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文交所模式:催生900%漲幅

http://www.yicai.com/news/2011/03/707486.html

2011年的春初,天津,五大道。

這個成都道以南、馬場道以北、西康路以東、馬場道與南京路交叉口以西的長方形地段入住了一個新客:天津文化藝術品交易所(下稱「天津文交所」)。

賽頓中心第九層所入駐的,並非是這個寫字樓中一家普普通通的企業。事實上,它有點像上海、深圳證券交易所的功能。

一個前台,一個保安,三兩個諮詢顧問以及為數不多的工作人員穿梭於不透明的隔間裡,「再過幾天又一批藝術品上市交易,大夥都忙著草擬文件」,一位工作人員向記者說道。偶爾,幾位踟躕於開戶的市民駐足交易屏幕前,看著如同A股市場般的漲跌,咬唇,沉思。

這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那些曾經在藝術苦海中掙扎的藝術家們搖身一變,成為了「上市藝術品」的大股東;那些曾經抱怨藝術品研究無門的機構轉眼間成為發行代理商……每一個活躍在藝術品交易中的人或者機構都能在資本市場中一一對應。

唯一不同的是這裡的藝術品。雖然它不是生產者、不帶來利潤、不創造價值,但在此間,它們卻是交易的標的,儼然是既能帶來利潤、又能創造價值的生產者,成了熱錢的烏托邦。

熱錢在湧入

這樣的情形在A股市場會被拿下:

上市之後連續4日漲停;日漲幅高達15%;從1月26日上市至今,累計最高漲幅為900%……

它不在證監會的監管之內,它說的上市並非在A股市場,甚至和股市毫無瓜葛。

這兩幅名為《黃河西來決崑崙咆哮萬里觸龍門》(下稱「黃河咆哮」)和《燕塞秋》的國畫,2011年1月26日,在天津文交所上市發行。該所市場中心負責人王先生稱「(我們)這裡受天津市政府直接監管,藝術品股票的每日異動也會上報市府備案。」

因為非上市而事實情形卻如上市,媒體稱之為「藝術品股票」。

已故津派畫家白庚延創作的《黃河咆哮》及《燕塞秋》作為該所「上市」的第一批作品。

自上市之日起至3月8日,《黃河咆哮》與《燕塞秋》的累計漲幅已經超過800%,其上市發行時都具有45.524%和47.135%中籤率。

800%的漲幅指引著第二批「藝術品新股」的瘋搶。3月1日,天津文交所公佈的8只「藝術品新股」中籤率分別從2.251%到3.048%不等。按 照發行5300萬份,每份1元,平均中籤率2.5%來計算,約有21個億成為此次申購的資金池,以同樣的邏輯推算,第一波申購資金池僅為2000多萬。

從2000萬到17億的資金集聚,只用了一個月。

看著這個龐大的數字,天津文交所也被雷到了,3月7日,記者造訪該所的同一天,所裡對非上市首日藝術品日價格最高漲幅比例進行了調整:由原來的15%下調為10%,對此,該所做出的解釋是,「為了降低投資風險、保障投資人利益。」

過山車般的漲幅,驟然下降的中籤率,漲跌幅的限制……一幕一幕在上市交易不到2個月的天津文交所上演。

在尚未成形的藝術品證券化市場中,天津文交所基本上是「上證」和「深證」模式的翻版。它迅速穿上了領跑衫,跑在了藝術品交易長跑隊伍的最前方。

天津文交所幾乎啟蒙了所有知道它的人的藝術品投資意識。

一位員工稱,這段時間,每日的開戶數超過300人,客服連一口水都喝不上,一線人員加班到九十點是家常便飯,每天要不斷告訴來訪者什麼是藝術品交易,告訴別人「藝術品股票」和「上市公司股票」的區別……

同一時期,能相提並論的是上海文化產權交易所(上海文交所)和深圳文化產權交易所(深圳文交所)。但是與天津文交所打出的每份1元親民價相比,上海和深圳1000至10000元不等的份額價格確實加大了投資的門檻。

蹣跚的奔跑

金融是個怪東西。

18世紀中葉的歐洲,金融融合了農業,農業機械化出現;

19世紀的歐美,金融融合了工業,工業革命爆發;

20世紀末的世界,金融融合了信息產業,全球充滿了信息……

一個普遍的經濟規律是,任何一個產業如果沒有找到金融作為突破口,發展也會異常艱難。那麼藝術也不例外。

2010年4月9日,中宣部、銀監會等九部委聯合發佈《關於金融支持文化產業振興和發展繁榮的指導意見》(下稱《意見》),明確指出「鼓勵風險投資基金、私募股權基金等風險偏好型投資者積極進入處於初創階段、市場前景廣闊的新興文化業態。」

這份文件直接指出了新興文化的「市場前景廣闊」,成為藝術品金融市場啟幕的指令。

天津以成立文交所的方式進行著回應,更對「風險偏好型投資者進入文化業態」進行了詮釋,並將註冊地設在了天津濱海新區於家堡金融區。在這裡還有中國 商務港、美國博龍基金、天津道合金澤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等企業,他們像濱海新區的一味作料,渴望在這裡找到上海浦東「陸家嘴」的感覺。

據瞭解,文交所不僅是入住,更與該金融區簽訂了框架合作協議。

有人說,這是文交所大膽;也有人說,這是藝術與資本對接的趨勢使然。

在中國,看到這個趨勢的時間是在2003年。東方國際拍賣有限公司(下稱「東方國際」)董事長吳淳率先提出「收藏金融化」觀點,之後陸續出現銀行、證券公司、投資公司與藝術機構聯姻設立藝術品基金公司,開展藝術品的投資銀行業務。

最典型的民生銀行,2007年8月推出「非凡理財?藝術品投資計劃1號」,拔了中國藝術基金的頭籌,即便是穿越金融危機的海嘯,兩年後的到期收益率仍達到25.5%。

從那時起,藝術家窮困潦倒的年代就已經成為過去時,藝術和資本對接的現實,讓藝術家和投資人的財富如滾雪球般地增長。

吳淳說到當初提出的觀點,對記者表示,「(文化藝術)交易所的出現是藝術金融化發展到一定時期的產物。」這樣的好處就是:藝術家能為自己的作品找到變現的機會,而投資人能在炒房炒股之餘找到資金的另一個出口。

金融增肥術

步伐蹣跚,步調就難免不一致。

在天津,白庚延500萬元的作品被拆分成500萬份,並以每份1元的價格上市發行;在深圳,齊白石3幅美術作品被打包並進行定向募資;在上海,黃鋼藝術品資產包則向投資俱樂部開放。

其本質都是藝術品以更便宜的價格飛入尋常百姓家,不同的是,上海打包籌集資金,預訂、購買藝術家黃鋼的綜合材料繪畫作品及支付市場運營經費與發行人的管理費;深圳將實物作品打包之後進行權益拆分,然後上市交易;而天津則將單個作品分割成等額物權進行上市交易。

上海文交所總裁張天表示「和拍賣行、畫廊只是單純的買賣藝術商品不同,文交所可以把一件藝術品的各種價值全部發掘出來,然後進行充分的市場化運作。」

天津文交所的工作人員將市場化運作的過程做出了詮釋:所謂「藝術品股票」,就是將一件藝術品或者多件藝術品打包之後,拆分成許多份額,然後通過交易所的電子交易平台公開上市交易。

比如白庚延的《滄海浪湧》。經過藝術持有人與發行代理商協商,並綜合考慮藝術品持有人的基本情況,定價為400萬元,其發行總數量為400萬份,其中藝術品持有人保留80萬份,向投資人發行數量為320萬份,每份價格為1元,投資者通過網上申購的方式來購買藝術品份額。

賺錢效應顯而易見,若投資者以每份1元的價格一次性購買1萬份,如果該藝術品每份份額市場價格漲至1.5元,獲利5000元;反之則虧損5000元 (均未考慮佣金)。算法和A股市場雷同,但交易模式卻將A股中的「T+1」換成了「T+0」,也就是當天買入的標的當天就能賣出,無疑增大了投機資金。

如果說,藝術邂逅金融,帶來的是更多的投機資金的加入,那麼則完全和吳淳當初提出的「收藏金融化」初衷相悖,吳說,「收藏金融化是希望借助資本的力量挖掘中國文化、中國藝術品的價值。」

模式的疑慮

「二級市場的電子交易」被業內公認為天津模式,而對於天津文交所的電子交易,網上開戶、最低五萬元(自3月10日起開戶標準提高至50萬元)開戶標 準,成都文交所表示謹慎,其投資運營負責人表示,「雖然此前曾考察天津模式,但成都目前不會採取,而會在政策法規完善的情況下考慮推出。畢竟,發行藝術品 資產包需要對投資者負責,要與其市場價值相符合。」

對於天津模式,質疑不止一個,「其中的公信力,立法規章以及隨著市場進一步開放之後的輿論監督都是未來可能面臨的問題。」吳淳說。

吳的說法已經在1月26日上市的《黃河咆哮》有所反映,在投資者的追捧下,其單份價格已經超過8元,流通市值已經超過5000萬,但這僅僅是一幅估價為600萬元的作品。

流通市值與其評估價相差甚遠,而對於市值能否代表其價值,四川省收藏家協會常務理事李天偉表示不好估計,「比如白庚延是已故畫家,按照藝術品的稀缺性規律來看,未來應該是看漲的。不過當代藝術品的份額並不十分看好,主要有一個量的問題。」

再者,這一波的瘋搶能將其捧上9元,難保下一波的拋售會將其打回發行價的原形,甚至跌破發行價,到那個時候又該如何?面對記者的質疑,天津文交所工作人員的臉上露出一絲憂慮,「這還是得根據市場情況而定,具體是否退市,還得參看交易暫行規定。」

更重要的是,雖然這是一個公眾能參與的市場,但是該所目前卻僅接受自然人開戶,如其所說,「未來會在某個時點引進機構投資人。」那個時候,又如何能保證曾經的「莊家呂梁」事件不會在藝術品交易中重現?

百度空間一位名為「牛博」的網友,觀察天津文交所網上交易後,出具了一份「非典型性」個人診斷:品種多,估值低,讓申購環節囤積大量資金,才能活市。目前的估值和上市申購方式以及對每天單一賬戶成交量的限制,只能以死市告終。

天津模式的行進,前面必定有更多的問題在等待。


文交 交所 模式 催生 900% 漲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280

中國「文交所」簡史

http://www.yicai.com/news/2011/03/707480.html

三八節當天,畫家白庚延的《黃河西來決崑崙咆哮萬里觸龍門》、《燕塞秋》兩幅畫在連續幾天15%的漲停板後,分別躍升至8.68元/份、8.73元/份。

40天漲幅超8倍。

1月26日,上述兩幅作品正式在天津文化藝術品交易所(以下簡稱「天津文交所」)上市交易。起始,兩幅畫定價分別為600萬元、500萬元,拆分為600萬個份額和500萬個份額,以1元/份發行。截至3月8日,兩幅畫「身價」飆升至5208萬元、4185萬元。

文交所並非股市,但勝似股市。最牛的A股放在此間,也化作垃圾股。

天津文交所只是全國文交所之一。

「文交所」是「文化產權交易所」和「文化藝術品交易所」的統稱,其名稱和機構都屬於新生事物,同時也具有新生事物的共性:經歷上乏善可陳,前景上無可估量,形式上群體出現,速度上急速蔓延。

初露

早在2007年,滬深等地就提出構建「文化產權交易所」,兩年中均未出現大的突破。

突破是在2009年:在144天內像下餃子一樣成立了3家文交所。

6月15日,國內首個綜合性文化產權交易平台——上海文化產權交易所(下簡稱「上海文交所」)揭牌;11月16日,深圳文化產權交易所(下簡稱「深圳文交所」)掛牌。

國內證券市場發展早期,深圳特區即和上海金融中心死磕,這次文交所之爭更是在職能上雷同為「綜合的文化產權交易平台」,並再次不約而同地把自己的「綜合」定位解釋為「一拖四」:和文化相關的產權交易平台、產業投融資平台、企業孵化平台、產權登記託管平台。

在滬深守望中的9月17日,天津文交所掛牌。

這是一個經營目的極其明確的機構,它省略一切枝蔓,把經營對象直接鎖定為文化藝術品。其主要經營內容如是描述:是以對文化藝術品鑑定、評估、託管、 擔保或保險等系統程序為前提,發行並上市交易拆分化的、非實物藝術品份額合約;同時交易經有關政府主管部門許可的藝術品信託受益憑證與其它文化藝術品期 貨、期權等。

《投資者報》記者歸類發現,2009年國內出現兩大類文化交易平台並形成初步定式:

一類以上海文交所為代表,屬於專業化綜合性服務平台;

一類以天津文交所為代表,發行並上市交易拆分化的、非實物藝術品份額合約平台。

隨後中國所有成立的文交所,都以上述兩類平台做為摹本和原則,無出其右。

競「豔」

2010年,文交所開始在全國野火般蔓延。

是年3月19日開始,大網撒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宣傳部,人行上海總部及各分行、營業部、省會(首府)城市中支,各行政區財政廳(局)、文 化廳(局)、廣播影視局、新聞出版局、銀監局、證監局、保監局,各政策性銀行、國有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郵儲銀行都收到了來自北京的一份名為《關於 金融支持文化產業振興和發展繁榮的指導意見》(下簡稱「指導意見」)的文件。

文件是9部委(中宣部、人行、財政部、文化部、廣電總局、新聞出版總署、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聯合簽發。對保險、銀行、地方相關部門都提出一些 指導性的意見,包括開發信貸產品、完善授信模式、擴大文化企業直接融資、培養文化產業保險市場等。其中明確指出,「支持設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由財政注資 引導,鼓勵金融資本依法參與。」其中要完成的一個目標是「完善各類無形資產二級交易市場。」

「指導意見」的下發,確立了文交所產業和法律地位。當年國內就開張了3家文交所:

5月,號稱「西部第一」的成都文化產權交易所成立;

11月,南方報業集團等投資創立的廣東南方文化產權交易所。

同月,以天津文交所為藍本,同樣致力於文化藝術品「份額化」、「證券化」的鄭州文化藝術品交易所獲批。

割據

在介紹自己的優勢時,天津文交所自稱「全球首家由政府發起批准的份額化的文化藝術品交易所」、「中國目前唯一一家受省級地方政府直接監管的份額化的藝術品交易所」。

在這兩個長度可與皇帝謚號媲美的名稱中,疊現了兩個重要詞彙,一是「政府」,一是「份額化」。

政府涉及的金融領域,從農村合作基金會到區域股份制商業銀行到現在,又開始從文交所的口子中魚貫而入。一批由各自地方政府主導成立和各省級地方政府監管的「文化產權交易所」亦從此產生。

據《投資者報》記者瞭解,目前,已有20多個省、市準備興建文化產權交易平台;北京文化產權交易所、中國文化產權交易所正在籌備之中,預計年內掛牌。

本輪的「文交所」發展勢頭中,已經顯現出「一省一所」的「春秋戰國」局面。

藝術品的定價問題是困擾藝術「證券化」的一個方面,權威的藝術品定價,或能夠提供估價服務的專業機構匱乏;再之,拍賣行業不規範、評估體系不健全,監管機制、法律法規也尚未成型。在各地政府各自監管的局面下,這些問題直接關係著持有人的利益。

美國等發達國家沒有成型的「文交所」,比較成熟的模式是「藝術品投資基金」,但也是近20年左右的事。

較早的被津津樂道的藝術品投資基金是英國鐵路養老基金會。

上世紀70年代中期,因為英國經濟不景氣,為了分散風險,負責保管英國鐵路局員工退休金的英國鐵路養老基金會,以基金會每年可支配的總流動資金的5%為限投資藝術品。

從1974 年底開始至1980 年代早期,該基金會先後購進了2232 件藝術品。扣除通脹,這些藝術品穩定為該基金獲得13%的年化收益率。

這基本上開創了藝術品投資基金的先河。


中國 文交 交所 簡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282

天津文交所「如履薄冰」:著手修改交易規則

http://www.21cbh.com/HTML/2011-4-29/3NMDAwMDIzNTY3NQ.html


天津 文交 交所 如履 薄冰 著手 修改 交易 規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515

艺术品金融:屠春岸是天使还是魔鬼 天津文交所操盘手转战山东

http://www.infzm.com/content/63338

一个低调的中年男子,如何鼓捣出天津文交所,并在国内首开艺术品证券化先河,由此掀开艺术品投资的疯狂一页?

在艺术品癫狂之际,他为何离开天津文交所,又如何在山东卷土重来?

操盘手,又是屠春岸。

2011年9月20日,山东泰山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下称泰山文交所)开始接受投资人开户申请,这意味着又一家交易所在艺术品投资狂潮中开业。

很少见诸媒体的屠春岸,在艺术品投资领域是个不容忽视的人物。他是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创始人,创出了“艺术品份额化投资”这一模式,真正开启了中国艺术品大规模证券化之路。艺术品疯狂投资的新一页由此掀开,他也因此而备受争议。

离开一手创立的天津文交所后,山东成了他东山再起之地。

就在公告开户的前一天晚上,屠春岸和他口中的“领导们”喝酒至深夜,南方周末记者约好的采访被推迟到第二天早上,屠春岸说:“我要清醒地和你表达。”

屠春岸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如何创建天津文交所的,又如何在山东卷土重来?他为何百折不挠地痴迷于打通金融与艺术品之间的通道?

在今天的中国,艺术品领域与金融市场领域,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因为投资者的巨大需求,突然间架起了无数的桥梁,这就是文交所。可惜,大多数的桥梁不是通向艺术品世界的,这是我们这个阶段共同的悲哀。 ——屠春岸在微博中如此写道 (南方周末资料图)

艺术家里的金融专家

 

有次他问一位行家:赵无极的画好在哪里?对方回答说,好在表达出一种你肉眼看不到的情绪。屠春岸一听就懵了。

四十多岁的屠春岸是浙江人,不修边幅,早上会蓬着头出门。但他谈起自己二十多年的金融行业从业生涯时会两眼放光,他给自己定义的身份是中国第一代证券从业者——“没有人比我们早”。

屠毕业于杭州大学金融系,后进入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工作,1996年从宁波证券高层位置上离职,在北京做投资。

看起来,天蝎座的屠低调而感性,在微博上,除了艺术品投资,他转发得最多的便是星座、旅行与爱情。9月,他敏感地写道,“济南的初秋,居然阴雨绵绵,极像江南的梅雨季节。”

屠春岸创建文交所的设想颇有些“书生报国”的理想主义色彩。2000年5月,保利集团在香港两个拍卖会上高价拍得圆明园兽首,引发了一段救国宝的故 事。正是受此影响,在和圈内朋友的一次饭局上,屠春岸突发奇想,为什么不设计一个金融平台做这件事呢?文交所的设想因此而来,但直到他在天津寻找到机会才 得以实践。

他起初不懂艺术品。2007年,他和天津政界的一位朋友聊起艺术品证券化的想法时,这位朋友表示可以“干起来”,并帮他张罗一下。屠春岸于是硬着头皮,开始接触艺术品。

有次他问一位行家:赵无极的画好在哪里?对方回答说,好在表达出一种你肉眼看不到的情绪。屠春岸一听就懵了。

但尽管如此,并不妨碍他成为天津文交所的创始人。他很好学,善于钻研,更重要的是,他善于扬长避短,这使得他迅速成为了艺术品领域的“金融专家”。直到今天,他都对自己彼时的鹤立鸡群洋洋得意:“在天津我是老师,大家都得听我讲课。”

当天津文交所被纳入“天津市2009年金融创新改革20项重点工程”后,屠春岸的江湖地位得以确立。

事实上,屠春岸构想的文交所一开始并不被认为是一个可以“赚大钱”的项目,在寻找投资方时屡屡碰壁,直到遇见天津的房地产商陈玉。屠春岸说服陈成为大股东,后出任文交所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屠自己则任总经理。

陈玉曾开发和投资过多个天津市区楼盘建设项目,但他同样不懂艺术品,而且没碰过股票,甚至不会用电脑。

班底搭起来之后,屠春岸在2008年7月5日,正式向天津市递交了准许其成立文化艺术品份额交易市场的申请,申请很快得到签字批准。

此后,屠春岸继续为文交所的开业交易奔波,主要是电子交易系统的建立和客户交易资金的三方托管,现在他将其称为“留给天交所最后的遗产”——因为当时天交所内部已经开始有争议,并最终导致屠春岸的设想被完全颠覆,最终出现的天交所并不是他所设想的。

“上市产品的选择是交易所的生命。”屠春岸说。他曾经历过上世纪90年代初“老八股”的炒作,因此极力回避小市值产品上市。但天津文交所首批上市的 是天津美院教授白庚延的作品《黄河咆啸》和《燕塞秋》,分别作价600万元和500万元,以每份额1元的价格,分别发行600万份和500万份。在一些人 看来,天津文交所选择这样的“小品种”,就已经注定了它们被爆炒导致价格狂涨的命运。

有趣的是,屠春岸说这是陈玉的选择,并痛批他“不懂资本市场,不懂艺术品,他觉得白庚延的作品很好,比张大千的还好”。

2010年10月,在天津文交所挂牌交易之际,屠春岸正式办理离职手续。他说是因为与大股东意见不合。他回到北京,开始了每天看股票、写股评的生活。

天津文交所的大起大落是前车之鉴,但后来者对艺术品 证券化的运作前景却不敢乐观。 (东方IC/图)

“我生的孩子我肯定关心”

 

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屠春岸口中的高频词汇是“他们不懂”。

天津文交所后来的“乱相”在全国引起强烈关注。白庚延的上述两幅画作,在经历了60个交易日后暴涨了近20倍,市场炒作堪称癫狂。

从进入天津文交所几十亿的资金量来看,这是一个饥饿的市场,但在舆论的压力下,文交所不得不修改规则。

问题在于,规则修改似乎并没有章法。譬如2011年3月7日公告称对非上市首日的涨跌幅限制从15%调至10%,但接下来两周的时间里,许多品种依然维持了每天15%的涨幅。所谓的公告形同虚设。

不少中小投资者直陈“这里面水太深了”。

“水倒不深,关键是陈玉什么都不懂,就是手足无措。结果涨得太多,政府害怕了,就想短时间控制这件事情,于是只好频繁修改规则。”屠春岸说。

一位艺术品投资人士也对记者称,防止市场恶意炒作的初衷可以理解,但是文交所规定艺术品份额交易期限届满后实施停牌,以竞价方式交割退市的做法实在“荒唐”,“肯定没人接牌,评估价已经明显高估,市场再炒作一下,明天到期了,卖给谁去?”

当2011年7月重新开张时,市场气氛陡然转变,譬如新推的“生命百合”(杨云飞《生命祭》、《百合花》油画组合)和“翡翠珠链”,挂牌首日就跌破发行价,也就是说,中签者一签就亏损逾8万元。

“冰火两重天”的情景,让已非“局中人”的屠春岸很是懊恼。“我自己生的孩子我肯定关心。” 

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屠春岸口中的高频词汇是“他们不懂”。

屠春岸尽管是一个商人,但是他说,他在文交所设计伊始,就想方设法避免出现“劫贫济富”的现象,但最后的局面显然是他未曾预料的。

不过,即便有不满,屠春岸同时又为天津文交所喊冤。他说文交所“迄今还没挣钱,还在痛苦的摸索当中”。

显然,屠春岸和他的“第一个孩子”依然还难以割舍。

“我现在不希望有人来”

 

他把这个交易所称为“国内第一个真正的艺术品交易所”。可是,在饥饿的投资者与饥饿的股东们面前,他的梦想能够坚持多久,还是个未知数。

尽管备受争议,但天津文交所已经给艺术品投资这潭深水里扔下了一颗石头,全国各地一夜之间都开始热衷于建立艺术品交易所。

在北京休整的这段时间,屠春岸被不少跃跃欲试的地方政府给盯上了。他最终答应了山东省的邀请,去那里筹建泰山文交所。

与天津文交所引资艰难不同,这一回,艺术品投资的概念早已火热。他说,尽管初到济南,“有些股份还抢呢”。

为了改进天津文交所不透明而且多为私人控制的股权安排方式,最终泰山文交所的国资占股超过60%,大股东是山东省鲁信投资控股集团。

接下来是设计规则,屠春岸说他一直反思天津文交所,因此在泰山文交所“战战兢兢”。首先是艺术品鉴定的问题,天津文交所当年也有这方面的顾虑,因此选了故去不久的画家白庚延的作品,以此杜绝赝品,但因此带来的问题是市值太小。

泰山文交所首批产品选择的是黄永玉的国画《满塘》。“以前我真看不上画。”屠春岸说。最初他考虑的是官窑瓷器,但因为鉴定原因而放弃。

应对文交所普遍存在的估值问题时,屠春岸称绝不会像天津文交所一样“都是拍脑子出来的”。

他说,天津文交所找的评估机构是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在请其评估之前,就知道该机构要撤销,到了8月12日,文化部果然发布了《关于撤销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艺术品评估委员会的公告》。但评估报告一出炉,投资者看到文化部的名头,大都认同这一估价。

南方周末记者在泰山文交所官网上看到《满塘》估价报告,估价方是济南市美术馆。

本土机构进行估价的公信力和透明度如何呢?屠春岸为了打消记者的疑虑,称尽管《满塘》的估价是1900万到3900万,但“持有人要加5000万,而我们在讨价还价后,以2700万元签约”。

“中国本身货币发行泛滥,黄永玉的这幅作品(估价)再加个0我也能卖出去。”屠春岸狡黠一笑,“但是不能忽悠投资者,否则他们就不玩了。” 

泰山文交所要开张的消息发布后,很多人——“包括一些‘首长’、‘领导’”——找到他,希望其所持有的艺术品能在此地上市,“到现在至少有两百多件艺术品拿到我这里了。”

但现在许多文交所都以其他方式掩盖估值过高的问题,如发资产包这一模式,将一位画家的几十张、上百张作品打包,以价格最高的一幅作品作为平均价打包发售,这一手段已逐渐被投资者识破,而屠春岸不想让泰山文交所再做类似资产包。

他把这个交易所称为“国内第一个真正的艺术品交易所”。可是,在饥饿的投资者与饥饿的股东们面前,他的梦想能够坚持多久,还是个未知数——现在全国的文交所都面临上市产品偏少的问题,在资金的追逐下,难免掀起又一轮恶炒,以至于他说“我现在不希望有人来”。


藝術品 藝術 金融 屠春 春岸 岸是 天使 還是 魔鬼 天津 文交 交所 操盤 轉戰 山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979

文交所叫停整頓 「分紅」制能否破局?

http://www.eeo.com.cn/2011/1125/216424.shtml

經濟觀察網 記者 肖君秀 實習記者 程大虎 11月23日,廣州華藝國際拍賣有限公司(原廣州嘉德)董事長李亦非透露,公司已建議廣州文交所在產品設計上實現對投資者「分紅」,以促進價值投資,抑制市場過度炒作,目前就此方案雙方正在進一步研談。

文交所瘋狂炒作的亂象將要得到切實整頓,11月18日,國務院下發《關於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切實防範金融風險的決定》,將由證監會牽頭清理整頓包括文化藝術品交易等交易所。早在10月份,由於文交所炒作糾紛亂象至審批開辦叫停,一些新產品也被叫停。

「分紅」新模式

據李亦非介紹,「分紅」可以如此設計實現,如將一百件或者兩百件藝術品打成一個「資產包」證券化,投資期限可以根據需要設計成五年、十年、二十年,每一年拿出部分藝術品進行拍賣對投資者進行分紅。如五年期產品每一年變現20%的藝術品,十年則每年變現10%。

在李亦非看來,藝術品是「死」的東西,不像企業一樣可以分紅,所以導致投資者的短期炒作心理,而通過設計「分紅」之後,買這個份額投的人有了期望,因為有實際回報,「通過設計分紅,至少有投資的概念。」

11月初,廣州交易所集團董事長李正希也表示,廣州文交所將會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文交所,擬採取特質資產份額化方案,將對不是幾位而是幾百位藝術名 家的藝術品打包進行交易。其認為產品發行與交易應該分開,應該有足夠多的交易量來平抑投機,「起碼整場交易要體現七分投資三分投機,嚴重脫離市場正常交易 是不可行的。」

那麼未來廣州文交所是否會採納「分紅」的創新舉措?「正在進行當中,可能會照著這個走。」李亦非謹慎地表述。

對於文交所出現的亂象——藝術品證券化後數月爆炒上漲至數十倍、甚至上漲千倍的神話,爾後又引發投資者的糾紛等,李亦非對此的評價是「買的人不懂,懂藝術的人不會買這種東西。這是給少數人利用了。」

「價值」投資藝術品

文交所陷入整頓,傳統的拍賣市場如何呢?實際上,秋拍的行情已大為降溫,一些高價的拍品也頻現流拍。在上半年行情還不錯的情況下下半年開始變化。那麼藝術品拍賣市場該隨機而變?

李亦非表示,華藝國際作了戰略上的調整,以中等價格的精品為主,「底價為500萬—3000萬的藝術大師的精品。」同時加大了對嶺南書畫的拍賣,其理由是廣東買家投資需求強勁,而嶺南書畫價值還處於低估。

據瞭解,華藝國際近日正在佈局冬季拍賣會,將於11月27日、28日在深圳進行巡展,拍賣的藏品包括黑澤明的20幅畫作、張大千的作品以及年份較久的紅酒拉菲和茅台等。

回首近幾年來的藝術品拍賣歷程,華藝國際副總裁、藝術總監王野夫如此概括,2002年至2005年推向了高潮,到2007年更加「高端」,受金融危機影響2008年往下走,2010年又走向另外一個高峰。

2010年,中國的藝術品拍賣市場總成交額589億元,拍賣藝術品30萬件,成交23萬件,總成交率達75%,比2009年增長了177%。據國外數據統計,2010年中國藝術品拍賣成交額排在世界第一。

但是,2011年秋季便透露出絲絲秋意,李亦非認為市場調整是藝術品市場發展的必然規律,有高潮就有低潮,有低潮就必有高潮,「但是真正的好作品不 會貶值,就我做了18年的藝術品拍賣以來,真正好的作品在美術史上能定位的東西價格還是在往上走。某一個畫派、某個藝術家有幾個基金在炒作的價格是會下 來,因為沒人接盤嘛,就好像被炒高的創業板和概念股價會下來一樣。」

文交 交所 叫停 整頓 分紅 能否 破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455

「文交所」清理整頓眾生相

http://www.21cbh.com/HTML/2012-2-11/2MMzA3XzQwMDg2MA.html

「屠春岸」的拖字訣

「我們聽政府的」,「政策法令不可抗拒啊」。2011年11月底,「國38號文」頒佈之初,屠春岸向表示。此時,屠春岸早已擁有另一個身份——山東泰山文化藝術品交易所總經理。

2011年9月初,經過一番考量,有「文交所」創始人之稱的屠春岸出任山東泰山文化藝術品交易所總經理。

對於有關交易規則,屠春岸表示,泰山文交所不做資產包,不搞期限,不做競價發行,也不會隨便修改規則。

如果這就是屠之前表示的新玩法,似乎難以得到業界認可,其後泰山文交所的數樁交易同樣引得質疑不斷。

「國38號文」頒佈後數日,泰山文交所依然啟動實盤投資大賽,鼓勵投資者參與投資。

對此,屠含糊表示:「聽說有38號文,但目前沒有收到,也沒有接到監管部門或省政府下達的任何指令。」「我們非常歡迎,一直期待著中央政府或省政府清理整頓交易所。」

屠春岸認為,泰山文交所交易情況尚在可控範圍,如果沒有更明確的指導意見和實施方案出台,該所不會隨便修改現有的交易規則。

他同時表示,泰山文交所將暫不再受理新品上市申請和掛牌事項。

與此類似的,還有天津文交所。

本報記者查閱數據發現,「國38號文」頒佈後,天津文交所的交易品種大多上演「跌跌不休」之勢。

「天津市金融辦對於文交所一貫採取積極支持的態度,這是天津文交所在整頓背景下,似乎依然如故的原因所在。」接近天津文交所的知情人士向本報記者透露。

2011年12月15日,「國38號文」頒佈半個月後,天津市副市長崔津渡就文交所整頓問題首次正面回應。

針對有關整頓規範提出的必須按照4個「不得」整改,對於要求文交所不得將任何權益拆分為均等份額公開發行等規定,崔表示接受各界對天津文交所的批評,但文交所的做法符合《物權法》,應允許其進行探索。

「《物 權法》規定,財產可以有不同形式的存在方式,正是出於這樣的考慮,我們才批准交易所在交易模式上的創新。」崔津渡說,「任何新事物都有一個較長的發展階 段,需要比較寬鬆的社會條件,市場需要培育和發展的過程,這一過程8年10年都不算長,如果不行,最多關掉,也不過如此,最重要的是有積極審慎的態度。」

實際上,有關文交所藝術品份額交易是否合規的爭議由來已久。

早在2011年6月,天津市政府便以「按《物權法》所作的交易分割」應對份額監管的質疑。

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2月2日舉行的有關交易所清理聯席會議第一次會議特別強調,各省級政府將作為文交所藝術品份額化交易實施清理整頓工作和規範市場的責任主體,由證監會統籌協調。

包括「38號令」、「49號令」和聯席會議的決定,再三重申,地方政府在文交所善後過程中的重要作用。

泰山文交所和天津文交所作為地方文交所的兩大代表,至今未對上述一系列政策法規做出任何反應,天津文交所更以《物權法》作為「擋箭牌」,讓清理工作難有實質性成效。

「一 方面政府方面態度曖昧,本來就一向採取支持態度的天津市政府,更無主動清理的動力,且證監會和地方政府的職能分工模糊不清;另一方面天津文交所牽扯地方較 大的企業、金融機構等經濟利益,相關部門一時間也難有適當的措施介入善後處理工作,這些都將導致工作無法順利進行。」上述接近天津文交所的知情人士坦言。

天津文交所藝術品份額化交易的清理整頓阻力重重,雷聲大雨點小,而幾乎脫胎於同一人之下的泰山文交所則靜待天津方面的處理結果,模仿天津文交所的處理方式,致使這兩家文交所依然維持原狀,堂而皇之地無視各項政策,繼續交易。

靜觀其變,以不變應萬變。一個拖字訣,讓以天津市和山東省的文交所為代表的一批文交所依然淡定、進退有餘地應對即將到來的整肅之風。

漢唐之殤

天津和山東等地文交所決定以不變應萬變的策略靜觀局勢暗湧之時,在「49號令」和「國38號文」等道道從嚴的整肅密令之下,一大批嶄露頭角的文交所「繳槍投兵」,緊急叫停藝術品份額交易。

「目 前採取緊急叫停份額交易做法的文交所,大多是規模較小,創辦時間很短的,很多是在2011年3月後,看到天津文交所交易火爆後,緊急跟風的投機之作,多數 沒有對藝術品份額交易進行深入細緻的研究,更沒有完善的交易規則和風險規避。」2月9日,一位長期跟蹤研究文交所交易模式的業內人士告訴本報記者。

北 京西五環石景山附近的中鐵建設大廈18層,是北京漢唐藝術品交易所(下稱漢唐交易所)營業場地。作為北京首家藝術品交易所的漢唐藝術品交易所於2011年 8月營業,共發售白玉鏈瓶、翡翠百財、匡劍油畫、曉魯油畫及冠中版畫,發售總額分別為1600萬元、1200萬元、1800萬元、300萬元、340萬 元,共計5240萬元。

上述藝術品份額發售時盛況空前,但好景不長。開業僅兩個多月,「38號文」便出台,漢唐交易所於2011年11月22日正式停牌。

隨著漢唐交易所「無限期」停牌,兩個多月前動輒十萬百萬元申購的投資者們,陷入一場維權戰中。

「正常漲跌我都不怕,但怕有關部門不承認這種交易模式,也怕復牌之後價格暴跌。」數位投資者痛心疾首地表示,這好比投資房產,付了款等待收房,突然被告知,買的房子屬於違規建築,要被強拆。

加之目前天津文交所、鄭州文交所仍在交易,漢唐交易所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暫停交易的做法,讓投資者更加難以接受。

「停牌的確是我們自己的決定,此舉也是為防止因政策的不確定性而令價格產生異常波動給投資者帶來損失。」2月中旬,漢唐交易所有關人士就此次的意外停牌向本報記者做出解釋。

但如此解釋無法讓投資者接受,反而激起焦慮的投資者對漢唐交易所的更多疑慮。

「事 實上,停牌後的兩個禮拜,漢唐交易所負責人曾與投資者召開溝通會。但投資者希望早日脫身,要求交易所以每個人的成本價回購手中全部份額,但交易所給出的五 條解決途徑分別是:拍賣;將上市品種交由基金公司負責,兩年內逐年退出;轉板香港市場;採用T+5交易模式;將書畫類的上市品種拆分為單幅作品作為交易品 種,同時採用T+5交易模式。」近日,一位投資者告訴本報記者,上述方案遭到投資者反對。

因為拍賣可能使得藝術品原持有人受益匪淺,卻讓投資者承擔有關損失;採取逐年退出或繼續交易的方式,難以獲得政策保證。

本報記者瞭解到,協商的結果是,投資者與漢唐交易所共同起草一份材料,並交由北京市金融局相關人員。其核心內容是,要求政府方面進行協調,將藝術品原持有人拉進來談判,共同商討投資者損失賠付問題。

「整改如何改,何時改?這些因素無異加大了投資的時間成本和風險成本,漢唐交易所單方面採取暫停交易後,讓投資者更難信任其有關保證。」上述投資者告訴本報記者。

此外,採取停牌終止或暫停藝術品份額交易的,還有包括湖南的兩家文交所在內的多家交易所。

2011年6月3日,湖南文化藝術品產權交易所掛牌成立,並發行了第一個藝術品資產包。

同日,湖南省文化廳廳長周用金評價天津文交所藝術品份額模式時坦言,「儘管還存在需要完善的地方,但整體來說,這是一個了不起的創新,我認為方向是正確的。」

而今,「方向正確」的金融創新,尚未在湖南開花,便已凋謝。

據本報記者瞭解,2011年11月21日,對於上述只啟動發行並未上市交易的藝術品份額資產包,湖南文交所已對發售的資產包全部清退完畢。

此時,離國務院下文整頓清理各類交易所的有關條例不過數日,湖南文化藝術品交易所便徹底與「藝術品份額」劃清界限。

「類證券化的交易模式不符合國家政策,不管怎麼改頭換面,我們都不會做。湖南文交所未來將主打文化產權交易。」近日,湖南文交所總經理湯厚松坦言。

同樣成立於2011年6月的湖南聯合利國文化產權交易所,於當年7月,以國家畫院副院長盧禹舜的29幅作品,總價值3000萬元,打包組成「盧禹舜國畫精品」資產包發售。

2011年10月18日,該資產包上市交易,成為湖南省首個藝術品份額交易。

然而,好景不長,「請示省金融證券辦等主管部門後,『盧禹舜國畫精品』資產包已於12月5日臨時停牌。」2011年12月28日,湖南聯合利國交易所發佈公告稱。

鄭交所雄心依舊

俗語道,餓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

「38號文」和「49號令」雙料夾擊下,屠春岸治下泰山文交所的「按兵不動」,而漢唐等交易所的「草木皆兵」,鄭州文化藝術品交易所(下稱鄭州文交所)卻在此刻高調擴張。

「鄭州文交所也不會停牌。」2月中旬,鄭州文交所宣傳部門人員坦言,「國家說的是整頓,不是取締。」

對於上述「文」「令」的有關規定,該人員表示,「我們一直做的都不是均等份額,只要根據規定將交易規則修改為T+5就完全符合要求。也不是類證券化交易,以前不是,以後也不會是。」

鄭州文交所的做法是否真如其所言,的確屬於非類證券交易?分析人士認為,判斷模棱兩可,難以認定。

「天 津文交所當初設計藝術品份額交易模式時,雖然很多程序都是按資產證券化設計,卻一再強調其非證券化屬性,以『藝術品份額』代之。《證券法》的『證券』是指 資本證券,與文交所的『藝術品份額』存在較大差異。」2月9日,一位曾參與天津文交所創立的知情人士透露,藝術品不像股票投資的標的公司產生經營收益,故 這種「份額」僅代表物品歸屬權,文交所的藝術品份額交易,實際上是物權的可分割交易,就此而言,文交所只具備產權交易所性質,但這種分割物權

上市後,的確帶有類證券化交易的影子。

運營1年多,鄭州文交所便已在全國跑馬圈地,似乎希望乘整肅之機,擴張勢力範圍。

2011 年11月,國務院下文整頓清理各類交易所的有關條例,鄭州文交所省外擴張的第一站——浙江金華網點開通運營。2012年2月5日,距前述各類交易場所清理 整頓會議召開僅3天,鄭州文交所宣佈,其杭州網點於當日運營,浙江溫州、義烏、慈溪的3個網點亦開始試運營,寧波、嘉興、衢州3個網點進入籌備期。

「鄭州文交所率先開邁異地擴張步伐,的確是看準了當前的時機,為更好搶佔市場、拓展業務。」9日,一位接近鄭州文交所的有關負責人士毫不諱言,之所以有這個「資本」,還是因其認為獨創採用的「鄭州文交所模式」完全規避了有關條令的整頓要求。

「鄭州文交所獨創『每件文化藝術品最多被拆分為200份份額交易』和具有一定投資門檻的『鄭州模式』」,上述接近鄭州文交所有關負責人士稱,所謂鄭州模式,通俗講即遵循國務院提出的「四不」標準、規範採用「T+5」操作模式和200人限制。

「這只是2012年鄭州文交所將佈局全國的開始。」據上述接近鄭州文交所有關負責人士透露,按鄭州文交所CEO張保盈的計劃,該所將在全國設立200個經銷商網點,為方便各地投資人就近辦理業務,浙江只是一個開始。

事實上,逆勢而行的可能不止鄭州文交所一家。

有消息稱,合肥文交所預計於2012年2月底結束交易系統測試,首個整體權益交易資產包將於3月底推出,此後還會陸續推出200人以內的份額化交易產品。

敢問路在何方?

這究竟是一幅什麼樣的畫面?

嚴厲的行業整頓下,部分文交所聞風喪膽關停份額交易,投資者組團維權,協商、官司打得不亦樂乎;部分文交所則以「拖字訣」為先,不進不退地博弈地方金融體系利益和政策,更有部分文交所似乎嗅到春天氣息,歡呼雀躍,逆勢勁長。

怎一個亂字了得?

「市場流動性過剩的情況下,38號文給市場降溫,對於避免各地在文交所問題上的盲動情緒,有積極作用。」被稱為中國文化藝術品產權交易所理論先驅之一的彭中天受訪時坦言。

即便是屠春岸也不得不承認,「行業太亂,急需監管。」

顯然,市場和監管層人士都認為,監管整肅文交所是必然趨勢,但問題的最終註腳依然是「怎麼監管?」「監管如何有效健康地實施」等。

此次監管層整頓交易所並非只針對文交所,但與其他交易所的監管問題類似,整頓文交所的清理工作尚未開始,阻力已見端倪。

首先,阻力來自投資者。

出於對交易所被清理或者轉型的擔憂,泰山、漢唐等交易所的投資者紛紛組建團隊,為今後維權做準備。目前,全國超過60家的文交所交易模式中,「綁架」大量投資者為博弈籌碼,一旦面臨大面積深入整肅,如此數量重大的投資者,其利益該如何保護?

其次的阻力來自交易所。因為從自身利益出發,交易所很難展開臂膀歡迎整頓。

坊間傳聞,天津文交所已向專利主管部門提出專利申請,尋求用法律手段保護創新成果。

一年來,隨著文交所的興起,眾多跟風者動用大筆資金和資源構架自身的交易所體系。金額巨大的前期投資,將令交易所股東們集體捍衛。

難以忽視的是,文交所往往涉及當地政商利益瓜葛。2011年初,天津文交所模式上馬後,其他各地文交所迅速遍地開花的與此關係密切。有分析人士指出,地方或許是文交所整頓的最大阻力。

比如,天津市濱海新區享有「先行先試」進行金融創新的政策,加上此前天津為吸引各類交易所入駐,拋出5年免稅、免租等多項優惠政策,如果徹底執行此次整頓精神,濱海新區不僅不能做大各類交易所規模,而且還會忍痛將部分已入駐的交易所清理出局。

前述2月2日有關會議要求,此次交易所整肅落實到以地方政府為單位,實施「誰的孩子誰抱」的方針,無疑給行業整肅增加了難度。

分析人士認為,監管層對行業整頓結果如何尚難有結論,但就文交所而言,其本身的「亂」和「濫」確已到了危及新興行業如何健康發展的地步。若要發展強大,並發揮其對經濟建設的積極作用,外界的監管固然重要,行業的自我反省也不可或缺。

「當前最重要的是各文交所要趕快找回誠信。」彭中天認為,交易所最大的資產和風險就是兩個字:誠信。各地文交所已造成負面影響,出現誠信問題,難以吸引投資者興趣。

「盡快形成行業自律標準,要以整體形象對外,不能各自做山大王,各方都不統一,給人以亂糟糟的、行業化程度太低的印象,這一局面要盡快通過組建自律組織改變。」彭中天表示,「放棄過去不成熟的探索,要敢於放下已被證明不行的探索以及38號文不能碰的東西。」

文交 交所 清理 整頓 眾生相 眾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10

文交所興衰

http://www.21cbh.com/HTML/2012-5-21/zONDIwXzQzNzEzOQ.html

經歷了驚濤駭浪般的大發展,文交所的瘋狂與風光不再。

2009年6月,由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解放日報報業集團、上海精文投資公司聯合投資創立的上海文化產權交易所在上海外高橋保稅區正式揭牌,這是國內首家成立的文交所。

2009 年9月17日,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於大力發展濱海新區成為中國經濟發展新引擎的戰略部署,依據國務院《文化產業振興規劃》(國發〔2009〕30 號)、國家九部委《關於金融支持文化產業振興和發展繁榮的指導意見》(銀發〔2010〕94號),在天津濱海新區的於家堡金融區,天津文化藝術品交易所股 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此後,國內文交所如雨後春筍般成立。截至2011年底,全國在運行和申請中的文交所數量達到了20家。

作為「先行先試」的典範,天津文交所在成立後的1年多時間內一直低調運轉。但是,2011年初,天津文交所推出份額化交易,使得天津文交所一夜之間成了社會關注焦點。

天津文交所的《黃河咆哮》和《燕塞秋》兩隻藝術品「股票」於2011年1月26日,以發行價每份額1元推出,截至當年3月16日,已分別上漲至17.16元和17.07元,短短2個月,價格翻了17倍之多。

隨後,鄭州文交所跟風推出份額化藝術品產品,也產生了被追捧的效應。同時,泰山文交所、深圳文交所等相繼推出份額藝術品產品。由此,文交所成為投資者茶餘飯後熱議的話題。

但是,問題也很集中地爆發。由於對於文化藝術品份額交易沒有經驗,導致天津和鄭州文交所的交易規則一變再變,其間,鄭州文交所更是遭受到了關聯交易等諸多質疑。

於是,國務院在2011年11月24日正式發佈《國務院關於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切實防範金融風險的決定》(38號文),開始清理整頓包括從事產權交易、文化藝術品交易、大宗商品中的遠期交易等內容的交易所。

隨後,包括天津、鄭州等地文交所紛紛陷入整頓之中,加之投資者恐慌心理的作用,文交所諸多隱藏的問題被揭發出來。


文交 交所 興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821

文交所熱潮又一波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8/4678449.html

文交所熱潮又一波

第一財經日報 王培霖 2015-08-28 06:00:00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全國各類文交所再度達到了50家以上。在經歷藝術品份額化交易的文交所亂象之後,文交所、藝交所何以再度煥發生機、爆發出如此巨大的交易量,它們的未來又將如何?

天津文交所整頓余音未盡,新一批文交所開辦熱潮再度興起。

這一波熱潮來自於南京文化藝術產權交易所(下稱“南京文交所”)異軍突起的示範效應。南京文交所迅猛崛起,交易量巨大,日交易量有時竟是整個“新三板”市場(全國中小企業股轉系統)的10倍以上——而“新三板”集中了3000多家優質公司的股權交易。目前,南京文交所的開戶人數,已經是當年天津文交所開戶人數的十幾倍。

2012年,隨著國務院關於清理整頓各類交易所的38號文的出臺,曾經風光一時的文交所、藝交所逐漸淡出了公眾關註的視野。如今,經過重新整頓之後,多地的文交所、藝交所已整裝再發。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全國各類文交所再度達到了50家以上。在經歷藝術品份額化交易的文交所亂象之後,文交所、藝交所何以再度煥發生機、爆發出如此巨大的交易量,它們的未來又將如何?

巨量交易從何而來

南京文交所2013年獲得批文,主營收藏品錢幣和收藏品郵票的在線電子盤交易。

成立短短一年多之後,南京文交所巨大的交易量吸引了各界的目光。

南京文交所2014年的累計交易量已經達到547.51億元。而南京文交所總裁周軍接受《中國文化報》采訪時稱,力爭2017年成交額達到1萬億。

2015年5月27日,南京文交所當日交易額突破60億元。而新三板市場的日交易量通常只有幾個億。

短短幾年,恍如隔世。想當年最早開展藝術品份額化交易、發行產品和募集資金最多、社會影響最大的天津文交所,現在成了“賴賬”最久的文交所。

2011年下半年,《國務院關於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切實防範金融風險的決定》(國發[2011]38號)、《加強文化產權交易和藝術品交易管理的意見》(中宣發[2011]49號)、《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的實施意見》([2012]37號)先後下發,對交易所清理整頓作出規範。此後,眾多文交所先後提交整頓方案、完成“善後”手續並不再開展份額化交易,元氣大傷。

南京文交所成了新貴。天津文交所投資人數眾多,當年開戶人數近5萬人。而周軍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透露,該所開戶的交易會員數量已經接近70萬人。

在周軍看來,選擇錢幣和郵票作為交易品種,具有天然的優勢:它們本身就是小件,可分割,不存在份額化的風險,而錢幣郵票收藏又有著廣大的群眾基礎。周軍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南京文交所彌補了傳統線下交易的多重問題,解決了品相、保管、運輸、資金、誠信、變現六大風險。傳統的郵幣卡交易都是線下的,收藏者、投資者難以判斷郵幣卡真假,而他們通過來源的可靠保證了真實性甚至稀缺性。這樣,傳統的上海盧工、北京馬甸等主要的貨幣郵票交易市場,已經被南京文交所所帶動。

南京文交所在江蘇也受到了政府方面的關註、重視和支持,數次獲得南京市頒發的產業獎項,省市級領導也多次到南京文交所視察、考察工作。

南京文交所的模式是在各地發展會員(代理商),各地的代理商再到線下發展投資者。不少人湧入其中,南京文交所充滿著淘金的氣氛。

如此火爆的交易量之所以出現,一方面是因為郵票有“群眾基礎”,另外一方面是電子盤交易所帶來的投資效應。實際上,南京文交所為了激發做市商的積極性,曾花費不少心思,周軍向本報記者坦承,當年他們曾經使用交易費包月包年的制度。在這種制度之下,做市商可以以零手續費和T+0的方式反複進行交易,對市場交易量的活躍功不可沒。

周軍表示,南京文交所目前的交易能力,已經遠遠超過了傳統的現貨交易市場,並且開始逐步形成定價權。目前,現貨市場的價格上漲或者下跌,都在追隨南京文交所電子盤的價格上漲或者下跌的方向。

在南京文交所的示範下,2015年以後,各種郵幣卡交易平臺紮堆上線。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各類文化藝術品交易所(中心)總數已經超過50家。僅僅在2015年6月,就有南昌文化產權郵幣卡交易中心、廣州商品交易所錢幣郵票電子交易平臺、中國藝交所郵幣卡交易中心、西部商品交易中心郵幣卡運營中心等4家平臺上線。本報記者在采訪過程中,就遇到南京、蘇州的兩家民營企業分別在研究如何上馬文交所項目。

除了郵幣卡之外,還有人在探索大量的非標準份額化市場,如字畫、玉器、紫砂、瓷器、紅木等。

周軍表示,他們以後將在書畫、電影電視鏡頭版權乃至演員檔期等領域開展交易服務。

發展與監管

各地文交所的監管主體何在,目前並不清晰。

根據“38號文件”,中國籌建了由證監會牽頭、多部門參加的“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部際聯席會議”(下稱“聯席會議”)。聯席會議常設在證監會。

不過此前有媒體報道稱,文交所在證監會牽頭的聯席會議審查合格之後,並沒有被納入證監會監管範疇,而只是由各地金融辦監管。

目前,各省、市級金融辦作為文交所的直接監管部門,通常只監管到申報具體交易品種、交易模式,並沒有對具體業務和交易過程監管。

實際上,目前許多已經在實際運營的文交所甚至沒有獲得批文。以江蘇省為例,目前從省金融辦獲得批文的,只有南京文交所和江蘇文交所兩家。

周軍表示,南京文交所對價格背離度等交易風險點進行常規性監控,並保持與金融辦等監管部門經常溝通。

跟天津文交所的份額化相比,現有的參與者避開了過去對畫作本身的強行份額化,結合過去資產包和藝術品基金兩種形式,推出藝術品組合資產交易模式。這種全新的模式實際上是做藝術品有限合夥基金的LP個人資產電子盤,與過去的強行份額化相比,LP個人資產電子盤交易最大的改進是不再存在份額資產實物交割的問題,因為投資人交易的是有限合夥基金的LP資產。

但這些創新模式同樣有準份額化的爭議。

“南京的大賀傳媒也在搞交易所,但他們是自己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本質上是以準份額化的方式推銷自己的產品,這種模式我不看好。”有分析人士表示。

和藝術品相比,郵卡幣天然就是不可切割的單位,已經規避了“38號文件”中所說的“權益拆分為均等份額公開發行”的問題,不過,從今天各個文交所的郵卡幣交易平臺來看,T+0的交易規則已是通例,而並非“38號文件”明確的T+5。

交易品種價格暴漲暴跌,讓許多投資者懷疑這里面可能存在坐莊行為。

面對當前部分文交所交易量的鼎盛,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楊國英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認為,一般成熟投資人對文交所電子盤不會感興趣,在這種情況下,部分文交所交易量的爆棚,很可能與所謂機構投資人(莊家)的瘋狂炒作有關,而這又源自於交易所針對機構投資人交易費用的包月包年制度。

南京文交所當時的交易費用包月包年制度,實際上十分有利於價格炒作。周軍表示,現在南京文交所已經取消包年包月制度,目前一律按千分之一的手續費來征收。他表示,不排除有坐莊行為的存在,交易所通過交易軟件相關技術,對異常交易進行檢測,一旦發現疑似坐莊行為就予以警告或者停止交易等處分。

2015年4月,南京文交所先後兩次在官網發布了“關於部分投資人會員使用搶單軟件造成系統交易異常”的公告,采取的對應措施,先是公布部分使用搶單軟件的交易賬號,予以警示,接著是凍結賬號一周。

實際中,不可避免地存在著大量以純粹賭博投機為目的的投資者。

在采訪中,《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隨機采訪數位投資者,為什麽同樣的東西電子盤價格遠高於現貨市場價格,還要出高價來買?

似乎很少有人思考這個問題。有的索性回答:“因為大家都在搶”、“太理智的人不適合玩電子盤。”大家更關心的是短期的漲跌。

為什麽有些品種電子盤價格明顯高於現貨若幹倍,仍然有人買?楊國英認為,設想如果控盤率較高的話,邊漲邊拉,拉一波打一波,波段式控盤操作,所謂的機構投資者(莊家)割散戶的韭菜還是很容易的,說到底,在信息披露不到位、監管相對欠缺的情況下,還是莊家炒作在起主導作用。他認為,目前缺乏做空機制,裸賣空固然不合適,但持有現貨為何不能做空呢,如果有的話就不會這樣了。另外,持倉量交易量前幾名不披露,不詳細,他認為信息披露應該更加充分、常態化。

不過周軍認為,電子盤價格高於現貨價格,也有它的合理性:南京文交所的藏品具有保真、品相好等眾多優勢。

目前全國各地的文交所猶如雨後春筍,一哄而上,但它們的命運註定會發生分化。

“創新有很高的成本,創新未必會成功。虛假倉單、價格虛高、真貨假貨等問題都是這個行業的一些風險點。”周軍評論道,“我們也擔心整個行業的規範性,正在組建錢幣郵票行業協會,制定行業標準,有了標準,行業才能健康發展。”

編輯:一財小編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文交 交所 熱潮 一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8148

深圳文交所推“鄉創專板” 打造鄉村產業對接資本平臺

通過專業交易平臺,鄉村資源和社會資本,也有了牽手的橋梁。8月9日,深圳文交所推出“鄉創專板”,面向鄉村產業創新、創意發展等提供金融服務。

據深圳文交所人士介紹, “鄉創專板” 是專門為優質鄉村資源、鄉創項目、農業企業設立的場外資本市場創新金融板塊,定位於鄉村產業創新、創意發展的孵化器,為鄉村創新、創意、創業產業的產權、股權交易提供專業平臺。

“鄉創專板”將以資本助力為保障,通過掛牌及平臺服務,快速對接各地基層政府,盤活海量鄉村優質資源,讓資源與資本高度結合;因地制宜、因資制宜為價值鄉村標的提供可持續發展的系統性、整體性解決方案,配合中國鄉創聯盟、鄉創學院、培訓機制與配套的“鄉創孵化器”等機構,構建系統的鄉創服務體系生態圈,實現鄉村資產證券化。

根據深圳前海鄉創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鄒誌雄介紹,未來的鄉村產業將衍生出六大體系,即鄉村旅遊+度假產業、鄉村有機食品產業、鄉村養生+養老產業、鄉村創業孵化產業、鄉村戶聯網+金融產業、鄉村文化藝術大健康產業。

深圳廣播電影電視集團副總編輯於德江表示,深圳文交所設立的“文化四板”,將借助深圳發達的金融市場、龐大文化產業集群作為支撐,努力進行“文化+金融”的探索和實驗。

公開資料顯示,深圳文交所成立於2009年,目前已經推出登記托管、股權交易見證、文化四板教育專板、文化四板文創專板等多項業務,僅今年6月以來,就有近40家企業在該所“文創四板”掛牌。

深圳 文交 交所 所推 鄉創 創專 專板 打造 鄉村 產業 對接 資本 平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9755

天津文交所暫停郵幣卡交易 模式涉嫌非法證券活動

8月15日,天津文化產權交易所網站發布公告稱,因受傳言影響,其郵幣卡交易中心暫停交易。這是自去年底郵幣卡虛擬電子交易風險暴露以來,由政府批準的文化產權交易所首次宣布暫停郵幣卡交易。

郵幣卡是郵票、紀念幣、電話卡的合稱,常常被郵幣卡愛好者作為收藏品或者儲值資產。不過,近兩年來,一些地方交易平臺以金融創新的名義,把各種郵幣卡作為掛牌交易的虛擬標的,宣揚高回報無風險,招攬投資者投資和發展下線。

以天津文化產權交易所(下稱“天津文交所”)郵幣卡中心為例,目前掛牌的郵幣卡包括“世博開幕小版”、“15年羊套票”、“蛇年紀念幣”等56種,每個品種都有類似股票的代碼,如603015、608003等。投資者可以通過類似炒股軟件的交易系統買賣郵幣卡。

一位參與過郵幣卡投資的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郵幣卡有點像傳銷模式,後面要有接盤俠,等盤子接不動了就會出問題。郵票已經脫離了實際價值,成了一種符號。”

8月16日,天津文交所郵幣卡中心再度公告稱,從8月16日至複盤交易前將不收取“借貨模式”中所有借貨人的“租金”。知情人士指出,借貨模式是一種做空機制,交易平臺可以將虛擬郵幣卡借給投資者賣出獲利。

據“郵幣卡之家”統計,目前全國共有85家郵幣卡交易平臺,郵幣卡品種一共3841件,其中包括獲得地方政府批準設立的文化產權交易所和大宗商品交易平臺。在眾多交易平臺中,交易規模最大的是河北郵幣卡交易中心,日成交額可達到22億元,擁有近50萬戶投資者和約3000家代理商。

模式擊鼓傳花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不少郵幣卡投資者都是通過QQ炒股交流群接觸到郵幣卡的,群里所謂“老師”一般會首先在QQ群或直播平臺中向投資者分析股票走勢,往往會得出炒股不賺錢的結論,並借機向投資者推薦郵幣卡。

一家郵幣卡交易平臺代理商劉標(化名)在招攬客戶時告訴記者,“郵幣卡主要是一些稀有紀念幣,由文交所購買後轉化為電子盤上的交易。道理跟炒股票一樣,但比股票更方便,可以做T+0交易當天買,如果漲停可以直接出貨。”

劉標告訴記者,一只郵幣卡上市的首日價格會大漲30%,接下來每天上漲10%長達一個月以上。一只叫做“攝影誕生150周年”的郵票品種從十幾元最高漲到過6000多元。

記者了解到,郵幣卡實行T+0交易,一天之內可以反複買賣,但每日有10%的漲跌幅限制,手續費在千分之二左右。交易時間有早中晚盤,除了類似股票交易的早盤和午盤,通常還會有晚上7點到9點的晚盤時間。

與白銀、原油等現貨交易類似,郵幣卡也有“老師”推薦股票和指導交易。但不同的是,郵幣卡交易采取集合競價而非做市商交易,交易沒有杠桿,投入門檻較低,一手就是一張郵票,標的價格呈現單邊上漲或下跌的特征。

並不是每個投資者都能夠享受郵幣卡價格暴漲帶來的投資回報。劉標表示,只有拉來新的客戶才能夠從低價獲得“原始票”,是由系統自動分配到郵幣卡電子賬戶中。而普通投資者申購新票只有一定的“中簽”概率,如果中途買入還能有後市溢價,如果最後接棒可能承擔損失。

按照發展下線的機制,上級代理商會提前透風給下級代理,告知市場進入和退出的時機。劉標告訴記者,“帶客戶做的話,會拿到第一手內部消息,可以先進場再通知團隊下面的人。如果公司主力資金撤出來,會提前通知保證能及時撤資,會告訴你有哪個團隊會撤資,哪個團隊會進來。”

去年10月,沈陽中港大宗商品市場的郵票、茶葉等交易品種價格在持續大幅偏離實物交易價格後突然暴跌,有的品種最低跌至4分錢。據媒體報道,有3.6萬投資者涉及其中,多數都無法退出。目前,沈陽警方仍在對事件進行調查。

涉嫌非法證券活動

今年2月,中國證監會發布《打非清整問答》,其中指出,一些文化類交易場所開展郵幣卡交易,采取連續競價等集中交易方式,是違反國發(2011)38號和國辦發(2012)37號文件規定的。

《問答》認為,這些交易所吸引大量自然人投資者參與,甚至通過惡意炒作、操縱市場等違規行為獲取不正當收益,嚴重損害投資者的合法權益。一旦這些交易出現崩盤現象,可能導致投資者血本無歸,風險很大。

根據37號文,地方交易場所不得將任何權益拆分為均等份額公開發行,不得采取集中交易方式進行交易,包括集合競價、電子撮合、做市商等交易方式,不得將權益按照標準化交易單位持續掛牌交易,權益持有人累計不得超過200人等等。

值得關註的是,盡管監管者一次次清理整頓,但是非法證券交易活動卻屢禁不止,呈現“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之勢”。

2011年,天津文交所曾將名畫分割為每份1元面值的標準化證券以便投機炒作,這種模式很快被監管者叫停。不過最近兩年來郵幣卡卻很快取代了前輩在全國各地流行起來,除了各地的文化產權交易所,許多大宗商品交易平臺在原油等現貨交易受到限制後也開始轉戰郵幣卡。

盈科(廣州)律師事務所資深金融律師潘衛平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郵幣卡模式比之前名畫的模式有所收斂,但本質上還是換湯不換藥。一個郵票作為一個交易的單位,看似沒有進行分割,但也采取了證券化,是違犯38號,37號文的。”

他表示,證券化交易和原來實物交易是有本質區別的,通常會采取各種方式阻礙提貨,促使交易不斷進行。證券化市場也會出現操縱市場的情況,並存在其他系統系風險,因此需要監管力量的及時跟進。

有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雖然有些交易所擁有地方政府金融辦或宣傳部門的批文,有大型國企或者事業單位作為股東,但是實際運營者往往是個人,容易受到個人操縱。

天津 文交 交所 暫停 郵幣卡 郵幣 交易 模式 涉嫌 非法 證券 活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550

最大郵幣卡交易平臺被封 文交所金融創新走歪路

5月22日晚上8點,北方某省一家郵幣卡交易平臺準時發布了第72份“停業整頓進展”通知。從1月20日起,這家平臺就停止郵幣卡交易開始自查。這些日複一日、一字不改的通知似乎是在安慰數十萬名投資者,告訴他們還有一線希望。

郵幣卡交易是近三年來流行起來的一種新型金融詐騙,它把郵票、紀念幣等當做股票來交易,先制造暴漲的行情,引誘投資者在高位接盤後,行情便急轉直下連續暴跌。莊家獲得巨額收益後再制造新一輪行情,而絕大多數投資者都難逃血本無歸的結局。

2015年以來,國內湧現了大大小小約120家郵幣卡電子交易所,上述平臺是其中交易量最大的市場之一,日均成交額在20億元到80億元之間,上市郵票、紀念幣數量多達271只。

今年3月17日,國務院批設的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下稱“清整辦”)向各省下發文件,要求對郵幣卡類違規交易模式果斷采取措施,控制交易場所和主要莊家的人員和資金,防止卷款潛逃。

除了停止平臺交易、盡力挽回投資者損失,更值得思考的是,這類交易模式已經違反了國務院相關規定,為什麽還能如此迅速地發展起來並且一直處在監管的灰色地帶?姑且不論其已違規且或涉嫌詐騙,這種郵幣卡電子盤交易活動真能起到支持藝術品投資、傳承郵幣文化的作用嗎?

免費的股票交流陷阱

2016年6月,吳女士(化名)被拉進一個股票交流新浪直播間,不交錢還能學習炒股票讓她覺得很劃算。當時正好遇到大盤反彈,群里“老師”推薦的幾只股票漲勢喜人,這讓吳女士對“老師”的水平欽佩不已、深信不疑。

不久,“老師”突然向大家推薦誰也搜不著的股票代碼。原來那不是股票,是郵票。“老師”說,股票進入熊市不好做,但是郵票行情獨好,交易方式也很簡單,跟股票一模一樣,並且盤子小、價格容易拉升,只要盯住莊家就能賺錢。

經過“老師”和“群友”的不斷鼓動,吳女士在前述郵幣卡交易平臺開了賬戶。“老師”建議吳女士關註海南風光雕刻版(藏品代碼600012)、一輪生肖虎(609012)和八一軍徽(609021)三只郵票。

這三只郵票一連十幾天都是10%漲停,吳女士始終買不進去,感到心急火燎。終於有一天漲停板打開了,吳女士立即買入,誰知郵票價格當天變為跌停,並從此便跌跌不休,從平均一枚1000元左右跌至300元左右。

在“老師”指導下,吳女士從前期買入到後期補倉,先後共投入了約100萬元,等到賣出後損失近半。短短一個月里,和吳女士一樣深套這幾只郵票的全國大約有一萬名投資者,他們都是該平臺的一家會員公司——浙江華恩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浙江華恩”)開發的客戶。在平臺的代理商之間,這種郵票運作路數被稱為“萬人打板”。

2016年12月29日,浙江省金華市公安局統一指揮調度江南、金東、義烏、東陽、舟山普陀五地警方,在山西太原端掉了一個人數眾多、涉案金額巨大的“網絡詐騙團夥”,抓獲犯罪嫌疑人392人,後刑拘347人。他們都是浙江華恩的員工。

12月30日,警方順藤摸瓜,凍結了上述平臺銀行賬戶10.2億元資金,還從其服務器後臺導出了由浙江華恩開發的4.5萬名受害者。接近辦案警方的人士告訴記者,由於平臺頻繁刪除信息,實際受害者可能超過4.5萬名,並且,浙江華恩不過是該平臺約2000家會員公司的其中一家。

2017年1月20日,河北省滄州市公安局以調查詐騙案為由調取了該平臺的財務賬目、會員入市協議,以及271只郵幣的上市手續等材料,一起涉及全國各地受害者的郵幣卡詐騙案終於浮出水面。

騙局腳本:一人分飾N角

打開上述郵幣卡交易平臺的交易終端軟件可以看到,其界面與股票行情軟件十分接近,只不過證券代碼代表的是郵幣而不是股票。唯一的區別是,郵幣卡一周交易6天,除了模仿股市的早盤和午盤,還有晚上7點到9點的夜盤,以讓上班族也有時間參與交易。

起初,吳女士以為自己只是遇到了和股市一樣的行情波動。不過,警方掌握的證據證明,這不是簡單的市場波動,而是一個系統性的騙局。騙子們不僅有周密的行騙步驟,還會人為制造行情,誘使投資者上當受騙。

記者獲得了一份上述郵幣卡交易平臺代理商“高城老師”對內的培訓視頻。視頻中,“高城”對員工說:“要揣摩客戶的心理,打消他的顧慮,跟他先打得火熱,然後給他築夢,讓他把資金轉到郵票上來。要催客戶趕緊入金,因為資金的基數決定了莊家能做幾只票。”

“高城”特別強調,客戶入金的第一周不能虧損,各團隊人員要在群里一起宣傳“萬人打板”,“在大幅拉升的情況下,客戶容易沖動,會瘋狂增加資金投入。每位‘老師’一周內至少要拉進50萬元客戶資金,200人團隊一共是1億元目標。”

在另一個培訓視頻中,一名該平臺會員公司的“老師”在教新員工如何做出逼真的交易記錄,業內稱為“模擬倉單”,制作方法簡易,只要在電子表格模板中填好數字、顏色,再和日期等一起剪貼到交易界面截圖上,就可以發給客戶,謊稱盈利情況了。

主講“老師”在視頻中稱:“只有團隊需要開發客戶的時候才能用模擬倉單。模擬表格堅決不允許第一人稱使用,不能說我賺了多少,可以說之前一位朋友在你的建議下賺錢了。會員會抽查大家的聊天記錄。”

會員公司內部分工明確,有主播、老師、管理員、小號(偽裝成普通投資者的業務員)等角色。接近辦案警方的人士告訴記者:“他們都有劇本,有行騙步驟,對話都是有腳本的。一個業務員會扮演幾十個角色,每個QQ都對應一個年齡、性格、家庭、從事職業。他會用不同的QQ來跟你對話。”

記者通過調查了解到,會員公司實際上就是莊家,代理商指導客戶“打莊”、“跟莊”,實際上仍然是在與客戶進行對賭交易。

根據上述平臺的業務規則,會員又分特別會員和經紀會員。特別會員可以理解為郵幣發行商,其向平臺繳納一定費用就可以發行郵票,經紀會員會和特別會員配合拉升價格,招攬投資者在高位接盤,出貨獲利後按約定分成。

第一財經記者調查國內多家郵幣卡交易平臺後發現,類似的通過免費股票交流陷阱誘騙投資者入局,仿股票的電子盤交易模式,平臺與發行方串通,與會員公司、代理商共同坐莊,人為制造行情,導致投資者步步深陷,最終蒙受巨額損失等種種操作手法,在這些平臺中都普遍存在。

一路向黑:從農產品到原油到郵幣卡

前述名為大宗商品交易市場的郵幣卡交易平臺,成立於2009年8月,最初目的是為了服務農產品流通,幫助農戶及時了解市場行情,通過以銷定產降低種植和收購風險。起初進行多個農產品現貨品種的電子合約交易,雖叫現貨,但交易方式類似期貨。

這種場外金融交易很快暴露出風險。2012年,該平臺的一家代理商負責人由於和客戶進行對賭交易導致客戶虧損被警方逮捕。其供出了平臺給代理商提供內部行情信息,並且返還超過70%傭金的事實。

隨著國務院和國務院辦公廳先後發布《關於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切實防範金融風險的決定》國發【2011】38號(下稱“38號文”)和《關於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的實施意見》國辦發【2012】37號(下稱“37號文”),全國掀起清理整頓交易場所的風暴。

該平臺雖然在這一輪清理整頓中得以保留,但是現貨品種全部下線,交易被叫停。

2015年7月,上述平臺將經營範圍擴大到石油化工,開始交易原油現貨。然而這時,原油現貨已經在全國引起了大量投資者投訴,不久便被監管者全面叫停,各地交易場所紛紛下架了原油現貨品種。

經過不斷探索,該平臺終於找到可以“重整旗鼓”的交易品種——郵幣卡。

2015年8月,它一度更名為“××郵幣卡交易中心”,同年10月開始正式開盤。短短兩個月里,郵幣卡累計成交金額就突破了100億元,並以單日15億元成交金額躍居全國郵幣卡電子盤首位。到去年底停盤前,其一共上線了271只郵票和紀念幣。

根據官網,平臺有一整套的郵幣上市交易規則。郵幣能否上市先需要通過郵幣專家評估審核,經過檢測鑒定入庫,然後掛牌上市,供投資者申購、交易以及提取現貨。投資者開戶還會簽訂交易風險提示書、銀行第三方資金存管協議等等。

這套規則看似完整,但是記者在調查中發現,這些規則存在漏洞和虛假宣傳。記者采訪平臺不同會員公司的多位受害人代表了解到,沒有一名投資者見到過真實郵幣,與其說是買賣郵幣,不如說是炒作一個虛擬符號。許多投資者是在代理商鼓動和催促下,由對方進行遠程開戶,還沒了解風險就已經陷入虧損。

所涉當地銀行有關人士告訴第一財經,銀行與該平臺之間並沒有第三方存管協議,僅僅是提供銀商轉賬服務。銀行根據平臺的指令,辦理入金和出金,不能保證平臺不會挪用投資者資金。從今年1月1日起,平臺在該行賬戶已經凍結。

根據上述平臺《現貨托管交易結算細則(試行)》,交易結算部門應當妥善保存交易原始憑證及有關檔案和資料,其保存期限不得少於20年。

但令人不解的是,該平臺會定期刪除投資者交易記錄。去年12月,平臺投資者們發現自己在2016年9月1日之前的交易明細被全部刪除,平臺的回應是“截斷數據”。隨後,平臺又將12月1日之前的交易數據清零,部分投資者沒來得及將交易記錄截圖。

去年12月30日,浙江警方來到該平臺的交易軟件供應商和服務器托管商北京金網安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金網安泰”)取證,扣封了平臺的服務器。

今年1月2日,該平臺聲稱,其在金網安泰的服務器托管機房去年12月30日連續遭到網絡不明非法攻擊,導致交易系統陷入癱瘓,為保障公平原則和客戶權益於1月3日暫停交易,系統開戶、簽約、出入金功能同時暫停。

截至目前,該平臺仍沒有恢複交易。平臺相關人士告訴記者:“我們正處在自查整頓期間,耐心等待開盤吧,具體開盤時間以公告為準。”

記者就上述平臺服務器問題致電金網安泰,截至發稿尚未得到正面回複。據悉,金網安泰是一家大宗商品交易場所的軟件供應商,服務客戶近400家。今年1月9日,證監會主席劉士余主持召開清理整頓部際聯席會議第三次會議,其中要求由證監會、工信部約談鄭大信息技術有限公司、金網安泰等5家違規軟件開發商。

一名原平臺代理商向記者展示了金網安泰代理商版本的軟件界面,上面可以看到每個客戶的“底牌”,包括資金額、持倉量、交易明細、出入金情況等等。他告訴記者,代理商級別越高,擁有的權限也就越多,甚至可以修改交易數據。

而在記者調查的多家郵幣卡交易平臺中,部分平臺“變身”的路徑與上述平臺頗為相似,絕大多數平臺及其代理商也都存在包括偽稱有資金第三方存管、定期刪除投資者交易記錄甚至修改交易數據等情形。

郵幣卡交易振興中華文化?

記者了解到,全國現有的約120家郵幣卡交易平臺,交易規模較大的27家分布在北京、江蘇、吉林、安徽、湖南等地,其中24家目前仍處在交易活躍的狀態。南京文化藝術產權交易所、吉林省文化產權交易所郵幣卡交易中心和北交所福麗特郵幣交易平臺的日均成交金額都超過1億元。

從操作手法上看,郵幣卡是現貨金融欺詐的最新變種,而在一些人看來,郵幣卡仿股票的交易模式,可以視為文化產權標準化交易的最新探索。

一位文化產權交易所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由於38號文規定所有權益性產品不得拆期、拆分和標準化,這使得文交所一開始選擇分割名畫、玉石、翡翠、茶葉等交易標的物的嘗試並不成功,但是郵票天然具有確權和標準化的特性,避開了38號文的相關規定,可以帶動其他藝術品標準化交易。

據媒體報道,今年4月12日,首都要素市場協會召開座談會,就郵幣卡商品類交易業務的未來發展進行了研討。

會議認為,隨著郵幣卡現貨交易市場的不斷發展,互聯網的電子交易方式提高了交易效率,解決了傳統現貨市場變現難和空間束縛等問題,拓寬了參與群體。因此,交易平臺有存在的合理性。有業內人士認為,郵幣卡交易能發揮傳承中華文化、為藝術品定價的功能。

還有權威媒體報道,今年“兩會”期間,有十幾名全國政協委員聯名提案,建議加快啟動文化藝術品進場交易所需交易方式的創新試點,推動文化發展和繁榮。

提案建議,設計開發出更符合大眾收藏需求的郵幣卡新形態,將具備收藏屬性的郵幣卡進行藝術性組合和加工,滿足各類人群的收藏需求。另外結合線上交易與線下商城,建立全款實貨的藏品交易,線上形成藝術品指數,線下實現收藏人群按需收藏的交收形式。

不過,北京地區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集郵專家告訴第一財經,文物級的郵票確實有很高的價值,但是集郵是文化行為,集郵者不會批量買入一模一樣的郵票謀求短期的增值。“在這些文交所已經看不到文化和藝術價值,只剩下符號和錢,它們不可能為集郵者服務。集郵和炒郵是兩個圈子,集郵者不會介入文交所。”

他認為,文交所把郵票價格炒到難以想象的地步,違背了郵票文化屬性。正規的線上交易應該是在電商網站上購買實物郵票。

以前述吳女士買入的一輪生肖虎郵票為例,淘寶上一輪生肖虎套票價格為12.5元,是前述平臺該郵票價格的1/80;海南風光雕刻版的淘寶價格為2.45元,是交易平臺價格的1/500;一枚八一軍徽的淘寶價格為4元,是平臺的1/250。

另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金融法專家曾擔任郵幣卡交易平臺的法律顧問,他告訴第一財經,郵票從郵政部門發行以後,文交所只會收購其中一部分在平臺上交易,但是余下的外部郵票不能夠在市場內部交割,這就隔斷了電子盤和線下實物市場的關聯。

他表示:“郵幣卡電子盤市場沒有存在的必要,郵幣卡的收藏價值不如名畫,更不宜進行價格炒作。如果平臺還沒有真實的郵票對應,那麽就涉及詐騙。”

今年初,新一輪清理整頓交易場所的監管風暴全面掀起,監管者要求到6月30日前基本完成清理整頓工作。3月17日,清整辦向各省下發《關於做好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回頭看”前期階段有關工作的通知》(下稱《通知》)。

《通知》指出,郵幣卡類交易場所采用集中連續競價、T+0交易,違反了38號文、37號文關於不得采取連續集中競價進行交易、T+5等有關規定。有的交易場所與發行人串通虛擬發行,並無相應的產品入庫,有的甚至直接或通過關聯方坐莊交易,涉嫌詐騙等犯罪。

《通知》要求,交易場所不得開展類似證券發行上市的現貨發售模式,要限期停止郵幣卡等違規交易。果斷采取措施,控制交易場所和主要莊家的人員和資金,防止卷款潛逃。同時,提前做好風險處置和維穩預案,一旦出現風險事件,做好交易數據固定、交易場所和藏品發行人資金凍結、倉庫存貨核查等工作。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dujuan @yicai.com。

最大 郵幣卡 郵幣 交易 平臺 臺被 被封 文交 交所 金融 創新 歪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028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