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2015的第一次美聯儲加息 比以往來的更晚一些

來源: http://www.guuzhang.com/portal.php?mod=view&aid=1101

本帖最後由 晗晨 於 2015-1-13 09:24 編輯

2015的第一次美聯儲加息 比以往來的更晚一些
管清友、張媛、朱振鑫、牟雲磊、李奇霖


摘要:



美聯儲加息雖然是大勢所趨,不管是從美聯儲目前釋放的信號還是未來基本面的走勢來看,這個時點不會太早。2015的第一次聯儲加息,可能比以往來的更晚一些。

正文:

美聯儲加息的蝴蝶效應是2015中國經濟最重要的風險之一,但對於美聯儲加息的時點市場存在一定分歧。有的人比較樂觀,認為美國經濟強勁複蘇,美聯儲可能提前加息,但也有人相對保守,認為美國基本面還不足以承受加息,美聯儲加息可能推遲。那麽問題來了,美聯儲是站在哪邊呢?我們認為美聯儲更傾向於後者。

第一,美聯儲對加息信號諱莫如深,繼續保留“相當長一段時間”的表述。2004年1月,美聯儲刪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換至“耐心”,6個月後,首次加息,隨即開啟了長達三年的加息周期。然而此次12月會議的言辭變化更為微妙一些,雖然增加了“保持耐心”的表述,但為了避免誤解,同時還強調了“假如長期通脹預期仍然得到良好錨定的情況下,那麽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將聯邦基金利率維持在0-0.25%之間很可能是合適之舉”,並沒有釋放2004年那樣明確的加息信號。

第二,美聯儲官員內部鷹鴿兩派的分歧加大,。鷹派(以Fisher為代表)認為美聯儲是美國的美聯儲,沒有必要深陷全球通縮的泥沼中,而應迅速回到有規律的幹預軌道,認為在美國經濟提升的展望下,應盡早加息;鴿派(以Narayana Kocherlakota為代表)認為美國應當承擔更多的歷史責任,目前通脹前景令人擔憂,應以清晰的數字標準作為前瞻指引,過早加息將帶來災難性後果。12月FOMC會議反對票數為2014年8次會議來最高的一次,共計10名投票人,反對票高達3票,足可見內部分歧加大。

第三,2015年支持寬松的鴿派在FOMC中的勢力進一步增強。2015年極端鴿派的芝加哥聯儲主席Evans(最早提出開放式QE的關鍵人物)將重獲投票權,而鷹派領袖Fisher與Plosser都將退出投票。這樣一來,2015年FOMC中的中間及偏鴿派將從2014年的8人增加到9人,而鷹派人數將從2人減少到1人。






綜合上述因素來看,美聯儲主觀上對加息依然很謹慎,但計劃不如變化,美聯儲的判斷還是取決於基本面下一步的走勢。最重要的當然是就業和通脹兩個指標。我們判斷,美國的就業並沒有想象中樂觀,而通脹上行的風險也微乎其微,基本面不支持美聯儲提前加息。

就業和通脹只是表象,背後反映的是產出缺口的變化,目前美國的產出負缺口並不支持過早加息。經濟衰退時期,需求萎縮,產能過剩,供需失衡導致產能缺口大幅轉負,表征為失業率飆升和通縮。而經濟複蘇時期,需求逐步恢複,產能逐步出清,供需再平衡導致產能缺口收窄,失業率隨之下降,向自然失業率靠攏,通脹逐步上升,向均衡的通脹率靠攏。但產出缺口轉正之後,失業率將降至自然失業率以下,經濟將出現供不應求的過熱局面,通脹會加速上升甚至失控,這正是央行需要通過收緊貨幣政策(比如加息)來給經濟降溫的時候。但目前來看,美國的產出缺口雖然連續3年收窄,從2011年的-4.2%收窄至-3.2%,但仍為負缺口,與2004年加息時有根本區別。而且,這一缺口也明顯大於OECD國家的-2.3%和G7國家的-3.1%。經濟複蘇周期才剛剛走到中段,過早收緊貨幣政策恐怕導致經濟二次衰退。



1、就業改善並沒有想象中樂觀,距危機前水平仍有距離

從勞動力市場的量來看:雖然非農就業人數回升,但是隨著人口基數增長,就業率依然為近30年來低位;由於經濟原因被迫從事非全日制工作人數高達700萬,遠高於危機前水平,失業率數據對此表現不足,應提高重視;衡量勞動力市場流動性的主動離職率依然處於低位,表明就業者沒有足夠的信心以承擔更換新雇主的風險,因此不敢離職,同時企業挖取別公司員工的動力也不強,整體勞動力市場的流動性依然不夠健康。

就業是經濟周期的滯後反應。從領先指標來看,ISM新訂單指數與資本支出展望指數皆有下滑趨勢,表明資本支出意願不夠堅定,對於後續勞動力需求的增長支撐不足。





從勞動力市場的價來看:平均時薪與周薪同比漲幅均未達到危機前水平,同時正如通脹部分提及,美國個人收入恢複情況也並未完全達到危機前水平,主要原因是占比最大的雇員報酬同比增長依然低於危機前水平。



2、通脹仍低於美聯儲目標,上行壓力有限

靜態來看,目前的核心通脹水平仍然低於美聯儲2%的合意水平。核心CPI在2014下半年再度回落,目前僅為1.7%,而更反映消費者面臨的實際消費價格的核心PCE僅為1.5%。廣義的通脹水平則在油價下跌的拖累下跌至1.3%,創12個月新低。

動態來看,不可否認的是,隨著產出缺口的收窄,2015美國的通脹水平的確有上行趨勢,耶倫也公開對外承認了這一點。但耶倫可能低估了油價對通脹的拖累。此次油價波動與以往需求端所觸發的情況不同,而是交叉伴隨著供給端的技術革命,以美國頁巖油為代表的非常規油的供給上或將改寫國際能源格局。不論在供需面、經濟形勢、地緣政治、美元指數方面,均對原油形成較長期壓力,短期內油價很難回歸高位。但目前來看,由於全球需求低迷、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下跌的預期強烈,所以市場上通脹預期再度弱化。近期10年期美國通脹保值債券的收益率已經從0.6%降至0.36%,處於較低水平。



作為提升通脹的核心動力,美國個人收入恢複情況也並未完全達到危機前水平,主要原因是占比最大的雇員報酬同比增長依然低於危機前水平;同時在去年標普500大漲約12%的背景下,個人財產性收入卻未見明顯漲幅,可見個人並未分享到金融資產的增長紅利,惠未及民。




總而言之,美聯儲加息雖然是大勢所趨,不管是從美聯儲目前釋放的信號還是未來基本面的走勢來看,這個時點不太可能比預期的早。2015的第一次聯儲加息,可能比以往來的更晚一些。
(民生宏觀)


2015 第一次 美聯儲 美聯 加息 以往 來的 的更 更晚 一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716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