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在海嘯中「一起走過的日子」 CUP

From

http://hk.myblog.yahoo.com/Chui-Cup/article?mid=8922

能親身走過金融海嘯,實在是十分榮幸。

走過危機後,經驗會增加,思想會更成熟。

在這個「叉」錯腳分分鐘是萬劫不復的情況下,不少財經專家都不敢再推薦任何股票或者「冧把」。至少我們以前聽到173, 1200, 2813,現在再也聽不到什麼數字。

以我來講,我會定時分享自己某些操作,以表達自己的一些想法。

沒有什麼推薦的成份。因為股票操作這種事,必定是因應自身財務狀況而定不同策略。我買入某支股票可能會是看錯,正所謂「我死我既 事」,當然我的行動會做某些防範措施(例如控制部位),令自己一旦出現錯誤,只會輸有限錢不至於元氣大傷。正如大家見林森池只買2628, 941長線持有,以他的情況絕對是大有機會做了對沖,即使兩股股價狂瀉,你也不會見他輸到貼地。(最多是被人抽水抽到貼地)

例如一個投資新手,得幾萬元資金,也沒有什麼事間研究股票。最好就是定期投資於市場的指數基金,唔好諗咁多(私貸、按樓、按股、透支等等,最好不要想)。這是要大家留意的。

現在事情每日急速轉變,小弟的想法亦有時會改變,希望大家能夠原諒。

在個人投資操作方面,我是對動輒就話「不想持有十年,十分鐘也不應持有」十分反感。例如以我來講,一部份股票是提了倉,死心眼是要 長線持有,例如大部份的中人壽,某部份的平保、招行、盈富基金、陳年買落的滙控等。但有些股票,即使是抱「長線持有」的心態,但聰明人都會知道所謂長線其 實是指一個週期或者因為公司業務的性質關係我只看兩三年的時間,例如中移動、昆機、思捷等等。這些股票是不會跑去大量提倉持實股,因為這些股票一有什麼問 題或者週期見頂,就會隨時沽出。而有的是趨勢投資、臨時投資、資產配置、風險投資等等,玩法是不同。

其實不少人例如某些 blogger 都是這樣操作,不過有時要一一言明是十分困難,或者有時只是簡單的忘記了交代。

市場發展至此,有幾點想講一講:

一、已呼籲多次,理應接納任總、李超人等人意見:「量力而為」,請忘記借貸炒股。致命的失敗往往是在意想不到的事間發生。

二、不用灰心,要謹記有枯必有榮,最重要是沉著應戰,以得到最終勝利。

三、記得小弟在五月時做了個投票(當時油價在125美元左右),超過一半人認為油價會繼續上升。到現在油價是77.7美元一桶。由五月到現在小弟看淡油價商品的看法維持不變,我認為油價跌破60美元一桶不足為奇。黃金遲早是另一災場。

四、美國雖是風暴的風眼,但其他地方的狀況比美國更糟。股市有很多傻瓜,但匯市卻是傻瓜較少的地方。要看看美匯指數,相信有些 bloggers已很醒目地多次提醒了我們。例如,我們不會相信南韓的情況比美國好吧?

五、建議忘記什麼美國衰敗、中國掘起取而代之的論調。長遠說不定可能會發生,但中短期會發生的機會頗微。小弟乃是業餘菜鳥一名,不懂什麼數據分析,只以常理來推測:

→美國最早發現問題,減息最早、救市最快最狠、人才不乏、不乏現金流強勁而收入穩定的國際性企業、及早將衰退、風險和毒素輸出,而 美國仍擁有世界「霸權」。因此,最早擺脫困境的機會甚高。(也不要被美國人儲蓄率低的假象迷惑)[格老最近的言論及最近一些跡象顯示09年美國樓市有轉穩 跡象]

→中國體質無疑十分好,因此沒有像南韓那樣的滅頂危機。但不少領域 damage has been done,受了傷害,而救市救經濟措施才剛開始,要措施發揮效果,亦要一段時間,壞影響有機會逐漸浮現。09可能仍有不少投資中資股的機會。因此要作趨勢 投資的話,中資股不是首選。但少量吸納作為超長線投資那也不妨。

→新興市場十分麻煩,渣打插到阿媽都唔認得是一個啟示。

六、我現在是看好美國一些環球的Consumer Staples、Healthcare企業,例如股神持有的P&G,以及Johnson and Johnson 等等。(我見有人推薦輝瑞[Pfizer],什麼P/E底、息率高云云,我認為是 value trap)港股我選擇投資維他奶、大快活等小企業,主要是認為他們有能力持續派高息,因而較具防守性、低負債、現金流穩健、對金融海嘯敏感度較低、業績近 一兩年有望溫和增長等。至於宏利,則是「風物長宜放眼量」。

-------------

最後不得不提,莫要誤會我是要寸某些人,我的確是收到不少私人留言詢問關於嘉華國際(173)和韓股ETF(2813)的事情,所以無法子之下都要講一講:

我們對173的目標價是$1或以下。這並不是兒戲的鬧著玩,主要是基於以下原因:一、現金流十分有問題,批股或者供股是遲早的事, 而土儲亦沒有資金發展,能否派息也成問題,以市場氣氛甚差的情況下只有股價繼續向下尋底;二、NAV絕對會大幅下調,整個地區的地產市道十分差勁,連大藍 籌新地、國內龍頭的萬科,或者連現金流較強的瑞房都搞成咁,唔使我講都知乜事;三、173靈魂人物呂志和年事已高,且似乎後繼無人,管理層風險極之大。

對本地和內地地產市道極為熟悉的有料之人陳仔兄,建議持有者於現價高位沽出,不無道理。

至於韓股ETF,維斯兄已撰文論及,南韓經濟危機嚴峻程度可堪和冰島相提並論,只是好一點兒而已。韓圜瀉到阿媽都唔認得,金融穩定汲汲可危,大量企業的大量美元借貸和出口疲弱令經濟出現甚大的弱點。。即使救得返也元氣大傷。我個人認為,參予了南韓投資的朋友,可考慮「及早回頭」。

海嘯 一起 走過 日子 CU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11

我和股神過招的日子 巴黎


http://hk.myblog.yahoo.com/tonylaw-vaueinvesting/article?mid=2658


巴黎:

很多人都喜愛把巴老和Graham比較,我不是說巴老不及Graham,而是我連巴老的詳細投資方法也不知道。因為巴老從未有像 Graham的博愛,把自已的武功傳授眾人,我們只能透過巴老的股東報告偷看他的一招半式,所以大多數人都只不過是以身家多少論其英雄。

在 投資路上,價值投資族人很易時而聚在一起,時而打對台,巴黎就試過一次和巴老打對台,巴黎勝了一局,我認為巴老那一次敗仗,(表面)是因未有依從族長的教 晦。

話說,兩年前次按風暴開始,幾間大按揭公司股價大跌,例如ABK,MBI,當時巴老乘人之危,決定趁病取命,成立了一間當時唯一的 AAA債保,算盤是要搶盡所有地方政府債券保險的生意,他開出一個條件給幾間大債保公司-----貼錢給巴老,後送所有政府債券保單來,至於那些次按債保 單,你們自已想辦法吧!(Blog友可以在巴老年報他嘰笑幾間保險公司當天沒有送錢給他是錯誤,因為現在的保險費用更高---即現在市價保費要貼更多錢才 能埋單。)

巴黎不是在評論巴老的道德,這是個商業社會,這些保險公司的遭遇是自招的。

我說的是巴黎當天在高位(其實已經 打折很多)買了生意稍為保守的MBI,看到巴老的落井下石,其後MBI逐跌一半,心裡不很舒服它的股價。巴黎這時有一問題解不開,以當天差不多所有債保企 業只有帳面3-10%的價值,為何巴老不簡單一點買一間?而是要以一百元成立一間只值一百元的全新保險公司?這不是違背Graham的價值投資原則嗎?

巴 黎最後決定是轉股,轉一間折讓更大、但更安全的PMI(直至今天MBI升了4倍、而我已賣出的PMI賺了十二倍)。

巴老呢?

巴 老在風暴期間,開炮轟政府,說他的AAA保險公司借錢的利息,還較靠TARP打救的金融機構貴(這很正常,這表明它們是不會倒下,也是我買AVG的原 因),而最近的報告顯示,這間新保險公司仍是蝕錢,他埋怨地方政府不打算節約支出,而是看到聯邦政府打救金融機構,想有樣學樣而非實是求是增加地方收入, 引致地方政府債券息升,令他蝕錢。

巴黎在上一篇文章已說,任何企業都可以有一百個買入和不買入的原因,每一個即使是言之成理(在當時), 也不能保證你賺錢。因為從沒有人可知道未來,未來太多因素令當日的計算後來看是錯誤*。但如果你有95%的Safety Margin,你錯了50%,仍然會取勝,而巴老成立那一間新的保險公司時卻沒有太大的Margin。

------------Margin of Safety  ,   這就是Graham的投資王道----------

*以後見之明取笑別人之前的決定在今天是錯是不合邏 輯,這是其它人常犯的問題,巴黎這篇文不敢犯這個錯誤,況且以做生意的角度看,Warren Buffett想一舉消滅其它的債保公司非常合當時的情和理,由此可知,投資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結果可以常出意外,一定要預留Margin就是這文的重 點!


我和 和股 股神 過招 日子 巴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155

故人/往事 – 我做IT的日子(一) 麥博

http://makblogg.wordpress.com/2010/10/12/%E6%95%85%E4%BA%BA%E5%BE%80%E4%BA%8B-%E6%88%91%E5%81%9Ait%E7%9A%84%E6%97%A5%E5%AD%90%E4%B8%80/

昨天在街上,碰到做IT時代的舊同事,舊公司全部人:頂大老細,大老細,Architect, PM, APM, SA, AP, DBA; 都走了,唯有他,走了,又回來,照顧這個六年前就做好的項目。

我說,其實,沒甚麼好奇怪的,我就做過一個 project(B),一年內,整個Team (15-20人) 換了一次以上。

但我和這個同事一起做的,是Project A.

(一)

八年前,我加入Project A時,正值我人生的最低潮,事業,愛情雙失。當時經濟好差,科網熱潮一破,IT人淪為水候佬,短工制風行,最離譜的時候,每月續約,正式今日唔知聽日事, 人心渙散,Turnover 好高,為了減少成本和離職人員的影響,大家開始往大陸 Outsource。

我的工作,就是一方面向 User 拿 Requirement, 寫Spec, 砌 Framework, 部份交比大陸同事做,貨回來了,自己試,再比客試。週而復始。

那時候,三、二天便要同大陸同事講電話,一講就15-60 分鐘。我的煲冬瓜,也是那時練得最純熟,接近京片的腔調,現在講不出了。

(二)

講番正題。

一個咁既Setting, 自然問題多多。短工制一手摧毀了香港的I.T 業:人工低,前途無保障,士氣差,流失率高,Skill set 好難培養,結果人才流失,行業更難發展了,是以香港雖是發達社會,I.T 業的發展,則遠不如其他三小龍。

內地競爭也是問題,全球化+互聯網的普及,第一個殺掉的,是香港的IT (主要是SI業)業。內地I.T 人質素雖然非常參差,(甚至可謂極劣)但人工差 80%, 一個頂五個,如果你係客,佢第一樣野係睇 Cost, 一 Team 大陸人,可以省80%,點會唔贏?

OK, 你的客要大陸人,你老闆要大陸人。香港人做甚麼?

中間人(business analyst) + system design

呢班人,不需要很多。

結果,香港I.T 業人口過剩,第一反應是轉行潮,第二反應,是幾年後的人才斷層。

今天回望,人才斷層仍在,但IT 人的工錢(金融IT除外)無漲過。全球化的威力,實實在在,影響了一代的香港IT人!

想到這裹,你便知道歐洲佬為何要燒大陸人的鞋店。

只有不停創造新產業的地方,社會至有希望。

我是在那一刻,切切實實感到,香港真的死了。

上面說的是大勢。微觀的人事,又如何呢?

故人 往事 我做 IT 日子 麥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505

故人/往事 – 我做 IT的日子(二) 麥博 Mak Blog

http://makblogg.wordpress.com/2010/10/18/%E6%95%85%E4%BA%BA%E5%BE%80%E4%BA%8B-%E6%88%91%E5%81%9A-it%E7%9A%84%E6%97%A5%E5%AD%90%E4%BA%8C/

(三)

我加入 Project A 的時候,剛好第一期開工不久。當時的 Team Head, 見我普通話講得不錯,就請了,作為中港溝通的橋樑。

就這樣,我親手協助了 I.T 業北移。

Project A 是公司在香港的第一張大單,為了打響頭炮,不惜工本從星加坡總部空降了十二、三人,負責 architecture & Framework, 項目管理, 以及下一線的模塊主管。加上本地羌30多人(高峰期好像更多,記不清了),和十個內地同事一起工作。

看見這個陣容,我直覺告訴我:他們人太多了,可能多了1/3 。

因為,寫軟件是食腦行業,最緊要Quality。人多,生產力理應上升,但在軟件業,則可能是下跌,因為多左機會出poor quality work (e.g. 跟唔足 Spec, Compile error, 自我創造 requirement 等等等等) , 要執手尾,拖慢進度。

人多的另一個壞處,就是,別人不易察覺你冇乜野做,就算知,也不知向誰彙報,就算你走開一日半日,都冇乜所謂 ,點知你係咪約滿呢?

另一方面,經濟差,也有同事為了保住飯碗,拖慢交貨(!?!!),這又影響進度。造成人手不足的假像。

因為大家都係打份Contract, 今日唔知聽日事,二級SA要保位,當然要講到自己好多野做,絕不輕易炒人,所以,頹人才可以一直 Free ride 下去。

坡佬主管人生路不熟,亦唔敢炒人,於是,條Team 愈來愈大,但感覺上人手永遠不足,因為生產力沒有明顯增加。

When your cost is all labour and you over-hire, you’re half dead.

 


故人 往事 我做 IT 日子 麥博 Mak Blog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656

故人/往事 – 我做IT的日子(三) 麥博

http://makblogg.wordpress.com/2010/10/26/%E6%95%85%E4%BA%BA%E5%BE%80%E4%BA%8B-%E6%88%91%E5%81%9Ait%E7%9A%84%E6%97%A5%E5%AD%90%E4%B8%89/

(四)

本來應該講 counter-productivity 同 negative headcount, 正好中鐵建這篇公告,一口氣講完了 user requirement 的一大課題,所以打亂次序。原文隨後。

講IT項目, requirement change 是最難處理,最頭痛的事, 中鐵建的問題,正是Project A 和 Project B 的寫照,也是我決定離開IT業的主因。

時間有限,先引文,後討論吧

中鐵建點解蝕鑊金?

The Project adopts the EPC+O&M general contracting mode. The Project was based on conceptual design at the time of signing of the contract. As the owner requested new functional requirements and additional work quantities during the course of construction of the Project, the estimated total costs for the contract gradually increased. As at 30 June 2010, the estimated total costs had increased to RMB12.544 billion.

In the second half of the year 2010, with the Project entering the phase of large scaleconstruction, and the full commencement of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various sub-projects, the actual work quantities increased significantly as compared with the estimated figures at thetime of signing of the contract. Moreover, the owner increased substantially the transportation capacity of the Project for the year 2010 as compared with the capacity set out in the contract,while the underground pipeline network, land expropriation and relocation undertaken by theowner were substantially delayed, and re-adjustments on parts of the completed construction were also required as a result of the new instructions specified by the owner. Accordingly,the total work quantities and costs of the Project increased significantly, and there were delays in certain phases in the scheduled construction timetable. As the Project has major social influence and has drawn close concerns from the governments of both countries, and in order to ensure the scheduled progress, the Company invested large amount of manpower,resources and capital in the Project, thereby ensuring the scheduled completion of the main part of the Project as planned and commencement of operation in November 2010, in accordance with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owner. The above changes have led to substantial increase in the estimated total costs for the contrac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ontractual requirements, the Company has delivered relevant materials to the owner in support of the variations and applications for compensation claims. The owner has undertaken to set up a special committee upon completion ofthe Project to negotiate the claims and compensations. So far, the Company has been innegotiations with the owner for the compensation for the above variations and has not yet obtained the approvals from the owner. In accordance with relevant accounting standards, theCompany has not included the amounts of such compensation claims in the estimated totalrevenue from the contract. The Company will continue to further negotiate with the owner onthe compensation issues arising from the above variations and claims.


建築業係會有呢個「改泥改去」,起完又改既問題。

但建築業明顯好過IT(以及graphic design)既係:
1. 建築業好多時「落左石屎」就會係一舊睇得到既實物,啲老闆係要咁樣有舊嘢望到,先明白,佢轉一個concept,係真係要改動好多嘢(同埋俾好多錢!),所以就唔會改;

2.建築業牽涉既金額十分巨大,老闆好多時都明白要改動,科既水都幾嚴重吓,於是唯有忍住

至於你quote嗰段,應該掉轉頭諗,响入面做既人,個個都係打工啫,超支又唔係响你個袋度出(都係阿爺同股東錢);相反,你唔改,第時下手個user(即operator)就可以complain你起得唔好...咁俾你係個PM,都會改到七彩啦!

p.s.曾與國外公司共事,發現,不斷按client老闆指示改,係中國人通病!因為外國公司真係改一次收一次錢,咁啲老闆就唔敢改嘢喇!

老麥

米,我理解係:蝕錢事小,重點係阿爺指示呢單野唔衰得,否則掉盡中國既假!

你真係講得好應,建築d野見得到,feel 得到,IT d野見唔到,客戶無法衡量施工期到底是否合理,結果一定係低估左。

反正做咁多年IT,從來未聽過project 係可以提早交貨既,個中乜事,心照啦!

量子

感觉上,从商业原则来看,中铁建的行为不可思议。但从政治可以理解。阿拉伯人好大喜功比中国人还要厉害;而中国基本上是尽一切要讨好阿拉伯世界。

但中铁建也毕竟是上市公司,要向股东交代的。

如果真的如公告所言,是业主方的增加要求,那问题应该不大。沙地有钱,不会再乎,也不敢得罪中国,估计有关的赔偿也没有问题。

反而是说,有关的工程增加是施工方的原因,而中铁建退到业主头上,而官司就有得打了,而且也暴露出施工方的质素不过关,自己控制造价的能力不足。

如果是前者,其实是利好。对将来中资工程在这些国家夺标有好处。而这些国家才是基建的主要市场。

不同意量子所說;從這份公告,是看不出究竟這是利好中鐵建與否的。

先不理中鐵建的文字是否一個one side story,而是,基建一定會有改動;而這些改動,很多都很難分清是業主改動還是技術上改動。寫consultancy contract的人一定不會是蠢蛋,有很多時contract中的condition都有一些補底條款的。例如:會規定要跟怎樣怎樣的安全結構以及當時最新的建築規例所以業主賠錢與否,並非質素問題,而是contract如何寫,又或兩家人如何四四六六傾掂的問題(工程最後拗數,很多時根本不是講道理,而是兩家老闆看誰有牙力之後傾掂的結果...同黑社會講數,其實類似)

要多提的,是有很多時改動都是外在因素,非業主或承建商的責任/技術是否足夠的問題;此要牽涉到risk management以及落bid者有幾醒目的問題

回到中鐵建,留意國企的模或是要做大做量,而並非做盈利;我會以中國海外做例,一直以來它都是以超低價bid job,所以有很長時間你在香港見到的地盤多數都是中海的;但如此low bid的後果當然是質數下降。結果鑊鑊補鑊,越多job公司盈利反而越倒退;但没問題呀!因為錢是阿爺的,最後蝕本,一來根本没人理(不是自己錢),二 來,最後埋數是要多年後才會知賺蝕...但CEO當時卻可以以「市佔率擴大」領工...反正以國企來說,幾年後又可能被調去其他位置了。


故人 往事 我做 IT 日子 麥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02

故人/往事 – 我做IT的日子(四) 麥博 Mak Blog

http://makblogg.wordpress.com/2010/11/13/%E6%95%85%E4%BA%BA%E5%BE%80%E4%BA%8B-%E6%88%91%E5%81%9Ait%E7%9A%84%E6%97%A5%E5%AD%90%E5%9B%9B/

(五)

上回講到, User Requirement Change 同 New Request的多寡,決定了項目能否準時完工收錢,是一個項目最關鍵同難搞的地方。作為項目經理,最重要的能力,就是控制User的期望值,儘量減低用戶的新需求。

然而,User文明的一面,常常是放工後才表現出來,我們無福消受。 User 的本質善變,部門的本質是溝通不足,互相推委,Requirement  天天改,Project 日日 delay。一年完成的project, 可以做3年,錢冇得加,反而遲交仲要罰錢。 S.I 果是天下最難撈的行業。

遇著捉細節的 User, 更慘。

講番Project B吧。

Project A 的項目經理雖然能幹,可是,公司要打響頭炮,不能得罪第一個客,於是選擇做Yes Man,注定將大船使入地獄!

客戶的代表用家(即係負責測試的同事,而不是最終用家),非常挑剔,應該說,他們當中有一位同事A君,非常挑剔,非常Outspoken,佢上司也傾向接受他的提議。

A君是一位典型的完美主義者,做事快手有幹勁,非常為東家著想,於是,他找出了很多比原先設計更好的方案,包括流程(page flow)、介面等。

(六) 以快打快,累極而亡

在測試期間,我最高峰期一天接他30多個bug report, 當中一半, 是介面上的問題,約1/5,是功能改動的建議,其他是Bugs。

通常,一批Bugs 來了,我條Team修改,Turnaround大慨是 2-4天,最初,為了爭取表現,我一直想將Turnaround 的時間縮短,希望客戶了解我們做事的效率,到後來,試過即日Fix好再比A君 試。

我最記得有一次,我拉捺不住,將我們改好的Bug List,輕輕向A君桌面擲去。結果他不但不怒,反而是即日下午試完,再將File 輕輕向我桌面擲去!

Shit,完來佢要同我鬥快!我改得愈快,他挑的問題就愈多愈快。我乃野了!對付這種人,其實應該不要太快,因為他是客戶佔上風,你寫Program需要大量時間,同佢鬥快,肯定佔下風。當時年少氣盛,沒讀懂莊子,不知道生有涯的大道理。

今天回望,總結八個字,就是:以快打快,累極而亡!

乃野的,還有另一樣。

當時由於客戶濫發Bug List,驚動了上頭,我老頂於是同客戶傾掂數,給幾天時間,客戶試,但不入Bug List, 而我們答應以更快的速度修改,結果…Bug List 一樣雪花般飄來,我們只是做得更累。

其實,在客戶的立場,跟本無需要比面你…佢對你愈刻薄,其實可能愈容易升職!

如果對家的同事,是合約制或項目制員工,更大鑊,因為項目拖愈久,他們的飯碗就愈穩,這樣的客戶一般表現為油條,喜歡打太極,要對付呢挺人,一定要越級同佢大佬講數。

但我當時未去到呢個級數呢,所以結果只能每天930-930地工作了。

結果,Project A 的 第一期,比原定時間遲了足足 6個月才完成。

如果公司要靠 Milestone Payment 開飯,早就執笠了!


故人 往事 我做 IT 日子 麥博 Mak Blog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282

中環在線:大劉仔不方便的日子 李華華

 2011-7-27  AD
 

 

 

華置(127)下半年推出灣仔重建項目「壹環」,噚日為個項目搞咗個命名儀式。

大劉仔、華置副主席劉鳴煒趁機會介紹吓個盤有乜賣點,但對記者問題嘅回應,唔係「未公佈」,就係「唔方便」。究竟大劉仔有咩咁唔方便呢?

其實,記者只係問大劉仔對樓市點睇,同埋華置嚟緊仲有啲乜嘢新盤推,咁都唔回應兩句,好似保守啲喎。不過,雖然記者交唔到差,但佢尚算有禮貌,因為每次答「未公佈」同「唔方便」之後,都會加句「唔好意思」。唔想唔好意思,下次就要做定功課,對樓市有啲睇法喇!

 

中環 在線 大劉 仔不 方便 日子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620

没有“政策伟哥”,家电的日子怎么过

http://www.infzm.com/content/63558

吃了四年政府派发的家电下乡政策“伟哥”,家电企业现在得自己寻找蓝色药丸了。

继以旧换新、节能补贴两项政策宣告终结和调整之后,家电下乡政策也在2011年9月19日宣告了大限之期。山东、河南、四川等四省市将于今年11月 30日之前“被终止”,而至2013年1月31日,这项曾令众多家电企业顺利度过“08金融危机冲击波”的政府补贴政策将彻底落幕。消息一出,家电股大 跌。

在各行各业庆祝中国入世十年的日子里,无论海尔、美的、海信、格力这些一线巨头,还是在过去四年中靠所谓OEM、ODM活得还算滋润的中小品牌,现在先别梦想着“和饭岛爱一起晚餐”,倒是把下一顿饭落实才是头等大事。

在过去的黄金十年中,尽管家电掌门人早已被王健林、李书福、马化腾辈夺去了光环,但其在3650天里取得的成绩还是颇值一书:不仅市场总销售额劲增 400%至9642亿元,出口额也拜“入世”之赐从75亿猛增至2000亿元。海尔、美的成功跻身“千亿销售俱乐部”,即便单兵作战玩一招鲜的格兰仕、志 高等君也放出豪言要做“下一个”。

迅速扩大的城市中产阶级,不断扩张的国际中级市场自然是保送中国家电企业在“黄金十年”上垒的“四轮驱动”,而在产业升级、产品上位口号下膨胀的产 能才是真正的发动引擎。假如没有四年前突然引爆并延绵至今的全球性经济危机,相信这种开足马力、大干快上以规模取胜以圈地为主的战略至少还能坚持到“十二 五规划”末期。

但即便是碰上了经济危机,家电企业们也幸运地得到了以国家名义派送的“蓝色小药丸”。如果说以旧换新补贴和节能补贴还是锁定传统一二线城市的消费 者,那么所谓财政和贸易政策双向突破的“家电下乡政策”就是面对三、四线城市真正的蓝海了。8亿农民,2.1亿户家庭,占中国家庭总数的67.6%,这哪 只是浮财啊,13%国家补贴以及各地低眉顺眼附加送上3%-5%的二度补贴,活脱巴伊老爷家的金库。这颗政策伟哥,给力!

460亿政府补贴不仅直接催生出累计1.8亿台、销售4050亿元的成交额,更在帮助“大部分低收入农民消费升级换代”的愿景下,令一线企业完成了 “销售到村营销网”、“送货到门物流网”、“服务到户服务网”的所谓“三网合一”。“Z”字头标记信步漫游中国广大基层边远市场,家电厂商们不仅赢得了名 声,更赚到了实在利益。那些曾经的库存,只消根据农村用户特点稍加改造就畅通无阻,顺带摆脱了对苏宁、国美如蛆附身的盘剥。数据显示,像海尔这样的领军企 业在过去四年中,其城乡市场份额已趋平分秋色。

当然,其间的不和谐也是有的。不少田间地头的消费者发现,要想拿到这份几百元的补贴,不但要凭身份证、户口本、标志卡和机打发票去所在乡镇财政所登 记备案,还得由乡镇提交县财政,再经后者登录专门网站审核后将花名册发还农村信用社,几来几去至少十五个工作日,敲下十几个红章才算落定——这还不算之前 帮助那些可能从未见过电脑的乡财神突击培训的日子。拿个补贴,似乎比农村结婚仪式更为繁琐。

领补贴的家电企业也不只是恭领圣恩、山呼万岁的。先是原本十几家企业分食的蛋糕均摊给了上百家,尽管有的企业中标后销售为零。后来,家电厂商们发 现,每年年初确定的价格天花板根本挡不住年中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销售额的拉动无法阻止产品毛利率的持续下滑。格力15.19%和美的16.98%的毛 利水平甚至已低于黑电厂家,而这在过去是断不可能出现的。

虽然下乡家电品种增至十种并大幅抬高其最高售价限定,变相提高了补贴空间,但自今年4月始,销售台数和销售额已明显呈颓势。五一小黄金周和中秋节的 冲刺也无力改变大局。至8月,两项数据已环比下降7.32%和6.56%。换言之,即便政策补贴延续,这个催熟的市场也后继乏力。

好了,现在国家顺风落帆,财政本已吃紧的地方政府也拱手退出不再奉陪。而那些有一定消费力的农村用户享受到城市家电文明后,几年内不会急于升级换代;没有消费力的,照旧只先担心他们的基本保障问题。

至于借着补贴东风建立起来的基层营销网络,不少是由当地商家自主投资,如若没有补贴的动力,过度密集的网点首先得解决生存问题。近渴已现,远水何在?近期欧美经济二度探底的趋势已然坐实,出口乏力将持续相当一段时间。

中国家电企业的未来是否真的“灯光太昏暗,遍寻不着那蓝色的小药丸”?9月19日至21日的港股已做出了回答。虽然之后有所反弹,但会不会是投资者相信还会有一颗“政策伟哥”出现呢?


沒有 政策 偉哥 家電 日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33

標題沉潛國外五千個日子 「利益衝突」追訴期已過 昔日投信界第一把交椅葉志勇低調回台

2011-10-31  TWM




十四年前,曾經叱吒國內投信、證券界的天王級人物,葉志勇回來了!他是否再掀當年的「葉志勇旋風」?再創國內資本市場紀錄?

撰文‧劉俞青

約莫六月下旬,台北市松智路上一家日本料理餐廳,一位瘦削、身高約莫一米七五的男子閃身入內,定睛一看,似乎曾是台北證券圈內最熟悉的身影,隔壁桌的客人 還低聲驚呼:「他不就是葉志勇嗎?」直接促使完善投信法令規範事實上,從去年底開始,國內證券圈就開始出現耳語,有人在餐廳看見他的蹤影,有人甚至在銀行 看見他開戶,不久之後,他開始找過去好友吃飯。很多朋友接到他的來電,驚喜、欣慰之餘,見他無恙,也放下心中懸掛多年的一塊巨石,「對市場嗅覺依然敏銳, 對台灣資本市場依然關心。」如果近三、五年進入市場的投資人,可能不知葉志勇是誰,但只要資歷超過十五年的市場人士,對這位曾叱吒國內投信、證券界的天王 級人物絕對耳熟能詳。

葉志勇是開創台灣證券圈從主力炒作的年代,帶入認真、全力投入研究基本面風氣的第一人。他旗下的子弟兵,仍持續在證券市場引領風騷,至今國泰投信董事長張 錫、台新投顧董事長吳火生,甚至連許多根本未曾謀面,只是曾經間接受他影響的後生晚輩,仍然尊稱他是「影響我操作最深的人。」十四年前,葉志勇旗下的群益 馬拉松基金、群益中小基金、群益店頭基金,績效幾乎長期囊括國內基金績效的前三名;當時除了他旗下基金績效過人之外,更重要的是,他身兼董事長及總經理的 群益投信,正在業界嶄露頭角。群益中小基金規模超過一百億元,是當時最大型的國內基金,不只散戶,許多法人都是基金受益人。

正當葉志勇事業登上高峰之際,一九九七年九月十一日,葉志勇從雲端跌落地面。

就在當天,《經濟日報》以頭版頭條刊出「群益投信董事長涉嫌利益衝突」的報導,直接證實了當時證券圈傳了近三個月的耳語:在葉志勇的母親帳戶裡,被查出持 有與群益基金裡類似的持股,包括藍天電腦、日月光等股票。六天之後,葉志勇辭掉所有職務,半個多月之後,當時的證管會(證券業主管機關)宣布葉志勇禁止執 行證券相關業務五年的最嚴厲處分。

當時的時空背景不同於現在,投信產業才剛開始萌芽,許多法令規範也未盡完善,例如當時的「投信從業人員管理規則」僅針對基金經理人,至於投信董事長、總經 理,則是在「葉志勇事件」之後才擴大規範,也因此被稱為「葉志勇條款」;當時甚至因此引發一波投信董總座的辭職風。

隱居紐西蘭 依舊不改投資本色但無論法律如何界定,葉志勇終究是錯了。一個多月之後,新聞逐漸平息,這位台灣投信業的大哥大悄聲離開台灣。當時證券圈內有許多人探詢他 的消息,甚至有人想要去向他學習,但都不得其門而入。他斷了所有聯繫管道,沒人知道他在哪裡,從此宛如人間蒸發。

根據了解,當時葉志勇帶著妻兒離開台灣,他避開台灣人多的上海、舊金山等地,最後選擇落腳紐西蘭。少數熟悉葉志勇的友人表示,當時他可能被通緝,但最後並 未被起訴。而他離開台灣多年,幾乎斷絕一切聯繫的最可能原因是,他當年治軍嚴謹,對旗下子弟兵的高標準要求,是市場皆知。但出事後,才發現原來他也犯了當 時許多業內人士「都會犯的錯」,「他自己心中的關卡過不去,恐怕才是他離開台灣最主要的原因。」葉志勇友人猜測。

儘管去國多年,但他對投資的嗅覺依舊敏銳,光靠著自營投資,就足以過著衣食無缺的生活。他過去只要研究確認,看好一檔股票,絕對是長期重押,毫不手軟,這 個手法依然沿襲至今。近幾年來,讓他大賺的二檔股票,一是蘋果電腦,另一檔則是在港股掛牌的蒙牛乳業;前者當然是看好蘋果電腦的長期發展,而後者則是他在 三聚氰胺事件之後的低點大舉買進,理由是「無論經濟如何衰退,食品股永遠是內需產業最後一道關卡,尤其中國不會讓辛苦經營的品牌就此倒下。」據了解,光靠 這檔股票,就讓他賺進至少上億元。

此外,看好中國內需,他在二○○四年前後,投資亞都麗緻飯店總裁嚴長壽在蘇州興建的亞緻酒店(Hotel One),至今營運良好。

儘管斷絕與國內一切聯繫,但事實上,葉志勇自始至終都持有當年他一手培植的群益投信一成股權,這筆投資案並未因當年事件爆發而有所改變。而群益投信長期績 效良好,每年每股盈餘都在五到八元之間。去年雖因赴大陸投資而大幅增資到十六.五三億元,導致每股盈餘跌到三.四二元近年新低,但獲利絕對金額仍排名國內 投信業第二名。因此葉志勇每年光靠群益投信的股利發放,估計就可領回至少數千萬元不等的盈餘分配。據了解,去年群益投信的增資案,葉志勇也按原來持股比率 認股。

換句話說,這幾年下來,葉志勇依然擁有優渥的收入。除了紐西蘭的住所外,也赴上海置產,他在上海新天地附近的「翠湖天地」買下一戶,國內許多名人如張惠妹 等都在這裡擁有地產,如今每個單位市價至少都超過二億新台幣。據了解,近期葉志勇積極處理紐西蘭的房子,選擇在台北與上海兩地居住,而在上海的住所就在該 處。

至於台北,據葉志勇的摯友轉述,葉志勇回到台北之後,在台北市區走訪過不少新建案,但看了一圈下來,他認為目前台北市房地產需求有限、漲幅已高,此時並非 買點。因此他決定將大安區瑞安街附近的舊居重新裝潢整理,作為將來住處,現正趕工中。

子弟兵及業界人士仍高度肯定時間彷彿沒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痕跡,若真要說葉志勇有什麼重大改變?就是出身美商大通銀行,當時葉志勇取了個英文名字 「Jack」方便稱呼。但出事之後,或許為了避開眾人的目光,在國外這幾年,他改名為「Kevin」。此外,今年已經五十七歲的他外形其實沒有改變太多, 瘦削的臉龐依舊,只是皮膚更黑了點。

根據法律人士估算,舊的刑法規定,刑責在五年以下的法律追訴期,為自通緝令發布起算十年。按此計算,假設通緝令在出事後兩年發出,則追訴期滿的時點大約落 在前年底,與去年葉志勇的身影開始出現在台北街頭時點吻合。而這將近五千個日子的自我放逐,對照當年的意氣風發,仍令人不勝唏噓。

儘管當年葉志勇被視為國內投信界第一把交椅,但是和一般證券圈人士相較,他其實安靜、少言,尤其不善交際,有時大力買進某一檔股票,卻連公司董事長一面也 沒見過。

與業內人士的聯繫除了少數幾位知交之外,就只有他的子弟兵。在公司內部開會時,甚至因為講話直接,常常惹得長官不太高興,與媒體關係尤其欠佳,因為葉志勇 認為他是專業投資者,根本不用經營媒體關係。

但也因這個個性,讓他更贏得市場敬重。相較許多人出事後,門前車馬稀的冷暖對照,反而很多人跳出來為他澄清。多年之後,吳火生仍說:「不管法律如何認定, 在我的認知裡,他是這麼多年來,我認識最正直,也是影響我投資觀念最深的人。」張錫則言簡意賅地說:「他永遠是恩師。」而︽今周刊︾採訪多位不願具名的證 券圈人士,許多人都給予葉志勇非常高的評價,應該不是沒有原因。

葉志勇回來了!這位過去證券圈的天王,如今或許該稱之為傳奇的人物,他是否能夠再創當年的「葉志勇旋風」?為台灣證券市場再寫歷史?真的!很多人都在心中 期待。

葉志勇

出生:1954年

經歷:美國大通銀行、群益投信董事長兼總經理學歷:東吳企管系、美國賓州史克蘭頓大學MBA 戰績:操盤基金曾是台灣所有國內型基金第一名家庭:已婚,育有二女


標題 沈潛 國外 五千 千個 日子 利益 衝突 追訴期 追訴 已過 昔日 投信 界第 一把 交椅 葉誌 誌勇 低調 回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918

中國光伏製造業:陽光黯淡的日子

http://news.imeigu.com/a/1323701919109.html

2011年11月底的杭州,天氣驟然轉涼,陽光打在身上,雖然還能讓人感受到一點點暖意,但已然完全沒有了往日的燦爛。而對於光伏投資者馮建中來說,寒冷刺骨的嚴冬其實早已來臨。

早在今年初,馮建中在杭州投資的多晶硅切片廠,訂單便已開始大幅減少。他本以為,那只是市場的正常波動,誰知到了年中,卻幾乎再也接不到新訂單。並 且,硅片的價格也開始一路下滑,156mm的多晶硅片,2009年時的最高價接近4美元/片,2010年底也還在3美元/片以上,但如今已經下跌至1.5 美元 /片。以往挨著枕頭就能睡著的老馮,現在晚上經常失眠,因為,一閉眼的工夫,硅片的價格可能又下跌了。

目前,老馮已經被迫停掉了4條生產線中的2條。但看著廠房裡堆積如山的硅片,他仍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今年已經快結束了,但我們去年的庫存還有大半沒消化完。這樣下去,我不知道工廠還能撐多久。」

「今年,浙江有將近1/3的光伏企業沒有開工,一方面是歐洲的幾個主要國家政策調整,對光伏產品的需求銳減;另一個重要原因是,2010年光伏投資過熱,大量企業盲目地投資建廠,擴充產能,一下子把所有人都逼到了絕境。」浙江省光伏協會秘書長沈福鑫對本刊記者表示。

在他看來,2007年以前進入光伏行業的企業,前期已經有了一定的積累,咬咬牙挺過這次危機應該問題不大。但之後進入的企業,可能都會消失在這個冬天。目前,僅浙江就有200多家從事光伏產品製造的企業,其中一大半是2007年之後進入的。

老馮的困境,只是中國光伏產業的一個縮影。事實上,即便是像無錫尚德、賽維LDK這樣的行業龍頭企業,近期也接連傳出了破產傳聞。11月發佈的三季 報顯示,在美國上市的8家中國光伏企業中,僅大全新能源和晶科能源仍能保持贏利,尚德電力、賽維LDK、天合光能、阿特斯太陽能、韓華新能源、晶澳太陽能 等6 家,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虧損。

此前,尚德電力董事長施正榮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採訪時表示,早在今年年初,他就已經意識到,「太陽能下半年要準備過冬了,最困難的時期是在 今年下半年」,「在歐美、西方國家,太陽能現在還是一個靠政府補貼的市場;而中國現在還沒有市場。沒有市場,哪來工廠?這句話我在過去5年不知講了多少 遍,但聽進去的人可能不多。所以,我們一再呼籲,中國不能僅僅發展產業,還要發展市場」。

對於過去10年一直在狂飆突進的中國光伏產業來說,2011年之後,它們必須面對的,可能將是一段漫長的「陽光黯淡的日子」。

海外陽光黯淡

一直以來,中國接近95%的光伏產品都要依賴出口。尤其以德國、意大利為代表的歐洲國家,一直都是國內光伏企業的主要出口國。以德國為例,2009年,其新增光伏裝機容量達到3.8GW,而其中超過一半都是從中國進口。

德國一直是全球最重視光伏發展的國家,也是政府支持力度最大的國家。上世紀70年代,由於中東戰爭導致的世界性能源危機,德國國內能源價格飛漲。為了緩解此次危機,德國被迫開始大力發展新的可替代能源。如今,德國已建成的17座核電站中的12座,都完成於那一時期。

然而,在1986年蘇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事故後,德國國內的反核聲音高漲。在綠黨前身「新社會運動」的帶領下,無論是新建核電站,還是核廢料運輸, 都遭到了大批民眾抗議示威,甚至是臥軌攔車。最終,來自左派社會民主黨的施羅德政府,於2001年頒佈了「逐步退出核電」法令,確定到2022年將關閉德 國境內全部核電站。

但德國對清潔能源的需求,並未因此減縮。根據《京都議定書》的要求,到2012年,德國溫室氣體的排放量應比1990年減少21%。這也意味著,德國政府必須開始對可再生能源進行巨額投資和部署,而作為可再生清潔能源的光伏,自然成為了德國發展的重點產業。

早在1991年,德國便通過了《強制購電法》,按照該法,風電、水電的上網價格為電力銷售價格的90%。而2000年,則是德國光伏發展歷史上,具 有標誌性意義的一年。這一年,德國正式提出了全球第一個有真正意義的「可再生能源法」,並於2004年進行了修訂。「可再生能源法」的核心是,對光伏進行 「購電補償法」:根據不同的太陽能發電形式,德國政府給予為期20年,0.45-0.62歐元/度的補貼,每年遞減5%-6.5%。

購電補償法的推出,真正讓光伏發電開始在德國國內迅速普及。具體而言,在獲得德國政府的巨額補貼之後,德國電力公司開始從居民家裡購買太陽能發電, 購買價格為0.54-0.624歐元/度(這一價格是火電的10倍以上,從2004年開始的20年間,每年遞減5%)。而當時,德國的光伏發電的實際成本 為 0.3-0.4歐元/度。其中的利潤空間,讓居民安裝光伏發電系統有利可圖,極大刺激了民間安裝光伏發電系統的熱情。

在此政策推動下,儘管當地的光照優勢並不突出,但德國的光伏產業在2005年仍然實現了爆發性增長。當年,德國新增光伏裝機容量為366MW,增長了152%,佔全球份額的39%,一舉超過日本(30%)成為世界最大的光伏市場。

之後,在政府持續不斷的高額補貼下,德國光伏市場不斷快速增長,而眾多中國光伏產品製造企業,則成為其最直接的受益者。

但中國光伏產業狂飆突進之時,很多人似乎已經遺忘了這樣一個事實:這是一個靠天吃飯的行業,而且,靠的是別人的天。

2008年之後,歐洲的天空,開始發生微妙的變化。在全球金融危機和從2009年開始的歐債危機的持續衝擊下,德國乃至整個歐洲的經濟增長速度開始 下滑,政府財政開始捉襟見肘。為此,德國政府開始有意識地控制光伏產業的發展速度,通過減少對光伏產業的補貼,來降低財政開支。

2010年初,德國已下調了10%的光伏補助費率,第三季度下調了13%,第四季度在第三季的基礎上再次下調3%。

2011年,在德國政府對再生能源法(EEG)進行討論修訂時,德國聯邦環境部部長Norbert Roettgen就坦言,「德國政府不保證當下的太陽能電價實施辦法會持續運作到2012年」。之後的2月,德國就通過光伏上網電價下調方案:2011年 中期上網電價下調幅度,將根據預估的全年光伏裝機容量來調整,只有當年新增裝機規模低於3.5GW,才不會下調光伏上網電價;否則,裝機容量每增加 1GW,光伏補貼將下調3%。

在此政策調整下,德國今年1至5月份的新增裝機容量大幅降低,約為1.08GW,與去年同期的1.726GW相比,下滑了37.4%。而逐月來看,德國新增光伏裝機容量1至5月的增幅分別為18%、-38%、-55%、-55%、-38%。

不僅僅是德國,歐洲其他國家也開始修訂光伏扶持政策。

2011年以28%的市場份額首次超過德國成為世界最大太陽能市場的意大利,5月正式出台的新的太陽能補貼政策中,將原有上網電價補貼削減了 4%-11%,而從6月開始,上網電價以月為單位進行調整。預計到2011年底,意大利的光伏發電上網電價,將在目前的基礎上下降26%-42%,而至 2012年底,還將再下降20%左右。意大利政府還明確表示,其目標是將每年的新增光伏安裝量限制在3GW左右。

西班牙國家能源委員會近日也宣佈,2011年9月之前安裝的光伏發電裝置,可以得到國家的光伏補貼,而9月之後安裝的、超過年度分配安裝量的,將得不到補貼。這也就意味著,2011年,西班牙近三分之一的新增光伏裝機容量,將不在補貼之列。

2011年,那片在歐洲上空徘徊已久的烏云,最終遮蔽了太陽。隨著歐洲對光伏市場扶持力度的大幅下調,中國光伏產品出口開始遭遇巨大衝擊。2011年8月,中國光伏產品對德國的出口量為304MW,對意大利的出口量為95MW,分別環比下降了34%和62.6%。

更讓人擔憂的是,歐洲市場的調整併未就此結束。德國經濟部11月提議,將每年的新增光伏發電安裝量限制在1GW之內,而市場此前預期,德國今年的新增裝機容量將高達5GW。

此議案一出,立刻引起了國內市場的強烈反應。保利協鑫旗下的中環光伏總裁顧華敏表示:「國內光伏行業已經非常脆弱了,大部分企業都已經限產停產,如果再出這個事情,對於行業信心的打擊非常大。」

但這就是現實。這是一場可以預見的危機,但大多數中國光伏企業並沒有做好應對的準備。在歐洲市場大幅萎縮的衝擊下,不僅眾多中小企業難以為繼,就連尚德、賽維這樣根基深厚的龍頭企業,也表現得束手無策。

先行者的困境

「(江西賽維LDK董事長)彭小峰如果倒貼給我20億,我可以考慮接盤賽維。」談及賽維LDK目前的困境,一位不願具名的光伏上市企業CEO如是說。此前,這家國內多晶硅龍頭企業,因為經營業績大幅下滑,過度擴張導致資金鏈緊張,以及與投資機構對賭,一度傳出破產傳聞。

事實上,早在2011年第二季度,賽維的問題已然顯現。當季,賽維實現銷售收入4.994億美元,環比下跌34.8%,同比下跌11.6%,並且發生8770萬美元的淨虧損;而2011年一季度,其淨利潤仍高達1.354億美元。

2011年第三季度,賽維的經營狀況繼續下滑。當季,賽維的銷售收入進一步下降至4.79億美元,而虧損額則進一步上升至1.145億美元。

對光伏行業的悲觀情緒,早已在資本市場直觀顯現。江西賽維和無錫尚德,在2007年股價最高時,市值均高達百億美元,但4年之後,二者的市值卻只剩下三四億美元。

「當然,像無錫尚德、江西賽維這樣的龍頭企業,可持續運營的能力不用懷疑。」大全新能源公司CEO姚公達說。在他看來,地方政府不會坐視這類巨型企 業倒閉。江西賽維2011財年中期報告顯示,其應付項目、短期借款加上「一年內到期長期借款/融資租賃」,總額居然高達30億美元。而尚德2011財年中 報顯示,短期借款約16.65億美元,長期借款7.66億美元。如果這些巨額貸款最終成為壞賬,那絕不僅僅是一家企業的問題。

不過,姚公達指出,在光伏產業進入寒冬的背景下,「先發劣勢」正成為行業先行者的「阿喀琉斯之踵」。光伏產業具有資本密集的特點,激進的先行者為謀 求先發優勢,前期往往通過大量借貸來擴充產能。江西賽維2008年公告顯示,其投資120億元新建的1.5萬噸硅料生產基地,每公斤產能投資為800元人 民幣,主要資金來源是借貸,此舉也導致其資產負債率從2007年底的47.1%一路攀升到2010年末的81.4%。同期,無錫尚德的資產負債率由 54.6%上升到64.2%。

賽維和尚德沒有預料到的是,隨著光伏產業規模迅速擴張,設備和原料成本的大幅下降,遠遠超出了它們的想像。

以主營多晶硅料生產的大全新能源為例,其2008年投產的第一期項目時,每公斤多晶硅產能的投資是110美元,而2011年3月,當其啟動二期項目時,每公斤產能的投資已下降至60美元。

建設產能的投資尚未收回,但建設成本已經大幅下降了,這是很多先行者面臨的困境。

如果多晶硅料價格維持在400美元/公斤以上的「暴利時代」,先行者較之後來者多花的錢,不會成為問題,但是如果多花的錢還沒有收回來,行業就已進 入到硅料只有40美元/公斤的微利時代,那問題就大了。前述不願具名的CEO之所以稱,要彭小峰倒貼錢,才考慮收購賽維,原因就在於,以現在的技術條件, 「重建一個賽維的成本,都沒有它的債務多」。

「產業鏈條中每個環節的成本都在大幅度下降,為什麼像晶科能源近些年發展如此迅速,一定程度上就在於其『後發優勢』,後續投資成本大為降低。」姚公 達說。比如,無錫尚德和晶科能源所處的產業鏈環節相似,2010年,尚德29億美元的營收規模是晶科的4倍,但其淨利潤只是後者1.7倍,「規模優勢」在 財務上沒有任何體現;相反,無錫尚德21%毛利率,只有後者41%的一半左右。

如果說,「先發劣勢」是長期隱痛的話,那麼,資金鏈「緊繃」則是當前的急症。據最新披露的第三季報,無錫尚德和賽維LDK分別虧損1.164億美元 和 1.145億美元。截至2011年9月30日,無錫尚德持有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僅為4.584億美元,較一個季度前減少了1.9億美元;而賽維LDK 的該項指標則從上一季度的6.364億美元萎縮到2.626億美元。如果沒有後續的外部融資,這樣的資金鏈狀況能夠維持幾時?

大躍進,大調整

「有人說現在是光伏行業的『寒冬』,我想還是別說『寒冬』吧,太難受。在行業過熱、產能過剩之後,這是市場在做調節,就叫『調整』吧。」在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副理事長孟憲淦看來,當下的危機,很大程度上是國內眾多企業盲目投資光伏項目,過度擴充產能帶來的必然結果。

與今年光伏行業的極寒形成鮮明對比的,是2010年的過熱。2008年的金融危機,曾給中國光伏產業潑了一盆冷水,但2010年,其便開始快速復甦 了。浙江省太陽能協會秘書長沈福鑫告訴記者:「當時,所有人都認為光伏行業的春天來了。」在浙江省,2007年之前從事光伏行業的企業只有30多家,而到 了 2010年,這個數字已經翻了幾倍,達到200多家。

老馮正是在這時加入這場「全民狂歡」的,由於他自己並沒有從事光伏產業的相關經驗,因此,他初期的投資還是相對謹慎的。「我進入這個行業,也是考察 過一段時間的。我發現,很多企業因為進入門檻低,扎堆做組件,所以我才決定做上游的晶硅切片。」最初,抱著「試水」的心態,他只投資了1億元,這個投資規 模,在光伏行業來看的確不算多。

當時,老馮的公司只保持著每年近80MW的出貨量。產能雖然不高,但風險也相對不大。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2010年,整個光伏市場的需求突然 開始迅速增長。80MW的出貨量,根本沒法滿足市場需求,高峰時,他的工廠每天加班加點都難以完成所有的訂單。「那時,要貨的人都在門口排著隊等,可以 說,只要有產能就賺錢。」

在這樣的情況下,老馮決定向銀行貸款,追加1億元的投資來擴大產能。按照他當時的預計,到2010年底,產能可以擴充到125MW。「當時,很多企 業有錢也不一定能買到貨。很多晶硅企業都刻意囤積貨物,兩三個月前生產的硅片,如果等到年底再賣,價格幾乎可以翻一倍。」在老馮看來,當時根本沒人在意庫 存增加、產能過剩帶來的風險。「畢竟,市場需求擺在眼前,大家想的就是怎麼賺錢。」

然而,2010年,中國的光伏總產能已高達27GW,而全球當年的新增總裝機容量卻只有17GW左右。更為重要的是,國內的光伏企業完全依靠國外市 場,國內市場幾乎沒有啟動。而國外光伏行業的發展,絕大部分要依靠政府的補貼,一旦國外的補貼開始下調,市場縮減,大量國內的光伏企業根本找不到出口。

2010年底,老馮也聽到了周圍朋友在討論國外調整光伏政策的消息。但當時在他看來,這並不會影響整個行業高速發展的大勢。「按照2010年的發展趨勢,2011年就算有調整也是微調,降一兩個點的利潤率,我還是有利可圖的。」

不過,讓老馮始料未及的是,到了2011年三四月份,硅料的價格首先開始從2010年頂峰時的70美元/噸,開始一路下跌到55美元/噸。原材料價 格的下跌,很快波及到了整個產業鏈。156mm的多晶硅片價格也從2009年最高時的4美元/片一路降到了1.8美元/片,很多廠商1.4美元/片也在出 貨。意識到風險的老馮,馬上開始減產並降價銷售。但他發現,自己價格的調整,根本趕不上市場的變化。

2010年,老馮只要坐在辦公室裡就有訂單,給現錢才發貨。而如今,根本沒有採購商上門要貨,偶爾聯繫到的採購商都告訴老馮:「大把人在等著清倉,有需求的客戶也知道我們著急,所以他們也在等,根本不著急簽單。」

無奈之下,老馮只好停掉了自己的兩條生產線。然而,這樣的情況如果再持續下去,老馮也不知道自己還能熬多久。

這樣的情況,絕不僅僅發生在老馮的企業。在浙江海寧,這個曾經以皮革和精編聞名的皮革之都,從2007年開始把光伏產業作為當地企業轉型升級的重點 方向。在當地政府的鼓勵和扶持下,目前,海寧已有三四十家從事光伏產品生產的企業,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以往是從事皮革精編的傳統製造型企業。這些金庸故鄉的 企業,本以為能夠藉著光伏的熱潮找到「世外桃源」,誰知道,又掉進了一個刀光劍影的新江湖。

2011年11月,在接到記者電話時,海寧索拉貝特能源科技公司董事長馬文明連說了3個「難」字:「今年光伏企業的生存史無前例地困難,海外市場萎 縮,去年產能過剩,今年又沒有訂單來消化庫存,國內市場又遲遲不能啟動。相比2008年,真是難上加難。」為了找訂單,馬文明今年已經把歐洲跑了個遍。雖 然好不容易聯繫到了一些德國的中小型光伏工程企業,答應由索拉貝特直接供貨。但持續至今的歐債危機,讓國外許多光伏項目都面臨停工的危險。這樣的應急套路 還能持續多久,馬文明心裡也沒有底。

海寧光伏協會專業委員汪丁星告訴記者,海寧的三四十家光伏企業,大部分都是2008年之後進入的,很多是去年年底才審批下來的企業,還沒有開工就已 經關門。汪丁星回憶說,2010年,海寧很多光伏企業為搶一個相關專業畢業的本科生,進廠年薪就開到了6萬元,工作半年,大部分人的年薪都可以漲到10萬 元。但如今,當地超過一半的光伏企業,都不再開工生產了,很多老闆都在尋找下家接手。

寒冬裡的朝陽

11月14日,當本刊記者來到浙江紹興環球光伏公司時,整個辦公樓都顯得格外冷清。下午4點不到,所有員工就已早早下班。坐在辦公室裡等待記者的銷售總監查建國說:「不是有採訪,我自己也早就下班回家了。」

做銷售出身的查建國,今年最苦惱的就是「有力使不上勁」。2006年正式投資生產光伏組件的環球光伏,可以說是幾經風浪。從剛開始進入此行業每年可 以維持 10%-15%的高利潤率,到2008年金融危機訂單減少,利潤縮減,再到2008年之後光伏產業二度復甦,查建國稱,自己和公司也算「見過世面」。但 是,今年的情況卻是查建國從未碰到過的。

今年年初,查建國跟客戶簽了一個20MW的單子,最初談定的報價為1.25歐元/瓦,工廠已經做好準備開始生產。但幾個星期後,客戶打來電話說,上 游的價格降了,要求查建國把訂單改成1.22歐元/瓦。查建國猶豫了一下,考慮到當時的訂單很少,還是同意了這個報價。然而,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僅僅生產 了1個星期之後,客戶又提出了新的要求,將報價改為了1.18歐元/瓦。

持續向下、變化莫測的市場,讓查建國感到非常無奈。按照環球光伏的生產週期,生產一批貨大概需要一個月時間,再加上物流的時間,前後有幾個月。但就 在這幾個月裡,產品的價格可能又會下跌很多。「貨發出去,客戶又要求降價,如果不做,還有很多公司以更低的價格等著做,最後,損失也只能由公司自己承 擔。」

「現在這個市場,前期簽的合同就是一張白紙。現在,太多企業搶訂單了,幾乎沒有採購商會照著合同去辦的。」查建國稱,環球光伏只敢做全額付款的訂單,部分預付款的單子寧願不接。

查建國更為擔憂的是,這樣的苦日子,不知還會持續多久。海外市場的復甦遙遙無期,而國內市場的啟動,至今沒有看到真正的跡象。2010年,全球光伏 發電市場新增裝機容量為17GW,中國企業生產了其中的8GW。不過,中國本土的裝機容量僅為380MW,僅佔全球的5%。也就是說,中國生產的光伏產品 95% 需出口海外市場。

在政府的引導下,環球光伏近幾年一直在嘗試開發國內市場,但它至今沒有看到實現的機會。

「雖然國內已經出台了1元/度的上網標竿電價,但是,這樣一刀切的補貼並沒有考慮到區域差異的問題。這樣的價格在光照比較強的青海、新疆、內蒙古做 沒什麼問題,但在有效光照只有1000個小時左右的東部地區,根本不行。我們估算過,按這樣的價格,在浙江投資建一個光伏發電站,最起碼要12年以上才有 回報。」

環球光伏一度也很想加入國內的「金太陽工程」。然而,遞交了申請,直到招標開始的前一天晚上,才有人通知他們參與競標,標書、項目規劃都來不及做。查建國稱,他最後發現,中標的企業都是和政府關係緊密的大型企業,而像環球光伏這樣沒有深厚背景的公司,「根本沾不了邊」。

在朋友的建議下,查建國和公司的其他領導還曾到內蒙古、青海考察,準備在當地投資建設自己的發電站。「很多朋友都建議我們自己去建發電站,他們告訴 我,最快七八年就可以收回成本。」但是,當查建國認真瞭解之後才發現,很多光伏企業去內蒙古投資,看重的並非當地的光照資源,而是土地和礦產資源。

在內蒙古、青海等地,光伏產業是當地的重點引進項目。只要是過去修建光伏發電站,拿地幾乎不用錢。很多電站發不出電,卻擁有大量的土地可以等待升 值。有的企業甚至用這種方式和當地政府換煤礦、換森林。在查建國看來,這種投機的方式「根本無益於光伏產業的發展,短期利益,換來的只能是長期的損害」。

不過,並非所有人都這麼想。2011年8月1日,國家發改委對外公佈了光伏電價新政,規定今年7月1日前核准,並能於12月31日前建成投產的光伏 發電項目,標竿電價定為1.15元/度;而在7月1日後核准,或此前核准但未能在年底建成的項目,標竿電價為1元/度。由於中間有0.15元的差價,大量 的企業都想趕在年底之前在青海、內蒙古等幾個試點省區搶建電站。

「標準一出,大家都去跟風修建,電站的質量根本沒有保證。據我瞭解,目前國家電網研究院正在青海檢驗這些項目,很大一部分是過不了關的。」在沈福鑫看來,加入盲目搶建電站風潮的這些企業,不僅無法保證電站的質量,對於電站建成後的運營問題也缺少考慮。

沈福鑫指出,多數光伏電站都修建在西部工業落後地區,當地的用電量本來就有限,突然又產生了如此多的光伏電能,當地根本消化不了,必須要把多餘的電 能傳輸到真正缺電的東部地區。然而,光伏發電本身就不穩定,目前,在技術上還不能很好解決遠距離送電的損耗問題。而即使光伏電能進入到東部地區,價格也將 遠遠高於傳統的火力發電。「現在的工業用電普遍每度不到1元,而遠程傳輸過來的光伏電能,最少在每度3元以上,哪個企業用得起?」

更何況,光伏發電的上網傳輸,還必須通過國家電網,這又涉及到如何平衡光伏發電企業與傳統火力發電企業之間的利益問題。

在沈福鑫看來,短期內,海外市場不大可能全面復甦,而國內市場近期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在這樣的情況下,光伏行業面臨的危機,將會一直延續到明年。 「今年全國的總產能大概有35GW左右,就算全世界的總裝機容量能比去年有所上升達到20GW,而且,全部都由中國企業去做,也還有15GW消耗不了。這 也就意味著,到2012年,還會有一大批中小型光伏企業會被洗牌淘汰。」

不過,他也願意看到此次危機的積極一面。他表示,中國光伏產業一直走的是產能擴張、買設備、加工再出口的道路。這次危機,正是一個從跟風轉為引領,從產能擴張轉為技術進步的最好機會,這也是國內光伏產業「從無序走向健康發展」必須付出的代價。

「畢竟,冬天來了,春天離得也就不遠了。」沈福鑫仍堅稱,未來,光伏仍然是一個朝陽產業。

中國 光伏 製造 陽光 黯淡 日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852

獎金季變身裁員季 香港外資投行苦熬壞日子

http://www.21cbh.com/HTML/2011-12-27/xNMDcwXzM5MTMxNw.html

明年第一季度是多數外資投行的獎金季,以往這個數錢數到手抽筋的時刻,現在卻平添幾分憂愁。

獎金季將變身新一輪裁員季。日前,法國 農業信貸銀行(Credit Agricole SA)考慮縮減其企業和投資銀行部門,計劃裁員2000餘人,其中企業和投資銀行部門1500人。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也宣佈,明年第一季度將裁員1600人,規模佔總人數的2.6%(以第三季度總人數為基準)。

根據摩根士丹利的計劃,裁員將涉及全部員工階層和地區,包括投資銀行、交易以及後勤部門,只有約17290名金融諮詢師不會受到影響。據記者瞭解,目前摩根士丹利香港還沒有具體的裁員計劃。

彭博社的一項統計稱,2011年已有超過20萬金融從業人員被裁,今年10月底至11月中,多數外資投行在香港都已經完成了首輪裁員。而一些動作快的外資投行已經開始第二輪,在明年一季度發獎金之前,則有更多投行準備動手。

首輪中槍者:銷售及交易部門員工

第一輪中槍的大多是銷售及交易部門的員工。

今年10月份,瑞信香港的銷售及交易部門裁員約20人,外資投行人士向記者透露,瑞信此輪裁員主要是董事總經理(Managing Director)和董事(Director)級別,人數在10個左右。「接下來還會有第二輪。」該人士表示。

今年11月份,法國巴黎銀行(下稱「法巴」)開始在香港裁員,大部分被裁的員工來自企業和投資銀行部,包括信貸和衍生品交易員。此前,法巴曾表示將在2012年裁減1396名企業及投行部門員工,其中超過1000個職位來自海外。

幾乎同時裁員的還有麥格理銀行,受影響最大的部門是去年才擴張的證券衍生品交易部門。

金融危機中表現最好的高盛也未能倖免,據記者瞭解,高盛香港的外匯交易部門走了5個人,佔整個部門人數的13%。

今年第三季度,高盛錄得淨虧損3.93億美元,其中,固定收益、外匯和大宗商品(FICC)方面的淨收入同比下降36%至17.3億美元。第三季度高盛有21個交易日蒙受了損失,創下自2008年第四季度以來的最高水平。

與其他幾家投行不同,摩根大通的第一輪裁員並沒有把重點落在銷售及交易部門。

今年10月底,摩根大通在香港裁員10人,據記者瞭解,此輪被裁的員工全部是第一年的分析員(Analyst)或者經理(Associate),其中消費品行業3個人,中國研究團隊兩個人。

「裁員只是為了給股東一個交代。」一位摩根大通職員告訴記者,裁員只有人頭指標,中槍的肯定是級別低的員工。

摩根大通今年三季度報告顯示,投資銀行部門費用收入同比下降31%至10億美元,其中債券和股票承銷收入同比降幅分別為37%和47%。私募股權方面也成為顯眼的短板。第三季度該部門錄得淨損失6.45億美元,而去年同期則淨收入3.48億美元。

獎金季變身裁員季

今年第三季度,日本最大的經紀商野村控股兩年多來首次出現季度虧損,由於交易、投行和海外業務收入下降,截至今年9月底,野村的虧損總額達461億日元(約5.9億美元),而去年同期則盈利11億美元。

隨後,野村陸續有職員被裁,「被裁的全都是初級員工,甚至有剛畢業才工作2個月的員工。」前述外資投行人士向記者透露。

「野 村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被保證獎金(guaranteed bonus)綁架。」一位剛剛離開野村的人士告訴記者,野村對一些從其他公司挖來的員工許諾保證獎金。由於公司承諾無論員工業績或公司利潤如何,都將向員 工支付數額固定的獎勵,這意味著野村每年都需要向部分中高層員工支付定額獎金。

業內遊說組織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2010年,頂尖投行向新員工支付的保證獎金佔51家最大金融機構一般獎金池的8.5%。這比2009年大幅提高, 當時由於公眾和政界對銀行人士薪酬過高表示憤怒,這一比率僅為5.5%,金融危機爆發前夕,這一比率也僅為7.1%。

「還沒有結束,明年2月可能還有一波裁員。」上述野村離職人士告訴記者。

事實上,醞釀下一輪裁員的不止野村一家。明年一季度發獎金之前,有更多投行準備動手。

「明年1月德意志銀行也要開始裁員。」一名消息人士向記者透露。

「最近要對分析員動手了。」蘇格蘭皇家銀行(下稱「RBS」)一位職員向記者透露,上一輪裁員中,削減的主要對象是銷售和交易部門。

今年第三季度,RBS銷售和交易部門所在的環球銀行及市場部(GBM)遭受重創,收入下降29%至11億英鎊。RBS三季度報顯示,今年核心交易的日均收入為2200萬英鎊,比去年減少700英鎊;負交易收入的天數從去年的11天增加至24天。

與交易部門不同的是,行業分析員並不能直接創造收益,「分析員對公司而言只是成本中心。」該職員坦言,儘管有些分析員已經身兼數個項目,但這樣仍然不夠。

對分析員下手的不止RBS一家。

今年11月,花旗宣佈將進一步全球裁員,總計減少3000個工作職位,其中有900個被裁職位屬於交易、投資銀行部門。儘管今年第三季度,花旗的淨利潤同比飆升74%至38億美元,但高達19億美元的會計貢獻還是讓花旗加入到裁員大軍中。

一位花旗香港職員向本報記者確認,香港地區已經裁員,「各個部門和級別都有,我們也有裁分析員。」

另 一個動手的是匯豐控股。今年9月初,匯豐已經宣佈將在香港裁員3000人。11月份,匯豐香港展開第一階段大規模裁員。首當其衝的是風險管理、企業融資、 信息科技及環球市場等部門。據記者瞭解,此輪裁員主要針對級別較高的員工,其中,投行部門約有10個人離職,其中包括3個董事總經理和兩個董事。「春節前 後會有第二輪裁員。」一位消息人士向記者透露,匯豐的第二輪裁員將根據今年9月份已經擬定的名單進行。

獎金減少在預料之中

在外資投行員工的薪酬組成中,獎金一直是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年景好的時候,獎金金額可能高達數年基本工資總額,然而今年,很多受訪外資投行人士坦言,獎金減少已經在預料之中。

「花紅已經不奢望了,肯定會少很多。」一名外資投行人士告訴記者,現在只求不要在下一輪被裁掉。

事實上,截至今年三季度,一些外資投行的薪酬福利支出已經明顯減少。

高 盛2011年第三季度的薪酬福利支出(含工資、預計年末獎金、股票獎勵攤銷以及福利等其它項目)為15.8億美元,同比下降59%,前9個月薪酬福利相對 淨收入的比率為44.0%。摩根士丹利第三季度的薪酬福利支出比上一季度下降21%至36.9億美元,前9個月累計薪酬福利支出為126億美元,同比略升 6%,但薪酬福利相對淨收入的比率從去年的50%降至47%。摩根大通第三季度的薪酬福利支出比上一季度下降9%至69億美元,前9個月累計薪酬福利支出 為227億美元,同比略升6%。

今年,最大手筆的可能是美國中型投資銀行Jefferies Group,其2011年的財報顯示,今年的淨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長16%至25.5億美元,全年薪酬及福利總額達14.8億美元,佔今年淨收入的58%。 Jefferies Group的內部備忘錄稱,這一比例已是行內最高。

「獎金是有限制的。」Jefferies Group向記者透露,這是第一次對獎金附加限制,如果員工明年跳槽到對手公司,就需要吐回全部獎金。

在多數投行選擇縮減獎金或者發獎金前裁員時,也有投行另闢蹊徑。

「高盛主要是降低基本工資。」前述消息人士告訴記者。

金 融危機後,接受政府救助的投行由於發放高額獎金而遭到政府監管部門、研究機構和媒體大肆報導的多重壓力,投行不得不進行一些「薪酬改革」。其中,重要的一 項調整就是提高基本年薪在薪酬總額中所佔的比例。2009年至2010年,為彌補員工年終獎金的損失,不少投行通過大幅度提高基本工資來平衡員工收入。以 高盛為例,運營主管的基本年薪從30萬美元上調至50萬美元。

「但當時高盛有一個條件,即市場不好的情況下,公司有權降低基本工資金額。」該消息人士解釋指,現在高盛即將啟用這項權利。

獎金 季變 變身 裁員 香港 外資 投行 苦熬 日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191

後出軌日子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2/02/blog-post.html

Joseph同Marie兩公婆,係朋友圈裡面出名既「小男人+惡妻」組合。

佢地兩個既相處模式,原則上係「Marie永遠是對的」。Marie話A,Joseph唔敢話B。Marie既要求幾無理都好,Joseph永遠想辦法滿足。

人家話,聰明既女孩子,總懂得在人前人後俾番幾分薄面自己個老公。假設呢個邏輯係正確既話,Marie肯定係一個愚蠢到頂點既女仔。事關Marie對 Joseph,唔單止唔會俾面,Joseph偶有失神,盡管響大庭廣眾面前,Marie亦會對Joseph不留情面地高聲喝罵,而且說話句句有骨。試過有 次,大班朋友食飯,Joseph夾左件Marie唔鍾意食既雞胸俾佢,Marie即時當住大班朋友面前發爛狂鬧Joseph。朋友們個個嚇到目定口呆,難 委Joseph卻毫無反抗,任由Marie鬧至幾乎失聲。

Joseph同Marie係我大學既同學,佢地兩個以前,唔係咁架。

N年之前,反而係Joseph比較大男人,而Marie反而像個小島依人。大學畢業之後冇耐,佢地就結左婚。朋友圈裡面,佢地算係屬於比較早結婚既一對。 婚後Joseph既事業發展得唔錯,職位升得越黎越高。事業得意既男人,開始得到越黎越多「老婆以外」既女性垂青,不久之後,Joseph出了軌,搞了個 婚外情。至於那個婚外既情婦嘛…係佢地兩個結婚時,Marie姊妹團裡面既其中一員。

Joseph既呢段婚外情搞左兩年,後來Joseph回頭是岸,返番去Marie既身邊。至於果兩年「搞搞震」既日子,Joseph同Marie就雙雙絕 跡於我地一班朋友圈既聚會。到佢地再次十指緊扣出現返響我地面前既時候,佢地兩個既相處「地位」,就逆轉到依家呢個模樣。

朋友們大概都估到佢地兩個「失蹤」果兩年,婚姻應該係出左問題,只係大家都係成年人,冇人問,亦冇人會玩篤爆。只係每次當Joseph被鬧既時候,佢都會向我呢個「知情人仕」報以一個無奈既眼神。

「咁係我當日對佢唔住,依家只能當係贖罪囉。裂痕,補唔番架啦。」這是事後Joseph曾經同我講過既說話。

我有時諗,男人步入中年,有點錢也有點事業,要搵出軌既機會,比起年青既時候其實仲要容易得多。只係出軌既故事聽得太多,但當中有好美好結局既,卻好似從 未encounter過。風水師朋友同我批左個流年,話我今年桃花會好旺,叫我小心好自為之。然而像Joseph般既故事,發生在自己身邊,係個百份百既 反面教材。桃花?no thank you啦。

至於Marie嘛…我反而覺得,冇錯Joseph係曾經做錯,兼且錯得厲害。然而觀乎今日Marie對Joseph既態度,到底係一種報復,抑或係自我既 情緒失控?Joseph今日既然浪子回頭,而Marie又決定接受Joseph既回來(至少表面上如是…),縱使人到中年,但未來日子還是流流長,反正決 定左繼續同呢個人一齊,何不放下過去,好好用心經營呢段失而復得既婚姻?

繼續如此下去,大概誰都沒有好處。

出軌 日子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090

日子不好過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5-25/100393822.html

 「你來辦什麼?」桌子後的年輕姑娘抬了一下頭,手裡在不停地蓋著公章,旁邊堆積的紙張已有將近一尺高。

  聽明白來意,姑娘對隔壁的辦公桌說:「查檔。」手裡的公章不停。

  「這些材料都是些什麼?」填寫申請表格的間隙,我按捺不住記者的探求心。「企業的註銷登記和核准文件。」姑娘的態度還不錯。

  這裡是浙江省杭州市下屬某區工商分局的檔案室。我瞭解到,今年註銷的企業明顯比前兩年多了起來。姑娘手邊的一尺高的紙張,就是近期註銷的企業需要歸檔的材料。

  就在前幾天,採訪中碰到的一個小老闆也抱怨,「今年日子不好過。」他經營門窗、裝修的生意,最近時常有「甩手不幹了」的想法。原因無非經濟不景氣,生意慘淡,難以維繫,還有一些小地產公司的欠款需要追討。

  「去了幾次,也沒要來錢,大家日子都不好過。」他說,最近兩年人工成本明顯增加,也很難從銀行借到錢,稅卻一分不能少。多方擠壓下,生意難做了。

  相比之下,現在最吸引人的,是「錢生錢」的生意。一家地產公司的中層講了一個故事:他在去年買了一套房,每個月的工資不夠支付銀行的按揭。一個 放高利貸的朋友給他支了一招:湊足100萬元,交給這個放高利貸的朋友,每個月三分利,完全能覆蓋銀行的按揭。他慨嘆,「這可比地產行業暴利。」良久,他 又加了一句,「在老闆眼裡,我連100萬都不值。」

  一個在日資製造企業的朋友,又是另一番的「鬧心」。因為訂單不足,她們現在每週是「工作三天休四天」作息狀態。「輕鬆了,但是閒得心裡發慌。」她沒事就逛淘寶,發現今年淘寶上流行長裙。經濟學上的「裙邊理論」說,經濟不景氣,姑娘們的裙子就長。

  這些故事只是採訪中遇到的一些小事。在宏觀語境的數字背後,藏著的是這樣一個又一個的真人真事。

  就在閒聊和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中年人拿著一沓材料來申請註銷登記。「也是倒閉了?」我半開玩笑地問。「移民的。」中年人回答。

  關掉國內的企業,舉家移民,這是他正在忙的大事。當然,即便註銷,企業的驗資報告還是要取的,那是去移民局面談時需準備的材料之一。


日子 不好過 不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901

在烏蘭巴托打工的日子

http://www.eeo.com.cn/2012/0820/232192.shtml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宋馥李 張宏 王井懷 現在,能逛一會兒大街,也是很奢侈的事情,趙文俊覺得。

趙文俊是烏蘭巴托一家中餐館的廚師,三個月前,經朋友介紹,他從二連浩特來到烏蘭巴托。從走進餐館起,他所有的時間,都待在飯店。

因為,從來的第一天起,趙文俊就被告知,晚上不要一個人出去,雖然原來也接觸過蒙古族,但來到了烏蘭巴托,他早就聽說,蒙古人很不喜歡中國人。「畢 竟是人家的地方,小心一點好。」趙文俊說。旁邊,該餐廳的王經理,輕輕笑了一聲說:「其實也沒那麼誇張」。王經理來蒙古已經有四五年了,他說,中國人和蒙 古人,偶爾會發生一些衝突,有時候其實是中國人的過錯。

排斥華工

趙文俊的擔心,其實是初來蒙古的中國工人共同的擔心。在蒙古,中國工人,已逐漸演變為一個敏感的字眼。雖然並非人人都會遇到,但曾經發生過的幾起事 件,經過人們口口相傳,聽起來頗讓人害怕。「晚上街上有很多蒙古醉漢,看到中國人,會欺負你的。」剛來到蒙古,記者的朋友也這樣提醒。

蒙古大業創業房地產公司董事長趙巨榮,則明確告訴記者,近些年,蒙古蓬勃發展的房地產業,需要大量技術工人,吸引了不少中國人來到蒙古務工,排斥中國人的事件,在烏蘭巴托不是新鮮事兒。

其實,凡是爆發衝突,很難說清楚原因在哪一方。趙巨榮說,只要及時發現處理就可以。遺憾的是,很多施工隊伍,本身管理鬆散,疏導不力,讓內部糾紛演變成外部問題。

很多時候,多是從語言不通,相互誤會而來。來蒙古務工的,以中國南方人居多。南方人說話往往語速快,語音高。而蒙古人說話聲音不高,只有吵架的時候,才會提高聲音。在近距離接觸時,蒙古人常常會誤認為中國人是罵他們,誤會經常發生。

另一方面,很多中國工人也有問題,一些人歧視蒙古人,嘲笑蒙古人懶散或酗酒。或者說一些諸如「中國發達蒙古不行」、「蒙古曾經是我們的領土」等等,而這些話,往往是蒙古人非常反感的。

趙巨榮說,工人們畢竟是在異國他鄉,很多施工隊伍,本就是老鄉團,這樣的隊伍,少則幾十人,多則上百人。開始時,如果一兩個蒙古人跟這麼多中國人衝 突,當然也會吃虧。這時,蒙古人就會給一些極右翼組織打電話,一個電話,往往一呼百應。到這種地步,性質就不一樣了,成了打群架。

從去年到今年,在中國商人的建築工地,均發生過中蒙兩國工人的衝突事件。而一旦發生類似事件,中國人往往會被拘留,大使館出面都沒辦法,因為只要動 了手,就犯法了。今年,烏蘭巴托某處建築工地,就爆發了一起類似的衝突,幸虧建設單位報警及時,沒有釀成大事。當時,參與打架的有20多個中國人,而蒙古 人,則叫來了「大亞蒙古」組織的70多個人,最後5個中國人被打傷。

近幾年,蒙古出現了多個有反華傾向的組織,比如大亞蒙古、藍色蒙古、世界兒童保護等,都是合法組織。在極右翼組織的衣服和車子上,公然掛著納粹的標誌。不過,一些組織並非只反對中國人,而是針對所有的外國人,只不過在蒙古的外國人中,中國人始終是最多的。

這樣的組織人數有多少,難以準確描述。在蒙古採訪的幾天內,不同的人給出不同的答案,有的說幾十人,有的則說有幾百人。他們並非沒有工作,平時也上班,遇到事情,則相互聯絡迅速聚集。

「討厭」中國人

蒙古國內蒙古商會會長劉巴特爾分析說,蒙古人確實不太喜歡中國人,這是客觀現實。在蒙古的一些公共場所,常常能感受到這種不友好。一些出租車司機,會拒載中國人。烏蘭巴托郊外的旅遊點,如果是中國人,則會提高收費。

劉巴特爾說,蒙古人有一種很奇怪的心態,在經濟上,他們很依賴中國人,常常要求中國人幫忙。而在政治上,只有說中國人不好才有市場。競選議員的時 候,沒有人敢說我和中國人是哥們兒。有的蒙古官員和北京的朋友說,雖然我們開會的時候反對中國人,但這是搞政治,請不要在意,我們還是朋友。

當然,也有另外一個重要原因:中國威脅論的蒙古版本,大意是說,中國收了港澳,馬上要收台灣,之後就是蒙古。這個論調聽起來很荒唐,但在蒙古卻很流行,並被一些排華組織加以利用。

劉巴特爾說,說排華或許有些誇張,但蒙古對中國的防範心理,卻是從政府延伸到了民間。曾經的歷史糾葛,再加上70年的隔絕,在一些蒙古人的思想意識裡,中國就是潛在的敵人。於是,蒙古的議員,總愛拿中國說事兒,用抵制和限制中國,博得民眾的支持。

2008年前後,到蒙古務工的中國工人日益增多,形成了一股中國民工潮。當成群結隊的中國人出現在烏蘭巴托街頭,這個國家感受到種種不適。而多數中國工人,由於沒有經過培訓,並不懂得尊重蒙古的生活習慣。經常能見到的景像是,穿著不整潔的中國人,在街上喧嘩吵鬧。

還有一些中國勞務中介的詐騙行為,也影響了中國工人的形象。很多勞務公司,通過中間人,跑到四川、河南招募工人,甚至還收取工人的中介費。可是到了蒙古之後,工人們才發現很多項目是假的,只好找大使館解決,產生很壞的社會影響。

諸多因素下,隨著中國民工潮在蒙古出現,相應的排華潮也出現了。

而蒙古國的一些政客,為了迎合這些這種情緒,將中國工人的問題政治化。於是,蒙古迅速出台法律,規定某一國的勞務工,人數不能超過本國人口的1%, 很明顯,這是指向中國的。在房地產行業,每輸入一個中國勞工,必須同時招進7個蒙古工人,而在礦產開發行業,比例則是1:9。計算下來,按蒙古國總人口 280萬計算,中國工人的數量,不能超過2.8萬人。

趙巨榮透露,按照這個標準,根本無法滿足對中國勞務工人的需求。實際上,中國工人的數量,遠遠超過這條線。那麼,多出來的工人怎麼辦?那就只好找關係疏通,想方設法進來。如此一來,用工成本又抬高了一大截。

中國工人無法取代

對於大多數中國企業來說,雖然中國工人屢遭排斥,且成本日益高漲,但僱用中國勞務工,仍然不可替代,有很高的性價比。實際上,在烏蘭巴托當地找工人,並不好找。雖然蒙古人頻頻抱怨,中國工人搶走了他們的崗位,但當企業真正去招工,卻沒有這麼多本地勞動力。

蒙古國總人口280多萬,除去在國外打工的30多萬,再去掉婦女兒童,再除去公務員,其他企業的工人,能到建築工地上打工的,只有很少一部分。

即便能找到的蒙古工人,管理也是個令人頭疼的問題。在中國老闆們看來,多數蒙古人工作隨意懶散,難以遵守正常的工作時間,且都有酗酒的習慣。蒙古的工人,是每半個月領一次工資,領了工資後就去喝酒,往往兩三天內見不到人,等花光了錢,再回來上班。

無論是開發房地產,還是搞礦業開採,中國的老闆們,顯然更喜歡用中國工人,雖然招一個中國工人所花費的成本遠遠高於蒙古工人。在大業創業房地產公司 的建築工地上,熟練的技術工,工資都在1萬元人民幣左右。在此之上,公司還要向蒙古官方支付每人1500元的勞務費及其他費用。「現在,國內工資也漲了, 我不加倍,工人不會過來。」趙巨榮說,今年僱傭了來自國內的400多名工人,都是勞務簽證,來了後可待半年至一年。

公司管理員工時,都是分開管理,中國人歸中國人管,蒙古人歸蒙古人管,絕不交叉。趙巨榮坦陳,這是一種無奈的辦法。而在他的工地工作,實施全封閉管理,中國工人們不能隨便出去。小區裡有小賣部、食堂,同樣不允許喝酒。

當然,管理總有漏洞,畢竟無法完全限制工人們的人身自由。總有工人會自己偷偷溜出去,等到發現時,一般都不用找,80%的幾率是在警察局待著,只能趕緊派人拿護照領回來。


烏蘭 巴托 打工 日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6420

沒有大師的日子 歲寒知松柏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7a300f0102e1wt.html

最近常常聊到歷史和教育,我看到很多人,可能因為中國近現代在政治經濟文化 等各方面都落後於歐美,有著屈辱的近代史,他們認為是老祖宗留下了遺毒,害了我們,所以就把責任全推給了傳統文化,把我們的國學批得一文不值,視為封建糟 粕,恨不得全盤西化,對歐美文明則是頂禮膜拜,我認為這種思想是崇洋媚外,數典忘祖。

 

近代中國,從西方思想崇拜出發試圖打倒中國文化的潮流中,太平天國運動、新文化運動和文化XXXX動是三個高潮,這些運動導致的結果都是災難性的,今天的我們有必要進行深刻反思。

 

一百年前新文化運動時,我們的國人曾有過文化思想方面的困惑,胡適、陳獨秀等人極力反對文言文,前者引進馬列主義,後者推崇自由主義。陳我就不說了,但胡適的新文化運動我認為是有點過頭了的,他本人在十四歲以前就能背誦十三經,如果沒有那9年私塾基礎,我認為胡適不可能成為一代大師。

 

胡適的出發點主要是實用,當時國人文盲比例很高,教育力量薄弱,思想守舊。胡適認為文言文不利於掃盲和日常交流,所以極力推動白話文。100年過去了,如今的形勢已經大不相同,現在的孩子每天有近10小時在讀書,根本不可能變成文盲。所以我覺得《語文》這本門課,除了拼音和識字外,應該直接整本整本的背誦和學習國學經典,而那些白話課文,既然我們平常說話流利,還用得著專門學習嗎?

 

當初,以留美學者為主的學衡派就強烈反對新文化運動。吳宓認為:「今新文化運動,於中西文化所必當推為精華者,皆排斥而輕鄙之,但采一派一家之說,一時一類之文,以風靡一世,教導全國,不能自解,但以新稱,此外則皆加以陳舊二字,一筆抹殺。吾不敢謂主持此運動者,立意為是。」

 

孫中山認為新文化運動源自外來民族的壓迫,不讚同新文化派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徹底否定,主張對其繼承、改造。馮驥才更是指出魯迅「他的國民性批判源自一八四零年以來西方傳教士那裡,在他那個時代,並沒有看到西方人的國民性分析裡所埋伏著的西方霸權的話語。」

 

在泛五四時期,中國大師云集,其中很多人學貫中西,我認為這是自春秋戰國之後又一 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學術黃金時代。剛才我上網搜索了一下,羅列了部分國學、教育和思想方面的大師,我本人是國學文盲,至少對其中的一半人一無所知,因為 太懶,一直沒能下決心學習這些大師的著作和歷代經史子集。努力學習傳統經典一直是我的夙願,希望我能用下半生去慢慢完成它。

 

以下是我按姓氏拼音為順序列的名單,歡迎大家補充完善,我想列一百個以上的大師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白壽彝

胡 適

呂思勉

沈從文

熊十力

蔡元培

胡小石  

林琴南

沈兼士

徐復觀

陳 垣 

黃 侃

杜亞泉

沈曾植

  

陳煥章

季羨林

羅隆基

蘇曼殊

  

陳夢家

翦伯贊

羅振玉

孫詒讓

楊守敬

陳寅恪

蔣夢麟

馬一浮

湯用彤

楊樹達

陳中凡

蔣廷黻

馬寅初

唐君毅

葉公超

范文瀾

康有為

梅光迪

汪辟疆

余嘉錫

方東美

李叔同

蒙文通

王國維  

  

馮友蘭

梁啟超

牟宗三

王闓運

郁達夫

傅斯年

梁實秋

潘光旦

  

張岱年

  

梁漱溟

錢 穆

王先謙

張恨水

辜鴻銘

  

錢基博

聞一多

張君勱

顧頡剛

林語堂

錢玄同

  

張舜徽

顧毓秀

劉師培

錢鍾書

  

章太炎

  

柳詒徵

錢仲聯

夏承燾

趙元任

郭沫若

魯 迅

任中敏

蕭公權

周作人

 

近年比較火的錢文忠先生,他的老師季羨林也算是一位大師,他師從吳宓和葉公超。但李敖認為季羨林只是個老資格的人,因為別人全死光了,所以才被人稱為大師。另外,尚在世的饒宗頤亦被尊稱為大師,與季羨林並稱為「南饒北季」。還有南懷瑾先生,宗教研究方面是他的強項,我曾看過他幾本書,但感覺一些描述有點鬼神玄乎,難以信服。

 

為什麼現在的中國,自「解放」後就再也培養不出大師了呢?我們的教育腐敗、文化斷層、道德淪喪、信仰迷失、禮崩樂壞,所以不單國學無大師,就是其它科學也再沒有大師。大家很喜歡用諾貝獎來衡量學術水平,我統計了一下, 到今天為止,中國人或者華人,已經有11位得諾獎了,下邊我來做一個簡單的分析:

 

李政道:1926年生於上海,美籍華人,1957年諾貝爾物理學獎,時年31歲。教育:浙江大學、西南聯合大學,芝加哥大學;

楊振寧:1922年生於安徽,美籍華人,1957年諾貝爾物理學獎,時年35歲。教育:西南聯合大學,芝加哥大學;

丁肇中:1936年生於美國,美籍華人,1976年諾貝爾物理學獎,時年40歲。教育:小學在大陸,台灣成功中學, 成功大學,美國密歇根大學;

李遠哲:1936年生於台灣,美籍華人,1986年諾貝爾化學獎,時年50歲。教育:台灣大學學士,台灣清華大學碩士,美國加州大學博士;

朱棣文:1948年生於美國,美籍華人,1997年諾貝爾物理學獎,時年49歲。教育:羅切斯特大學、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

   琦:1939年生於河南,美籍華人,1998年諾貝爾物理學獎,時年59歲。教育:河南小學,香港培正中學,美國芝加哥大學 

大和尚:1935年生於西藏,中國國籍,23年前peace獎,時年54歲。教育:私塾;

高X 健:1940年生於江西,流浪13年獲獎後加入法國籍,10年前文學獎,時年60歲。教育:北京外國語大學;

錢永健:1952年生於美國,美籍華人,2008年諾貝爾化學獎,時年56歲。教育:哈佛大學、劍橋大學;

   錕:1933年生於上海,英美國籍及香港身份證,2009年諾貝爾物理獎,時年76歲。教育:小學初一上海,中學台灣及香港,香港大學,格林威治大學及倫敦大學;

  XX1955生于吉林,中國國籍,2010年的peace獎,時年55歲。教育:吉林大學、北京師範大學。

 

純美國教育: 2人,朱棣文、錢永健;

老蔣+美英教育:7人,李政道、楊振寧、丁肇中、李遠哲、崔琦、高錕、大和尚;

毛式愚民教育:2人,健哥(他那本書我很喜歡)、波哥。

 

「解放」63年,我們培養了一個文學獎一個peace獎,這兩個獎還是外交部強烈抗議的,自然科學獎一個沒有,人口卻從4億增長到13億,這說明了什麼呢?沒有大師的日子,我們怎麼辦?


沒有 大師 日子 歲寒 松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685

要做好過苦日子的準備了 紅一方面軍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5565470102e5es.html
從全球產業結構變遷和全球貨幣金融競爭力重構的戰略高度來看,中國經濟的探底和轉型才剛剛開始。

之所以做出這個判斷,首先要對中國經濟過去20-30年的高速增長的動因做出清晰解釋主要推動力是兩次大浪潮:

第一次浪潮是全球製造業向中國集中的「世界工廠」機遇。在1979年中國實行計劃生育以前,人口高增長,從1949年的5.4億增加到了1978年的9.6億人,使中國儲備了巨量健康的勞動力。1991年前蘇聯解體,冷戰結束;1992年小平南巡,中國大力對外開放。恰逢全球信息化革命方興未艾,隨著ERP等遠程信息管理手段的推廣,跨國公司跨地域管理能力大大增強,同時石油等價格非常廉價,1994年僅每桶14美元。這使得歐美將製造業向外轉移成為可能,因為中國勞動力充沛而廉價,珠三角農民工月薪曾長達20年被壓在1000元以下,而且不必提供養老醫療等社會保障,資本基本無需投入改善勞動環境。這給資方提供了巨大的利潤空間。

1997-1998的亞洲金融危機進一步強化了中國的世界工廠地位,東南亞的國家飽受重創,中國因為人民幣固定匯率,資本項目未開放而受衝擊較小,其穩定的社會政治環境令中國製造業產業集群更具競爭優勢。

第二次浪潮是由人民幣升值所引發的資產泡沫狂潮。2005年中國發生了兩件大事:一是人民幣開始單邊升值,二是股權分置改革。前者意味著投機人民幣升值的無風險套利機會,由於中國抓住世界工廠機遇,生產力不斷提高,人民幣內在價值增強,而長期固定匯率下,人民幣的確被低估,這對國際熱錢產生了巨大誘惑;後者意味著中國股市基本與國際市場接軌17173,成為國際熱錢可投資的市場。於是乎國際熱錢和海外華人資本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地湧入中國,先是在2007年10月將A股上證指數推高到6124點的巔峰;再把樓市推到了2010年底的天高。

然而,時至今日,當年推動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因素,均已在走向衰退或反面。

從世界工廠效應而言:1,中國人口紅利盛極而衰,1979年的獨生子女已經33歲了,即按大學畢業21歲算,獨生子女已經進入工作10年了。與以前的勞動力是天壤之別;2,跨國公司早已渡過投入期,每年開始向外轉移大量的利潤;3,人民幣大幅升值了32%,中國製造的貨幣成本大幅攀升;4,資源由原來國內的廉價提供到不得不使用國際高價資源。石油最為典型,1996年中國變成淨進口國,現在56%的石油靠高價進口,100美元的油價已經很平常;5,美國國策改變,開始鼓勵跨國公司回流美國或美洲,力推再工業化戰略。即使在亞洲也努力尋找對中國的進口替代。6,全球貿易保護升級,東亞政治局勢不再安然無恙。

資產泡沫的負面效應如今也全盤凸顯。在股市和樓市的大博弈中,由於中國企業家和投資者,他們以前並沒有與國際投資者同台競爭的經驗和能力,在股市10萬億計的財富再分配中,在樓市100萬元計的財富再分配中,均成為輸家,不僅將過去20-30年的財富積累基本虧在其中,更將未來20-30年的預期勞動收入深深套在樓市泡沫中。同時,樓市的大幅攀升也推高了製造業的成本,讓中國企業更難以負荷。

與此同時,政府在長期的繁榮週期中,逐漸擴大了財政胃口,以制定規則和手握分配權的優勢,財政收入的增幅連續多年2倍於GDP的增長,加上國有企業在金融和資源的壟斷,都成為中國製造業不可承受之重。

一言以蔽之,中國過去20年的高速增長的動力機制均已盛極而衰,正面效應正陸續轉為負面效應,即在舊動力機制快速衰退,在新動力機制未能再造之前,中國經濟只能是繼續探底,近期也只是很短反彈後,將加速探底。

決定中國經濟探底有多深的外部重要因素是美國競爭力再造的速度成果。中國上一輪的大機遇,與911事件後,美國共和黨小布什政府,在石油軍火寡頭的誘導下,將戰略矛頭指向中東石油,從而陷入伊拉克和阿富汗泥沼有關,這讓美國債台高築,同時在國內放任虛擬金融創新,結果誘發了2008年的美國金融危機。那時在中美兩大國的競爭天平上,第一次傾斜向了中國。

但是,中國並沒有抓住這次機遇,進行高新科技創新的產業升級,以應對未來勞動力不足的問題;也未能大力推進環保循環經濟,以降低對海外資源依賴;更未能乘國際2008年國際商品資產價格大跌而購買海外優質資產,結果以中央四萬億帶動全國18萬億元大興土木,推起了一個把所有剛需者,也把中國壓的喘不過氣來的巨大樓市泡沫。

與此同時,美國卻在民主黨奧巴馬政府的領導下,努力地進行競爭力再造:先是穩定了美國金融系統;其後幫助大企業撇掉壞賬;通過QE1-3,同時打擊歐元,推動熱錢回流壓低資金價格;通過油頁岩開發技術和支持新能源壓低能源價格;通過加大針對中國的貿易保護,為美國再工業化創造條件。即在中國競爭力持續惡化時焦點房地產網,美國競爭力在上升。當然這並不意味著美國沒有問題了,西方文明的根本性難題金融寡頭利益擴張與選民福利擴張的衝突仍未能解決,它的巨大的虛擬金融泡沫仍將一直是「達摩克利特」之劍。因此,其即使是復興也是一個階段性小復興。

很顯然,未來幾年中國經濟的困難要比美國更大的多,同時東亞地緣政治危機,也會讓熱錢如驚弓之鳥大規模撤離東亞,從而使中國的問題,如同潮水退卻後那樣,在海灘上顯得更加突兀。在未來幾年,人民幣兌美元將迎來一個中長期貶值週期。

中國還有應對方法嗎?有的,那就要競爭力再造。這至少包括如下幾個方面:1,政治體制改革,自上而下的機構精簡和自下而上的擴大民主,以大大降低行政成本;2,合理分配土地和資源財富,大部分轉入社會保障體系中;3,凡是市場能做好的都交給市場,激發民間創造活力,特別是金融向民間開放尤其重要;4,A股徹底扭轉「利益輸送市」,變成真正優化配置資源的財富成長市,激勵高新科技、新能源和環保循環經濟。此外圖行天下,遏制汽車等高耗能工業,大大降低對外部資源的依賴等等。

坦率地說,從現實的困境到實現競爭力再造,將是極為艱巨的挑戰,這首先需要形成一個開明的領導權威,以推動變革。

換言之,即便一切配合到位,變革能夠有條不紊地進行,中國也至少需要5-6年才能初步競爭力再造。即至少未來5年中,中國人要做好過苦日子的準備了。


做好 過苦 日子 準備 紅一 方面軍 方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9417

苦日子更要過節 耶誕樹買氣旺到爆

2012-12-31  TCW
 
 

 

西方世界深陷經濟復甦緩慢的困境,有一個「季節性」產品卻異常穩定成長,那就是耶誕樹。

在丹麥,耶誕樹訂單的成長旺,推升整體的木品出口額,十五年飆漲了三倍;在美國,耶誕樹供應商全方位農場(Omni Farm)喜迎第四十年的成長。

根據《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引述業者考普曼(Poul Copman):「人們寧可負債,也不願意過一個沒有耶誕樹、彩燈和亮晶晶飾品的耶誕節。」正是這種期待讓這一行掙脫農產品價格混亂的命運,擊敗經濟衰退、全球暖化等強大的邪惡力量,奮力成長。

天災人禍,真樹供不應求

丹麥是歐洲最大的耶誕樹出口國之一,境內有三千五百家種植商、出口超過一千萬棵樹,樹影遍布英、德等歐洲大國;甚至也在遙遠的香港與新加坡都看得到蹤跡。不過,檢視出口額結構,其實數量並無劇烈成長,而是價格攀高許多。

且根據哥本哈根大學(University of Copenhagen)調查,近兩年的天災人禍頻繁,兩年前冰島火山爆發、去年與今年格外炎熱乾旱,灼傷了最受歡迎的樹種諾德曼冷杉(Nordmann fir),還爆發了當地人稱為「紅針病」的災害,導致其他樹種也供不應求,價格一翻再翻。

而全方位農場的情況也類似。英國《衛報》(Guardian)報導,今年產樹大州科羅拉多州整體可供應六萬五千株耶誕樹,但優質樹種比率卻比往年少,全方位農場的兩萬棵額度甚至被迫提前幾個月就停止接單,即使有錢也不一定買得到。

環保意識,假樹銷量看漲

真樹越來越難求,使得塑膠耶誕樹的銷量一路看俏,特別是因為中國製造商「造樹」的技巧越來越熟練,而且環保意識日益高漲。此外,各種材質的人工耶誕樹花樣百出,例如:《多倫多星報》(Toronto Star)報導,加拿大精品公司曾推出一種儲存空間小、無須保養維護的再生紙板耶誕樹,除了和真樹大小一樣,還可應顧客要求,彩繪耶誕老人、雪山和雪花等節日特色圖案。

而比利時設計公司穆茲(Mooz)今年則是在哈瑟特市(Hasselt)廣場展示鑲嵌著杯、盤瓷器的白色耶誕樹。根據設計團隊表示,這棵樹高九公尺、直徑六公尺,一共用上五千件瓷器,被形容為「資本的味道」。

耶誕節是西方世界最重要的節日,許多零售商全年一半的收入就靠這天衍生的周邊商機,耶誕樹商更堅信年年都會是好年,因為正如《經濟學人》所言,不管生活多苦,大家還是會湊筆錢買棵耶誕樹好過節。


日子 更要 過節 耶誕 買氣 旺到 到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2143

柳傳志:創業者都是「奔日子」的人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2936.html

作者:袁建勝    來源:聯想之星

記者:聽說您一直在使用微博、微信這些很前衛的網絡工具,您已七十多歲,還對這些新事物保持興趣,這算是您的另一個「我」嗎?

柳傳志:這個比較簡單,像微信、微博,都是極為簡單的工具,憑什麼我不會?微博是瞭解社會整體狀況的一個有效渠道,但是我只看,很少寫。微信倒是很常用,我有很多個群,比如公司的最高管理層,大家經常在裡面互相交流看法,也不用一定坐下來開會,很方便。另外,我還有自己家庭的群,還有包括兄弟姐妹在內的大家庭的群,還有同學的群,中國企業傢俱樂部的群,等等。每天看看這些就忙得不得了,這都是正常的,不能算什麼新事物。

如果說我現在還能做聯想控股的領導人,最起碼的一點,就是在某些方面,還有不亞於年輕人的思維和能力,這才有資格坐在這兒工作。如果只是為了自己還有存在感,而不是對聯想這家企業有好處,我絕對不會做這樣的工作。

比如2000年的時候,我發現自己隨著年齡的增長,再在工作之餘,研究關於IT產業、互聯網高科技產業的發展,精力有些跟不上了,就立刻決定不做聯想集團的CEO了。另一方面,我覺得自己在做企業方面,領悟了一些更深刻的內涵,可以幫聯想拓展新業務,豐富新領域,就從事集團戰略和拓展業務諸如投資等方面的工作。

事實也證明這樣做是正確的。如果聯想集團一直沿著高科技產業這條單一的路走下去,今天可能處於一個比較危險的境地,經過集團業務的多元化,聯想控股降低了這一風險,能夠繼續發展下去。聯想和我之間的關係是雙向的互相需要,如果聯想不需要我,我還堅持不走是不行的;如果還需要我,我自己卻不想幹了,那也不行。

記者:您有很多圈子,特別是4月的綠公司年會上,您還親自操刀做主持人。在不同的圈子,您是如何轉換角色的?

柳傳志:不管是在企業家,還是在其他圈子裡,我覺得自己還是有特殊價值的。我們從做實業起家,後來又涉足投資等其他領域,從中提煉和總結,怎麼把事做得更好、更紮實,我自己有比較深刻的瞭解。特別是我更喜歡的實業,是非常有挑戰性的,怎麼把產品做好,又通過營銷手段讓人家瞭解和接受,這裡面充滿了想像力。

聯想控股下一步的發展目標是整體上市,需要我們在幾個行業裡都要做到領先,這必須要有創新,比如聯想之星,雖然屬於投資這個領域,但是我們就想做得與眾不同。雖然我的年齡相對比較大,但有了前面的積累和發現,又保持某種活力,在守正出奇的時候,我可以出「大奇」。

回到主持人這個話題,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就是覺得現在很多會議和論壇,越來越流於形式,而不注重內容,比如通常要有很多重要人物出場,這樣顯得規格很高,但是內容比較散,討論不充分,問題說不清道不透。既然我要主持這個會,就要改變這些現狀,在保證內容集中、豐富的前提下,通過更活潑的形式展現出來。

我有想法,也有能力這麼做。

記者:您最近又提到,自己當年創辦聯想時,就是覺得日子再這麼過下去不行了,您能否具體談一談,當年是什麼讓您有這樣的想法呢?

柳傳志:我的想法就是,不願意庸庸碌碌地活著。

人通常分兩種:一種是「過日子」的人,一種是「奔日子」的人。出於自己和家庭的考慮,努力過更好的生活,實現一些目標後,按部就班過日子,享受家庭的樂趣,這是所謂「過日子」。

還有一些人,寧可冒著風險,也願意向前衝,尋求更大的人生價值,這些就是「奔日子」的人。當年我就覺得自己是「奔日子」的人,有了這個想法,再回想自己之前40年的沉默生活,就覺得更憋屈,當時的體制只要有一點縫隙,我就要堅決地鑽出來,自己創業。

記者:「奔日子」的人,通常是比較辛苦的,在做企業的過程中,您有沒有過要放棄的想法?

柳傳志:肯定辛苦,而且也有風險。我有一些大學同學,很平穩地度過一生,也都挺好。還有一些計算所的老同事,當年也是下海創業,結果卻不怎麼好。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我就不覺得辛苦,真是這樣。你看美國的籃球運動員,身體多壯,中國籃球運動員根本沒法比,他們平時肯定做大量的肌肉訓練,吃很多苦,才有這樣的結果,但他們心裡一定很高興,願意這麼做才能練出來。做企業是我自己的選擇,我為什麼不高興、不願意呢?

聯想創業時,中國還是以計劃經濟體製為主,有很多需要改革的舊制度,我們要有所突破,難免會走到紅線面前,要非常謹慎、小心,這些事讓我不高興、不願意。如果有完善的市場經濟體制,大家在基本規則下進行良性競爭,做企業的人能夠靠自己的學習、思考,想出很多好辦法把企業做好,那就更好了。

記者:在您看來,和您1980年創業時相比,現在的環境有什麼不同?

柳傳志:儘管還不夠完善,但目前我們已經基本建立了市場經濟的環境,總體來講,制度環境比過去要好。環境對創業更寬容,也就意味著個人的思想、方法的轉變就變得重要起來。在辦聯想之前,我在科研單位裡工作了十幾年,常年做技術工作,按照我原來的思維方式,肯定是辦不好企業的,從科學家轉變為企業家,需要思維方式和方法的轉變甚至突破。

我們辦聯想之星的一個重要初衷,就是幫助科技工作者瞭解科技成果如何變成產品,再銷售出去,中間需要哪些環節,每個環節又應該做什麼、誰來做、用什麼方法。通過一系列的學習和培訓,儘可能地與學員一起瞭解商業運行的規律,觸發一些新的想法和方法。

記者:如果讓您對接觸過的聯想之星的學員做一個描述或者評價,那是什麼?

柳傳志:從我聽說和接觸過的一些學員來看,他們還都是屬於「奔日子」的人,有不錯的科研成果,想把它們變成產品,做一番事業。但是,做企業是一個不斷行動、思考、再行動的過程,只有好的科研成果和熱情是不夠的。

真正強的人,是經歷過挫折甚至失敗,還堅持找自己的毛病,找到真正的原因,進行研究和糾錯,兜個圈再衝上去,這樣的人成功的可能性比較大。受到挫折就退下來,以後自然就沒有機會了。

*本文選自《聯想之星》2013年6月刊,《聯想之星》為「聯想之星」內刊,由《中國企業家》協辦。


柳傳 傳誌 創業者 創業 都是 日子 的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9306

台中神祕大戶 十年獲利十億的操作心法 名諭爸獨家告白:我在大戶身邊下單的日子

2013-09-02  TWM
 
 

 

財經作家名諭爸,曾是群益金鼎證券台中分公司的冠軍營業員,在長達十五年的營業員生涯中,一位身價數十億元的蔡姓大戶,開啟了他的投資視野。而這位十年獲利十億元的大戶,讓名諭爸學到的,不只是操盤的技法,還有更可貴的投資修養與智慧。

撰文‧謝富旭、林心怡

去年六月甫從群益金鼎證券退休的名諭爸,曾是台中分公司連續七年業績名列前茅的超級營業員;然而,在長達十五年的營業員生涯中,最讓名諭爸珍惜的,則是結識了一名蔡姓大戶,從此啟迪了他在投資路上的各式操作心法和人生智慧。

名諭爸和蔡大戶相識於一九九七年,那年也是他初入證券業當營業員的第一年。

名諭爸回憶剛開始服務蔡大戶時,其證券戶一千萬元操作,僅勉強算是實戶,還稱不上大戶;直到二○○二年,蔡大戶因淡出家族的紡織事業,退休專職投資,於是一口氣匯進了三億二千萬元。從此,名諭爸托這位大戶之福,連續七年蟬聯群益金鼎台中分公司年度交易金額冠軍寶座。

紡織業出身 做股票和做事業同樣認真今年七十二歲的蔡大戶,出身於台中頗具實力的紡織家族,而且商學兩棲,一方面經營企業,同時在大學教授企業管理課程。名諭爸說,「在成為專職投資人之前,蔡大戶實業經驗豐富,一度為了拯救位於印尼瀕臨危機的工廠,還曾在當地住了一段時間。」「他做股票與做事業同樣認真,從○二年到一二年我離開群益金鼎證券前的這十年半,就是因為他的緣故,我鮮少在上班期間好好吃過一頓午餐!」名諭爸苦笑說。

原來,蔡大戶要求擔任營業員的名諭爸,每天必須為他做好幾項指定作業:早上八點前,必須把券商早報、媒體重要訊息、券商研究報告、前一天三大法人買賣超、國際股市收盤狀況等資料彙集給他,「不是把資料蒐集好就算,而是要我逐一消化完畢後,寫成筆記傳真給他。」名諭爸說。

「這只是一天開始的工作而已,到盤中,十一、十二點間,除了必須回報他手中持股的股價變動狀況外,也必須回報他觀察中個股的股價走勢,以及盤中有無重大訊息。」下午一點半收盤後,名諭爸往往只敢出去半小時,買個飲料或三明治就趕緊回到座位上吃,「因為,下午五點之前,我還得把收盤狀況、當日進出報表、收盤後的股市資訊做一個總整理,送到他家去。」為了服務這名大戶,名諭爸連星期天也沒得休息,還得讀完幾本主要財經刊物,並逐一畫下重點後,再親自送到蔡大戶的府邸去,有時候還得擔起大戶寶貝孫子上下補習班的接送之責。

「這就是我在大戶身邊的日子,生活幾乎以他為中心繞著轉,每日忙得不可開交。但我之所以一直甘之如飴,那是因為我有一股渴望:這一輩子不能只是仰人鼻息的營業員,我也要像蔡大戶一樣,日後成為一名資金雄厚的投資大亨!」名諭爸神情認真地說,「所以,我要盡可能待在他身旁學習。」「我很想說服他一起接受採訪,但他只想低調、平淡地過日子,所以婉拒了!」名諭爸帶著些許歉意說。幸而,他獲得蔡大戶的同意,在不揭露個人隱私的條件下,「局部分享」他過去十年的操作紀錄。

從電腦跑出的報表中,○二年到一二年間,蔡大戶在群益金鼎台中分公司總成交金額合計六六一.六七億元,淨獲利達九.六六億元。

除了○二年匯進一筆三.二億元至群益金鼎台中分公司後,就未再匯入資金;也就是說,這十年期間,蔡大戶三.二億元的操作資金,增長至十二.八六億元。不過,名諭爸側面了解,蔡大戶約有七成在群益金鼎台中分公司操作,另有三成資金在別家券商進出。

從季報獲利暴衝股找標的 追高也不怕名諭爸進一步分析蔡大戶的操作風格指出,「他習慣從上市櫃公司每季季報中,本業獲利出現暴衝式成長的標的先篩選,進而研判其本業獲利大幅成長的原因為何?如果是屬於新殺手級產品的應用或熱門產業,即使股價已大漲一段,也不惜追高!」他補充說,蔡大戶買股票、評價股票甚至觀察股票的方法,與絕大多數投資人沒什麼顯著不同,基本上就是循著低本益比買進,本益比超過十五倍以上時就逐漸賣出。但深究其中,仍存在一個「微小」的差距,而這點差距正是造就大戶與散戶兩者之間「失之毫釐,差之千里」的關鍵所在。

一般投資人,包括官方機構台灣證交所在內,衡量股票本益比是用股價除以過去四季的每股稅後純益(EPS)總和;例如,今年第二季財報公布後,台積電過去四季EPS分別為二元、一.五三元、一.六元以及一.九元,總和為七.○三元,以八月二十七日的收盤價九五.六元計算,台積電本益比即為十三.六倍。

然而,蔡大戶對這種大多數人奉為圭臬的本益比卻不重視,他看重的是未來四季每股獲利所推算出來的本益比。

問題是,未來四季尚未發生,公司EPS無從得知,如何算出本益比?對此,名諭爸說:「這就是蔡大戶要倚重營業員的地方,因為除了我們公司有研究團隊對上市櫃公司進行未來四季獲利預估外,別家券商也有做,我就負責彙整所有報告供他參考。」根據未來本益比的預估,蔡大戶○九年在太陽能電池廠昱晶一役上大賺近二億元。○九年第三季昱晶單季EPS轉虧為盈,達一.六八元,如果向前推算,昱晶過去四季EPS為負三.九五元,以昱晶當時股價四十幾元計算,由於虧損毫無本益比可言。

不過,法人的研究報告與媒體預估,昱晶一○年獲利可望達一個股本(十元);也就是說,如果昱晶未來四季能賺十元,以四十幾元的價位來算,豈不是顯得很便宜?

與此同時,蔡大戶也從各家券商研究報告與媒體報導研判,昱晶之前因存貨跌價損失造成的虧損應已提列完畢,接下來因太陽能電池已出現供不應求,產業景氣正大幅轉好之中。因此,蔡大戶視昱晶○九年第三季轉虧為盈為重要轉折訊號,決定大力投資。

買進昱晶後,蔡大戶要求名諭爸必須時時盯緊該股的每月營收,以及後續的每季獲利,檢視其營運進度是否與法人的預期呈一致狀態。名諭爸指出,在這段過程中,除非是有引起系統性風險崩盤的跡象,否則蔡大戶對大盤每日漲漲跌跌根本不在意。

蔡大戶最在意的是,他所買進的個股接下來每月營收是否如法人預期成長?公司高層在媒體上的發言,對前景是否有什麼重大變化?每季獲利是否如預期與時俱進?

大智若愚 且戰且走的﹁追高殺低﹂法如果因業績不如預期,導致股價下跌,就以減碼因應;若合乎預期,股價即使大漲,甚至開盤就漲停,也不惜掛進大筆買單持續追高加碼。從○九年十月操作昱晶一直到一○年十月間,隨著昱晶營收成長率持續暴衝,股價水漲船高,蔡大戶仍不懼追高,勇於買進。

當昱晶營收自一○年十一月起連續三個月呈現衰退,蔡大戶也隨著股價走低逐步出清。儘管這次操作上,蔡大戶沒能在起漲點一次買足,而採取逐批追高買進,而且也沒能在最高的起跌點全部賣出,而是愈跌愈賣、分批減碼,卻仍掌握了昱晶六、七成的波段行情,結算淨獲利高達一.九九億元。

名諭爸說,蔡大戶在其他股票的獲利方法,都與昱晶如出一轍。一開始買進時不重押,而是隨著接下來每月營收、每季獲利數字出爐與原本預期合乎一致,才逐步加碼。

「表面上,這種買法,讓買股的平均成本愈墊愈高,看似愚笨,但細究之下,卻潛藏一種『大智若愚』的心性修養與投資智慧。」觀察蔡大戶操盤多年的名諭爸心有所感地說,「這種操作方法充分凸顯出,他是一個極有自知之明又謙虛自持的人;雖然他會大膽預測,但卻同時顯得如履薄冰,靜靜地等客觀的數字一件件出來,確認原本的預測與看法,再來逐步擴大戰果。」名諭爸笑說,「大多數的投資人,一看到自己的持股漲上去了,如果買太少,就懊悔為何一開始不重押。但蔡大戶不一樣,他認為天底下沒有準確度百分百的預測,預測是需要事實來逐一驗證的,一開始就對自己的預測重押,與賭徒無異,反不可取也!」除了昱晶外,億光、宏達電、原相、聯詠、大立光、中美晶、合晶、群聯等幾次的大波段漲幅,蔡大戶也都掌握到不少。「一開始投資時,他會很謹慎,如果第一步對了他就加碼,對愈多次,加碼愈大膽;有幾次操作,他單一個股所占的資金比重曾逼近五成,足可見其膽識。」名諭爸佩服地說。

堅守風險控管 財富呈階梯式成長蔡大戶對風險控管的作法,同樣也令名諭爸印象深刻。蔡大戶曾對他說,投資最底線,至少要守住每年年初的財富不低於去年年初水位;如果不幸操作失利,低於去年水準,則該退出市場一陣子,從別的地方補足資金後再重新操作。

○二年,蔡大戶匯三.二億元入名諭爸所服務的券商戶頭後,操作一帆風順,財富水位每年節節攀升。「我印象最深刻是○七年七月,蔡大戶那年操作太陽能股如中美晶、合晶大賺,其戶頭資金從年初的十億元出頭,僅七個月就暴增至十五億元。而○七年太陽能股走勢詭譎,在月營收、季報仍不斷創新高及飛速成長下,股價竟莫名其妙崩跌,這種走法也讓他措手不及。」「○七年前七個月賺進的五億多元,在短短三個月內不僅蒸發殆盡,並且眼見連十億元的本金根基都將遭侵蝕時,蔡大戶決定虧完賺進的五億元就『到此為止』,堅決不再逢低攤平,因為如果進行攤平虧損,就違反他之前所訂立的每年財富絕不遜於去年的鐵則!」名諭爸說,這種作法最難能可貴之處就在於,一般人對得而復失的財富(更何況是五億元)最無法釋懷,「面對這種狀況,一定很多人會想,我還有十億元,還有逢低攤平本錢,應大有機會把之前賺到手卻飛走的財富給賺回來;但這種心態正是蔡大戶告誡過我,投資人會自取滅亡的最大致命傷。」因為親眼看過蔡大戶面對這場危機的處理方式,讓名諭爸深深體會到一件事:想要成為有錢人,重點不在於你明天,或下個月,或下一季能賺多少錢;真正的重點在於,你的財富能不能每年持續「不退而進」,正是這種「不退而進」財富積累的堅持,才能把心中的貪念消弭於無形。

名諭爸與蔡大戶相處了十五年之久,這些年從蔡大戶身上學到的種種投資智慧,是他之所以能克服投資生涯難關的關鍵所在。

曾經在股市重挫瀕臨破產的名諭爸,仔細推敲蔡大戶買賣絕活,後來在○九年之後,操作漸入佳境,從七.七萬元本金重新出發,再度賺回一千七百萬元,他把這個投資成就,歸功於蔡大戶投資智慧的啟迪。

「有些道理,講出來後明明就是那麼簡單,我卻花了好幾年才參透;而且,即使參透了,也未必能一一做到,這就是投資的奧妙之處。蔡大戶的投資之道,值得我們細細品味再三。」名諭爸感慨道。

名諭爸

出生:1974年

現職:財經作家

經歷:群益金鼎證券營業員

蔡大戶

出生:1942年

現職:中部紡織家族事業,現為專業投資人

操作資金:逾10億元

投資成果:2002年投入3.2億元資金,至2012年淨賺9.66億元。

蔡大戶買賣 3 絕活── 大戶想的和散戶大不同

不一樣1 :買進

一般散戶:總想著要「逢低買進、低檔重押」。

蔡大戶:隨著股價上漲而逐步加碼,為自己的預測留下驗證與抽退空間。

不一樣2 :賣出

一般散戶:總想著要賣在最高點,賺足波段。

蔡大戶:誰也無法預料股票會漲到何種價位,月營收年增率衰退時,就應開始減碼。

不一樣3 :認賠

一般散戶:虧損後,如果還有本錢,總想著要翻本再賺回來。

蔡大戶:虧損金額如果超過年初資產水準,休整時日,俟資金實力恢復之後,再重新進入市場。

蔡大戶操盤5步驟

步驟1 從每季公布的季報,尋找本業爆發性成長的標的。

步驟2 研判季報獲利成長,是否屬於產業面或產品面所驅動。

步驟3 從法人研究報告,推估鎖定個股未來四季的每股稅後純益,並以此預估本益比,如處於合理水準(12倍以下),即開始買進。

步驟4 買進個股後,追蹤每月營收、每季獲利以及相關訊息;如果營運數字與市場預期差不多,即使股價持續大漲,也不惜追高。

步驟5 每月營收成長性出現顯著鈍化,甚至較去年同期呈現負成長時,開始逐步減碼。

蔡大戶過去10年的代表性戰績股票名稱 淨獲利(元) 操作題材昱 晶(3514) 1.99億 太陽能電池景氣復甦。

中美晶(5483) 1.39億 多晶矽缺貨。

原 相(3227) 9638萬 Wii剛推出。

聯 詠(3034) 8653萬 液晶電視換機潮。

合 晶(6182) 7665萬 多晶矽缺貨。

群 聯(8299) 7521萬 記憶卡大爆發。

宏達電(2498) 6734萬 智慧型手機崛起。

大立光(3008) 3698萬 手機照相功能普及化,iPhone大爆發。

臺中 中神 神祕 大戶 十年 獲利 十億 億的 操作 心法 名諭 諭爸 獨家 告白 我在 身邊 下單 日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909

一位七年級台灣囝仔在中國狼企業的日子 我在華為 激出敢死精神

2013-09-09  TWM
 
 

 

一位七年級中段班的台灣囝仔,進入中國狼企業的代表——華為。

成為華為人的兩年半時間,喚出了他的狼性,他敢爭取案子、敢爭取薪水,而這段歷練,也讓他的企圖心回不去了。

撰文 施禔盈

華為,在中國素有「狼企業」之稱。一九八七年創辦時,資本額僅兩萬一千元人民幣,員工十四人,至去年底,營業額暴增為二二○二億元人民幣,員工人數則大躍進為十四萬人。華為現為世界第二大電信解決方案廠,僅次於瑞典百年大廠愛立信。創辦人任正非的經典名句:發展中的企業猶如一隻狼,有三大特性,一是嗅覺敏銳、二是奮不顧身的進攻精神、三是群體奮鬥的意識。

陳佳宏,七年四班,成大工程科學系畢業,就業時的選擇與多數理工科背景的年輕人一樣,進入台灣知名的科技廠商任職;半年多後,一個機會進入華為擔任工程師。以下是他在狼企業修練的心路歷程。

在華為有一句話,是所有員工都能琅琅上口的:「敗則拚死相救、勝則舉杯相慶。」這不是口號,而是華為人底子裡的狼性精神,因為大家知道,一旦獵物跑掉,全員都得餓肚子,這個硬道理,我,親身體驗過。

我在中國華為深圳總部閉關受訓兩個月,領受華為的狼文化,而在華為工作的兩年半時間,更見識到華為人的狼性,或者說,中國年輕人旺盛的企圖心。

搶標案勢在必得 服務客戶「無孔不入」記得那時候,我在香港負責統籌一個包括2G及3G電信設備的案子,但對於3G我沒有那麼熟,一天下午我向我的老闆提出,是不是可以派一位對3G熟稔的工程師來幫忙,沒想到,隔天一早,就見到這位工程師出現在我面前。

很久以前,英國《經濟學人》曾有這樣的論述:「華為的崛起,是全球跨國企業的災難。」這不是浮誇言論,就我所知,華為的競爭對手只要一提到華為,都是搖頭。為什麼?因為,華為前仆後繼的狼性很驚人,哪些案子要拿下,從來不是隨口說說,絕對勢在必得。

我們曾贏得香港電訊盈科及和記設備供應商的大標案,當時我見識到,華為人對於客戶,包括食衣住行育樂需求的「完全」服務,甚至客戶不必出聲,就早先一步做到。

比如得知客戶的子女想要赴國外求學,便會啟動所有的人脈與資源,協助當事人如願進入知名學府,並打點好所有入學的需求。這種無孔不入的「服務」,效果是:標案沒有拿不到手的,也讓競爭對手望之興嘆。

標準比合理還過分 我當眾被老闆檢討對外如此,對內,華為無法忍受「冗員」。一進到華為,我的師父就告訴我,「要獲得成功前,得先理解失敗。」在人才的培育上,他們很願意給機會,縱使會影響團隊績效,他們還是容許新人嘗試失敗。但接下來師父馬上說,「我可以理解你現在什麼都不會,不過我給你三個月到半年的時間,你一定要什麼都會。」這並不是信口說說。剛進到華為時,我白天上班,晚上要學習,閱讀文件、熟悉電信設備操作程序。只要工作上一出現閃失,我的老闆就會當著所有人的面前「檢討」我,而這個檢討來自比合理還「過分」一點的標準。例如還是菜鳥的我值夜班,老闆要求我除了要能解決問題以外,更要在現況中發展出一套隨機應變的最佳解決方案。相對我在台灣電腦公司上班時,面對同樣情況,上司會說:「沒關係、慢慢來」,差異立現。

能夠在華為生存的人,通常都有類似的進程,第一個半年摸索,第二個半年變強壯、什麼都會,第三個半年有機會變成小組的領導者,學習管理。也因此,在華為多得是三十二、三十三歲的年輕主管,來到四十至四十五歲的階段時,公司便提出優退方案,目的是要讓公司代謝速度加快、繼續奔跑向前。反觀過去我在台灣的老闆,年紀多在五十歲左右。

在華為,人人都在想方設法生存,高壓,是必然的。但是,華為有一特色是,「不讓雷鋒吃虧!」這是中國特有的用詞,「雷鋒」代表工作極度努力的人,而華為的企業文化就是「多勞多得」。以我為例,兩年半中爬了五個職級,薪資水準成長了五○%。

身邊同事,經常可見到五年年資後,每一年都可買一輛車或一棟房子的例子。記得有一位同事和我閒聊時,正有兩個品牌的車子在做挑選,很苦惱該換哪個牌子,結果他乾脆兩輛都買。反正就是績效至上,只要有成績,公司敢給更敢升,自然造就出一批批敢死隊。

我的「敢死」精神,也在華為被激發出來。曾經我們團隊在香港用三個月的時間,就把4G商用網給架構完成。當時人力就像大遷徙般地從泰國、大陸、台灣湧入,白天我們馬不停蹄地在香港街道穿梭,八隊人馬日夜在香港各個建物或地鐵站施工,看日出的早上數都數不清,而這是外界評估需花上一到二年時間,才能達成的基地台架設與傳輸改造工程。

「你不夠格跟我爭」 常在耳邊響起由於不停在各地方成就大事,我的自信心提高了許多,面對諸多工作上的挑戰,都令我躍躍欲試,因為更困難的事情我都遇過、做過,也解決過了。環境,確實讓我成長。過去在台灣,得到一份工作就要高興得飛上天了,哪敢談薪水啊!但現在我變了,只要我值得、夠格,我敢向公司討價還價、爭取更好的條件。

在華為,出國參與案子推動的機會非常多,只要勇於推薦自己,多半可以世界走透透。我就見過一名三十歲出頭的女孩子,來到華為後,幾乎一年跑四個國家,總計走過十二個國家,是磨練,也是擴大視野的難得人生歷程。他們不斷把人力往外投放,也為自己的企業帶來良性循環。

此外,每次公司一提出簽下什麼訂單,需要負責人時,為爭出頭,同事之間對陣、叫囂很普遍,「你不夠格跟我爭」,這句話我從未在台灣的職場上聽見,但在華為卻沒什麼了不起,大家力求表現,每個人都在告訴別人:我會做,我要爭取。

過去曾幫老闆面試一名新人,我提問,「你會什麼?」這名新人是這樣回答的:「你會的我都會。」我接著提出一個問題:「一個站台突然失去聯繫,如何處理?」沒想到,這個人洋洋灑灑提了二十幾種可能出現的狀況與解決方案。很嗆聲、很臭屁。

中國人是這樣,很行,一定要秀出來,就算不行,也要想辦法賣弄。

講一個例子,在華為我真的感受到,什麼叫做英文很爛,還「敢」講英文的絕佳勇氣。但因為「敢」,所以不少人從爛英文變成菜英文,再變成可溝通的英文,你不得不佩服他們的「敢」。

儘管練就一身膽勁,但在高層的角力鬥爭下,背景歧異的我選擇隨著團隊退場、離開華為。然而,在華為歷練的日子,是很棒的力量。對於成功進取的企圖心,我回不去了;對於年薪的高度企求,我也回不去了。

陳佳宏

出生:1985年

現職:待業中

學歷: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華為的企業文化是「多勞多得」!我的敢死精神因此被激發出來。


一位 位七 年級 臺灣 灣囝 囝仔 仔在 中國 企業 日子 我在 華為 激出 敢死 精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18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