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牛根生称蒙牛到最危险时刻 落泪求援免外资收购

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b/20081103/12395461412.shtml
根生 蒙牛 到最 危險 時刻 落淚 求援 外資 收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36

中環在線:牛根生冇得退休 李華華

2008-11-14  AppleDaily

大 陸毒奶事件,搞到內地奶製品一哥蒙牛(2319)焦頭爛額,聲名盡喪,創辦人牛根生一封「萬言書」,揭發外資對蒙牛虎視眈眈,為免民族品牌落入老外手上, 牛根生聲淚俱下向內地老總求救。噚日《第一財經日報》報道,蒙牛行政副總裁姚海濤話,為應付呢次毒奶危機,蒙牛高層已經集體減薪30至35%。

蒙牛高層減薪三成

唔 單止高層減薪共度時艱,連牛根生亦要擱置退休計劃。牛根生原本計劃今年50歲時,退出蒙牛管理層,全身投入自己一手創立嘅「老牛基金會」,為社會公益慈善 出力,但家吓爆出單毒奶事件,連累蒙牛股價今年勁挫七成七,試問牛根生點可以喺呢個時候抽身而去?公司表明希望佢繼續留低,牛根生亦已答應,幫助蒙牛走出 谷底。姚海濤仲話,到目前為止,蒙牛仲未有裁員,家吓公司營業額大約回復到毒奶事件前50至60%水平,但蒙牛仲未度過危險期,希望盡快恢復消費者信心咁 話。
中環 在線 根生 冇得 退休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40

牛根生首次回应万言书称声泪俱下求援是编造


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b/20081208/09545603823.shtml
根生 首次 回應 萬言 言書 書稱 稱聲 聲淚 俱下 求援 編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446

牛根生、宁高宁联手答疑:为什么卖?为什么买?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7-8/HTML_VDOUQUEHQCS0.html


【核心提示:宁高宁表示,他对牛 根生本人、蒙牛管理文化、管理团队的认同,是双方谈判如此迅速的原因。通过引入宁高宁这位“大股东”,长期以来,特别是2008年10月至今,困扰牛根生 的一个大问题得以解决:在此次交易前,由于蒙牛乳业股权非常分散,其被外资恶意收购的风险,始终未能彻底解除。】

7月7日下午2时,北京朝阳门中粮福临门大厦,蒙牛乳业(2319.HK)引资事件主角牛根生与宁高宁双双亮相,解答蒙牛引资事件中的未消疑问。

此前一天,刚刚搬迁至此的中粮集团总部,亦迎来新成员。

“我们是一拍即合,一洽谈,就触及到很核心的地方。”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说。据中粮内部人士透露,中粮与蒙牛的谈判始于2009年3月,其间双方谈判数次,也曾有反复。由于宁、牛二人熟识,双方合作并无中间介绍人。

“我和牛总第一次见面时,已经有了框架,再见面就有了细节,再见面就签字了。” 宁高宁表示,他对牛根生本人、蒙牛管理文化、管理团队的认同,是双方谈判如此迅速的原因。据了解,宁高宁不仅曾去蒙牛参观,还曾在牛根生家中做客。

蒙牛乳业总裁牛根生,同样乐于表达与宁高宁的良好关系。“我们都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会员,宁总是荣誉主席,我是轮值主席。去年,我们的交流比较频繁,所以能一拍即合。”

这宗7月6日刚宣布的交易,装点着牛根生与宁高宁的“友情”色彩,也暂时将来自资本市场的潜在“恶意”消弭于无形。

通过引入宁高宁这位“大股东”,长期以来,特别是2008年10月至今,困扰牛根生的一个大问题得以解决:在此次交易前,由于蒙牛乳业股权非常分散,其被外资恶意收购的风险,始终未能彻底解除。

白衣骑士中粮

“蒙牛乳业是一家比较特殊的在香港上市的内地公司,股权极为分散。”牛根生说。据他介绍,在他捐股之前,蒙牛持股10%左右的大股东几乎没有。

虽然,在此次交易前,牛根生及其一致行动人于蒙牛乳业的持股高达28%,但蒙牛高管在信托下面的股东有上千人,而每个人所持有的蒙牛股份只有零点几。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Angela Moh指出,“由于从个人股东融资,蒙牛自创业之初起,股权就很分散,我们过去已经看到了一些股东的套现行为(通过金牛与银牛进行)。”

“按照国际上的惯例,低于25%持股比例的警戒线,就有被恶意收购的危险。”据牛根生透露,在蒙牛高管去年持股量降到28%的时候,蒙牛曾把境内的股权转到香港,以保证所持股份不低于25%。

如何避免被外资恶意收购,一直是牛根生关心的问题。

蒙牛股东之一的老牛基金会,曾将牛根生所捐献的其中一部分蒙牛股权(此部分股权占蒙牛香港上市公司4.5%)抵押在摩根士丹利。

2008年10月,在蒙牛股票价格大幅下挫后,被抵押的股票亦大幅贬值,面临“被动出售”,从而引发了蒙牛被外资恶意收购的风险。当时,牛根生曾四处求援、希望赎回抵押股权,并且向其在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和长江商学院的朋友和同学发布了“万言书”。

2008年11月,蒙牛乳业表示,老牛基金会通过“从联想控股等机构得到类似抵押贷款”的方式,解除了与摩根士丹利的抵押贷款。7月7日,本报记者从联想控股了解到,此前上述机构借给蒙牛的2亿元,蒙牛已经如期归还。

不过,老友柳传志的援手,虽然化解当时的风险,但对牛根生来说,蒙牛乳业股权仍然分散,被外资收购的风险并未彻底解除。

此后,牛根生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每年的八九月往往是股东卖股的时候,大股东的持股比例已接近警戒线,而一旦低于这个警戒线,蒙牛就可能被恶意收购。但潜在的恶意收购方是谁,蒙牛并不清楚。

与其坐等,不如主动出击。牛根生找到了一种方法:引入白衣骑士,选择一家能够长期进行战略合作的伙伴,彻底规避“控制权旁落”的风险。

于是,中粮进入了牛根生的视野。“宁总我很熟悉,我对其他的人也不熟悉,谈的时候一拍即合。”牛根生说。据了解,从谈判之初,宁高宁就提出中粮方面至少持股20%。

在引入中粮这个控制20%股权的战略伙伴后,加上牛根生及其一致行动人仍持股15.18%,牛根生此前担心的“蒙牛乳业股权可能为外资恶意收购”的问题,终于彻底解决。

蒙牛“不缺钱”

“如果(蒙牛乳业)有资金链的问题,和宁总不会一拍即合,上市公司很多数字和报表很透明的,大家都可以看到。”牛根生澄清说。此前,有业内人士认为,蒙牛引资,源于三聚氰胺事件和“OMP事件”之后巨大的资金压力。

牛根生称,蒙牛现金实力有两个数字说明,2008年底的报表,蒙牛乳业的现金储备为12亿左右,到现在为止,至少在32亿以上。

7月7日,中银国际分析师赵宗俊指出,此前,虽然蒙牛手持现金30多亿,但“我们认为公司面临着融资需求,因为其今年资本性支出和贷款偿还金额将分别达到9亿和11亿元,而且公司必须为购买原奶准备更多的现金”。

中银国际还预测,2009年,蒙牛将因投资活动,将产生9.75亿人民币的负现金流,而经营活动期内只产生约8.11亿现金流。

但此番增发新股融资,蒙牛乳业将新增现金30.58亿港元。

“约31亿港元的净筹资金额,将解决公司的融资需求,为公司在乳制品行业中的扩张提供更多的资金。”赵宗俊称,中粮集团联手厚朴投资认购蒙牛乳业两成扩大后股本,为蒙牛“翻开了新篇章”。

“我们之前预计,蒙牛乳业到今年底将手持17亿人民币的现金,现在我们把数字上调到44亿人民币。”摩根士丹利分析师Angela Moh于7日表示,不过,“我们了解到,蒙牛乳业目前并没有对新资金去向的成型计划”。

大股东的新考虑

虽然,宁高宁7月7日已明确表示,“在可见的未来,中粮没有继续增持蒙牛的计划”。而此前,中粮已经明言,不会介入蒙牛的管理。“金牛与银牛目前的持股量减少,不会导致管理层的人事变动”。

但在资本市场看来,与蒙牛的牵手,中粮有融资之外的更多考虑。

中银国际分析师赵宗俊表示,中粮与蒙牛在未来的联系将深化。“我们认为,中粮集团最终将受让厚朴投资公司所持全部的蒙牛股权。毕竟,厚朴投资公司是一家私募投资基金,总会有退出蒙牛的一天。”

甚至,中粮集团的触角,已经深入到蒙牛乳业的实体层面。“事实上,中粮集团已经和蒙牛持股93.29%的内蒙蒙牛的部分少数股东进行了接洽。”

不过,与中粮的进一步融合,亦对蒙牛自身有利。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Angela Moh 说,“我们明白,中粮在整合一系列食品行业上游业务上表现活跃,包括饲料与肉类产业、粮食与酒类、软饮料等。拥有一个更大更强的集团作为合作伙伴,有助于蒙牛获得更多支持,因为中国政府正寻求整合乳业上游。”



根生 、寧 寧高 高寧 聯手 答疑 為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45

牛根生得失三问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7-13/HTML_8DRFEJ4YHLK2.html


牛根生老了。也瘦了。

7月7日下午,当蒙牛集团董事长牛根生现身蒙牛乳业(02319.HK)与中粮集团合作的媒体沟通会时,不少记者在心底发出这样的感叹。

这样的变化直接与牛根生的年龄有关。1958年出生的他,今年已经51岁。所谓五十知天命,打拼了几十年的牛根生也曾计划在这个年龄坎上退下来。

不过,事与愿违。

去 年下半年一场席卷全国乳业的“三聚氰胺事件”,让牛根生和他的蒙牛都不能幸免。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牛根生几近蛰伏,在媒体面前亮相的机会也少之又少。可以 肯定的是,这是他和蒙牛最艰难的一段时间。因此,当牛根生再度出现在公众面前时,同样的西装革履,同样的绿色蒙牛领带,却遮挡不住那一抹憔悴颜色。

但无疑,这又是牛根生这大半年来最意气风发的一次亮相。与央企中粮的牵手,外界一致的看法是,这对于目前的蒙牛集团是一步聪明而利好的棋。

这对于牛根生本人呢?毕竟,与伊利等其他乳品企业不同,牛根生与蒙牛,在过去的时间里,是相辅相成,谁也离不了谁的。何况,交易中的另一主体正是牛根生一手创立的老牛基金会。

但是,伴随巨无霸中粮的入主,蒙牛是否还是那个被打上深刻牛根生烙印的蒙牛?而至于牛根生,这一步带给他的更多的是无奈,还是又一次成功的微笑?

30分钟的沟通会上,牛根生并没有过多地涉及这些问题,但这并不影响那些围绕他个人的问题被继续讨论。

一问:激流勇退?

尽管此前已经减持多次,但是这是第一次,牛根生及其团队离开了蒙牛乳业大股东的位置。

根据交易设计,蒙牛乳业除了将向中粮及厚朴组建的合资公司发行173800000股新股外,“银牛”、“金牛”及“老牛基金”还将以每股17.60港元的价格向合资公司出售蒙牛65800000股股份。

交易完成后,“老牛基金”将不再持股,“银牛”、“金牛”、牛根生以及其他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将分别下降到5.78%、2.11%、3.96%、3.33%,合计持有股份变为15.18%,而中粮与厚朴合资公司股份则上升为20.03%。

在交出控股权的同时,人们开始回想起牛根生在四年前的一番言论。2005年9月,牛根生宣布将辞去蒙牛乳业总裁的职务,同时,蒙牛乳业面向全球招聘CEO。也正是那个时候,牛根生首次面对媒体坦言,希望自己在50岁的时候退休,退出蒙牛的管理层。

2008年,牛根生刚好50岁。就在大家纷纷猜测牛根生是否会履行退休诺言时,突如其来的“三聚氰胺事件”,打乱了牛根生和蒙牛的计划。

蒙牛方面曾公开表示,虽然牛根生有退休计划,但集团不希望他退,“三聚氰胺事件”后更不希望。牛根生本人也表示这个时候不是退的好时候。

为了显示与蒙牛共渡难关,牛根生甚至还表示,从去年10月开始主动减薪50%。

但此次让出第一大股东位置后,牛根生“退休”一事再次被关注——这是否是牛根生“退休”的重要一步呢?

很多方面都可以嗅出这样的痕迹。

来 自国盛证券的报告指出,“三聚氰胺事件”之后,随着国家加大了对乳业的扶持力度,包括原奶收购贷款财政贴息、奶粉收储、推进学生奶计划等政策密集出台,这 使得乳制品行业主要企业大大受益。蒙牛的资产经营质量和运营状况还处于行业的较好水平。2008年全年公司经营产生的净现金流仍达到5.87亿元,公司账 上现金及银行结存高达30.42亿元,且市场销售恢复了九成。

在这种情况下,牛根生大有放心而去的理由。

牛本人在沟通会上也直言不讳:“2006年我把内蒙古日常的事务给了杨(杨文俊)之后,他是法人,我主要是以上市公司为主。这段时间基本上公司日常事务我就不处理了,主要是做基金的事。”

四年前就开始言退,牛根生有自己的考虑。

郑俊怀,伊利集团前董事长,也曾是牛根生的老上级。伊利从当初仅有100多人的小厂发展至今天国内乳品行业的龙头企业,郑俊怀功不可没。正因如此,郑俊怀被称为“乳业教父”。然而郑却因动用公司资金进行MBO而黯然落马。那一年,郑俊怀54岁。

田文华,三鹿集团前董事长。田文华也曾一手将偏居石家庄的三鹿打造成全国乳业三甲,去年之前,她还是一个令人尊敬的女企业家。然而去年9月缘起三鹿的“三聚氰胺事件”,让三鹿乃至整个中国乳业形象一夜之间轰然坍塌,而田文华也以年近七旬的身份锒铛入狱。

甚至还有王佳芬。尽管王佳芬是以正常的退休年纪从光明乳业董事长的位置上退下来,但那个时候,光明已经失去了几年前的辉煌,让乳业老大的宝座拱手让给了伊利、蒙牛,而追赶也遥遥无期。

以牛根生的聪明,不可能看不到其中玄机。而在目前的行业中,1958年生的牛根生也已经俨然“老大哥”,他也常常以“老牛”自称。与其可能重蹈那些老熟人的覆辙,不如急流勇退。

另一方面,在牛根生活跃的那个商圈中,包括万科王石、联想的柳传志,这些中国出类拔萃的企业家,也曾以自身的经验和对商业的感悟,给予了牛根生类似的建议。牛根生曾坦言,自己相继辞去蒙牛总裁和总经理的职务,除了顺应国际大公司两权分离的惯例做出的决定外,也是受到上述二人的影响和指点。

牛根生还表示,过早言退,至少是来自自身内在的力量,而且也防止了未来因外力影响不得不退的尴尬局面。

事实证明,牛根生在四年前开始的言退之举,的确再次为他带来了掌声。不过,去年“三聚氰胺事件”后,牛根生的退休似乎有了一种他所担心的那种不得已的色彩。

“三聚氰胺”事件中,一向形象良好的蒙牛也榜上有名。与其他企业不同,蒙牛从诞生伊始,其为公众利益而生的形象便伴随左右。这其中,离不开牛根生的个人宣传。因此,三聚氰胺不仅对蒙牛,乃至牛根生个人也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

“这次蒙牛‘背弃’了市场对一个大品牌的信任,很多人因为信任牛根生,而让孩子喝蒙牛长大,如今却发现这种信任背后是如此巨大的危险。”一位网友如是写道。

这 仅仅是一种代表观点。从那时候起,围绕牛根生的不再只有正面的评价,质疑渐渐增多。直到牛根生“万言书”曝光后,甚至被评价为一场作秀作过头的失败案例。 让牛根生痛哭流涕的“外资恶意收购”风险,细细分析之下,一个重要原因不过是上市之后蒙牛管理层不断出售股权套现造成的。

当时,记者查阅香港联交所最新信息显示,牛根生等一致行动人的股份已经降至26.27%。而管理层在几次减持中套现数十亿元港币。

中国企业发展能力研究中心主任陈竹友在一篇文章中公开认为,目前的牛根生应该退休了。“一场危机,伤害了一个产业。一个人的名声,却正在毁灭着一个企业。”在他看来,牛根生退休与否,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战术问题。

简单的战术,也同样让人煎熬。这一点牛根生应该感受最深:一方面是企业陷于危难,是否要共渡难关,一方面则是众人对于其个人的指责。

半年多过去之后,牛根生在引入中粮作为大股东过程中再次彰显了“牛氏”智慧:企业难关已过,背靠中粮大靠山,如果牛根生愿意,就可以轻轻松松地安排自己的退出计划了。

二问:差不差钱?

此番实力雄厚的中粮与厚朴携61亿港币重金前来,也被看做牛根生甘愿让出控股权的重要原因。

牛根生则表示,蒙牛“不差钱”。他极力以数字来证明:“去年底的报表,蒙牛的现金储备12亿左右,过一段时间有中报,至少在32亿以上,这是和中粮合作之前,现金储备已经多了很多,如果有资金链的问题和宁总不会一拍即合。”

但蒙牛不差钱并不意味着牛根生不差钱。

除了新股增发,一部分还来自于牛根生旗下的老牛基金会以及管理层的套现,总计金额达11.58亿港币,其中老牛基金会全部股权出清,收回现金9.55亿港币。

事实上,老牛基金会对于资金的饥渴在去年10月的“万言书”事件中已经可见一斑。那次事件的主体,正是老牛基金会将牛根生所捐献的其中一部分蒙牛股权——此部分股权占蒙牛香港上市公司4.5%——抵押在摩根士丹利。

2005年,在老牛基金会成立之后,牛根生将其拥有的中国蒙牛和内蒙蒙牛所获现金红利的49%,全部捐给老牛基金会,其中就包括牛根生当时拥有的蒙牛乳业约4.5%股份,以及内蒙蒙牛8.2%的股份。

在去年12月7日召开的“2008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牛根生称抵押股权源于老牛基金会出现了资金困难。

据他介绍,出现问题的原因,是因为想做慈善事业,每年花几千万,钱不够用了,老牛专项基金才将股权质押给了外国投行。

据记者了解,老牛专项基金的第一笔款在2005年6月1日到位,总额为386万元。蒙牛总裁助理张治国表示,这部分资金是牛根生2003年的股份红利形成的,本不在捐赠之列。

到2007年12月,蒙牛首席执行官雷永胜曾在一份报告中透露,牛根生捐股产生的红利加上蒙牛管理层成员的捐款,“老牛专项基金”账面上已有2亿多元,以后还将逐年增加。

据业内人士分析,上述股权抵押贷到的资金应该在人民币10亿元左右。

根据老牛基金会的设立宗旨,其将着重帮助医疗和教育的发展以及解决三农问题。不过,除了每年的各项公益捐助,现代牧业被看做老牛基金会最重要的一笔资金投向。

2007年底,老牛基金会投建了老牛投资。这是一家主要投资农业等领域的基金。而该机构目前最大一次投资,当属重组蒙牛现代牧业。

老牛投资合伙人翁向伟此前亦透露,之所以抵押蒙牛乳业股权,是由于信贷紧缩所致。而抵押之后换取的现金,也大部分用在了新型农业方面的投资上。

据《马鞍山日报》报道,去年9月1日,蒙牛现代牧业公司举行了增资重组战略合作签约仪式,现代牧业与KKR公司、老牛基金、蒙牛乳业集团公司共同合作投资2.5亿美元。现代牧业公司增资重组后,拟在美国或香港上市。

2009年6月,KKR已经完成了对现代牧业的多轮投资,总计为1.5亿美元。

通过牛根生对上游的投资,可以看到其最近半年的人生轨迹,与另一名民营企业家汇源的朱新礼有着太多相同的地方。2008年9月,朱新礼宣布将一手创立的汇源所有股权卖给可口可乐,并将开始大力进军上游果园种植领域。

这一转型被业内赞为明智之举:控制产业链上游,在未来面临更大的发展空间。何况,这个领域竞争较少,尚待整合。不过,朱新礼通过卖企业换取转型资金的计划因为外资并购的属性最后落空了。

现在,牛根生也是希望通过套现股权获取资金,来发展上游奶源建设。

此前,牛根生曾一度鄙视“先牧场后市场”的模式。业内流传的一个故事是说,牛根生 曾到长富几个牧场参观,当看到用钢结构和国际先进挤奶设备装备的挤奶场时,他觉得这在成本上不可取;而看到一个用闽北常见的杉木板围起来的挤奶场时,他却 点头表示认可。牛根生对长富的高层表示,蒙牛提倡在上游控制成本,而在营销和品牌等环节提高附加值。

中国奶协一位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坦言,国内乳企除了三元、光明、完达山等还有一些自己的牧场外,一线阵营的蒙牛、伊利等,自己的牧场“非常少”,比例“很低”。

有私营牧场主曾对记者表示,蒙牛进入一个城市,由于缺乏奶源,便通过降低检验标准还和当地的企业抢奶源。

这样的发展模式在为蒙牛获取到火箭般的成长速度之后,在三聚氰胺事件中给牛根生当头一棒。于是,牛根生开始做出重大战略调整:进军上游。

不过,和朱新礼面临的情况一样,上游建设所需资金庞大。一种说法是,1个1万头牛的牧场投资规模就约在4亿-5亿元人民币,且回报时间相对较长。

有知情人士透露,在2007年10月至11月间,蒙牛各事业部的中高层人员接到了可以认购老牛投资的原始股的通知,而融资来的钱有可能就是投向了现代牧业。

蒙牛现代牧业公司目前奶牛存栏数达2.6万头,而其计划是在1到2年内,在全国各地兴建25到30个现代牧场,使现代牧业公司成为世界规模最大、奶牛养殖技术最先进现代的奶牛养殖企业。

牛根生比朱新礼晚了一步,这让他有机会汲取其失败的经验。不同的选择就是,不卖给外资,而卖给国企。这同样能解决他资金上的要求,中粮的控股,还能避免股权过于分散的蒙牛乳业面临外资恶意收购的风险。

三问:去牛根生化?

蒙牛与牛根生,在迎接完中粮的进入后,其关系是否也走向一个新的局面?

熟 悉蒙牛的人都说,牛根生演绎了一个中国企业快速发展的传奇,而在这个掺杂着恩怨情仇和资本财富的故事中,牛根生的个人魅力也一次次地被渲染和拔高:从对郑 俊怀的投桃报李,对员工秉承的“财聚人散、财散人聚”的原则,到后来的捐股、从事慈善事业,牛根生被极大程度地“神化”。

一位外资企业的高层曾对记者讲过自己在蒙牛的一次亲身经历。在一次组织参观蒙牛的活动中,到访的学者、企业高层被安排在会议室里面集体聆听蒙牛的成功经验介绍,以及牛根生的成功人生。

据其回忆,在介绍员的口中,牛根生被给予极大的“美化”,甚至连比尔·盖茨宣布捐出全部家产,也被看做是在学习牛根生。这让这位外资企业的人士感到有些可笑。这次宣讲从下午持续到晚上8点多,结束后,所有到访人士都长长舒了一口气。

陈竹友指出,牛根生现在的身上也背着一个袋子,但这个袋子里装的是名而不是钱。因此,在三聚氰胺事件后,“伊利里没有像牛根生这样的‘神’,人们却把伊利在这场风波中的仇恨给淡化了”,而“蒙牛里有‘神’,而‘神’却在伤害了香客的同时,要求香客们同情他”。

也许,牛根生也意识到是时候减轻自己在蒙牛身上的色彩了。

他开始刻意干一些与蒙牛无关的事情。宁高宁说,“我去了蒙牛,他没有带我看任何的工厂,带我去了两个地方,很远的地方,一个是他治理的河,第二个是河两边种的菜和树苗,种的西瓜,这就是他现在干的事”。

但牛根生也绝不会如此轻易地从蒙牛脱身。

尽管中粮将在蒙牛未来董事会的11个名额中,占据3席位置,但这3个名额均为非执行董事。宁高宁还透露,双方是在股权比例基本稳定的情况下合作,中粮在目前可看的未来没有继续增持蒙牛的计划。

因此牛根生依然掌控着蒙牛董事长的职务,而且到目前为止,牛根生并没有明确表态何时会交出这个职位。

而2009年7月9日晚,蒙牛乳业最新的公告表示,公司已于7月9日授出88,800,000股期权作为股权激励 计划,价格18.54港元,共计金额16.46亿港元(约合14.51亿元人民币)。

在 本次股权激励计划中,蒙牛乳业4位执行董事共获1246000股股权,共2310万港元(约合2036万元人民币)。其中,蒙牛乳业总裁杨文俊获得 6600000股,蒙牛集团冰淇淋公司总经理孙玉斌获1650000股,蒙牛乳业首席财务官姚同山获得1000000股,蒙牛乳业副总裁白瑛获 3210000股。

股权激励计划将分为三年施行,第一年和第二年各获所授股权的30%,余下40%股权将在第三年得到。该项股权激励计划6年内有效。

这些被激励的对象均是牛根生的老部下。可以想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牛根生团队还将牢牢地掌控着蒙牛。

对于中粮这个战略投资者的选择,也可以窥出牛根生的精明。

事实上,蒙牛与伊利,这两家乳业双雄,一直以来前者以“公益牌”吸引眼球,而国企的伊利则依靠“政府牌”走天下。而在三聚氰胺事件后,伊利的这种优势更加凸显。

5月25日,上海世博局正式宣布,伊利集团成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唯一一家符合世博标准、为上海世博会提供乳制品的企业

伊利赢得世博会信任的同时,另外两大强音也相继奏响:内蒙古政府为孕期妇女提供免费乳制品的“一杯奶生育关怀行动”工程和新疆自治区政府所倡导的“学生饮用奶”计划,都已锁定伊利为战略合作伴。

相反,蒙牛却接连失手。

JP摩根的研究报告指出,此前,蒙牛是国内主要乳企唯一一家没有国资背景的企业。而中粮的入主,能带来政府的支持,减少企业未来的风险系数。

而且,中粮董事长宁高宁,和牛根生是多年的朋友,也同为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一起出席论坛,一起访问企业,一起参加节目。这种背景下,宁高宁掌舵的中粮很难扮演起“门口的野蛮人”的角色。

更重要的是,号称打造全产业链的中粮,还能带给突进上游的牛根生和蒙牛在奶源建设方面的丰富经验。而宁高宁也表示,希望未来中粮集团与蒙牛乳业之间的合作首先从上游奶源建设开始。

“蒙牛从去年底到现在,行业事件发生之后重点抓基地建设,推进现代化牧业的速度,而中粮能帮助蒙牛实现这样的愿望。”牛根生并不讳言。

可以想见,“淡出”的牛根生未来和“中粮系”的蒙牛还将有更多的故事。



根生 得失 三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78

牛根生卸任蒙牛子公司董事长 中粮总裁接任


From


http://www.nbd.com.cn/newshtml/20090829/20090829021843629.html


行业统计数据显示,我国矿泉水生产企业已经达到了1200多家,年增长率超过30%,2004年矿泉水产值就突破了100亿元。除了乐百氏、娃哈哈、农夫山泉等全国性品牌外,几乎每个区域市场都有自己的矿泉水品牌。不过这些企业规模有限,产能在万吨以上的约只占10%。

广东省瓶装饮用水行业协会会长罗坦就曾表示,目前水企两极分化严重,市场占有率达65%的龙头企业增幅在25%左右;一些小型且定价较低的水企却受到巨大冲击。未来几年,高端饮用水将是水企的发展出路。

据中投顾问的数据显示,2008年中国瓶装饮用水产业规模达到400亿元,但利润率却只有3.85%。中国瓶装饮用水正进入“微利时代”。

“正是低端矿泉水价格竞争激烈,利润微薄,越来越多的水公司开始发力高端业务。”陈静说。

国 内高档饮用水市场一直是由外资品牌占据主导地位。据陈静介绍,依云、斯柏克林、巴黎水等外资品牌占有的市场份额超过50%,其中,仅依云的市场份额就超过 10%。就在今年7月,以生产食用油著称的外资粮商益海嘉里突然收购了一家本土高端矿泉水公司——西藏冰川矿泉水有限公司的25%股权。

虽然5100西藏冰川、椰树火山岩、雅加泉等本土饮用水企业不断涌入,但仍难以撼动外资品牌的优势地位。然而,不断出现的“依云矿泉水含菌”等外资高端矿泉水的质量丑闻也给本土高端饮用水企业提供了更多机会。

据陈静分析,将来高端矿泉水的发展趋势将像现在的高端液态奶一样,竞争很激烈,利润仍很高。而在这轮竞争中,水源将成为最重要的砝码。

事实上,各大高端矿泉水已就水源地做起了文章。5100西藏冰川核心优势就在于来自5100米海拔的西藏冰川;深海泉号称是来自山东烟台的深海矿泉;加多宝打出的是海拔6178米的昆仑山玉珠峰。

不仅仅是营销,各大高端矿泉水也正在跑马圈地,争夺优质水源。据了解,我国经专家评审鉴定合格的矿泉水水源虽然多达4000多处,允许开采资源量约18亿立方米/年,但开发利用的矿泉水资源量约5000万立方米/年,仅占允许开采量的3%左右。

而长白山水源的争夺尤为激烈。据记者了解的情况,长白山、法国阿尔卑斯山和俄罗斯高加索山的泉水被并称为世界三大矿泉水。长白山已探明并通过技术鉴定的矿泉水水源达180多处,其中,允许开采量在年产10万吨以上的矿泉水生产基地就有47家。

韩国NAPIA、康师傅、亚洲富恒等多家巨头在此布局。有数据显示,2008年,以长白山矿泉水为主导的吉林省瓶装水产量达到229万吨,同比增长114.5%,高出全国平均水平90多个百分点,占全国瓶装水总增量的23%以上。
根生 卸任 蒙牛 子公司 子公 董事長 董事 中糧 總裁 接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608

蒙牛乳业去年盈利11亿牛根生将淡出日常管理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0429/419439.shtml


 每经记者 刘丹 发自北京
昨日 (4月28日),蒙牛乳业(02319,HK)在香港联交所发布2009年业绩。报告显示,2009年蒙牛乳业扭亏为盈,全年营收257.1亿元,同比增 长7.73%;净利润11.158亿元,每股基本盈利0.681元。蒙牛拟派每股期末股息0.1413元。蒙牛乳业同时宣布,牛根生将调任为非执行董事, 这显示其将逐渐退出日常管理。
蒙牛乳业宣布,牛根生将由执行董事职务转任非执行董事,自2010年6月9日举行的股东年会后生效。牛根生于调 任后仍留任为董事会主席。信息显示,牛根生2008年7月21日与蒙牛订立的服务合约获任为公司执行董事,任期为三年,显示本次并非为到期的正常调任。
“牛总四年前就已经将总裁交给杨文俊,他主要管战略上的事情,这是他的人生规划,牛总还是蒙牛乳业的董事会主席,主要负责公司战略层面的发展。”一位知 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
公司对此解释为,牛根生将来会专注于集团未来的战略管理及规划,因此会投入较少时间在集团的日常管理。
显而易见,这一系列的董事调任皆由中粮集团入主蒙牛乳业引发。
2009年7月,蒙牛乳业获中粮集团及厚朴基金入股。中粮集团联手厚朴基金以 61亿港元收购蒙牛乳业20%的股权,成为蒙牛乳业第一大股东。此后蒙牛高层内部开始了调整。
其中主要的是:2009年8月,蒙牛十大创始人 之一的孙玉斌辞任上市公司蒙牛乳业执行董事一职;牛根生由蒙牛乳业行政总裁调任为董事会主席;新进驻蒙牛乳业董事会的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则担任蒙牛乳业 董事会副主席;蒙牛的发起人之一杨文俊担任蒙牛乳业总裁。
2010年3月,担任蒙牛乳业首席财务官一职9年之久的姚同山正式离职,中粮财务总 监马王军同期进驻蒙牛乳业,中粮派驻蒙牛乳业的高管人数增至4人。至此,蒙牛发起人中仅有杨文俊一人还在参与蒙牛的正常经营,担任蒙牛乳业总裁、内蒙蒙牛 总裁。(实习生李潮文对本文亦有贡献)

蒙牛 乳業 去年 盈利 11 億牛 根生 淡出 日常 管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50

轉做非執董股東會照蒲頭牛根生專心公益 李華華

2010-6-10  AD





 

蒙牛 (2319)創辦人牛根生4月調咗做非執行董事但保留做主席之後,個個人都估佢唔會再響股東會蒲頭,費事俾人問長問短。不過,世事嘅嘢又真係成日咁出人意 表o架喎!

噚日牛哥竟然現身,會一會班股東同傳媒,不愧為最牛嘅非執董!咁牛哥o依家理應冇以前咁忙喇,今後有咩搞作呢?佢話轉咗做非執董 之後,只會參與蒙牛嘅大方向發展規劃,剩番嘅時間,會留番嚟做公益同慈善嘢喎……哦?唔知牛哥會唔會去打救吓啲「結石寶寶」呢?

諗番起…… 由毒奶事件到中糧集團入股,蒙牛嘅變化真係好大,對於自己嘅心血變咗半隻國企,牛哥有咩睇法?估唔到牛哥大大方方出嚟會記者,但對呢條問題始終左閃右避, 只係話好多內地公司,甚至佢啲同業,股東架構喺近年都變得好多元化,仲已經變咗一個趨勢,蒙牛都只係其中一間啫。

佢仲相信,蒙牛同中糧可以 產生協同效應。學佢以前話齋:「發射自己的光,但不要吹滅別人的燈!」

有加價壓力

牛哥快閃後,輪到俾股壇長毛David Webb質疑學歷嘅總裁楊文俊「講話」,近排內地出現加價潮,楊總話,蒙牛一直因為成本升,不嬲都有加價壓力,佢哋會用優化成本結構嚟抵銷有關影響。

華 華估計,消費者寧願佢哋加價,都唔好降低產品質素,事關經過毒奶事件,真係有陰影o架,股價就話有得「溝淡」,奶溝淡咗就唔好飲啦,係咪?

李 華華



轉做 做非 非執 執董 股東會 股東 照蒲 頭牛 根生 專心 公益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039

牛根生悉数捐出蒙牛境外股份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1230/2177037.shtml

每经记者 李娇凤 发自北京
“牛总捐赠股份是以前就决定好的,昨天只是完成了一个法律手续,使之具有法律效力。”12月29日,老牛基金会媒体负责人田磊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
此前一天即28日,蒙牛乳业有限公司在香港宣布,公司创始人牛根生已将其名下的境外蒙牛股权资产全数转让给Hengxin信托,以贡献公益慈善事业。
牛根生被誉为“全球华人捐股第一人”,通过此次转让,牛根生终于兑现承诺,“裸捐”全部股份。
据悉,Hengxin信托是牛根生为完成慈善捐赠意愿而设立的一个不可撤销的信托。该信托的受益方包括老牛基金会及与其合作过的中国红十字会等公益慈善组织。
蒙牛公司并未透露其信托资产总额。不过,据香港媒体报道,目前牛根生所捐股份的市值达到了40多亿港元。
“老牛基金会资金的主要来源是牛总捐赠的股份,分为两个部分,一是每年产生的红利,二是这些股份的变现所得。”田磊说,“不过,这次的境外股份还不涉及股份变现,所以对基金会来说,算是比较常态的动作。”
据介绍,近5年老牛基金会主要投向医疗、公益助学、自然灾害捐款、解决三农问题等50余个公益慈善项目。截至2009年,老牛专项基金捐赠已经超过4.18亿元。

根生 悉數 捐出 蒙牛 境外 股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60

牛根生“裸捐”:全部海外资产用于慈善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2-30/yNMDAwMDIxMzYyNw.html

12月28日,中国蒙牛乳业有限公司在香港宣布,蒙牛创始人牛根生将其拥有的海外资产主要包括持有的蒙牛股份全数转让给Hengxin信托,以贡献公益慈善事业。

牛根生在境外设立了慈善信托机构“Hengxin”来运作牛根生在境外的资产,该捐献已经捐出不可撤销。

这次蒙牛集团创始人牛根生第二次明确宣布其所拥有的资产做慈善。2005年1月,牛根生及其家人宣布全部捐赠持有的蒙牛乳业股份做慈善公益事业,为此,作为主要发起人,牛根生成立了老牛基金会,并随后将其在国内的资产全部捐给老牛基金会。

截至目前,牛根生实际拥有和视为拥有的蒙牛股份为2.635亿股份,市值总额54.55亿港元。牛根生此时再次要捐献所拥有的境外资产,让外界心生疑惑。

12月29日,蒙牛集团新闻发言人姚海涛告诉记者,“这个事情,我也是刚知道,牛根生捐款主要是个人行为,不需要跟公司沟通。”

不过,当日蒙牛集团董事会办公室张振华则称,老牛基金会是国内注册设立的机构,牛根生国内的资产已经全部捐给老牛基金会;由于牛根生持有的蒙牛股票在香港上市,牛根生持有的资产捐献,需要在境外设立机构来运作这些资产做慈善。

牛根生完成资产捐献

张振华告诉记者,“Hengxin信托是在境外设立的一个公益性慈善机构,受牛根生委托全面负责运作牛根生所持有境外资产收益”。

姚海涛称,牛根生自从宣布捐出个人所持有资产做慈善后,这几年他一直在专心做慈善。

这次资产捐献后, Hengxin信托的受益方包括老牛基金会及与其合作过的中国红十字会、中国扶贫基金会、壹基金、大自然保护协会、内蒙古慈善总会等公益慈善组织。

张振华称,牛根生希望学习比尔.盖茨和李嘉诚,将所拥有的资产用来做慈善。

在这次捐献给Hengxin信托的资产中,主要有牛根生持有的蒙牛乳业3.96%股份,根据蒙牛乳业公开资料,这部分股份总额为6878万股。

另 外,牛根生个人以及老牛基金会通过金牛、银牛等基金持有蒙牛乳业的股份。2010年4月27日,在蒙牛乳业宣布公司执行董事牛根生转任公司非执行董事的公 告中透露:截至本公告发出之日,牛根生实际拥有和视为拥有本公司2.635亿股份的权益(按《证券及期货条例》第XV部所界定的涵义)。

截 至12月29日收盘,蒙牛乳业股价为20.70港元/股,这意味着,如果以其直接持有的3.96%股份来计算,牛根生直接捐出的资产价值为3.756亿港 元;如果以其实际拥有和视为拥有的蒙牛2.635亿股计算,此次牛根生捐出的蒙牛乳业资产市值总额为54.55亿港元。

张振华表示,2005年牛根生承诺捐出所有资产做慈善,但是当时《公司法》有规定,公司法人捐献持有的股份每年不能超过25%,因此都是每年捐赠一部分。目前,牛根生持有的蒙牛境内资产,通过逐年捐献,已经全部捐献给老牛基金会。

老牛基金会(前身为内蒙古老牛公益事业发展促进会)成立于2004年12月28日,是蒙牛创始人牛根生捐赠并发起设立的从事社会公益慈善活动的私募基金会。老牛基金会登记机关为内蒙古自治区民政厅,业务主管单位为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

2005年1月,牛根生与其家人宣布全部捐赠持有的蒙牛乳业股份,并约定在他有生之年,该等股份红利所得的51%归老牛基金会,49%归个人支配;待他天年之后,该等股份的红利100%归老牛基金会,家人只领取相当于北京、上海、广州三地平均工资的生活费。

据老牛基金会介绍,目前牛根生及其家人持有的蒙牛乳业股票红利,实际捐赠比例已达到63%。

另外,蒙牛乳业创业团队的十四位高管共同决定将来自外资股东奖励股份50%的售股收入亦捐赠于老牛基金会,用于社会公益慈善事业。

老牛基金会介绍,目前上述捐赠是老牛基金会的主要资金来源。至2010年3月10日,老牛基金会累计接收捐赠之现金(包括2009年7月股份变现所得)已达人民币11亿余元。由于,牛根生及家人所捐股份的主要部分尚未变现,仍以股份形式存在。

张振华告诉记者,老牛基金会已经联合中国红十字会等公益基金,投入汶川地震、青海玉树地震、甘肃舟曲县特大泥石流灾害的救助。

老牛基金会介绍称, 截至2009年底,老牛基金会已与中国红十字总会、中国扶贫基金会、机构合作等合作开展了五十余个公益慈善项目,捐赠款项金额合计约1.3亿元。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09年,“老牛专项基金”捐赠超过4.18亿元人民币。

暂不会退出蒙牛

捐出全部所有海外资产,这是否意味着,在逐渐退出蒙牛后,牛根生将彻底退出蒙牛?

姚海涛表示,具体情况不太清楚,公司这边也没有新消息。

不过,在三聚氰胺事件后,牛根生逐渐退出蒙牛路径已经慢慢清晰。

2009年7月6日晚,在港上市的蒙牛乳业发布公告称,中粮集团联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厚朴投资,以61亿港元获得蒙牛乳业20%股份,中粮集团成为蒙牛的第一大股东,蒙牛也从民营企业变为央企控制的国有企业。

8月27日,蒙牛乳业(02319.HK)召开特别股东大会,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总裁于旭波,中粮集团战略部总监马建平,厚朴投资董事长方风雷四人出任蒙牛乳业非执行董事,公司执行董事牛根生转任董事会主席,而宁高宁出任董事会副主席。

此外,牛根生亦辞去蒙牛乳业主要核心资产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内蒙蒙牛)董事长职务,由中粮集团总裁于旭波接任内蒙蒙牛董事长,仅保留董事一职。

这标志着被中粮收购的蒙牛正式进入中粮系,牛根生有意淡出蒙牛,将主要精力放在投资业务和老牛基金会上。

而且当时蒙牛高管持股的现代牧业已经蒸蒸日上,牛根生作为主发起人的老牛基金会旗下的投资公司也投资了现代牧业。2007年底,“老牛基金会”投建了“老牛投资”,这是一家主要投资农业等领域的基金,目前持有现代牧业约5%的股份。

在操作蒙牛乳业香港上市并获得成功后,再操作现代牧业香港上市,显示牛根生资本运作之老到。

东方艾格分析师陈连芳告诉记者,牛根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有特别的思维,这使他能抓住资本运作的机遇。

不过,张振华告诉记者,牛根生不会退出蒙牛,但主要精力会放在做慈善公益事业上。


根生 裸捐 全部 海外 資產 用於 慈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81

中環在線:牛根生捐蒙牛做善事 李華華


2010-12-29  AD





 

華華記得喺 2005年,蒙牛(2319)創辦人牛根生(圖)話過,會將佢擁有嘅蒙牛股份,除咗小部份嘅股息要用嚟畀佢屋企之外,其他所有嘅經濟收益都會用晒嚟貢獻慈 善事業。大丈夫果然一言九鼎,噚日,蒙牛宣佈,牛總已經將佢名下擁有嘅蒙牛股權資產,全數轉讓畀Hengxin信託,用喺公益事業度。

呢個 信託嘅受益單位,除咗牛總搞嗰個老牛基金,仲有老牛基金合作開嘅partner,即係中國紅十字會、中國扶貧基金、壹基金、大自然保護協會同埋內蒙古慈善 總會。牛總話,捐獻股權資產回饋社會,係佢多年嘅心願,公益慈善係一項長期嘅事業,佢會繼續努力……咁有善心,華華都希望佢為善最樂,福有「牛」歸!


中環 在線 根生 蒙牛 善事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806

慈善牛根生起底:老牛基金会及其他

http://www.21cbh.com/HTML/2011-6-15/0MMDAwMDI0NDU0Mw.html

“您好,欢迎致电XX抗旱绿化有限公司……”手机铃声响起不久,田磊就接通了记者的电话。此时,田磊的身份是老牛基金会新闻发言人,而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前述这家公司的员工。

身兼两职的田磊表示,自己其实只能算老牛基金会的义工,帮忙做点事,基金会一共仅10来名专职人员,自己所在的和信园,也是一家致力于生态环境建设的企业。不过,这样一家位于内蒙古呼和浩特的基金会,却因为牛根生在几天前辞任董事会主席,而会在未来凸显其重要性。

蒙牛方面对牛根生辞任的解释是,他“拟将大部分时间投入慈善事业,实现数年来夙愿”。而田磊则明确告诉记者,老牛基金会正是牛根生目前从事慈善事业的唯一平台。

其 实,从2004年成立至今的7年时间里,外界对老牛基金会并不陌生。但关注的背后,所谓“高调”的老牛基金会在外界眼里依然神秘:过去几年,来自牛根生的 个人捐赠究竟有多少?基金会资产究竟有多大?针对公益慈善的捐赠是否如约进行中?牛在过去和未来又会在基金会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40亿资产起底:绕不开的蒙牛

“目前,老牛基金会持有的现金和股权,总资金应该有近40亿元人民币。”田磊同时称,老牛基金会与蒙牛并无任何关系。这一点,记者也从蒙牛方面得到同样的说法。

但从资金来源上说,老牛基金会从成立伊始,便与蒙牛息息相关,密不可分。

据 老牛基金会网站介绍,2005年1月,牛根生携家人捐赠了蒙牛乳业全部股份,并约定:在他有生之年,该等股份红利所得的51%归老牛基金会,49%归个人 支配,而实际执行比例为,红利的67%归老牛基金会,33%归个人支配;待他天年之后,该等股份的红利100%归老牛基金会,家人只领取相当于北京、上 海、广州三地平均工资的生活费。

而“受其慈善行为之感召,蒙牛乳业创业团队的十四位高管共同决定将来自外资股东奖励股份50%的售股收入亦 捐赠于老牛基金会,用于社会公益慈善事业”。“至2010年3月10日,老牛基金会累计接收捐赠之现金(包括2009年7月股份变现所得)已达人民币11 亿余元。至此,牛先生及家人所捐股份的主要部分尚未变现,仍以股份形式存在。”

因此,田磊认为,基金会的现金来源分为三部分,一是牛根生未变现股份的红利,二是2009年股份套现所得资金,三则是管理层的捐款,即在与外资股东“对赌”中获利的股票变现的一半现金。

他告诉记者,这三部分中,第二部分的资金最多,达9亿多元。其次为管理层捐款,而这其中的管理层也包括了牛根生本人,他的捐款在14位管理层中占近一半。

值得注意的是,第二部分的变现资金,曾因为引发蒙牛的“抵押门”事件一度引起外界很大关注。

2008年10月,牛根生的“万言书”的主要背景,正是老牛基金会将牛根生所捐献的其中一部分蒙牛股权——此部分股权占蒙牛香港上市公司4.5%——抵押在摩根士丹利。据牛根生此后称,抵押股权源于老牛基金会出现了资金困难。

据他介绍,出现问题的原因,是因为想做慈善事业,每年花几千万,钱不够用了,老牛专项基金才将股权质押给了外国投行。

田磊也表示,当时基金会有扩大业务、持续发展的需求,因此对资金的需求较大,仅依靠每年红利,没有大规模的变现交易是不行的。

而且,这部分股权和红利,也并不是在2005年一步到位。由于《公司法》规定公司董事每年转让股份数量不得超过25%,所以牛根生的捐赠是逐年办理法律手续。

在这样的情况下,2009年7月,中粮入主蒙牛,除了新股增发,一部分还来自于牛根生旗下的老牛基金会以及管理层的套现,总计金额达11.58亿港币,其中老牛基金会全部股权出清,收回现金9.55亿港币。

田磊坦言,在此次变现后,老牛基金会资金量很充裕了。

根 据老牛基金会网站信息,2010年7月19日,经内蒙古自治区商务厅批复,牛根生名下最后持有的内蒙古蒙牛2.63%的股份也与老牛基金会办理完捐赠法律 手续,这是第三笔转让。至此,牛根生名下持有的内蒙古蒙牛股份已全部履行完法律手续,归于老牛基金会,老牛基金会成为内蒙古蒙牛的第三大股东。截至当时, 唯有牛根生名下持有的上市公司中国蒙牛3.96%的股份,尚待履行法律手续。

去年12月28日,蒙牛乳业在香港宣布,牛根生已将其名下的境外蒙牛股权资产全数转让给Hengxin信托,以贡献公益慈善事业。至此,牛根生所有股权,捐赠完毕。

据田磊估算,包括前述11亿元现金捐赠,以及未变现的内蒙古蒙牛股权和上市公司股权,老牛基金的资产总额近40亿人民币。

正在学习的环保慈善

根 据老牛基金会的介绍,老牛基金会成立于2004年12月28日,是一家非公募基金会。老牛基金会登记机关为内蒙古自治区民政厅,业务主管单位为内蒙古自治 区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其以“发展公益事业,构建和谐社会”为宗旨,业务活动主要方向是面向环境保护、文化教育、医疗卫生及救灾帮困等其他公益慈善事 业。

截止到2010年9月30日,基金会的捐款总额为1.83亿元。

记者查阅基金会从2005年至

2009 年的业务活动一览表看到,在2005年时,其资助项目还主要为支持中国乳品工业协会年会及乳品设备、技术展示会,中国乳都雕塑资助费、支持宣传中国乳都市 委书记的电影和电视剧拍摄等等;到2006年,基金会才开始了扶贫资助等公益慈善项目。此后几年,也多为救灾帮困、文化医疗等,其首当其冲的环保主题则甚 少。

一个解释是,老牛基金会前身老牛公益事业发展促进会,最初的章程规定,基金主要用于褒奖对蒙牛集团作出突出贡献的人士或机构,员工个人遭遇不幸或生活窘困可向基金会申请资助。

老牛基金会在一份文件中专门提到,最初设立为老牛公益事业发展促进会,主要原因:一是对相关法规政策的理解不到位,没有分清基金会与社团组织的职能定位;二是对单独设立公益组织缺乏经验,又无可参照的实例。

在慈善面向社会后,基金会应运而生。两个机构资金来源、业务内容完全一致。基金会方面表示,促进会将在全部业务终了时,适时注销,其所有资产、业务、人员等均全部转移到基金会。

而田磊则告诉记者,目前正在做(促进会业务终止的)相关工作手续。

他同时表示,环保项目目前涉猎很少,主要原因是这是近两年才做出的调整,之前基金会并没有相关提法。而且,环保项目事关重大,也比较复杂,基金会还需要时间和各方面支持来进行相关探索尝试。

目前,基金会从事的一个环保项目与大自然保护协会就内蒙古生态保护与恢复项目进行合作。按照双方在2009年的协议,未来三年里基金会捐赠资金约3000万元人民币,大自然保护协会配套资金约3000万元人民币,共同用于内蒙古的生态保护与恢复。

据称,该项目在去年才完成全部洽谈,今年正式启动。

那 么,另一个问题是,基金会如何选择项目决定投向呢?田磊告诉记者,在基金会下设有项目部、法规部以及财务审核部等部门。项目来源有二,一是“有人主动找到 我们”,二是在行业接触过程中发现项目。有了对象后,先经过项目和法律部门的分析评估,再由财务部门做资金评估和审核。几方确认后,项目提交秘书长讨论。

一般50万以下项目基金会秘书长有拍板决定的权力;50万元以上则需提交更上一层的理事会讨论决定。

目前,老牛基金会秘书长为雷永胜,他曾担任蒙牛首席执行官一职。

田 磊还表示,因为基金会人力、技术力量以及信息等方面的局限,一般都选择与大型的、特别是政府性的公益机构进行合作开展慈善活动,其中包括中国红十字总会、 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儿童听力基金会、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李嘉诚基金会、李连杰壹基金会等。同时,多数慈善活动都集中在内蒙古 当地。原因是,对于干旱、水土流失等现象严重的内蒙古来说,生态治理和环保正是其目前的重点,与基金会的环保主题相一致。

基金会与Hengxin信托

2009年,中粮入主蒙牛时,中粮董事长宁高宁曾这样描述自己的老朋友牛根生:“我去了蒙牛,他没有带我看任何工厂,带我去了两个地方,很远的地方,一个是他治理的河,第二个是河两边种的菜和树苗,种的西瓜,这就是他现在干的事。”

如此猜测,基金会目前的环保方向是否也是由牛根生制定的呢?

“牛总在基金会中没有决策权,不参与项目的具体定夺和操作。”按照田磊的说法,此前牛根生在基金会中实则为两个身份,一是主要捐赠人。而捐赠一旦完成,“双方的法律义务就固定下来了”。二是基金会的名誉会长。

他 表示,牛根生通过四种方式对基金会“施加影响”。首先,牛根生会为基金会的发展规划、构想提供建议。其次,牛作为社会名人,拥有广泛的社会活动和关系,能 提供一些行业信息。比如,与李连杰壹基金的合作,就由他牵线而成。其三,牛根生会出席一些慈善活动,做公益宣传。例如,亲自参加地震灾区的援助项目。

此外,牛根生还会参加基金会的年会,听取秘书处的工作报告,交流意见。

但如今的问题是,在牛根生宣布辞职致力于慈善事业后,在老牛基金会的角色是否会发生转变?

“目前并没有这方面的调整。牛总在此之前已经投入很大的精力在慈善之上,这是一贯的。今后,应该是会更频繁地做这些事情吧。”田磊揣测道。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前述提到的Hengxin信托。据此前蒙牛方面的介绍,Hengxin信托为一个不可撤销的信托,该信托的受益方包括老牛基金会及与其合作过的中国红十字会、中国扶贫基金会、壹基金、大自然保护协会、内蒙古慈善总会等公益慈善组织。

也就是说,这最后一部分的股权,并没有完全给予老牛基金会。尽管田磊表示目前老牛基金会是牛唯一的慈善平台。但田磊对记者解释称,老牛基金会应该算是该信托最主要的受益方,而且,基金会秘书长雷永胜目前也是信托三个保护人之一。

当时即有相关律师人士分析表示,这个信托是牛根生授权瑞士银行设立的,信托未来发展的方向肯定与牛根生的意愿有很大的关联。

而一位非盈利组织的研究人士告诉记者,自己也对于牛为何将这部分股权交付境外信托感到不解。“按理说,完全可以在国内直接给老牛基金会,如果说是通过境外信托避税,也说不过去,因为国内现在也有很多免税措施。”

对此种种疑问,田磊仅表示一切以当时公告为主。

除了这个信托,外界对牛根生未来的猜测还在于老牛基金会旗下老牛投资所投的现代牧业。后者被看做是老牛基金会资金的另一个重要去向,也是牛根生未来致力上游的证据。

对此,田磊告诉记者,此前有关老牛基金会与老牛投资关系的种种猜测并不属实。“没有太大关系。”他说,“这只是出于资金保值增值的需求设立的。”

据他称,老牛投资在现代牧业上的金额和股权比例很少,“不具重要性”。

只是,老牛投资并不是老牛基金会“保值增值”的唯一平台。此前,有消息称,一家名为尚心(北京)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企业也为老牛基金会下属公司,具体管理老牛慈善基金对外投资事项。

田磊对记者承认了这家公司的存在,但他表示,尚心投资目前只是负责基金会部分资产的管理工作。

据悉,Hengxin信托也有相关“保值增值”的投资安排。


慈善 根生 起底 老牛 基金會 基金 及其他 及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2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