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航禹獨家原創首發】光伏發電,每逢年底倍思變 by @天蠍座小狐狸 航禹太陽能劉楊

http://xueqiu.com/1465921878/30668411
去年12月份,有感於國家能源局發佈了「國能新能[2013]329號」和「國能新能[2013]433號」文,筆者在微博裡發佈了一篇隨感《國內光伏電站市場分水嶺形成》。很多朋友問:「為什麼判斷分水嶺形成了,如果確實是分水嶺,那麼過了分水嶺,國內光伏發電產業會如何發展,走向何方?」筆者當時的回答是:「因為一直以來雜亂無章的示範項目和一刀切政策終於根據地面集中電站和分佈式光伏發電項目的性質、需求不同進行了區別對待,光伏發電項目的行政審批流程終於有章可循。」有規矩,才能成方圓。既然補貼政策是為了迅速降低應用成本最終推動產業不再需要補貼而存在,那麼所有光伏發電支持政策就應該不忘初衷,每一個政策都應該比上一個政策更具針對性,真正成為輔佐國內光伏發電應用產業穩步走向Grid Parity的有力保障。

短短8個月,作為從事光伏發電行業多年的我們又習慣性的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經歷了很多。2013年底、2014年初,每逢年底必會出現的西部電站搶裝潮如約而至,不同於往年西部只有老生常談的五大四小的央企集團大作戰,今年的新生力量相當之猛。起初,我們並不相信這些民營企業會掀起多大的浪花,但等到水規院、中電聯公佈2013年光伏並網裝機統計數據,上市公司們發佈並網容量公告時,我們剩下的,只有目瞪口呆。從那時起,除了央企集團利用自身優勢表演大象起舞之外,我們知道了一種囂張的新玩法--光伏電站資產證券化。

整個2014年至今,這波資產證券化的洶湧浪潮始終沒有半點停息,每個光伏圈的飯局、聚會、論壇、會議上,不絕於耳的都是「手裡有路條嗎?我們正在收電站」、「路條多少錢一瓦?我們錢不是問題」「你們投資電站是想做EPC還是BT?我們不賣,自己持有」……恍惚間,我甚至懷疑,現在的電站投資已經到了不計成本的土豪時代了嗎?融資難題怎麼瞬間就變得這麼容易解決了?其實,冷靜下來仔細思考就會發現,存在即是合理。光伏電站最吸引人的是什麼?毫無疑問是其一定週期內的穩定現金流,而這個帶有國家信用擔保概念的穩定現金流最適合做的就是資產證券化。持續不斷的滾動開發配合資產證券化帶來的源源不斷的融資,光伏電站市場天生就是一個資本運作高手的絕佳戰場。

不過,急速開發帶來的消極影響也是阻礙這個模式可持續發展的最大隱患。由於企業自身不可能有足夠的時間精力和隊伍進行項目開發,因此絕大部分投資者採取的都是收購小路條或者大路條的模式來滿足他們的速度追求。他們只需組建專業團隊對這些路條進行全方位盡職調查,挑選收益率高、不穩定因素少得項目直接收購開發。事實上,這也是歐美的光伏電站投資者採取的最常見做法。

而在中國這個處於社會轉型期的特殊國度,法律意識淡薄、賺快錢心理嚴重、契約精神不足、違約成本低、監管機制不健全等來自路條開發者及社會環境的隱患造成了追求速度的盡職調查所不能規避的風險。尤其是在光伏集中電站云集的西部地區,經濟基礎不足帶來的上層建築的不穩定給很多路條收購者帶來了不少麻煩和糟心事。但資本市場只認可市場領先者的邏輯無形中逼迫眾多的電站投資者不得不忽略一部分風險,求大求快,這也給很多當地有特殊關係的路條開發者根本無需考慮專業性和電站收益穩定性的需求,有章便有錢。

除了這些人文環境上的潛在隱患,帶給投資者最大風險的是地方政府和地方電網。由於光伏電站的建設速度過快,西部地區又沒有消納這些電能的能力,所以必須配套電網送出線路將電力外送到高用電負荷地區。而無論怎樣大力支持新能源電力並網,快速進行配套建設,始終還是趕不上新能源電力並網規模的發展速度。這就必然造成了新能源電力並網難、並上網也會遭遇限電問題的困局。雖然西部地區地域廣袤,可供建設光伏電站的土地可謂無限,但有限的並網點和送出線路規劃卻嚴重限制了它的發展,集中發電遠距離輸送的弊端顯露無疑。從國家算總賬的角度上講,如果並網及送出線路配套的投資額超過光伏電站投資額的25%時,是非常不經濟的。因此,國家能源局早在2012年底就已經開始推進分佈式光伏發電應用的動作,意在讓光伏發電應用回歸其自身特長,自發自用就近消納,同時也大幅度減輕補貼資金壓力,提高補貼資金使用效率。

後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2013年下半年,經過一輪又一輪的重點項目、示範區選拔,終於在全國範圍內選出了18個優秀代表作為分佈式光伏發電應用示範區,意在在他們身上試出適合分佈式光伏發電產業的發展路徑。而結果卻事與願違,時過一年,示範區開工者寥寥,究其原因,都是由於分佈式政策基於鼓勵在自身或他人屋頂自發自用帶來的收益率不穩定,進而造成的融資難問題。沒有了融資槓桿,投資資本密集型的光伏電站,確實難於上青天。

2014年7~8兩月,國家能源局領導密集調研分佈式示範區,力圖找出解決分佈式光伏發電應用發展的切實方案。開會、現場調研、徵求意見,不可謂不用心。由此也可以看出,從國家層面來說,基於現實情況以及分佈式光伏發電的天然稟賦,光伏發電應用產業的方向一定是分佈式,而究竟制訂出怎樣的政策或者說通過何種類型的經濟槓桿才能解決目前分佈式遭遇的收益率不穩定帶來的融資難問題,進而撬動分佈式市場呢?結合此次嘉興會議的領導發言以及前些日國家能源局發佈的《關於進一步落實分佈式光伏發電有關政策的通知》(徵求意見稿)(國能綜新能[2014]514號),筆者斗膽對於即將出台的《關於進一步落實分佈式光伏發電有關政策的通知》有了如下猜測:

1、對於市場上風傳的「將余量上網部分改為標竿電價」,筆者認為不會在此次政策中出現。因為余量上網部分同自發自用部分一樣難以預測,雖然對於分佈式電站的投資者來說固然是個獲得收益兜底的好辦法,但一旦分佈式項目規模達到一定程度,如此寬鬆的自發自用比例要求,會對電網企業的調度帶來很多的現實困難;

2、而對於「提高度電補貼標準」這個極具誘惑力的說法,筆者一直認為這可能只是大家內心中的美好願望罷了。對於本就不寬裕的可再生能源基金來說,包括風電、光伏、生物質等諸多可再生能源都在伸手要錢,而基金的資金來源於全社會分攤的可再生能源附加,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有能會影響到全社會的經濟發展,因此單純的一刀切增長度電補貼是非常不現實的。但筆者認為,這個傳聞很可能是政府計劃打破一刀切,在原有補貼資金體量內向某些特定用電性質的分佈式項目定向增加度電補貼的思考的變型。說的通俗一點,即很有可能以後的戶用分佈式系統由於其總規模不大、網購電價水平較低,一旦鋪開示範效果較明顯的特點,享受高於0.42元/kwh的度電補貼。對於非常擅長戶用分佈式光伏發電項目投資開發、建設運營的分佈式先行者「航禹太陽能」來說,這個猜測如果成真,絕對是個重大利好;

3、將荒山荒地、灘塗、魚塘、農業大棚等地面光伏發電項目併入分佈式範疇,並允許其適用當地上網電價政策,對於國家能源局來說是一個一箭雙鵰的做法。首先,提升分佈式並網電壓等級到35KV,讓筆者稱之為「地面分佈式」的項目電能全部上網,但在該配網區域內實施就近消納,既解決了地面分佈式無法自發自用的尷尬,又能夠讓項目獲得穩定收益率,從而更易獲得融資。另外也讓各地方政府苦苦祈盼的分佈式備案、裝機容量迅速上升,打消各界對分佈式發展目標能否實現的疑慮。筆者猜測,在西部集中電站完成預計目標毫無懸念的基礎上,如果地面分佈式也能夠大放異彩,今年的10GW硬性指標以及14GW的目標實現起來定會輕鬆很多;

4、對於新政中很可能出現的「推動地方政府學習秀洲模式、三水模式,統一協調屋頂,統一開發建設運維,當地電網積極支持並網及代收電費解決電費結算難」的事情,筆者認為出現可能性較大。但每個地方情況不同,對於光伏產業並不發達的地區,花費大力氣甚至附加補貼資金支持分佈式光伏發電,卻很可能並不能帶來相應財稅收入的地方,筆者認為他們的積極性很可能不大,支持力度也會大大縮水。換句話說,「秀洲模式」和「三水模式」的大放光芒有其特定背景,其在其他地區的可持續性及可複製性值得思考;

5、鼓勵建立統貸平台,並鼓勵融資機構適當延長其對於分佈式光伏發電項目的融資期限。這也是筆者最為關心的,也是筆者認為最為關鍵的。聽過筆者講解航禹太陽能關於「分佈式光伏發電項目投融資突破探討」PPT的朋友都知道,在目前國內金融環境下,分佈式光伏發電項目本身還不具備Bankability,因此項目是否能夠獲得直接貸款還是看貸款主體的資信實力,這一點,我們在短時間內難以改變。但如果通過如此強大的投資主體取得了直接貸款用於該分佈式項目,我們會遇到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無論是銀行貸款還是融資租賃融資,我們很難能夠獲得5年期以上的長期貸款。這意味著,在當前分佈式光伏發電較高的度電成本及補貼政策的前提下,無論利率多高多低,項目本身的每期現金流收入都不足以償還當期的貸款本息。何況根據季節不同,分佈式光伏發電項目每期的現金流收入都是各不相同的,也就意味著春冬兩季的還款壓力更大,投資者不得不在已投入資本金的基礎之上,再準備一個資金池補上這個融資槓桿帶來的「窟窿」。筆者認為,也只有當光伏項目自身形成的現金流能夠「養活」自己時,才是其投資開發的大時代到來之時。

無論怎樣,雖然一直都說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但此次即將如約而至的光伏新政給我們帶來的很可能就像文章開頭所說的329及433號文一樣,成為分佈式光伏新時代的分水嶺。我們作為光伏人,也不能總是在自己的圈子裡自娛自樂,坐等政策解困,而是應該放開思路,跨界合作,以發展的眼光看待新時期的光伏發電產業。筆者認為,我們的奮鬥使命一直都是Grid Parity,當我們的度電成本在各方的努力、博弈下,達到不需要補貼也能夠和傳統電力競爭的時候,那才是我們大時代到來的時候!

胡言亂語,僅供大家作為飯後談資。每年8月都是新政出台之時,每年三四季度都是光伏電站搶裝之時,而對於從事於光伏發電產業的我們,這也應該是每逢年底倍思變的時候,大家說,不是嗎?

航禹太陽能執行董事劉楊

2014.8.6 於G20回京高鐵上
航禹 獨家 原創 首發 光伏 發電 每逢 年底 倍思 思變 by 天蠍座 小狐 狐貍 太陽能 太陽 劉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36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