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晨暉創投曾浩燊:如果你投資成功多失敗少,那說明你太保守了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1027/159463.shtml

晨暉創投曾浩燊:如果你投資成功多失敗少,那說明你太保守了
石慧 石慧

晨暉創投曾浩燊:如果你投資成功多失敗少,那說明你太保守了

投資人壓力大,那是瞎扯,要說承受的壓力、在一線往前沖的興奮感,還是創業來得直接,也更過癮。

文|石慧

晨暉創投成立於2013年, 管理合夥人曾浩燊主要關註VR、AR、機器人、物聯網。曾浩燊擁有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BC計算機工程專業學士學位、斯坦福大學的電子工程碩士學位,本科畢業後進入矽谷的芯片公司,擁有較為深厚的技術背景。

2008年,28歲的曾浩燊決定創業,他回到上海,和兩位合夥人一起創辦了藍思軟件。後來,藍思被美滿電子收購。在美滿電子,曾浩燊又做了谷歌電視,又開發了Sony的PlayStation VR。

2015年,曾浩燊加入晨暉創投。目前,他重點關註VR、機器人、物聯網領域。

曾

晨暉創投管理合夥人曾浩燊/受訪者供圖

以下為曾浩燊采訪實錄,經創業家&i黑馬編輯:

創業家&i黑馬:在VR領域投了什麽項目?

曾浩燊(以下簡稱“Ray”):我們投了一家VR公司,它是做內容的,我看中的是它的體驗。這家公司把很多精力放在VR世界的用戶體驗上,核心點就是希望把用戶體驗做到最好,讓用戶能再來一次。

現階段,VR離錢最近的就是線下店,別的地方還沒錢可賺。所以這家公司現在在做一些線下遊戲。他設計的幾款遊戲,你在里面會有更多交互,更多可玩的、有趣的東西。舉個例子,有一個火把,你走過去就會感覺到它的溫度,拿到手上你會真的感覺到拿住了一個東西,你還能聞到東西燒焦的味道。這是一種體驗,遊戲是一個載體,通過遊戲讓你獲得更好的體驗。

他們花很多時間去研究設備。研究哪一個是最好的設備,哪個設備什麽特性。體驗是一體的,缺一不可,硬件、軟件都要兼顧。

我看了很多VR項目,但這一年來我就投了一個。我兩個合夥人問我幹嘛不投,我說越看越不敢投。投的這家公司融到天使輪了,他們現在要專心把產品做好,那個創業者也是我喜歡的類型,很踏實,用很多數據去判斷下一步該怎麽走。他會找很多人過來試驗產品,試完之後他們的系統就會記錄每個人在VR產品里看到每個場景的時候會做什麽,等等各方面都記錄下來,然後研究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好。他們做得很專業,體驗非常好。

創業家&i黑馬:VR和AR從去年年底開始火,但現在很多投資人覺得布局有點早,可能的還得三五年,您怎麽看?

Ray我一年前就說過這話了。我看了很多項目,而且我比大部分人更早接觸VR,藍思被收購之後,我去了美滿電子,在那兒的最後兩年,我做了Sony的PlayStation VR,所以我經歷過整個開發、研發過程。這段經歷讓我覺得VR水很深,所以我對這塊的看法相對保守。

做投資以後,我很奇怪為什麽在行業里相對保守的一件事,在資本市場上這麽火,這麽激進,大家都沖得這麽快,我覺得很恐怖。有時候參加活動,現場100個人,問有多少人聽說過VR,基本上所有人都舉手,但再問多少人玩過VR,可能也就30%的人舉手。

玩都沒玩過,但是聽過,還願意抽出一個下午的時間聽VR講座,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最後問他們有多少人家里有VR設備,可能舉手的就兩三個人。   

所以你會發現不對稱的情況很嚴重。我想說的是,現在冷下來是必然的,也是一件正確的事,它會延續下去。可能還要三五年才會起來。

我從來沒有懷疑過是我太保守了,大家都覺得VR很熱,但我覺得VR一定要有非常不一樣的、非常好的體驗,能吸引你多次嘗試。只有非常讓人享受的內容和平臺才能做到這點。大家低估了這個門檻,或者說大家可能還沒有試過,都是自己想象出來的。

創業家&i黑馬:在物聯網領域看了哪些項目?

Ray我投了一個芯片的項目。它是一個做模擬芯片的,主要是在充電的市場,簡單來說,以後充電寶可能半個小時就能充完。這個團隊很好,有國際優勢,他們做的事全世界沒有幾個團隊能做,這是我投他們的原因。

其實我自己本身很抵觸芯片,本來不想投芯片的,因為我做了十幾年芯片,一開始就在芯片公司做軟件,我們叫嵌入式軟件,通常做這個行業的人就會對行業有各種各樣的抱怨,而且芯片在中國確實活得不是特別好。從2003年開始有一些海歸回來做芯片,做得不好,因為到最後不是拼單點技術,拼的是整合,那你肯定拼不過巨頭,活得挺難的。

但我們是投早期嘛,這個團隊很好,對的人做對的事,另外這個行業在中國也有一定可能性,所以最後決定投。

所以一定要投一些我懂的項目,軟件和硬件相結合,要不然我就搗亂了。我投的肯定是自己相對比較熟的。芯片這個案子很特別,很多是純硬件的,但我太喜歡那個創始人了,沒辦法。

創業家&i黑馬:物聯網領域接下來有哪些新趨勢?

Ray物聯網講了這麽多年,其實一直沒有真的做起來,在中國,現在小米系智能硬件估值比較高,還有其他幾家都在做。核心問題還是在於行業里的幾家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物聯網行業里,大家沒有動力相互打通。

大家都在講這個故事,因為這個故事夠大,但我一直不相信這件事。我相信在智能硬件領域最終會是單點突破,就是你真的能夠通過所謂的軟件,所謂後端的大數據,解決用戶的真正需求,而不是偽需求。舉個例子,我的家庭空氣凈化器,我能在手機上控制,這是偽需求,因為這不是一件特別重要的事,但如果我買一個空氣凈化器之後,你能幫我省電,這才是最核心的點。

現在國內越來越多人覺得這個大故事講不下去了,就開始尋求單點突破,使勁把一個產品做好。這是件好事,具備了這個條件,每個單點都很強,才能把大家黏在一塊兒,各家再去談可能更合理。

物聯網領域出現越來越多的單點突破,通過軟硬件結合解決一些核心的問題,這是一個方向。

大家現在都沒有找到真正核心的痛點,也不知道怎麽去解決。硬件本來就是很難的一件事,有很多坑,創業團隊也會很累。但單點突破需要照顧的點沒那麽多,真正抓住痛點就行了,所以他們還是有一些機會的。

創業家&i黑馬:國外物聯網的發展情況會好一些嗎?

Ray其實也是各占山頭,三星不會跟LG去聊,LG也不會跟索尼去談,唯一做了很多工作的是Google,做了一些後端的事,想把大家拉到一塊兒,整合起來做個大的。但很難,因為抓手不夠牢。要重複安卓的故事,是比較難的。

還是先要每個單點去做,國外的單點做得比較透了,也已經有了好幾個成功案例。國外可能會比我們快一點,過幾年就會看到越來越多的整合出現。

創業家&i黑馬:您是如何做投後管理的?

Ray最核心的就是幫公司對接業務,不管是上遊還是下遊的業務。怎麽對接?我的方法是,跟投過的公司,一開始兩周見一次面,告訴他我是你的資源,讓他告訴需要我幫他做什麽,聊聊他最近的發展,這是一點。

另外要幫他梳理一下。技術出身的CEO,很多東西沒有經歷過,所以往往很痛苦,當他在做的時候,可能會碰到各種各樣不明白的事情。他有時候不懂一個問題,但覺得問出來的話挺low的,他不想問,不想示弱,但在公司沒幾個人真能夠幫到他,那我跟他聊,就能幫他解答一些在我看來比較簡單的問題,因為我做過,就覺其實很簡單。

再具體一點,就是幫他們梳理業務,做一些簡單的決定,告訴他們這條路可以怎麽走。還有招聘等等工作。

我真的會跟我的團隊一塊兒去見他的客戶,現在我投的案子不多,有這個能力和時間去參與,這也是我享受的事情。

創業家&i黑馬:您之前的創業經歷能在哪些方面給予創業者經驗?

Ray在創業上,我們肯定有共同語言,但在具體行業上,區別還是很大的。所以跟他們分享創業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另外更重要的還是對行業的認知和理解。我經常說,投資人的工作就是天天出去接收新信息,去看不同的東西,而CEO往往都是低著頭構思,去做他們最擅長、做得最好的。

所以有時候投資者的意見對創業者是有幫助的,讓他知道行業里發生了什麽事,給他一些方向性的東西。但這個線要劃在哪兒,你不能過度參與,也不能給他們太多壓力和噪音。

這一點我很註意,我一直跟創業者強調,你想知道的我會告訴你,你不想聽的我就不說了,不要我講什麽你就聽什麽,如果這樣我不會投你。其作為一個創業者,你一定是說了算的人,我是幫你的,這個定位我很清楚。

創業家&i黑馬:會不會覺得做投資沒有創業過癮?

Ray我覺得不一樣,哪個投資人跟我說他們很累,壓力很大,我覺得他們是瞎扯淡。

投資的確是一件很難的事,但承受的壓力、在一線往前沖的興奮感,相對沒有創業來得直接,還是創業更過癮。投資好的一點是能接觸很多很好的人,跟不同想法的人碰撞,這是這個職業帶給你最重要的東西。

創業要往一個點打,做投資看的面要更廣,你要逼著自己跟著社會不停往前走,始終擁有好奇心,這也是我的性格,骨子里就比較喜歡這件事。起碼到現在為止,我覺得做這個決定是對的,是一件挺好玩的事。

但不管你有多好,失敗率肯定比成功率高,如果你成功率比失敗率高,那就很神奇了,說明你非常保守。

當你看過很多案子,你會變得很挑,現在回頭想,我現在會不會走我第一次創業的那條路,肯定不會的。以前是無知者無畏,我現在知道創業會有種種難點。

創業還是需要一些傻性,多少有點盲目往前沖,現在看得多了,知道的多了,反而稍微有些保守。

我從創業轉到投資,一開始也會有點保守,慢慢地就找到節奏了,等知道該重視什麽不重視什麽看,可能會再快點。我問過好幾個前輩,他們都是這麽說的,從創業到投資一開始都是很慢的,我只能說我符合這個曲線。

晨暉創投 創業 投資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晨暉 創投 曾浩 浩燊 如果 投資 成功 失敗 說明 太保 守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0802

3超級惡菌襲港 10人染2死 憂現洗牌效應 曾浩輝:料未來威力增

1 : GS(14)@2010-08-20 23:17:29

http://www.hket.com/eti/search/a ... 4-227931&category=m


衞生防護中心總監曾浩輝指惡菌增加傳播風險及治療難度,須加強醫院及社區監測。 (曾耀輝攝)





抗藥惡菌襲港!衞生防護中心去年首次化驗出3種抗藥惡菌,其抗藥基因可令細菌對多種抗生素呈抗藥性,10名感染者當中,2人死亡。專家形容三者是「千禧世紀超級惡菌」。

衞生防護中心總監曾浩輝指惡菌增加傳播風險及治療難度,料未來威力增強,不排除惡菌數量將「幾何級數上升」,須加強醫院及社區監測,專家批評本港針對抗藥惡菌的措施落後。

衞生防護中心最新一期《傳染病直擊》公布本港10大抗藥惡菌,值得關注的是,10大之內包括早前《刺針》公布超級惡菌「NDM-1」,常存在大腸桿菌,與其同一陣綫,抗藥威力甚強的還有「IMP-4」及「Nmc」,上述3種惡菌,不約而同是在去年公共衞生化驗處首次發現。

其他抗藥惡菌包括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MRSA)、社區型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CA-MRSA)、萬古霉素中介耐藥金黃葡萄球菌(VISA)等(見表)。

存抗藥基因 「重炮」抗生素無效

究竟哪種惡菌威脅性最強?曾浩輝解釋,以感染人數而言,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抗藥性鮑氏不動桿菌的情況最為嚴重,不過上述3種新發現的抗藥惡菌不排除「幾可級數上」,甚至出現洗牌效應。

有關惡菌存有抗藥基因,令細菌可對多種抗生素出現抗藥,例如「NDM-1」及「Nmc」對被形容為抗生素「重炮」的碳氫黴烯類抗生素(Carbapenems)抗藥,而「IMP-4」則對可攻擊多種細菌的廣譜抗生素出現抗藥力。

「不可忽視,進幅可以好大,後果唔可以講笑!」曾說。他指出「IMP-4」去年出現8宗病例,其中兩名病人死亡,分別患有食道癌及慢性阻塞性肺病,惟防護中心並不確定死因是否與惡菌有關。至於「Nmc」去年在一名入院病人的尿道中驗出。「NDM-1」則在一名尿道炎門診病人身上驗出。

曾指上述3種惡菌仍有抗生素可醫,事實上不少抗藥惡菌的感染者都是長期住院、服食廣譜抗生素的病人,而部分人帶菌時卻沒病徵,防護中心將成立專家小組,本月底公布可行的防護措施,並加強社區及醫院監察,呼籲市民勿濫用抗生素。

專家:99.9%醫生 不知用何藥救命

身兼抗藥細菌監控項目主席的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醫生直言,「抗藥惡菌難以估計」,而具有抗藥基因的3種惡菌稱得上為「千禧世紀超級惡菌」,多存在於大腸桿菌內,可令大腸桿菌愈變愈惡。

現時雖未見大規模的爆發,惟現時公立醫院掌握的數據不足,缺乏監察機制,本港亦缺乏針對性的感染控制措施,當遇上無藥可醫的惡菌病例時,醫生缺乏用藥指引。「幾乎99.9%的醫生都不知可以用甚麼救命藥,需要一個支援的系統,這方面的情況,本港較其他外國地區落後。」何說。
撰文:伍瑋瑋
超級 惡菌 菌襲 襲港 10 人染 憂現 洗牌 效應 曾浩 浩輝 未來 威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38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