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微博-微信-微視頻冰桶澆熱10秒鐘生意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4232

盡管“錢”景不明,微視頻還是成為了互聯網新的創業方向。創業者、草根紅人和粉絲們,都在這里各取所需。

冰桶澆熱了什麽

嘩、嘩、嘩,一桶桶冰水在2014年夏天澆下來,卻澆熱了微視頻。

呼籲關註“漸凍人”的“冰桶挑戰”,要求參與者在網絡上發布自己被冰水澆遍全身的視頻,並點名其他人參與。從IT界大佬、演藝明星,到路邊的普通人,冰桶一時風靡。

視頻+社交,“冰桶挑戰”這兩個要素天然為微視頻提供了發揮的空間。

微視頻是繼微博、微信之後,一種新的社交媒體形式。往往由平臺商提供軟件工具和社區,用戶拍攝8-10秒視頻並用編輯工具進行美化,然後發布並分享給好友,看客們亦可點贊、評論或轉發。

秒拍、美拍、微視等幾個微視頻平臺,也都抓住機會,推出相關主題。

秒拍提供的數據顯示,到8月26日相關視頻總播放量已突破9.3億次。

“雖然是魔法虛構的世界,但它說明,在門檻足夠低、環境足夠寬松的情況下,人們會更喜歡以視頻的方式去記錄身邊的人和事,而不是文字或者圖片。”入行做微視頻一年的蘇牧說。

他向南方周末記者描述了一個印象深刻的畫面:在電影《哈利·波特》中,霍格沃茲的世界里,報紙圖片和現實生活中不一樣,在畫框里的人們是活動的,就像把一段6-8秒的精彩視頻瞬間嵌入一張紙上一樣。

在網絡與智能手機得到發展和普及之後,2013年,中國開啟了微視頻元年。到現在,國內的微視頻領域基本呈現出了三家相對較大平臺+一些特色小公司的格局。

分別背靠美圖秀秀、騰訊和新浪的三家平臺——美拍、微視和秒拍瓜分了這一領域的絕大多數用戶,它們在功能上也基本類似;一些創業公司,沒有大後臺做保障,往往是瞄準一小塊更細分的市場。

通過拍攝工具的改進,明星和活動的推廣,微視頻的用戶大量增長。據美拍所屬的公司向南方周末記者提供的資料顯示,新浪微博的美拍話題閱讀量已超194億。

電視臺也是微視頻的推手之一,因為數以萬計的民間視頻,為傳統的電視臺運作提供了新鮮的養料。

比如,去年大年三十,央視《一年又一年》節目頻頻切入“由秒拍、騰訊微視的網友發出的祝福”。兩會期間,秒拍再度與央視合作,發起了“我有問題問總理”的活動。

在秒拍的後臺,CEO韓坤向南方周末記者展示了用戶數據:年齡大多集中於20-29歲,以學生群體為主,女性用戶比例略高。地域上,則主要集中於北、上、廣等一線城市。

對於不同地方的用戶特點,韓坤團隊有自己的發現:“北方城市發搞笑、幽默的多;南方比北方用戶發得多,上海女生愛發自拍,廣東那邊喜歡拍別人。”

10秒的秘密

“當時就想做國內的YouTube,不僅我們,優酷、土豆都想做。”韓坤說。

穿著西裝的韓坤,蘋果電腦加了一副黑色外殼,鍵盤旁貼著超人漫畫貼紙,散發著互聯網的“潮”氣。

作為秒拍的創始人,他曾在搜狐擔任門戶矩陣總編輯,也是酷6網的創始人之一。早在創辦酷6網的時候,他就認準了做UGC視頻網站的路線(即用戶生成內容)。

然而,最終酷6優酷土豆走上影視網站之路,因為大家都是來看電影電視劇的,沒什麽人自己拍東西放上來。

以前,做視頻很麻煩,要先用相機等拍好,再導入電腦進行轉化,還得在平臺註冊、等待審批。本就稀薄的耐心,也在這樣繁冗的過程中被消耗殆盡了。酷6用戶人數最多的時期,也只有2萬多人。

2011年6月,再度創業,做UGC的微視頻,韓坤是看到了國內智能手機和網絡的飛速進步。

他給出一組數據:2005年左右,全國每年的DV銷量只有五六十萬臺。而2013年,智能手機銷量就達到3.26億臺。人人做導演的成本大大降低。

百度發布的2014年第二季度《移動互聯網發展趨勢報告》顯示,全國智能手機的普及率達到30%以上,也就是每10個人當中就有3個人在用智能手機。

網絡,也不再是從前需要撥號連接的時代。百度的這份報告顯示,目前Android(安卓)的日活躍用戶達到2.7億,他們平均有46%的時間通過WiFi聯網,23%的時間用3G聯網,而在線視頻流量的80%來自WiFi。

創業之初,韓坤本想不限視頻時間和大小,但很快就遇到了問題,國內的網絡按流量收費,1M一塊錢,三分鐘的視頻大約為88M,上傳一段視頻的成本接近百元,玩不起。

轉機來自他遇到谷歌眼鏡的瞬間:“眼鏡一出來我就買了,戴上以後一拍,啪,就上傳谷歌社區去了。我就好奇,弄來研究,每個上傳的視頻只能拍10秒,只有1M。”現在,秒拍限制了每個視頻10秒的時間,一段視頻只有4張照片的大小。

國內的微視頻平臺,也與此類似。

在技術環境準備好之後,美國微視頻行業的進展也給了國內創業者很大的勇氣。

2012年,頗受歡迎的圖片分享軟件Instagram被Facebook收購,隨後為其增加了視頻功能。同年10月,Twitter又收購了Vine,一家註冊用戶數千萬的視頻分享創業公司。

Instagram和Vine是國內短視頻應用的標桿,它們與大型社交平臺綁定的路徑,被中國互聯網界所效仿。2013年,YouTube創始人陳士俊推出玩拍,秒拍嫁接了新浪,騰訊推出微視,美圖秀秀也做出了美拍。

“錢”景不明

“從現在來看,都是在媒體和社區之間進行磨合。”蘇牧如此形容目前的微視頻平臺的方向。

在平臺“廣場”上,最受歡迎是主題活動、明星、搞笑、美女等板塊。

與早年的新浪微博相似,明星戰略是吸引用戶屢試不爽的辦法。

在美拍上,可以看到範冰冰在家敷面膜、王菲穿長裙跳舞的片段。

“明星隨便怎麽拍,都有人看。”韓坤說。他隨手點開9月15日新浪首頁的兩個明星視頻:鄧紫棋的演唱會片段被觀看300多萬次,港星吳鎮宇拍兒子的背影,點擊率600多萬,2萬多條評論。

“明星的粉絲效應會迅速帶動用戶增長,但普通用戶的內容無人問津,就不再願意生產內容。”蘇牧認為,一款產品的生命力,還是在於互動和社交中產生的樂趣和價值。

比起有靠山的大平臺來,小創業公司們的生存之道則是五花八門。

三年前創業的微拍,目前基本只鎖定一種內容:美女自拍。9月16日的點擊率排行榜上,男生視頻最高是8000,而女生的則是55萬。

創始人胡震生說,微拍的用戶是“女3男7”。也就是說,基本形成了女生拍、男生看的格局。

南方周末記者聯系到了這位點擊量55萬的微拍“第一紅人”桓若靈。她3年前開始玩微拍,在車展、遊戲代言、演出等工作之余,拍下來存在手機里。去年發到“廣場”功能上後走紅,基本上一直占據點擊率榜首。

很快,她甚至做出了自己的抱枕、面膜等產品,開始出售。

與微拍類似,其它的微視頻創業型平臺也都在摸索著自己的風格。比如拍8,就定位在男女交友。

不過,他們都還沒能賺到錢。

騰訊微視團隊書面回複說,“微視在現階段屬於非營利性平臺級產品,但賬號自身可以有商業化操作”。

這種結合賬號的廣告模式,是公司與網絡紅人們合作,量身打造產品的短劇,從中收取費用。例如國美電器與糗事百科合作了紅包系列,航空公司與視頻達人合作,在8秒內帶用戶體驗航空公司服務、遊覽澳洲美景。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蘇牧為化名)

微博 微信 視頻 冰桶 桶澆 澆熱 10 秒鐘 生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256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