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揭秘鈔票押運部隊絕密生活:睡覺時被錢箱砸成輕傷 0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5-11-15/962534.html

武警戰士介紹說,當前押鈔官兵大多數為“90後”,“每天和數以億計的人民幣打交道,但他們所經歷的和財富無關,更多的是惡劣的工作環境和隨時可能發生的險情。”

2015年新版百元鈔剛發行就掀起了一股“新幣熱”。

而在某廠區,戰士們手持鋼槍,即將踏上新版人民幣押運的特種列車。所有的人民幣通過列車運送到全國各地,近的到江浙一帶,遠的甚至到新疆、青海地區。他們所經歷的和財富無關,更多的是惡劣的工作環境和隨時可能發生的險情。

層層篩選才能入選押運

“不準擅離職守、不許談論任務機密、不許私自外出……”宣讀完執勤紀律後,參加任務的戰士將手機全部上交保管,切斷了與外界的所有聯系,確保不發生任何泄密事件。昨天上午,在某廠區,工作人員正把密封好的塑料箱子往數節鐵皮車廂里裝,動作迅速有序。如果不是密密麻麻全覆蓋的探頭和身邊五步一哨的持槍武警,幾乎與普通貨物中轉站無異。車門外,戰士們荷槍實彈,站在各自警戒崗位上,眼睛不時向車廂外掃視,保持高度警惕。

武警戰士介紹說,當前押鈔官兵大多數為“90後”,擔負任務的官兵必須對所屬人員進行推薦、政審、考核等環節,層層篩選後方可進入押運小分隊。車廂內,數千個錢箱將幾節車皮堆得滿滿當當,僅留下跨約20厘米的過道通行。

“一開始看到這麽多錢,大家都笑說掉到錢堆里了。”戰士開玩笑說,“但真的押運了,發現也就是一批昂貴的貨物,高度緊繃的神經讓戰士根本來不及對這些‘金山銀山’有好奇感。”

所有的人民幣通過列車運送到全國各地,近的到江浙一帶,遠的甚至到新疆、青海地區。“每天和數以億計的人民幣打交道,但他們所經歷的和財富無關,更多的是惡劣的工作環境和隨時可能發生的險情。”

悶罐車里睡“金床”

半個月前,某部接到任務,要押運貨幣物資到我國西部某城市。第一次參加押運任務的新兵聽老兵說可以乘坐“專列”,激動得好幾晚沒睡著覺。直到臨行前,才驚奇地發現,所謂押運“專列”根本不是腦海中高大上的“防彈車”,其實就是一節火車皮集裝箱,面積不超20平方米。“睡的是黃金床、住的是鐵皮房,夏天熱得難忍受,冬天凍得透心涼”,這是押運官兵艱苦生活的真實寫照。

一箱一箱的鈔票整齊地擺滿在整個火車車廂,這種場面不要說一般人,連見多識廣的銀行工作人員也難得一見。但對老兵來說,已經稀松平常,他們的飯桌、坐的凳子都是裝錢的箱子,晚上睡覺更是直接睡在錢箱上。

睡在“金山”上,戰士們並不開心。“夏日坐在悶罐車里,就像是一個大蒸籠,渾身都焐得長滿濕疹。”鐵皮車廂沒有窗戶,密不透風,門一關絲毫不透光,這樣的鐵皮悶罐車經過太陽的暴曬,內部溫度可想而知。“有一次一名戰士中暑暈倒了,請來了當地醫生,剛進車廂就馬上退了回去,讓我們把戰士擡到外面來,因為實在熱得受不了。”參加過多次任務的士官說。

而到了冬天,車廂內又冷得像冰窖:腳穿三雙棉襪身披大衣,夜間蓋四床棉被都扛不住逼人的寒氣。列車行到東北地區時,就連吃飯的筷子、礦泉水都結冰了。“最後只能用刀把礦泉水瓶劃開,用酒精爐熱了再喝。”

除了溫度問題,在“金床”上睡覺還要擔心被“砸醒”。鐵皮車改造的專列車廂壁基本沒有減噪功能,火車行駛中的噪音特別大,有時來往列車制造出的噪音能達100多分貝,晚上根本無法入睡。行駛過程中火車不停地搖晃,錢箱也一會兒移開,一會兒擠撞在一起,人睡在上面,一不小心就會被夾住。士兵說,有一次他正睡著,突然火車一個急剎車,巨大慣性作用下堆在頂層的一個錢箱重重砸了下來,將他的腿部砸成輕傷。

各種意外情況都有預案

今年5月,赴江蘇押運卸貨時,正在警戒的戰士突然聽到車廂外側傳來異常聲響,探頭一看發現有3名男子正在攀爬後方一節車廂,企圖撬開車門。“停下來,你們是幹什麽的?”戰士急促地喊道。那幾人似乎對他的話充耳不聞,仍然義無反顧地往火車上爬。幾名戰士見狀,迅速出手將其制服在地。“我們沒幹壞事,我們沒幹壞事。”經過詳細詢問得知,他們看到車上有人,便認為有不少飲料罐之類廢品,想爬上火車揀些破銅爛鐵,賣點小錢,根本不知道車里裝有何物。

雖說虛驚一場,但在行進過程中臨時停車是常事,最容易出現意外。以往因為兵力有限,不能完全實現現場警戒,總有不少出於好奇或撿垃圾的人在半夜搞“突襲”,爬上車廂撿破爛。“一旦發現情況後,官兵們就要將子彈裝上膛,做好隨時處置突發事件的準備。”

這是一個流動的哨位,從沿海繁華都市到西北浩瀚大漠,從白天巡邏到黑夜站崗,押運兵們跋山涉水、歷盡艱辛,把貨幣物資押運到全國各地。“我們有預案,設想了多種可能出現的意外情況,如遇到襲擊、泥石流、山體滑坡、交通事故、堵車等,都有詳細的應對措施。”

每當押運戰士順利將數車廂人民幣運抵目的地,圓滿完成任務後,都會說一句“我要好好洗個澡……”

  • 央視
  • 劉小英

每經網客戶端推薦下載

每經網首頁
揭秘 鈔票 押運 部隊 絕密 生活 睡覺 時被 錢箱 砸成 輕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9844

訪美時被追問FBI局長被炒一事,俄外長這麽回答

在解雇了正進行“通俄門”調查的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科米後幾個小時,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進行了首次會談,被美國媒體評論為選了一個“尷尬的時點”。

正是由於這個尷尬的時點,外界對特朗普首次和俄羅斯高層會面的焦點自然從敘利亞問題、美俄關系等轉移到了科米被解雇一事上。

“非常好的會議”

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里,特朗普和拉夫羅夫的會談持續了1個多小時。然而,這次會談對外保密,不向媒體開放提問,會後也未舉行新聞發布會。據俄羅斯媒體報道,除與會人員外,只有特朗普與拉夫羅夫的兩名私人攝像師進入現場。

隨後美國媒體引述特朗普的話說,這是一次“非常非常好的會議”,美俄兩國都“希望盡快結束在敘利亞的可怕殺戮,每個人都正為此努力工作。”

白宮的聲明稱,特朗普表示美俄在解決中東和其他地區沖突方面存在進行更廣泛合作的可能性,並強調了期待改善美俄關系。他說美俄有必要在結束敘利亞沖突方面進行合作。同時,特朗普表示美國將繼續參與解決烏克蘭問題。拉夫羅夫則表示,他與特朗普及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討論了兩國在國際舞臺上的互動,認為兩國必須共同解決當前關鍵的國際問題。

參與會談的還有俄羅斯駐美大使基斯利亞克(Sergey I. Kislyak),此人因牽涉“通俄門”而廣為人知。今年2月初,特朗普政府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因卷入“通俄門”被迫辭職,事情的引爆點在於,去年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卸任前曾宣布報複俄羅斯黑客幹擾美國大選,而就在當天弗林和基斯利亞克通了電話。這通電話的時間點和當時俄羅斯暫時不對美國采取報複行動的決定,再次引發美國情報機構和媒體對特朗普與俄羅斯關系的質疑。

科米成主角

在和特朗普會談前,拉夫羅夫先在美國國務院和國務卿蒂勒森進行了會談。兩人的會談原本主要討論敘利亞和烏克蘭問題。然而,特朗普解雇科米事件是否會對美俄關系產生影響,以及俄羅斯如何看待該事件等卻成為媒體關註的焦點。

當蒂勒森在美國國務院7樓的外交接待室迎接拉夫羅夫時,一位記者大喊提問:科米被解雇事件是否會讓此次會談蒙上陰影?

拉夫羅夫報以同樣大聲地回答:“他被解雇了嗎?你在開玩笑吧!”之後便進入了蒂勒森的辦公室。

會後拉夫羅夫被問道,在科米被解雇後他是否感覺如釋重負。這個問題暗示,持續數月的關於克里姆林宮和特朗普競選團隊間可能存在關系的調查將因為科米的解雇而中斷。

聽到這個問題,拉夫羅夫笑著說:“從沒想過會要回答這種問題,尤其是在美國,在你們充分發展的民主和政治體系下。”

之後他再次被問到解雇事件以及特朗普是否對俄羅斯的行為表示擔憂。拉夫羅夫說,和特朗普的談話涉及了很多具體層面,但並未談及這個事件。

外交分析師弗羅洛夫(Vladimir Frolov)為,白宮的行程安排很不專業,在美國各大媒體都還在熱播特朗普解雇科米的事情時,特朗普竟然會見了拉夫羅夫和基斯利亞克。

除了拉夫羅夫,俄羅斯總統普京也被問到了關於科米被解雇的事情。

“我們和這事兒沒有任何關系。”普京說,“特朗普總統在其職權範圍、憲法和法律內行動。我們能做什麽?”

訪美 美時 時被 追問 FBI 局長 被炒 一事 外長 這麼 回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746

小解時被箍頸遇劫墮海

1 : GS(14)@2010-10-06 23:00:45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4523889
【本報訊】一名海味店東主,昨凌晨駕車途經西環貨物裝卸區時便急,疑因公廁上鎖遂在碼頭邊解手;不料卻遭兩名匪徒趁機箍頸掠去腰包,事主與匪徒追逐間失足墮海,險告沒頂。他拚命抓着岸邊鋼梯,但因大浪無法爬上岸,被浸在水中超過三小時,才被晨運客發現救起,報警送院檢驗。事主報稱損失 5,300元,警方追緝匪徒歸案。記者:李家傑
遇劫墮海男子姓陳( 42歲),頸部受傷送院治理後無礙。消息稱,事主已婚,是西環一間海味店的東主,頗有家底。事發時他身有酒氣,警方正調查案件是否另有別情,港島西區刑事偵緝隊接手調查。至於涉案被通緝的兩名匪徒,年齡 20至 30歲,兩人均瘦身材;其中一人頭髮染棕色,另一人則染金髮。
緊抓鋼梯無力爬上岸昨凌晨 3時許,事主駕車外出為妻子買消夜,回程途經西環豐物道時感便急,於是駛入蔬菜批發市場,準備在公廁解手;惟公廁上鎖無法使用,他於是走到對開的西環公眾貨物裝卸區就地解決。此時,突然撲出兩名青年,其中一人從後箍頸及亮出刀指嚇,同黨則搶去他身上的腰包。事主反抗與匪徒糾纏,雙方一度追逐,事主摸黑奔跑約 30米後失足墮海。
消息稱,事主墮海後迅速抓着岸邊鋼梯,以免遇溺被冲走,因為太大浪加上潮退,水流湍急,事主身體乏力無法沿鋼梯爬上岸,一直浸在水中超過 3小時。直至早上 6時半,有晨運人士聽到事主呼叫才被發現墮海;其中一名熱心市民跳落水,協助事主爬上岸。稍後救護車趕至將事主送院,他神志清醒,只是冷得牙關打震。
警尋回腰包失 5300元警方接報封鎖現場調查,在岸邊撿獲一柄露出刀鋒的文具用刀,事主的腰包被丟入環保斗內,銀包內的 5,300元被掠去。警方事後派來警犬協助搜索,惟暫時未有發現可疑人。
中西區區議員陳財喜對於深宵時分,貨物裝卸區發生劫案感到意外。他指出,現場間中有青少年聚集,以往也曾發生失竊事件,惟情況不算嚴重;加上部份商戶有養狗防盜,狗隻見到陌生人都會吠叫,因此一直以來治安亦無問題。他不排除事件屬針對性,事主遭人跟蹤埋伏搶劫。
至於貨物裝卸區屬海事處管理,現場大閘沒有上鎖,任何人都可以「自出自入」。陳財喜希望海事處能加強保安,警方亦應加緊巡邏,避免發生劫案威脅民生。
小解 時被 被箍 箍頸 頸遇 遇劫 劫墮 墮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027

侵華時被掠唐鴻臚井刻石中國平民向日皇討文物

1 : GS(14)@2014-12-24 02:20:19





中國民間對日索賠聯會文物追討部長王錦思等三位民間人士近日抵達日本東京,計劃明日前往日本皇室,遞交要求歸還中華唐鴻臚井刻石的信函,這一天恰好是日皇明仁的生日。此為中國民間首次向日本皇室追討戰爭年代被侵華日軍掠奪的文物。


■鴻臚井刻石拓文。

乘日皇明仁生日踩上門

今年8月,中國民間對日索賠聯會通過日本駐華大使木寺昌人,致函日皇明仁和日本政府,要求日方歸還所掠中國文物中華唐鴻臚井刻石,但日皇室除公開表示收到信件,未對是否歸還予以答覆。民間索賠聯會選擇此時踩上門去,一是今年恰好是中華唐鴻臚井刻石建立1,300周年,二是12月23日是日皇明仁81歲生日。中華唐鴻臚井刻石是公元714年(唐朝開元二年)鴻臚卿崔訢(相當外交部長及民族事務委員會主任)冊封東北地方政權的珍貴文物,記載中國統一歷史進程,研究東北史、民族史、文化史具重要價值。該刻石原置遼寧旅順,1908年被侵華日軍掠奪,在日皇宮藏匿至今,是鴉片戰爭以來中國被掠奪到海外份量最重、體積最大、最為珍貴的國寶級文物。據悉,屆時王錦思等人將在日本皇宮宮牆外慶祝刻石1,300歲生日,並特意帶去刻石曾放置的遼寧旅順的海水、岩石及中國特色的麵製壽桃、繪畫、橫幅等,以表達中國人民渴望國寶回歸的逼切心情。被問到明日是否會有過激行為時,王表示會遵守當地法律,合理合法向日皇室遞信。中新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41222/18977417
侵華 時被 被掠 掠唐 唐鴻 鴻臚 臚井 刻石 中國 平民 日皇 文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6883

【動畫】年輕時被父母拆散情人65年後終成眷屬

1 : GS(14)@2016-11-16 05:47:11

「我這一生都愛莫茨,現在我擁有他了,我很享受每一分鐘,我覺得我重回少女時代,好像甚麼都沒有變。」82歲的安德烈(Helen Andre),65年前因為父母反對她下嫁現年86歲的莫茨(Davy Moakes),兩人經歷多年風風雨雨及多段婚姻,終於重遇並舊情復熾,上周五締結良緣。莫茨和安德烈在讀書時認識同墮愛河,1951年訂婚,但安德烈雙親擔心想成為藝術家的莫茨,生計不穩令女兒受苦,反對女兒的婚事,他們的婚約亦在2年後告吹。安德烈坦言當時傷心欲絕,「他們想幫我決定我要嫁給誰,當時他們因循守舊。」安德烈經歷三段婚姻,在2010年第三任丈夫過身後搬與女兒同住,她重遊與莫茨的相識地時,發現一座雕塑有莫茨姓氏的簽名,上網搜尋下發現是舊情人的兒子。安德烈的女兒聯絡莫茨,不過他當時正照顧第二任患腦退化症的妻子,其妻18個月前過身,兩人於是再聯絡,戀情亦再次萌芽。莫茨於是在10月求婚,事隔63年終在上周五順利圓婚,並到塞浦路斯度蜜月。再成為新娘子的安德烈坦言:「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快樂,我所有夢想都成真。」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116/19835817
動畫 年輕 時被 父母 拆散 情人 65 年後 終成 眷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580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