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興建「計程車園區」 讓一萬二千名運將死忠跟隨林村田顛覆運輸業 開拓二十億元小黃王國

2012-6-4 TWM




有朝一日,開計程車也能領分紅配股?這一天可能真的不遠了。林村田一手打造的計程車王國,用創新的手法管理車隊,未來很有機會複製到中國市場,成為兩岸的「小黃大亨」。

撰文‧劉俞青

科技新貴的光環褪色早就不是新聞,但取而代之的,很可能是有一天,滿街跑的計程車司機竟然也能領到分紅配股。

近幾年,許多大台北都會區的民眾生活中,都多了一組生活密碼,就是「五五六八八」。靠著它,解決了許多女性交通安全問題、男性酒駕問題,甚至對於國家的門面、治安都小有貢獻。這幾個數字代表著台灣交通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家公司,就是台灣大車隊。

根據交通部的統計,光大台北就有七千多家計程車行(包括個人計程車行),近四十家大小不等的車隊,卻只有台灣大車隊,能做到史上規模最大、知名度最高;尤 其難得的是,能夠真正摸索出一套獨特的獲利模式,讓車隊可以長久維持下去;這是能夠成為第一家運輸公司跨進資本市場的首要條件。

活用行動通路模式 良性循環帶動業績「大車隊從來沒想過要從司機身上賺錢,因為司機根本沒錢,而是要請司機來幫公司賺錢。」身高不到一米五的總經理李瓊淑一句話,就點出其中的「眉角」。

一般傳統車隊的經營模式,是每位小黃司機按月繳交一千元至二千元不等的會費給車隊,每次接到派遣任務,還要再交十元的手續費;這二筆費用,就是車隊營運的主要收入。

但台灣大車隊很早就擺脫這個傳統的模式。目前司機會費只占公司營收四成,另外廣告收入三成,還有約三成是租車、廠區服務等收入。

二○○六年接手台灣大車隊的董事長林村田,當時才剛剛把一手創辦的電信通路全虹通信,以二十四億元的高價賣給了遠傳電信,漂亮出場。林村田深知「通路」的 重要性,因此在他眼中,不是把計程車當計程車看,而是等同於「行動通路」。出發點不同,後續的經營手法當然就完全不一樣了。

一般的車隊只想怎麼拉高司機的會費,結果收越高司機抱怨越多,服務品質自然直直落,最後只好退出。

而台灣大車隊則是反過來「服務」司機,滿足司機的心理感受,才能讓司機主動提升服務品質,客源增加,帶動更多司機想要加入,以良性循環讓公司業績蒸蒸日上。截至目前為止,台灣大車隊的車輛數有一萬二千輛,在大台北約一萬輛,市占率逾二成。

讓司機賺錢、有歸屬與成就感但知易行難,尤其司機千百種,有的沒讀什麼書,有的在社會上重重摔過跤,每個人來開計程車各有一段故事,要「服務」這些人,談何容易?

李瓊淑印象很深刻的一次,是有一位司機大哥無論太陽多大,每天都戴著帽子開車,帽簷壓得低低的。李瓊淑問他為什麼?司機大哥低吟了一下,才壓低聲音回答她:「我不想讓朋友認出我來。」原來這位司機之前是某上市公司副總經理,後來因故出了事才跑來開計程車。

李瓊淑豁然明白,這樣的人在車隊中絕對不在少數。於是趕緊請人設計帽子,發給每位司機,從此只要想戴帽子的司機,都有一頂大車隊的帽子可戴,和身上的制服一樣整齊畫一。

「這種企業管理要去哪裡學?」李瓊淑帶著一絲悵然地說,類似的故事說都說不完,只有慢慢領會。

又例如有一次,一位司機感冒久久不癒,李瓊淑一直催他去看醫生,後來才知道,他因沒繳健保,根本無法就醫。李瓊淑知道了,告訴他:「看多少,我幫你清掉, 趕快去看醫生。」但這位司機笑笑搖搖頭。李瓊淑後來才懂得,司機雖然沒錢,卻也不願接受救濟,是「自尊」在作祟。自尊心人人皆有,司機大哥亦然,因此有些 困難可以幫,有些困難只能靠大環境的改善才能解決。

林村田的大車隊經營了六年,領悟出車隊經營有三大關鍵,第一,要讓司機賺到錢;第二要讓司機有歸屬感;第三要讓司機有成就感。三者缺一不可。

去年每位大車隊司機平均每日所得超過三千元,比台北市公共運輸處公布的所有計程車平均每天收入二二○○元,多出整整三分之一。

至於如何讓司機有歸屬感與成就感?大車隊已經在鶯歌買下八千多坪的土地,規畫「計程車園區」,目前已經投入五億元,園區內將提供司機低於市價的三溫暖、簡單宿舍,以及車子的重大保養。

很多人有此經驗,就是一上計程車,撲鼻而來一股難聞的異味,「因為司機沒有洗澡」。李瓊淑說,為什麼每天台北橋下許多計程車司機停在那裡過夜?這些司機沒有家,要去哪裡洗澡?

用心服務司機 建構比契約更堅固的關係林村田每回想到這裡,就忍不住加快進行的腳步,一定要給司機一個洗澡的地方,因此三溫暖很重要。而這些司機多半以車為家,所以還要蓋宿舍,以便宜的租金讓他們有棲身之所。

一位車隊裡的王姓司機告訴我們:「我每天都會開回到車隊來走走看看,像回家一樣。」其實車隊和司機只有派遣關係,沒有雇用關係,卻用無形的力量,維繫起一個比契約更堅固的網絡。

林村田用各種創新的手法「服務」司機,連台北市公共運輸處一般運輸科科長陳俊宏都忍不住說:「台灣大車隊確實開創新藍海」。

與此同時,大車隊也開始展現「行動通路」價值。車子內外貼滿大小廣告,每一則都是「錢」。許多車子內也裝有一台威邁思電信的螢幕,隨著大車隊通路的強勢,將來不排除由車隊主導內容,再與電信公司拆帳,將使目前已經占大車隊營收約三○%的車廂廣告收入,再進一步提高。

林村田的算盤早已撥算到五步之外,這位天生的「生意仔」花六年時間經營,如今台灣大車隊的車輛數是市場上第二大車隊大都會車隊的三倍之多,每年穩穩為公司 賺進每股三元以上的獲利,在興櫃上股價維持在七十元以上。這個市值超過二十億元的「小黃王國」,寫下生活產業的一頁傳奇。

是創業家也是投資家 林村田是天生的生意仔問起悠遊卡董事長、同時也是生活創意家劉奕成,誰是他心中最棒的生活產業公司?他想都不想就回答:台灣大車隊。而這個另類「台灣之光」的幕後推手,就是林村田。

林村田只有高中補校畢業,卻是位穿拖鞋的創業家與投資家。他不僅成功創辦全虹通信,高價獲利了結,又接手台灣大車隊,再創事業高峰。此外,二年前,他還獨 資成立臻穎公司,就是現今在統一超商提供洗衣服務的廠商,短短二年已經是全台灣最大的洗衣商店,每天頭痛找不到新的工廠,不斷擴廠再擴廠,接單接到手軟。

另外,他還是「六星集足體養身會館」的最大股東,所投資的「幾分甜」麵包店也是生意興隆,他個人身價,少說20億元起跳。而這些創業和投資,都有一個特性,就是道地的生活產業。

但財富並沒改變林村田太多,他還是維持一貫的草根個性,如今常跑大陸,因為台灣大車隊即將與上海大眾出租車有機會合作,一旦合作達成,這位史上第一個跨足兩岸的計程車大亨,實力不容小覷。

林村田

現職:台灣大車隊董事長,臻穎公司、六星集足體養身會館董事

經歷:全虹通信董事長

學歷:高中補校

台灣大車隊

成立時間:2005年

資本額:3.16億元

市值:約20億元

成績:

2011年營收5.86億元,EPS3.82元

 
興建 計程車 計程 園區 讓一 一萬 萬二 二千 千名 名運 運將 將死 死忠 跟隨 林村 顛覆 運輸業 運輸 開拓 二十 十億 億元 小黃 王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174

社企當平台 小林村梅農加薪五倍 高雄甲仙 歸鄉遊子蔡松諭 建立產銷新模式

2016-05-23  TWM

三十四歲前,蔡松諭是一個到台北打拚的小林子弟;三十四歲後,他扮演小林重生推手。先是引領「日光小林」重建,之後找來企業家出資成立二○二一社會企業, 他打造的「老梅經濟圈」提供更多就業機會,讓回鄉不再與失業畫上等號。

七年前的「八八風災」,國境之南的高雄甲仙小林村幾近滅村,讓當地像是從時間的齒輪脫落般無法向前;直到一個在台北創業的法律青年返鄉,重生契機有如種子發芽。

高雄杉林區「日光小林」是個充滿陽光的地方,道路兩旁小洋房色彩繽紛,迎面而來的居民笑著招呼路過熟人。這裡,是小林滅村後遷移居民的重生之地。

省道台二十、二十一線(目前改編為台二十九線),風災前是全台最大青梅產區,日光小林正坐落於此。青梅曾是小林村兩大特產之一,風災卻讓梅園摧毀、產業凋零。

蔡松諭回鄉七年,現在是「二○二一」社企執行長,他不只用商業力量讓當地青梅再種回來,也讓梅農每公斤收入成長近五倍,並創造三十位在地人的就業機會,讓小林梅產品賣進高鐵、上市集團天蔥。如今,吸引了百佳泰董事長簡添旭及交大校友為主的交大天使俱樂部投資。

「只有一個念頭,家鄉需要幫忙」引入商業力量,梅產品賣進高鐵、天蔥「一個念頭,家鄉需要你幫忙!」小林村土生土長的蔡松諭,說出支撐自己為小林打拚的唯一原因。

七年前,法律系畢業的蔡松諭在大台北創立的法律顧問網站才順利上線一個月,莫拉克颱風一夕改變他的命運。他的母親、二哥罹難,童年家園與父親奮鬥六十年當地最大的老雜貨店也不在了……,「我所有的回憶,與小林村一起埋葬。」「在外地工作的青年,失去親人、失去家,回來大家聚在一起,才有家的感覺。」當時擔任自救會、重建會會長,一面向政府爭取自主重建,一面觀察到返鄉青年找不到工作的困境。

風災後第一個春節,蔡松諭向農會批了最後一批小林產的梅子來賣,讓村民勉強有點收入好過年。

其後三年,蔡松諭帶領村民做手工皂、麵包、果醬賺取薄利,他心想這些產品毫無特色:「大家都做一樣的東西,難道我只能賣悲傷故事嗎?」入不敷出的他動念離開,太太也支持他回台北打拚,「該處理自己的事了,我該想清楚拿什麼養自己。」「連老天爺都要我別放棄」陳釀老梅膏,激發利潤回饋梅農想法但命運繼續來敲門。「年輕人,這就是你家鄉梅子做出來的!」八八風災三周年當天,傅培梅公益信託執行長潘秉新送他一瓶「元梅屋」老梅膏,他尋覓到的老梅膏生產者、元梅屋創辦人簡添旭這樣告訴他。

原來十年前,簡添旭聽聞高雄山區梅子不噴藥,便收購當地梅子,再用日本買來的技術製作老梅膏。梅子一醃就要十年,蔡松諭剛好碰上第一批上市的老梅,他心想:「連老天爺都要我別放棄!」一般中間商向農民收購青梅,價格落在每公斤六至十元,再由農會將梅鹽漬成梅胚,以每公斤約三十五元賣給元梅屋製作老梅膏。蔡松諭提議教導小林梅農鹽漬技術,將利潤直接回饋,這樣不只能提高農民收入,也能活化當地幾乎消失的梅子產業。

「這是人生一大樂事!」簡添旭相信老梅膏的競爭力,也認可蔡松諭振興當地梅產業的理念,主動掏出六百萬元協助成立社企,簡添旭表示,「蔡松諭是個很會抓住機會的人,而且講話讓人動容,後來增資,所有人都心甘情願出錢。」蔡松諭要用在地經濟讓小林更好的努力,不只大老闆買單,也在當地青年心中發酵。

二○一三年,當地只有一名農民接受契作,第二年增為八位、第三年二十五位。契作農田超過五十公頃,年收購量達二十萬公斤青梅。蔡松諭提升梅農收入,目前四分之一契作梅農為年輕人。

三十多歲、過去曾是通訊業者約聘工的高基福同樣因風災返鄉,他說自己和兩兄弟打算把梅胚當事業經營,一年如果順利,能有一七五萬元收入,現在正積極整理荒廢梅園。

「與好市多洽談,未來很有機會」新產品青梅飲闖關,尋找產業新契機去年,二○二一社企年營業額達一千兩百萬元,三年來成長超過三倍,但因前期投資高、通路受限,產品過去只靠獨家代理在Jasons等高檔百貨超市銷售,還未達損益兩平;隨著去年底結束獨家代理後積極布局通路,今年旗下產品老梅酥將成為高鐵商務艙指定商品,並推出車廂禮盒,濃縮梅露已經賣進上市餐飲集團天蔥,能見度有望再放大。

蔡松諭為擴大規模、早日虧轉盈,正研發只要少許老梅膏、再加上當季青梅全果等配方的新產品「青梅飲」,替自己和當地農民找出路。「目前已與好市多談,這關過了,未來就很有機會!」他透露,今年第一季營業額已達六百萬元,是去年兩季加總,預估全年營收有望達三千萬元。

他的大夢還不僅於此。兩年前,他計畫結合社區景色,在日光小林旁打造觀光農場,成為像南投鳳梨酥品牌「微熱山丘」一樣的觀光景點,挹注在地更多就業機會,為此還把資本額一次擴大九倍、增資到六千萬元,成為全台最大資本額的社會企業。

二○二一成敗備受關注,蔡松諭說:「以前小林居民都來我家雜貨店買東西,取之於哪裡就用於哪裡,所以是時候要回饋了,我已經做七年,應該也會一直做下去……。」採訪這天,陽光正炙。肩扛重責的他臉上掩不住疲憊,但一會又打起精神,神采飛揚說著小林村的故事,他要抓住每一個讓小林走出去的機會,「小林村民就像向日葵,在惡地也能生長,有陽光就有希望。」小林村重生的故事,未完待續。

撰文 / 黃家慧

社企 企當 當平 平臺 林村 梅農 加薪 五倍 高雄 甲仙 歸鄉 遊子 蔡松 松諭 建立 產銷 模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297

蘋果生活:許願樹寶牒加價20%情人節到林村綁心鎖

1 : GS(14)@2015-01-11 20:15:28





■情侶由2月14日可到天后廟前綁上誠心鎖願,祈求感情順遂。


【本報訊】農曆新年都有大批市民到大埔林村許願樹拋寶牒許願。今年寶牒五年來首次加價,由20元加至25元,並新增參考自外國「心鎖橋」概念的「誠心鎖願」項目,讓情侶將鎖形木牌以紅絲帶綁在架上,祈求天后娘娘保佑。記者:伍雅謙


■林村許願節傳統活動寶牒加價至25元。何家達攝


第五年舉辦的香港許願節,將於農曆年初一至十五(2月19日至3月5日)在林村許願廣場舉行。今年一眾祈福許願品,除寶牒加價20%至25元外,其餘售價維持不變。祈福蓮花燈每盞38元,寶牒加蓮花燈套裝仍售50元,新增的鎖形木牌一對為38元。香港許願節召集人陳灶良指,因寶牒成本上漲,並須維持許願廣場的營運開支,故要加價。據知政務司長林鄭月娥今年仍會出席年初一的許願節點燈儀式,而當晚花車巡遊後,一眾花車會雲集村內作公開展覽。年初二及年初三下午2時半起,有國際隊伍在廣場演出,十五元宵節則有圍村盆菜宴及歌手表演,而新增的誠心鎖願會提早在2月14日情人節展開。市民及遊客除可到場拋寶牒許願外,也可體驗新界傳統點燈習俗,又或在許願池放下一盞許願燈。場內約有10個熟食攤位,包括本地雞蛋仔、韓式小吃、以及去年大受歡迎的法式鵝肝多士。另約有10個乾貨攤檔,有撈金魚、飾物及汽球出售。周六及日有村內長者售賣自家種植的農作產品。




擴闊道路舒緩塞車

每年許願節都令林錦公路一帶大塞車,陳灶良指出,林錦公路位於許願廣場出入口正進行擴闊工程,預計可趕在農曆新年前完工,車輛出入廣場將更順暢,有望舒緩交通擠塞的情況。他提醒,每年活動首七天人流最多,年初三赤口更是高峯期,市民可提早出門,而九巴在年初一至初三等較多人流日子,會增設63R特別路線,來往林村許願樹及港鐵大埔墟站。早前大埔區議會通過動用「社區重點項目計劃」當中1,000萬元撥款,為許願樹加建「許願樹屋」,以及增建主題餐廳及文化廣場,陳灶良稱項目仍待政府及財委會審批,暫未知結果。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109/18996634
蘋果 生活 許願 樹寶 寶牒 加價 20% 情人節 情人 林村 綁心 心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7099

4,600萬元林村工程上財會

1 : GS(14)@2016-06-21 07:22:50

【本報訊】立法會工務小組昨天通過大埔、觀塘及灣仔的社區重點項目工程,包括具爭議性的觀塘海濱音樂噴泉工程及大埔林村許願廣場,合共涉及約1.4億元,項目稍後會提交財委會審議。其中觀塘海濱音樂噴泉工程涉及約4,800萬,預計今年年底展開工程,2018年完工。多名議員質疑項目雖設有動畫燈光嬉水區,但未必吸引市民使用,亦無助改善當區居民生活。涉及逾4,600萬的改善林村許願廣場旅遊配套設施項目更惹爭議。工黨張超雄質疑負責審批項目的大埔區議會主席張學明有否申報利益;大埔民政事務專員蘇植良回應指,申報利益是議員的責任,若有問題,執法部門會跟進,但他強調張學明雖作為林村鄉發展教育委員會董事,並無收取董事酬金,委員會定期提交報告。



議員倡再做民調

人民力量陳志全曾就林村項目提交議案,建議再進行大型民調,指若有逾五成人支持項目才可動工,但議案最終不獲通過。最終連同涉及1.3億的灣仔摩頓台活動中心的撥款項目全數獲通過。■記者許偉賢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621/19662759
600 萬元 林村 工程 財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319

【專題籽】大埔林村花農50年風雨不改 每晚採摘最美最香白蘭花

1 : GS(14)@2017-09-17 16:29:44

蕭仲成戴上頭燈,每晚一棵棵樹去摘花,辛苦但收入穩定。



【專題籽:胚芽故事】最廉價的香,白蘭花。炎夏,暑天,太陽猛得誇張,曬得人悶了、累了、煩了。風一吹,卻有香氣戛地揚來,滲出一抹幽香,飄過無痕,把心頭的煩躁一併帶走。這香氣,來自最卑下的花朵:白蘭花。白蘭花不在花店爭妍鬥麗,身價不如各種嬌花,大多是由公公婆婆蹲在地鐵站口、街頭小巷,一小包一小包,五元十塊地販賣。廉宜,卻清幽,讓雅俗男女皆欣賞。



男士買來白蘭花放座駕的冷氣出風處,比香精清新得多;女士買來裹在手帕內放身邊,一身都沾得香噴噴,比那款香水都更清雅大方。有時走過公園或山邊,忽爾一棵野白蘭樹傳來暗香,又總叫低着看手機的頭抬起來看看花,看看樹,看看藍天。白蘭花,是城市中各人共同擁有的一縷香氣。見慣只道是尋常,倒從沒考究過白蘭花的身世來源。一天忽爾奇想,好想知道它從何而來,往那兒去,才發現,白蘭花背後的背後,是大埔林村。大埔林村特別的香。越往田邊走,越益有香濃的白蘭花香。林村,是香港白蘭花最主要的種植地,本地近九成的白蘭花,都是源自這兒。林村人用白蘭花有古方的。有些人會把白蘭花浸白酒,據說喝了對消胃氣好;也有些老村民會用它來浸跌打酒,也說是會更快復原。林村人習慣與白蘭花相處,但說是生產重鎮,也未免言重了,因為在林村種植白蘭花的花農大大小小加起來也不過12戶左右而已,蕭仲成(成哥)是其中一位。成哥的白蘭花田是父親留給他的。他從七、八歲起就幫忙父親種白蘭,至今已超過50年。父親留下來的樹,加上他自己新接種的,3萬呎的花田種植了100株白蘭花樹,各棵樹樹齡由15年至60年不等。走入樹與樹之間,有如走進了迷香陣,一步一香氣,幽幽馨馨,叫人久久不願走出林子。


生命力強 不怕風吹雨打

成哥的白蘭花樹跟平常在街見到的不一樣。平常的白蘭花樹可以有幾層樓高,他的,卻才七、八呎。「這些都是調校過的,因為太高不易摘花,所以當樹長高了,我就把高出來的部份砍掉或者壓住,它就會往旁邊生,從而長成橫向闊大的樣子。」成哥說。白蘭花是很能吃苦的花,不怕雨打不怕風吹,連刮颱風都捱得過,而且不必經常施肥,也沒有蟲害。成哥甚至會刻意令白蘭花受傷。「每年一次,我會在白蘭花各主要樹幹上割一圈皮,六分深,讓白蘭花以為自己要枯了,這樣它頑強的生命力才會被激發出來。」受傷後的白蘭花葉子會黃掉,但才幾天,卻會重新長出綠葉,冒出新芽,又結出脹鼓鼓的花蕾,於是一年之中,九個月都是花期,可以每天送香。成哥喜歡白蘭花這樣的生命力,一來易於打理,二來對於花農來說,白蘭花是很穩定的收入。「其他的花,例如劍蘭、百合,遇上一次打風,十幾萬的貨隨時血本無歸。白蘭花卻很耐得苦,我從沒種死過一棵白蘭樹。故雖然它只值五毫子一朵,很廉價,卻天天給我穩定的收入。」成哥說。


脆弱的花 生命不過24小時

只是白蘭花這東西,命太神奇。在樹上的時候生命力頑強如鋼鐵,摘下來後卻脆弱不堪,生命隨即倒數。有買過白蘭花的都知道,再美再香的白蘭花,只能放一天,最多兩天,然後便會轉黑變枯,香消玉殞。摘下來的白蘭花,生命就不過24小時。為了讓白蘭花在最好的時候來到買花人的手上,白蘭花只能在晚上收成。每天晚上八點,成哥就會摸黑到田間摘白蘭花。「白蘭花在晚上開花,十二時是它們打開得最好最香的狀態,可是半夜才摘的話會趕不及送去花墟,不得已我只能晚上八時左右摘。」成哥的裝備不少,長衫長褲和頭上的毛巾是為了防蚊叮,戴上一盞頭燈用以照明,一支小勾幫忙把樹枝拉下來,水鞋是為了防蛇咬,還配有一個膠籃用以收花。穿戴好後,他便會一棵一棵樹去摘花。頭燈放射出的光束在黑夜中左右來回,像一支最勤力的搜索隊伍。看見半開的花,成哥就摘下來放到籃中,有時花長得高,他還得爬上在樹幹去採,攀高蹲低,身手靈活得像隻猴子。


朵朵皆是錢 100朵賣$50

摘花的時候,成哥很仔細。因為白蘭花的價錢是逐朵計算的,每100朵批發價$50,大概就是$0.5一朵。加上白蘭花花期短,今天要是摘漏了,明晚花就已經全開,賣不出去了。所以每次發現漏網之魚,或者不小心掉到地上的,成哥都會仔細的拾回,只因朵朵皆是收入。也因為白蘭花是即日花,那怕是打風、下雨,或者是自己生病了,都不得不天天摘花,所以成哥不輕易出外晚飯,也好久好久沒有去旅行了。實在,這是門挺困身的工作,還得和時間競賽。晚上十時。成哥把花都摘好了。回家後把花一一點算,100朵一包,放在已寫上商號、打好洞的膠袋內。1、2、3、4、5……一共18袋,今天收成是1,800朵白蘭花。終於,成哥這才可梳洗,小睡幾小時,然後凌晨四時就要起床出發把花送到旺角花墟了。出發時,路黑着,我也睏得呵欠連連,成哥卻是天天如是,「沒辦法,白蘭花晚上摘下來後,到早上六時剛好最美的,一定要在這限時前交給客人。」跟他訂花的,有花店,有街邊擺賣的公公婆婆,像採訪當日就見到一位九十歲的婆婆,是成哥熟客,天天跟他買花再拿到深水埗賣。現在過了白蘭花最當造的季節,供不應求,成哥很多熟客今天攞不到貨。Demand& Supply的經濟學原理,不正好說明了成哥有加價的空間?事實是白蘭花每100朵$50的批發價,已經至少十年沒上調整過了。「都是賺個生活吧。每天有穩定收入已很好了,而且別人買來再賣出去,也是要賺的,很多公公婆婆都是靠賣白蘭花自力更生的啊。我剛好賺來夠喝杯早茶就好了。」成哥笑笑,說得淡然。早上六時,晨光初現花墟。風吹過,這一天,又是有白蘭花飄香的美好一天。



香港的白蘭花農只有十多戶,蕭仲成是其中一位,他種白蘭花已有五十多年。

白蘭花摘下來後,最多只可放一兩天。

在白蘭花樹的樹幹上割些樹皮令它受傷,白蘭花樹的生命力會更益激發,可以生出更多花朵。


已經全開了的白蘭花,香氣會消散,所以花農得天天摘花。

摘好的花需要100朵一袋分開去批發,每100朵價值$50。

早上六時前交到花墟,讓大家買到最好最香的白蘭花。


一朵一朵,成哥都珍而重之。

摘白蘭花得在晚上,每晚成哥都會帶好裝備去採花。

除了白蘭花,還有黃蘭花,只不過黃蘭花的味道較濃俗,不多人喜歡。


成哥的白蘭花田由父親留給他,有百多棵樹。

採訪:陳詠敏攝影:黃健峰編輯:施明慧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911/20146983
專題 大埔 林村 花農 50 風雨 不改 每晚 採摘 最美 最香 白蘭花 白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109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