管理層在第一時間向當地政府和供電公司進行了報備。很快,他們便得到了回複。

7月6日中午,供電公司工作人員拿到複電方案後就趕到了現場,並進行連夜施工。截至7月8日淩晨兩點,完成對聯想基地全部送電。截至7月8日下午5時,高新區94%的停電小區已恢複居民公用供電。

在交通方面,光谷官方微信稱,截至到7月8日,除光谷大道金融港二路受湯遜湖高水位頂托影響外,東湖高新區其余地段漬水全部消退。

在這最後一個漬水點,漬水一時難以排完。為了防止人員和車輛誤入,東湖高新區建設局的水務人員長期全天值守在漬水路段。即使是在雨已經停歇的7月7日的晚上,仍有人整夜守護。

江南 水患 系列 報道 之三 暴雨 下的 武漢 光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4089

衛星圖解密邢臺大賢村為何發生水患:七里河河道突然收窄

由於連日強降雨襲擊,河北邢臺七里河發生洪水漫堤,致使開發區12個村進水。對此,水利專家表示泄洪不能控制。因為七里河在大賢橋迅速收窄,通過能力只有40m3/s左右,造成洪水漫過河堤決口,使開發區12個村進水。

小編查找了百度地圖和谷歌地球,從衛星圖中驗證這一原因。

水庫與泄洪處位置分布

此處為七里河景觀段開始

此處是景觀段結束,後面突然收窄的背面就是大賢村

衛星 解密 邢臺 大賢 為何 發生 水患 七里河 七里 河道 突然 收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661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