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倒閉潮」欲襲珠三角

http://www.capitalweek.com.cn/article_11172.html

【《證券市場週刊》記者 】8月26日,大批警察在佛山南海區東方塑料製品有限公司(下稱「東方塑料」)門口拉起警戒線,員工們背著行囊紛紛走出廠區。

東方塑料是一家成立22年的老廠,當員工們一覺醒來,發現老闆已經上演人間蒸發的把戲,留下2億元債務和1000多名工人。8月23-27日,《證券市場週刊》記者在廣東東莞、中山、佛山等地進行實地調查時發現,東方塑料只是珠三角中小企業經營危機的一個縮影。

用工難、融資難、成本高、缺少產業扶持政策等一系列問題正在讓珠三角的中小企業面臨著一場「生死劫」。廣東中山三鄉鎮的一位企業負責人對本刊記者表示,鎮上每週都有一兩家企業倒閉,很多沒有倒閉的企業還在苦苦掙扎,訂單下降、利潤越來越少。

記者調查發現,珠三角中小企業經營實際情況比想像的還要糟糕。不少企業主告訴記者,中小企業大面積舉步維艱,隨時面臨著破產,真正的倒閉潮將在春節前襲來,而這一次將比2008年的金融危機來得更猛烈。

22年老廠一夜倒閉

8月26日,記者來到廣東佛山市南海區小塘新境工業園看到,大批警察正在拉起警戒線,外來人員不得隨便進入,一些工人正在背著行囊離廠。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工廠主樓還掛著慶祝公司成立22週年的紅色條幅,似乎在訴說著東方塑料曾經輝煌的歷史。

聞訊趕來的當地企業在廠區對面的馬路上擺滿了招聘的牌子,其中有全球最大玩具廠美泰集團在華投資的生產基地之一的佛山市南海美泰玩具廠、廣東新寶電 器股份有限公司、誠豐模具塑料有限公司等多家企業。還有一些手拿招聘宣傳單的招聘主管在廠門前來回走動,試圖招到幾個離廠的工人,就連東方塑料傳達室的窗 戶玻璃上也貼滿了招聘宣傳單。

記者進入工廠內發現,在東方塑料的主辦公樓門前貼滿了法院的判決書,內容基本都是一些單位要求對東方塑料進行財產保全。這些單位包括中信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佛山分行、佛山市南海區農村信用合作聯社鹽步信用社、珠海市祥興隆化工原料有限公司等。

佛山市南海區獅山鎮西區社會管理處公告稱,政府工作組已將大部分員工的工資和經濟補償金核發完畢,鑑於東方塑料的所有財產已經被法院封存,供水、供電部門計劃近日停水、停電,員工飯堂也將停止正常運作。除因工作需要留守廠區的員工外,建議其他員工於8月27日五點前離廠。

東方塑料的忽然倒閉令人始料未及,一位正欲趕回家的工人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政府已經結清他們的工資,現在準備回家,暫時不想再打工了,對於未來還沒有更好的打算。

廣東新寶電器股份有限公司李先生告訴記者,他來的比較晚,一個員工也沒有招到,而他的同事要比他幸運很多,招到了一些工人,但還沒有招滿。

來現場招聘的敘福樓海鮮酒家負責人則表示,還沒有招到東方塑料的員工,一些工人選擇了回家,因為他們在廠裡工作了幾年,接受不了廠子忽然倒閉,要回家休息調整一下。另有一部分工人選擇了與此前工作性質相近的職位。

據當地一家招聘企業透露,這些來招聘的企業是由當地政府安排,主要是考慮倒閉工廠工人的問題,安排工人再就業,而事實上企業也的確是缺人手。東方塑料的倒閉既讓人看到了希望,又讓人感覺到危機,訂單減少、資金斷流有可能在一夜之間壓跨一個企業。

一觸即發的「倒閉潮」

東方塑料的倒閉觸動了「珠三角」很多企業脆弱的神經,進退兩難的境地讓他們聽從命運的安排,而東方塑料正像一個縮影成為珠三角很多企業真實的寫照。

正在步東方塑料後塵的是,很多企業已處在艱難的生死線上掙扎,也許用不了半年他們都要關門走人,而有一些企業在面臨用工難、訂單少等問題的情況下,選擇了轉移主戰場另闢蹊徑。

記者在廣東中山三鄉鎮採訪時瞭解到,這個鎮上每週都有一兩家企業靜悄悄地倒閉,有幾十人的小加工廠,也有上百人的中小加工廠。他們沒有品牌,沒有影 響力,只是掛個牌子有個稱呼,根本不在當地政府的名冊上,甚至有些企業根本沒有註冊。這種代加工企業在當地遍地皆是,因此他們的倒閉破產從來沒有進入政府 有關部門的視線。

而據有關人士透露,三鄉當地最大的寶元製鞋廠以往有6萬-7萬工人,現在只有1萬-2萬工人,規模都在縮小。

記者在中山三鄉鎮興旺橡膠廠發現,該廠大門緊閉,正值午飯時刻,記者沒有看到任何員工出入,與一街之隔的玩具廠的熱鬧形成鮮明對比。門口保安人員告訴記者,現在這個廠子沒有員工工作,裡面基本是空的。

在廣東東莞的虎門鎮富民布料批發市場,過去車水馬龍、門庭若市的熱鬧場景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冷冷清清。

據該市場做飾品輔料行的王先生介紹,過去在富民布料批發市場做飾品輔料的門店有二三十家,現在除了一家轉型的,倒閉了十多家,目前市場僅剩下八家。銷售收入一年比一年低,從2008年至今,每年的銷售額僅是2006年的一半。

早在2011年7月份,第二大玩具廠東莞素藝宣佈倒閉,其老闆拖欠巨額工人工資逃跑,與佛山東方塑料廠如出一轍。

王先生還告訴記者,東莞2010年倒閉了一家三千多人的大型服裝廠,導致幫他們做代加工的一兩百家中小加工廠倒閉或轉型。

儘管有一些大型或小型的企業在陸續的倒閉,但在更多的採訪中記者瞭解到,大面積倒閉潮目前尚末出現,很多中小企業都在硬撐,隨著訂單量下降、成本上升等問題的加劇,到2011年春節前後,集中式倒閉潮將真正來臨,傳統行業將面臨著嚴峻的挑戰。

在中小代加工企業完成2011年最後一批訂單後,大面積倒閉潮將會隨之而來。世界經濟形式的變化以及中國產業結構失衡將影響著珠三角這個中國最大的加工基地,一觸即發的「倒閉潮」將是政府即將面對的最嚴酷的現實。

年末「倒閉潮」隱現

一邊是棄廠而去,丟下上千工人逃債的大企業老闆,一邊是在生死線上苦苦掙扎的代加工中小企業,以廣東沿海中小企業引發的倒閉風潮,比2008年金融海嘯來得更猛烈。那麼導致企業倒閉的根源是什麼?

在記者採訪的多個企業負責人中瞭解到,用工難、訂單下降、物料成本增高使企業舉步維艱,而銀根收緊融資難、勞動密集型產業政策的缺失是導致企業倒閉最根本的原因。

休頓鞋業負責人董建秋表示,2011年用人成本增加20%,目前每個工廠都面臨著用工難,用工成本增加的問題。一方面隨著新農村的建設,很多工人並 不願意選擇到離家很遠的珠三角、長三角工作。另一方面,目前工人主要以80後和90後為主,這個年齡段的人在家基本是獨生子女,所以沒有挑戰困難的精神, 真正做一線工人時並不能擔當一些工作。

東莞富民布料批發市場的李先生也表示,2011年用人的成本基本從過去每人1500元/月,上漲到1900-2000元/月。董建秋表示,2011年准備招400-500人,但是只招上200多人,以前對工人還要挑選,現在基本是只要工人願意進來,都會留下。

記者注意到一些企業的招聘簡章對工人要求的條件也放寬了很多,不再有學歷的限制,而過去要進入一家工廠至少要有初中文憑。這就使得工人的整體素質和技術水平大打折扣,容易給企業造成質量方面的惡性循環,提高企業成本。

中山三鄉鎮一家包裝企業的負責人告訴記者,2011年用人成本佔到了總成本的30%,讓企業不堪重負。沒有工人就很難接到訂單,但接了訂單很多人都做不了。

然而比用工難更讓中小企業無奈的是,訂單量的急劇下降,幾乎壓跨了他們最後一絲希望。做布料生意的李先生告訴記者,2011年生意有明顯的萎縮,總體銷量下降了10%,布料上漲了15%-20%。很多顧客也在下單,但下單的量比較少,生意很冷淡。

「最關鍵的是有單也不敢接,目前國內各種原材料上漲非常快,而接單一般是在年初接,人民幣升值、匯率變動很大,很多中小企業接了單就死掉了。」李先生說。董建秋表示,目前國外消費基本在賣庫存,出口到美國和歐洲的訂單減少了20%-30%。

中山三鄉鎮一家包裝企業負責人表示,包裝行業作為整個行業的晴雨表在外貿訂單方面尤其明顯,2010年對比2011年訂單下降了30%-40%。而2011年製衣和玩具行業的訂單急劇下滑,製衣廠訂單下降四成,目前企業正在調整客戶,增加其他行業的客戶群。

由於季節性的原因,儘管每次報價都會留出1-2個點的利率浮動空間,但相對於快速升值的人民幣來說,這一兩個點並不能彌補企業的損失。

而做飾品輔料的王先生則表示,2011年外貿訂單要求極為嚴格,過去只檢查19項,而從2011年下半年開始將檢查54項,嚴格的標準有單也不敢接。而且國外聖誕用品重複利用也影響了訂單的量,過了8月份基本就沒有生意可做了。

在更多的採訪中記者瞭解到,2008年的金融危機對整個傳統產業影響並不是很大,主要是影響金融行業,但2011年這次危機對更多的代加工企業來說是致命的打擊,訂單的急劇下降以及匯率的變化,讓中小企業不堪負重,在生死線上掙扎。

記者瞭解到,每年的11-12月份外貿企業下訂單預訂的是第二年上半年的產品,而第二年4-5月預訂的是下半年的產品。很多大企業訂單量都在下降, 很難再將接到的訂單分給代加工的中小企業,而這些中小企業由於利潤低、沒有自己的廠房,抗風險能力低,接不到訂單就會死掉。因此隨著美債危機的爆 發,2011年下半年過後,一批接不到訂單的中小企業將集中倒閉。

倒閉 欲襲 珠三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43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